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已经崩溃了_范文大全

中国经济已经崩溃了

【范文精选】中国经济已经崩溃了

【范文大全】中国经济已经崩溃了

【专家解析】中国经济已经崩溃了

【优秀范文】中国经济已经崩溃了

范文一:中国经济不会崩溃 投稿:许汍汎

中国经济在未来几年怎样走,会有崩溃的危险吗?在当前特殊的时间背景下,这个问题将被学界、媒体和普通民众反复议论提及。然而,这种带有悲观的预测并不是第―次出现。

  关于“中国经济要崩溃”的论调,在我的记忆中,改革开放后大概出现过三次,分别出现在1990年、1998年和2001年。第一次是因为当时西方对中国的经济封锁,加之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带来的社会主义危机;第二次,内有长江洪水爆发,外有东亚金融危机;第三次则是中国加入WTO后,西方预言中国的大多数行业将被涌入的国际资本彻底冲垮。

  但是我们看到,这三次关于“中国经济要崩溃”的预言,最终都没有实现。1990年没有崩溃,是因为有1992年的邓小平南巡讲话,重新启动了改革;1998年没有崩溃,是因为从那时起开放了房地产业,内需被启动,中国经济在亚洲地区迅速崛起;2001年没有崩溃,是因为中国因成本优势成为世界工厂,造就“中国制造”的黄金十年,中国也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中国永远是这样的,一方面看上去马上就要崩溃,另一方面却有一些机会生生不息地冒出来,这个国家的经济就在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矛盾之中不断发展。而中国经济另一个特性在于,仅仅从产业经济来看,中国可以说充满了希望。

  在这种情况下,当第四次“中国经济要崩溃”再度出现时,我仍然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我相信,中国仍然是当今世界最有活力,机会最多的经济主体。这种信心源于我对中国经济自身演化发展所蕴藏着的创造性和可能性。

  首先,中国的市场足够庞大,而且越来越成熟,细分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而每一个细分都足以养活一个行业。随着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对高品质生活的要求,让产业细分成为可能。

  其次,中国出现了“天生全球化一代”的新人类。这些“80后”、“90后”、“00后”与父辈们相比,更乐于提前消费,已成为今天拉动内需的主力军,他们的消费习惯和价值观,将催生无数新的商业机会。

  再次,电子商务的渠道格局和商业模式创新仍存在重大变数。只要需求旺盛,就没有夕阳产业。中国公司的未来模型很可能是“电子商务+专业公司+小制造”,并出现由大制造向小制造的飞跃。

  市场细分化,新消费人群的诞生和模式的变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的市场存在着巨大的窗口机会,中国经济将因此继续向前发展,并很有可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

范文二:中国经济会崩溃吗 投稿:范焞焟

China’s coming crash? May 24 at 7:55 PM

It’s time to worry about China.

On any list of calamities threatening the world economy, a China

crash ranks at or near the top. Just what would constitute a “crash” is murky. Already, China’s sizzling rate of economic growth has

declined from 10 percent annually — the average from the late 1970s until 2011 — to , which is still high by historical standards. The question is whether the deceleration continues and growth goes much lower.

A faltering China could tip the world back into recession. Because China is a huge customer for raw materials (grains, metals, fuels), their prices would remain depressed. China’s surplus capacity of basic industrial goods, such as steel, would be increasingly exported, also depressing prices. This would dampen any recovery in global business investment. Confidence would suffer.

What about political fallou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maintained its legitimacy by promising economic progress,”

says of Cornell University. If the promise seems broken, it’s hard to know how China’s masses would react. Or China’s leaders. Would they become more nationalistic and aggressive to deflect attention from economic disappointment?

Americans are exposed to all these potential spillovers. Prasad doubts the worst-case scenario will come to pass; plenty of other experts agree. After all, China’s leaders have repeatedly disproved

doomsayers. There are many reasons the economy can flourish. The most obvious: was only 37 percent of the

economy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n 2014, the lowest of any major country (: 68 percent of GDP). If the Chinese become a bit more spendthrift, their economy could thrive.

Still, there is the example of Japan. In the 1980s, it was widely regarded as the world’s most dynamic economy, overtaking the United States. Then Japan’s prospects collapsed. New Asian

competitors (Taiwan, South Korea) and an appreciating currency destroyed its economic model of export-led growth. Unable to build a new model, Japan has foundered ever since.

China is now at a similar juncture. There’s broad agreement that its economic model is outmoded. It also emphasized export-led growth and high investment spending (the counterpart of low consumer spending). The 2008-2009 financial crisis showed the limits of both. Exports fell, as China’s biggest customers —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 went into recession. To bolster its economy, China announced , almost 13 percent of GDP, in late 2008. But unlike the U.S. stimulus plan in 2009, which was part of the federal budget, much of China’s extra spending was channeled through state-owned banks and local governments. What ensued was a credit boom that has now left a large overhang of unsold housing, surplus industrial capacity and questionable debt. Housing looms as the largest drag on China’s growth because it amounts to about 25 percent of the country’s GDP, including major supply industries such as steel, cement and glass, Prasad says. With housing supply exceeding demand, building is already

slowing. roughly 6 percent from their recent peak. The decline will go to 10 percent, says economist of the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Compounding this weakness is a slackening of local government spending on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roads, airports, hospitals). To finance these projects, local government debt surged from about 6 percent of GDP in 2008 to 33 percent of GDP in mid-2013,

according to the global bank UBS.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s now trying to slow the growth of this debt.

With hindsight, argues Huang, the 2008 stimulus package looks excessive, “They overdid it,” he says — lent too much and “too much money flowed into housing and property [development].”

None of this preordains a full-scale financial crisis. There are

mitigating factors. Housing purchases in China are generally made with more cash than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most cities, there is no property tax. These practices limit carrying costs and pressures for default. As for government debt, China’s is moderate by global standards, despite the recent increases.

China’s economic predicament resembles the United States’. It needs a formula for sustainable growth that’s not dependent on repeated bursts of artificial stimulus, whether by deficit spending or prolonged easy credit.

Interestingly, Chinese policymakers and foreign economists generally agree on the steps needed to shift spending from investment (now, too much) to consumer spending (too little). The social safety net needs to be strengthened so that people can save less to meet personal disasters. And banks need to be overhauled so that

artificially low interest rates don’t subsidize business borrowers at the expense of depositors.

Though the way forward seems clear, it is strewn with political and psychological obstacles — vested interests and ingrained habits. The

reasonable fear is that China can’t get from here to there without a major debacle.

范文三:中国经济崩溃 投稿:蒋嫉嫊

中国经济崩溃?!

马 宇

绝非危言耸听,也非哗众取宠,作为一名中国经济研究人员,我是越来越真切地感受到了中国经济崩溃的征兆—温州借贷危机或许是火山爆发前夕冒出的一丝蒸汽。

1949年以后的20多年中,曾经有过多次政治运动伤及经济,而在经济领域里也曾有无数愚不可及的瞎折腾:合作化把农民的土地拿走、公私合营消灭民营资本、大跃进劳民伤财饿死数千万国人、文*革的“政治挂帅”“抓革命促生产”更是极大破坏了生产力……都或轻或重、或即时或深远地伤害了中国经济,以至于到了1978年的时候,官方评价都是“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于是乎,也才有了“把工作重心转到经济上来”的改革开放。

倏忽30多年过去,中国已经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贸易国、名列前茅的投资国,经济成就令外人仰慕、艳羡甚至恐惧。就是眼前,经济增速仍然保持在10%上下,全球独一无二;外贸出口增长20%以上,继续在国际市场攻城略地;每年吸收外商投资上千亿美元,对外投资600多亿美元,中国企业的跨国并购势头之猛让老牌跨国公司都不住惊叹;外汇储备超过3.2万亿美元,高居全球第一,我们持有数千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是他们最大的债权国,欧洲热盼我们去解救他们的债务危机,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眼巴巴地盼着中国企业去投资„„岂止是“基本面向好”,简直就是“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何危之有呢?更别说崩溃!

但且慢。撇开这些表面的光鲜,检视中国经济的内部,无论是质量、结构、运行,还是制度、法律、政策;无论是投资、消费、出口,还是分配、保障、环境;无论是效率、公平,还是创新、廉政……莫不问题丛生,并且绝对不是所谓的“发

展中的问题”,而是恶性肿瘤遍布各个器官、各个环节,癌细胞早已全身扩散,病入膏肓。

当然,这需要严谨、科学的论证,需要大量数据和实证。就象确诊病情要做各种检查,癌症也要做病理切片。--可是,真的需要吗?

定性判断从来都不是不重要,也从来都不是不比定量分析准确。尤其是对于经济问题,尤其是对于中国的经济问题。我们的经济统计数据不少,能让人信的很少,更不要说用来做什么模型分析。

所以,中国经济到底怎样,需要我们每个人“自己”做出判断:中国经济状况真的是很好吗?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真的只是次要的、无关紧要的、发展中正常的、不可避免的吗?

如果答案是“是”,那你为什么还整日处于惶惶不安之中?

如果基本面向好,不但眼前,前景更是无限光明,你为什么对自己的未来那么没有信心?如果所有的个体都感觉不好,那么整体的好是怎么来的?

假如你是个穷人(按照我们自己定的年收入1500元的贫困标准,全国还有约1亿贫困人口;若按国际标准,年消费450美元左右,则贫口人口超过2.5亿!所以是穷人的概率很高),你为一日三餐担忧是正常的,高企的物价、6%的通货膨胀率当然是不可承受之重,每年1000万套廉租房恐怕也只能望而兴叹(农村就甭想了,城市里的你抓阄的运气也不见得有那么好),生老病死没有任何社会保障自己也买不起保险,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让你连后代的指望都断绝了。 假如你是个中产阶级白领(按照国际标准,年收入在10-100万美元之间,但这标准在中国显然过高了;还是照我们一般认为的标准计算,大概年收入在几十万元上下吧),你为什么还是觉得生活压力巨大?你为什么还是不可避免地沦为了“房奴”?在国际上,中产阶级是公认的比较稳定、生活比较舒适的阶层,为什么在中国就普遍处在朝不保夕的状态?假如这个阶层的生活质量都可堪忧虑,甚至随时可能重返贫困,说明了什么问题?

但,假如你是个富翁(据说中国百万富翁—个人财富在100万美元以上的,已经达到了111万人,仅次于美国、日本),你为什么仍不能踏实生活?为什么70%以上的中国富翁已经或准备移民国外?经济增长10%,意味着市场潜力巨大投资机会多回报率高;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意味着富裕阶层享受奢华生活可以获得更大的心理满足—可为什么你们宁愿卖掉了产业抛弃了故土移民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甚至语言都不通的陌生国度去呢?任何一个充满希望的、处于上升期的国家,会出现这种反常现象吗?

假如你是个平民,你对于现实不满前途悲观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你的基本福利、个人权利得不到很好保障。你可能没有社保,失业了几乎没有失业救助(曾经的老工业基地“下岗”补助是每月50元,现在多数地方的困难补助是每月几百元),退休了拿到的钱也难以维持生活之必需。9年义务教育是法律规定,但你的孩子还要缴学费上学,无数孩子因为缴不起学费而退学。从中央到地方,每年十多万亿元的财政收入,可以养古今中外第一多的官员队伍,可以大兴土木搞投资建设、搞政绩工程、搞公款消费、搞贪污腐败,却就是没钱投教育,所以至今都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财政投入标准(“教育财政投入占GDP的4%”、“教育经费占财政支出比例应逐步提高”)。不管医疗体制怎么改,你还是没有医保,不敢生病,生了花费巨大的病只有在家等死。最糟糕的,是你对于你的生命财产安全心里都没有底。税费多如牛毛,即使你缴了号称全球第二痛苦的税,你也不能享受基本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就连政府审批项目,你多半还要缴费,上路过桥也要缴费,领结婚证、办房产证、上牌照、办营业执照等等等等全要缴费(美其名曰工本费,但你不会明白为何远比市场卖得贵)。即便缴了税、费,财产使用权还不是你说了算,汽车说不让你上路就不让你上路,房子说拆就能给你拆。至于拆迁拆出人命,那更是你绝不敢说自己永远不会遇上的天降横祸、无妄之灾。 但,假如你是个官员,你就对未来充满信心了吗?是的,在现时中国,官员的权利大到无边无际:你可以在别人当房奴或望房兴叹的时候享受福利房,你可以在别人没钱看病时享受公费医疗,你可以在别人的车限行时独享两辆公车,你可以在别人为物价飞涨揪心时肆意享用山珍海味,你可以在别人缴不起学费时让孩子

上名牌重点或去国外读书,你可以在民生维艰时大手笔挥霍民脂民膏搞政绩工程要GDP增速甚至把衙门建得富丽堂皇,你可以在别人回归可爱的祖国时把老婆孩子送往国外自己当“裸官”,且不说你是不是腐败到卖官鬻爵收贿赂包二奶在海外有多套房产和银行户头……是的,你该有的不该有的都有了,但为什么还是忧心忡忡、胆战心惊?若说是怕腐败暴露而担惊受怕尚可理解,但焉知不是对官场对经济对社会看得太多太透了才产生了这种末日心态?

经济判断固然需要定量、实证,但“人”才是经济运行的核心要素和最终目的,当然也就是经济状况好坏的最直接感受者和最权威的判断者—从这个角度说,当一个经济体中每一个人都对未来不抱有信心的时候,能说这个经济体的前景是如何如何光明的吗?

以我多年研究经济的经验和日常观察,觉得我们中国大陆人在做形势分析判断时存在一个极为普遍而又明显矛盾的现象:一方面人人都说微观(自己所经历的看到的)处处有问题,并且不是小问题;另一方面却又人人说宏观没问题,起码不是大问题,都能应付过去。我一直觉得很奇怪,曾经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慢慢有点想通了,可以理解了:

一是大家都以为自己“一叶障木不见泰山”。以为自己看到的毕竟有所局限,更多的东西自己没有看到,而没有看到的、官方说的、权威说的那些才是真的。这正是我们多年来搞哲学普及、进行庸俗辩证法教育的恶果之一,但也正是某些人乐于看到的—愚民目的达到了。

二是灌输宣传的结果。大家虽然对于官方统计、官方说法早已丧失了基本的信任,但由于信息不对称和信息来源的单一,导致大家在潜意识里还是认可了主流判断(“谎话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就是这个意思)。这就是舆论控制的重要性所在:你最终还是相信了你不相信的东西;或者说,你本来不相信的东西经过外部千万次强力灌输最终还是左右了你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这是戈培尔宣传法的胜利。

三是对于政府的盲目信任。以为中国政府的控制能力极为强大,又掌握着大量资源,目前的问题不是不能解决,而是因为各种原因不去解决,一旦政府下了决心是可以解决的。中国人古代信明君和清官,现在信领袖和政府,都以为“经是好经,都是歪嘴和尚念歪了”、“高层领导是为老百姓好的,都是贪官污吏把事搞坏了”,所以寄望于冥冥之中的或抽象或具象的威权人物和机构。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也是奴化人格的表现。

四是自欺欺人。因为人们潜意识里还是对于风险有恐惧感,所以明明看到、意识到了问题但不愿承认,甚至越是问题严重越不敢承认,属于鸵鸟做法—装作没看见就以为风险不存在了。

但我们可以随便列举几例,有大有小,有宏观有微观,看看是否可以用“发展中的问题”来解释?

其一,行业垄断问题。垄断是市场经济的毒药,对于垄断的态度也是判断真伪市场经济的试金石。可中国的垄断问题,从广度来说是无处不在,银行、保险、电信、航空、电力、石油等垄断行业就不说了,即使那些开放行业,也存在着或轻或重的垄断问题,如政府采购、区域封锁等等;从深度来说是渗入骨髓,不是一般的市场经济里的垄断价格、垄断协议、不当利用市场集中度之类的问题,而是行政垄断、国企垄断肆虐,从重要产品、服务的政府指定经营,到一般性产品和服务竞争的行政权力介入(如下辖区域的拖车业务政府部门指定独家经营),危害性远大于一般的市场垄断,且难以根除。明显例证是:2005年2月2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贯彻平等准入、公平待遇原则”,“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禁入的行业和领域”,“国家有关部门与地方人民政府要尽快完成清理和修订限制非公有制经济市场准入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规定工作”,“加快垄断行业改革,在电力、电信、铁路、民航、石油等行业和领域,进一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但5年之后的2010年5月7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再次要求“深入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

(国发〔2005〕3号)等一系列政策措施,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明确禁止准入的行业和领域”,“规范设置投资准入门槛,创造公平竞争、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因两个文件都有36条,所以媒体称为新旧36条。旧36条实施5年没有效果,垄断依旧,又出个新36条予以强调,到如今又是一年多过去了,垄断打破了吗?民营资本可以进入那些垄断领域了吗?垄断依旧。垄断危害之烈无人不知,但利益集团势力之大,早已不是消费者所能奈何,不是舆论所能推动,就是当政者也已经无能为力—更确切地说,这个垄断怪兽就是从它体内生长出来的,是它的一部分,它也是既得利益的一部分,而且已没有道德勇气和断腕之心去进行利益切割。 其二,出租车问题。这是一个再小不过的问题了,但多少年就是解决不了:消费者抱怨打车难、服务差、价格高,司机抱怨生意难做、收费低,所以各个大小城市都黑车泛滥。本来放开出租车市场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政府就是不放开,继续控制审批,把牌照给某些有背景的公司,让他们继续盘剥司机和消费者。我一个媒体朋友曾经写过《北京出租车黑幕》,反响很大,国务院领导批示,但十多年过去,黑幕依然!--根本原因,还是政府控制权力以寻租,不改体制就连一个小小的出租车都改不了。

其三,食品安全问题。这是关系亿万民众生命安全健康的重大问题,但也是让中国在全世界丢尽脸面的问题。三聚氰胺、地沟油、瘦肉精、毒馒头等等匪夷所思的食品安全事件层出不穷,中国人都不知道吃什么食品是安全的,政府屡次严打也不见效,2010年成立了副总理挂帅、15个部委参加的食品安全委员会,但没人相信这就能从根本上解决食品安全问题。食品安全是技术问题还是监管问题?是道德问题还是法律问题?是政府失职还是企业无良?威权政府在压抑公民人权、过度干预经济之外若说还有好处的话,那就是可以高效做事,假如连这点都做不到,那威权存在的正面意义何在?

其四,创新问题。中国经济似乎发展很快,但却有个致命的软肋,那就是创新不足。中国有很多行业产能位居全球前列,但技术水平却很低。最典型的如制药行业,制药企业多、市场规模大,但自主研发的一类新药却只有四、五个(业内专

家说其实只有一两个,其他实际达不到一类新药标准),绝大多数制药企业依靠仿制药、原料药生存。中国的电视广告中,最多的就是药广告,明星云集,连篇累牍,从中央台到地方台,概莫能外。企业有钱做广告,但却没钱搞研发,广告费能到销售额的20%,研发费用却不到3%。为何?其一是企业制度,公有制、任命制决定了企业急功近利,不可能谋划长远;其二是知识产权保护不足,保护不了国外的知识产权,也就保护不了国内的知识产权,“不研发等死,研发找死”,所以只能偷偷摸摸得过且过;其三是市场竞争不足或被扭曲,消费者权益被漠视,市场机制不发挥作用,企业竞争力和利润主要不是来源于创新而是其他,导致企业向上动力不足,向下惯性巨大,左右约束不够,歪门邪道混日子。企业创新如此,国家创新也不要再说了罢?无论从创新主体(人、机构、国家)、创新机制、创新环境来说,还是从创新成果来看,中国要想成为“创新国家”都还路漫漫其修远兮。

其五,教育问题。这是个让国人极端愤怒但又万般无奈的问题。中国这些年的教育,没教人道德却教人说谎,没教人智慧却教人愚蠢,没教人知识方法却毁灭了人的创造性„„祸害深远。大家都清楚,不再多说,可参见《中国教育烂透了》等文。

其六,价格管制问题。不须说了。

其七,公路收费问题。也不说了。

其八,医疗改革问题。还是不说了。

其九,房地产问题。更不需要说了。

其十,股市问题。—问股民去吧。

其十一,官员财产公示问题。等“条件成熟了”再说。

其十二,红十字会问题。官办慈善这事不能说得太细。

其十三,贪污腐败问题。无语。

其十四,环境污染问题„„

„„„„„„„„„„„„„„„„„„„„„„„„„„„„„„„„„„„„„„„„„„„„„„„„„„„„„„„„„„„„„„„„„„„„„„„„„„„„„„„„(唉,还是您自己补充吧)

上述这些问题,在在显示出问题的严重性:不是一时一事的问题,不是皮毛的问题,而是普遍的问题、根本的问题、长期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在现有框架内、用现有的思路和做法是不可能解决的。

如果你对于目前的经济社会状况有基本的直观了解和思维判断能力,你还相信这些问题只是感冒风寒,而不是恶性肿瘤吗?你还认为这是技术问题,而不是制度病吗?你还相信在现行框架内只要有个明君就可以妙手回春,而不是只有进行制度改革才能去腐生肌实现长治久安吗?

在这种状况下,你是相信中国经济会越来越好,还是可能走向崩溃?

万幸的是,中国经济已经有了较为强大的民间力量、市场力量,这是让中国经济不至于象前苏联那样崩盘的根本支撑。

最重要的是,中国人蕴藏的财富创造能力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如果有了好的制度环境,中国经济的前景怎么乐观估计都不过份。但如今,我且只能悲观着,眼睁睁地看着中国经济走向崩溃。

我或许是个悲观主义者。但另一面,我也是最大的乐观主义者。

(2011年10月20日)

范文四:中国经济不会崩溃 投稿:尹屾屿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5月13日发表题为《别指望中国经济会崩溃》的文章,作者为美国高频经济信息社创始人兼首席经济学家卡尔·温伯格。文章称,多年来,唱衰中国经济一直是个流行的话题,却始终未能应验。人们何时才会对这种屡屡落空的预测感到厌倦?

唱衰论调屡屡落空

文章称,自1979年在现代化道路上“腾飞”以来,中国经济从未出现过萎缩。经济学家西蒙·库兹涅茨对18个历史案例的研究发现,如果满足了实现经济腾飞的条件,并没有出现过现代化进程停滞的例子。在过去30多年来,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9.7%。其他哪个国家能达到这一水平?

文章认为,以所有指标衡量,中国GDP都在追赶美国和欧洲,超过这些经济体已指日可待。然而,分析人士不仅不接受这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反而找到了一个宣扬中国经济崩溃预言的更好依据。这就是抓人眼球的大标题:增长失衡。银行业动荡,人民币被低估,环境污染严重,人口状况不利,能源紧缺,大宗商品供应的增速无法达到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水平。这些理论都指向中国奔向现代化的进程将以失败告终。

西方亟须调整心态

文章称,根据经济指标测算,到作者的孩子和孙辈的时代,美国的经济规模排在世界第二,而欧元区将位居第三。西方国家可能应该关注未来如何在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正确位置,而不是坚持认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将很快以失败告终。

文章认为,这并不是说西方将在一场经济竞争中落败,这种想法的角度不对。中国的人口是美国或欧元区的四倍,因而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完成后,其GDP

也顺理成章地应该是美国或欧洲的四倍。在中国GDP超越美欧时,这两个老牌超级经济体依然可以引以为豪:它们的人均GDP仍是中国的四倍。

文章说,即使人均收入赶上,中国的生活质量也将远低于欧美的水平: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回想一下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美欧的情形吧,那就是今天中国工业部门的景象,而且这种恶劣状况还将维持一段时间。不过工厂工人的条件和工资水平仍远胜过农民,因而人们将继续涌入城市。但城市可能还没做好接纳他们的准备。

范文五:中国经济不会崩溃 投稿:卢焗焘

专访美国匹茨堡大学教授托马斯•罗斯基

  中国经济已经在2009年第四季度到达V型复苏的拐点,恢复了快速增长的态势。如果全球经济遭遇新的衰退,中国也可能再次受到冲击,当前的欧洲债务危机无疑加重了这种可能性

  

  托马斯•罗斯基教授(Thomas G. Rawski)是长期关注中国经济的著名学者,早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后来长期任教于美国匹兹堡大学。他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有超过四十年的持续研究,曾撰写世界银行第一部关于中国经济的研究报告《中国经济增长和就业》,最近的作品则是合作主编的百科全书式巨著《伟大的中国经济转型》。

  2000年,亚洲金融危机过后不久,罗斯基曾经撰文《中国GDP统计发生了什么》,对中国的GDP增长数据提出质疑,引发了一轮“中国崩溃论”。时隔十年,中国再次面临金融危机后的复苏前景,对此他又有何评论呢?《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为此专访了来京参加亚洲经济史年会的罗斯基教授。

  

  面对危机,先出手,后买单

  《财经国家周刊》: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你曾经对中国的经济作出一些引人注意的评论。现在全球金融危机又对中国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你觉得这两次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有何不同?

  罗斯基:首先,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和上次的亚洲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是不同的。亚洲金融危机主要是影响到了中国对印尼、泰国、韩国这些市场的出口,而这次影响到的是美国、欧洲这些一级市场。而且这十年里中国经济对出口的依赖也大大加强了。

  如果说亚洲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产生了冲击(hit)的话,这次的冲击就足以称为重击(shock)了。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应对危机的能力也和十年前不一样了。中国政府的财政实力更强大,可以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政策。中国官员对于经济调控的经验也更丰富了。中国的经济学在这期间也取得了很大进步,学者们能够提出许多政策建议。

  一个比较容易被忽视的因素是,1997年中国收回了香港。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对于货币市场的调控有着丰富的经验,而且还是世界央行网络的一员,中国的货币当局通过香港这个窗口对货币政策有了更好的理解。

  《财经国家周刊》:你如何评价中国政府这次应对金融危机的措施?

  罗斯基:我认为中国政府这次应对金融危机的措施是很及时的。我知道对此有着许多不同的看法。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刺激,将来必然会带来巨大的成本,比如巨大而匆忙的投资必然带来很多的浪费。这些投资很多又流入了国有经济,这对将来的经济发展也会带来消极影响。

  但是我觉得这样一个巨大危机到来的时候,正确的做法就是“先出手,后买单(stop the recession first, pay the cost later)”。因为在危机时期,如果不迅速扭转局势,负面新闻越来越多,就会严重影响消费者的信心,从而加剧危机。

  《财经国家周刊》:你认为中国经济是会有一个V型或U型的复苏,或者还有可能出现二次探底(W型)?

  罗斯基:我相信中国经济已经在2009年第四季度到达了V型复苏的拐点,恢复了快速增长的态势。当然,如果全球经济遭遇新的衰退,中国也可能再次受到冲击,当前的欧洲债务危机无疑加重了这种可能性。

  

  中国不会重蹈日本覆辙

  《财经国家周刊》:最近海外又出现了不少认为中国经济即将崩溃的言论,你对此如何看待?

  罗斯基:你要知道,西方比如说美国的言论市场也是一个“市场经济”,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可以认为中国经济欣欣向荣,也可以认为中国经济没有出路,这都很正常。我知道其中有些人是想通过这种判断来进行投机,不过我不清楚他们这样判断的理由何在。

  《财经国家周刊》:有人认为,现在中国经济和泡沫破灭前的日本经济相似。

  罗斯基:我并不这样认为。日本和中国的一个很大不同是,日本的经济体系是合一的。比如一名日本大学生毕业后进入一家企业,很可能就一生都在里面工作,这家企业与关联企业、与银行的关系也是持续的,企业和政府、政府和民众的关系也是这样。这种体制有助于经济的稳定,但是在经济需要调整的时候就变成了巨大的阻力,就是中国人说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你看看日本邮政改革的过程就知道了,事实上这个改革到现在也还没有完成。

  相比日本,中国经济的灵活性要大很多,我不认为中国会重蹈日本的覆辙。

  《财经国家周刊》:我们知道,十年前,你也曾质疑过中国经济的增长。

  罗斯基:在2000年的那篇文章里,我主要是从统计数据的矛盾出发质疑中国的GDP,并非要说“中国崩溃”抑或“中国威胁”。我只是个学者。事实上,现在我也认为中国的统计数据不能完全相信,其中有着太多的政治成分。

  最大问题在投资领域

  《财经国家周刊》:你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整体判断,是不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罗斯基:我并不这样认为。我的研究领域是经济史,所以我习惯从经济增长的宏观角度去看问题。对于金融泡沫这样的具体问题,我并不是专家。

  对于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前景,我在2006年曾提出,中国一直到2025年都能保持平均6%到8%的经济增长,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个观点。

  《财经国家周刊》:现在有很多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你认为存在一个“中国模式”吗?

  罗斯基: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所谓“模式”,就是说别的国家可以仿效中国的做法,但这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中国的道路是独一无二的。

  首先,中国这样大,人口这样多,特别是受过教育的人口比任何国家都多。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有几十万个社队企业,这些企业都是农民自己建立起来的,但是他们的财务管理都很完善,做会计的也就是农民中受过教育的那些人。我也去过非洲一些地方,许多外来援建的企业,都找不到一个能进行财务核算的当地人。

  另外,中国的市场规模巨大,中国对于来投资的跨国企业就能提出许多要求,比如要提供多少最新的技术,跨国企业为了进入这个巨大的市场就要做出让步。

  《财经国家周刊》:你认为中国经济保持持续增长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罗斯基:我认为最大的问题存在于投资领域,包括投资的管理、项目的选择、金融的支持和最终执行情况等等。在这些领域里,成功的转型是有限的,因此导致了巨大的季节波动、较低的投资回报率、升高的金融风险,特别是就业率的增长缓慢,这些都带来了巨大的成本。

  中国经济中有一个奇特或者说矛盾的现象。一方面,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很重视就业。你去问任何一个政府,都能告诉你一套促进就业的计划。可是另一方面,如果去观察他们实际的行为,产业规划也好,信贷支持也好,都流向了国有企业和那些高技术、高资本的企业,而这些企业恰恰是不能促进就业的。

  在(《伟大的中国经济转型》)里,有一个研究就是关于国有经济和就业的。研究发现,国有经济比重高的省份,就业的增加就慢。所以中国政府要解决就业问题,就要更加鼓励民营经济的发展。这是我对他们的一个建议。

范文六:中国经济崩溃路线 投稿:杨矱矲

目前国C最大的题是问资融务债(房地产债链务、链地方融平资债台链、务小企业民中间高债利链)务,  

 既而然是债务链就,是有贷方和还款款,方贷而的基础款是足够可有贷存的款要保,证个这链正常条的环, 循

 就必 保须证其流动。性C的国础货基币是0万亿RM2B右左,2是M7万亿R6M左B,右货乘币数是.38货币,乘就数是货的流动币度速 。

  要打只垮债融务资的链中一环就可以其阻整个货断币流动,货的流动被阻币,流断动就变慢会,就是也货币数迅乘速低。

变  货币而乘变低就数致M导缩2。水

  们来我看看M 国是 怎么到的做:

   资当外初进到C来把U国D兑换成SR了BM国内在投和资通流,

 这些 资投到的钱又赚存了银行变成到了MBR款存购或买了MR资产B 。

 2 10年底0FI约为D14.万US亿,而这1.D4万亿兑换成RB后在M内投资,

  国分部为成RB存款M流和通现金,中分变为RM部资产,B而他要们撤离,就把资得产成变现金

  ,样这必消耗掉势RBM款,加上存他们持的R有MB款存和金,现然后换兑U成S出D。境

  而此时,1这.4万亿SD(U不算计利和汇盈变率化)DI离F后境就,当相清空于国了内10近万亿MR存B款和流动金。现到,我此的们2变M成了66亿R万BM左。

 这么 做到了三达目个:的

  一很、外资多国内持有的资产是房在,因此产领引房地了的抛盘产不过,个这量不大对,房地的打产还不击。大

  、抽二了1掉几万0亿RMB存款的流动现和,各金大商银行马上出现银根业紧缩,很银行多就现了无款出可贷局面的

。  个融资债务整链流动性的阻被,开发商无断法得取款而且需要偿贷还些一债(务年今一度行业总季负达债14508元R亿MB) ,

 被迫抛掉储 的备房产和地(2010年,全国土房地产发开企房业施工屋积面0.554亿方平;米屋新开工房积16.3面亿平8方米;

  房竣工面积7.60屋平亿方米其中,住宅,工竣面积6.12平方亿。米2100,全国房年地产发开业企完成地购土面置4积.10亿方平,土米购地费9置92亿元。

9 截止今 一年季度房屋存达货到了9053亿)元,于新开用的项工和目还债务。由于银偿行银紧根缩,申住房请贷款现出乎不几可了,能

  而款全买的房人毕群竟很少加快,了开商发的价抛售行为降。另,外靠土依财地的政地方府由于开发政商钱无地,使购土得地断流不,无拍偿还银行的法贷(估计地款融方平台资负在1债-106万亿RMB,

 ) 币货无回法流银,行银行资进一金紧缩步。开发的抛商和售前面外资抛的,售发了引老姓的抛售百潮在下,的行跌中情手对变盘,抛售者少断压不抛售价低格,  

 个整房地

产价格溃崩。为流动因性紧缩,使得的民高利信间贷违约率断不上升(很多都是去钱房炒,或的过通信托做地产房投的资,民)融资债间链务崩。溃  

三、由于 资外离挤撤兑SU,DMRB汇率现疯狂的下出。跌而国内企在业外海借的美元拆规模大为5致00亿US0D左右。MR迅速贬值之后B需就要多的更MR存B和流动款现金来付这支些款贷。

   果贬值如倍,按1:13一的汇率,可算以耗消6掉.万亿R5B的M存款流和动金现不(算计息)。现在M利变成了26万0R亿MB到了不。如按果老刘计预的1:02,可以就挤10万亿RM兑的B存和流动现款金。

 M 2为变5万亿R5M左B右。了为偿R还B贬值M后高额的之UD负债,S内企国不得业不加抛速售产资资产,价格进步一下跌换,不债的企起业有选只破产。 择

 由 M于的2减,出少了现个一超紧度的货币环境缩,有的所高估资产跌,市暴场流动性极,大差量企业由无于法融资及外以资离(撤外资撤后,离资外业企下游生的厂产就家有没单)而纷纷倒订。

闭 股市 不就用说,必然了大是量抛,售得一塌糊崩。涂  

后面 连续爆出发来问的更多题企,业闭潮引倒发失的业潮发引房的奴赎止,大量房潮被银产行回收而。业(企包房企)发行了3万多括亿RBM信理财托(地产信房占托500多5RMB)亿,

  面后信理财产托的赎回品潮到来高进,一步使企业售抛产资股和。 票

 从上 的面个整程看流外资,是通撤离过清空RM后B存款的式方,阻断了整融个资债务的链运,最转导后整致个条崩链溃,国陷入内重通缩;严

  外资撤离挤兑 UDS致R导B大M幅值,贬海到融外资企业资不债而抵闭(还倒债过中程一进步售抛产资,空RM清B存兑款换SD还债,加U剧通、加剧缩RM贬B值) ,

  资价格产暴跌房、地产崩,盘经济着陆硬。

 此 文只从数据和理是论模来型析崩分过程,盘际实上过通媒体渲的、人们染理心崩溃,崩盘的速度比个这得快。多性人都有具婪和恐贪惧的弱,点贪婪和惧恐一对是生孪兄。弟

  房买是盼了之买后能值增贪婪(,如果)买又怕不涨了之后这钱点不到了买(恐)惧。

   当价处于格高位害怕又盘崩(恐惧,当价)开格下跌始时又提想抛售卖前好个价钱(贪)婪

。  以人所家也通过摧垮会人们心的防理线来加速崩盘速度的 。

范文七:别指望中国经济会崩溃 投稿:胡豊豋

别指望中国经济会崩溃

2014 CARL B. WEINBERG

真不知道摆在我们桌上的是第几本预测中国经济难逃崩溃厄运的书。多年来,唱衰中国经济一直是个流行的话题,但却始终未能应验。人们何时才会对这种屡屡落空的预测感到厌倦?

当然,中国经济增速在33年来已三次放缓,这一点有基本可靠的数据为证。不过,自1979年在现代化道路上“腾飞”以来,中国经济从未出现过萎缩。库兹涅茨(Simon Kuznets)对18个历史案例的研究发现,一旦经济腾飞的条件具备,没有哪个现代化进程出现过中途停滞的情况。在过去30多年来,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增长9.7%。其他哪个国家能达到这一水平?

以所有指标衡量,中国GDP都在追赶美国和欧洲,超过这些经济体已指日可待。参考世界银行国际比较项目(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Project)刚刚更新至2011年的数据,中国实际GDP在2011年就已相当于美国经济总量的87%。根据各国此后的经济增速以及今年各国经济增速预期计算,中国的实际经济规模有望在今年超过美国。

然而,分析人士不仅不接受这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反而找到了一个宣扬中国经济崩溃预言的更好依据。这就是抓人眼球的大标题:增长失衡。银行业动荡,人民币被低估,环境污染严重,人口状况不利,能源紧缺,大宗商品供应的增速无法达到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水平。

这些理论都指向中国奔向现代化的进程将以失败告终。最热衷于这种理论的人认为,中国经济崩溃将通过贸易和金融系统的联系而拖垮全球经济。这就是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在他的新书《失衡:美国与中国的相互依存》

(Unbalanced: The Codependency of America and China)中的观点。相互依赖在心理学上是坏事,因而人们被告知相互依赖在经济学上也不是好事。但是经济学家们对互相依赖的贸易有着自己的说法。

心理学家们对否认也有一种说法。承认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时间将早于(而非晚于)此前预期是不是一种更健康的心态呢?根据经济指标测算,到我们的孩子和孙辈的时代,美国的经济规模排在世界第二,而欧元区将遥居第三。西方国家可能应该关注未来如何在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正确位置,而不是坚持认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将很快以失败告终。

这并不是说西方将在一场经济竞争中落败,这种想法的角度不对。中国的人口是美国或欧元区的四倍,因而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完成后,其GDP也顺理成章地应该是美国或欧洲的四倍。在中国GDP超越美欧时,这两个老牌超级经济体依然可以引以为豪:它们的人均GDP仍是中国的四倍。

另外,即使人均收入赶上,中国的生活质量也将远低于欧洲或美国的水平: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回想一下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美国和欧洲的情形吧,那就是今天中国工业部门内部的景象,而且这种恶劣的状况还将维持一段时间。不过工厂工人的条件和工资水平仍然远胜过农民,因而人们将继续涌入城市。但是城市可能还没有做好接纳他们的准备。中国是通过城镇化实现

经济发展的,但却为发展步伐太快而付出了代价: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将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在现代化过程中,中国的贫富差距将维持在令人不安的水平。基础设施方面还需要几十年才能赶上。

GDP数字并不能准确反映人民的生活质量,尽管如此,中国仍将是世界上的一支强大力量。按照美国历史学家芭芭拉·塔奇曼(Barbara Tuchman)的说法,想要衡量中古世纪欧洲公国的财富状况,数数它们拥有多少骑士就知道了。一旦中国的GDP赶上美国,中国将有能力统领与美国规模相当的军事力量。届时中国也将有足够的资源建造与美国一样多的航母战斗群,有能力调派与美国一样多的战斗机和无人机。同时,中国也将获得与美国一样先进的军事技术。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实力达到势均力敌之前,对于西方世界而言,最强有力的选择是尽快与中国建立共同的政治基础以及一个互惠互利的经济框架,实现和平共处。

这样一来,我们发现自己正在以一种积极的态度考虑相互依存。经济活动的专业化和互惠互利的交换是国际贸易的一个重要好处。政治学家们用国家间优势领域互补的程度来衡量同盟关系。外交是建立在一种双向交换的基础上的,通过这种交换,一国用自己的优势去弥补另一国的弱势。抛开心理学家的理论,全球各国和它们的经济就是借助相互依存的关系来运行的。

《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解敌人的动机、恐惧,抢先占领有利位置堵住对手的退路,才能做到战胜对方。中国已经领会了这些理念: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涌入了西方的大学,学习西方的语言和文化、研究西方的经营之道、技术、伦理、甚至恐惧与弱点。大部分中国城市的人们都能说英语。但有多少美国

人或欧洲人在学习中文,或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人而去中国进修呢?当需要在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下与中国展开合作的一刻到来时,西方世界将措手不及,相关谈判也将进展不顺。眼下西方正在押注中国经济走向崩溃,但却没有为中国经济没有崩溃的情形准备好退路。

说到底,贸易、外交和军事目标方面的最大限度相互依存,才是21世纪两个全球超级大国建立一种积极和平关系的最佳保证。西方需要记住,西方国家的上一个超级大国权力共享安排是建立在确保同归于尽的基础上的。而这一安排目前的运作状况并不是太好。完全可以在促进相互繁荣的基础上建立一种更和谐的关系。要建立这样一种关系,西方首先不应想办法贬低正在崛起的这个合作伙伴的经济成就,而是想办法帮助它更快成长。

唱衰中国的故事也许能带来相关书籍的大卖,但好的故事并不一定都是精确的分析。中国的故事不大可能以崩溃而告终,所以,还是接受这个无可回避的结果吧。为一个以中国为领袖的新世界做好准备。在过去的20个世纪中,有18个世纪中国都是世界的老大。让你们的孩子们学习中文吧,而不是法语或意大利语。去上海和广州看看。不要再看那些唱衰中国经济的文章了,中国经济是不会崩溃的。

(编者注:本文作者CARL B. WEINBERG是High Frequency Economics创始人兼首席经济学家。)

(本文译自《巴伦周刊》)

范文八:“中国经济崩溃论”过于夸张 投稿:林罧罨

“中国经济崩溃论”过于夸张

2016年伊始,中国经济崩溃论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安。但这样的恐慌过于夸张。中国股票和货币市场动荡是不能掉以轻心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危机近在眼前。

中国在实体经济重组上取得重大进步的同时,其金融改革日程却遭遇挫折。这些绝非癣疥之疾,对最终必须让其金融基础设施与其市场消费社会取得一致的中国更是如此。说到底,如果中国不能更好地协调其金融改革与实体经济的再平衡,就绝对无法取得成功。

2015年外汇储备变动表

但好消息是,中国巨大的外汇储备为它提供了重要的缓冲来应对货币和流动性危机。诚然,中国的外汇储备在过去十几个月中大幅下降,减少了7000亿美元。最近,中国新增大量美元计价负债,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数目在1万亿美元左右(短期和长期债务之和),因此绝不能忽视外部脆弱性。但是,截至2015年12月,中国仍拥有3.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其短期外债的四倍多,也远超一国在无法从国际市场上借贷的情况下,仍有能力偿还所有短期外部负债的原则。

当然,如果外汇储备继续以每年5000亿美元(2015年的数字)的速度减少,这一缓冲将在六年后消失。这正是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最大的担忧。当时,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将步其他所谓的东亚经济奇迹后尘。一些经济体因为自身货币遭遇传染性袭击而耗尽储备。但既然当时没有发生这一情况,现在也肯定不会。如今,中国的外汇储备比1997-1998年的1400亿美元多20多倍。此外,中国仍保持巨大的经常项目盈余,与上世纪90年代末其他亚洲经济体纷纷出现大规模外部赤字的情况截然不同。

但恐慌仍然存在:如果资本外逃加剧,中国最终将无力阻止。不过,这是不正确的观点。中国对危机及其后果有着深刻的记忆,对上世纪90年代末的情况

更是如此。当时,中国领导人目睹了其他一些经济体储备耗尽和货币崩溃,可以对看似坚不可摧的经济体所造成的破坏。事实上,正是这一认知和维持稳定的决心,促使中国集中全力囤积了现代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外汇储备。近几年来,当局采取了多项开放资本账户的重要措施,没有理由会想重新关闭它们。

的确,中国最近在金融改革上出了一些岔子。对这些失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中国已经高调承诺进行市场改革。但目前的情况与很多人相信迫在眉睫的危机还有很大距离。

范文九:中国经济崩溃论可以休矣 投稿:孟藠藡

中国经济崩溃论可以休矣

自全世界的经济增长开始指向中国拉动以来:观察家就一直为中国经济是软着陆还是硬着陆绞尽脑汁。很多基金经理都忙着做空中国,只是这帮“中国熊”叫唤了至少20年,却也落空了20年。也许下一次中国不是硬着陆也不是软着陆,而是根本不着陆。西方的经济学家犯的一个严重错误,就是把经济史学的那套陈腔滥调搬到中国模式上来,用过去统计学的数据,来预测中国经济的增长或者崩溃。把西方经济学的这一套生搬硬套用来解释中国经济,结果越说崩溃,中国经济反而发展得越好。

中国经济需要保持9%的增长率才能保持稳定的就业率。在过去10年,中国经济保持了年均10%的增长率,这证明了中国经济增长强大的续航能力,甚至在全球金融风暴中亦是如此。如果我们从中国1993年起始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中国打破了无数“中国熊”对中国经济的可持续性增长及其对世界经济影响力的成见。

中国政府在管理高速发展的经济方面功不可没,远远不是许多“中国熊” 眼中的乏善可陈。诚然,北京也犯了一些错误,但是世界上又有哪个政府是没有错误的呢?中国经济在这次全球经济危机中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损伤,这一点本身就很了不起。眼下全球经济增长全靠中国高速前进,所以“中国熊”大可不必如此幸灾乐祸,我们应该寄望中国经济平稳过渡。

中国经济续航能力强

那么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到底如何?眼下,“中国熊“的观点非常时髦,“硬着陆”的迹象很多:银行过度扩张信贷,房地产开发过热,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 GDP)的三分之二。可是这一切不能抹杀中国经济的一些强大优势:中国的房屋购买不像次贷化的美国,现金比率很高:自2000年以来城镇人口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7%:人均实际产出年均增长10%到12%。这也就是中国经济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保持强劲续航能力的原因。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裴敏欣指出,中国的银行业拥有无限量的低息资本供应,因此能够在房地产上谋取利润,通过无穷无尽的信用扩张来推动经济高速发展。2010年有报道说,中国有6500万套空置的住房,购买的目的不是居住而是套利。破裂的房产投机泡沫把美国经济拖入了谷底,中国会不会是下一个受害者? 但是中国的情况与美国、英国等国家有所不同,在中国购房的现金比例相当高,不存在西方次贷化的高杠杆;而且中国政府出台了限购令之类的举措打压投机需求,在很大程度上房市泡沫已经进入了逐渐破灭的轨道,而且由于房市的产能长期过剩,在很大程度上压低了租金,对缓解泡沫也很有好处。

做空中国乃竹篮打水

其实中国的银行业,正是有中国特色的强大经济调控工具,不管你能挑出多少毛病,这些国有银行几乎能向市场无限量地注入低息资本,在经济危机时也没有问题,这是美国所做不到的:奥巴马求爷爷

告奶奶地要求美国银行界多放信贷,可它们宁可把钱用来发奖金也不愿意借给企业。这也是中国经济为什么能逆流而上的一个重要原因。比起西方政府,中国政府调节市场快慢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空间更大,手段更多,也更加收放自如。

而且中国老百姓的财富也在迅速增长。2010年布鲁金斯学会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的中产阶级人口会有显著增长。到2015年,国内消费占GDP比重将从33%上升到50%。这种转型会为目前外向型经济的中国,提供新的高速增长引擎。

总体说来,中国政府强有力的宏观调控,充裕的资本流动性,巨大的国内市场,以及潜力无限的中产阶级,这一切似乎都说明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那些做空中国的“中国熊”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最著名的“中国熊”吉姆·查诺斯甚至没有到过中国,建议他到中国走走,亲身体会一下中国经济的独特之处,要不然妄称“中国专家”是很可笑的。

范文十:中国经济是放缓,不是崩溃 投稿:孙曇曈

一个问题主导了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秘鲁年会:世界刚把上一场金融危机平息下去,中国经济减速会引发一场新的金融危机吗?但这一问题背后的假设即中国是目前全球经济最弱的一环,却颇可商榷。

  显然,中国经历了一个动荡之夏,原因有三:经济疲软、金融恐慌以及对这些问题的政策应对。这些问题中的每一个都不会威胁到世界经济,但危险源自这3个问题彼此之间被加强的互动:疲软的经济数据导致金融动荡,金融动荡导致政策错误,政策错误反过来助长更多的金融恐慌、经济疲软和政策错误。

  这一自我加强的金融反馈对于传播全球经济传染病的效力远远大于常规商业或贸易风险暴露,2008~2009年的经验已经说明了这一点。现在的问题是,整个夏天始于中国的世界金融问题是否会持续下去。

  明智的答案必须区分金融感觉和经济现实。中国的增长减速本身并不令人惊奇或值得警惕。IMF指出,中国增长率稳步下降已有5年―从2010年的10.6%下降到今年预计6.8%和2016年6.3%的预计值。

  这一减速是难以避免的,因为中国已经从极端贫困和科技落后中走出,成为受对外贸易和消费支出驱动的中等收入经济体。这一减速也是合适的,因为高速增长已经触及环境极限。

  即使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因为其GDP如今已达10.3万亿美元,而2005年这一数字只有2.3万亿美元。简单计算就可知道,10.3万亿美元要增长6%或7%,其所得到的数字要比在基数只有1/5大小的基础上增长10%要大得多。这一基数效应也意味着中国将继续比以往任何时候吸收更多的自然资源,尽管其增长前景在趋弱。

  但目前中国正在制造很大的焦虑,特别是在新兴国家中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金融市场试图在让自己相信,中国经济不仅仅是放缓,简直是掉落悬崖。许多西方分析师,特别是金融机构分析师,不相信中国能实现7%左右的GDP增长―IMF最近确认6.8%的估计值也没能让他们消停。他们拿钢铁、煤炭和建筑业数字(在中国的一些地区,这些数字确实呈现出崩溃之势),以及出口数字(增长比以往大幅下降)作为论据。

  但为何这些持怀疑论调的分析师一方面会接受政府公布的黯淡的建筑业和钢铁产出数字―今年前8个月分别同比下降15%和4%,而另一方面却抨击零售业销售增长10.8%的官方数据?

  一个理由可以从金融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反身性”中找到。索罗斯多年前就指出,金融市场可以炮制不正确的预期,然后根据这些预期改变现实。这与教科书中所描述的、被纳入经济模型的过程正好相反,后者总是假设金融预期根据现实调整,而不是相反。 安纳托尔・凯勒茨基

(Anatole Kaletsky)

  一个反身性的经典例子是,今年7月中国股市繁荣转变为萧条时,政府是投入2000亿美元托市,并立刻继之以此前一直稳定的人民币小幅贬值。金融分析师几乎一边倒地揶揄这些政策,政府显而易见的焦急情绪被视为中国的麻烦远比此前揭示的更严重的证据。

  这种臆想是夸张的,但很快影响了现实,因为市场分析师混淆了增长放缓与经济崩溃之间的区别。比如,9月中旬,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下跌到了47.0,当时一般的报道是这样的:“目前,采购经理人指数表明[制造]部门连续7个月萎缩。”

  这一证据是想当然的。因为50是PMI的分界线,但它不是增长和衰退的分界线,而是增长加速和减速的分界线。事实上,在此期间中国制造业以5~7%增长,而在有PIM数据的36个月中,19个月的数值低于50,而这段时间中国制造业增长率平均为7.5%。

  类似的夸张在最危险的时候破坏了对中国政策的信心。如今,中国处于复杂的经济转型中,这一转型包括3个有时互相冲突的目标:建立基于市场的消费经济、改革金融体系,以及确保经济有序减速,避免常常与产业结构重组和金融自由化相伴而生的经济崩溃。

  成功管好这三重目标需要纯熟地制定重点―没有信任,难度将大大增加。在历史上,经济动荡、贬值和资本外逃的恶性循环后果严重。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人民币小幅(但完全出人意料的)贬值会带来恐慌。

  但是,人民币最近已经稳定下来,资本外逃也得到了遏制,好于预期的10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储备数字证明了这一点。这表明中国政府逐渐朝市场汇率转变的政策也许比一般认为的执行得更好;即使是支持股市的措施,现在看起来也并不像7月时那样无用。

  简言之,中国经济管理似乎不再像几个月前那样。事实上,中国可以避免夏天人们广泛担忧的金融崩溃。这样,仰仗对中国经济健康程度看法的其他新兴经济体也应该稳定下来。

  2008年以来,世界已经领教了金融预期与政策错误的互动是多么危险,这可能将不大的经济问题转变为巨大的灾难,美国和欧元区先后“中招”。如果中国的共产党领导人对金融、实体经济和政府之间的资本主义反身性互动的理解比西方自由市场信徒还要优秀,这对西方国家来说将是一个讽刺。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作者是龙洲经讯首席经济学家,著有《资本主义4.0》。

字典词典魏王遗楚王美人魏王遗楚王美人【范文精选】魏王遗楚王美人【专家解析】企业文化之我见企业文化之我见【范文精选】企业文化之我见【专家解析】中秋节传统食品名称中秋节传统食品名称【范文精选】中秋节传统食品名称【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