驹支不屈于晋_范文大全

驹支不屈于晋

【范文精选】驹支不屈于晋

【范文大全】驹支不屈于晋

【专家解析】驹支不屈于晋

【优秀范文】驹支不屈于晋

范文一:驹支不屈于晋 投稿:彭佫佬

驹支不屈于晋

古代文化

1210 0815

驹支不屈于晋

【原文】

会于向,将执戎子驹支,范宣子亲数诸朝,曰:“来,姜戎氏。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乃祖吾离被苫盖,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与女剖分而食之。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盖言语漏泄,则职女之由。诘朝之事,尔无与焉,与将执女。”

对曰:“昔秦人负恃其众,贪于土地,逐我诸戎。惠公蠲其大德,谓我诸戎,是四岳之裔胄也。毋是翦弃,赐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嗥。我诸戎除翦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于今不贰。 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而舍戍焉,于是乎有崤之师。晋御其上,戎亢其下,秦师不复,我诸戎实然。譬如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与晋踣之。戎何以不免?自是以来,晋之百役,与我诸戎,相继于时,以从执政,犹崤志也。岂敢离逖?今官之师旅,无乃实有所阙,以携诸侯,而罪我诸戎。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何恶之能为?不与于会,亦无瞢焉!”赋青蝇而退。

宣子辞焉。使即事于会,成恺悌也。

——选自《左传》

【注释】

1.苫:(shān)

2.蠲 (juān)

3.踣 (bó)

4.悌 (tì)

【译文】

晋国范宣子同各国大夫在向地会晤。会晤时准备拘捕姜戎首领驹子。范宣子亲自在殿上指责他,说:“来!姜戎氏!从前奏国人在瓜州追逐你的祖父吾离,你祖父吾离身披白茅,头戴荆条,前来归附我们先君。我们先君惠公仅有

不多的田地,还与你们平分了,以供给食用。现在诸侯事奉我们国君不如从前了,大概是言语泄漏了出去,主要是由于你的缘故。明早会晤的事,你不要参加了。参加,就拘捕你。”驹支回答说:“从前秦国人倚仗他们人多,对土地贪得无厌,驱逐我们戎人。惠公表示了大恩大德,说我们戎人,是四岳的后代,不要抛弃这些人。赐给我们南部边境的田地,那里是狐狸居住,豺狼吼叫的地方。我们戎人铲除了那里的荆棘,驱逐了那里的狐狸豺狼,成为先君不侵扰不背叛的臣属,直到现在没有二心。”

“从前文公与秦国讨伐郑国,秦国人偷偷与郑国订盟,并在郑国安置了戍守的人,于是就发生了殽山之战。晋军在前面迎击,戎人在后面抵抗,秦军有来无回,实在是我们戎人使他陷入这个境地的。譬如捕鹿,晋国人抓住它的角,戎人拖住它的腿,与晋国人一起将它摔倒。戎人为什么不能免于罪?从这次战役以来,晋国的所有战役,我们戎人都是相继按时参加,前来追随执政,同殽山之战时的心意一样,岂敢背离疏远?现在执政下面的大夫们恐怕的确有不足的地方,而使诸侯离心,却归咎我们戎人!我们戎人的饮食衣服与华夏之族不同,货币不通,言语不同,怎能去做坏事?不到会参加,也没有什么可烦恼的。”于是朗诵了《青蝇》一诗,然后退出。宣子表示道歉,并让他到会参与事务,以便成全自己平易近人的君子的声名。

【简析】

《左传》除了对各国战争描述精彩之外,对一些谋臣说客的辞令艺术的记录,也极具艺术性,尤其是那些谋臣们在外交中实话实话,以真取胜的史实,令人叹为观止。《驹支不屈于晋》这篇文章记录的就是戎子驹支以事实说话,驳倒范宣子的责难的事:范宣子仗着晋国的强大,仗着自己的先君曾有恩于羌戎,对驹支气势汹汹,把晋国霸主地位的动摇归咎于驹支。戎子驹支则据理力争,逐层辩驳。首先说晋国所赏赐的土地是荒芜不毛之地,不足以称大恩大德。其次说羌戎帮助晋国在殽地全歼秦军,可以说已经报恩了,之后更是鞍前马后,毫无二心。最后暗示晋国所以众叛亲离,乃是其自己一手造成的,与羌戎无关。全部辩辞语气委婉而正气凛然,使范宣子不得不服。

范文二:驹jū支不屈于晋 投稿:谢苲苳

驹jū支不屈于晋

《左传》除了对各国战争描述精彩之外,对一些谋臣说客的辞令艺术的记录,也极具艺术性,尤其是那些谋臣们在外交中的对话,以真取胜的史实,写得十分精彩。《驹支不屈于晋》这篇文章记录的就是戎子驹支以事实说话,驳倒范宣子的责难的事。

作品原文

会于向(1),将执戎róng子驹支。范宣子亲数诸朝(2)。曰:“来,姜戎氏。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3),乃祖吾离被苫盖(4),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与女剖分而食之。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盖言语漏泄,则职女之由(5)。诘朝之事(6),尔无与焉!与,将执女。”

对曰:“昔秦人负恃其众,贪于土地,逐我诸戎。惠公蠲其大德(7),谓我诸戎是四岳之裔胄也(8),毋是翦弃。赐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嗥。我诸戎除翦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于今不贰。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而舍戍焉,于是乎有肴之师。晋御其上,戎亢其下(9),秦师不复,我诸戎实然。譬如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10),与晋踣bó(跌倒)之(11),戎何以不免?自是以来,晋之百役,与我诸戎相继于时,以从执政,犹肴志也(12),岂敢离逷tì(13)?令官之师旅,无乃实有所阙,以携诸侯(14),而罪我诸戎。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zhì古代初次拜见尊长所送的礼物)币不通(15),言语不达,何恶之能为?不与于会,亦无瞢焉(16)。”赋《青蝇》而退(17)。 宣子辞焉(18),使即事于会,成恺悌kǎi tì也(19)。[1] 编辑本段注释译文

作品注释

(1)向:在今安徽怀远县。 (2)数:音鼠,历数其罪。 (3)瓜州:今甘肃敦煌县。 (4)苫(shān)盖:用草编成的覆盖物。 (5)职:主要。

(6)诘朝:明日。

(7)蠲(juān):显示。 (8)四岳:传说为尧舜时四方部落首领。裔胄:后嗣。 (9)亢:抗. (10)掎:拉住,拖住。 (11)踣;同“仆”。 (12)犹肴志也:还是像在肴作战时那样忠心。 (13)逷;音惕,远。 (14)携:离,疏远。 (15)贽币:古人见面时所赠送的礼物。贽币不通,喻没有往来。 (16)瞢:音孟,闷,不舒畅。

(17)青绳:《诗经·小雅》中的一篇,主旨是希望君子莫信馋言。

(18)辞:道歉。

(19)恺悌:和乐平易。[1]

作品译文

晋国范宣子同各国大夫在向地会晤。会晤时准备拘捕姜戎首领驹子。范宣子亲自在殿上指责他,说:“来!姜戎氏!从前奏国人在瓜州追逐你的祖父吾离,你祖父吾离身披白茅,头戴荆条,前来归附我们先君。我们先君惠公仅有不多的田地,还与你们平分了,以供给食用。现在诸侯事奉我们国君不如从前了,大概是言语泄漏了出去,主要是由于你的缘故。明早会晤的事,你不要参加了。参加,就拘捕你。”驹支回答说:“从前秦国人倚仗他们人多,对土地贪得无厌,驱逐我们戎人。惠公表示了大恩大德,说我们戎人,是四岳的后代,不要抛弃这些人。赐给我们南部边境的田地,那里是狐狸居住,豺狼吼叫的地方。我们戎人铲除了那里的荆棘,驱逐了那里的狐狸豺狼,成为先君不侵扰不背叛的臣属,直到现在没有二心。”

“从前文公与秦国讨伐郑国,秦国人偷偷与郑国订盟,并在郑国安置了戍守的人,于是就发生了肴山之战。晋军在前面迎击,戎人在后面抵抗,秦军有来无回,实在是我们戎人使他陷入这个境地的。譬如捕鹿,晋国人抓住它的角,戎人拖住它的腿,与晋国人一起将它摔倒。戎人为什么不能免于罪?从这次战役以来,晋国的所有战役,我们戎人都是相继按时参加,前来追随执政,同肴山之战时的心意一样,岂敢背离疏远?现在执政下面的大夫们恐怕的确有不足的地方,而使诸侯离心,却归咎我们戎人!我们戎人的饮食衣服与华夏之族不同,货币不通,言语不同,怎能去做坏事?不到会参加,也没有什么可烦恼的。”

于是朗诵了《青蝇》一诗,然后退出。宣子表示道歉,并让他到会参与事务,以便成全自己平易近人的君子的声名。[2]

编辑本段作品赏析

范宣子仗着晋国的强大,仗着自己的先君曾有恩于羌戎,对驹支气势汹汹,把晋国霸主地位的动摇归咎于驹支。戎子驹支则据理力争,逐层辩驳。首先说晋国所赏赐的土地是荒芜不毛之地,不足以称大恩大德。其次说羌戎帮助晋国在肴地全歼秦军,可以说已经报恩了,之后更是鞍前马后,毫无二心。最后暗示晋国所以众叛亲离,乃是其自己一手造成的,与羌戎无关。全部辩辞语气委婉而正气凛然,使范宣子不得不服。[2]

本文在晋与诸侯“会于向”这一历史事件中,只不过是一段小插曲,然而它却有不同寻常的认识价值。这是中国古代民族关系史上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它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当时少数民族在霸权制度下所受压迫的深重,也让我们从驹支与范宣子的冲突与和解中看到了古代各民族既斗争又融合的复杂关系的缩影。通过个性化的语言表现人物性格是本文的一大特点。

先看范宣子,一上来就是:“来,姜戎氏!”像怒气冲冲的主人呼唤惹了祸的奴隶,凶神恶煞,怒目而视,语气咄咄逼人,态度粗鲁生硬。接着居高临下,夸示晋先君对诸戎的大德大恩,而后毫无根据地把“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的罪责一股脑推给驹支。“盖言语漏泄”,分明是推测、怀疑,“职女之由”,则是武断定罪,“与,将执女!”恐吓之声,令人不寒而栗!范宣子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神态纤毫毕见。

驹支面对气势汹汹的指斥,面对即将遭受拘捕的厄运,则临危不惧,据理力争。针对范宣子强加于己的不实之词,逐层辩驳,洗刷被泼在身上的污水,维护自己和部落的清白。从答话可以看出,驹支虽为戎族首领,但其语言艺术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他的语言有以下几个特点:(1)把握分寸,恰到好处。他对范宣子的无端指责,既针锋相对又没有过激言辞,既不掩惠公之德,也不蒙不白之冤。(2)逻辑严密,形象生动。先感惠公之德,再表戎对晋之功,以事实为据,证明自己对晋“不侵不叛”,忠心“不贰”。最后以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何恶之能为”的事实驳斥范宣子强加的罪名,环环相扣,天衣无缝。尤其是关于“捕鹿”的比喻,极为确切生动,且符合人物的身份。(3)赋诗言志,颇具策略。《青蝇》所赋:“恺悌君子,无信谗言”,驹支将范宣子恶意相加的罪名解释为“听信谗言”,给了范宣子一个下台的台阶,把范宣子说成“恺悌君子”,也让这位盛气凌人的大人物感觉舒服。其实驹支似乎设了一个看不见的圈套:是“恺悌君子”就不要听信谗言,否则就不是“恺悌君子”。春秋时代,诸侯外交,讲究赋诗言志。范宣子没有赋诗言志,反不如驹支,说明驹支胜过范宣子,夷狄胜过华夏。这一点,恐怕不是《左传》作者的初衷吧。[3]

范文三:驹支不屈于晋赏析 投稿:张荂荃

驹支不屈于晋

驹支不屈于晋 会于向(1),将执戎子驹支。范宣子亲数诸朝(2)。曰:“来,姜戎氏。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3),乃祖吾离被苫盖(4),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与女剖分而食之。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盖言语漏泄,则职女之由(5)。诘朝之事(6),尔无与焉!与,将执女。” 对曰:“昔秦人负恃其众,贪于土地,逐我诸戎。惠公蠲其大德(7),谓我诸戎是四岳之裔胄也(8),毋是翦弃。赐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嗥。我诸戎除翦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于今不贰。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而舍戍焉,于是乎有肴之师。晋御其上,戎亢其下(9),秦师不复,我诸戎实然。譬如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10),与晋踣之(11),戎何以不免?自是以来,晋之百役,与我诸戎相继于时,以从执政,犹肴志也(12),岂敢离逷(13)?令官之师旅,无乃实有所阙,以携诸侯(14),而罪我诸戎。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15),言语不达,何恶之能为?不与于会,亦无瞢焉(16)。”赋《青蝇》而退(17)。

宣子辞焉(18),使即事于会,成恺悌也(19)。

注释

(1)向:在今安徽怀远县。

(2)数:音鼠,历数其罪。

(3)瓜州:今甘肃敦煌县。

(4)苫(shān)盖:用草编成的覆盖物。

(5)职:主要。

(6)诘朝:明日。

(7)蠲(juān):显示。

(8)四岳:传说为尧舜时四方部落首领。裔胄:后嗣。

(9)亢:抗.

(10)掎:拉住,拖住。

(11)踣;同“仆”。

(12)犹肴志也:还是像在肴作战时那样忠心。

(13)逷;音惕,远。

(14)携:离,疏远。

(15)贽币:古人见面时所赠送的礼物。贽币不通,喻没有往来。

(16)瞢:音孟,闷,不舒畅。

(17)青绳:《诗经·小雅》中的一篇,主旨是希望君子莫信馋言。

(18)辞:道歉。

(19)恺悌:和乐平易。

译文

晋国范宣子同各国大夫在向地会晤。会晤时准备拘捕姜戎首领驹子。范宣子亲自在殿上指责他,说:“来!姜戎氏!从前奏国人在瓜州追逐你的祖父吾离,你祖父吾离身披白茅,头戴荆条,前来归附我们先君。我们先君惠公仅有不多的田地,还与你们平分了,以供给食用。现在诸侯事奉我们国君不如从前了,大概是言语泄漏了出去,主要是由于你的缘故。明早会晤的事,你不要参加了。参加,就拘捕你。”驹支回答说:“从前秦国人倚仗他们人多,对土地贪得无厌,驱逐我们戎人。惠公表示了大恩大德,说我们戎人,是四岳的后代,不要抛弃这些人。赐给我们南部边境的田地,那里是狐狸居住,豺狼吼叫的地方。我们戎人铲除了那里的荆棘,驱逐了那里的狐狸豺狼,成为先君不侵扰不背叛的臣属,直到现在没有二心。”

“从前文公与秦国讨伐郑国,秦国人偷偷与郑国订盟,并在郑国安置了戍守的人,于是就发生了肴山之战。晋军在前面迎击,戎人在后面抵抗,秦军有来无回,实在是我们戎人使他陷入这个境地的。譬如捕鹿,晋国人抓住它的角,戎人拖住它的腿,与晋国人一起将它摔倒。戎人为什么不能免于罪?从这次战役以来,晋国的所有战役,我们戎人都是相继按时参加,前来追随执政,同肴山之战时的心意一样,岂敢背离疏远?现在执政下面的大夫们恐怕的确有不足的地方,而使诸侯离心,却归咎我们戎人!我们戎人的饮食衣服与华夏之族不同,货币不通,言语不同,怎能去做坏事?不到会参加,也没有什么可烦恼的。”

于是朗诵了《青蝇》一诗,然后退出。宣子表示道歉,并让他到会参与事务,以便成全自己平易近人的君子的声名。

赏析

范宣子仗着晋国的强大,仗着自己的先君曾有恩于羌戎,对驹支气势汹汹,把晋国霸主地位的动摇归咎于驹支。戎子驹支则据理力争,逐层辩驳。首先说晋国所赏赐的土地是荒芜不毛之地,不足以称大恩大德。其次说羌戎帮助晋国在肴地全歼秦军,可以说已经报恩了,之后更是鞍前马后,毫无二心。最后暗示晋国所以众叛亲离,乃是其自己一手造成的,与羌戎无关。全部辩辞语气委婉而正气凛然,使范宣子不得不服。

本文在晋与诸侯“会于向”这一历史事件中,只不过是一段小插曲,然而它却有

不同寻常的认识价值。这是中国古代民族关系史上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它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当时少数民族在霸权制度下所受压迫的深重,也让我们从驹支与范宣子的冲突与和解中看到了古代各民族既斗争又融合的复杂关系的缩影。 通过个性化的语言表现人物性格是本文的一大特点。

先看范宣子,一上来就是:“来,姜戎氏!”像怒气冲冲的主人呼唤惹了祸的奴隶,凶神恶煞,怒目而视,语气咄咄逼人,态度粗鲁生硬。接着居高临下,夸示晋先君对诸戎的大德大恩,而后毫无根据地把“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的罪责一股脑推给驹支。“盖言语漏泄”,分明是推测、怀疑,“职女之由”,则是武断定罪,“与,将执女!”恐吓之声,令人不寒而栗!范宣子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神态纤毫毕见。

驹支面对气势汹汹的指斥,面对即将遭受拘捕的厄运,则临危不惧,据理力争。针对范宣子强加于己的不实之词,逐层辩驳,洗刷被泼在身上的污水,维护自己和部落的清白。从答话可以看出,驹支虽为戎族首领,但其语言艺术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他的语言有以下几个特点:(1)把握分寸,恰到好处。他对范宣子的无端指责,既针锋相对又没有过激言辞,既不掩惠公之德,也不蒙不白之冤。(2)逻辑严密,形象生动。先感惠公之德,再表戎对晋之功,以事实为据,证明自己对晋“不侵不叛”,忠心“不贰”。最后以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何恶之能为”的事实驳斥范宣子强加的罪名,环环相扣,天衣无缝。尤其是关于“捕鹿”的比喻,极为确切生动,且符合人物的身份。(3)赋诗言志,颇具策略。《青蝇》所赋:“恺悌君子,无信谗言”,驹支将范宣子恶意相加的罪名解释为“听信谗言”,给了范宣子一个下台的台阶,把范宣子说成“恺悌君子”,也让这位盛气凌人的大人物感觉舒服。其实驹支似乎设了一个看不见的圈套:是“恺悌君子”就不要听信谗言,否则就不是“恺悌君子”。春秋时代,诸侯外交,讲究赋诗言志。范宣子没有赋诗言志,反不如驹支,说明驹支胜过范宣子,夷狄胜过华夏。这一点,恐怕不是《左传》作者的初衷吧。

范文四:左传《驹支不屈于晋》 投稿:叶愈愉

所有内容均是通过网络方式获得,经本人手动编辑发布的。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联系我QQ:253169161,我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驹支不屈于晋》襄公十四年左传

会于向,将执戎子驹支,范宣子亲数诸朝,曰:“来,姜戎氏。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乃祖吾离被苫盖,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与女剖分而食之。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盖言语漏泄,则职女之由。诘朝之事,尔无与焉,与将执女。”

对曰:“昔秦人负恃其众,贪于土地,逐我诸戎。惠公蠲其大德,谓我诸戎,是四岳之裔胄也。毋是翦弃,赐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嗥。我诸戎除翦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于今不贰。

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而舍戍焉,于是乎有崤之师。晋御其上,戎亢其下,秦师不复,我诸戎实然。譬如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与晋踣之。戎何以不免?自是以来,晋之百役,与我诸戎,相继于时,以从执政,犹崤志也。岂敢离逖?今官之师旅,无乃实有所阙,以携诸侯,而罪我诸戎。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何恶之能为?不与于会,亦无瞢焉!”赋青蝇而退。

宣子辞焉。使即事于会,成恺悌也。

[注释]

1.苫:(shān)

2.蠲:(juān)

3.踣:(bó)

4.悌:(tì)

范文五:“委屈”的村支书 投稿:孔枃构

  前段时间,到一乡镇采访,听镇上的干部说起一件“村民挽留村支书”的事儿。   2009年,这名村支书联合周边几个村落的干部,带领村民搞花树种植,准备打造出一个花博园,发展当地的休闲旅游业。但根据当时的土地流转政策,农田不允许种植花卉树木,他因此受到党内警告处分。但他想不通,自己明明是为了村民发家致富,为什么还被处罚?想到自己原来经商做得不错,还比当村官轻松些,他动了辞掉村支书继续做生意的念头。   很快,村子里都在传他要辞职,乡亲们不同意,跑到村办公室甚至到他家里挽留他,还找了上级的领导,劝他留下来。领导对他说,大家都知道这件事让他觉得委屈,但这不影响对他的信任和拥护,也相信他能够让全村人的生活越过越好。这名村支书看到村民的殷殷心意,看到开始撂荒的土地,感到作为一名党员是有责任的,不能丢下这个烂摊子。   经反复深入了解政策以后,他想出了新的土地使用方案――种植特色蔬菜。他带着村上的干部到其他地区调研、取经,然后总结出适合自己村的运作模式,由村支部带头,与企业合作,引进专家传授种植技术。现在,这个村已经建起了蔬菜生态园,村民的年收入也翻了好几番,成为当地的文明村。   “农村基层琐事多、工作任务重,能坚守岗位十几年,还被村民称道的村干部实属难得。”镇上的干部说道。   采访中,记者感到,我们常说的党员干部对党忠诚、为民负责,这不是虚的。比如,遇到委屈,如何选择正确的处理方式,就是检验党性的试金石。

范文六:魏晋南北朝对屈赋得研究.kdh 投稿:范稚稛

2010/

1

魏晋南北朝之屈赋研究

李金荣

摘要:魏晋南北朝之屈赋研究,主要包括文本训解和作

品评论两大方面。本时期之屈赋训解,在词语训释方面多能补充或纠正王逸之疏失,在音义和专题研究等方面更有开拓性的贡献。本时期之屈赋批评,在批评角度、批评标准上已由汉代重视对于屈赋的政治功利和道德伦理评价,转向本时期重视对于屈赋的文学评价,重视对于屈赋文学精神和文学意义的揭示,加之他们有着深邃的历史眼光和广阔的视野,

所以他们对于屈赋的品鉴显得异常的精要。当然,传统儒家功利主义文学思想也部分地限制了他们对于屈赋的理解,而对屈原思想行为的冷落,甚至批评,也导致了他们在论及屈赋时很少关注屈赋文学精神的形成和艺术成就的取得与屈原个性、气质和人格之间的关系。关键词:魏晋南北朝;屈赋研究;文本训解;作品评论中图分类号:I206.2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490X(2010)1-163-03

者:长江师范学院中文系副教授,武汉大学访问学者;重庆,涪陵,

408003正如李大明先生所言,到魏晋南北朝时

,“楚辞已逐步形成有别于‘别集’、‘总集’,具有独特的作品范围、研习传统和

研究格局的专门之学”[1]

,而楚辞研究的重点无疑是屈原及其作品(屈赋)。魏晋南北朝之屈赋研究,总的说来,不外两个方面:一是关于屈赋文本的训解,二是关于屈赋价值的评判。本文拟就本时期屈赋学研究的现状、特点及得失论述如下。

屈赋训解

汉代是屈赋文本训解的第一个高峰期,研究著作不断涌现,而且形式多样。除了像王逸《楚辞章句》这样流传至今影

响极大的多卷本的研究外,

还有许多单篇的研究。如刘安曾作《离骚传》(司马迁《史记·淮南衡山列传》:“初,安入朝……使为《离骚传》”),班固、贾逵曾分别作《离骚经章句》各

一卷(王逸《离骚叙》:“班固、贾逵……各作《离骚经章句》,其

余十五卷,阙而不说”),马融曾作《离骚注》

(范晔《后汉书·马融传》:“(融)注《孝经》、《论语》、《诗》……《离骚》”),刘

向、杨雄曾分别作《天问解》(王逸《天问叙》:“至于刘向、杨雄,援引传记以解说之”)。从现存王逸《楚辞章句》来看,汉人

屈赋训解的内容也是极其广泛的,

诸如作者的考辨、作品的考订、背景的介绍、词语的训解、名物的疏证、义理的阐释等,皆有所涉及。

魏晋南北朝屈赋文本训解,主要见于本时期一些楚辞研究专书之中,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注解类:晋郭璞《楚辞》三卷;(刘)宋何偃删王逸注

楚辞》十一卷。何偃删注,隋时已亡,其注《楚辞》之事,佚说

不考。郭璞注

《楚辞》一书,“宋以后公私目录书未著录,则其亡久矣。然而,郭璞著述甚富,其注书引《楚辞》,其叙、赞论

楚辞》,其赋用《楚辞》,所存佚说甚夥。还有六朝时人引其注

说,

更为可贵。后代学者友人辑其佚说。饶宗颐先生《楚辞书目·外编》撰有《晋郭璞〈楚辞〉遗说摭佚》,辑佚说二十七条。

更有胡小石先生撰《楚辞郭注义证》,得二百四十余条。今通

观郭氏《楚辞》佚说,其于训解,颇为通洽,多能补充或纠正王

逸训注之疏失;其释义与评论屈原与楚辞,

也很有深意。”2]

如《离骚》“览察草木其犹未得兮,岂珵美之能当”二句中,

王逸注本作“珵”,释为“美玉”并解说语意云:“言是人无能知臧否,观众草尚不能别其香臭,岂当知玉之美恶乎?”郭璞注本作“程”,“程”有度量之意,可解释语意为:时人观草木尚且有错,岂能审度我之美行乎?二说皆通,由于郭注保存了异文,有利于校勘。

又郭璞注多引方言解说屈赋语意,故能补王逸注之不足。又《九歌·大司命》有“使冻雨兮洒尘”一句,王逸解释冻雨为暴雨”,而郭璞注云:“今江东呼夏月暴雨为冻雨。”语意更为

明晰。又如郭璞注《方言》“憑,怒也,楚曰憑”云:“憑,恚盛

。《楚辞》曰:康回憑怒。”此可补王逸《天问》注之阙。又郭璞注多引《山海经》、《淮南子》、《穆天子传》中的神

话资料解说屈赋,多能纠正王逸章句之误。如《离骚》有“启九辩》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二句,王逸注云:“《九辩》、《九歌》,禹乐也,言禹平治水土,以有天下,启能承先志,缵叙其业,育养品类,故九州之物,皆可辩数,九功之德,皆有

次序,而可歌也。”又解释《天问》“启棘宾商,九辩九歌”二句

曰:“《九辩》、《九歌》,启所作乐也。言启能修明禹业,陈列宫

商之音,备其礼乐也。”王逸注《九辩》、《九歌》显然牵强,洪兴

《楚辞章句补注》早有纠正:“《山海经》云:‘夏后上三嫔于天,得《九辨》与《九歌》以下。’《注》云

:‘皆天地乐名。启登天而窃以下,

用之。’《天问》亦云:‘启棘宾商,《九辨》《九歌》。’王逸不见《山海经》,故以为禹乐。”洪氏所谓《注》即郭璞之

山海经注》,可见洪氏正是据郭璞之注以纠王逸注之误的3]

二是音义类:晋徐邈《楚辞音》一卷,

(刘)宋处士诸葛氏楚辞音》一卷。另有孟奥和无名氏《楚辞音》各一卷。本时期屈赋音义之作的大量出现,与本时期佛教的广泛传播、佛经的大量翻译和与之相伴的音义之学大兴密切相关。还与本时期吟咏讽诵屈赋之风大盛有关,如《隋书·经籍志》所录《楚辞

音》

五种,“皆供讽诵之用者”[4]

。本时期大量屈赋音义专著虽早已遗失不存,然其于屈赋

《《[“《《[《

研究另辟蹊径,首创之功,实为可贵。尤其是徐邈所撰《楚辞

音》

一卷,为六朝时楚辞音义之最早者。正是受其影响,才有隋时道骞之代表作———《楚辞音》一卷的产生。此后,南唐王

《楚辞释文》、明陈第有《屈宋古音义》、清蒋骥《楚辞说韵》、戴震《屈原赋音义》等,当皆受其沾溉。

三是专题研究类:晋刘杳《离骚草木疏》。“刘杳此书,依

《隋志》著录,本当作《离骚草木疏》。《梁书》作《楚辞草木

疏》,盖以其内容不限于《离骚》,亦包括全部屈赋乃至全部《楚辞》,故改。但古人习以《离骚》代‘楚辞’,汉魏以来皆如此,

此乃古人以小名代大名之通例。

”[5]《离骚草木疏》一书的出现,实开屈赋专题研究之先河,宋吴仁杰《离骚草木疏》、明周拱辰《离骚草木史》、清胡文英《屈骚指掌》

均从考证草木鸟兽诸事入手,以揭发屈赋之深义,这些楚辞专题研究之成果,显然受到《离骚草木疏》之深远影响。

总之,魏晋南北朝之屈赋训解,在词语训解方面多能补充或纠正王逸之疏失,在音义和专题研究等方面更有开拓性的贡献,因而他在整个屈赋研究史上具有承上启下的桥梁作用。

屈赋评论

魏晋南北朝屈赋评论表现出与汉代截然不同的特点。

首先,魏晋南北朝之屈赋批评在批评角度、批评标准上已

有了变化—

——由汉代重视对于屈赋的政治功利评价和道德伦理评价,转向本时期重视对于屈赋的文学评价,重视对屈赋文学精神和文学意义的揭示。

例如曹丕《典论·论文》云:

或问屈原、相如之赋孰愈。曰:“优游案衍,屈原之尚也;

穷侈极妙,相如之长也。然原据托譬喻,其意周旋,绰有余度

矣。长卿、子云,意未能及已。

”[6]李善注《文选·谢灵运传论》引杨雄《法言》云

:“或问屈原、相如之赋熟愈?曰:原也过以浮,如也过以虚。过浮者蹈云天,过虚者华无根。然原上援稽古,下引鸟兽,其著意,子

云、长卿亮不可及。”很明显,曹丕此段话虽然在从文法结构上完全模仿杨雄

《法言》,但在内容上看两者却有很大的不同:所谓“过以浮”、“蹈云天”云云,大约是指屈赋中那些充满幻想色彩的神话传说和夸张铺排的表现手法泛滥无据,可见杨雄对屈赋在文学上是持否定态度的。他对屈赋的肯定仅仅局限于

屈赋在思想内容上能“上援稽古,下引鸟兽”,符合儒家诗教规

范。相反,

曹丕在对屈原、相如之赋的比较中则认为,屈原之赋与相如之赋各有所长,屈原之赋的最大的特点是“优游案

衍”,即文笔挥洒自如,时见波澜起伏。而相如之赋的最大特点是“穷侈极妙”,即辞采华茂,能穷尽事物之形貌。但他又认

为,屈原之赋还善用“譬喻”,具有“其意周旋,绰有余度”的特

点,也就是说屈原之赋善用比兴,在艺术技巧上达到了随意周旋,运用自如的境界。而在这方面,司马相如和杨雄皆不及屈原。不难看出,曹丕的评论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但从他个人的

感受出发,

主要从艺术鉴赏的角度来审视、评价的屈赋的,完全是从文学的角度来对屈赋加以充分肯定的[7]

又如刘勰,尽管从其“宗经”的论文标准和他关于屈赋

“异乎经典”的具体内容来看,他对屈赋无疑是有所指斥的,然而我们绝不能据此认为刘勰对屈赋中异于经典的、具有浪漫主义特色的东西都持否定态度。事实上,刘勰是一位对文学有着最为敏感直觉和理性思考的人,其论文虽然“本乎道,师乎

圣,

体乎经”,但又同时“酌乎纬,变乎骚”,故他能从文学的实际出发,

高度称赞屈赋的文学精神和文学意义。其《文心雕龙·辨骚》篇一开篇就称赞屈赋是与“诗经”的雅颂体式迥然有

别的

“奇文”:“自风雅寝声,莫或抽绪,奇文郁起,其离骚哉!固已轩翥诗人之后,奋飞辞家之前,岂去圣之末远,而楚人之

多才乎!”

[8]

又刘勰《辨骚》篇在将楚辞同“经典”作了比较,分别指出

其“同于风雅”和“异乎经典”的四个方面后进一步指出:故论其典诰则如彼,语其夸诞则如此。故知《楚辞》者体宪于三代,而风杂于战国。乃雅颂之博徒,而词赋之英杰也。观其骨鲠所树,肌肤所附,虽取熔经意,亦自铸伟辞。故《骚经》《九章》,朗丽以哀志;《九歌》《九辩》,绮靡以伤情;《远游》天问》,瑰诡而慧巧;《招魂》《招隐》耀艳而深华;《卜居》标放

言之致;《渔父》寄独往之才。故能气往轹古,辞来切今,惊采绝艳,难与并能矣。

可见,刘勰对屈赋最为推重的莫过于其壮丽奇伟的格调和华美绝艳的辞藻了。

刘勰除在《文心雕龙·辨骚》篇中集中论述了屈赋外,还

在其它将近一半的篇章中多次论及屈赋。如

《诠赋》云:“赋也者,受命于诗人,拓宇于楚辞也。”点出屈赋实为辞赋之祖

;《颂赞》云:“及三闾《橘颂》,情采芬芳,比类寓意,又覃及细物矣。

”道出《橘颂》实开后代颂赞之先河。《物色》云:“屈平所以能洞监风骚之情者,抑亦江山之助乎!”指出屈赋乃得力于自然之育陶。这些论述无不着眼于文学,而且灼见迭出。

再如萧统《文选序》在谈到自己的选文原则时明确表示,

由于经书、子书、史书皆“不以能文为本”,故不在选录之列,他

的选文标准是:“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按照这一选文原则,他专列“骚”体一类,重点收录屈原的作品,计《离骚》、《九歌》(选六首)、《九章》(选一首)、《卜居》、《渔父》10篇,如果

把记在宋玉名下的

《招魂》也计算在内,共计11篇,数量之多,已逾常例。可见萧统最为看重的也是屈赋的文学价值。

其次,魏晋南北朝之屈赋批评还往往将屈赋批评置于中

国文学史、

楚辞学史的高度来考察屈赋的渊源、地位和影响的,体现出一种深邃的历史眼光。

例如刘勰,他不但站在楚辞研究史的高度,对以往的屈赋和屈赋研究作了历史性的总结,而且把楚辞放在文学发展史中去考察,认为屈赋是在打破《诗经》后二三百年文坛寂寞局

面而郁勃兴起的“奇文”

,这种用自铸之“伟辞”写就的“奇文”,具有

“朗丽以哀志”“绮靡以伤情”“瑰诡而慧巧”“耀艳而深华”的巨大艺术感染力,且“其衣被词人,非一代也”,正可谓

辞赋之英杰”!

又如沈约《宋书·谢灵运传论》云:

周室既衰,风流弥著。屈平、宋玉导清流于前,贾谊、相如振芳尘于后。英辞润金石,高义薄云天。自兹以降,情志愈广。王褒、刘向、杨、班、崔、蔡之徒,异轨同奔,递相师祖。虽

清辞丽曲时发乎篇,

而芜音累气固亦多矣。若夫平子艳发,文以情变,绝唱高踪,久无嗣响。至于建安,曹氏基命。二祖、陈王,咸蓄盛藻,首乃以情纬文,以文被质。自汉至魏,四百余年,辞人才子,文体三变。相如巧为形似之言,班固长于情理之说,子建、仲宣以气质为体,并标能擅美,独映当时,是以一

世之士,各相慕习,源其贱流所始,莫不同祖风、骚。

[9]

沈约在此用“导清源于前”,“英辞润金石,高义薄云天”这

《“

样的语言来评价屈原与宋玉,并用“自兹以降,情志愈广”等词

来高度评价楚骚的影响。他同时认为,

到建安时期,文学作品的特征已经明显地出现了“以情纬文”,“以文披质”的持点,而

这一切,

都是在屈赋的影响下形成的。再如钟嵘,其《诗品序》云:“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

性灵,行诸舞詠……若乃春风春鸟,秋月秋蝉,夏云暑雨,冬月

祁寒,

斯四候之感诸诗者也。嘉会寄诗以亲,离群托之以怨。至于楚臣去境;汉妾辞宫。……凡斯种种,感荡心灵,非陈诗何以展其义?非长歌何以骋其情?故曰:诗可以群,诗可以

怨。

”[10]

众所周知,屈原首先指出其写诗是因为心中有不得不抒发的“愤”,司马迁是第一个从第三者的角度指出《离骚》

“盖自怨生”的人,而钟嵘在此亦将屈赋及其它优秀诗歌的产

生归结为现实环境对诗人的感召和“怨”

这种原动力的推动,并用“怨”来概括屈赋的文学精神及其优秀传统,真可谓英雄

所见略同!又钟嵘在论及李陵诗歌的源流及特点时云

:“汉都尉李陵诗,其源出於《楚辞》,文多凄怆,怨者之流。陵,名家

子,

有殊才。生命不谐,声颓身丧。使陵不遭辛苦,其文亦何能至此!”[11]

充分肯定了屈赋多抒悲怨之情的特点及其对后来文学之深远影响。

再次,魏晋南北朝之屈赋批评还体现出一种广阔的视野。

例如刘勰,其《文心雕龙》专列《辨骚》一篇集中讨论屈赋,并将其置于“文之枢纽”的重要地位。同时,还在其他将近一

半的篇章中又从不同角度论及屈赋,

其视野之广,立足点之高,

超过任何前代楚辞学者。这种广阔的视野还表现在他们讨论的问题涉及屈赋的方方面面,诸如屈赋产生的原因、屈赋与《诗经》的关系、屈赋以抒情为主的本质、屈赋的修辞手法、屈赋内容与形式关系、屈赋的风格、屈赋的音律、屈赋对辞赋

诗歌等文体的影响及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等问题,

都在他们的观照范围之内。

总之,由于魏晋南北朝之屈赋批评重视对于屈赋的文学评价,

重视对屈赋文学精神和文学意义的揭示,加之他们有着深邃的历史眼光和广阔的视野,所以他们对于屈赋的品鉴显得异常的精要,常发前人之未发。

当然,本时期之屈赋批评也存在不足。首先,本时期之屈赋批评仍然受到了儒家功利主义文学

思想的影响。如刘勰《文心雕龙·辨骚》篇云:

其陈尧舜之耿介,称禹汤之祗敬,典诰之体也;讥桀纣之猖披,伤羿浇之颠陨,规讽之旨也;虬龙以喻君子,云霓以譬谗邪,比兴之义也;每一顾而掩涕,叹君门之九重,忠怨之辞也。观滋四者,同于风雅者也。至于托云龙,说迂怪,丰隆求宓妃,鸩鸟媒娀女,诡异之辞也;康回倾地,夷羿彃日,木夫九首,土

伯三目,

谲怪之谈也;依彭咸之遗则,从子胥以自适,狷狭之志也;士女杂坐,乱而不分,指以为乐,娱酒不废,沉湎日夜,举以

为欢,

荒淫之意也。摘此四者,异乎经典者也。刘勰此番论述,其“宗经”文学批评标准和将楚辞比附

《诗经》的批评方法,与汉人评屈赋其实并没有二致。其提出的

“四异”说,以经典是非为是非,以儒家观念作为文学取舍的标

淮,

这就大大限制了他的视野,使他不能对屈原的浪漫主义有更深刻的认识。

又如梁、陈时的裴子野在他的《雕虫论》一文中认为,诗歌

当以“彰君子之志”、“劝美惩恶”为本。从此出发,他批评“悱

恻芳芬”之楚骚、“靡漫容与”之相如赋以及那些“随声逐影”

向他们学习的后来者之作品皆“弃指归而无执”而加以全盘否

定[12],这种观点,实际上不过是重新拾起了汉儒功利主义文学思想的话头。

其次,汉代刘安《离骚传》在评价屈原及其作品的关系时

曾云:“其志洁,故其称物芳;其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濯淖

汙泥之中,

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者也。推此志也,

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刘安《离骚传》今已不存,现部分见于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乃

后人窜入。说见汤炳正先生《屈赋新探》)在刘安看来,屈原

“其行廉”,因此才“死而不容自疏”,也就是说,没有“自疏”正

是屈原“行廉”的表现,这是对屈原人格的表彰。同时,刘安“其志絜,故其称物芳”的评论还表明,在他看来,文学作品艺

术特色的形成,

艺术水平的高低,是与作家的个性、内在修养密切关联的,存在因果关系的。这已开了后来唐人所谓“士先器识,而后文艺”论的先声,这一文学思想自有其存在的价值[13]

。但魏晋南北朝人在论及屈赋时,就很少关注到屈赋文

学精神的形成和艺术成就的取得与屈原个性、

气质和人格之间的关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失。尽管如此,魏晋南北朝之屈赋批评,总体上说来是得大于失的。

参考文献:

[1][2]李大明:《楚辞文献学史论考》,巴蜀书社1997年版,第128页。

[3]参见:李中华、朱炳祥著:《楚辞学史》,武汉出版社1996年版,第65-69页。

[4]汤炳正:《渊研楼屈学存稿》,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华龄出版社2004年版,第73页。[5]李大明:《楚辞文献学史论考》,巴蜀书社1997年版,第139页。

[6](清)严可均辑:《全三国文》卷八,中华书局1985年版。[7][13]参见:敏泽总主编、李诚主编:《中国文学思想史》(先秦两汉卷),湖南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8](梁)刘勰著、范文澜注:《文心雕龙注》,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47页。

[9](梁)沈约:《宋书》,中华书局,1974年版,第1778页。[10][11]钟嵘著、周振甫译注:《诗品译注》,中华书局,2002年版,第20页、34页。[12]裴子野:《雕虫论》,李昉《文苑英华》,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3872页。

(责任编辑:群喜)

范文七:论两晋名士对屈原的解读及其意义 投稿:吕妢妣

作者:蒋方

荆州师专学报:社科版 1995年05期

  屈原,就其对于中国历史的影响而言,尤其是对于传统的士文化而言,其品格的重要性远过于他对文学的贡献。秦汉封建帝国的建立,结束了春秋战国的游士之风。两汉四百年间独尊儒学,奠定了封建士文化的基本品格。屈原在这一时期受到了高度的重视,《离骚》被冠以“经”之名;作传者称颂其志“虽与日月争光可矣”;王逸据五经之义注释屈原,谓其“忠贞之质”、“清洁之性”,“百世莫匹”。自汉以后,“忠贞”一直是士人价值观的核心,屈原正是作为忠贞的楷模而不断受到尊崇。

  魏晋时期,儒学衰微,士风变化。魏晋时期的屈原评价有相沿承袭两汉的一面,如对屈原沉江的惋惜。但是,魏晋士人所关注的中心显然不再是其忠贞的道德品质了。他们所看重的,是屈原的才华横溢,是屈原的恣情奔放。由此,《离骚》成为当时名士的“必读”。魏晋名士行为狂放。“狂”谓自恃其才而傲然独立,“放”谓自恃其情而恣肆无惮。这与忠贞所要求的敦厚平和、忍辱负重的品行相距甚远。尽管魏晋以后的儒家学者对名士们的放荡不羁有过很多批评,可魏晋士风仍然颇受士人的欣羡,名士精神成为古代士文化中相当重要的一个部分。魏晋名士对屈原的认同浸染着时代的气息,屈原的形象也促进了当时士风的深化。分析魏晋士人对屈原及其作品的解读,探讨其间的意义和影响,不仅有益于屈原研究史的展开,也有裨于深入认识屈原形象在传统的士文化中的作用。本文的探讨范围限于两晋。

  一

  两晋士人对屈原的评价,就目前史料的梳理,见于两类材料之中:一是直接的言论,一是模拟屈原的作品。在这些论及屈原的文字中,士人所推重的主要是屈原的才华。

  西晋高士皇甫谧作《释劝论》晓喻敦促其应聘入仕的亲戚,以为“尧舜之世,士或收迹林泽,或过门而不入”,如自然界之有阴阳,有寒署,两存之,两美之,于是方见圣皇仁德,并非唯仕为贵;若乃衰末之世,“贵诈贱诚”,士之仕否则关系国家存亡,义无可辞。他列举道,“苏子出而六主合,张仪入而横势成,廉颇存而赵重,乐毅去而燕轻。公叔没而魏败,孙膑刖而齐宁,蠡种亲而越霸,屈子疏而楚倾。”(《晋书》)卷51,皇甫谧不以屈原为越俗的高士,而将他与苏秦、廉颇、公叔痤、范蠡等相提并论,认为他们同是那个年代里举足轻重的才能之士。苏秦等人,或以口辩著称,或以谋略显名,或为文臣,或为武将,均以其才干功业而史册有载,只有屈原的功绩缺乏记载。但皇甫谧仍是高度评价他的才干,说楚国之所以倾亡就是因为屈原的被疏放!

  两晋朝廷任官,以中正执九品铨选,而“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严重阻遏了士人的进仕之途。西晋刘毅上疏批评当时选官重门第而轻才干,引史为证曰:“陈平、韩信笑侮于邑里,而收功于帝王;屈平、伍胥不容于人主,而显名于竹帛。”(《晋书》卷45)人主用才则收功,不用才则损政,这是常见之论;但刘毅以屈原为例告诫朝廷,说才士被弃于人主却流芳于史册,则颇有深意。首先,与皇甫谧一样,刘毅是以才士而目屈原。其次,士即使不为君主所用,却仍然“显名于竹帛”,可见士有不依赖于君主而存在的价值。而屈原就是这种独立自存的士人的代表。

  皇甫谧和刘毅表达了一种有别于汉人的屈原认识。在汉代,关于屈原的才能没有多的议论,司马迁在《屈原列传》中对其才干不曾多花笔墨。但是,司马迁不理解屈原为什么非得以沉江来解决不被信用的问题,提出过“以彼才游诸侯,何国不容”的疑问。屈原所生活的战国时代,正是游士风行天下之时。当时士人以才识立身,他们游说诸侯,得意则一日而登卿相,失意则“视去国如脱屣”,转而他之。才识的个体属性赋予他们一种自由的身分,自尊的品格,一种对自身价值无所不适的信心,进而可以轻蔑官位,傲视王侯。司马迁的疑问正是从战国之士以才立身的特性而提出的。在屈原自沉的问题上,贾谊、司马迁、扬雄等的议论不仅是同情屈原的不幸,更包括了他们个人遭际的悲伤。当扬雄为屈原指出“得时则大行,不得时则龙蛇”的选择时,他所强调的已不是士自身具有的才,而是士之才得以发挥的机会。换句话说,即只有得到君主的赏识,士才能实现其才华的价值。秦汉统一帝国的建立使“择君而仕”成为了历史,自此君与士之间的契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汉人的“不遇”之叹是士失去其自由身份而成为大一统政权的依附品之后的悲伤。贾谊、司马迁、扬雄都是抱着怀才“不遇”的个人心情来理解屈原的,对于他们,机遇比才华本身更具有重要性。另一方面,汉代士人对于空前强盛的大一统政权抱有深深的依附之情和维护之心。儒学思想统治地位的确立,儒家伦理道德的泛化,又强化着汉代士人的这种心理感情。王逸在《楚辞章句》中极少言及“才”与“遇”的问题,而是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屈原的忠君之心。《离骚序》谓屈原“进不隐其谋,退不顾其命”;《九章题解》云“屈原放于江南之野,思君念国,忧心罔极”,反复渲染屈原“履忠被谗”而“不忘其君”、“不改其志”,把情感内容丰富而复杂的屈原作品的全部价值归结为一点,即“以忠正为高,以伏节为贤”的“人臣之义”。贾谊、司马迁、扬雄、王逸等汉代士人,无论最令他们感动的是屈原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委屈,还是他那怨愤深切而不弃其君的坚贞,其价值取向是一致的,均在屈原对于君国的忠诚无私。至于屈原那“内美”、“修能”之才,在他们眼中本不是问题,也不成为关心的重点。鲁迅所讥刺的“不得帮忙的不平”应是据此汉代的屈原而发。因此,当皇甫谧将屈原与苏秦、张仪诸人等列,当刘毅把屈原视作不受“遇”与“不遇”的限制而独立自存的士人时,他们抹去了屈原头上“系心楚王”的道德光环,而简单地把他看作是具有自由精神的战国之士。

  二

  晋人简单地视屈原为战国才士不是一种孤立的现象,它反映了汉末以后士人思潮的新变。

  汉代以察举选官,东汉时最重道德科目的察举。道德是社会共同认可的行为规范,而维护着群体生活的利益。缺乏必要的考核,以道德举士常常是取于社会舆论的裁判,而忽略士人的真实才干。禄利诱惑之下,东汉后期的士人矫情作态,驰鹜声名,虚伪助长,浮华大兴。当时民谣讽刺曰:“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黾。”(见《抱朴子·审举》引)建安三国,群雄角逐。曹操公然诏告天下,要无视士之道德品行而“唯才是举”、“唯才是用”,猛纠汉代用人失实之弊,以应治乱用人之急。在这种情势下,士的个人才能被充分肯定,被大肆宣扬。建安时代的“求贤”有着现实的意义,而且重在“军国之才”,要求具体而实用。由于这时对“才”的标举是针对汉代以道德举士的弊端而发,伴随着儒学思想统治地位的动摇,而在社会上形成了个人才华与儒学道德的反动,才华的表现范围从政治而及于文学艺术诸多方面。当时孔融、祢衡、郑泉等人纵情任性的违礼行为,因被视作才士之癖而受到宽容,更为他们在社会上赢得了声誉。对才华的张扬肯定了士的独立价值,对儒学道德的鄙弃突出了士的个体地位。当玄学兴盛时,鼓吹“自然”的老庄哲学使士人进一步挣脱儒学论理道德的约束,崇尚才华、表现才华就是崇尚和表现士人自己,风潮之盛,以至于走到了荒诞的地步。魏晋时代对“才”的颂扬是士人的自我意识觉醒的表现,自主自重的战国之士在这一时期因而受到特别尊重。两晋士人强调屈原的才华,甚至用他来警告君主,以显示士人的特殊价值,使屈原形象的道德意义大为削弱。他们略去汉人所着力渲染的忍尤含垢的眷君情怀,而突出了屈原恃才傲物、高自尊贵的才士性格。东晋时,伏滔与习凿齿争辩秦楚人物之优劣,各自列出一长串历史人物作论据。习凿齿为楚人辩护,有“鲁仲连不及老莱夫妻,田光之于屈原”的反驳(见《世说新语·言语》注。)虽然类比不尽妥贴,但习凿齿是把屈原归在了战国时代田光一类禀性高傲而行为激烈的士人之中的。这是两晋士人对屈原的普遍认识。

  在汉末人物品题风气中出现的“才”与“性”的讨论,魏晋以后成为玄学清谈中最重要的命题之一。士以才而著名,才因人而不同,对才的重视必然导向对人的个性的探讨。魏晋的文章中,“才能”、“才用”、“才气”、“才理”、“才情”一类词语随处可见,又常用“天才”、“俊才”、“清才”、“高才”、“奇才”等来概括人物,可见当时的人物品评,同尚才华又颇有分辨。才性论者以性为人的自然禀受,才为性的外在表现;人受气不同,性分各殊,才能有偏。尽管持论者在才与性的关系上看法不一,但承认才性的个人性质,“虽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曹丕《典论·论文》),则是当时的普遍认识。这样,才性论就从本体论的高度肯定了士人的个体存在,破除了道德一律的清戒,为士人的独立个性张目。而且,玄学以“自然”为宗,尽才是为尽性,尽性本于自然,这也从理论上为名士们的狂放行为推波助澜。与才性的探讨相关的是关于圣人有情还是无情的争论,更从承认个人情感的合理性上将魏晋士人的个性解放推向高潮。屈原的高自标举、怨愤深激、狂狷急切的情感表现,在汉代受到班固的批评,在魏晋却得到名士们的尊重和认同。《晋书·隐逸传》记载,夏统曾斥责劝其入仕的亲戚说:“使统属太平之时,当与元凯评议出处;遇浊代,念与屈生同汙共泥;若汙隆之间,自当耦耕沮溺,岂有辱身曲意于郡府之间乎!”夏统不仅自视甚高,而且,他针对时世而设计的三种方案,都建立在自我的选择之上,大有战国之士唯我独尊的气概。他把屈原作为三种方案之一,表达了他对屈原的行为的敬重。在这里,屈原的“同汙共泥”是与长沮、桀溺的“避世”相对而言,夏统强调的是屈原处于浊世而放任心性的愤疾之行。三种方案之中,他取的正是屈原的方式,而不是长沮、桀溺在行为上的逃遁和感情上的漠然。上巳节的洛水边,王公贵族衣冠鲜丽,车乘如云,夏统于小船上翻晒草药,旁若无人;及至引吭而歌《小海唱》,清激慷慨,起风涌浪,裹挟雷电,惊动王公,使之惊呼:“谓子胥、屈平立吾左右矣!”名士的狂放与屈原的形象叠合到一起了。

  在这种士人的自觉意识空前高涨的浪潮之中,两晋士人对屈原的才士评价,走出了汉人忠君守志的政治道德的限定,表现出对士人之自由精神的历史追寻。他们重新看待屈原的“露才扬己”和“贬絜狂狷”之行,以之为其人个性的充分表现,这就否定了班固站在维护君权的立场上对屈原的批评。尊重屈原的个性,同情屈原的遭遇,晋人对于屈原作品中复杂而悲苦的感情也有较为深刻的理解。

  三

  对屈原作品的模仿,汉代已形成热潮。两晋时期,拟作不少,如傅玄《拟天问》《拟招魂》、挚虞《愍骚》、陆云《九愍》《九悲》《九思》等。汉人推重屈原,首先在其忠诚之志,高洁之行。在王褒等人的拟作中,抒写的中心是“失志不平”。如经常以大量的比喻描写黑白颠倒的世俗,反复征用古事来批判忠奸误置的政治,以充分表现屈原对君国的忠诚,对谗邪的愤恨和不改其志的高节。王逸注释屈原作品,处处申明“慕其清高”,“珍重其志”;为拟作解理,称东方朔《七谏》为表现屈原的“殷情之意,忠厚之节”,刘向《九叹》是“追念屈原忠信之节”等等。汉人对屈原作品重在其维护君权的政治意义和道德价值,往往用“志”来概括他的思想感情。晋人拟作则鲜明地提出重在其情。汉晋时代所谓“志”与“情”,有涵意相通处,但是,各有所重。汉人讲“诗言志”,“志”的范围相当狭窄,唯在儒学所提倡的政治伦理道德,即使是个人的日常生活感受,也要服务于政治教化。而魏晋时提出的“诗缘情”说,与“诗言志”相对而言,强调的是“情”的个人性质。王戎的“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见《世说新语·伤逝》),就是人所习知的魏晋名士反对礼教约束、张扬个人情性的宣告。两晋拟骚之作重在屈原之情,这不仅反映了时代思潮给予文学创作的影响,也见出晋人的解读屈原自有一种不同于汉人的角度。

  陆云是西晋文学的代表之一,在当时文坛颇有影响。他有拟骚之作,还有关于屈原及其拟作的一些议论,可以代表西晋文人的一般认识。陆云在给陆机的信中谈到:“昔读楚辞,意不大爱之。顷日视之,实自清绝滔滔,故自是识者。古今来为此种文,此为宗矣。”(引自《全晋文》卷102,以下同)在另一处,他称道屈原文章说:“此是情文。”陆云把楚辞视作别一种以情为宗的文章,读屈原自当依情而入。“清绝滔滔”谓其文辞雅丽而曼衍。其《九愍序》云:“昔屈原放逐而《离骚》之辞兴。自今及古,文雅之士莫不以其情而玩其辞,而表意焉。遂厕作者之末而述《九愍》。”“玩”即体味。“以其情而玩其辞”是说要从情感的体验中来认识屈原文辞的特色。他说自己之所以作《九愍》,是因为“见作九者,多不祖宗(屈)原意,而自作一家说”。既然以情为宗的拟骚,方得屈原本心,陆云又自许识得屈原之情,那么,《九愍》之说是重在表现陆云对屈原的情感认识了。自汉以来对屈原的评论没有象陆云这样公然而笼统地称言其情的。王逸《章句》中每言“愍其志焉”,“悲其志也”,“毕其志也”,反复申说以政治理想和伦理道德为中心的“志”。与陆云同时的挚虞在《文章流别论》中称屈原赋为“古诗之赋”,因其“以情义为主”(见《全晋文》卷77),犹是“发乎情,止乎礼义”的说法,可见汉人的影响。而陆云读屈原,首标其情,拟屈赋,心会其情。这里的“情”既包括汉人所推尊的“志”,更包含着新思潮下士人理解屈原作为“这一个”所特有的情。

  《九愍》完全依循《九章》的篇次而作。与汉代拟作不同的是,在《九愍》中,那些香花恶草的是非比喻,那些忠臣奸佞的历史罗列,都减少到了最低限度,仅作为楚辞的一种特征而保留;那些慷慨激昂的忠贞志节的抒发,如“宁为江海之泥涂兮,安能久见此浊世”(《七谏》),“虽体解其不变兮。岂忠信之可化”(《哀时命》),没有了;陆云所着力渲染的是屈原面临选择的困惑与无可选择的绝望。如:“将结軏而世狭,原援楫而川广。虽我服之方壮,思振策其安往?”“岂大川之难济,悲利涉之莫由”,诉说着世事坎坷,似有路又无路;“俟沧浪之濯缨,悲余寿之几何”,“餐秋菊以却老,年冉冉其既盈”,悲伤理想之渺茫,似有望却无望;更痛心的是,“欲假翼而天飞,怨曾飙之我经;思戢鳞以遁沼,悲沉网之在渊”,“忠与邪其莫可,岂余命之所穷?”面对众多选择,却没有一种可以选择,如此人生,多么令人震惊,令人惧怕!《九愍》中大量抒写对时光流逝的忧心,对生命短促的悲伤,在屈原伤时自励的情感中融入魏晋士人惶然无奈的情绪,把那种对命运的困惑,对人生的绝望表达得更迫急,更悲哀。

  在屈原的作品中,“九死不悔”的坚定与执著是贯穿始终的情感的主旋律,而困惑与绝望只是时时泛起的一种基音。但正是由于这种基音的回响,才强化了“九死不诲”的力度,丰富和深化了坚定执著的内涵。《离骚》讲述屈原游天却不得其门而入,求女而频频受挫,既得灵氛之吉占,又要巫咸以证之,每曰:“心犹豫而孤疑”,“聊浮游以逍遥”,表达了作者屡遭失败而仍须选择的困苦和疑虑。《惜诵》云:“退静默而莫余知兮,进号呼又莫吾闻。申侘傺之烦惑兮,中闷瞀之忳忳。”《思美人》称:“登高吾不说兮,入下吾不能;固朕形之不服兮,然容舆而狐疑”,描述了作者无从选择又必须选择的绝望。困惑与绝望构成了执着于理想追求的屈原在情感中的巨大冲突,使他的自沉的意义超越了寻常的生死解脱,而在于探询个体生命的存在意义。屈原形象的悲剧性是在困惑与绝望的情感中的展现和升华。这一点恰恰没有受到生活在强盛政治之下的汉代士人的注意。魏晋是一个观念体系正处于崩溃与重建中的时代,士人自觉意识的苏醒,对个体生命的珍视,对个性精神的高扬,都强劲地撼动了汉代以来以儒学伦理道德为准的价值观。但是,新的观念虽然在士人中流行而波及社会,却并未得到执政者的认可和支持,并不能取代维系数百年的观念传统。在新旧观念的冲突之中,士人的心态矛盾而痛苦。他们对生活、对生命倍加珍惜,也倍加哀伤。浓厚的伤感使魏晋士人对于心灵的苦难十分敏感,他们为屈原作品中对生命、时光的忧伤所感动,深深同情屈原面对各种矛盾冲突而感受到的困惑与绝望。《九愍》中有一些越出《九章》的内容,如揉合《卜居》《渔父》中的情节加以抒写,陆云自道:“亦无他异,附情而言。”《卜居》中郑詹尹之释策,是因为屈原并非不知路者,他是知路而无从选择,是“疑”在自我,而非其他,故《九愍》曰:“谅不疑其何卜?”只是屈原之“疑”,非龟策所能决。对于士人,自我疑虑,自我困顿,最是痛苦。感受到屈原的“疑”,方能理解他那深入灵魂的自我考询。陆云揣摩、体验屈原之情以写《九愍》,渗入了他的主观认识,弱化了屈原忠君的道德情感,突出了屈原的困惑与绝望。屈原形象的悲剧性在魏晋士人的情感体会中获得了发掘。

  四

  魏晋时期士人对自觉意识的高涨和个性自由的张扬,是在以社会整体为重的儒学伦理道德对个体生命的长期压抑下发生的,带着很浓的矫枉过正的意味。当时社会,儒学的思想统治地位已经衰微,儒学思想却仍有着深刻的影响。魏晋士人信奉老庄“自然”之学,向往逍遥自由之境,但还不能放弃传统的士人功业思想,他们的思想与感情往往处于冲突之中。个人自由与社会存在不能圆融,意味到自由的意义而使士人清醒地面对冲突,因此更加痛苦。汉人生活在空前强盛的大一统政权之下,信念坚定,充满希望。他们也有不幸,也有痛苦。这不幸和痛苦主要来自于外界,或明君不明,或谗谄蔽贤,而他们自己的功业价值观并不因此而动摇。即使悲伤于“士不遇”之时,他们犹有期待:或有“遇”而立功的幸运,或藉著述而后世传名。对他们来说,屈原的忠贞执著是榜样,是激励。司马迁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委屈从对屈原的同情中找到了安慰;当扬雄为仕途坎坷而痛苦时,他也从对屈原自杀的惋惜中找到了一点平衡。因此,他们都没有理解屈原最大的痛苦是来自于他本人,来自于他的内心。两晋士人既肯定屈原的忠贞与高洁,更通过情感的体验而触摸到忠贞与高洁之下跳动的那颗痛苦的心。他们不仅强调了屈原的情,而且描述了他情感上的冲突,感受到他痛苦中那撼人心魄的一部分,在对屈原作品的阐释上比汉人深入了一大步。以“骚”代指楚辞文化,以“骚人”代称诗人,显然是由于《离骚》是屈原的代表作,而抒写其悲苦绝望之情感人至深。这两个名称都出现在魏晋以后,与当时人对屈原之情的重视和理解不无关系。

  两晋士人的屈原解读与老庄玄学的盛行是分不开的。屈原是个积极入世者,庄周则鼓吹消极出世,两人的生活态度截然不同。但是,屈原那种高自尊贵的气度,卓尔不群的品格,毫不掩饰的爱憎以及激烈的行事方式,表现了战国之士所具有的独立自由的精神。就其人格与个性的表现而言,这种自由精神与庄子所宣传的“逍遥游”的理想并无隔绝。玄学的兴起本来就带有在功名社会与个体自由之间寻找某种契合的意图。庄子要取消行动,以齐物我、一死生、泯是非、忘利害来达到个体的自由,魏晋士人做不到(实际上,任一社会的人都不可能真正做到。)两晋士人无人不作隐居山林之想,却人人都在仕进之途上奔忙或奔忙过。玄学关于名教与自然的关系的讨论由对立而最终走向合一反映了西晋以后儒道调合的发展趋向。魏晋名士向往庄子的自由之境,又不能忘怀功名的社会价值。他们所生活的世族社会也不允许任何妨害政治秩序的个人行为。个体与社会的龃龉使名士们的政治性格与其文化性格相分裂,他们对个性自由的追求主要表现为从个人的行为方式上对礼教作反抗。儒学政治伦理的价值体系,即使在名士们也是承认和维护的。班固称屈原是“贬絜狂狷景行之士”,既赞美他的忠贞志节,又批评他“露才扬己”,“竞于群小”,“愁思神苦,强非其人”,认为其行事方式不合于儒学谦谦君子、执守中庸的教训。当两晋士人以崇尚个性的眼光看待屈原的怨愤激切与狷介直行,他们就从任情率性这一点上捕捉到了屈原与庄子的精神相通之处,而引狂放的屈原为名士们的同调。王恭声言:“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世说新语·任诞》)两晋士人尚情,动情,好悲哀之音,这是《离骚》得名士青睐的一个原因。依王恭之言,“无事”则身暇,饮酒则使人“形神相亲”,在一种身心两忘的境地中去体会一段痛苦哀婉又愤怨迸发的感情,那种悲伤绝望,那份淋漓痛快,才是真正的名士感觉。王恭的不拘俗迹,时誉为“神仙中人”。他自恃才高,有强烈的济世之想,曾叹曰:“仕宦不为宰相,才志何足以骋!”(《晋书》卷84)两晋名士的追求个性自由,走的不是庄子指示的否定一切的道路,而是风神的滋养,情性的自适。屈原有忠贞的政治品格,又有任情率性的行为,名士们依其所需而有所取。两晋士人将屈原的品德与行事分开,以狂放为其个性而同时予以肯定,至于这两方面在屈原身上是否融洽,却没有多作理会。谢万作《八贤论》以出处论优劣,虽然推重屈原“皎皎鲜洁”的品德,但因其出仕而居之于劣;孙绰遂作《难谢万〈八贤论〉》,谓“体玄识远者,出处同归”(见《世说新语·文学》),则以其心性任放不为劣。无论两晋士人对屈原的阐释在多大程度上接近真实,他们对屈原狂放一面的肯定,不仅揭示了屈原复杂的情感内涵,而且将之融汇入标尚个性自由的名士风度,构成士人传统中相当重要的以个性、情感为重的那部分文化性格。只要看看后世对屈原狂放的批评不曾中断,司马光编写《资治通鉴)因此不以屈原入史,就足以见出两晋人的屈原解读所具有的积极意义。龚自珍《最录李白集》曰:“庄、屈实二,不可以并;并之以为心,自白始。”其实,最早从个性自由的精神层面沟通庄周、屈原者,还当推魏晋士人。

范文八:不战屈人兵得有强支 投稿:孟鎌鎍

 点开电视新闻,里面正对中菲两国黄岩岛对峙十几天说道,20日中国又派出了性能最先进航速最快的渔政船抵达,与原有的海监船共同执行维权护渔,出动飞机在菲律宾警卫船上空盘旋,更有军队三大基地核潜艇援南海之传,外交部高官言辞中传达警告味道,官方媒体高调建议中国军队亮剑,海外舆论多站在中方。     电视主持人问,是否中国在南海的立场转赴强硬?是否显示中国准备在南海开打?有媒体文章称,中菲南海对峙有五种方式收场。随后,不痛不痒、不急不慢给出了这五个方案。也是,再咋地也没用,皇上都很蛋腚。     “首先中国先撤,不过既然黄岩岛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让中国先于菲律宾之前撤退,应该是绝无可能的;二,双方同时撤,和平解决,中国小输,因为这样传递了一个不良的信号,就是,即使你挑逗中国,最终也能够好生地离场;三,菲先撤,中国后撤,菲国小输,中国小赢;四,双方都不撤,外交手段无法解决,双方取得的实际的效益不大;五,菲撤,中国不撤,中国可以在黄岩岛上挖井栽树、淘米做饭,强化永久主权,菲输,中国赢。这是对中国最好的结局。黄岩岛怎么淘米做饭?连淡水也没有。”     其它几条暂且不论,首尾俩个纯属蛋疼的废话。     主持人有一句,应该说,《孙子兵法》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仍然是最佳的选择。     让人不置可否。     《孙子兵法》谋攻篇:“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有人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并非指不杀戮,能够兵不血刃,击败对手,获得全胜,使敌国举国拱手而降,获得全胜,民众安定太平。此一段,孙武放在《谋攻篇》里,意旨是攻城智略之用兵,这个“屈”字,也并非是使敌人屈服之意,而当“短缺匮乏|”讲,是攻打城池前的战术策略,让敌方的军事力严重不如己,无力抵抗,于是“不战”,“而胜”其城其国。     不管孙武先生此句的正解是何意,但有个重要的关键所在,那就是,不战,而胜,是有绝对的前提条件的。孙先生不是和平主义者,他著作兵法的要领该是,不仅要打,还要打好打赢,但是,必须有极强大的支撑。     一句很浅显的道理,天下都是打出来的。这个,秦嬴政知道,汉刘邦知道,伟大领袖毛泽东更知道,接着,只需要考虑三个问题,打谁?怎么打?胜算几成?不管是为野心之战,还是做阴疑阳战,对付侵略者,有刚性,有骨气,有霸气,这个国家才有希望,这个民族才有创造力生命力。     倒载干戈,放牛归马的日子,是人人期望的,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满足而消停过活的。     战与不战都是战略,但得有必不挠北的决心和充足的胆略胆识,用大国风度作籍在,以“不战而屈人兵”做华盖,很可怕。软骨病,对健康的危害先不讲,直接影响到的是站立和行走。具备战的力量和资本,再谈不战,而非掩饰那些.....老人们常骂的一句话:羞他先人呢。     有些看似要命的症候,可以不用片剂针剂,只需自身抗顽疾的决心与毅力。     对内,吟诵唐诗宋词后的肆意掠夺,民生大计的无能,社会混乱的无策;对外,抛掷数金债主的屈膝媚好,少见风樯阵马的气势,少有止戈为武的能力。敲骨吸髓,刺血济饥,失民心,失天下,则战斗力瓦解去半。     诗赋,食府,是在打发了胃、安好了身,才有闲情听的东东。     不战而屈人之兵,无论是使得敌兵屈服,还是攻城战术,这只是理想的交战境界,也是胜券在握一方最愿意看到的结果,这个画面,仅仅定格在那一特定时刻,是在军事能力悬殊,是大小分明、强弱分晓的时候。     秦统一天下,横扫六国,逐个攻陷,战役惨烈,最后一个是齐国,在秦的远交近攻安抚下,齐国安稳度日,直到秦将王贲兵临城下,齐王建不战而降。这也是大兵压境下无条件的降,非和平盟约形式下的解决。     大秦帝国的这种虎狼精神,强势生存的文明传统,是民族曾经拥有的虎虎霸气和改天换地的创造力。     韩信不战而得燕国,武力攻下赵国,如同给燕上演了一出杀鸡给猴看,怎敢不降。以少胜赵后,韩信听谋士李左车建议,说服了燕降。正如李左车所言:“今将军涉西河,虏魏王,禽夏说阏与,一举而下井陉,破赵二十万众,诛成安君。名闻海内,威震天下。”燕降国的理由只有一个,被韩将军的武力威力所迫使。     没有人心甘情愿屈服,没有人愿意失地丧国,侵略者更不会友好地微笑着退出,能不战屈人兵,那是强国、强势、强力等综合国力几条枪杆子架在脑袋上,不得已的降。我们的枪杆子呢?小米加步枪也成啊。     “国家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若能把唐诗宋词与眼泪哽咽后的冷酷、欺压民众鱼肉百姓的蛮横转而对敌,那将无坚不摧,战无不胜。凭借割地献物示好,笼络不住虎狼之心,单靠色厉言重,不能让人胆怯,更吓不退别人。满嘴诗赋,表情凝重,换回不来人心安稳国家安定。况如今,骨质酥松比较严重。

   

范文九:全钢防屈曲支撑 投稿:谢胾胿

Full scale tests of all-steel buckling restrained braces

Ning Maa, Bin Wua, Hui Lia, Jinping Ou*a,b, Weibiao Yangc

ab

School of Civil Engineering, 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arbin, China; School of Civil and Hydraulic Engineering, Dali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Dalian, China; c China Institute

of Building Standard Design and Research, Beijing, China

ABSTRACT

Buckling-restrained braces (BRBs) are widely used seismic response-controlling members with excellent energy dissipation capacity without buckling at design deformation. However, the property of all-steel BRBs with cruciform cross section encased in a square steel tube remains insufficiently studied. In this paper, the properties of this kind of BRBs, which were used in two office buildings in Beijing, were examined by full-scale test. First, initial design was done according to the client’s requirement. Then, two full-scale specimens were tested under uniaxial quasi-static cyclic loading. The test results indicate that there should be no welding in yielding portion of the core. Finally, the full-scale subassemblage test was done with an improved BRB and gusset plates installed in a frame. The result shows that the brace exhibited high energy dissipation capacity and stable hysteretic characteristic. According to the results from above tests, some important issues are summarized to provide advices for practical applications.

Keywords: all-steel buckling-restrained brace, full-scale test, cruciform cross section, hysteretic behavior

1. INTRODUCTION

As a damage-controlling member, buckling restrained braces (BRBs) offer not only stiffness but also excellent energy dissipation through uniformly distributed yielding on the cross section along the whole core plate. Typical BRB consists of an inner steel core surrounded by an outer encasing member. The former carries the axial load, while the later provides lateral support to the core and prevents it from buckling in compression at the target lateral displacement. The concept of BRB was first proposed by Kimura et al. [1]. Because of their outstanding seismic behavior, BRBs have been widely used in Japan [2], USA [3] and Taiwan [4]. According to the restraining members, BRBs are classified in two types: one is restrained by steel tubes filled with concrete or mortar, and the other by pure steel tubes, i.e., all-steel BRBs. The all-steel BRBs have such merits as light weight, simple construction and short manufacture period. The all-steel BRBs with cruciform cross section encased in a square steel tube have been installed in two six-floor office buildings of Tonghui Jiayuan in Beijing. The cruciform cross section can be designed to offer larger force or greater local buckling resistance than the rectangular cross section. However, in the available literature[5] the seismic behavior of this type of BRBs has not yet found experimental studies. Series full-scale tests were conducted to ensure the safety of application of all-steel braces to Tonghui Jiayuan. This paper describes the construction development and hysteretic tests of the all-steel BRBs.

Two office buildings of Tonghui Jiayuan are composite frame structures composed of concrete filled steel tube columns and steel beams. To improve its seismic performance, all-steel BRBs were installed in the four frames of each building from the first to the fourth story. The span of the framework is 6.8m, and the height of the stories is 3.5m except for the first story, the height of which is 3.6m. The prototype of the BRB installed in the first floor is research in this paper.

2. BRB SPECIMEN

2.1 Design Requirement for Specimen

In the real structure, the BRB with the overall length of 2337mm, was installed in an inverted chevron pattern with a horizontal angle of 46.43 degree. The design axial deformation was 24mm, corresponding to 1.0% story drift, and the design yielding force was 1500kN.

*oujinping@hit.edu.cn; phone 86 451 86282209; fax 86 451 86282209; Dali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ctive and Passive Smart Structures and Integrated Systems 2009, edited by Mehdi Ahmadian, Mehrdad N. Ghasemi-Nejhad, Proc. of SPIE Vol. 7288, 728825 · © 2009 SPIE · CCC code:

0277-786X/09/$18 · doi: 10.1117/12.815665

2.2 Construction of the BRB

The steel of the BRBs was Q235 grade. The cruciform core member consisted of three rectangle steel plates connected by welding. The yielding stress was 210Mpa obtained from material test. Because of the limited space of loading frame, in the uniaxial tests to be described in section 3, we had to keep only a short part of the end plates of the specimens, but the core and transition area was left the same as those in the real structure, as shown in Fig.1. But for subassemblage test, the specimen was exactly the same as that in the real structure, as shown in Fig.2. The BRBs used in the uniaxial test are designated as BRB-1 and BRB-2, and that in the subassemblage test as BRB-3.

At each end of the tube there was a stiffening hoop to enhance the restraining effect for the core member. The core was connected to the end plate by penetrated butt welds. Four reinforcing ribs covered the transition area at each of four sides to keep this area within the elastic range. To prevent the outer tube from slipping down when the core is under the axial force and to make sure the tube restrain the core effectively, the steel tube was connected with the core through spot welds on midpoint of longitude direction of the BRB for the specimen used in the uniaxial tests, as shown in Fig.1.

end plate

Fig. 1. Configuration of BRB-1 and BRB-2

Fig. 2. Configuration of BRB-3

A-section

2.3 Design Parameters of BRBs

The parameters of the specimens are summarized in Table 1, where Ay represents the cross section area of the core, A1 represents the cross section area of the core with reinforcing ribs, A2 represents the cross section area of the end plate, A1 /Ay and A2/Ay are larger than one to keep the core ends and the end plates within elastic range respectively, and b/t is width to thickness ratio of the core. b and t are shown in Fig3. Pe represents Euler critical respectively, and b/t is width to thickness ratio of the core. b and t are shown in Fig3. Pe represents Euler critical load of the outer tube. Py is the tested yielding force. The small gap δ between the core member and the confining tube, as shown in Fig. 3, should be provided in order to accommodate the transversal deformation of the core plate due to Poisson’s effect under compressive loads. The calculated dimension of the gap for the specimen in this paper was 1.6 mm at each side [6].

Table. 1. Parameters of the specimens

Ay(mA1/A2/bPe/δ(m2m) A A P /t m)

BRB-1 6372 1.93 2.39 4.7 8 ~2 BRB-2 5292 2.12 2.88 6.5 9 ~2.5 BRB-3 6372 1.93 2.39 4.7 8 ~1.7

Fig. 3. The gap between the core and the outer tube

3. UNIAXAIL TESTS

The full-scale uniaxial test was done at the structural engineering laboratory of 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by MTS actuator with a capacity of 2500kN in compression and in tension. To more accurately measure the relative displacement between the two ends of the steel core, two potentiometers (LVDT-1 and LVDT-2) were set on each side of the specimen in vertical plane. The setup is shown in Fig.4.

BRB-1 was subjected to an increasing-amplitude quasi-static cyclic loading history, as shown in Table 2 and illustrated in Fig.5

Table. 2. Loading parameter of BRB-1

Loading step No.

Story drift Target displacement Target strain No. of (%) (mm) (%) cycle

1 0.375 9.3 1.3 6 2 0.5 3 0.75 4 1.0

12.4 18.6 24.7

1.7 6 2.6 6 3.4 4

Fig. 4. Photo of uniaxial test setup of BRB-1

Fig. 5. Loading history of BRB-1

During the loading process, the rotation of the top end of the specimen was observed when the actuator displacement

reached 18.6mm under the maximum compression load. Meanwhile, the pointer of LVDT-1 was bent heavily. This may be attributed to the initial eccentricity caused by the machining errors. For the purpose of protecting the MTS, the test was terminated. The hysteretic loops are shown in Fig.6.

In Fig.6, a plastic platform can be observed during the first tensile loading. The maximum displacement of the platform is four times of the yielding displacement, and the corresponding yielding force is 1850kN. It is 40% larger than 1338kN, which was calculated from the result of the material test. The phenomenon was resulted from the welding of the core plate.

3000

2000

1000

Foece/kN

-1000

-2000

-3000

-20

-16

-12

-8

-4

4

8

12

16

20

Displacement/mm

Fig. 6. Hysteretic curves of BRB-1

According to the test result of BRB-1, the cross section area of BRB-2 was reduced to satisfy the requirement of the yielding force. The machining accuracy of the BRB-2 was improved to reduce the initial eccentricity of the brace. Two additional potentiometers (i.e. LVDT-3 and LVDT-4) were set horizontally on the top and bottom end of the brace to monitor the rotation of the two ends, as shown in Fig.7.

The loading history of BRB-2 is shown in Table 3 and Fig8. Compared with the testing protocol for BRB-1, the amplitude of control axial displacement was adjusted to account for the deformation of the loading frame.

Table. 3. Loading parameter of BRB-2

Loading step Story drift Control displacement No. (%) (mm)

1 0.375 12

2 0.5 3 0.75 4 1.0

15.4 21.2 27.4

Target displacement Target strain No. of

(mm) (%) cycle 9.27 1.3 6

12.36 18.54 24.72

1.7 6 2.6 6 3.4 4

Fig. 7. Photo of uniaxial test setup of BRB-2 Fig. 8. Loading history of BRB-2

Due to improvement of machining accuracy, the rotation angle of BRB-2 was small during the loading process. BRB-2

performed well up to the compression load of nearly 2500kN. The test was paused because of the capacity limit of the actuator. The actuator was reset to its original position, and then the tensile force was applied. The tensile force of the BRB-2 started to drop at the displacement of 20mm (Fig.9), indicating occurrence of fracture, so that the test was stopped. Then, BRB-2 was taken apart in order to examine its failure pattern. As shown in Fig.10, the core plates broken along the cross section at the weld spots connecting the core and outer tube. The reason for this was the local welding on the yielding part of the core which deteriorated the low cycle fatigue property of the brace. It indicates that, for better performance, there should be no additional weld within the yielding region of the core except the welding to form a cruciform section.

3000

2000

1000

Force /kN

-1000

-2000

-3000

-25

-20

-15

-10

-5

5

10

15

20

25

Fig. 10. Rupture of the core plates

Fig. 9. Hysteretic curves of BRB-2

Displacement /mm

4. SUBASSEMBLAGE TEST

4.1 Test System and Loading Protocol

According to the experience obtained in the uniaxial tests, for the specimen used in subassemblage test which included BRB-3 and gusset plates, the portion of rectangle reinforcing ribs outside of the outer tube were thickened instead of weld to restrain the slippage of the tube, as shown in Fig.2 and Fig.11.

The full-scale subassemblage test was done in the structural engineering laboratory in Shenyang Jian Zhu University. Figs.12 show the photo of the subassemblage test system, the configuration of which was intended to represent the geometry and loading conditions for braces used in the practical project. The top end of the column was loaded horizontally by two hydraulic actuators that fixed against a vertical reaction wall, and the other end was pinned with the beam base, which were anchored to the strong floor of the laboratory. The gusset plate was connected to the column and the beam base with full penetration welds which was exactly the same as the actual structure. The brace bolted to the gusset plate, which was also identical with the connection form in the actual structure. Because of the machining error, the bottom gusset plate in the test had a visible initial out of plane inclination. In order to restrict the out-of-plane deformation of the loading frame, two lateral supports were set at each side of the column. Each of the actuators (MTS) had capacities of 960kN in tension and 1500kN in compression, thus the total horizontal tension force and compression force given by them were 1920kN and 3000kN, respectively. Besides, they had displacement capacity of ±250mm. Two wire potentiometers were set on each side of the brace in an inclination plane to measure the relative displacement between the two ends of the steel core.

Fig. 11. Photo of BRB-3

Fig. 12. Photo of the subassemblage test system

BRB-3 was subjected to an increasing-amplitude cyclic loading history, as shown in Table 4 and illuminated in Fig.13, at a velocity of 0.3mm/s. This loading sequence contained six cycles at the story drift of 0.25%, 0.5%, 0.75% and three

cycles at the story drift of 1.0%. The target axial deformation was calculated by story drift. The horizontal displacement of the actuators was taken as control loading-parameter including the gap in the hinge.

Table. 4. Loading parameter of BRB-3

Loading step Story Target axial No. drift (%) deformation (mm)

1 0.25 6.2

2 0.5 3 0.75 4 1.0

Control horizontal

displacement (mm)

15

24 33 42

Target core No. of strain (%) cycle

0.9 6 1.7 6 2.6 6 3.4 4

12.4 18.6 24.8

Fig. 13. Loading history of BRB-3

4.2 Results 4.2.1 Test phenomena

The test was carried out under the loading protocol and it had been found no rupture in the process. Then we decided to apply additional cyclic loading, the control horizontal displacement of which was 51mm corresponding to 1.25% peak story drift. The brace performed well in the first cycle under the load, but slight out-of-plane deformation had been observed at the bottom gusset plate and the bottom end plate of the brace under the maximum compression load in the second cycle. The deformation resulted from the large out-of-plane moment caused by the initial eccentricity caused by obvious machining error of the gusset plate and the axial load of nearly 3000kN. Nevertheless, the test was continued to observe the damage pattern. The deformation occurred in the subsequent cycle at approximately the same axial compression load until the actuator load dropped at the maximum compression in the fourth cycle at the story drift of 1.25%. The cyclic test was therefore stopped.

As shown in Fig.14a, large deformation was observed on the bottom gusset plate and the bottom end plate of the specimen. The right side of the bottom gusset plate buckled out of plane was shown in Fig.14b, and the lacquer on the gusset plate was peeled off. In addition, the large local deformation of the connection plate between the brace end plate and the bottom gusset plate was visible (Fig.14c). The bending deformation of the brace was concentrated on the bottom end of the core (Fig.14a) and this caused the distortion of the stiffening hoop, as shown in Fig.14d. Because the top gusset plate and the brace end hadn’t been damaged during the whole test, the failure mode was probably caused by the

initial construction error of the bottom gusset plate.

(a) deformation of the

brace end

Fig. 14. The failure of BRB-3

(b) buckling of the gusset plate

(c) deformation of the connection plate

(d) distortion of the stiffening hoop

After the testing, the specimen was taken apart in order to examine the steel core plate. Some photos are presented in Fig.15. As shown in Fig.15a, the bottom end of the steel core was curved. The local buckling observed on the plate of the bottom end core was caused by the out-of-plane deformation of the brace end (Fig.15b). The higher-mode buckling wave in the middle segment of the core plate was not obvious and the amplitude was smaller than that of BRB-2 (Fig.15c),

which indicates the gap between the steel core and the restraining tube is appropriate.

(a) bending deformation of bottom end (b) local buckling of the core (c) deformation at the yielding part

Fig. 15. The brace core after the test

4.2.2 Discussion of the result

Fig.16 plots the brace axial force versus axial displacement for the specimen. The axial force was inclined component of applied horizontal force. It is seen from Fig.10 that the specimen showing rich hysteretic loops exhibited stable energy absorption capacity without any degradation of stiffness and strength for the brace during all cycles of incremental amplitude loading. The brace core exhibited maximum longitudinal strains of about 3.2%. No tension rupture occurred according to the figure, which was different from the behavior of the brace in the uniaxial test conducted before. The results further showed that there should be no additional weld within the yielding region of the core except the welding to form a cruciform section. The core with the reinforcing ribs hadn’t been damage. The reinforcing ribs which section area is almost equal to the section area of the core can prevent outside-tube segment of the core from local buckling effectively. The end plate which section area is about 1.5 times larger than that of core performed well without any torsion buckling.

3000

2000

Axial force /KN

1000

-1000

-2000

-3000

-25

-20

-15

-10

-5

5

10

15

20

25

Axial displacement /mm

Fig. 16. Hysteretic curves of BRB-3

The maximum tension and the maximum compression under the stable cycle of each loading step are listed in Table 5. The compression strength adjustment factorβ defined as the ratio of the corresponding maximum compression force to the maximum tension force in the same cycle is between 1.0 and 1.1. Because the maximum axial deformation in compression is a little lager than that in tension due to the gap in the hinge, the corresponding maximum compression force indicates the compressive axial load with the same absolute value of the maximum axial deformation in tension. The reason for the maximum compression force being larger than the maximum tension force is that the contact force between the core plate and encasing tube in compression become increasingly larger with small-amplitude buckling wave occurring. Besides, the increase of strength resulted from Poisson’s effect is also an important reason. The maximum β value is 1.1, which is smaller than the limiting value of 1.3 in the SEAOC-AISC Recommended Provisions, and it indicates the friction between the steel core and the outer tube is not significant due to the reasonable width of the gap. It is also found in Table 5 that β increased with the increase of axial force. It is because the friction force became

larger with increasing amount of buckling waves resulted from the increase of axial force. The specimen exhibited good ductility and good low cycle fatigue behavior with the cumulative inelastic ductility factor of 720 which is much larger than the requirement of 200 in the SEAOC-AISC Recommended Provisions.

Table. 5. Maximum tension and compression axial forces

Loading step No. tMax compression Pc (kN) factor β (Pc/Pt)

1 2 3 4 5 1783 2143 2361 2631 2630 1825 2211 2452 2686 2902 1.02 1.03 1.04 1.06 1.1

5. CONCLUSION

Based on the full scale uniaxial and subassemblage test and analysis, summary and conclusions are made as follows. 1) The all-steel BRB with cruciform cross section encased in a square steel tube in the subassemblage test presented high energy dissipation capacity and stable hysteretic behavior.

2) There should be no additional weld on the yielding part of the core except the necessary connection between the core plates; otherwise the low cycle fatigue property of the brace will decrease.

3) The machining error of BRB and installation error of gusset plates which may deteriorate the hysteretic behavior of the brace should be strictly kept in a tolerable range.

ACKNOWLEDGEMENTS

This research is financial supported by the National Basic Research Program of China (973 Program) (2007CB714204) and the National Key Technology R&D Program (2006BAJ03B06 and 2006BAJ03B03). Great help and support provided by Professors Lianguang Jia, Yafeng Xu, Peiyuan Xu and other laboratory personnel at Shenyang Jian Zhu University, Yunfei Ma and Yong Wu at 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are gratefully acknowledged.

REFERENCES

[1]

Kimura, K., Yoshizaki, K. and Takeda, T., "Tests on Braces Encased by Mortar Infilled Steel Tubes," Summaries of Technical Papers of Annual Meeting, 1041-1042 (1976). [2]

Iwata, M. and Murai M., "Buckling-restrained Brace Using Steel Mortar Planks; Performance Evaluation as a Hysteretic Damper," Earthquake Engineering and Structural Dynamics, 35, 1807-1826 (2006). [3]

Black, C. J., Makris, N. and Aiken, I. D., "Component Testing, Seismic Evalu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Buckling-restrained Braces," Journal of Structural Engineering, 130(6), 880-894 (2004). [4]

Tsai, K.Q., Hsiao, P. C., Wang, K. J., Weng, Y.T., Lin, M.L., Lin, K. C., Chen, C. H., Lai, J. W. and Lin, S. L., "Pseudo-dynamic tests of a full-scale CFT/BRB frame—Part I: Specimen design, experiment and analysis," Earthquake Engineering and Structural Dynamics, 37, 1081-1098 (2008). [5]

Xie, Q., " State of the Art of Buckling-restrained Braces in Asia ," Journal of Construction Steel Research, 61, 727-748 (2005). [6]

Ma, N., Wu, B., Zhao, J.X., Li, H., and Ou, J.P., " Full Scale Uniaxial Tests on Earthquake Resistant Behavior of All-steel Buckling-restrained Brace, " The Seventeenth National Conference on Structural Engineering, Wuhan, China, 118-125 (2008).

范文十:屈曲支撑方案 投稿:何酡酢

唐山市妇幼保健院迁建工程

—医疗综合大楼工程

屈曲约束支撑

施工组织设计

编制人:

审核人:

审批人:

唐山诚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2014 年1月

目 录

第一章 编制依据与说明

第二章 工程概况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屈曲约束支撑深化设计 工程进度计划及工期保证措施 施工准备 屈曲约束支撑构件的加工 构件的运输及保管 项目管理人员配备 施工机械的选择及设备配置 施工方法 质量保证措施 安全施工措施 突发事件的预防及相应措施 竣工回访 屈曲约束支撑工程项目应用情况简介

第一章

1.1 编制依据

1、工程项目结构施工图

2、工程项目招标文件

3、施工现场条件 编制依据与说明

4、我公司施工类似屈曲约束支撑施工经验

5、本工程执行现行国家施工、验收规范、标准及规程:

(1)建筑结构荷载规范(GB 50009-2012)

(2)钢结构设计规范 (GB50017-2011)

(3)混凝土结构设计规范(GB 50010-2011)

(4)建筑抗震设计规范 (GB50011-2010)

(5)JY型屈曲约束支撑设计手册(同济大学编写)

(6)端板式半刚性连接钢结构技术规程(CECS260:2009)

(7)《钢结构工程施工及验收规范》(GB50205-2001)

(8)《高层民用建筑钢结构技术规程》(JGJ99-98)

(9)《建筑钢结构焊接技术规程》(JGJ81-2002)

(10)《钢焊缝手工超声波探伤方法和探伤结果的分级》(GB11345-2013)

( 11 )《建筑机械使用安全技术规程》(JGJ33-2012)

( 12 )《建筑工程现场供用电安全规范》(GB50194-2002)

( 13 )《钢结构高强度螺栓的连接设计,施工与验收规程》(JGJ 82-2011)

6.本公司的企业标准:质量保证手册及施工作业指导书。

1.2 编制说明

1、 编制说明

(1)本项目屈曲约束支撑施工组织设计是在了解现有的结构设计图基础上编制;

(2)屈曲约束支撑设计图;

(3)本施工方法优点:

将屈曲约束支撑的详图设计、制造融为一体形成一条龙服务,特别是本公司具有丰富的屈曲约束支撑施工经验,既易保证工程技术指导的质量,还可以根据现场条件合理安排产品的采购、加工及供货的时间,从而确保施工工期。

2、 编制原则

(1)本施工方案所安排的加工工期、加工方法、设备、劳力配备,是为了确保施工方对该工程

的工期、质量、安全、文明施工、环境保护等方面的要求。

(2)本施工方案是按实事求是的原则进行编制的,所定工期,加工方法,施工方法,采用的设

备等有关措施,都是现场施工的依据和基础。

(3)本工程按招标文件的要求、设计文件、国家现行的设计规范、施工规范、验收标准等有关

文件、规范进行组织加工,加工过程中必须做到科学管理、精心组织、精心加工,确保本工程安全、优质、如期完成。

(4)根据对本项目现场实际调查状况和当地气候环境条件,结合本企业施工实际情况及我们通

过类似工程施工中积累的施工经验、技术总结及先进工艺等科技成果、本公司施工力量和机械设备情况,认真进行本施工方案的编制。

第二章 工程概况

2.1 工程概况

项目名称:唐山市妇幼保健院迁建工程—医疗综合大楼工程

建设地点:唐山市南湖生态城

屈曲约束支撑数量:142根

2.2 工程特点

1、 屈曲约束支撑:本项目屈曲约束支撑为耗能型, 芯材的屈强比不应大于0.8,伸长率应大于30%并有明显的屈服台阶,应具有常温下27J冲击韧性功;屈曲约束支撑外观为矩形形,外观尺寸最大为350X350mm,芯板厚度为最大为30mm,屈服承载力最大为2300KN。屈曲约束支撑部件应能表现出稳定的、可重复的滞回性能,要求依次在 1/300、1/200、1/150、 1/100支撑长度的拉伸和压缩往复各三次变形下,支撑有稳定饱满的滞回曲线。并在1/150屈曲约束支撑长度位移幅值下往复循环30圈后,屈曲约束支撑的主要设计指标误差和衰减量不应超过15%,且不应有明显的低周疲劳现象。屈曲约束支撑应保证具有良好的环境特性、耐气候 、耐腐蚀。屈曲约束耐火等级为二级,耐火极限为2小时,在火灾时应与结构共同工作,屈曲约束支撑正常维护使用年限50年。屈曲约束支撑制造商应对产品进行力学性能试验并提供相关的检测试验报告。

2、 屈曲约束支撑连接方式:屈曲约束支撑连接方式采用焊接连接。

第三章 屈曲约束支撑深化设计

3.1深化设计依据

本工程的屈曲约束支撑深化设计部分将根招标文件、答疑补充文件、技术要求及设计蓝图为依据,结合工厂制作条件、运输条件,考虑现场拼装、安装方案、设计分区及土建条件进行屈曲约束支撑部分的图纸深化。深化设计图是作为指导本工程工厂加工制作和现场拼装、安装的施工详图。

3.2深化设计内容

屈曲约束支撑深化设计包含屈曲约束支撑外观尺寸深化、屈曲约束支撑节点深化及试验件的确定。深化图纸内容一般包括整套图纸的封面、目录、屈曲约束支撑深化设计总说明、支撑平面布置图、支撑立面布置图、支撑节点详图、支撑外观尺寸图。

3.3深化设计保证承诺

根据本工程的工程量、工期及现有的设计深度,为确保屈曲约束支撑深化图纸的质量

及进度,我公司计划为本工程的深化设计投入2~3人的深化设计队伍,并制定专门的负责人进行有效的沟通;

我公司确保在接到中标通知书后进行深化设计的工作,构件加工前完成整个屈曲约束

支撑深化设计工作并取得设计院对深化设计图纸的确认工作。

3.4深化设计进度计划的保证措施

根据工程总进度和资源情况排出“深化设计进度计划”,确保满足本工程总体制作进度。

在提交总体设计资料前,组建专项设计组,派专业设计人员到设计院提前熟悉设计内容,领会设计意图,以确保转化设计按照总体设计进行。

设计转化工作,在完成每分项设计后,即刻向设计院上报深化设计图纸电子版并申请深化设计图纸的审批,对审批后需要修改的部分,及时进行修改,直到审批合格。

实行“深化设计倒计时”制度,使每个人明确自己分项设计进度对于总体设计进度的重要性,目标明确,确保节点。

3.5深化设计的质量保证措施

设立项目设计组:为了做好本工程屈曲约束支撑深化设计工作,结合我公司丰富的屈曲约束支撑工程制作及施工经验,确保迅捷高效地完成各项设计深化任务,专门成立深化设计项目组。

审核制度:我公司为本工程的深化设计组织强大的队伍,为图纸深化设计的质量提供了人力方面的保证。除了个人能力,对深化设计来说严格合理的工作流程、体制和控制程序是保证深化设计质量的关键因素。我公司制定了符合建设部颁布的各项制图标准和设计规范的本公司的深化设计标准,建立起了完善的三级审核制度。

(1)自检过程:深化设计人员将完成的图纸有针对性地进行检查,并对结果予以记录,以便校核人员参考。

(2)校核过程:校核人员的检查内容和方法同自检时基本相同,检查完成后将二次审图单交深化设计人员进行修改并打印底图,必要时要向具体的深化设计人员将错误处逐条指出,但对以下内容要进行进一步审核:深化设计制图是否遵照公司的深化设计有关标准;对特殊的构造处理审图;结构体系中各构件间的总体尺寸是否冲突。

(3)审核过程:以深化设计图的底图和二次审图单为依据,对图纸的加工适用性和图纸的表达方法进行重点审核。对于不妥处,根据情况决定重复从审图人员开始或深化设计人员开始

的上述工作。当深化设计出现质量问题,在生产放样阶段被发现时,及时通知设计院。

第四章 工程进度计划及工期保证措施

4.1 总进度计划

2014年5月10日开始安装,2014年8月25日安装完毕。

4.2工期保证措施

4.2.1投入方面

(1)配备足够的施工机械,缩短分段工期,提高工效.

(2)增加工作人数、增加工作班次,充分利用时间进行施工。

4.2.2组织施工方面

(1)由公司主要领导担任项目指挥,选派优秀管理人员组成项目部。对工程实行计划、组织、协调、控制、监督和指挥职能,同时派出技术过硬,吃苦的施工队伍,确保高标准地完成本工程的施工任务。

(2)在施工中以业主一级进度计划为控制,以合同二级进度为依据,编制详细施工计划,细划各分项工程控制完工日期,运用企业内外部的有利条件,采取动态管理,使施工组织科学化、合理化,确保阶段计划按期或提前完成。

(3)推行全面计划管理,认真编制切实可行的工程总进度计划和相应的月、旬、周施工作业计划,使施工生产上下协调,长短计划衔接,坚持日平衡,周调度,确保月计划的实施,从而保证总工期的实现。

(4)为了加快施工进度,采取措施,合理安排穿插施工作业,保证施工科学地有次序地进行,创造条件保证工期。

(5)充分做好开工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①认真做好图纸会审工作;

②机械设备安装调试到位;

3做出材料、设备、工具、购配件的计划,并按进度计划安排进场。 ○

(6)采用新技术、新工艺。

(7)建立各级责任制,实行奖惩制度。

(8)建立甲、乙双方联合例会制度,例会每周一次,检查每周计划实施情况,研究解决影响工程进度的关键,安排下周的工作。

(9)采用关键因素控制法随时检查工作,以保证计划顺利进行。

4.3进度控制办法

为了确保工期,对影响进度的关键因素逐一进行分析,以随时检查施工进度管理工作。

4.3.1设备因素:

主要表现:⑴到位不及时;⑵状态不好

对策:⑴、做好关键设备进场安装计划。

⑵、加强设备维护。专人定期检查、维修。合理选择、配置施工机械,做好维护

检修工作,保持机械设备的良好技术状态。

4.3.2材料因素:

主要表现:⑴到位不及时;⑵质量不符要求。

对策:提前做好材料计划,做出材料五阶段控制。

4.3.3人员因素:

主要表现:⑴人手不足;⑵各工种间人手不匹配。

对策:做好用工记录,并注意分析各工种之间的关系,做好各工种之间的协调配合。

4.3.4设计因素:

主要表现:⑴图纸供应不上;⑵变更频繁前后矛盾。

对策:⑴根据施工进度情况,提前书面致函甲方提供图纸;⑵收到图纸或变更通知及时组织技术人员研究,并及时调整施工方案;⑶因设计问题而造成工期延误、停工窝工等损失在规定的时限内(一般为三天)书面致函。

4.3.5、资金因素:

主要表现:到位不及时。

对策:⑴设专人负责,于每月25日前将进度款申请报告交甲方代表,进度款中包括月度施工完成工程月报;⑵做好资金使用计划,合理安排支出。

4.3.6、进度管理:

主要不良表现:⑴缺乏统筹预见;⑵缺乏计划指导;⑶人员调配不力;⑷不重视统计工作等。

划安排:根据工程工期紧的特点,采取分阶段计划形式。

总进度计划表----编制时间:项目初期,每月1日调整;编制:施工技术组、项目经理;

执行:各部门、各施工队、各班组。

月进度计划表----编制时间:每月1日;编制:施工技术组、项目经理;执行:各部门、各施工队、各班组。

周进度计划表----编制时间:周日;编制:施工技术组、项目经理;执行:各部门、各施工队、各班组。

⑵统计工作安排:统计工作由项目经理安排专人负责。应注意做好施工日记、周报、月报等报表。

(3)程例会制度:为能及时贯彻甲方和监理的要求,加强进度控制,实行各种例会制度。 每日碰头会----召集:项目经理,时间:每日下午5:30分,参加人员:主要技术与生产负责人,主要议题:当日进度质量情况、每日施工安排、注意事项等。

每周例会----召集:项目经理;主要议题:进度、质量、安全生产情况、合约执行情况、物料供应情况、行政、决议事项等。

月度例会----召集:项目经理;时间:每月底;参加人员:主要技术与生产负责人,并邀请甲方、监理参加;主要议题:本月施工总结、进度、质量、物料供应、设备状况、设计图纸问题、下月施工进度计划、决议事项等。

4.3.7、质量/安全因素:质量事故或工伤对项目进度效益影响极大,必须按有关规定严格执行。

第五章 施工准备

(1)根据施工进度计划备料,加工屈曲约束支撑,提早加工屈曲约束支撑。

(3)编制施工方案。

(4)组织人员、机械、运输力量按工程进度计划分批到位,并对各有关人员进行技术、安全、

质量的全面交底,持证上岗。

(5)提前参与节点板安装检测工作。

(6)提供需配合工作的技术交底。

(7)屈曲约束支撑堆放场地的准备,屈曲约束支撑到场前应清理出一块干净平整的地面,并在场地里放置一定数量的软木枋(软木枋用于垫屈曲约束支撑)。

(8)临时吊点的准备工作

第六章 屈曲约束支撑构件的加工

6.1材料采购、加工的管理与组织说明

1.屈曲约束支撑原材料采购及检验

1)钢材采购、检验、储备:经过公司生产部及生产基地有关部门参加的情况下进行内部图纸会审,列出各类钢材的用量表,并做好材料规格、型号的归纳,交物资科进行材料采购。材料进厂后,会同生产部、生产基地、质监、设计按设计图纸的国家规范对材料按下列方法进行检验:

① 钢材质量证明书。质量证明书应符合设计的要求,并按国家现行有关标准的规定进行抽样检验,不符合国家标准和设计文件的均不得采用。

② 钢材表面有锈蚀、麻点和划痕等缺陷时,其深度不得大于钢材厚度负偏差值的1/2。 a.钢材表面锈蚀等应符合现行国家标准《涂装前钢材表面锈蚀等级和除锈等级》规定。 b.连接材料(焊条、焊丝、焊剂)及涂料(底漆和面漆)等均应具有出厂质量证明书,并符合设计的要求和国家现行有关标准的规定。

合格的钢材按品种、牌号、规格分类堆放,做好标识。钢材的堆放成形、成方、成垛、以便于点数和取用;最底层垫上道木,防止进水锈蚀。

焊接材料(焊条、焊丝、焊剂)应按牌号和批号分别存放在干燥的储藏仓库。焊条和焊剂在使用之前按出厂证明上规定进行烘焙和烘干;焊丝应清除铁锈油污以及其它污物。

材料凭领料单发放,发料时核对材料的品种、规格、牌号是否与领料单一致,并要求质检人员在领料现场签证认可。

③制定屈曲约束支撑加工生产工艺及质量标准:

根据《TJ屈曲约束支撑应用技术规程》(DBJ/CT105-2011)、《建筑抗震设计规范》(GB50011-2010)等国家规范及公司质量体系文件和屈曲约束支撑工艺规程编制屈曲约束支撑加工生产工艺及质量标准。

2.屈曲约束支撑生产工艺流程表:

3.下料和切割

1) 芯材下料:

⑴ 芯板切割前注意核对尺寸,核对无误后,方可开始切割;

⑵ 芯板在切割前需在切割平台上焊接固定钢棒,避免切割过程中钢板的移动;

⑶ 根据芯板材质及尺寸大小,应适当调节下料余量。

⑷ 切割时注意切断芯板周围的废钢条,保证平直度;

⑸ 切割时不允许断火,应保持周边环境无振动,电压稳定火焰平稳;

⑹ 芯板切割完毕要求两点吊运,保证芯板平直度。

(7)切割面应将钢材表面切割区域的铁锈、油污等清除干净;切割后清除断口边缘熔瘤、飞溅物、断口上不得有裂纹和大于1mm缺棱,并清除毛刺。

2) 加劲肋下料:

⑴ 加劲肋切割前注意核对尺寸,核对无误后,方可开始切割;

⑵ 加劲肋在切割前需在切割平台上焊接固定钢棒,避免切割过程中钢板的移动;

⑶ 加劲肋下料须采用数控切割,一次成型;

⑷ 切割时注意切断加劲肋周围的废钢条,保证平直度;

⑸ 切割时不允许断火,应保持周边环境无振动,电压稳定火焰平稳。

(6)切割面应将钢材表面切割区域的铁锈、油污等清除干净;切割后清除断口边缘熔瘤、飞溅物、断口上不得有裂纹和大于1mm缺棱,并清除毛刺。

4.屈曲约束支撑的焊接

1)作业条件:

①.审阅加工图纸,拟定焊接工艺。

②.准备好所需施焊工具,焊接电流。

③.在钢结构车施焊区 施焊。

④.焊工经过考试,并取得合格证才可上岗,如停焊超过半年以上时,则重新考核后才准上岗。

⑤.施焊前焊工复查组装质量和焊缝区的处理情况,如不符合要求,修整合格后方能施焊。

2)操作工艺:

①.焊条使用前,必须按照质量说明书的规定进行烘陪后,放在保温箱内随用随取。

②首次采用的钢种和焊接材料,必须进行焊接工艺性能和物理性能实验,符合要求后才采用。

③.多层焊接应连续施焊,其中每一层焊道焊完后应及时清理,如发现有影响焊接质量缺陷,必须清除后再焊。

④. 要求全熔透的对接焊缝,除按设计要求开坡口外,为了确保焊缝质量,焊接前采用碳弧气刨刨焊根,并清理根部氧化物后才进行焊接。

⑤.焊道出现裂纹时,焊工不得擅自处理,须申报焊接技术负责人查清原因,订出修补措施后才可处理。

⑥.严禁在焊缝区以外的母材上打火引弧,在坡口内起弧的局部面积应熔焊一次,不得留下弧坑。 ⑦.重要焊缝接头,要在焊件两端配置起弧和收弧板,其材质和坡口形式应与焊件相同。

5、组装

1)屈曲约束支撑芯板的组装在对接焊接、矫正后进行。

2)将实样放在装配台上,按照施工图及工艺要求留焊接收缩量。装配台具有一定的刚度,不得发生变形,影响装配精度。

3)布置拼装胎具时,其定位必须考虑预放出焊接收缩量、加工的余量。

4)为减少变形,尽量采取小件组焊,经矫正后再大件组装。胎具及装出的首件必须经过严格检验,方可大批进行装配工作。

5)装配好的构件立即用油漆在明显部位编号,写明图号、构件号和件数,以便查找。

6)焊接结构组装按需分别选用以下工具:

A、卡兰或铁楔夹具:可把两个零件夹紧在一起定位,进行焊接。

B、矫正夹具及拉紧器:矫正夹具用于装配钢结构;拉紧器是在装配时用来拉紧两个零件的缝隙。

C、手动千斤顶。

7)定位点焊所用焊接材料的型号,要与正式焊接的材料相同,并应有焊工证的工人点焊。

8)焊接结构组装工艺:

A、无论翼缘板、腹板,均应先进行装配前矫正。

B、放组装胎具时放出收缩量。

6、矫正和成型

1)首先采用冷矫正和冷弯曲。矫正后的钢材表面不得有明显的凹面和损伤,表面划痕深度不大于0.5mm。

2)H型钢采用矫正机进行翼缘板的矫正;焊接旁弯变形火焰进行矫正。

7.屈曲约束支撑防腐涂装

1)施工准备

A.根据设计图纸要求,选用底漆及面漆。

B.准备除锈机械,涂刷工具。

C.涂装前屈曲约束支撑已检查验收,并符合设计的除锈等级要求。

D.防腐涂装作业在公司油漆厂区进行,油漆厂区具有防火通风措施,可防止发生火灾和人员中毒事故。

2)工艺流程: 基面清理 → 油漆涂装。

3)喷砂除锈及涂装施工

A.基面清理:

a.屈曲约束支撑在涂装前先检查制作是否验收合格证。涂刷前将需涂装部位的铁锈、焊缝药皮、焊接飞溅、油污、尘土等杂物表理平干净。

b.为保证涂装质量,采用喷砂除锈机进行除锈。该除锈方法是利用压缩空气的压力,连续不断地利用石英砂冲击钢构件的表面,把钢材表面的铁锈、油污等杂物清理干净,露出金属钢材本色的一种除锈方法。这种方法是一种效率高,除锈彻底,比较先进的除锈工艺。

B.油漆涂装:

a.调和防锈漆,控制油漆的粘度,稠度、稀度、兑制时充分的搅拌,使油漆色泽、粘度均匀一致。

b.喷第一层底漆时涂刷方向应该一致,接搓整齐。

c.喷涂漆时采用勤移动、短距离的原则,防止喷漆太多而流坠。

d.待第一遍干燥后,再喷第二遍,第二遍喷涂方向与第一遍方向垂直,这样会使漆膜厚度均匀一致。

e.喷涂完毕后在构件上按原编号标注;重大构件还需要标明重量、重心位置和定位标号。

C.面漆涂装

a.面漆涂装需待现场安装结束后才进行。同样在涂装面漆前需对钢结构表面,尘土等杂物进行处理。

b.面漆调制选择颜色一致的面漆,竞制稀料合适,面漆使用前要充分搅拌,保持色泽均匀。其工作粘度,稠度应保证涂装时不流坠,不显刷纹。

c.面漆在涂装过程中不断搅和,涂刷方法和方向与底漆涂装相同。

4).涂层检查与验收

A.涂装后处理检查,应该是涂装颜色一致,色泽鲜明,光亮,不起皱皮,不起疙瘩。

B.表面涂装施工时和施工后,对涂装过的工作进行保护,防止飞扬尘土和其他杂物。

C.涂装漆膜厚度的测定,用触点式漆膜测厚仪一般测定3点厚度,取其平均值。

5).成品保护

A.构件涂装后加以临时围护隔离,防止踏踩,损伤涂层。

B.屈曲约束支撑涂装后,在4小时之内遇有大风或下雨时,则加以覆盖,防止粘染尘土和水气,影响涂层的附着力。

C.涂装后构件需要运输时,要注意防止磕碰,防止在地面拖拉,防止涂层损坏。

D.涂层后的屈曲约束支撑勿接触酸类液体,防止损伤涂层。

7).应注意的质量问题

A.涂层作业气温应在5-38℃之间为宜,当天气温度低于5℃时,选用相应的低温涂层材料施涂。

B.当气温高于50℃时,停止涂层作业。经处理后再进行涂层作业。

C.当空气湿度大于85%,或构件表面有结露时,不进行涂层作业,或经处理后再进行涂层作业。

6.2相应的材料供应计划

1 .钢材的采购

1).常规普通钢材的采购,根据设计要求进行进行采购,采购周期一般为3-5天左右。

2).特殊低屈服强度钢材采购,根据设计要求进行采购,由于需要特殊定制,采购周期为30天左右。

2 .辅助的采购

辅助材料为提前采购,在项目进行前完成。

6.3加工质量保证体系及措施

基本原则

1 .工程质量目标

1).工程质量必须符合设计要求和验评标准

2).一次检查合格率100%,确保达到优良工程

2. 质量教育

加强对各级人员的质量意识教育,高度的质量意识,决定了工程质量总体水平,因此,加强专业人员及施工人员的质量教育。

3.配合监理及甲方的工作

充分发挥监理工程师在质量控制过程中的作用,是保证整个质量工作能够成功的重要环节,我们采用以下措施配合监理工程师的工作;

1).按照有关规定,提前将计划、工期等报送相关监理工程师审批;

2).工厂制作及原材料检验,及时通知监理验收;

3).严格遵守监理批准程序,严格按照监理批准的要求进行工作。

组织机构保证

为实现已订质量管理目标做好组织保证,我公司将成立一个强有力的质量保证组织机构,机构内部人员明确分工,确定职能部分职责,充分调动各职能部分人员积极性,确保优良工程的质量目标实现。

质量管理措施保证

1.工程质量检查,贯彻专检和“三检”制度相结合,做到层层工序谁施工谁负责,真正使工程质量得到有效控制。

2.产品质量检查依据

1).产品加工详图、设计总说明、设计变更等;

2).有关施工技术规范、规程、质量检查验收评定标准等。

3).施工方案、技术交底、图纸会审纪要等;

4).材料、成品、半成品合格证、质量证明书等。

3.加强质量保证预防措施

1).组织施工前的技术培训,学习公司的《屈曲约束支撑作业指导书》的内容熟练掌握施工方法;

2).熟悉图纸,制定出解决施工中技术难点的具体措施。

4.技术保证

本工程质量主要涉及三方面,原材料质量、构件制作质量、以及安装施工质量,这三方面质量控制严格按照国家规范规程进行,结合企业控制标准,从严把关,做到滴水不漏。 质量检查与监督程序

1.总则

质量检查与监督程序应严格按照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标准进行,应强化管理制度,把工序施工的总目标分解成工序工程质量目标并落实到人,认真贯彻“预防为主”和“事前把关”的质量管理方针,成立由公司总工程师带头负责的工程创优工程领导小组制订具体的创优工程目标,实行创优目标管理。

2.质量检查与监督程序

1).检查与验收方法

首先熟悉了解施工图纸所选用原材料的规格、型号、及材质要求、供应部门应对原材料供应商进行评估。坚持不合格的原材料不采购,不验收、不发放。保证各种原材料符合规定质量标准要求。

原材料检验:每批原材料进场时必须具有合格证和质量保证书,由质检部门对原材料的符合性进行验收,每进一批原材料必须按规定抽样,送徐州市建筑质检中心进行各项性能的检测,符合质量标准方可入库。各种原材料进场必须分类堆码整齐,并插牌做好标识。

施工过程质量保证措施

1.防止构件运输、堆放变形:必须采取措施,防止出现由于运输、堆放时垫点不合理,或上、下垫木在一条垂直线上,或由于场地沉陷等原因造成变形。

2.防止焊接变形:采用合理的焊接顺序及焊接工艺(包括焊接电流、速度、方向等)或采用夹具、胎具将构件固定,然后再进行焊接,以防止焊接后翘曲变形。

6.4加工工期保证措施

加工进度安排措施

1. 公司执行项目经理负责制,全公司上下行动起来,投入极大的热情,明确本项目的重要性。

管理体系实行直线制和矩阵制模式,直线制便于领导,指挥有力,贯彻措施和方法能一步到位,能“纵向到底”集中领导,矩阵式便于各职能部门能协调、配合和谐,能“横向到边”,同样有利于项目实施中的综合性管理。

加工方法措施

1.制订合理的加工程序及方法,严格按加工程序加工,避免重复加工。

2.掌握工艺方法和控制质量,每一工序确保一次交验合格,不返工确保进度。

3.可组织加班,确保总工期。

4.建立严格的《工序加工日志》制度,逐日详细记录工程进度情况,将实行进度与计划网络进行比较,一有误差即行使调整,实行动态监控,确保实际进度优于或等于计划进度。 确保工期组织工作

1.劳动力组织

生产车间及安装人员劳动力组织,分配在加工组织及布置中配置。

2.资金使用

A .为保证项目的顺利实施,除甲方按期支付的工程款外,财务部根据计划列出建设资金的储备。

B .财务部根据工程进度计划及材料采购计划,制定资金保障计划。

C.资金做到专款专用,严格按照工程比例及工程量资金占有率合理分配,做到“量出金入”。

3.材料供应

A.供应部应根据工程进度计划,详细编制材料进场计划。

B.广泛拓展市场信息范围,加强横向联系,确保材料按预定计划进场。

C.按质、按量采购物资,要求所采购的物资有质量证明书,并做好进场和抽验,保证材料按设计要求使用。

6.5加工安全加工管理体系及措施

基本原则保证

1.安全工作方针:以防为主,防管结合,专管与群管相结合,传统管理与系统管理相合。加强预防预测,做到文明加工,无人身伤亡事故。

2.安全管理目标:

1).消灭人身伤亡事故,重伤率控制在1%,轻伤率控制在3%。

2).杜绝重大交通、机械、设备火灾事故,力争事故频发率在5%以下。

3).减少轻伤的发生,轻伤率控制在3%以下,确保年事故频发率在8%以下。

4).杜绝高空坠落,高空下落物和触电伤害事故。

安全保证体系组织机构

1.组织机构建立

确保安全,必须具备强有力的组织机构,我公司将组建上至总公司,下至生产部、生产基地安全员组成的安全保证组织机构,实施安全教育,检查、评比、奖罚等措施。

2.组织机构人员组成:

为保证有关安全规章制度的切实执行,组织机构能强力、正常运转,我公司派出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顽强的工作作风,又有 良好的实干精神的人员充实到各生产队伍中去。

3.组织机构和人员职责

为能保证安全措施的正常执行,特别制订出各有关机构和人员的岗位职责,其内容如下:

1).项目经理的安全责任

2)生产基地的安全职责

3).工程技术组的安全职责

4).生产部的安全职责

5).材料部的安全职责

6).技术部的安全职责

7).生产车间的安全职责

8).办公室的安全职责

9).加工队长的安全职责

10).现场技术主管的安全职责

11).班组长的安全职责

12).专职安全员的安全职责

13).生产工人的安全职责

安全保证规章制度:

为使安全保证组织机构正常、有效地工作,我们将健全安全生产及管理的各种规章制度,在安装过程中严格遵守执行。

1)安全生产管理规定

2)生产车间安全管理规定

3)高处作业安全规定

4)安全教育培训管理规定

5) 安全检查管理规定

6)合同工、临时工安全管理规定

7)工伤事故调查处理规定

8)安全生产奖罚规定

安全措施保证

1.思想保证

1) .生产基地定期进行安全生产大检查,并由生产部进行组织检查评分,对检查出的问题及时通知整改。

2.认真贯彻“五同时”,在计划、布置、检查、总结、评比生产任务的同时,计划、布置、检查、总结、评比安全工作。

A.每月安排生产计划的同时,针对加工计划安全工作计划制定安全方针、目标、措施以及安全控制重点,并落实具体人员对口。

B.每周在调度会上调度加工任务的同时,总结上周安全工作情况。

C.每月召开总结生产任务的同时,总结上月的安全工作并布置落实本月的安全工作措施。

D.根据工程进展情况和时令季节情况,组织进行加工阶段性安全大检查及季节性安全大检查,对不安全情况,限期整改,落实到部门和落实人员。

E.严字当头,对事故苗子实行“三全百分之百”的实施规定,百分之百的登记,百分之百的上报,百分之百加以消除,形成人人遵守规章制度的风气,开创良好的安全加工环境。

F.用安全系统工程TSC的全面管理方法,分析预测工程中加工阶段事故因素,对加工过程中的安全状态做到心中有数,提出安全工作改进措施,针对重点工程运用安全检查表和FTA事故逻辑分析法,从而有效地避免一些事故的发生。

G.贯彻与经济挂钩的安全工作责任制,做到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安全工作人人有责。 H.严格贯彻执行事故“三不放过”的原则,即事故原因不清不放过,群众和责任者没有受到教育不放过;没有防范措施不放过;对事故及时上报和组织调查分析处理,避免事故的重复性发生。

2 .消防安全保护措施

1) .生产用电符合用电规定,实行用电维护区或负责制,严禁非电工从事电气作业。

2).柜、开关箱应有门销(宜用标准金属箱体),并设置在通风、干燥、操作方便及常温场所。露天应有防护林雨设施,配电采用三相五线制。

⑶.成立消防管理小组,项目负责人为 组长,各专业技术负责人为组员,落实责任,并监督执行。

⑷.消防器材不得挪作他用,周围不得堆物,保持道路畅通。

⑸.手动开关器只能用于直接控制照明线路和容量不大于5.5kw的动力电路,对于

容量大于5.5kw的动力电路,应采用自动电器开关或降压启动装置控制.

⑹.火、电焊作业区内严禁油漆加工,且作业区内禁止有易燃易爆物。

6.6保证检测试验工作质量的措施或方法

1.原材料试验试块严格按照规范要求进行取样,火焰切割的试块两边至少各留出1CM的热影响区,确保试块材质及力学性能不受到影响。

2.要求全熔透的一级焊缝要做到根根检查。每一根支撑在对接焊完成后都要进行探伤检测,检测完成后进行标记,没有标记的不允许进入下一道工序。

3.经由探伤检测的焊缝不合格的要进行返工,两次返工不合格的按报废处理。

4.试验件与其他支撑一起制作加工,在挑取试验件时可以在相同编号的支撑中随机挑取。保证与

其它屈曲约束支撑具有同样的性能,可以代表所有支撑。

5.试验件与节点在进行加工时要与实验室的试验件配套,节点与试验件对接方式保证与现场支撑与节点方式一致。

第七章 构件的运输及保管

7.1屈曲约束支撑的运输

采用整车公路运输方式,屈曲约束支撑在发运前派专人提前检查支撑,包括支撑编号、支撑标识、支撑装车规划、运输车辆需求、运输时间预测、与支撑接收方的沟通等相关必要的工作。每辆运输车辆配备正副驾驶员2人,发货主管1人,专门负责发货现场协调、捆扎牢度及安全问题,力求配合完善。支撑在装车时采用平叠式,支撑之间用枕木垫紧,然后用钢丝绳及葫芦吊固定好。

7.2屈曲约束支撑安装辅助材料的保管

加工现场应设临时库房存放屈曲约束支撑安装中的配件,如高强螺栓、焊条、焊丝、螺栓、临时连接板、销轴等,建立保管领发制度。严防受潮锈蚀。

第八章 项目管理人员配备

8.1项目管理人员简历表

第九章 施工机械的选择及设备配置

9.1安装主要机械设备

9.2防火和安全主要设备器具

第十章 施工方法

10.1施工步骤图

10.2施工前检查

图1 节点板偏位(以两端焊接为例)

图2 节点板出平面偏移

注:实线为屈曲约束支撑设计位置,虚线为可能出现的偏差位置

屈曲约束支撑安装前应对与支撑连接上、下梁柱节点进行位置检查,主要检查内容包括节点与施工图的偏位(图1)以及节点板在施工过程中出现的出平面偏移(图2)。平面偏移不得超过节点处最厚板板厚的1/3;当超过上述偏差时,应采取相应的措施予以纠偏,矫正后方可开始屈曲约束支撑的安装。

10.3垂直运输

10.3.1 垂直运输是指将屈曲约束支撑垂直提升,摆放到相应楼层处。

10.3.2 垂直运输设备可采用塔吊、汽车吊等,根据施工现场的实际情况及屈曲约束支撑的自

重选取相应的设备。

10.3.3 成品支撑构件自带有专用的吊耳(沿支撑长度有两道),可直接穿入吊索进行绑扎吊装,穿入吊索时,切记不要只穿部分吊耳,支撑有吊耳的面要朝上。 10.3.4 起吊要平稳,落地时不宜过快,落地处用垫木缓冲,确保平稳落地。

10.3.5 提升过程中应安排专业人员进行指挥,保证信号统一、联络清晰、可靠,严禁操作人员酒后作业。

10.4水平运输

10.4.1 水平运输是指将屈曲约束支撑水平搬移,摆放到相应轴线处。 10.4.2 水平运输设备可采用钢管、刚滚轮小车及自制小推车等。

10.4.3 1吨及以下的构件可直接在楼板面运输;1吨以上、5吨以下(含5吨)的构件水平运输线路,应在楼层面上铺设钢板;5吨以上的构件水平运输,则应在楼面上铺设型钢导轨或走管。

10.5误差消除

10.5.1 在屈曲约束支撑吊装前应再次对上下节点板间净距进行校核,若存在误差应即时采取措施进行消除,避免屈曲约束支撑吊装不能就位,产生重复工作、窝工等。

10.5.2 对于焊接连接型的屈曲约束支撑,可通过切割节点板消除正误差,通过补焊缝消除负误差。

10.5.3 对于负误差较大时,则应重新制作节点板,保证屈曲约束支撑安装长度。

10.6吊装就位

10.6.1 吊装就位是指将屈曲约束支撑摆放到位后进行牵拉吊装与节点板连接就位。 10.6.2 通常情况下屈曲约束支撑吊装采用葫芦倒链进行吊装,对于屈曲约束支撑自重吨位较大以及具备条件下可采用塔吊或者汽车吊等吊装设备。

10.6.3 垂直运输设备可采用塔吊、汽车吊等,根据施工现场的实际情况及屈曲约束支撑的自重选取相应的设备。

10.6.4 屈曲约束支撑的布置形式通常用三种形式:人字形、V字形、单斜杆。根据杆件的不同布置形式确定吊点的位置,一般情况下吊点位置在对应支撑长度的1/2处。

10.6.5 通常情况下使用葫芦倒链吊装时,采用单吊点双葫芦,支撑起吊为不等高起吊,一葫芦牵拉上端,一葫芦牵拉下端;葫芦绑扎构件时,应直接绑扎在构件自有的吊耳,切记不要只穿部分吊耳,支撑有吊耳的面要朝上。

10.6.6 吊装过程要保持构件平稳,先牵拉构件一端就位,再牵调整另一端就位;就位时要做好临时故地措施。

10.6.7 提升过程中应安排专业人员进行指挥,做好安全措施。

10.7连接措施

两端十字型焊接屈曲约束支撑焊接连接即屈曲约束支撑与节点板连接,连接包括临时固

定和最终固定。

(节点的形式示意图)

10.7.1 两端十字型焊接屈曲约束支撑临时固定

屈曲约束支撑牵拉到位后,采用措施进行临时固定。临时固定通常是先将支撑下端临时固定,吊装葫芦不能撤出。支撑下端临时固定后,再通过牵拉支撑上端以及撬动支撑前后面进行上端就位并临时固定。临时固定通常采用点焊固定。 10.7.2 两端十字型焊接屈曲约束支撑最终固定

临时固定后应再对支撑两端进行校正,校正后进行焊接固定,先焊接支撑的下端节点,下端节点焊接完毕后,再焊接上端节点。

(安装完成示意图)

10.7.3节点连接检测

焊接连接的检测:焊接完成后,应对对接连接焊缝进行探伤检查(超声波探伤),并且应达到二级探伤要求。

第十一章 质量保证措施

11.1工程质量目标

做到单位工程合格率100%。

11.2总体原则

质量与工期有矛盾时,优先保证质量;安全与工期发生矛盾时,优先确保安全。即在优先保证安全与质量的前提下突击工期。

11.3指导方针

11.3.1加强质量意识,尽力提高人员的技术素质,以工作质量、工序质量确保工程质量。 11.3.2加强工序质量检验,尽早暴露问题,根除以往的“质量通病”。

11.4质量控制方法

11.4.1 对所使用的机具、器具必须符合规定,器具在有效的使用鉴定期限内。

11.4.2 特殊工操作人员必须持证上岗,焊工、气割工等必须在有效规范内,在规定的作业岗位上进行,并报监备案。

11.4.3坡口的碳渣、氧化层、铁锈清除干净,露出金属本色,剖口按图纸规定设置,在允许偏差范围内。

11.4.4 焊接内在质量符合设计要求,外观质量符合规范,无飞渣、气孔、夹渣,焊接宽度等符合要求,禁止焊缝咬边、未熔合、焊瘤、凹坑等。

11.4.5 按常规焊接工艺评定及作业指导书进行加工,特殊工艺待评定好之后进行,无焊接工艺评定禁止焊接。

11.4.6 焊接校正的质量控制、温度控制在1100℃进行空冷,严禁水冷,校正后严禁第二次加热。

11.4.7手工焊焊接的外观质量均匀饱满,无气孔、夹渣、飞溅。

11.4.8 焊接部位用手工砂轮清除飞溅、焊瘤、夹渣,局部补渣使焊缝完美。

11.4.9 油漆按规定进行涂装作业,漆膜厚度按设计进行,无流淌、无气泡、无刮痕、无杂物,禁止出现涂装烧坏后清除不及时、不干净,油漆露底、流淌、皱纹、色泽不一。

第十二章 安全保证措施

12.1 加工前应进行安全技术交底,使操作人员清楚地认识到该工程应注意哪些不安全因素,并加以高度预防。

12.2所有加工人员均应持证上岗,加工中应穿戴合格劳保用品,进入工地戴好安全帽,高空作业系好安全带,注意高空作业、交叉加工的安全。

12.3严格遵守安全管理“七个到位”原则,加工进入现场前,对所有加工人员进行安全教育,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和安全意识。

12.4开工前应办理好各种有关票据,手续不齐全不准加工,按规定地点、额定负荷由值班电工接电,不准私自接电。

12.5每天出工前由专职安全员进行例行检查,内容为:人员安全劳保用品穿戴、上高空人员身体状况、工机具状况、起重机具状况、绳扣吊笼状况等,并纪录在案,如有不合规定不准进行加工。

12.6吊作业中,由专业人员指挥起吊,做好起吊中的安全措施,按起吊规范加工,吊装就位后系好风缆绳。在加工中搭建脚手架时,由专业人员架设,其他人员不得擅自架设,架设完成后得到允许方可上架加工。作业区域要设置安全绳。

12.7起吊作业时,重物下和吊臂范围内严禁站人,较大构件起吊时要试吊找重心同时设置安全控制绳。

12.8加工现场的构件、材料、架杆架板及设备要按平面布置图摆放并随时检查清理交通运输通道。

12.9提高加工过程中的防火、防电、防盗、防高空坠落、防高空坠物的意识。

12.10加工现场实行分级配电,每台用电设备有专用开关,严格执行一机一开关,电器设备在使用前要检查状况,发现异常立即排除方可作业。

12.11凡进入加工现场进行特殊工种作业人员,必须经过专业安全技术考核合格,并持有合格证,方可上岗,非本工种人员严禁操作。

12.12加工现场不得有易燃易爆物品,如有易燃易爆物品,应与有焊接和切割作业的加工地点保持20M以上的距离,作业完毕后要仔细检查有无余火,并须完全熄灭后方能离开作业地点。

第十三章 突发事件的预防及相应措施

为确实保证现场安全加工,应采取一定的安全应急措施。首先要加强对加工人员的安全教育,使参加加工的全体人员,牢固树立“安全第一,预防为主”和“安全为了生产,生产必须安全”的思想,从工程开工到竣工,都必须严格执行国家有关安全法规及公司《安装工人安全技术操作规程》和建设单位的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加工作业人员要做到不违章作业,要消除一切事故隐患。针对本工程加工特点需做出以下应急措施:

1、吊装安全注意事项

(1)、切实加强安全管理,有专人专职负责安全管理,做好各关键部位的安全措施,严查违章作业,做到预防为主,加强安全教育,提高职工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

(2)、进场使用的一切机械、索具等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不能使用有变形及裂纹的连接索具,不能使用带毛刺及断丝的钢丝绳,所有器具的安全系数必须达到安全规程规定的要求。

(3)、吊装时应设立安全警戒线和明显的警示标志,设专人负责监护,防止闲人进入安全警戒区及受力索具区域内,以避免他人受到意外伤害。

(4)、现场使用的焊机龙头线及地线一定要合理布设,不能与吊装钢丝绳相碰,以免烧坏钢丝绳。一切电器设施都要有防雨防潮设施。加工用电由专职维护电工负责电器的接线、送电、关闸。

2、冬、雨季安全加工

(1)遇有下雨天,一般不允许高空作业,天晴后如构件上还有雨水,必须先将雨水清理干净,同时采取防滑措施才能进行作业。

(2)遇有六级以上(含六级)大风时,禁止吊装作业和高处危险作业。

(3)加工现场以及存放易燃、易爆物品的设施内,严禁烤火或使用电炉,防止火灾事故的发生。

(4)雨天作业,与现场焊接要设有防雨防风设施。

第十四章 竣工回访

在工程完工后,将按时进行回访,与业主密切联系。

1、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认真执行建筑工程保修条例坚持质量第一,用

户至上的宗旨,服务与用户。

2、如业主单位发现加工存在的问题我公司将及时派人维修,确保用户使用。

3、在保修期前提下,公司坚持持定期回访,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4、我司将按设计要求实行工程质量50年负责制。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