三国志陈寿_范文大全

三国志陈寿

【范文精选】三国志陈寿

【范文大全】三国志陈寿

【专家解析】三国志陈寿

【优秀范文】三国志陈寿

范文一:陈寿与他的《三国志》 投稿:朱歹歺

陈寿与他的《三国志》

历史文华学院2010级2班 蔡豪 201005440201

陈寿字承祚,巴西安汉县(今四川南充市)人,生于蜀汉后主建兴十一年(公元233年),卒于晋惠帝(司马哀)元康七年(公元297年),享年65岁。陈寿“少好学”⑴“聪警敏识,属文富艳”⑵,少年时父亲提耳面命言传声教,他自己也学而不厌,十八岁入成都太学。陈寿的学术渊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少时“师事同郡谯周”⑶,然后跟随谯周之兄、谯周之父学习乔氏家学,他还跟随秦宓、任安、孟喜、丁宽、田何学习经学;杨厚、杨统、杨春卿图谶学。

陈寿“仕蜀为观阁令史,宦人黄皓专弄权威,大臣皆曲意附之,寿独不为之屈,由是屡被谴黜”。⑷由此可知陈寿为人正直,坚韧不屈,忧国爱民,是我国古代知识分支的代表,也有人对陈寿的写史品德有所怀疑《锦书 陈寿传》所载:“或云丁仪、丁虞有盛名于魏,寿为其子曰:‘可觅千斛米与,当为公做佳传’,丁不与之,竞不为立传”。短短三十七个字,竟为陈寿留下永世骂名,说陈寿有“挟私”之心,但事实的真相果真如此吗?如果陈寿是一个贪图富贵,聚敛财物之人,也不会在黄皓当权弄威时我行我素,以致屡被贬谪,而甘为清贫。 《晋书 陈寿传》中也这样记载:“寿为亮立传谓:‘亮将略非长,无应敌之才’”因此有些学者认为是“寿父为马谡参军,谡为诸葛亮所诛,寿父亦坐被髡”的报复,实际上诸葛亮六出祁山几乎无一次胜利而归,屡战屡败,当年蜀国在三国中国力是最弱小的,相反,魏国确是最强大的,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丞相诸葛亮,不休养生息,发展

壮大本国找准机会再战,而是年年长征,把蜀国人民拖入战火之中,小小蜀国怎能经受常年战争的消磨。

事实上,陈寿是相当敬重诸葛亮的,陈寿将诸葛亮的问为政清明以及蜀人心目中的地位喻之以周之召公、郑之子产。由此可见他对诸葛亮的评价是公正的。

陈寿对其敬仰的的人并不护短,按史实所写,在《周群传》中记载刘备以私欲杀强裕事,中书监荀勖爱陈寿之才,陈寿不为一己之利而加赞扬。陈寿修史着实而録可谓史德优美。因此《晋书 陈寿传》曰:“时人称其善叙事,有良史之才”。

“吴平后,寿乃鸠合三国史,着魏、蜀、吴三书六十五篇,号三国志”⑸“夏侯湛时著魏书,见寿所作,便坏书而罢”“张华深善之,谓寿曰:‘当以晋书相附耳’”。⑹后人把《三国志》与《史记》、《汉书》、《后汉书》合称前四史,都推前四史是二十五之冠,在史学上占有重要地位。《三国志》所形成的三国文化和三国谋略是中华文化宝库的精华,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对后世在其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影响深远

《三国志》是一部记载魏、蜀、吴三国鼎立时期的纪传国别史。记载了东汉末年黄金起义到晋武帝太康元年的历史,对三国的创始人曹操、刘备、孙权等人在创国之前的诸般活动以及战争都有所描写,这与三国的建立和形成是不可分的。

陈寿本为蜀国人,早年也在蜀政权中做过官。他写的《三国志》却以曹氏为帝号,尊魏国为正统,引来后人无数的非议,其实陈寿这

样写著是符合历代治史准则的。陈寿在西晋武帝时写《三国志》,此时他已是晋臣,只能把魏摆在正统地位。所以《魏书》有帝纪,而《蜀书》、《吴书》只有传,但在记载中又分别使用魏、蜀、吴三国的纪元,按年叙事,这就突出了魏蜀吴三足鼎立的历史特点。

《三国志》主要内容为:一、树立君臣风范,即便曹操大军压进,刘备也要与荆州城百姓共存亡,而不是带着大臣、士兵逃跑;二、宣扬民本思想,书中大力赞扬诸葛亮在蜀中以民为本的治国理念;三、重视农业发展,赞扬曹魏政权在北方屯田发展农业,在当时已农业问为本的时代,农业兴则国兴;四、提倡勤政廉洁,在这方面诸葛亮几乎被树立成一个完人形象。第五主张任贤重才,刘备为了请诸葛亮出山,三顾茅庐而闻名天下。

《三国志》成书后对后世产生极大的影响。

在政治上:《三国志》中的战争韬略被视为历代名将所看重,毛泽东熟读《三国志》,将里面的韬略发挥得玲玲精致,还写出《进退韬略》。古今政治领袖运用三国谋略治国施政;

在经济上,《三国志》的曹魏屯田制是古今巩固边防,建设边疆的历史借鉴。中共在抗战年间将此书作为革命根据地建设的理论基础。不仅如此,《三国志》还催生出《经营智慧全书》、《经营天下》、《行销智慧》、《总裁智慧》等,对后世经济产生极大的影响。

在文化上:《三国志》为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广阔的空间,罗贯中根据《三国志》中国四大文学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

在教育上:《三国志》是我国历代各级各类学校的重要教材。也是

历代官员必读书之一,《三国人才学与现代领导艺术》、《新时期领导干部知识手册》。

《三国志》还创造出“千年不衰三国热”的神话

研究热:中国自1984年以来与三国有关的专著有20余种,论文每年10余篇占专著类应用研究三分之二;日本1962年到1984年与三国有关的专著有50余种,论文每年数百篇。

出版热:林四慎之助《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一月销售10万部;陈禹臣《诸葛亮》一月销售40万部;立间祥介《三国志行》一月销售40万部等。

《三国志》出书“张华深爱之,以班固、史迁不足方也”⑺。陈寿三志文资辨洽,荀、张比之于迁固非妄喻也”⑻。从《三国志》对后世的影响再看前人对《三国志》的评价却如其实。

参考文献

⑴⑶⑷⑹《晋书 陈寿传》

⑵⑸⑺《华阳国志 陈寿传》

⑻《文心雕 史传》

范文二:《三国志》作者陈寿1 投稿:廖嗅嗆

档案畸盎/2010年第3期

魏晋之际,大文豪陈寿曾任东观秘书郎、著作郎,治书侍御史

等悠关历史档案的官职,他勤心

研究档案,淬厉历史见识,写出了(--国志》、《古国志》、《益部耆旧传》等传世之作。

陈寿是蜀汉、西晋时巴西郡

安汉县(今四川南充)人。其父曾

作过马谡的参军。失街亭后,马谡被杀.其父也受髡刑,即五年徒刑。这在当时是仅次于死刑的重

陈寿石像

刑。陈寿出生在街亭之役后五年,

即建兴十一年(233年)。陈寿少

众三国志澎怍者

陈寿

年时曾跟谯周学习。学习《尚书》、《春秋》三传(即《左传》、《公羊》、《谷梁》),特别精于《史记》和《汉书》。谯周,是当时著名的学者、史学家。陈寿聪明有识见。笔下有文采,很得谯周的喜爱。

陈寿在蜀汉作过卫将军主簿,东观秘书郎、

口实,至今梁益之民,咨述亮者,言犹在耳,

虽《甘棠》之咏

召公.郑人之歌

散骑黄门侍郎等职。后主后期,宦官黄皓专权,

朝政日废,满朝大臣多对黄皓阿谀奉承,以图保持禄位.陈寿守正不阿,不卖身求荣,这当然引

子产,无以远譬也。”

陈寿作了一段时间平阳侯相后,又回到洛

阳,任著作郎,并担任本郡中正。

起黄皓的不满。陈寿的父亲死了,正在居丧时期

的陈寿病了,要婢女给他制作药丸。按照当时礼法,居丧期间是不能接近女色的。这样一来,士

大约这时陈寿已开始撰《三国志》。中书令

张华。博学多识。才华超群.是当时大家都推崇的学者。他看了陈寿《三国志》的稿本,大为赞

大夫间舆论大哗,群起攻击。东汉以来,士大夫要想出名和作官,要经过乡里的评选。因此,陈

寿多年得不到推选。

蜀亡那年,陈寿三十一岁,恰过而立之年。

赏,称赞陈寿“善叙事,有良史之才”,以为“班

固、史迁不足方也。”

《三国志》有《魏书》三十卷,《蜀书》十五卷,《吴书》二十卷,共计六十五卷。陈寿撰写《i国志》的时候,已有王沈的《魏书》、韦昭的《吴书》

和鱼豢的《魏略》。前两种是官修,后一种私撰。

晋朝司空张华。很喜欢陈寿的才华,说:陈寿居丧期间发生的那件事,只是未注意避免嫌疑,并没有存心为非,是可以原谅的。于是就举他为孝廉,并任用他为著作佐郎。后又出任平阳侯相。

陈寿任著作郎时,侍中领中书监苟易和中书令和峤推荐陈寿编次蜀丞相诸葛亮故事。武帝泰始十年(274年)书成,二月一日奏呈武帝。

陈寿对诸葛亮非常崇拜,在上《诸葛亮集》的奏疏里,对诸葛亮的政治才能和品德,膜拜尊从。他称颂诸葛亮“科教严明,赏罚必信,无恶不惩,无善不显”,说诸葛亮死后,“黎庶追思,以为

陈寿撰写《魏书》和《吴书》,多取材于这三部书。蜀国没有历史记载,陈寿曾说蜀“不置史,注记

无官,是以行事多遗”,并指出这是诸葛亮一项

施政不周到的地方。《蜀书》的材料则多靠他自

己搜集。陈寿生长在蜀国,还是当时大史家谯周的弟子,他对蜀国的历史和人物生平,想会早已着手收集,此后他又长期做着与档案关系至切的官,历史档案必然成为他取资的学术渊薮。

陈寿撰写《三国志》,很有点实事求是精

29

万方数据 

AmhiV酷space

档案嘶盗/2010年第3期

神。他评价很高的人,也不是一味歌颂,既写他

的长处,也写短处。有些事,限于当时的政治环

春境,也不能秉笔直书,但在另外的地方却要透秋

露些消息,总使事情真相得以透露。他评价诸葛亮作相国,开诚心,布公道,善无微而不赏,恶无纤而不贬,邦城之内,成畏而爱之,刑政虽峻而无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劝戒明也。但他对诸葛亮的缺点,短处,也决不掩盖,而是平实地指出来。他说诸葛亮“治戎为长,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应变将略,非其所长”。诸葛亮是个政治家,而不是个军事家,或者更确切地说不是个战略家。陈寿对诸葛亮的评价,

是非常精当的。

他写高贵乡公的事迹,就很费了一番苦心。

高贵乡公曹髦时期(254—260年),司马昭大权在握.篡位的野心已经非常明显,高贵乡公也不

是个弱者,但手中无权无兵,无可奈何。后来这种傀儡皇帝他实在作不下去了,就带领左右奴

仆数百人亲自去讨伐司马昭。司马昭的死党贾

充指示成济兄弟刺杀了曹髦。陈寿当然不敢直

书。在《三少帝纪・高贵乡公纪里》只写了“高贵乡公卒”几个字。但他引用了皇太后令,令中一再诬蔑曹髦要杀害太后。一面也透露了他是在出讨司马昭时被“前锋所害”。在《三少帝纪》后的评日里又说:”高贵公才慧夙成,好问尚辞,盖亦文帝之风流也。然轻躁忿肆,自蹈大祸”。“古

者以天下为公,唯贤是与。后代世位,立子以嫡;

若嫡嗣不继,则宜取旁亲明德,若汉之文宣者,

斯不易不常准也。明帝既不能然,情系私爱.抚

养婴孩,传以大器,托付不专,必参枝族,终于曹爽诛夷,齐王替位”。文字表面上责备明帝,说他不能传贤,而又托付不专。以至于曹爽被诛,最

后导致曹氏“揖让而禅”,失掉江山。这也就以隐

蔽的形式说明了司马氏的夺权篡位是得之不当的,从而从曲笔中透露了历史真实。

陈寿生在蜀国,前半生是在蜀国度过的,但

在晋朝写三国史,自然不敢以蜀为正统。但他在

《吴书・吴主传》里,始终称孙权为权,在《三嗣主传》里也始终称孙亮为亮,孙休为休,孙皓为皓。

30

A心;懈s唧e万 

方数据对于曹操,称谓也很别致。在《魏书・武帝纪》的开头,称他为太祖,建安元年迎汉献帝都许被任命为司空后,改称公,封魏王后又改称王。而独对刘备,在《蜀书・先主传》里始终称先主。在《后主传》是始终称后主。这是不是在曲笔中透露出作者所认为的历史真实?

陈寿是善于用这种笔法.于隐晦处透露历史真实的。如他在《魏书・文帝纪》评日里,称赞了文帝之后,加了一句:“若加之旷大之度,励以公平之城,迈志存道,克广德心,则古之贤主,何

远之有哉!”就揭露了文帝度不大,不公平,志不存道,心中无德。

这大约都是陈寿“善叙事。有良史之才”的

地方。

陈寿的官运是不亨通的。这是历史上一般

亡国之民的共同命运。晋中书令张华很赏识陈寿的才华,想用他作中书郎,权臣中书监苟易却不喜欢他,外调他去作长广太守。陈寿以母老,辞退了这个任命。镇南将军杜预推荐他作散骑侍郎,因为散骑侍郎已用了蜀人寿员,改授陈寿为治书侍御史。不久,又以母忧去职。他遵母嘱,把她的遗体埋在洛阳,而未归葬本郡,又遭到舆论的贬议’,作官的道路再一次被阻断。陈寿的老师谯周早就曾对他说:“你将来一定会以才学成家。作官的道路不会很顺利的。但,这对你也不

是什么不幸。”

过了几年,晋朝又任命他作太子中庶子。陈寿看透了官场的沉浮,没有接受任命。晋惠帝元康七年(297年),就病死在家里了,年六十五岁。

陈寿虽然作过著作郎,《三国志》却属私撰,不是官书。他死后,梁州大中正尚书郎范预给惠帝上书说:治书侍御史陈寿撰写的《三国志》,辞多劝诫,明于得失,有益风化,希望朝廷能够加以采录。于是惠帝下诏书,让河南尹、洛阳令派人到陈寿家中,把《三国志》抄写出来。由是,这部名著乃能流传后世。

积数十载荜路蓝缕,惨澹经营,心猿壁立,陈寿终于谱就了中华文化史上极其绚烂,不可

或缺的篇章。圜

《三国志》作者陈寿

作者:作者单位:刊名:英文刊名:年,卷(期):

李烈辉

档案时空

ARCHIVES SPACE2010(3)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dask201003010.aspx

范文三:评价陈寿与《三国志》 投稿:于珆珇

评价陈寿与《三国志》

曾丹丹

法政学院 12历史2班 2012084273

摘要:《三国志》是唯一保存至今又同时是兼记魏、蜀、吴三国史事的优秀著作。作为四史之一的《三国志》,其历史地位和历史价值不言而喻。然而,关于作者陈寿本人与《三国志》的评价,历来却各不相同。笔者亦对陈寿本人的历史观和《三国志》的编写特点以及史学价值略作评价。

关键词:陈寿 、《三国志》、 魏蜀吴

一、《三国志》的史学价值和地位

《中国史学史纲》这样评价陈寿的《三国志》:自《三国志》出,诸家三国史尽废,以致散佚无存。

《三国志》是唯一保存至今又同时是兼记魏、蜀、吴三国史事的优秀著作。后人以《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合称“四史”,认为是《二十四史》中的代表性著作,史载:“夏侯湛时著《魏书》,见寿所作,便坏已书而罢。”这充分肯定了《三国志》在史学上的地位。

其著者陈寿。陈寿在太康元年(280)西晋灭吴后,他开始撰写《三国志》,约经10年,撰成全书65卷。

二、编写特点

陈寿撰写的《三国志》有几个编写特点。首先,陈寿对三国时期的历史有一个认识上的全局考虑和编撰上的恰当处置。三国鼎立局面的形成,三国之间和战的展开,以及蜀灭于魏、魏为晋所取代和吴灭于晋的斗争结局,都是在纷乱复杂中从容不迫地叙述出来的。在《三国志》的编撰体例上,陈寿以魏主为帝纪,总揽三国全局史事;以蜀、吴二主史事传名而纪实,既与全书协调,又显示出鼎立三分的格局。可以说,陈寿以一部纪传体史书兼记同时存在的三个皇朝的历史,这是“正史”撰述中的新创造。

陈寿毕竟是晋臣,晋是承魏而有天下的。所以,《三国志》便尊曹魏为正统。在《魏书》中为曹操写了本纪,而《蜀书》和《吴书》则只有传,没有纪。记刘备则为《先主传》,记孙权则称《吴主传》。这是编史书为政治服务的一个例子,也是《三国志》的一个特点。 陈寿虽然名义上尊魏为正统,实际上却是以魏、蜀、吴三国各自成书,如实地记录了三国鼎立的局势,表明了它们各自为政,互不统属,地位是相同的。就记事的方法来说,《先主传》和《吴主传》,也都是年经事纬,与本纪完全相同,只是不称纪而已。陈寿这样处理,是附合当时实际情况的,这足见他的卓识和创见。

其次,陈寿善于通过委婉、隐晦的表述方法以贯彻史家的实录精神。陈寿在蜀国官至散骑黄门侍郎,入晋任著作郎、治书侍御史。作为先后担任蜀臣和蜀之敌国魏的取代者晋的史臣,在正统观念极盛的历史条件下,对于汉与曹氏的关系、蜀魏关系、魏与司马氏的关系,

都是在历史撰述中很难处理的大问题。

这是极为难得的。

陈寿所撰的《三国志》对曹操作出了很高的评价,《三国志·武帝纪》篇末云:“太祖运筹演谋,鞭挞宇内,揽申(不害)、商(鞅)之法术,该韩(信)、白(起)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毫无疑问,因陈寿是蜀汉的降臣,后在西晋为官,奉诏撰《三国志》,他以魏为正统,对曹操颇多溢美,也是很正常的。不过,与曹操差不多同时代的或稍晚一些时候的人,对曹操也多有赞誉。如西晋陆机《吊魏武帝文》说曹操“摧群雄而电击,举劲敌其如遗,威先天而盖世,力荡海而拔山。”刘颂称“魏武帝以经略之才,拨烦理乱,兼肃文教,积数十年,至于延康之初,然后吏清下顺,法始大行。”(《晋书·刘颂传》)

最后,善于叙事,文笔简洁。《三国志》是我国古代的一部史学名著。它一成书,就受到了很高的评价:“时人称其善叙事,有良史之才”;“中书监苟勖、令张华深爱之,以班固、史迁不足方也”。全书以《魏书》30卷叙魏事兼叙述三国时期历史全貌,以《蜀书》15卷、《吴书》20卷分叙蜀吴史事兼三国之间的复杂关系,而无冗杂之感,反映出陈寿对史事的取舍的谨慎和文字表述的凝练。

但是也因为这样,清人李慈铭在中评论陈寿时说:“承祚固称良史,然其意务简洁,故裁制有余,文采不足。当时人物,不减秦汉之际,乃子长作《史记》,声色百倍,承祚此书,暗然无华,范蔚宗《后

汉书》较为胜矣。”

作为一代正史,南朝宋人裴松之认为《三国志》“诚游览之苑囿,近世之嘉史,然失在于略,时有所脱漏”。故作《三国志注》。

值得注意的是,裴松之作的《三国志注》在后世广为流传,除了魏晋人著作大多佚亡之外,也跟其在史事上的补阙、存异、惩妄有关。《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裴注“网罗繁富,凡六朝旧籍今所不传者,尚一一见其崖略。又多首尾完具……故考证之家,取材不竭,转相引据者,反多于陈寿本书焉。”这足以说明了《三国志注》在历史文献学上有重要的价值。反过来,何尝不是证明了陈寿的《三国志》在后人的眼中确是过于简洁?

不过这并不奇怪,《三国志》总起来说记事比较简略,这可能与史料的多少有关。陈寿是三国时人,蜀国灭亡时三十一岁。他所修的《三国志》在当时属于现代史,很多事是他亲身经历、耳闻目见的,比较真切,按说是有条件搜集史料的。但因为时代近,有许多史料还没有披露出来;同时,因为恩怨还没有消除,褒贬很难公允,也给材料的选用和修史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三、陈寿的历史观

《三国志》取材精审,文章简洁,而最为人称道的是,它对三国鼎立局面能统筹兼顾,无所偏倚,是史家伟大的品质。但这与该书体制有关,原来陈寿的《魏书》《吴书》均有所本,《蜀书》系独创,而三书各自独立,不相牵葛。据中华书局1959年校本考证,三书于北宋时才合称《三国志》,而咸平六年(1003)初刻时仍是三书分刻。

不能忽视的是,陈寿在历史观上有浓重的神秘色彩和天命思想,他用符瑞图谶、预言童谣来渲染魏、蜀、吴三国君主的称帝。读合刊本,则见陈寿仍是正统论、天命论者。曹丕禅汉位,当时有十来种说法(见裴松之注),陈寿独取五十年间两次“黄龙见谯(谯是曹操故乡)”说法,盖合黄为土德,继汉火德之意。而于刘备、孙策均无符命。又司马氏禅魏,实属篡逆,陈寿自不敢说,而以“天下为公,任贤与能”为评(《魏书.三少帝纪》),聊示魏统。 三书写天人感应备详。叙刘备称帝,用谯周等上言,历数河图洛书、谶纬之义,列举黄气、景云、岁星、玉玺等福瑞八项;而于孙权称帝主要以民谣应之;亦见陈寿之偏爱。陈寿蜀人,仕蜀,曾师从谯周。谯周“以司马迁史记书周秦以上,或采俗语百家言,不专据正传”,于是作《古史考》,“皆凭旧典,以究迁之谬误”(《晋书.司马彪传》)。陈寿尊重谯周,写谯劝后主投降有“刘氏无虞,一邦蒙赖”之功,并评曰“谯周词理渊通,为世硕儒,有董(仲舒)扬(雄)之规”(《蜀书.杜周等传》)。陈寿的历史观于此可见一斑。

参考资料:

1、《中国史学史纲》瞿林东著,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1月第一版

2、<清>李慈铭《越馒堂读书记》

3、《三国志》陈寿著,裴松之注释

4、《晋书·卷八十二·列传第五十二》

5、《经济史:历史观与方法论》吴承明著,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6年12月第一版

6、《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7年02期 ——《陈寿的主导历史观评析──读《三国志》札记之一》作者:郑之洪

范文四:从《三国志》评曰论陈寿的“和为贵”思想 投稿:周癥癦

【摘要】历代正史中的“太史公曰”、“史臣曰”、“评曰”一类的词语,是反映史家历史观及其思想的重要资料。本文根据《三国志》中陈寿的“评曰”,从为人处事、家庭伦理道德、军事、政治等方面对陈寿的“和为贵”思想进行了梳理,对于当前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三国志;史评;陈寿;“和为贵”思想

  

  对于今天的多数人来说,了解“三国文化”多是通过明代罗贯中所写的古典名著《三国演义》,而真正记载三国鼎立时期历史的《三国志》及作者陈寿却鲜为人知。《三国志》与《史记》、《汉书》、《后汉书》一起被后世史学家尊称为“中华史学名著前四史”,历代史家对《三国志》都有着极高的评价。其作者陈寿,字承祚,巴西安汉(今四川省南充市)人,魏晋时期著名的史学家。陈寿一生著作颇丰,其著有《三国志》、《古国志》、《益部耆旧传》,又编有《汉名臣奏议》,《诸葛亮集》等,但可惜的是,除《三国志》一书外,其余书皆亡佚。我们研究陈寿的思想,就只能从《三国志》入手。

  历代正史中的“太史公曰”、“史臣曰”、“评曰”一类的词语,是反映史家历史观及其思想的重要资料。陈寿作为一代良史,其理想的社会是个什么样子?我们从《三国志》卷后的“评曰”及传序入手,对陈寿的思想进行了初步梳理,其“和为贵”思想主要表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一、为人处事上主张“开济时度”、“直而能温”

  

  为人之道在于明人伦,知世故、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在主张宽毅、勇猛、宽柔、正直的同时,陈寿认为生逢难世,人们应有自我保护意识,应“开济时度”,“温粹识统”,他更加赞赏具有刚毅有度、柔而能断、勇而有谋、直而能温的人,如顾雍“于朝陈及,辞色虽顺而所执者正”,“依仗素业,而将之智局,故能究极荣位”杜袭由于“温粹识统”、“直而能温,柔而不犯”、使“文帝初甚不悦,后乃追居,”,所以能得以善终。反之,象虞翻那样“数犯颜谏争,性不协俗”,过于疏直,就会“多见谤毁”、“难免末世也”;杨戏“意在不群,然智度有短,殆罹世难云”;又如“崔琰高格最优,鲍勋秉正无亏,而皆不免其身,惜哉!《大雅》贵‘既明且哲’,《虞书》尚‘直而能温’,自非兼才,畴克备诸!”对这些人的悲惨结局寄予了深深的同情和惋惜。

  从陈寿的记事论人中,我们可以看出,修身隐静,养志不仕是他比较推崇的一种品格,他载录并加以赞扬的隐士有:“性恬静乐道,忽于荣利,征命无所就”的张范,“三府并辟皆不就”的田畴,“阖门守静,不营当世”的张、胡昭,“渊雅高尚,确然不拔”的管宁“修身隐静,不役当世”的杜微,,“素业纯固,不系心于三司,以大夫告老,美矣哉!”的常林,等等。

  陈寿尤其反对残暴不仁、勇而无谋、骄傲自矜、轻浮急躁、心多疑忌等品性,他认为凡具有这些不良品性的人不会得以善终。如曹髦“轻躁忿肆,自蹈大祸”;董卓“狼戾贼忍,暴虐不仁,自书契己来,殆未之有也。”袁绍、刘表“皆外宽内忌,好谋无决”其失败是“非不幸也”;袁术“奢淫放肆,荣不终己,自取之也。”吕布“有琥虎之勇,而无英奇之略,然轻狡反覆,唯利是视。自古及今,未有若此不夷灭也。”;曹爽“德薄位尊,沈溺盈溢,此固《大易》所著,道家所忌也。”;(关)羽刚而自矜,(张)飞暴而无思,以短取败,理数之常也。”;廖立、李严、魏延、杨仪都因“骄傲自矜”,“揽其举措,迹其规矩,招祸取咎,尢不自己也。”;王平“遵履法度,言不戏谑,然性狭侵疑,为人自轻,以此为损焉。”;诸葛恪“才气千略,邦人所称,然骄且吝,周公无观,况在于恪?矜己陵人,能无败乎!”。通过对这些正反事例的记载、人物的褒贬,陈寿间接地表达了自己所推崇的处事之道。

  

  二、家庭伦理道德上主张“家和万事兴”

  

  家庭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单位。儒家认为“国之本在家”,因而“治国”要先“齐家”。陈寿在《三国志》中大力:宣扬“正家而天下定”的思想,认为要维护整个社会的稳定,首先应调整好家庭内部的人伦关系,做到“父于有亲、夫妇有别、长幼有序”。他特别重视帝王的齐家问题。他认为应正确处理好皇室各方面的关系,使“家和”才能“万事兴”。“《易》称有夫妇然后有父子,夫人伦之始,恩纪之隆,莫尚于此矣。”因此,从一家之况,可“究一国之体焉”。

  (一)反对后宫逾制,嫡庶不分。陈寿载录魏室诸帝不断增大后妃之制,引起后宫嫔妃间的争斗,使“风教陵迟而大纲毁泯”,发出了“有国有家者,其可以永鉴矣!”;在《吴书・妃嫔传》中,陈寿也批评孙权废后立妃,废嫡立庶,造成了“遗笑古今,殃流后嗣”的恶果,强调帝王的表率作用。

  (二)主张后妃应恪守妇道,作好帝王的贤内助。为了总结历代由于外戚干政带来的弊端,陈寿采录了陈群谏止魏文帝为太后父母封土命爵之议和栈潜“择令淑以统六宫”,使“家道正而天下定”的奏论,认为圣妃之协对于帝王之兴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高度评价他们的主张和观点可作为“百王之规典,垂宪范乎后叶。”

  (三)对于兄弟之情,陈寿也很看重。他评“陈思文才富艳,足以自通后业,然不能克让远防,终致携隙。《传》曰‘楚则失之矣,而齐亦未为得也’,其此之谓欤!”陈寿暗指曹植虽有过失,但曹魏统治者对他的态度也不正确,在批评曹植的同时,也不赞成曹丕不顾兄弟情义的做法。袁术、袁绍“兄弟携贰,舍近交远”,离心离德,必然致败。

  陈寿不仅在《三国志》中扬善抑恶,大力宣扬儒家所提倡的一些为人之美德,在身体力行时也注重为人之德,坚持自己的人格。他生不逢时,仕途多难,却能在逆境中奋斗,坚持自己的追求,潜心著述,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具有不折不挠,自强不息的坚韧意志。

  

  三、军事上主张养农蓄力,先道德而后征伐,反对穷兵黩武

  

  自汉末至三分,再至西晋一统,群雄逐鹿战争、三国侵伐战争、统一战争,此伏彼起,绵延不绝。战争是三国史上的重头戏,常使其它方面居于次要地位。《三国志》如实地反映了这一历史时期的这一特征,记述了众多的战役以及战争中的各色人物的言行。陈寿虽然不是军事家,但在他浓墨重彩渲染三国史上的战争的同时,不可避免地要表达一些他对军事的看法与见解,研究《三国志》,我们发现陈寿在军事上是主张养农蓄力,先道德而后征伐,反对穷兵黩武的。

  《三国志》卷44《姜维传》评曰:“姜维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众黩武、明断不周,终致陨毙。老子有云:‘治大国者犹烹小鲜。’况于区区蕞尔,而可屡扰乎哉!”陈寿点明姜维陨毙的原因之一是“玩众黩武”,而蜀国灭亡的原因之一是“屡扰”。所谓“屡扰”者,“屡扰民”之省也;“扰民”者,夺农之时,疲民之力之谓也。可见陈寿是旗帜鲜明地反对穷兵黩武、主张养农蓄力的。也正是在这一思想支配下,陈寿在简略的《三国志》中反而长篇累牍地载录了许多反对穷兵黩武,主张养农蓄力、先道德而后征伐的言论与奏疏。如卷11《袁涣传》录涣进言于曹操曰:“夫兵者,凶器也,不得已而用之。鼓之以道德,征之以仁义,兼抚其民而除其害。夫然,故可与之死而可与之生。”卷13《华歆传》录歆上疏于魏明帝曰:“兵乱以来,过逾二纪。大魏承天受命,陛下以圣德当成康之隆,宜弘一代之治,绍三王之迹。虽有二贼负险延命,苟圣化日跻,远人怀德,将襁负而至。夫兵不得已而用之,故戢而时动。臣诚愿陛下先留心于治道,以征伐为后事。如闻今年征役,颇失农桑之业。为国者以民为基,民以衣食为本。使中国无饥寒之患,百姓无离土之心,则天下幸甚,二贼之衅,可坐而待也。”卷65《华歆传》录歆上孙皓二疏――其一曰:“自是之后,强臣专政,上诡天时,下违众议,忘安存之本,邀一时之利,数兴军旅,倾竭府藏,兵劳民困,无事获安。”其二曰:“今寇虏充斥,征伐未已,居无积年之储,出无应敌之畜,此乃有国者所宜深忧也。……宜暂息众役,专心农桑。古人称一夫不耕,或受其饥;一女不织,或受其寒:是以先王治国,惟农是务。军兴以来,已向百载,农人废南亩之务,女工停机杼之业。推此揆之,则蔬食而长饥,薄衣而履冰者固不少矣。”如此类之言论,《三国志》中尚多。陈寿行文尚简,而不惜笔一再收录此类言论,且不厌其详,是与他在《姜维传》“评曰”中直接表述的反对穷兵黩武、主张养农蓄力、先道德而后征伐的思想分不开的。故上述诸人之言论,虽代表袁涣、华歆、贺邵等人的思想,而实际上也是陈寿思想的组成部分。

  

  四、政治上主张“抚百姓、开诚心”

  

  封建社会,就结构而言,是由封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制度结合而成的有机体;就掌权者而言,则主要是皇帝及封建官僚队伍。从《三国志》史评中,我们可以看出除了在总体上肯定上古先王社会外,陈寿还提出了他心目中的封建政治标准,特别是各级统治者的行为规范,以此表达他在政治上的一些主张。下面我们仅以陈寿对皇帝的评价为例,说明陈寿理心目中理想的社会政治是个什么样子。

  关于皇帝的行为规范,主要见于三国诸帝的纪、传的评语中。在这些对皇帝们或褒或贬的评论中,我们可以看出陈寿心目中的理想皇帝应该是:(一)在个人修养上,应具有“博闻强识,才艺兼该”;能“运筹演谋”,有超人的远见谋略;“沉毅断识”,处事果断等素质。有此,方有“君人之至概”。如果个人修养不够,特别是“机权干略”不如别人,就会“基宇亦狭”,难以在此期激烈的政治、军事斗争中立足。(二)心胸开阔,待下宽厚仁慈。陈寿盛称“先主之弘毅宽厚,知人待士,盖有高祖之风,英雄之器焉。”对魏文帝则说,如果他能做到有“旷大之度”、“公平之诚”,则离“古之贤王”不远,对其器度进行了婉转的批评。而对孙权后期“性多嫌忌,果于杀戮”之举,他则明确表示反对。甚至认为由此方使孙吴后期“谗说殄行,胤嗣废”,“遂致覆国”。(三)亲君子、远小人,奖忠纳谏。在《后主传》中,陈寿曾深刻总结道:“后主任贤相则为循理之君,惑阉竖则为昏暗之后。《传》曰:‘素丝无常,唯所染之’,信矣哉!”据此,他也批评孙权不能容敢于直谏的虞翻的“古之狂直”,“非旷宇也”。严厉批评孙皓“肆行残暴,忠谏者诛,谗谀者进,虐用其民,穷淫极侈,宜腰首分离,以谢百姓。”远贤者、亲小人、刚愎拒谏必然导致荒淫残暴,陈寿再次强调了这个千古不易的真理。

  陈寿理想中的社会政治秩序,在其《诸葛亮传》中得到了系统的表述,他说:

  诸葛亮之为相国也,抚百姓,示仪轨,约官制,从权制,开诚心,布公道;尽忠益时者虽仇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服罪输情者虽重必释,游辞巧饰者虽轻必戳;善无微而不赏,恶无纤而不贬;庶事精练,物理其本,循名责实,虚伪不齿,终于邦域之内,咸畏而爱之,刑政虽峻而无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劝戒明他。可谓识治之良才,管、萧之亚匹矣。

  在这里,陈寿实际上是在总结诸葛亮治蜀的同时,指出了建立封建社会良好的政治秩序的关键:一是抚百姓,使人民安居乐业;二是示仪轨,约官制,建立系统的行政制度,明确官吏职守,并循名责实,按制度对官吏进行考核;三是处事公平,依法办事,不因亲疏而同事异处;四是劝戒分明,明确所提倡或反对的事情,善必赏,恶必罚。能做到这些,便是“识治之良才,管萧之亚匹。”便能使“邦域之内,咸畏而爱之,刑政虽峻而无怨。”使人民对统治者又“畏”又逆来顺受而“无怨”,正是封建统治追求的最理想的境界。

  陈寿的思想,总的说来,仍属于传统的儒家学说的范畴,如为政方面的爱民恤民、用法公平、清正廉洁;伦理道德方面的亲亲、尊尊及孝悌仁义忠信等。但不可否认,这些东西,又恰恰是建立稳定的封建社会秩序的关键,是较理想的封建政治的基本规范。故时人评陈寿《三国志》“辞多劝戒,明乎得失,有益风化。”他的“和为贵”思想,也应该是符合这个评语的。

  

  参考文献

  [1]陈寿.三国志[M].北京:中华书局,1982.

  [2]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2.

  [3]房玄龄.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4.

  [4]朱熹.四书集注[M].长沙:岳麓书社,1985.

范文五:关于陈寿与《三国志》评价的几个问题 投稿:韦契奒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关于陈寿与《三国志》评价的几个问题 作者:魏伯河

来源:《现代语文(学术综合)》2013年第09期

摘 要:陈寿撰《三国志》,为中国历史留下了一部具有高度史料价值和文学价值的名著,也使其本人跻身于著名历史学家之列。但该书问世后即因所持正统观及取材详略等颇受争议,甚而有人对其史德提出质疑。本文梳理了自晋迄清的有关资料,对陈寿的史德、《三国志》的详略、所持的正统观几个问题表达了笔者的看法。

关键词:陈寿 三国志 史德 史才 正统观 黄恩彤

公元265年,司马氏受禅于魏,随后灭蜀平吴,统一中国,建立晋朝,三足鼎立的魏蜀吴遂成历史。由蜀入晋的历史学者陈寿(233-297)作魏、蜀、吴《三国志》,深为时人推许。唐人房玄龄(579-648)等修撰的《晋书·陈寿传》记载:

陈寿字承祚,巴西安汉人也。……撰魏、吴、蜀《三国志》,凡六十五篇,时人称其“善叙事,有良史之才”。夏侯湛时著《魏书》,见寿所作,便坏己书而罢。张华深善之,谓寿曰:“当以《晋书》相付耳。”其为时所重如此。……元康七年病卒,时年六十五。梁州大中正、尚书郎范頵等上表曰:“昔汉武帝诏曰„司马相如病甚,可遣悉取其书‟,使者得其遗书,言封禅事,天子异焉。臣等按故治书侍御史陈寿作《三国志》,辞多劝诫,明乎得失,有益风化。虽文艳不若相如,而质直过之。愿垂采录。”于是诏下河南尹、洛阳令就家写其书。[1] 可知陈寿《三国志》写成后,先是在部分学者、高官中流传,并得到高度评价,司空张华(232-300)甚至以撰著《晋书》相期许;至其身后,《三国志》被朝廷录入禁中,列为前代国史,从而确定了他继左丘明、司马迁、班固之后史学大家的地位。

但此书在给他带来巨大声誉的同时,也带来不少麻烦。今就历史上关于陈寿与《三国志》的几个问题试作梳理,并谈谈笔者的看法。

一、关于陈寿的史德

《三国志》在今天看来,固然是一部古史,但在当时,却是一部当代史,志中人物或尚有在世者,或本人不在世而其子孙正在位。书中褒贬,自然难以各称其意。于是便有一些谣诼流传开来,有的甚至被后人写入史传。同样是唐人所作的《晋书·陈寿传》里,就有这样的记载:

或云丁仪、丁廙有盛名于魏,寿谓其子曰:“可觅千斛米见与,当为尊公作佳传。”丁不与之,竟不为立传。寿父为马谡参军,谡为诸葛亮所诛,寿父亦坐被髡,诸葛瞻又轻寿;寿为亮立传谓“亮将略非长,无应敌之才”,言“瞻惟工书,名过其实”,议者以此少之。

范文六:隆中对(三国志,陈寿,繁体字) 投稿:董儀儁

隆中對 三國志 陳壽

亮躬耕隴畝,好為《梁父吟》。身長八尺,每自比于管仲、樂毅,時人莫之許也。惟博陵崔州平、潁川徐庶元直與亮友善,謂為信然。

時先主屯新野。徐庶見先主,先主器之,謂先主曰:“諸葛孔明者,臥龍也,將軍豈願見之乎?”先主曰:“君與俱來。”庶曰:“此人可就見,不可屈致也。將軍宜枉駕顧之。”

由是先主遂詣亮,凡三往,乃見。因屏人曰:“漢室傾頹,奸臣竊命,主上蒙塵。孤不度德量力,欲信大義於天下;而智術淺短,遂用猖蹶,至於今日。然

志猶未已,君謂計將安出?”

亮答曰:“自董卓已來,豪傑並起,跨州連郡者不可勝數。曹操比于袁紹,則名微而眾寡。然操遂能克紹,以弱為強者,非惟天時,抑亦人謀也。今曹已擁百萬之眾,挾天子而令諸侯,此誠不可與爭鋒。孫權據有江東,已曆三世,國險而民附,賢能為之用,此可以為援而不可圖也。荊州北據漢、沔,利盡南海,東連吳會,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國,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資將軍,將軍豈有意乎?益州險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劉璋暗弱,張魯在北,民殷國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將軍既帝室之胄,

信義著于四海,總攬英雄,思賢如渴,若跨有荊、益,保其岩阻,西和諸戎,南撫夷越,外結好孫權,內修政理;天下有變,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於秦川,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誠如是,則霸業可成,漢室可興矣。” 先主曰:“善!”於是與亮情好日密。 關羽、張飛等不悅,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猶魚之有水也。願諸君勿複言。”羽、飛乃止。

范文七:陈寿《三国志》的史识与史德 投稿:覃襻襼

成都 大 学学 报 ( 社科 f 2 1 &)0 2年第 1 期 



三 国文化 ・  

陈寿 《 国志 》 三 的史识与史德 
张 旭 辉 
( 陇南师范高等 专科 学校 , 甘肃 成县 72 0 ) 4 50  

摘要 : 为前 四史之一的《 国志》, 史学价值不言而喻 , 作 三 其 但部 分篇章 的 内容 受到众 多非议 , 认为 陈寿有曲笔 回 
护之嫌 。如果通观陈寿的史识史德 , 并从 陈寿 当时所 处环境仔 细斟 酌 , 氏还是 比较 中肯 地记载 了历史 事实, 未  陈 并 有意混 淆历 史事件 。故不应 当给《 国志》 上谤 书的嫌疑 , 三 披 更不应 当怀疑 陈寿的治史之功 。  

关键词 : 曲笔 ; 良史 ; 陈寿 ; 三 国志》 《  
中 图 分 类 号 :0  K3 文献标识码 :  A 文 章 编 号 :04— 4 (0 2 0 — 2— 3 10 32 2 1 ) 1 5 0 

《 志》 史记》 《 三国 与《 、汉书》《 、后汉书》 合称前四史,   说, 为 陈寿在书 三国 时, 《 志》 不顾历史史实曲 笔回护, 突出表现  
历代史家所倡颂。史载:夏侯湛时著《 “ 魏书》见寿所作, , 便  在《 魏书 ・ 少帝纪》 齐王芳被废与高贵乡公曹髦被弑二 三 中对   坏己书而罢。… 又北魏时人称,陈寿《 ” “ 三国志》 有古 良史之  事。赵氏评说:诬齐王而党司马亦太甚矣!……此尤曲笔之  “ 风, 其所著述 , 文义典正, 皆扬于王廷之言, 微而显, 婉而成章, 甚者矣    是否真如赵翼所说呢?史载:庚戌 , “ 中书令李丰 

后父光 路禄大夫张 辑等谋废易 大臣, 太常 以 夏侯玄为大将   班、 来无及寿 ” 足 三国志》 史以 者。   见《 的史学价值及其史 与皇  
诸所连及者皆伏诛……三月, 废皇后张氏。_从以 ”5     学地位的重要性。自东晋习凿齿作《 汉晋春秋》 以来, 以正  军。事觉, 便 齐王曹芳不满朝臣弄权, 也不满以傀儡之体而身  统所属而规范陈寿的史识。而又以“ 或云丁仪、 丁广有盛名 上史料看出,   于是召见亲信中书令李丰和光路禄大夫张辑等打算废  于魏, 寿谓其子日:可觅千斛米见与 , ‘ 当为尊公作佳传 ’ 。丁  居皇位 , 重掌政权, 以免重演献帝刘协故事。细读《 晋书 ・ 景帝  不与之, 竞不为立 传……寿父为马谡参军, 谡为诸葛亮所诛, 灭大臣,   , “ 大将军司马  寿父亦坐被髡… …寿为亮立传谓: 亮将略非长, 无应敌之 纪》打算废掉的权臣当属司马师。载:秋九月,   以闻皇后。 】 ”    联系此两条史实, 不难看出, 曹芳  才”  ¨ 等语。陈寿的史德受到部分史家及学者非议, 认为陈  景王谋废帝, 张
辑阴谋诛杀司马师。但此时的司马师已是权倾 当   寿有意识偏见、 报复之心。究竟陈寿的史识史德怎样 , 真是有  与李丰、
“ 挟私抱怨” 之实吗?  
一  

朝, 亲信 耳目 遍及朝廷内 皇帝稍有风吹草动, 外, 他便了如指  
掌。在“ 事觉” 之后, 司马师认识到, 曹芳并不是一个“ 听话”   的

皇帝, 这对他政治地位的稳固有百害而无一利。于是, 索性废  陈寿(3.27 , 23 9)字承祚, 巴西安汉( 今四川南充)   掉了这个不“ 人。 听话” 的皇帝, 扫清了他篡权称帝道路上的障碍。   少年师从同 郡谯周,聪警敏识, “ 属文富   ] 据《 艳” 。 华阳国 废掉   曹芳, 并未征求皇 太后的意见, 是在 只 废掉后把此事通报  

以“ 辨“ 志》  识” 《 ”

志・ 陈寿传》 晋书 ・ 传》 陈寿著有《 及《 陈寿 载, 益部耆旧传》 于皇太后而已。于是才有“   甲戌, 太后令日: ……谴芳归藩于  十篇、古国志》 《 五十篇、官司论》 《 七篇以及《 释讳》 《   齐, 、广国 以避皇位” …。太后便冠冕堂皇地宣布废掉曹芳 , 而事实 

论》 等篇章。有“ 华又表令次定《 诸葛亮故事》 集为二十四 上, 是替 ,   她只 大将军司马师传言罢了, 纯粹是掩人耳目 而已。   篇”3 谓具有丰硕的 E 。可 ] 史学 成果。 那么世人又因何而对陈 故清   人赵翼说:齐王之废, “ 全出于师, 而太后不知也。 试 ”     寿的史识加以 非议呢?主要因《 三国志》 中的所谓“ 曲笔书 想,   司马氏禅 魏以 朝野已是如此, 前, 而在陈寿所处的晋朝,   司
史” 而起。究 竟陈寿是有意曲笔还是无意书史呢7  


马氏已经君临天下, 陈寿能够秉笔直书吗?恐怕会落个“ 取孝 

在正统问题的笼罩下, 陈寿书史有其难言之隐。清人赵翼  景及己本纪览之, 于是大怒, 削而投之”  ¨ 的下场。难怪于植 

收稿 日期 : 0 1— 1 3 2 1 0 —1  作 者简介 : 张旭辉( 95一) 男, 17 , 陇南师范 高等 专科 学校历 史 系。  
5  2

未知所为。   又“ ” 幸太学, 诸儒论《 ” 曹髦使  与 易》 5  J , 元先生说 :历来篡夺政权的野心家都会以种种借 口作出不得  后征, “
已的样子, 以掩盖其可耻的阴谋与卑劣的手段。甚至导演出 得   博士淳于俊理屈词穷, 刻画出曹髦非凡的学术造诣。“ 讲  易》 复令讲《 尚书》 _ , ”5 又令鸿儒王肃、 ] 陈俊等张口结舌。   ‘ 禅让’ 的丑剧。司马氏的篡魏建晋也是如此。如果是后世史  《 毕, 家则可将阴谋篡夺的经过如实写出, 但在当时
司马氏淫威下的  陈寿通过此般记载, 勾勒出曹髦是少年有为之君。“ 五月己丑,  

学者们直书其事, 那就是自 取灭亡。 ”  

高贵乡公卒, 年二十。 5可以看出, ”    陈寿并没有恶意讽刺曹 

与齐王曹芳被废相关的另一件被认为是陈寿“ 曲笔回 髦,   也没有 诋毁 曹髦, 而是潜心用笔, 不混淆历史事实, 陈寿的   三国志》 里存在“ 曲笔回护”  , 护” 的事便是《 志 ・ 三国 魏书 ・ 三少帝纪》 中关于曹髦被害的 用心是难能可贵的!如果说在《  

笔, 是不得已而为   记载。齐王曹芳被废后 , 太后选 出年十五岁的“ 才同陈思, 武  那不是有意的曲 而是为了更好地保存史实, 缪 生认为:陈寿在西晋时修史, “ 多为司马氏回 但  护, 类太祖”5的曹髦继承皇位。曹髦虽是少年登基 ,    但他聪慧  之。 钺先
透露一点 自己的意见。 故《 ”   四库  好学, 精通经学, 为当时的博士鸿儒所佩服。司马氏当政, 曹  是有时也用微妙曲折之法, 提要》 认为:其书一魏为正统, “ 至习凿齿做 ,汉晋春  ( 髦看到国 运日 试图力挽狂澜, 衰, 重振曹氏天下, 而现实却容 全书总 目   始立异议。自 朱子以来, 无不是凿齿而非寿。然以礼而论 ,   不下他的这种想法, 毫无从政经验的他岂能够和一个老奸巨 秋)   以势而论, 则凿齿汉顺而易, 寿欲帝汉逆而  滑、 擅长玩弄权术的司马昭相抗衡。于是 , 在一腔热血的激励  寿之谬万万无辞; 难。盖凿齿时晋已南渡, 其事有关乎蜀, 为偏安者争正统, 此孚 

下率苍头童仆冲出皇宫, 导演了 一场以卵击石的 悲剧。  

之论者也。寿 则身为晋武之臣, 而晋武承魏之统, 伪魏  史载:( “ 曹髦) 见权威 日 , 去 不胜其忿 , 乃召侍中王沈,   于当代 尚 ”  J 书王经, 散骑常侍王业谓日: 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也!   是伪晋矣。岂能行于当代哉 !   吾不 能坐受废 今日 辱, 当与卿 等自 讨之。 有政治见地的王经 出 ”    
不同意他的这种想法, 提醒他应谨慎从事 , 应当看到司马昭  已经掌握着内政外交大权。“ 一旦如此, 无乃欲废疾更而深  之哉?祸殆不测, 宜见重详? u但此时的曹髦 , ”5   已经是热血  沸腾, 摆出“ 宁为玉碎 , 不为瓦全” 的态势。身为一国之君而  空无实权的他“ 乃出怀中版令投地日: 行之!决矣!正使死。   何所惧?况有不必死耶?  虽无兵权 , ” 他仍抱着成功的希  二 以“ ” “ 志》   德 辨 《 ”

世人对陈寿史德的争议, 也缘于《 晋书 ・ 陈寿传》 三  及《
国志 ・ 诸葛亮
传》 的相关篇章。  

《 晋书 ・ 陈寿传》 “ 载:或云, 丁仪、 丁广有盛名于魏, 谓  寿 其子日:可觅千斛米, ‘ 当于尊公作佳传。丁不与之, ’ 竟不为   立 ” 短短三十七个字, 传。   竞为陈寿立下了永世骂名,   言陈

寿有“ 挟私” 之心, 但事实真如《 晋书》 所载, 陈寿的史德败坏  望。“ 于是人白太后 , 业奔走告文王, 沈、 文王为之备。帝率  到如此的境地吗?   童仆数百 , 鼓噪而出……中护军贾充又逆帝战于南阕下, 帝  陈寿“ 少好学 , 师从同郡谯州。仕蜀为观阁令使 , 宦人黄 

自 用剑, 济即 …… 前刺帝, 于背……” 一朝天子, 刃出  】 最终  皓专权弄威 , 大臣皆曲意附之, 寿独不为之屈, 由是屡被遣  落了个刀下而亡的悲惨下场。   黜。… 陈寿是一个如此刚正不阿之人 , ” 怎能为区区千斛米而 
曹髦的败亡, 归根结底是因司马昭紧握大权, 控制着朝廷  遗臭万年呢?如果他是一个贪图富贵、 聚敛财物之人, 也不至  内外的原因。皇帝所信任的侍中王沈、 散骑常侍王业也成了司 于在黄浩当权弄威 ,   大臣皆曲意逢迎时, 我行我素 , 以致屡被 

马昭 的亲信。 侍中 散骑常侍为皇帝的侍从官, 、 备皇帝近身策 贬谪,   而甘为清平呢。又“ 或云” 一词, 有传说之意。堂堂二  问。 皇帝的侍 从官已 经成为司马氏的眼 身为晋臣的陈寿又 十四史之一的《 线,   晋书》怎能将道听途说之词引以为用呢?难  , 如何秉笔直书呢?于 陈寿在书 是, 史时便运筹帷幄, 勾画出曹 怪金毓黻说:(晋书》 好采杂说,   “《 ) 故以为传, 然于其上冠以   髦知书达理的少年君王形象, 少好学, 他“ 夙成”5。又载:齐  ‘  ] “ 或云’ 冠以明其事之难信。  陈寿“ ”8   时人称善叙事 , 良史  有 王废, 公卿议立公。七月己丑, 公至于玄武馆, 群臣奏请金前 之才”1 “    J 善叙事”   , 应指文笔秀艳, 善于描述评论事情,   而
殿, 公以先帝旧处, 避上西厢, 群臣又请以法应驾, 公不听。-  “ 史之才” 良” ”5 ] 良 的“ 应是善于叙述和尊重客观事实的结合。   极力刻画出了曹髦的少年老成。“ 庚寅, 公如洛阳, 群臣迎拜西  所以“ 中书监苟 勖、 张华 深爱之 , 令 以班 固、 迁不 足方  史

掖门 公下舆答 傧者 南, 拜, 请日: ‘ 仪不拜。公日: ’ ‘ 吾任也! ’ 遂  也” 。苟、   张二人认为班固和司马迁也不及陈寿。如果陈 
答拜 , 至上车门下舆。左右目:旧乘舆人。公日:吾被皇太  寿没有 良 ‘ ’ ‘ 好的史识史德,
怎能媲美班、 马呢?  
5  3

整理戎旅, 工械技巧, 物究其理。科教严明,   赏罚 通过史料可看出,晋书 ・ 《 陈寿传》 所载陈寿“ 求米” 一事, “   立法施度,

纯属败笔枉加。《 三国志 ・ 魏书 ・ 陈思王传》 “ 载:植既以才见  必信, 无恶不惩, 无善不显, 至于吏不容奸, 人怀自 道不拾 厉,   异, 而丁仪、 丁广、 杨修等为之羽翼。_ 而后裴松之注引《 ”5   魏  遗, 强不侵弱, 风华肃然 也…… 病卒, 黎庶追思, 为口 以 实。至  

略》“ : 太祖既有意于立植, 而仪又共赞之。L 丁 欲以   今凉翼之民, 亮者, ”  广“ 劝动 5 咨述 言犹在耳。随 甘棠 只咏召公、 《 》 郑人 
太祖, 太祖纳之”5  J   。于是, 当魏文帝曹丕上台后, 便诛杀政  之歌子产, 无以远譬也……其声教遗言, 皆经世综物, 公诚之  敌。“ 文帝继位, 诛丁仪、 丁广并其男口0 丁仪、 ”   丁广并其全  心, 形于文黑, 足以知其认之意理, 而有补于当世也。 陈寿  ”  

家所有男 性无论多少一并诛杀, 又有子孙存活于晋朝呢   将诸葛 怎么 ? 亮的为 政清明及在蜀人心目中的地位喻之以 周之召  
既无子孙陈寿又向何人“ 求米” 呢?清代大学者朱彝尊说:寿  公、 “ 郑之子产, 见, 可 对诸葛亮的评价是何其 公允。   于魏文士惟为王粲、 卫觊五人等立传, 粲取其兴造制度, 觊取其  多识典故, 若徐干、 陈琳、 阮禹、 应场、 刘桢仅于《 粲传》 附书, 被  依据《 三国志》 的相关内容 , 从陈寿的史识史德两方面加 

丁仪、 丁广何独当立传乎?造此谤者, 亦未明寿作史之大凡  以推理论证, 陈寿作为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历史学家, 无可指  矣  而清史学家王鸣胜则说:( “二丁) 盖巧佞之尤, 安得立  责, 不应该依据篇章短句而否认作者的治史之风, 当给  不应

传?¨ 可见, ”叫 “ 求米” 之事不 足为信, 前人多有见解。  
又因《 三国志 ・ 蜀书 ・ 诸葛亮传》 中对诸葛亮有“ 然连年 

《 志》 三国 披上谤书的 嫌疑, 更不应当怀疑陈寿的 治史之功。   相对《 史记》《 、汉书》 而言,三国 自 《 志》 有不足, 之所以  

动众, 未能成功, 盖应变将略, 非其所长欤”5的评价, _   部分学  只有纪传, 而无志 还囿于当时的条件, 表, 陈寿不能够搜集到   者认为这是陈寿因“ 寿父为马谡参军, 谡为诸葛亮所诛, 寿父亦  魏、 吴三国的详尽资料。“蜀) 蜀、 ( 国不置史, 注记无官,   是以 坐被髡” 的报复。暂且不论陈寿之父是否被坐处以髡刑。 行事多遗
, …   灾异靡书。 】 ” 故无志、   表之录。对于所谓的“   曲

通过 史实试看陈寿 对诸葛氏的 评价是否得当呢? 史载:   笔回护”完全是由 “ 六年 , 所处的 时代所限及保存史实的必要,   并非 春, 使赵云、 芝为疑军, 邓 据箕谷, 魏大将军曹真举众拒之。   是陈寿 亮 凭借个人感情的好恶而作。因此,对陈寿及《   “ 三国 子率 诸军攻祁山, 戎阵整 赏罚肃而 齐, 好令明, 天水、 定 志》 南安、 安   的评价, 不能囿于前人偏颇之说, 而应客观公正地重新给  三郡 叛魏应亮, 响 关中 振。 帝西镇长 命张邰拒亮, 魏明 安, 亮使  予他应有的地位和评价。 …  ”
马谡督诸军在前, 与张邰战于街亭。谡违亮节度, 举动失宜, 大  为邰所破。亮拔两县千余家, 还于汉中, 戮谡以谢众。_ ‘ , ”5‘    冬 J 亮复出散关, 围陈仓, 曹真拒之。亮粮尽而还。魏将王双率骑  追亮, 亮与战, 破之, 斩双。 ‘ ” 七年,   亮遣陈式攻武都、 阳平。   魏雍州刺史郭淮率众击式, 自出至建 威, 亮 淮退还, 遂平二 
参 考文献 :  
[] 1 房玄龄 等. 书 ・ 八 十二 [ . 晋 卷 M] 北京 : 中华 书 局 ,  
17   94

[ ] 狐德 菜. 书 , 四 十八 [ 2令 魏 卷 M]. 京 : 北 中华 书局 ,  
17   94

郡。 ‘ 亮复出 ” 九年,   祁山, 木牛运, 以 粮尽退军, 与魏将张邰  
交战, 射杀。 J十二年春, ” ‘ ‘ 亮率大众 由斜谷出, 以流马运, 居  武功五丈原, 与司马宣王对于渭南。l 此五次出兵功成者几? ”5 L    

[ ] 璩. 阳 国志 , 十 一 [ . 京 : 务 印 书馆 , 3常 华 卷 M] 北 商  
15  98

陈寿对诸葛氏 军事才能的评价并无偏见, 是符合基本史实的。  
而在首次北伐时, 蜀将魏延提出:假延精兵五千, “ 负粮五千 , 直  从褒中出, 循秦岭而东, 当子午而北 , 不过十 日 而到长安……公 

[ ] 翼. 4赵 廿二史札记 , 卷六[ . M] 北京 : 中华书局 ,9 4 18  [] 5 陈寿. 国志 , 三 卷四[ . M] 北京 : 中华书局 ,9 2 18  [] 6 于植元. 陈寿《 国志》 三 曲笔 的苦衷 [ ] 中国图 书评  J.
论 .9 6 ( ) 19 :5 

从斜谷来, 必足必 达。 如此, 举而 则一 咸阳以西 定矣。 当 ” 诸   
葛亮屡战屡败, 无有战 果时, 始用魏 延计, 此时的情形已经非 而   同 昔日 司 , 马懿坐 镇长安, 要想取得战 争的胜利, 谈何容易啊!   况 且每 次是大军长征, 小小蜀国, 怎堪忍受常年战争的消磨。   财 力何在?
物力 何在?人力 又何在呢?由 陈 此, 寿对诸葛亮的   评价 是公平的, 并无报复 之心态。  

[] 7 缪钺. 三国志选注 , 前言 [ . M] 北京 : 中华 书局 ,9 4 1 8 

[] 8 金毓黻. 国史学 史 [ . 呻 M]北京 : 中华书局 , 6  12 9 [] 9 朱彝尊 . 曝书亭集 , 四部丛 刊[ ] M.   [0 王鸣盛. 1] 十七史 商榷 , 三十 九 [ . 卷 M] 北京 : 中华 书 
局 ,95 18 

[ 1 栾继生. 陈寿及《 国志》 1] 对 三 所遭 非议 的辩 证[ ] 北  J.

相反, 陈寿对诸葛亮佩服得很, 上诸葛氏表》 在《 中说: 方论丛, 9 : )   1 5(   9 6


范文八:陈寿_三国志_曲笔的苦衷_上_ 投稿:何漁漂

文 史 撅雹

说 的主 要是指作 为 正 史的 《 史 晋

陈寿 传》

,

传中

科 教严 明

,

赏 罚必信

人 怀 自厉

,

无恶 不惩

,

无 善不 显

有 段极 富 说 服 力的 故 事 “ 或 云 丁 仪 丁 广 有盛 名 于 魏

于 吏 不容奸

,

,

道 不 拾遗

,

,

强不 凌 弱

,

,

寿 谓 其子

化 肃然

可 觅 千 解 米见 与

,

当予 尊公 作佳传

丁不

,

据 其 所 记 当诸葛亮 卒 后 黎庶追 以为 口 实 至 今梁 益 之 民 咨述亮 者 言 犹

,

与之

,

,

竟不 为立 传

,

寿父 为马 谈 参 军

, ,

诬 为 诸葛亮

, ,

在耳

,

所诛

诸 葛睦 又 轻 寿 , 传 谓 亮将略 非所长 无 应 敌 之 才 , ” 工 书 名过 其实 议 者 以此 少 之

, ,

寿父亦坐被兜

寿为 亮立 ‘ 言 睑惟

远价 也

甘 虽 《 棠》 之咏 召 公 郑人 之 歌子 产 无 以 ‘ 孟 柯 有云 以逸 道 使民 虽劳 不 怨, 以

,

,

,

生 道杀 人

,

虽 死 不忿

信矣

,

还 能有 比 这 再 高

的赞誉 么

,

甚 至 当有人 认 为 诸葛 亮

, ,

文采 不艳

,

文字 不 多 但 对于 贬 低 陈 寿的 人 格 却有 着巨 大 的 煽动性

,

陈 寿也 以 古 圣 先贤 的文 章 为 先例

再加 上 世 俗之 见有 以刘 备为 汉 帝皇裔

, , ,

,

皆经事综 物

,

公诚 之心

,

“ 说 亮之 声教遗 形 于文 墨 , 足 以知 其

三 故 当为三 国 正 统 而 陈 寿 《 国 志》 以 魏为 正统 也 为 不 深 知 者 所非议 于 是 陈 寿 的 为 人 和 其 著

,

人 之意 理 后 的话

,

而 有补 于 当世

奇谋为 短

的评 语

,

即 使 对亮在 用 兵时 的 也是 全面 地作 了 客观 分析之

,

作 事

,

千 百 年来评 价 便 难 于 一 致

这 是 极 不公 平 的

并无 丝 毫贬 意

陈 寿能 抛 开 父亲 受到 诸葛

关于 不 为二 丁 立 传 全 系妄人 捏造

, ,

,

,

有识 的史 家

乞米 作佳传 的诬 枉 早有 仗 义 之言 清 代

亮 军 法 处分的 私人 怨嫌 足 见 其 为 人之 公 正

,

而 如 此 至 公 的对 人 对事

,

关于 以魏 为正 统 的 事 前 人早有明论 史知 识 者不 会 不 予理解 辟

,

稍有 历

大 学者朱 彝牌说

寿于 魏文 士惟 为王 架 卫 凯 五 人 等立 传 集 取 其兴造 制 度 凯 取 其多 识 典故 若

, ,

,

即 以 《 库 全书总 目提 四

,

要》及 史 学家赵 其 的一 段话 便完 全 可 以说得 明白 透 《 提要》 说陈 寿

, , ,

徐千

,

陈琳

阮禹

应易

刘祯仅于 《 架传》 附

造 此谤 者

,

身为 晋 武之臣

而 晋 武 承之

被丁 仪

丁 广何独 当立 传乎

,

亦未

明 寿作 中我之 大

凡矣

二丁

!引 见 《 书亭 集》 ∀ 曝

伪 魏 是 伪晋 矣 世 未 可 一 格绳 也 其

,

其能 行于 当代 哉 此 皆当论 ” 这 是极简 明扼 要 的论 断

史 学家 王明 盛 则 旗帜 更加 鲜 明 巧 住 之尤

,

不禁 气 愤地 质问

赵典说 得 更 为 痛 快

汉 也

,

他认为

,

寿 修书 在 晋 时

,

安得 立 传

!引 见 《 十七 史

故于 魏 晋 革 易之 处

为正 统

不 得 不 多所 回 护

而 魏之 承

∀ 商榷 # ∀

体例 上 表 明态 度 自破

但上 述 二 位 大 学 者是从 陈 寿修 史 的 宗 旨与 而最 有说 明 力的还 是 历史 本身

,

与 晋 之 承 魏一 也

,

正统 在魏

,

,

则 晋 之 承魏

不 得 不尊 晋

自不 待 言

,

,

此陈寿仕于晋

只 要一读 《 思 王 传》 便 会使 上 述 的诬枉 之 词 不 攻 陈

!引 见 《 二 史 札记 》 ∀ 廿 ∃

可 以看 出陈 寿一 生 的政 治生 涯如 此

,

传 载丁 氏 兄 弟是曹 植的 心 腹

, ,

,

常 在 曹操 面 前

,

综如 上 述

不幸

,

为曹植说 好话

为曹植的继 立 制造 舆论

,

奸 险的 曹

而 身后 又无 端蒙受诬 枉

。 。

使 人 们对 于 他撰 写

他的 处 境使 他 在修志

,

王对此 早已 怀恨 在心

至 曹王 作 了 魏 主 之 后

只 是 当时 无 权 报 复罢 了

《 国志》 之 难 便 易于 理解 三 之 时顾 忌特 多

,

便 立 即除 掉 了丁 氏 全 家

丁 广并其 胃 口

他 为了 能把 史 书修成

便 不得 不加

文帝 即 王 位

,

诛 丁仪

,

二丁

家 的男 子 全被 杀 尽 “ 米 为尊公作佳 传

《 陈思 王 传》

,

又 那 里 会有儿 子 使 陈寿 向他 乞

倍细心 多 用 曲笔 以使 其可 以成 书 历 来 对 陈寿 的 多用 曲笔 议 论 颇多 庶 不 知 陈 寿在 用 曲笔 时心 情 会

,

《 书∀ 作 者 由于 未 能细 读 晋

,

有着 极 大 的苦 衷 比如说

,

只 要 我们 细 读 《 三国志 》 中有 关

便轻 信无 稽之 谈

并以

或云

重 要 人 物 的传记

,

便 不 难 发现 许多 很有 意思 的事

,

,

一 段 文字 使陈寿蒙此 冤 诬

人 们指责他不 应 以魏 为正 统

,

史家 也为 之

,

至 于陈 寿对诸葛亮 的评 价

,

其推崇 与认 真可 谓

辩正

上 例

,

,

超 过对 同时 另外的任何人 全 部著 作 朽

,

他 细心 蕙集 了诸 葛亮 的 即 此一 点亦 可 谓功 存不

了书

说 明他 应 当也必 须如 此 因 为不如 此 便成 不 但 细读 其书 则会使你 深 刻 的体会 到 实 质

,

为之 编定 成集

,

,

他 的内 心 是 在 以 蜀 为正 统

这 须 在 下 文 中举

而在 评价时

,

则可 谓

不虚 美

,

亦 不 掩 其不

足处

做 到了 一 位 良史 的 应尽 之 责

他认

为诸葛亮

%& ∋ ) (

!本 文资 任 编 粗

∗ + + , − . / ∋. 0

李可 可 ∀

12

中 国 日 书 评论 枯

范文九:陈寿_三国志_曲笔的苦衷_下_ 投稿:廖辕辖

龟 文 史 楠言

无诬 辞

,

陈 澄则 谓

, ,

陈 承作 不 思

,

曹 髦是 曹氏 户弟中 武类 太祖

#

叫 同陈

,

曲笔

,

为曹髦画 出

位 知 怜达

敢 为 平 叔 作传

,

故载此疏 于 本

的 杰 出 青年

博学

,

大 度 的 少 年 皇 帝形

并载 孔 又 之 奏 其实 非本 纪 所 宜有 盖 欲 特 传此疏 耳 承 柞

固 有深 意 也 记 》 卷十 四 说

,

其如 此 才 会 被 皇 太后 选为继 位

,

,

试看下 面 的 记 载

夙成

。 。

高贵 乡公

而 目 一 定 要 亲 手付 与 印 信

,

少 好学

,

齐王 废

, ,

,

《 塾读 书 东

他聪 明 好学 情势 下

,

有见 解

,

,

明礼 法

公 卿 议 立公 玄 武馆

十 月己 (

公至 于

公以

只 是 他少 不 更 事

, ,

在毫 无 准备 的

群 臣 奏 请舍 前殿

,

多 为司 马 氏 回 护 未 免 缺 乏设 身处 地 的 分析 但 看出 由

于 何晏是 司 刀 氏 的政 敌 不 得 不 有 诬 辞 是正 确的

人 人

, ,

率憧 仆 与势 力 强 大 的 司

自然 会 导致 以 卵 击石

先帝 旧 处 岁的 孩 子

避上 西 乓 群 臣 又 请

公 不听

马 氏挑 战

以法 迎 驾

,

一个 十 五

,

书中便

而陈 寿

般的 可 悲结 局

如 果 把 它 书有 关

,

,

已 知 要 做 皇帝

,

但他

,

记载 与 陈寿 所记 相 印证

看 出 陈 寿的 用 心

便 不难

并不浮 躁

,

,

也 不 肯听 从大 臣 的摆 可 知 其见识

,

的 内心认 为何 晏 是 有政 治 见 地的

依 然 按 礼行 事

对齐 王 芳 的上 疏 正 足以 见 其 所 以 特 附 其文 于本 纪 之 末

,

据 《 氏 春秋 》 中说 魏

见 权威 日 去

,

曹髦

乃召

非 同一 般 阳

,

到洛 阳后

他 更是 处

,

,

,

不 胜 其忿

,

,

,

处 有礼 有节 答拜 公日 舆人

,

庚寅

公 人于 洛

,

按 修 史文 例固 为少 见

,

而有 意如

侍中 王 沈

王 业 谓日

尚书 王 经

散骑 常侍 路 人所

,

群 臣 迎拜 西 掖 门 南

,

公下 舆

则见 陈寿 曲 笔苦 衷

, ,

据 《 资

司 马 昭之 心

滨者请曰

仪不 拜

治 通 鉴》所 载

齐 王芳

,

群小

游 宴后 园

,

好襄 近 所 以何 晏 卜

,

知 也 ∃ 吾不 能 坐 受 废 辱

今日 当

吾 人臣 也

,

遂答 拜

,

与卿 等 自出 讨 之 ∃ , 他的贸 然行 事

王 经 不 同意

至 止车 门 下 舆

,

左右日

旧乘

此疏 以 戒之

可 见 有 为而 发

提 醒 他 应 该 看到

,

公日

吾被皇太后

,

见何晏 之忠 直

故特 附录 其文 以

司马 氏 的 权 势 已 控 制 内外

一 旦如 此

,

如果

,

未知 所 为

见于 太 后

遂 步 至太 极 东

彰 其为 人

无 乃 欲废 疾 更而深

,

,

他深

谙礼 法

,

使陈 寿更难 落笔的 是 高 贵 乡 公 曹髦 被 杀 一 事

之 哉 % 祸 殆 不测

宜 见重详

决不造次

即位不久

“ ”

习理朝

,

曹髦是 在齐 王

然而曹髦至 此 已 难 于冷静

乃 出 怀 中 版 令投 地 日

,

重 视 读 书讲学

芳被废 后

,

太 后 坚 持 选定 的继 位

行之

%

,

与 诸儒 论 《 》 易

帝幸 太学 专攻 《 》 学 易

,

被 看 作是 曹氏 子 弟 中 出 类拔

决矣

正 使死

%

何 所惧

况不 沈

的 博 士淳 于 俊 竟 被 问 得 答

“ ”

不能

,

萃的 人 物 控制

,

,

他 是在 不 堪 司 马 氏 的

必 死耶

& 是 人 白太 后

, ,

复问

,

俊日

, ,

占 义 弘深

不肯

坐 受废 辱

的情 势

业 奔走告 文 王 遂 率憧仆 数 百

文 王为之 备

鼓噪 而 出

圣问奥远

非臣所能详焉

被 迫奋起除 奸 而兵败被 杀

一中

,

讲 《易 》 毕

,

复 令 讲 《尚

陈 寿在 文 字 中 只 写

!

五 月已

护 军 贾 充 又 逆 帝战 于 南 阔 下 自用 剑

,

,

书》

,

鸿 儒 王 肃 陈 峻 等反复 驳

又好文

,

,

高贵 乡公 卒

,

年 二十

文 王弟济一 ” 即 前刺

终 使 群 孺心 ) 皆 服

召 群臣 赋诗

, ,

面 便 存 录 了 司马 氏 炮 制 的 所 谓

太 后令

。 。

后 世 为 此对 陈寿 责

,

这 是 曹髦 败 亡 帝 刃出 &背 的具 体经 过 可 以 看 出 他毫 无 准

,

,

尚 书陈鸯 等

,

作 诗 稽留 赋

,

有 习 奏 免官 爱 好文雅

诏日 广 延∋ 寺

备 较多 的

实际 ∀

,

这 是 极 不公 平

∋ 备 而 「他 所 信 &毛 王 沈 的

王业 又

吾以暗昧 臣子

,

,

太后 令

的 出 笼是 客观 存 何况 它的执 笔 者

急速 告 密

,

,

司马 昭 有 足 够 的 准

,

以知 得 失

至 于 据 此处 分

,

在 的历 史 事实

而 曹 髦 所 率领 的 只 不过 是 毫

则使 他 感 到过 份

,

所以 他

,

也 并非 陈寿 本 人

陈 寿修 史

,

,

无 战 斗力 的 宫 中憧 仆

他的被 杀

立一 个 小

不 予允准

都看 出 他有 才学

,

不 能 也 不 敢 不 将此 一 史实 存录

自是 不可 避 免的 事

,

而 司马 昭 对

,

胸怀

不 是 喜 欢摆 皇 帝 权 威 的

但 陈寿 对此 并 不 甘心 位 平

而 是费尽

此事的 处理 也很 简 单

,

这 样 一 个少 年

在不 堪 作 司

,

心 计 在 史 料的 剪 裁和 安 排 上为这

二十

岁 被 杀 的 有 为 青 年 鸣不

曹负 作 傀 儡 炮 制 一 个 太 后 令 即 可 了 事 陈寿 对此 心 中是

明 白的

,

马氏 傀 儡的 情 势 下 反抗 失 败

们 自然 可 以 想 见 其 中原委 能做到这 些 的

陈寿

只 是读 者 需 要细心 揣 摩 方 可

但 他在 此 情 势 下

,

又怎

,

已 经 是 极 其难 能

悟 出究 竟

能 写 出真实 的经 过

他不 得不 用

− ∗+ , .

本文 资任编 辑

李可 可

56

2 /0 0 1 ( 2 3 , 4

中 国 图 书评 论 毛

范文十:陈寿_三国志_曲笔的苦衷_中_ 投稿:姚輪輫

翻 文 史捕言

在 对比 中以寓褒 贬 的 苦心

陈 寿也 对此 颇有 领会

,

,

英 雄 之器 焉

, ,

及其 举 国 托孤 于 诸葛亮

,

,

而心 神

在 他 的 著 作 中 也 不 乏 使 用 这 种对 比 方 法

无二

,

诚 君臣 之至 公

古今 之 盛轨 也

机权 干 略不

,

在 三 足 鼎 立 中的 魏 蜀二 国 谁 为正 统

今 天看

逮 魏武

,

是 以 荃 宇亦 狭

然折而不挠

, ,

终不 为 下

了 魏

,

都 无 所 谓是 非

封建 时代 的 史家也 只 不 过 由于

,

刘 备 打 着 汉 帝后 裔的 旗号

便 以 为蜀 应 为正 统 罢

,

者 抑 撰 彼之 量必 不 容 已 非 唯竞 利 且 以避 害云 ” 尔 ∃ 见 《 书 先 主 传》 蜀 %

不 难 看 出 陈寿 内心 对 刘 备 的无 限 称 崇之 情

,

陈寿虽为蜀臣

即所谓陈寿

,

,

三 但 在 写 《 国志 》 时 晋 已 代 之器 操

,

身 为 晋 武之 臣 而 晋 武 承 魏 之 四 统 伪 魏 即 伪 晋矣 其 能 行 于 当代 哉 ’ 引 见 《 , 库全 书总目提 要》 这本 来无 何争论 价值 但我们 还

,

,

先从 品 德 上 予以 肯 定

,

“ 再说 他有 高祖 之风 荞 衅 从 作 为帝 王 的器量 上 给予 极高 赞誉 而且

, ,

把 托孤 之 事视 为 古 今之 盛 钱 最后 论及 能 力不及 曹

要 说的 是

,

如 果 仔细 阅读 陈 寿 的文 章

,

,

便 不难看 出 内里 却 在 以 蜀

他 曲笔 的妙 用

那 就 是 表面 上 帝魏

,

所 以领 土也 较 狭小 意 至 于 不 肯 寄 人 篱下

,

这 是 公正 的论断

,

,

毫 无贬

,

,

乃是 避害 的 明 智并非只为 终 不为 下

,

为正 统 的 苦 衷

断 是这 样

!

权 利之 争

!

所谓

折 而 不挠

以及

先 看他 对三 国 每位 国主 的 评价

他对 曹操 的 论

,

汉末

,

,

天下 大 乱

。 、

,

雄豪并 起

, ,

而袁 绍

” 探 彼之 量必 不 容 已 的 话 中所指 者 乃是 曹操 看 出陈 寿对 刘 备 的起 事 乃形 势使 然 也 给 予 了 充 分的

虎视 四 川

揽申

,

强盛 莫敌

,

太祖运 筹 演谋

白之 奇 策

。 。

鞭挞 宇内

, ,

肯定

态度

在 比 较 中可 以 看 出 感情

,

对 三个 国家 主 人 公 的评

商之 法术

,

,

该韩

官 方授 材

各 克

价固 然 因 他 们三 人本 即 与 所 论 基本 相副 , 但 作 者的 ’

因 其器

矫 情任 算

不 念旧 恶

终 能 总御 皇机

用 语诸 方 面 的 倾 向性 则 是明显 的

,

成 洪 业者

惟 其明 略 最 优也 引见 《 书 魏

世之 杰 矣

抑 可 谓 非 常 之人 武 帝记 》 ∀

,

,

除 了 从 对 三人 评 价 的 对 比 上 可 见 其内 心真 情

,

还 有不 容忽 视的 另一 个方 面

即 对三 人传 毛 狗 己

这 里写 出 曹操 在利 用

天下 大 乱 的机 会 夺取 政

称 谓上 很 可 以 窥见作者的 用心 以 魏 为 正统 应 的称 谓

, ,

权时 策

,

,

“ ” “ 韩 白之 奇 靠的 是 申 商 之 法 术 智 谋 法术 用 兵 用人 都 不 失 为能 者

、 、 、

在 曹操 的 传记 中 当然 得 有个 相

,

,

这 不 必再 说

关键 在于 对 刘备 和 孙权 二

而且 慎

#

矫 情任 算

,

看 出权 术 的本 质

而 对 于 曹操 可 谓慎 之 又

,

人 的 称 谓 则 可 看 出 鲜 明 的对 比

在 《 书 吴

吴主

,

为 人之 品 德 则 一 字 之赞 誉 亦 不 肯 用 再 看 对孙 权 的 评价 尚计

,

传》中

,

,

对 孙权 全 是 直 呼 其 名

,

而在 刘 备 的传 记 先主 姓 刘

,

除 了 开 头 介 绍 自然 情 况时 用 了

!

孙 权 屈 身 忍辱

,

任才

,

,

字 玄德

,

唯 一 的一 次 用 了姓 名之 外

,

整个 《 先

有勾践 之奇英

,

人 之 杰 矣 # 故能 自擅江 表

,

成 弥

主 传》 中共 有 &∋ 多处 涉 及 刘 备 时 (

皆用

先主

,

鼎 峙 之业 以滋 甚

,

然 性 多嫌忌

果 于 杀戮

暨 臻末年

,

,

称之

不再 提一 个

,

,

可 见 其崇敬 之情

,

至 于 馅说 珍行

,

撒 嗣废 毙

,

,

岂 所 谓 贻 厥孙 未必 不

这 一点 上 意处

前 人 也 有所 发 现

,

顾 炎武 即 曾指 出陈 寿 以别 于吴

,

以燕 翼子 者哉 # 其后 叶凌迟 引见 《 书 吴

, ,

遂致 覆国

在 刘 备 传 中全 用

先主

!

后主

,

,

究是 用

,

由 此也 #

吴 主 传》

,

赵 翼 也说

《 志》 孙 权 称 帝 后 吴

,

犹书

在陈寿看来

孙 权既 然 能 在 天 下 大 乱 中取 得 当然有 他一 定的 能 力

,

鼎足 而 三 的一 国 之 主 失为 夷 果

也不

《 志》 则 不 书 名 而称 先 主 后 主 陈 寿 其名 蜀 曾仕 蜀 故不 忍 书故主 之 名 以 别于 《 志》 之 书 吴

,

人之杰矣

,

但 对 其 为人 之 品 德 则 极 为 鄙

皓也

此 又 陈 寿不 忘 旧 国 之 微 意也

,

多疑 甚 至认 为

信馅

,

果 于 杀 人 而且 末年 益 甚 陈 寿 国亡 嗣绝 也都 是孙 权暴 虐招 致 的 必 然 后

,

,

引见 《 二 史 札 记 》 ∀ 廿

从 上 述 诸 例 中 不难 看 出

上 的 倾 向性

,

陈 寿 内心 尽想 感 情

于 我们 皆 无 所 谓

,

陈 寿心 目 中 的 孙 权

而对 于 刘 备

,

其 为 人 较 曹操 为下 除 了 实事 求 是 地评 价 外 俨 然

,

,

对于 谁 为正统

,

里 只 是探 讨 陈 寿在 《 国志 》 中 使 用 曲 笔 时 的 苦 三 衷

作 为汉 高祖 的 继 承 者 试 看 下 文 “ 失 卞 之 弘毅 宽厚 知人 待 士

,

!

,

盖 有高祖 之

)∗ + − ,

本文

资 任 编辑

. / / 0 1 2 3 #2 4

李可 可

中国 图 书 评论 朴 5 5

字典词典毕业对老师的赠言毕业对老师的赠言【范文精选】毕业对老师的赠言【专家解析】成长的烦恼综合性学习成长的烦恼综合性学习【范文精选】成长的烦恼综合性学习【专家解析】硕士学位申请书硕士学位申请书【范文精选】硕士学位申请书【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