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萨斯陷阱_范文大全

马尔萨斯陷阱

【范文精选】马尔萨斯陷阱

【范文大全】马尔萨斯陷阱

【专家解析】马尔萨斯陷阱

【优秀范文】马尔萨斯陷阱

范文一:马尔萨斯陷阱 投稿:卢描提

简介编辑 马尔萨斯陷阱,又称为“马尔萨斯灾难”,以政治经济学家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命名。

在工业革命之后,大约经过了100多年的时间,西方人口生产上的“两高一低(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增长率)”就逐步被“三低(低出生率、低死亡率、低增长率)”趋势所取代。许多经济学家认为高死亡率的各种因素,是人口再生产与农业时代生存资料实现匹配的关键过程,马尔萨斯说战争、饥荒和瘟疫都是促使人口下降到与生存资料生产水平相适应的道路,人口数量要在某种方式和程度上与农业发展成比例的观点是一个内含的逻辑。马尔萨斯提出两个级数的理论:人口增长是按照几何级数增长的,而生存资料仅仅是按照算术级数增长的,多增加的人口总是要以某种方式被消灭掉,人口不能超出相应的农业发展水平就被人称为“马尔萨斯陷阱”。[1]

200多年前,一位名叫马尔萨斯的英国牧师出版了一本小册子《人口原理》,描绘了英伦岛国人口膨胀的可怕前景。200年间,英国通过开拓殖民地、推进工业与技术革命以及开展对外贸易,安全绕过了“马尔萨斯陷阱”。[2] 如何判断编辑

关于经济停滞在一个较低水平的人均收入水平,经济的发展带来人口的提升,人口的增加反过来又稀释人均资本占有量并进而使人均产出继续维持在一个较低水平的论述最早由马尔萨斯在1798年的“有关人口问题的原理”一文中提出。这一观点至今也广为人们所接受。尝试对马尔萨斯体制的刻画依赖于两个主要因素,其一是只存在农业生产;其二则是收入和人口的交替影响,即人口增长率是人均收入水平的增函数。我们可以考虑简单的新古典生产函数: Yt=AtNαtZ1-αt(1)

其中Yt是指时间段内的产出,而At则表示技术或者生产率,Nt是指人口,Zt是指土地量,α∈(0,1)。在下面的论述中我们使用小写字母来表示人均变量,比如用yt来表示Yt/Nt,并用γ(x)来表示变量x的增长率。从而上述生产函数可以表述为:

yt=Atz1-αt(2)

从而人均产出的增长率γ(yt)为:

γ(yt)=γ(At)+(1-α)γ(zt)(3)

因为γ(zt)=γ(Zt)-γ(Nt),代入上面式(3)有:

γ(yt)=γ(At)+(1+α)[γ(Zt)-γ(Nt)](4)

即人均收入的增长率是技术进步增长率和新开拓土地增长率的增函数,人口增长率的减函数。考虑到在低水平的发展阶段,人均收入的提高往往会带来更多的营养和更好的医疗水平,这将会提高婴儿存活率进一步将提高人口增长率,这也是前文给出的另一个假设,即γ(Nt)是人均收入水平的增函数,可令γ(Nt)=f(yt)(5)代入上述式(4)有:

γ(yt)=γ(At)+(1+α)[γ(Zt)-f(yt)](6)

为了更好的说明问题,我们可以进一步假设技术进步增长率γ(At)为常数c;并且考虑一个封闭的经济,假设新开拓的土地的增长率为0,那么上述式(6)可以转化为:

γ(yt)=c-(1-α)f(yt)(7)

即人均收入增长率是人均收入水平的减函数。式(7)表明了人均收入水平对其增长率的负反馈现象。定义:贫困性陷阱是一种自我加强(self-reinforcing)的机制,它能使贫困持续。当人均收入开始增加时,即γ(yt)>0时,c>(1-α)f(yt),但是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由于f(yt)是yt的增函数,这种负反馈效应将会使(1-α)f(yt)迅速向c逼近,并进而达到二者相等即c=(1-α)f(yt),从而使式(7)转化为γ(yt)=0,即经济的增长陷入停滞。这很好的刻画了人类长时期所处于的马尔萨斯停滞的情况。根据Azariadis and Stachurski(2005)非常一般化的定义,我们可以知道马尔萨斯体制是一个贫困性陷阱(poverty trap)。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对贫困性陷阱的阐述并不仅仅是地域性的,它同样可能是种族性的,宗教性的以及其他。 西方国家跳出陷阱的经历编辑

按照西方的历史经验和学术智慧,在工业革命之前的时代,人口迅速增加是不可能的,必然要受到马尔萨斯陷阱的限制。近代以来,欧洲人口增长确实发生在工业革命之前,这主要得益于智利的硝石开采和秘鲁沿海的鸟粪资源,这促使欧洲在化肥工业成长起来之前,就大幅度地提高了农业的单产水平,这是欧洲突破马尔萨斯陷阱的历史因素,这个突破本身是作为地理大发现之后资本家的革命性作用来受人称道的。[3]

范文二:马尔萨斯陷阱 投稿:陶嫴嫵

马尔萨斯陷阱

在人口学研究中间发现,早期的人口再生产情况是高出生率和高死亡率同时存在,人口的高出生率受到高死亡率抵消之后,呈现低增长率趋势。在工业革命之后,大约经过了100多年的时间,西方人口生产上的“两高一低(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增长率)”就逐步被“三低(低出生率、低死亡率、低增长率)”趋势所取代。许多经济学家认为高死亡率的各种因素,是人口再生产与农业时代生存资料实现匹配的关键过程,马尔萨斯说战争、饥荒和瘟疫都是促使人口下降到与生存资料生产水平相适应的道路,人口数量要在某种方式和程度上与农业发展成比例的观点是一个内含的逻辑。马尔萨斯提出两个级数的理论:人口增长是按照几何级数增长的,而生存资料仅仅是按照算术级数增长的,多增加的人口总是要以某种方式被消灭掉,人口不能超出相应的农业发展水平就被人称为

什么是“日本病”?

所谓“日本病”,是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初赶超美国经济时逐步染上的、严重的经济结构不合理和体制老化僵化等病症。它使得日本经济一蹶不振,从90年代初至今仍未走出泥潭。“日本病”的表征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由于内需不足,导致经济增长长期依赖外部市场,尤其是发达国家市场,因此在国际上贸易摩擦不断,本国货币升值压力持续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外资、游资不断涌入,使本国物价和资产价格水平不断高涨,从而导致本国的长期竞争力难以提升。

为什么发展乡镇企业?

第一,乡镇企业的产生和发展是我国农村人地关系高度紧张的基本国情矛盾发展的必然结果。拥有我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村,人地比例关系十分紧张。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农业剩余劳动力逐年增加,而耕地面积却在逐年减少。日益减少的耕地承载着不断膨胀的劳动力,使得人均农业资源不足与农业剩余劳动力过多的矛盾日趋突出,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大容量的就业门路

第二,乡镇企业的发展是解决我国城乡二元经济结构这一体制矛盾的客观要求。我国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建立了一套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强化了农业产品和价值剩余向城市工业积累的转移,

第三,发展乡镇企业是农民在实践中探索出的一条增收致富的有效途径。 价格双轨制(double-trackpricesystem),

是指中国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过渡中的一种特殊的价格管理制度。价格双轨制指的是对同值的标的物实行两种不同的定价机制,一种是计划的垄断性定价,另一种是市场定价。在中国一般系指工业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这是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的特殊产物。中国已经经历了三次价

格双轨制向的单轨制的转变,第一次是生产资料,第二次是人民币对外币汇率(牌价),第三次就是现在面临的资本市场的价格双轨制--非流通股的场外转让价格与流通股的市场价格的并轨,也即非流通股在统一的市场上实现全流通。

托达罗模型: 人口流动基本上是一种经济现象。尽管城市中失业现象已十分严重,准备流向城市的人们还是可以做出合理的决策。托达罗假定农业劳动者迁入城市的动机主要决定于城乡预期收入差异,差异越大,流入城市的人口越多。托达罗认为,在任一时期,迁移者在城市现代部门找到工作的概率与现代部门新创造的就业机会,与城市失业人数成反比。

帕累托改进

就是一项政策能够至少有利于一个人,而不会对任何其他人造成损害。所谓“帕累托最优”就是上述一切帕累托改进的机会都用尽了,再要 对任何一个人有所改善,不得不损害另外一些人,达到这样的状态就是帕累托最优。

科斯定理

认为在某些条件下,经济的外部性或曰非效率可以通过当事人的谈判而得到纠正,从而达到社会效益最大化。

范文三:评析马尔萨斯陷阱 投稿:杨塍塎

历史文化学院 09文化产业管理 杨英英 090244086

评析马尔萨斯陷阱

在人口学研究中间发现,早期的人口再生产情况是高出生率和高死亡率同时存在,人口的高出生率受到高死亡率抵消之后,呈现低增长率趋势。在工业革命之后,大约经过了100多年的时间,西方人口生产上的“两高一低(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增长率)”就逐步被“三低(低出生率、低死亡率、低增长率)”趋势所取代。许多经济学家认为高死亡率的各种因素,是人口再生产与农业时代生存资料实现匹配的关键过程,马尔萨斯说战争、饥荒和瘟疫都是促使人口下降到与生存资料生产水平相适应的道路,人口数量要在某种方式和程度上与农业发展成比例的观点是一个内含的逻辑。马尔萨斯还说人口增长是按照几何级数增长的,而生存资料仅仅是按照算术级数增长的,多增加的人口总是要以某种方式被消灭掉,人口不能超出相应的农业发展水平就被人称为“马尔萨斯陷阱”。

马尔萨斯人口论是马尔萨斯于1798年所创立的关于人口增加与食物增加速度相对比的一种人口理论,其主要论点和结论为:认为生活资料按算术级数增加,而人口是按几何级数增长的,因此生活资料的增加赶不上人口的增长是自然的、永恒的规律,只有通过饥饿、繁重的劳动、限制结婚以及战争等手段来消灭社会„下层‟,才能削弱这个规律的作用。把资本主义制度所造成的一切问题和灾难归结为人口过剩的结果。

马尔萨斯的“人口陷阱”即是说人口是经济增长的阻碍,经济增长的同时要带来人口的增长。一直到将人均产出,即人均收放降到只能维持人的最低生活。此时人口才停止增长。一但经济增长人口也增长。

马尔萨斯人口论

马尔萨斯人口论是马尔萨斯于1798年所创立的关于人口增加与食物增加速度相对比的一种人口理论,其主要论点和结论为:认为生活资料按算术级数增加,而人口是按几何级数增长的,因此生活资料的增加赶不上人口的增长是自然的、永恒的规律,只有通过饥饿、繁重的劳动、限制结婚以及战争等手段来消灭社会„下层‟,才能削弱这个规律的作用。把资本主义制度所造成的一切问题和灾难归结为人口过剩的结果。

马尔萨斯在《人口原理》从两个抽象前提出发:第一,食物为人类生存所必需;第二,两性间的情欲是必然的,但几乎保持现状;认为在这两者中,人口增殖力比土地生产人类生活资料力更为巨大。人口,在无所妨碍时,以几何级数率增加,即以1、2、4、8、16、32、64、128、256、512的增加率增加;生活资料将以1、2、3、4、5、6、7、8、9、10的算术级数增加率增加。当人口增加超过了生活资料的增加,自然就会发生贫困和罪恶来限制人口增加。马尔萨斯在《人口原理》第一版中把自己的理论归结为三点:“人口增加,必须受生活资料的限制;生活资料增加,人口必然增加;占优势的人口增加力,为贫穷及罪恶所抑压,致使现实人口得与生活资料相平衡。”在《人口原理》第二版中,马尔萨斯提出了所谓道德抑制,即无力赡养子女的人不要结婚,并且在婚前要保持贞操。他认为,如果不实行道德抑制,那么由人口增殖超过生活资料增长而产生的贫困和罪恶就无法避免。他把原先提出三点结论改为“1、人口必然地为生活资料所限制。2、只要生活资料增长,人口一定会坚定不移地增长,除非受到某种非常有力而又显著的抑制的阻止。3、这些抑制和那些遏止人口优势力量并使其结果与生活资料保持同一水平的抑制,全部可以归纳为道德的节制,罪恶和贫困。”马尔萨斯认为这就是支配人类命运的永恒的和自然的人口规律。

马尔萨斯人口模型的修改

1、人口具有无限增长的趋势。因为任何生物的生殖能力都要大大超过生物的简单更替水平,人作为生物界的一个种属一点也不例外,所以人口的自然增长完全根源于人的生物属性。用n表示人口数量(人)。

2、个人为维持生存所必需的生活资料(以粮食为例)有下限。它是马尔萨斯理论中“食物为人类生存所必需”的数量化和精确化的表述。它也根源于人的生物属性。用s表示这一下限,即表示确保生存的基本口粮水平(斤/人)。

3、单位土地的产出量有上限,这就是“土地生产率界限法则”。它也根源于农业的生物学属性。裴先生指明,在不同时代、不同技术条件下,“土地生产率界限”并不相同,一般地,它随着技术水平的提高而提高。从这一角度看,“土地生产率界限”是相对的;但是在任何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社会往往没有什么技术进步,稳定的(更确切些说是停滞的)技术状况又决定了当时的“土地生产率界限”具有不可突破性,从这一角度看它又具有绝对性。裴先生用y表示亩产量的上限(斤/亩)。

4、社会所能够利用的土地(面积)是有限的。它根源于人类无法改变的地理条件。裴先生用a表示土地(亩)。

先假定社会的初始状态是人口稀少,土地相对丰裕。在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中,人口的自然增长必然要求有更多的粮食来供养,由于单位土地的产量有限,这就必须扩大种植面积才可能解决,于是村庄周围的荒地被开垦为耕地。等到村庄之间已经没有荒地可供开垦之时,再增加的剩余人口就会选择迁移到偏远地区垦荒,直到偏远地区也逐渐开垦完毕为止。

但是人口却不因为缺乏可开垦的荒地而停止增长。为了解决新增人口的生存问题,人们只得更加集约地利用原有的土地,通过在原有土地上增加劳动投入以获得更高的产量,推动土地单产逼近或达到当时当地(土地质量也有差别)的“土地生产率极限”。土地单产越是接近“土地生产率极限”,每一单位劳动投入获得的边际报酬就越少,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边际收益递减”原理。由于人口增长速度超过粮食产量的增加速度,于是人均粮食越来越少,一直减少到生存底线s为止,这时就会出现食物对人口的马尔萨斯抑制。这时粮食达到最大总产量ay,人均粮食为ay/n,它等于个人对粮食的最低需求量s,即s=ay/n,还可以变形为ns=ay。这时粮食单产已经达到极限y,不能够再增加了;耕地面积也为地理条件所限制只能维持在a,所以总产量ay已经达到极限。由于s为个人维持生存所必需,没有降低的可能,于是人口n也不再有增长的现实余地,这时社会收敛于ns=ay状态。笔者把此时的人口状态n称为饱和状态(地理学上把这一人口数量称为“环境人口容量”)。如果没有外生变量的掺入,社会按照这一原理运行,最后都会出现人口的饱和状态,此时四

个因数都僵持不动,社会本身也限于停滞(没有经济增长),社会科学家把这一情况称为“人口陷阱”、“人口均衡”等等。

裴先生归纳说,任何时候的社会状况,不外乎ns<ay、ns=ay、ns>ay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总需求小于总产量,社会还有剩余,土地产出量也没有达到极限,所以总产量也有继续增加的余地。按照马尔萨斯原理,这个社会一定还能够供养更多的人口,由于人口具有自然增长趋势,并且人口增长快与粮食增长,所以社会最后总会达到ns=ay的状态,成为第二种情况。第三种是需求大于总产量的情况,这时社会已经难以供养现存人口,于是就会饿死人,迫使人口又恢复到ns=ay的水平。

需要指出的是,裴先生也认识到ns>ay的状况是社会动乱、农民起义的基础原因。对社会何以会出现ns>ay的状况,裴先生虽然也提到了自然灾害,但没有作深入分析。实际上,自然灾害是引起社会变化的重要“外生变量”。我们将自然灾害纳入马尔萨斯模型,就会得到如下推理:

当社会收敛于ns=ay状态时,如果突然遭遇大面积的自然灾害,粮食单产就会大大下降(y值减小),甚至出现绝收(y=0),这时就出现全局性的ns>ay的情况,社会状况就会变得非常严重。由于s是维持生存的底线,于是就只能降低人口n来求得平衡。马尔萨斯看到,战争、瘟疫和自然灾害都对人口造成“实际”的抑制。我们从人口模型看,战争、瘟疫和自然灾害的作用机制并不相同。瘟疫往往产生于人口饱和之时。当社会收敛于ns=ay状态时,人口都普遍陷于贫困,人们营养不良,体质下降,即使没有天灾,也容易遭受瘟疫的打击。我们都知道西欧的黑死病(淋巴腺鼠疫)曾经造成了人口的大量下降。中国的历史记

载中有关瘟疫的情况并不多,但这并不说明中国发生大规模的瘟疫很少,只不过是被人系统记载和研究的较少罢了。中国历史上有关社会战乱的记载很多,其中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大都与天灾密切相关。天灾迫使农民无法生存,参加起义是唯一可能的活路。农民起义和社会战乱毁灭了大量人口(中国历史上毁灭2/3人口的战乱就不在少数),人地矛盾危机趋向缓和,天灾往往也已经过去,幸存人口渴望安居乐业,于是出现了新的统治王朝(公共产品提供者),社会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王朝循环。用改进的马尔萨斯模型来说,就是又开始了由ns<ay状态,经过ns=ay收敛,最终由天灾引发ns>ay的状态,导致社会的下一轮崩溃。总之,自然灾害间接毁灭人口,而战争和瘟疫则是直接毁灭了人口,都造成了对人口的马尔萨斯抑制。

容易看到,裴先生把马尔萨斯模型归纳为四要素收敛于均衡状态,确实比马尔萨斯的理论更为科学。尤其是,四要素都根源于人类无法控制的、在社会经济理论模型内无法解释的“自然法则”,确实是落到了“非经济的底部”,完全可以作为社会科学理论框架的基础性“公理”。笔者以为,裴先生确实为社会科学作出了重要的理论贡献。

发展中国家跨越马尔萨斯人口陷阱的对策思考

马尔萨斯的“人口陷阱”即是说人口是经济增长的阻碍,经济增长的同时要带来人口的增长。一直到将人均产出,即人均收放降到只能维持人的最低生活。此时人口才停止增长。一但经济增长人口也增长。后来,又提出了“环境陷阱”,想必大家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吧?想请大家谈谈关于人均收入,人口,环境问题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

其实,不妨用最简单的知识点去解释吧. 就拿我们在初级微观学的Production Possibility Frontier.

在面包和生产机器的两者之间做选择, 只要你永远不选择食物作为唯一的产品. 你永远都会有经济增长的余地,那么也就永远也有人口增长的机会. 当然,不同的点差别在于人均分得面包数量的多少. 那就是说, 人均生活水平增长的快慢有所差别咯.

当然,如果用增长理论去分析的话, 我们当然会说capital-labour ratio会长期趋向于一个定值. 假如capital labour ratio过高,labour就会增加去让它回到这个定值.但是劳动力却不等于人口. 所以,本人觉得还是用微观的去解析会比较容易

按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观点,随着经济的发展,资本的有机构成是逐渐变大,不变资本逐渐加大,可变资本的比例逐渐变小.就会出现失业/但是就业者的收入水平上升,随着经济效率增加,社会福利水平提高.也就可以供养自然失业的人.当然,这是在资源充分满足需求的前提下.

所以我们中国只要努力也是可以避免马尔萨斯陷阱的。

范文四:工业革命与“马尔萨斯陷阱”的突破 投稿:钟园囮

【摘 要】本文首先阐述了工业革命时期英国人口的统计概况,说明其摆脱了“马尔萨斯陷阱”,后文分析了其摆脱“马尔萨斯陷阱”的原因。分析表明,制度演化、由地理大发现引发的市场以分工深化和市场规模拓展为特征的斯密动力与工业革命,这三者相互影响和相互促进,极大地推动了英国的社会进步和经济增长。结果,虽然近代以来英国的人口有比较大的增长,但由于其经济增长远远快于其人口增长,所以没有陷入“马尔萨斯陷阱”,并实现经济较长时间的发展。

【关键词】工业革命;马尔萨斯陷阱;地理大发现斯密动力英国

一、引言

英国古典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在《人口论》中最早提出一国的人口增长受制于土地和自然资源的观点。马尔萨斯的人口论描述了一种现象:一国的人口会不断超过食物的供给,马尔萨斯的逻辑是,人口在没有限制的条件下将呈几何级数增长,与此同时,食物生产根据数学级数增长。为了防止食物跟不上人口增长,就会有周期性的战争爆发,并通常伴随灾难性事件发生。由此,学界把人类前现代社会的人口数字增长达到一定界限就自动下降的特征,称作为“马尔萨斯陷阱”。

二、寻求突破“马尔萨斯陷阱”与地理大发现的冲击

人类最初使用理性的方法来寻求走出“马尔萨斯陷阱”。布罗代尔将贸易划分成两种类别:一种是低级形式,如小市场和商人等;另一种是高级形式的,如交易会等。低级形式的贸易无法突破该地区资源要素限制,所以对打破“马尔萨斯陷阱”的作用是很小的。然而高级形式能跨越地理界限,从而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性的贸易形式。在16-17世纪世界贸易中心的优越条件下,欧洲汇集了来自各大地区的资源,为其最早突破“马尔萨斯陷阱”并完成经济跨越奠定了基础。

然而商业行为的本质与农业劳动和工业生产是有区分的,它更是一种资源的流通。所以,商业活动虽然可以重新在空间上配置物质资源与财富,并帮助特定地方的人们突破“马尔萨斯陷阱”,但是,就整个人类而言是不可能依靠商业活动来突破“马尔萨斯陷阱”的。 16世纪开始欧洲经济的崛起说明地理大发现有力地推动了欧洲的原始资本积累,然而地理大发现并不能为突破“马尔萨斯陷阱”提供决定性的动力。王珏、冯志轩(2010)的研究表明,规模报酬的迅速提高是摆脱马尔萨斯经济模式的主要因素。自然而然的想到,18世纪中期英国的规模报酬受力于工业革命快速提高,使得英国称霸时间长于西班牙和荷兰。

三、突破“马尔萨斯陷阱”:工业革命

根据斯密的观点,劳动分工与专业化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并推动了经济发展。分工产生了交易,而交易也会促进劳动分工,但分工会受制于市场大小。市场的扩展会推动劳动分工进一步演变。分工和市场的相互作用,构成了经济发展的“斯密动力”。由此,我们可以将地理大发现造成的市场规模扩大这种外生冲击所带来的社会演化动态路径表示如下:

英国之所以在跳出“马尔萨斯陷阱”问题上做得很好,就是因为社会市场、制度与科学技术、工业革命之间协调发展的很好。在工业革命时期,英国的经济生产发生巨大变革,生产技术日新月异,国民生产总值、资本形成率、劳动力的增长和构成变化等各种指标出现明显变化。虽然英国人口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但是经济增长却远远快于其人口增长。 总的来说,自中世纪以来,西欧一些主要国家(特别是英国)在经济政治勃兴的基础上发酵了专业化分工和扩大市场,而制度演化、由地理大发现引发的以市场分工深化和市场规模拓展为特征的斯密动力与工业革命,这三者相互促进,极大地推动了英国的社会进步和经济增长。结果,虽然近代以来英国的人口有比较大的增长,但由于其经济增长远远快于其人口增长,所以很好地突破了“马尔萨斯陷阱”。

范文五:工业革命与“马尔萨斯陷阱”的突破 投稿:廖豵豶

  【摘 要】本文首先阐述了工业革命时期英国人口的统计概况,说明其摆脱了“马尔萨斯陷阱”,后文分析了其摆脱“马尔萨斯陷阱”的原因。分析表明,制度演化、由地理大发现引发的市场以分工深化和市场规模拓展为特征的斯密动力与工业革命,这三者相互影响和相互促进,极大地推动了英国的社会进步和经济增长。结果,虽然近代以来英国的人口有比较大的增长,但由于其经济增长远远快于其人口增长,所以没有陷入“马尔萨斯陷阱”,并实现经济较长时间的发展。

  【关键词】工业革命;马尔萨斯陷阱;地理大发现斯密动力英国

  一、引言

  英国古典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在《人口论》中最早提出一国的人口增长受制于土地和自然资源的观点。马尔萨斯的人口论描述了一种现象:一国的人口会不断超过食物的供给,马尔萨斯的逻辑是,人口在没有限制的条件下将呈几何级数增长,与此同时,食物生产根据数学级数增长。为了防止食物跟不上人口增长,就会有周期性的战争爆发,并通常伴随灾难性事件发生。由此,学界把人类前现代社会的人口数字增长达到一定界限就自动下降的特征,称作为“马尔萨斯陷阱”。

  二、寻求突破“马尔萨斯陷阱”与地理大发现的冲击

  人类最初使用理性的方法来寻求走出“马尔萨斯陷阱”。布罗代尔将贸易划分成两种类别:一种是低级形式,如小市场和商人等;另一种是高级形式的,如交易会等。低级形式的贸易无法突破该地区资源要素限制,所以对打破“马尔萨斯陷阱”的作用是很小的。然而高级形式能跨越地理界限,从而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性的贸易形式。在16-17世纪世界贸易中心的优越条件下,欧洲汇集了来自各大地区的资源,为其最早突破“马尔萨斯陷阱”并完成经济跨越奠定了基础。

  然而商业行为的本质与农业劳动和工业生产是有区分的,它更是一种资源的流通。所以,商业活动虽然可以重新在空间上配置物质资源与财富,并帮助特定地方的人们突破“马尔萨斯陷阱”,但是,就整个人类而言是不可能依靠商业活动来突破“马尔萨斯陷阱”的。

  16世纪开始欧洲经济的崛起说明地理大发现有力地推动了欧洲的原始资本积累,然而地理大发现并不能为突破“马尔萨斯陷阱”提供决定性的动力。王珏、冯志轩(2010)的研究表明,规模报酬的迅速提高是摆脱马尔萨斯经济模式的主要因素。自然而然的想到,18世纪中期英国的规模报酬受力于工业革命快速提高,使得英国称霸时间长于西班牙和荷兰。

  三、突破“马尔萨斯陷阱”:工业革命

  根据斯密的观点,劳动分工与专业化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并推动了经济发展。分工产生了交易,而交易也会促进劳动分工,但分工会受制于市场大小。市场的扩展会推动劳动分工进一步演变。分工和市场的相互作用,构成了经济发展的“斯密动力”。由此,我们可以将地理大发现造成的市场规模扩大这种外生冲击所带来的社会演化动态路径表示如下:

  英国之所以在跳出“马尔萨斯陷阱”问题上做得很好,就是因为社会市场、制度与科学技术、工业革命之间协调发展的很好。在工业革命时期,英国的经济生产发生巨大变革,生产技术日新月异,国民生产总值、资本形成率、劳动力的增长和构成变化等各种指标出现明显变化。虽然英国人口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但是经济增长却远远快于其人口增长。

  总的来说,自中世纪以来,西欧一些主要国家(特别是英国)在经济政治勃兴的基础上发酵了专业化分工和扩大市场,而制度演化、由地理大发现引发的以市场分工深化和市场规模拓展为特征的斯密动力与工业革命,这三者相互促进,极大地推动了英国的社会进步和经济增长。结果,虽然近代以来英国的人口有比较大的增长,但由于其经济增长远远快于其人口增长,所以很好地突破了“马尔萨斯陷阱”。

  参考文献:

  [1]高德步、王珏,世界经济史[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5.

  [2]刘霞辉,从马尔萨斯到索洛:工业革命理论综述[J].经济研究,2006(10):108-119.

  [3]韦森,斯密动力与布罗代尔钟罩[J].社会科学战线,2006(01):72-85.

  [4]舒小昀,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人口问题和人口理论[J].湛江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19(02):16-22.

范文六:马尔萨斯陷阱_人口转变与经济腾飞 投稿:洪雄雅

【理论研究】

马尔萨斯陷阱、人口转变与经济腾飞

赵亚奎

摘 要:的贫困现象。,及伴随着经济腾飞过程的人口转化问题。本的工业化生产转化过程中,,并且当,从个体最优的角度来讲,父母将选择 经济腾飞

,人类社会的发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1800年前后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均资本,在此之前人类的生存状态一直陷入在后人所称谓的“马尔萨斯陷阱”之中。即人均资本产出以及人口增长率从总体上来看都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当人均资本产出略为增加时,带来人口的增加,这反过来又稀释了人均资本存量,从而降低了生产率。在“马尔萨斯陷阱”或者马尔萨斯体制(Mal2thusregime)下,经济的发展会带来人们对生存区域的扩展,或者在一个地区人口密度的增加,但却没能使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富裕。

随着工业革命的出现,以英国为首,许多西方国家的经济成功地实现了腾飞。在1750年至1800年间,英国的人均资本工业化的水平———用人均资本的工业产出量来度量———增加了50%,而在1800年至1860年间这一指标翻了四倍,在1860年至1913年间又翻了六倍。相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德国、法国、瑞典、瑞士、比利时等国。受此影响,全世界范围内的人均资本产出的增长率也从1500至1820年间的0.05%增加到1820-1870年间的0.53%,在1870-1913年间这一数据更增加至1.3%。

(west2从马尔萨斯体制到后马尔萨斯时代的转变最初只发生在西欧以及被麦迪森称之为“欧洲分支”

ernoffshoots)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与马尔萨斯体制相比,后马尔萨斯体制(post-Malthusregime)的特征是单位资本产出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收入的提高带来的人口的急剧上升。而拉丁美洲、亚洲(不含中国)等地的经济向后马尔萨斯体制的转变要到二十世纪初期才开始,中国则更晚,这一转变发生在1950年代。

从马尔萨斯体制向后马尔萨斯体制的转变时间的不同带来了目前全世界范围内的收入水平的巨大差

(thegreatdivergence)。直到19世纪之前,全世界的范围内的收入不平等还几乎距,或者说所谓“大分流”

可以忽略。在公元1000年时,富裕与贫穷地区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比例为1.1:1,到1500年和1820年工业革命前后,这一数据分别达到2:1和3:1。但是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世界上最富裕与最贫困地区的人均收入比例从1820年较为温和的3:1增加到1870年的5:1,1913年的9:1,在上世纪中叶,这一数据达到15:1,在2001年更达到惊人的18:1。

简单的数字背后隐藏着不同地区的人们生活福利的极大差距,而理解导致上述差距的背后机制也成为了发展经济学所面临的极大挑战。是否存在一些可以采取的行动或政策能使一些目前还处于贫困地区的经济像西方发达经济在两百年前那样实现腾飞?从马尔萨斯陷阱向后马尔萨斯时代进而向可持续的经济增长的转化需要什么样的推动力?这一课题已经成了发展经济学家无法回避的问题。无怪乎Lucas(1988)这样说“:是否存在一些印度政府可以采取的行动从而可以使其经济像印度尼西亚和埃及那样增长?如果确实存在,那么,具体是什么样呢?如果不存在,那么又是什么一种“印度特色”使其不能像印度尼西亚和埃及那样增长呢?蕴含在这些问题中的结论与人类的福利密切相关:一旦你开始思考这类问题,就很难再考虑其他问题了。”

—82—

截至目前主流框架内所给出的最主要的解释就是在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之前,技术进步比较缓慢。当然中国以及地中海地区在古代就已经有很多意义深远的科学发现,但是囿于各种限制,这些科学发现很少被用来进行大规模的工业生产。而农业的生产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仅有微弱的进步。更重要的是,在当时的情形下,社会中有能力的人很少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奉献给生产和创新,而是归属于政权体制(AzariadisandStachurski2005)。

对于这个问题的研究对中国更有特殊的意义。?我们是怎样从一个对人类文明做出过极大贡献的民族逐渐被西方所超越,方?(Needham1986)这些问题困惑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学人。,韦森(及演讲中从近代西方经济史、,(,2008)出发,结合主流经济学对这个问题的探索,。本文的其余部分这样安排。;第三部分则在;最后以一个简单的评论结束文章。

,经济的发展带来人口的提升,人口的增加反过来又稀释人均资本占有量并进而使人均产出继续维持在一个较低水平的论述最早由马尔萨斯在1798年的“有关人口问题的原理”一文中提出。这一观点至今也广为人们所接受。尝试对马尔萨斯体制的刻画依赖于两个主要因素,其一是只存在农业生产;其二则是收入和人口的交替影响,即人口增长率是人均收入水平的增函数。我们可以考虑简单的新古典生产函数:

-Yt=AtNtZ1tαα(1)

其中Yt是指时间段内的产出,而At则表示技术或者生产率,Nt是指人口,Zt是指土地量,α∈(0,1)。在下面的论述中我们使用小写字母来表示人均变量,比如用yt来表示Yt/Nt,并用γ(x)来表示变量x的增长率。从而上述生产函数可以表述为:

-yt=Atz1tα(2)

(3)

(4)从而人均产出的增长率γ(yt)为:γ(yt)=γ(At)+(1-α)γ(zt)因为γ(zt)=γ(Zt)-γ(Nt),代入上面式(3)有,γ(yt)=γ(At)+(1+α)[γ(Zt)-γ(Nt)]

即人均收入的增长率是技术进步增长率和新开拓土地增长率的增函数,人口增长率的减函数。考虑到在低水平的发展阶段,人均收入的提高往往会带来更多的营养和更好的医疗水平,这将会提高婴儿存活率进一步将提高人口增长率,这也是前文给出的另一个假设,即γ(Nt)是人均收入水平的增函数,可令

γ(Nt)=f(yt)

代入上述式(4)有:

(6)γ(yt)=γ(At)+(1+α)[γ(Zt)-f(yt)]

为了更好的说明问题,我们可以进一步假设技术进步增长率γ(At)为常数c;并且考虑一个封闭的经(5)济,假设新开拓的土地的增长率为0,那么上述式(6)可以转化为:

γ(yt)=c-(1-α)f(yt)(7)

即人均收入增长率是人均收入水平的减函数。式(7)表明了人均收入水平对其增长率的负反馈现象。定义(AzariadisandStachurski2005):贫困性陷阱是一种自我加强(self2reinforcing)的机制,它能使贫困持续。

)f(yt),但是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由于f(yt)当人均收入开始增加时,即γ(yt)>0时,c>(1-α

)f(yt)迅速向c逼近,并进而达到二者相等即c=(1-是yt的增函数,这种负反馈效应将会使(1-α

α)f(yt),从而使式(7)转化为γ(yt)=0,即经济的增长陷入停滞。这很好的刻画了人类长时期所处于的马

—83—

尔萨斯停滞的情况。根据AzariadisandStachurski(2005)非常一般化的定义,我们可以知道马尔萨斯体制是一个贫困性陷阱(povertytrap)。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对贫困性陷阱的阐述并不仅仅是地域性的,它同样可能是种族性的,宗教性的以及其他。

三、跳出马尔萨斯陷阱

(一)封闭的经济

让我们回过头来考虑式(6),

γ(yt)=γ(At)+(1+α)[γ(Zt)-fyt)]

在该模型的假设下,。,,即γ(Zt)=0,似。从而式(6)可以转化为:

yt)γ(At)(1(yt(8)

当γ(At)个高位,t)>0是可以保证的;如果α足够大,也即是人均收入水平的增,其表示的结果含义是一样的。刻画跳出贫困性陷阱方面的文献中,这通常可以用淡化土地这种生产要素的作用来实现。Hansenand(2002)在马尔萨斯技术———生产函数的主要要素为人口和土地———之外设置另外一个生产函数,即考虑工业部门的生产函数。而Ngai(2004)在则在与马尔萨斯技术并列的基础上设置一个索洛(Solow1956)生产函数,并把土地要素排除在该索洛生产函数之外,从而从经济结构的变化方面刻画经济转变。当经济处于马尔萨斯体制下,对于社会个体来说,最优的选择就是大部分人都用来从事农业生产,这时候生产率处于一种较低的水平。当存在着外部冲击,比如技术的突然进步时,生产率的提高会促使人们更多的从事于更高效率的生产活动中去。

同时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可能跳出马尔萨斯陷阱的方向。在上述封闭的经济中,我们一直坚持这样的假设,即较高的收入水平会提高人口增长率,即前文式(5)γ(Nt)=f(yt)。现在我们考虑另外一种情形,式(5)所假设的关系不再成立,即人均收入水平的增加并不会带来人口增长率的增加,更进一步,我们假设人口增长率为0的情形,γ(Nt)=0,从而根据式(4)我们可以知道,在封闭的经济情形下,我们有γ(yt)=γ(At),也即是人均收入增长率等于技术进步率。这也是新古典模型所给出的结论。

(二)人口转变

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社会生产逐渐突破我们上述模型所刻画的框架,即从单纯的农业生产扩展到工业生产。与此相对应的是,工业生产需要更多的人力资本。从而生产我们需要在上述模型的基础上改进对生产函数的设定。即进入生产函数的“人的因素”从马尔萨斯体制下的人数转变为人力资本。从而在考察一个经济的微观机制时,父母对子女的偏好将会从单纯的数量向“质量”方向转变。即人口增长将出现下降的情形。正如Galor(2005)所言,人口转变从三个渠道影响经济增长:(1)人口增长率的降低将减少对人均占有资本和土地的稀释,从而促进经济增长;(2)加强人们在人力资本方面的投资以及(3)调整社会人口的年龄分布,从而使占社会人口比例更多的人从事生产性活动。在进一步阐述刻画人口转变的模型之前,我们先考察一下在经济从马尔萨斯体制向可持续的增长转变时人口转变的历史证据。

1.人口增长率的下降

在0-1820年将近2000年的时间里,世界人口的年增长率仅为0.1%,根据简单的拇指法则我们知道,这样的增长率在700年里才能使人口翻一番。随着西方从马尔萨斯体制向后马尔萨斯体制的转变———这时候人均收入对人口增长率的正面影响还在发挥作用———西方的人口增长率发生了一个极大的跳跃。由于这一强劲的增长,世界范围内的人口增长率在1870-1913年间也达到了0.8%。而一些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较晚的经济起飞,使世界范围内的人口增长率在1950-1973年间达到了一个较高水平的1.92%,尽管西欧以及“欧洲分支”地区的人口在这一时期已经处于下降阶段。最终,更大范围内的向可持续增长体制的转变使世界人口的增长率出现了下降,在1973-1998年间,这一数据从上一个时间段内的高位降低到同样很高但较为温和的1.63%。

—84—

就地区来说,经济腾飞较早的国家和地区在较早的时期就经历了这种人口转变。例如,英国的人口年增长率从1870-1913年间的0.87%剧降到1913-1950年间的0.27%。对于西欧而言,这两个时间段内的年增长率分别为0.77%和0.42%。而“欧洲分支”地区的人口年增长率也从1820-1870年间的2.87%降低到1870-1913年间的2.07%,而在1913-1950年间,这一数据更降低至1.25%。

而对于经济较为落后的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而言,人口的转变则发生的较晚。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拉丁美洲和亚洲的人口增长率才开始下降,而此时在非洲,尽管生育率开始有了温和的下降,该地区的人口增长率还在继续增加。拉丁美洲的人口年增长率从1950-1973年间的2.73%降至年间的2.01%。亚洲(日本除外)也经历了类似的情形,1.86%。

2.尝试刻画人口转化的模型

我们考虑一个简单的OLG模型,。决定,但是需要父母的照顾和教育。,这是不变的;而后者也即对儿童的教育,。投入到儿童教育上的时间量的大。,父母投资在孩子身上照顾并教育孩子的只是时间,。

),:

αα(9)Yt=Ht(AtX)1-

其中At指代生产技术,Ht是人力资本,X是指生产所使用的资源,从而AtX就是“有效的”资源使用量,α∈(0,1)。从而个体生产函数为:

α-α(10)yt=htx1t

这里ht=Ht/Lt是指单位个体的人力资本,而xt=(AtX)/Lt则是指每一个个体所占有的有效资源。假设资源没有产权,从而其回报率为0,那么每单位的人力资本的回报,可以理解为工资wt应为:

α(11)wt=yt/ht=(xt/ht)1-

考虑一个父母的偏好具有下述情形的例子:

u(ct,n,ht)=(1-βlog(ct)+β[log(n)+log(ht)]

上式n是指父母选择的孩子的数量,β∈(0,1)。

ct+(τ+e)nwtht≤wthw≡yt(12)(13)

上式中ct是指成年人的消费。其中τ是抚养一个孩子所必需花费的时间,e是父母选择教育孩子从而赋予其更多的人力资本所花费的时间,每个成年人的时间禀赋设定为1。儿童长大后所具有的人力资本依赖于父母投资于儿童身上的教育的时间以及刻画父母所投入的时间转化效率的系数μ。

(14)ht=1+μe

由上述四式决定的模型的最优化问题的解为:

τ+e

n=

n(15)-e=μ(16)

从经济含义上来说,式(15)和(16)标明了父母对子女的数量和质量(教育水平进而人力资本水平)之间的取舍。同时式(16)还表明,保持其他变量不变,当α增加时,父母所选择的子女的教育水平进而人力资源水平会增加,而α增加的经济含义恰恰表明了社会对人力资本的偏好。这是与直觉相符的。同样β的增加也会带来父母对子女的数量和人力资本水平的偏好的增加,这一点是由模型的假设所决定的。

四、结论及未来研究方向

本文尝试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刻画马尔萨斯陷阱的内在机制以及跳出马尔萨斯陷阱的两个可能的方向,特别是把人口的转变放在了一个核心部位去考察。目前在经济学和人口学两个学科的文献里,对马尔萨斯陷阱的描述并没有太大的相关性。我们认为,人口转化是理解经济领域内的跳出马尔萨斯陷阱不可忽视的核心,同样我们也相信,单纯的描述人口转化的文献如果不能结合人口转化背后的经济因素,也是不完

—85—

备的。虽然本文在一定程度刻画了人口转化过程中,随着人力资本在生产中的重要性的逐渐增加,微观个体会逐渐增加对人力资本的积累,但是目前我们还缺乏对该问题的进一步的定量模拟。所以未来的一个非常值得重要的研究方向是,在对模型中的一些参数赋予合理的数值的基础上,通过假设不同的外部冲击来模拟经济从马尔萨斯停滞到现代持续增长的整个过程。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研究方向是,对于中国历史上存在着较为严重的人口数量波动,目前的模型还没能对此进行刻画,或者说只能像索洛模型在描述现代经济时所做的那样,把它放进技术进步这个“黑匣子”中去。

参考文献

[1]Azariadis,C.andJ.Stachurski,PovertyTraps[A],Hol2

land,2005.

[2]Barro,R.,andG.Becker,Fertilitya[J],Econometrica,1989,

57(2).

[3]Becker,G.S.,K.R.Capital,Fertility,andEconomicGrowth[J],

Journalof,(5).

[4],M.,s,CCPR-021-06WorkPaper,2006,UCLA.

[5],,StagnationtoGrowth:UnifiedGrowthTheory[A],HandbookofEconomicGrowth,

,2005.

[6]Hansen,G.,andE.Prescott,MalthustoSolow[J],AmericanEconomicReview,2002,92.

[7]Lin,J.,TheNeedhamPuzzle:WhytheIndustrialRevolutionDidNotOriginateinChina?[J],Eco2

nomicDevelopmentandCulturalChange”,1995,41(1).

[8]Lin,J.,TheNeedhamPuzzle,theWeberQuestionandChina’smiracle:Long2termPerformancesince

theSungDynasty[J],ChinaEconomicJournal,2008,1(1).

[9]Lucas,R.E.Jr.,OntheMechanicsofEconomicDevelopment[J],JournalofMonetaryEconomics,

1988,22.

[10]Maddison,A.,TheWorldEconomy:AMillenniaPerspective[M],OECD,Paris,2001.

[11]Maddison,A.,2003,TheWorldEconomy:HistoricalStatistics[M],OECD,Paris,2003.

[12]Nagi,R.,BarriersandtheTransitiontoModernGrowth[J],JournalofMonetaryEconomics,2004,

51(3).

[13]Pomeranz,K.,TheGreatDivergence:China,EuropeandtheMakingoftheModernWorldEconomy

[M],Princeton:PrincetonUniversityPress,2000.

[14]Solow,R.,AContributiontotheTheoryofEconomicDevelopment[J],QuarterlyJournalofEconom2

ics,1956,70(1).

[15]韦森,斯密动力与布罗代尔钟罩:研究西方世界近代兴起和晚清帝国相对停滞之历史原因的一个可能

的新视角[J],社会科学战线,2006,1。

[16]韦森,从哈耶克“自发—扩展次序”理论看经济增长的“斯密动力”与“布罗代尔”钟罩[J],东岳论丛,

2006,3。

—86—

范文七:马尔萨斯陷阱、人口转变与经济腾飞 投稿:雷壼壽

【 论 研 究】 理  

马 尔 萨 斯 陷 阱 、 口转 变 与 经 济 腾 飞  人

赵 亚 奎 

摘  要 : 展 经 济 学 领 域 内 的 一 个 很 重 要 的挑 战 就是 尝 试 理 解 社 会 发 展 过 程 中 存 在 的持 续 性  发

的贫 困现 象 。本 文 在经 济发 展 的一 些 特 征 事 实 的 基 础 上 , 试 在 主 流 框 架 内 描 述 马 尔 萨斯 陷 阱 以  尝 及 伴 随 着 经 济 腾 飞 过程 的人 口转 化 问 题 。我 们 认 为 , 当经 济 从 单 纯 的 农业 生 产 向较 为看 重 人 力 资 

本 的工 业 化 生 产 转 化 过 程 中 , 观 个 体 对 下一 代 的 偏 好 将 从 简 单 的 数 量 向质 量 方 面 转 化 , 且 当  微 并 父母 对 子 女 的 教 育 能 更 有效 的转 化 为下 一 代 的 人力 资本 时 . 个 体 最 优 的 角 度 来 讲 . 母 将 选 择  从 父 给子女更高的教育水平。   关 键 词 : 尔 萨 斯 停 滞  贫 困 性 陷 阱  经 济腾 飞  马

彳 过 去 的两 个 世纪 里 , 类 社 会 的 发 展 发 生 了 很 大 的 变 化 。在 l 0 E 人 8 0年 前 后 西 方 发 达 国 家 的 人 均 资 本 

产 出经 历 了 一个 极 大 飞跃 , 此 之 前 人 类 的 生 存状 态一 直 陷入 在 后 人 所 称 谓 的 “ 在 马尔 萨 斯 陷 阱 ” 中 。 即人  之

均 资 本 产 出以 及 人 口增 长率 从 总体 t 看 都 处 于一 个 较 低 的 水 平 。 当人 均 资本 产 } 略 为 增 加 时 , 来 人 口 来 j J 带  

的增 加 , 反过 来 又稀 释 了人 均 资 本 存 量 , 这 从而 降 低 l生 产 率 。在“ 尔 萨 斯 陷 阱 ” 者 马 尔 萨 斯 体 制 ( l 『 马 或 Ma—   tu e i ) , 济 的发 展 会 带 来 人 们 对 生 存 区 域 的 扩 展 , 者 在 一 个 地 区 人 口密 度 的 增 加 , 却 没 能 使  h s gme 下 经 r 或 但

人们 的生 活 变 得 更 加 富 裕 。  

随着 工 业 革 命 的 出 现 . 英 国 为 首 , 多 西 方 国 家 的 经 济 成 功 地 实 现 了腾 飞 。在 15 以 许 70年 至 1 0 8 0年 间 ,  

英 国 的人 均 资 本 工 业 化 的 水 平— — 用 人均 资本 的工 业 产 出量 来 度 量 —— 增 加 了 5  , 在 1 0 O 而 8 0年 至 1 6   80 年 问这 一 指 标 翻 了 四 倍 , 1 6 在 8 0年 至 1 1 9 3年 问 又 翻 了六 倍 。相 似 的情 形 也 发 生 在 德 国 、 国 、 典 、 士 、 法 瑞 瑞  

比利 时等 国 。受 此 影 响 , 世 界 范 围 内 的人 均 资 本 产 出 的增 长 率 也 从 10 全 5 0至 12 80年 间 的 0 0  增 加 到  .5

12 ~ 17 8 0 8 0年 问 的 0 5  , 1 7 — 1 1 . 3 在 8 0 9 3年 间 这 一数 据 更 增 加 至 1 3 。

.   

从 马 尔 萨 斯 体 制 到 后 马 尔 萨斯 时 代 的转 变 最 初 只 发 生 在 西 欧 以 及 被 麦迪 森 称 之 为 “ 洲 分 支 ” w s— 欧 ( et   enofh os 的 美 国 、 拿 大 、 大 利 亚 和 新 西 兰 等 国 。 与 马 尔 萨 斯 体 制 相 比 , 马 尔 萨 斯 体 制 ( ot   r f o t) s 加 澳 后 p s—

Mat u e i ) l srgme 的特 征 是 单 位 资 本 产 出 有 了 大 幅 度 的提 升 , 入 的 提 高带 来 的 人 口 的急 剧 上 升 。而拉 丁 美  h 收 洲 、 洲 ( 含 中 国) 地 的经 济 向 后 马 尔 萨 斯 体 制 的 转 变要 到二 十世 纪 初 期 才 开 始 , 国则 更 晚 , 一 转 变    不 等 中 这

发 生在 1 5 9 0年 代 。  

从 马 尔萨 斯 体 制 向 后 马 尔 萨 斯体 制 的转 变 时 问 的不 同带 来 了 目前 全 世 界 范 围 内 的 收 入 水 平 的 巨 大差  距 , 者 说 所 谓 “ 分 流 ” teg e t i r e c ) 或 大 (h  ra dv g n e 。直 到 1   e 9世 纪 之 前 , 世 界 的范 围 内 的 收 入 不 平 等 还 几 乎  全

可 以忽 略 。在 公 元 1 0 0 0年 时 , 富裕 与 贫 穷 地 区 的 人 均 国 民生 产 总 值 比例 为 1 1 1 到 10 . : , 5 0年 和 12 8 0年 工 

业 革 命 前 后 , 一 数据 分 别 达 到 2 1和 3 l 但 是 在 过 去 的 两 个 世 纪 中 , 这 : :。 世界 上 最 富 裕 与 最 贫 困 地 区 的人 

均 收 入 比例 从 1 2 8 0年较 为温 和 的 3 1 加 到 1 7 :增 8 0年 的 5 l 1 1 : , 9 3年 的 9 1 在 上 世 纪 中 叶 , 一 数 据 达 到    :, 这

l :, 20 5 l  0 1年 更 达 到 惊 人 的 l 1  8: 。

简单 的数 字背 后 隐 藏 着 不 问 地 区 的 人 们 生 活福 利 的极 大 差 距 , 而理 解 导 致 上 述 差 距 的 背 后 机 制也 成 为  了发 展 经 济学 所 面 临 的极 大 挑 战 。是 否存 在 一些 可 以采 取 的 行 动 或 政 策 能 使 一 些 目前 还 处 于 贫 困地 区 的  经 济 像 西 方 发 达经 济 在 两 百 年 前 那 样 实 现 腾  ?从 马尔 萨 斯 陷 阱 向后 马 尔 萨 斯 时 代 进 而 向 呵持 续 的 经 济  增 长 的转 化 需 要 什 么 样 的 推 动 力 ? 这 一 课 题 已 经 成 了 发 展 经 济 学 家 无 法 回 避 的 问 题 。无 怪 乎 I cs   a  u ( 98 这 样 说 :是 否存 在一 些 印度 政 府 可 以采 取 的 行 动 从 而 可 以使 其 经 济 像 印 度 尼 西 亚 和 埃 及 那 样 增 长 ? 18) “   如 果 确 实 存在 , 么 , 体 是 什 么样 呢 ?如 果 不 存 在 , 么 又 是什 么一 种 “ 度 特 色 ” 其 不

能 像 印 度 尼 西 亚  那 具 那 印 使 和埃 及 那 样 增 长 呢 ?蕴 含 在 这 些 问 题 中 的结 论 与人 类 的 福 利 密 切 相 关 : 旦 你 开 始 思 考 这 类 问 题 , 很 难  一 就

再 考 虑 其 他 问题 了 。  ”

8   —  2

截 至 目前 主 流 框 架 内所 给 出 的最 主 要 的 解 释 就 是 在 人 类进 入 现代 社 会 之 前 , 术进 步 比较 缓 慢 。 当然  技 中 国 以及 地 中 海 地 区 在古 代就 已经 有 很 多 意 义 深 远 的 科 学 发 现 , 是 囿 于 各 种 限 制 , 些 科 学 发 现 很 少 被  但 这 用 来 进 行 大 规 模 的 工 业 生 产 。而 农 业 的 生 产 率 在 相 当 长 的 时 间 内也 仅 有 微 弱 的进 步 。更 重 要 的 是 , 当 时  在 的情 形 下 , 会 中有 能 力 的人 很 少 把 自 己 的 聪 明 才 智 奉 献 给 生 产 和 创 新 , 是 归 属 于 政 权 体 制 ( ai i 社 而 Azr ds a  

a   a hu s   05   nd St c r ki20 )。

对 于这 个 问题 的 研 究 对 中 国更 有特 殊 的 意义 。为 什 么 工业 革 命 只 是 在 西 方 发 生 而 不 是 在 中 国 ?我 们  是 怎样 从 一 个对 人 类 文 明 做 出 过极 大 贡 献 的 民族 逐 渐 被 西 方 所 超 越 , 以至 于 在 近 二 百 年 来 极 大 的 落 后 于 西  方 ? ( ed a 18 ) 些 问 题 困 惑 着 一 代 又 一 代 的 中 国 学 人 。近 年 来 , 森 (0 6 ,0 6 ) 一 系 列 论 著  N e hm 96 这 韦 2 0a 2 0 b 在 及演 讲 中从 近 代 西 方 经 济 史 、 制 式 以及 宪 政 史 的 角 度 对 这 个 问题 进 行 了积 极 的探 索 , 毅 夫 (9 5 2 0 ) 法 林 1 9 ,0 8  则 从 东西 方积 累知 识 的 方 法 不 同 从 技 术 进 步 的 角 度 提 出 了一 个 非 常 重 要 的 解 释 。本 文 拟 从 新 古 典 的框 架  出 发 , 合 主 流 经 济学 对 这 个 问题 的 探 索 , 试 从 不 同 的 角 度 来 对 这 个 问题 进 行 一 个 简 单 的 概 括 。本 文 的  结 尝 其余 部分 这 样 安 排 。第 二 部 分 尝试 在新 古典 增 长模 型 的基 础 上 模 型 化 马 尔 萨 斯 陷 阱 的机 制 ; 三部 分 则 在  第 上 述 模 型 的 基 础上 给 出跳 出马 尔 萨 斯 陷 阱 可 行 的 途 径 或 者说 值 得 注 意 的关 注 重 点 ; 后 以一 个 简 单 的 评 论  最 结束文章。  

二 、马 尔萨斯 陷阱 

关 于 经 济停 滞 在 一 个 较 低 水 平 的 人 均 收 入 水 平 , 济 的发 展 带 来 人 口 的提 升 , 口 的 增 加 反 过 来 又 稀  经 人 释 人 均 资 本 占 有量 并进 而使 人 均 产 出 继 续 维 持 在 一 个 较 低 水 平 的 论 述 最 早 由 马 尔 萨 斯 在 1 9

7 8年 的 “ 关  有

人 口问题 的原 理 ” 文 中 提 出 。这 一 观点 至今 也 广 为 人 们 所 接 受 。尝 试对 马尔 萨斯 体 制 的 刻 画 依 赖 于 两 个  一

主要 因 素 , 一 是 只 存 在 农 业 生 产 ; - 4 是 收 入 和 人 口 的 交替 影 响 , 人 口增 长 率 是 人 均 收 入 水 平 的 增 函 其 其 9 即  

数 。我 们 可 以 考虑 简单 的新 古 典 生 产 函数 :  

A  Z  N 

(1   )

其 中 y 是 指 时 间 段 内 的产 出 , A 则 表 示 技 术 或 者 生 产 率 , , 指 人 口 , r 指 土 地 量 ,   而 N 是 Z 是 a∈ ( , )  O1 。

在下 面 的论 述 中我 们 使 用 小 写字 母 来 表 示 人 均 变 量 , 如用 Y 来 表示 Y /  并 用 yz 来 表 示 变 量 - 比 ,  N , () T的增 

长率 。 而 上述 生 产 函数 可 以表 述 为 : 从  

Y  一 A ,   (   2)

从而 人 均 产 出的 增 长 率 y  )为 : (  

Z Y )一 7 A ) ( (, (   + 1一 口 y z ) ) ( ,  (   3)

因 为 y  ) y Z ) y N, 代 入 上 面 式 () . (   ( f 一 ( ), 3有   Y Y)一 yA, + ( + 口 E (   一 y N,] (, ( ) 1 )r z ) ( )  () 4  即人 均 收 入 的增 长 率 是 技 术 进 步增 长率 和 新 开拓 土 地 增 长 率 的 增 函 数 , 口增 长 率 的 减 函 数 。考 虑 到  人

在 低 水 平 的 发 展 阶段 。 均 收 入 的提 高 往 往 会 带 来 更 多 的 营 养 和 更 好 的 医疗 水 平 , 将 会 提 高 婴 儿 存 活 率  人 这

进 一 步 将 提 高 人 口增 长率 , 也 是前 文给 出 的 另一 个 假 设 , y N ) 人 均 收 入 水 平 的 增 函 数 , 令  这 即 (  是 可

y( ) 一   ( ) N  y,  (   5)

代 入 上述 式 ( ) : 4有  

( )一 7A ) ( + a E ( ) f Y)    (  十 1 )r Z 一 ( ,]

济, 假设 新 开拓 的土 地 的 增 长 率 为 0 那 么 上 述式 ( ) 以转 化 为 : , 6 可  

Y Y )一 f一 ( (, 1一 a f( ,  ) y)

() 6 

为 了 更 好 的说 明 问题 , 们 可 以进 一 步 假 设技 术 进 步 增 长 率 7A )为 常 数 c 并 且 考 虑 一 个 封 闭 的 经  我 (  ;

() 7 

即人 均 收 入 增 长 率 是 人 均收 入 水 平 的减 函数 。式 ( ) 明 了人 均 收 入 水平 对其 增 长 率 的负 反 馈 现 象 。 7表   定义 ( zr dsadSah rk 2 0 ) 贫 困性 陷 阱 是 一 种 自我 加 强 (ef e frig 的 机 制 , 能 使 贫  A ai i n  tcus i 0 5 : a     sl ri

ocn ) - n 它

困持续。  

当 人 均 收 入 开始 增 加 时 , y  ) 0时 , > ( 一a f y)但 是 随着 人 均 收 入 水 平 的 提 高 , 即 ( > c 1 ) (  , 由于 f Y) (,  

是 Y 的 增 函 数 , 种 负 反 馈 效 应 将 会 使 ( 一 a _ Y ) 速 向 c逼 近 , 进 而 达 到 二 者 相 等 即 c一 ( 一  t 这 1 ) (  迅 厂 并 1

a 厂   ) 从 而 使 式 ( ) 化 为 Z Y )一 0 即经 济 的增 长 陷 入 停 滞 。 很 好 的 刻 画 了人 类 长 时 期 所 处 于 的马  )( , 7 转 (, , 这

83 —  

尔 萨 斯停 滞 的情 况 。 根据 A ai i a dSah rk ( 0 5 非 常 一 般 化 的定 义 , 们 可 以 知 道 马 尔 萨 斯 体 制  zr ds n  t us i 20 ) a   c 我

是 一 个 贫 困性 陷 阱 ( o et r p 。 得 注 意 的是 , 述 对 贫 困 性 陷 阱 的 阐述 并 不 仅 仅 是 地 域 性 的 , 同样  p v ry t ) 值 a 上 它 可 能 是 种族 性 的 , 教性 的 以及 其 他 。 宗  

三 、跳 出 马 尔 萨 斯 陷 阱 

( ) 闭 的经 济  一 封 让 我 们 回 过头 来 考 虑 式 ( )  6, y Y )一 ’ A ) ( + 口 [ ( ) , Y )   (, ,  + 1 ( ) y  一 ( ,] 在 该 模 型 的假 设 下 , 济 的增 长率 可 以 由上 式 右 端 的 几 个 变 量来 刻 画 。首 先 , 虑 一 个 封 闭 的 经 济 体 , 经 考   即 y Z ) , 一 方 面 排 除 了 一 个 庞 大 的 帝 国 向外 掠 夺 的情 况 , 一 方 面 也 是 对 很 多历 史 情 形 的 一 个 近  ( , 一0 这 另 似 。从 而 式 ( ) 以 转化 为 : 6可  

y y )一 y A, (  ( )一 ( 1— 8 _ Y ) ) (, 厂   () 8 

当 yA, 足 够 大 的情 况 下 , 即存 在着 类 似 工 业 革 命 的 重 大 技 术 变革 使 技 术进 步 的增 长 率 能 保 持 在 一  ( ) 也

个高 位 , 么一 个 可 持 续 的 经 济 增 长 率 即 y Y ) 0 可 以保 证 的 ; 果 a 够 大 , 即 是 人均 收入 水 平 的增  那 ( > 是 如 足 也 加 对 经 济 增 长率 的 反馈 变得 无 足 轻 重 时 , 表 示 的结 果 含 义是 一样 的 。 画 跳 出 贫 困性 陷 阱 方 面 的 文 献 中  其 刻

的一 类 . 结 构 变 迁 理 论 中 就 是 从 此 处 着 手 , 通 常 可 以 用 淡 化 土 地 这 种 生 产 要 素 的作 用 来 实 现 。 ne  即 这 Ha sn a dP ect 20 ) 马 尔 萨斯 技 术 —— 生 产 函 数 的 主 要 要 素 为人 口 和土 地 —— 之 外 设 置 另外 一 个 生 产  n  rsot(0 2 在 函数 . 考 虑 工 业 部 门 的 生 产 函 数 。

N a (0 4 即 而 g i 2 0 )在 则 在 与 马 尔 萨 斯 技 术 并 列 的 基 础 上 设 置 一 个 索 洛 

( o w 1 5 )生 产 函数 , 把 土地 要 素 排 除 在 该 索 洛 生 产 函数 之 外 , 而 从 经 济 结 构 的 变 化 方 面 刻 画 经 济  S l  96 o 并 从 转 变。 当经 济处 于 马尔 萨 斯 体 制 下 , 于社 会 个 体 来 说 , 优 的 选 择 就 是 大 部 分 人 都 用 来 从 事 农 业 生 产 , 对 最 这 

时候 生 产 率 处 于 一 种 较 低 的 水平 。 当存 在 着 外部 冲击 , 比如 技 术 的 突然 进 步 时 , 生产 率 的提 高 会 促 使 人 们 更 

多 的从 事于 更 高效 率 的 生 产 活 动 中 去 。   同 时我 们 可 以从 另 一 个 角 度 来 考 虑 可 能跳 出 马尔 萨 斯 陷 阱 的 方 向 。 上 述 封 闭 的 经 济 中 , 们 一 直 坚  在 我

持 这样 的假 设 , 较 高 的 收入 水 平 会 提 高 人 口增 长 率 , 即 即前 文 式 ( ) ( )一 f y )现 在 我 们 考 虑 另 外 一种  5 y N, (  。

情形, () 假设的关系不再成立 , 式 5 所 即人 均 收 入 水 平 的 增 加 并 不 会 带 来 人 口增 长 率 的 增 加 , 进 一 步 , 更 我 

们 假设 人 1增 长率 为 0的 情 形 ,( )一 0 从 而 根 据 式 ( )我 们 可 以 知 道 , 封 闭 的 经 济 情 形 下 , 们 有  7 1 y N, , 4 在 我 y y)一 7 A ), 即是 人 均 收 入 增 长 率 等 于技 术 进 步 率 。这 也 是 新 古 典模 型所 给 出 的结 论 。 (  (, 也  

( ) F转 变  二 人 1

但 是 随 着 技 术 的进 步 , 会 生 产逐 渐 突破 我 们 上 述 模 型所 刻 画 的 框 架 , 从 单 纯 的农 业 生 产 扩 展 到 工  社 即 业 生 产 。 与此 相 对应 的是 , 业 生 产需 要 更 多 的 人 力 资 本 。从 而生 产 我 们 需 要 在 上 述 模 型 的 基 础 上 改 进 对  工

产 函数 的 设 定 。 即进 人 生 产 函数 的 “ 的 因素 ” 马 尔 萨 斯 体 制 下 的 人 数 转 变 为 人 力 资 本 。从 而 在 考 察  人 从

个 经 济 的 微 观 机 制 时 , 母 对 子 女 的偏 好 将 会 从 单 纯 的数 量 向“ 量 ” 向转 变 。 即入 口增 长 将 出 现 下 降  父 质 方

的情 形 。正 如 G lr 2 0 ) 言 , 口转 变 从 三 个 渠 道 影 响 经 济 增 长 : 1 人 口增 长 率 的 降 低 将 减 少 对 人 均  ao ( 0 5 所 人 ()

占有 资本 和 土地 的 稀 释 , 而 促 进 经 济 增 长 ;2 加 强 人 们 在 人 力 资 本 方 面 的 投 资 以 及 ( ) 整 社 会 人 口的  从 () 3调 年 龄 分 布 , 而 使 占社会 人 口 比例 更 多 的 人 从 事 生 产 性 活 动 。在 进 一 步 阐述 刻

画 人 口转 变 的 模 型 之 前 , 从 我 

们 先 考 察 一下在 经 济 从 马 尔 萨斯 体 制 向可 持 续 的 增 长 转 变 时 人 口转 变 的历 史 证 据 。   1 .人 口增 长 率 的 下 降  0 8 0年将 近 2 0 —1 2 0 0年 的 时 间 里 , 界 人 口的 年 增 长 率仅 为 0 1 , 据 简 单 的拇 指 法 则 我 们 知 道 , 世 .  根  

这 样 的增 长率 在 70年 里 才 能使 人 口翻一 番 。随 着 西 方 从 马 尔 萨 斯 体 制 向 后 马 尔 萨 斯 体 制 的转 变 一 一 这  0 时 候人 均 收 入对 人 口增 长 率 的 正 面 影 响 还在 发挥 作 用 一 西 方 的 人 口增 长率 发 生 了一 个 极 大 的跳 跃 。 由 一   于 这一 强劲 的增 长 , 界 范 围 内 的人 口增 长 率 在 1 7 —1 1 世 8 0 93年 间 也 达 到 了 0 8 。 而 一 些 发 展 中 国 家 特  .  别 是 中 国较 晚 的经 济 起 飞 , 世 界 范 围 内 的 人 口增 长 率 在 15 — 17 使 90 9 3年 间 达 到 了 一 个 较 高 水 平 的 1 .  

9 % , 管 西 欧 以 及“ 洲 分 支 ”地 区 的 人 口在 这 一 时期 已经 处 于 下 降 阶 段 。最 终 , 大 范 围 内 的 向 可 持 续  2 尽 欧 更

增 长 体 制 的 转变 使 世 界 人 口的 增 长 率 出 现 了下 降 , 1 7 — 19 在 9 3 9 8年 问 , 这一 数 据 从 上 一 个 时 间 段 内的 高 位 

降低 到 同样 很 高 但较 为温 和 的 1 6   。 .3  

一 一

8 4 一一  

就地 区来 说 , 济腾 飞较 早 的 国家 和 地 区在 较 早 的 时 期 就 经 历 了 这 种 人 口 转 变 。例 如 , 国 的人 口 年  经 英 增 长率 从 1 7 — 11 8 0 93年 间 的 0 8  剧 降 到 1 1 — 15 .7 A o 9 3 90年 问 的 0 2  。对 于 西 欧 而 言 , 两 个 时 间段 内  .7 这 的 年增 长率 分 别 为 0 7  和 0 4  。 而“ 洲 分 支 ” 区 的 人 口年 增 长 率 也 从 12 —1 7 .7 .2 欧 地 8 0 80年 问 的 2 8  .7 降低 到 1 7 — 1 1 间 的 2 O  , 在 l 1— 1 5 8 0 93年 .7 丽 93 9 0年 间 , 一 数 据 更 降 低 至 1 2  。 这 .5   而对 于经 济 较 为 落 后 的 拉 丁 美 洲 、 洲 和 非 洲 而 言 , 口 的转 变 则 发 生 的 较 晚 。 直至 上 世 纪 七 十 年 代 , 亚 人   拉 丁 美洲 和 亚洲 的入 口增 长 率 才 开 始 下 降 , 此 时 在 非 洲 , 管 生 育 率 开 始 有 了 温 和 的下 降 , 地 区 的 人 口 而 尽 该  

增 长 率 还 在 继续 增 加 。拉 丁 美 洲 的 人 口 年 增 长 率 从 1 5 ~ 1 7 90 9 3年 问 的 2 7  降 至 1 7 — 1 9 .3 9 3

9 8年 间 的 

2 0  。 亚洲 ( .1 日本 除 外 ) 经 历 了 类 似 的 情形 , 两 个 时 间段 内 的人 口年 增 长 率 分 别 为 2 2  和 18  也 这 .1 .6

2 .尝 试 刻 画人 口转 化 的 模 型 

我 们 考 虑 一 个简 单 的 0  I G模 型 , 设 个 体 存 活两 个 时 期 , 童 和成 年 。在 儿 童 时 期该 个体 并不 做 任 何  假 儿

决 定 , 是 需 要 父 母 的 照 顾 和 教育 。对 前 者 的刻 画 是 每 个 儿 童 都需 要 一 定 时 间 的 投 入 来 进 行 照 顾 , 是 不  但 这

变 的; 而后 者 也 即对 儿 童 的 教 育 , 父 母 可 以 自己 的 约 束 进 行 决 定 的 量 。 投 入 到 儿 童 教 育 上 的 时 间 量 的 大  使

小 将 影 响 儿 童 长 大成 人 后 的人 力 资 本 。孩 子 长 大 成 人 后 在 决 定 自己 的 消 费 量 以及 愿 意 抚 养 的孩 子 的 数 量  以及 给 予 每 个 孩 子 人 力资 本 量 的大 小 。为 了 简 单 起 见 , 母 投 资 在 孩 子 身 上 照 顾 并 教 育 孩 子 的 只 是 时 间 , 父  

而 父 母 在 该模 型 中 只 以一 个 人 的 形 象 出 现 。  

对 比式 ( )我 们 考 虑 下 述 规 模 报 酬 不 变 的 生 产 函 数 : 1,  

Y 一 H  ( X )_ A  ‘  (   9)

其 中 A 指 代 生 产 技 术 , 是 人力 资本 , 是 指 生 产 所 使 用 的资 源 , 而 A, 就 是“ 效 的 ”资 源 使 用  H, x 从 x 有

量, a∈ ( , ) 从 而 个 体 生 产 函数 为 : O1 。  

y,一  I   ( 0) 1  

这 里 h 一 H,L 是 指单 位个 体 的人 力 资本 , z = ( X)L 则 是 指 每 一 个 个 体 所 占有 的有 效 资 源 。 , /, 而   Af /    

假 设 资 源 没 有 产 权 , 而 其 回 报 率 为 0 那 么 每 单 位 的人 力 资本 的 回报 , 以理 解 为 工 资  应 为 : 从 , 可  

Wt— Y / ,一 ( ,h )   ,h z /   。 ( 1  1)

考 虑 一 个 父 母 的 偏 好具 有 下述 情 形 的例 子 :   u c埘 ,, 一 ( 一go  ) (  h) 1 g( + 

上式 ”是指 父 母 选 择 的 孩 子 的 数 量 , 口∈ ( , )。 O1  

+ ( + P m ,,≤ w,  r ) h h Y  , ( 3  1)

g )   g( )  ( +   ]

(2  1)

上式 中 f 是指 成 年 人 的消 费 。 中 r 抚 养 一个 孩 子所 必 需 花 费 的 时 间 , 是 父母 选择 教育 孩 子 从 而 赋    其 是 e

予 其 更 多 的 人力 资 本 所 花 费 的 时 间 , 个 成 年 人 的 时 间 禀 赋 设 定 为 1 儿 童 长 大 后 所 具 有 的 人 力 资 本 依 赖  每 。 于父 母 投 资 于 儿 童身 上 的 教 育 的 时 间

以 及 刻 画 父母 所 投 入 的时 间转 化 效 率 的 系 数  。  

h r一 1+   ( 4) 1  

由上 述 四 式 决定 的模 型 的 最 优 化 问 题 的 解 为 :  

" :

r 十

 

e  

(5  1)

P 一

!  二 

±尽一  

“  

(6  1)

从 经济 含 义 上来 说 , (  和 ( 6 标 明 了父 母 对 子 女 的 数 量 和 质量 ( 育 水 平进 而人 力 资 本 水 平 ) 间 式 1) 1) 5 教 之  

的 取 舍 。 同 时式 (  还 表 明 , 持 其 他 变 量 不 变 , 1) 6 保 当  增 加 时 , 母 所 选 择 的 子 女 的教 育水 平进 而 人 力 资 源  父 水 平 会 增加 , a 加 的经 济 含 义 恰恰 表 明 了 社 会 对 人 力 资本 的偏 好 。 是 与 直觉 相 符 的 。 而 增 这 同样 口的 增 加 也  会 带 来 父 母 对 子 女 的 数量 和人 力 资 本 水 平 的 偏 好 的 增 加 , 一 点 是 由模 型 的 假 设 所 决 定 的 。 这  

四 、结 论 及 未 来 研 究 方 向  

本 文 尝 试 在 前 人 工作 的基 础 上 刻 画 马尔 萨 斯 陷 阱 的 内在 机 制 以 及 跳 出马 尔 萨 斯 陷 阱 的 两 个 可 能 的 方 

向 , 别 是 把 人 口的 转 变放 在 了一 个 核 心 部 位 去 考 察 。 目前 在 经 济 学 和 人 口学 两 个 学 科 的 文 献 里 , 马 尔  特 对

萨斯 陷 阱 的描 述 并 没 有 太 大 的相 关 性 。我 们 认 为 , 口转 化 是 理 解 经 济 领 域 内的 跳 出 马尔 萨斯 陷 阱 不 可 忽  人

视 的核 心 , 样 我 们也 相 信 , 纯 的描 述 人 口转 化 的 文 献 如 果 不 能结 合 人 口转 化 背 后 的 经 济 因 素 , 是 不 完  同 单 也

8 5 — 

备 的 。虽 然 本 文 在 一 定 程 度 刻 画 了 人 口转 化 过 程 中 , 着 人 力 资 本 在 生 产 中 的 重 要 性 的 逐 渐 增 加 , 观 个  随 微

体会 逐 渐 增 加 对 人 力 资 本 的 积 累 , 是 目前 我 们还 缺乏 对 该 问题 的进 一 步 的 定 量 模 拟 。所 以未 来 的 一 个 非  但

常值 得 重 要 的 研 究 方 向 是 , 对 模 型 中的 一 些 参 数 赋 予 合 理 的数 值 的 基 础 上 , 过假 设 不 同 的 外 部 冲击 来  在 通 模 拟 经 济 从 马 尔 萨 斯 停 滞 到 现 代持 续 增 长 的整 个 过 程 。另 一 个 值得 注 意 的研 究 方 向是 , 于 中 国历 史 上存  对

在着 较 为严 重 的人 口数 量 波 动 , 目前 的 模 型 还 没 能 对 此 进 行 刻 画 , 者 说 只能 像 索 洛 模 型 在 描 述 现 代 经 济  或

时 所 做 的那 样 , 它放 进技 术进 步 这 个 “ 匣 子” 去 。 把 黑 中  

参 考 文献 

[ ]Azr ds C n .Sah rk, o et  rp A] 1 ai i, .adJ tc

usi P vryT a s[ ,Had o ko  cn miGrw h[ ] N r   l a n bo  f o o c o t c , ot Ho— E   h  

ln a d,2 5. 00  

[ ]B r , . adG ek r F rit  h i      dl f c nmi Grwt J , cn mer a   9  2 ar R , n  .B ce , eti C oc i aMo e o  o o c o h[] E o o ti ,l8 , o ly en   E   c 9

57 ( . 2) 

[ 2B c e,G. . .M up yad R 3  ek r S ,K rh  n  .T mua a r,Hu nC ptl eti ,a dE o o cGrw h [ ]  ma  a i ,F ri y n   cn mi o t J , a l t  

J u n l fP l ia  o o y 9 0,9 ( )  o r a    o i c 1Ec n m ,1 9 o t 8 5.

[ ]D e p . ,G o hT k of 。 C R- 0 1 6W ok P p r 0 6 4 o k e M. r wt a e f C P - 2 —0   r   a e ,2 0 ,UC       s I A.

[ ]G lr O. F o San t nt G o h Unf dGrw hThoy[ , n b o  f c nmi G o h  5 a , . rm tg ai  O rwt: ie  o t  e r A] Ha d o ko E o o c rwt , o o   i    

Norh H ol nd,2 5. t  l a 00  

[  Hasn G , n  .P ect,Matu OS lw [] 6 ne , . a dE rsot l st oo J ,Amei nE o o cR v w, 0 2 9 . h r a  cn mi e i 2 0 , 2 c   e   [ ]Ln J ,T eN eh m P zl: h h n ut a R v lt nDdNo Or iaei C ia J ,E o  7 i, . h  ed a   uz W yteId sr l eoui   i e i  o   t i nt    hn ?[] c—   g n

no i  v l pm e   n   m c De e o nta d Culur lCha ge t a  n ”. 1 95, 41 1)    9  ( .

e Ne d a Pu ze h   b r Qu si n a d Ch n Sm r l :L n -e m  ro ma c   i c   a [ ]L n .,Th   e h m  z l ,t eW e e   e to   n   ia’  i ce o g tr Pe f r n e sn e 8  i ,J

te u gD n sy[] hn  cn miJ un l 2 0 。1 1. h 

n  y at J ,C iaE o o c o ra, 0 8 ( ) S    

[]L cs . .J. OnteMehnc fE o o cD vlp n [ ] J un l f ntr  cn mi , 9  u a,R E r ,  h  ca i o  c nmi ee me t J , o ra o  s   o   Mo eayE oo c   s

l 8,2   98 2.

. 

O]Ma dsn   d i ,A , h  r   cn my   l n i P rpci M] OE D,P r , 0 1 o . T eWol E o o :A Miena eset e[ 。 C d l   v ai 2 0 . s   1   ]Ma dsn . 2 0 , eWol E oo : s r a Sai i M] O C P r , 0 3 d i ,A , 0 3 Th  r   cn my Hi oi l tt t s[ , E D, ai 2 0 . o d t c  sc s   2   ]N g 。R 。 ar r a d teTrn i o     d r   r wt J , o r a o  n tr   c n m c , 0 4  a i . B ri s n  h   a s in t Mo e nG o h[ ] J u n l f e  t O   Mo ea yE o o i 2 0 , s

5l( . 3) 

1 ]P mea z . T eG e t i r e c : hn , u o e n   eMa igo h   d r  r   c n my   o r n ,K , h   r a D v g n e C ia E rp   dt   k n   f eMo en Wo l E o o   3   e a h t d

: ,P ictn P ictnUnvri   rs,20 . M] r eo : r eo  i s yP es 0 0 n n e t   [ 4 S lw.R ,AC nr uint  e h oyo E o o cD vlp n [] Q atr   un l f en m— 1] oo .   o ti t   t   e r f cn mi ee me t J , u r l J rao  o o   b o oh T     o eyo   E

is. 1 56, 7 ( . c 9 0 1) 

[5 1]韦 森 。 密 动 力 与 布 罗代 尔钟 罩 : 究西 方世 界近 代 兴 起 和 晚 清 帝 国 相 对停 滞 之 历 史 原 因 的 一个 可 能  斯 研

的 新视 角[ ] 社 会 科 学 战 线 ,0 6 1  J, 20 ,。

[6 1]韦 森 , 哈 耶 克 “ 从 自发 一 扩 展 次 序 ” 论 看 经 济 增 长 的 “ 密 动 力 ” “ 罗 代 尔 ” 罩 [] 东 岳 论 丛 , 理 斯 与 布 钟 J,  

2 6.   00 3。

8 6 ~ 

范文八:中国的改革发展与马尔萨斯_人口陷阱_的突破 投稿:于迦迧

中国的改革发展

与马尔萨斯/人口陷阱0的突破穆光宗

一、马尔萨斯/人口陷阱0的涵义和评价

我们知道,现代西方学者习惯于将马尔萨斯的人口思想概括为/低水平均衡陷阱0或者/马尔萨斯的人口陷阱0这样的说法,以至于托马斯#马尔萨斯这个英国牧师常常给后人留下一个人口学说史上悲观学派鼻祖的印象。这是为什么呢?我们无妨简单地追溯一下历史:差不多在200年前,马尔萨斯发表了著名的5人口原理6一书(1798),在书中,他详论了在无控条件下的人口增长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从而提出了一种关于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关系的理论。

作为一名古典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将自己的人口理论建筑在经济学的/报酬递减0原理之上。马尔萨斯首先假定人口有一种不断增长的趋势,在人口增长不被干预、不加控制的条件下(按马氏的说法,通过减少食物供给的方法就可控制人口增长),人口将按几何级数来增长,即人口将按1、2、4、8、16、32、64、128、256、512,,这样的比率增加。与此同时,由于固定生产要素和土地的报酬递减,食物的供给大致按算术级数来增长,即生活资料将按1、2、3、4、5、6、7、8、9、10,,这样的比率增加。换言之,由于人口增长和土地报酬递减规律的交互作用,食物等生活资料的供给将跟不上人口的增长。由于两者的变动不能保持同步和平衡,这样,每增加一部分人口,就只能耕种更少的土地(人均水平),人均食物或推而广之人均生活资料的边际分配)))每增加一个单位人口所增加的食物或其它生活资料供给量)))就开始减少,农村人口的人均食物水平具有一种下降的趋势,一种使人均食品降低到一定规模的人口勉强糊口或者刚

¹刚够得上最低生活水平的趋势。这就是当年马尔萨斯所警告的人口增长的陷阱。

虽然马尔萨斯建构了一个有关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的理论模型,遗憾的是,这一理论是建筑在许多过分简单的假定和假设基础上的,它经不起事实的检验。马尔萨斯的人口陷阱是一种在一定假设条件下才能成立的理论模型,这一模型有着三个重要的假定:一是人口增长处于自由放任状态,不受干预;二是生活资料在一定时期内的供给量是有限的;三是土地报酬递减。基于这样的假定,马尔萨斯得出了持续的人口增长有朝一日会使人们陷于低水平均衡陷阱这样的结论。从逻辑推演和我们所观察到的一些历史事实来看,倘若没有社会变革和经济发展力量的牵引)))或者说在生产力发展保持相对静态的假设下,过度的人口增长导致陷入/低水平均衡陷阱0,看来的确不可避免。但显而易见,从马尔萨斯模型的假定来看,他的思想有着特定的时代烙印,换言之,这是一种与传统农业社会人类的生存境遇相关联的人口问题观、马尔萨斯的假定似乎是适用于生产力发展水平较低且变化迟缓的传统农耕社会的,所以撇开其它不论,仅从人口增长的

影响来看,/低水平均衡陷阱0的产生在传统社会确有较大的可能性。

正如许多评论已经指出的,马尔萨斯忽视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技术进步的巨大力量。问题恰恰在于,世界人口)))经济发展事实表明,技术进步的伟力足以抵消人口迅速增长所带来的阻力。现代经济增长的历史已经与以科学发明、技术革新和社会变革为形式的一系列技术进步极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递增而不是递减的规模收益已经成

º换言之,在现代工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不仅意味着经为现代增长时代的显著特征。

济总量的扩张,而且越来越具有革新的意义)))因为科技进步成了第一生产力。在这样与往昔全然不同的时代背景下,人口增长导致低水平均衡的现象日趋减少了。迅速和持续的技术进步使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有可能从马尔萨斯人口陷阱的魔影下逃脱出来。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口摆脱了土地的束缚,进入了广阔的经济活动空间和个人发展领域;另一方面,即便是仍然与土地打交道的人口也可能因科技进步的威力而受惠于土地报酬递增,从而在农业人口增长的大背景下也能跳出/低水平均衡陷阱0,这从人均收入及其它生活水平、生活质量指标在人口增长的过程中有所改善和提高的事实中均可有所佐证。

二、中国开始走出/人口陷阱0的实证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进入了建国以来经济社会发展最令人称道的/黄金时期0。中国在每年净增人口1400)1600万的同时,经济增长率较高且表现出了持续性,人均收入也在增加。以/八五0为例,我国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2%,比诸/七五0高出412个百分点,高出计划所提出的6%的一倍,居同期世界各国经济增长速度的首位。而且/八五0时期各年间的经济增长速度仅相差315个百分点,成为建国以来经济增长速度最快,而又波动最小的一个五年计划。与此同时,人民生活水平也显著提高,生活质量进一步改善。1995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生活费收入达3893元,比1990年增长118倍,扣除价格因素年均递增717%,大大高于/七五0期间年均递增317%的水平。1995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578元,比1990年增长112倍,年均增长415%,比/七

»毫无疑问,中国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制度创新活动使五0期间的增速高211个百分点。

得80年代以来的现代经济增长摆脱了人口增长的沉重压力。人口增长的负面效应在新的制度环境中得到了有效的抵制乃至消除,而其正面效应却得到了发挥。概而言之,是改革开放和可持续的社会经济发展使中国人民走出了前述的/低水平均衡的陷阱0。统计数据表明,1952)1978年,我国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年均仅增长212%,1978)

¼1995年提高到了619%。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的确可以说深深地陷入了/低水平均衡陷阱0,突出如农村过剩劳动力的增长压力问题。在昔日城乡分割的二元化社会经济格局中,弱质的传统型农业成了吸纳过剩劳动力的巨大蓄水池,人均收益自然很低。但倘若将此完全归咎于人口的迅速增长显然是将历史简单化了。恰恰相反,从改革前后的显明反照来看,应当说主要是因为战略决策的失误及相关的体制性因素束缚了人口增长能量的合理转化,铸成了/低水平均衡的制度)))人口陷阱0这种绝对平均主义的悲剧。也正是因为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勇敢地摒弃了/不患寡、患不均0这种历史证明与时代相悖的原始共产主义理想,中国才有了今天的繁荣和进步。

中国人民开始走出/低水平均衡陷阱0的又一有力证据是在反贫困斗争中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贫困问题是全球关注的一个焦点,是本世纪60年代提出的全球著名的/三P0问题之一(另两个问题一是人口,一是污染,因三大问题的英文单词均以P开头,

所以简称为/三P0问题)。因为贫困直接威胁着全球的政治安定、经济发展、生态平衡和人类健康。所以,消除贫困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也是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共同挑战。1995年,在联合国社会发展首脑会议上,18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和与会代表共同作出将1996年定为/国际消除贫困年0的决定。中国政府认为,生存权是人类最基本的权利,不尽快消除贫困,彻底解决生存权、发展权的问题,世界就不得安宁,人类社会就不可能健康发展。消除绝对贫困现象,实现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富裕,是中国政府的一贯方针,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构成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内容。/贫穷不是社会主义0是传诵已久的邓小平同志的一句名言。所谓绝对贫困,简单说是指因缺乏基本生存条件而导致食不果腹、缺衣少穿、居住困难、就医困难、收入低、寿命短的现象。

½然而,经过新中国据估计,绝对贫困人口在旧中国约占全国人口总数的60%)70%。

几十年的努力,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快速增长,旧中国积贫积弱的面貌已经根本改观。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绝对贫困人口已经由改革开放初期的215亿,减少到1995年的6500万。这是一个举世公认的历史性成就。具体来看,1978年仍有占全国农村人口总数31%的约215亿人口处于绝对贫困的状态,而在改革开放的初期(1978)1984年),平均每年有1785万人脱贫,到1985年,绝对贫困人口已减至1125亿人,贫困人口占农村人口比例下降至15%。1985年国家成立了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加大了反贫困的力度。1985)1992年这7年中又有4500万贫困人口脱贫,贫困人口的年人均纯收入从不足200元人民币提高到了450元以上,人均占有粮食从不足300公斤提高到350公斤以上。这样,到1993年时,全国绝对贫困人口已减至8000万,约占全国农村人口总数的913%,主要集中在592个贫困县中。又经过两年的艰苦努力,减少到6500万左右。毫无疑问,富有成效的制度创新和持续的经济增长明显地抵消了人口增长所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从而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了/人口问题的本质是发展问题0这一科学论断,换言之,现实人口问题的产生机制和解决途径只能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去解释和寻找。

同世界贫困现象日趋严重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改革开放的中国在反贫困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是十分显著的。在过去最近5年里,全球最贫困人口从10亿增加到13亿,目前还在以每年2500万人的速度增加。在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现在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处于赤贫之中,每年有1000多万的人口死于饥饿或营养不良。在人类行将跨入21世纪之际,全球仍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在贫困的险恶环境中挣扎。/贫困问题0不能不成为全球关注的跨世纪问题。与此同时,改革开放18年来,中国进入了建国以来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最快的历史时期,强有力的经济增长和显著的社会进步使越来越多的贫困人口被牵引出了/低水平均衡的陷阱0,从总量来看,大约有四分之三共1185亿人口初步摆脱了长期赤贫的境地,而中国贫困人口占全球贫困人口的比例,也已经由70年代末的四

¾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伟大成就。分之一减少到现在的二十分之一。

改革开放为缓解和消除现代中国人口问题提供了极好的历史机遇,这千真万确的。而且我们可以相信:在人口继续增长的历史背景下,强有力的改革开放所营造的制度环境和现代经济成长将为中国人民完全、彻底地摆脱/低水平均衡陷阱0的困扰作出巨大的乃至具决定性意义的贡献。当然,我们在认可/发展才是硬道理0的同时,绝不否认计划生育在新的历史时期抓紧抓好、更上一层楼的必要性,恰恰相反,我们认为:在低生育率目标在全国各地次第实现的今天,计划生育和人口控制被赋予了更深刻的历史涵义,依然十分必要)))这是因为,生育率高低本身并不能全面真实地反映出人口问题的严重程度和范围大小,何况目前的低生育率情势是不稳定、非均衡和不彻底的,所以说,人口增长的出生控制还没有完成历史使命。毫无疑问,我们所期待的是稳定的低生

¿育率格局。再者,也可以说是从根本的意义来讲,要不要推行计划生育(这里指将家

庭的生育活动纳入国家计划和社会管理网络中的PlannedChildbearing,而不是指家庭生育计划FamilyPlanning),要不要控制人口增长,在本质上取决于决策者在不同的国情、区情下对人口与社会经济及资源环境在互动和整合中完成的系统运行能否在总体上实现协调、持续发展目标的价值判断。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考虑将现代中国人口控制的

À理论依据归为/协调发展理论0和/可持续发展理论0。

人口增长对于中国可持续发展战略目标的实现来说的确是挑战和机遇并存的。但或许可以论断:在目前的发展态势下,未来的中国不会存在因为不可抗拒的人口增长而带来什么生存危机,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已经使我们跳出了/低水平均衡的制度)))人口陷阱0并将继续使我们远离这一陷阱。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正在努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家,将以明确的态度、坚定的信心和有效的措施,支持联合国关于消除贫困的全球性倡议,对消除贫困承担自己的责任,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1994年,我国政府制定了5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6,明确要求集中人力、物力、财力,用7年左右的时间,基本解决农村8000万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并提出了一系列重大政策措施。而在过去的两年中,计划已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对此,前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先生在中国政府国务院举行国际消除贫困年纪念大会上的致辞中曾有高度赞誉。他指出,中国是世界上极少数几个提出要在2000年解决绝对贫困问题并已制定了综合性消除贫困计划的国家之一。这与世界各国领导人在哥本哈根全球社会与发展首

Á打好世纪末扶贫攻坚战的脑会议上所作出的决定是一致的。中国是一个很好的榜样。

意义是极其深远的,因为正如江泽民同志所强调指出的:/到本世纪末,我们解决了8000万人的温饱问题,占世界人口1/4的中国人民的生存权这个最大最基本的人权问题,从此就彻底解决了。这不仅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是一件大事,而且在人类发展史上也是一个壮举。0Â

三、余论:全面、客观地认识人口问题的本质

自从70年代初大力推行计划生育运动特别是70年代末实施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总体上之所以能逐步走出马尔萨斯的/人口陷阱0,应当说,与我们对/人口问题本质0认识的加深密不可分的。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的认识尚须进一步推进,以期不仅跳出而且能远离马尔萨斯的/人口陷阱0。归根结蒂,人口问题观决定人口治理观,问题恰恰在于,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因为人口问题的相对性和变异性,人口问题观必然会有所变化而不是无所变化。

记得在70年代初叶时,中国代表在联合国会议上曾经宣称:中国拥有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不存在什么人口问题。然而不过数年,旨在迅速降低人口生育率和自然增长率的计划生育运动即在全国范围内被推开。与此同时,有关人口的诸多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认识也被一一修正。如何解决现代中国人口问题?当时提出的广被接受的一个理论就是/两种生产理论0,即经济是有计划的,所以人口也要有计划。这一似乎顺理成章的认识被后来的事实证明带有特定的历史烙印。但无论如何,它为风起云涌的计划生育运动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是功不可没的。但遗憾的是,当时将人口问题主要归结为人口的总和生育率和自然增长率过高,这虽然是事实,却是偏面的,以致于两种生产理论被通俗地演绎成/人口要降下来,经济要搞上去0这一城乡熟知的口号式认知。然而,这种类似于/毕其功于一役0的急刹车式的极端做法毕竟是一种对人口性别年龄结构继而对人口的长期发展有很大损害的做法。对此,国际上极负盛名的美国人口学

家、曾任国际人口学会会长的安斯利#寇尔教授曾有审慎的提醒。他于1980年8月来我国讲学时谈到:/把人口增长率大幅度急剧下降对于人口年龄构成和社会会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我这样说,并不是认为中国人口增长率不应当下降,而是说,增长率应该下

vl他这番降,但必须对人口高增长的不利影响和生育率急剧下降的负面后果加以权衡。0󰀁

至今读来仍发人深省的评论不仅坦露了一个真正的学者才具有的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而且展现了他作为一个智者的远见卓识。他认为:/中国当年没有做计划生育,而现在加速计划生育,以便补偿过去没有做的事,这段时间是错误的。如果一辆火车开得太快,要想马上使它停止下来就会产生灾难性的结果。在火车轨道上筑上一道砖糟,不是一个好主意。我认为要逐渐下降,而不是急剧下降,总和生育率不要低于更替水平太多,这样对人口年龄构成的不利影响会较小。我很抱歉不应说得这样坦率来讨论一个国

wl家的人口政策,但我这个人总是想到那里就说到那里。0󰀁

不幸而被言中,/急刹车0的做法产生了有些学者所指出的欲速则不达效应和顾此

xl失彼效应󰀁。人口的迅速老龄化,出生婴儿性别比的升高、偏高,独生子女问题,干群关系紧张以及统计失真等系列性/代价问题0的纷至沓来,终于使一些同志幡然醒悟:中国兼具复杂性和变异性这双重特征的现实人口问题绝非生育问题所能概括,生育率的迅速下降与其它社会人口问题的解决构成了两难的甚至多难的选择。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后,初露端倪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开始提上议事日程;80年代末出生性别比等问题的提出使我们对人口问题的认识视野进一步拓宽了。我们终于清醒地认识到:人口过多和人口增长过快只是人口问题的一个方面,虽然在有的时候,这一方面的问题相对突出,因而在治理上有所侧重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进入90年代以来,随着低生育率事实逐渐被各界达成共识,所以虽然人口过多因为人口增长的累积效应一时难以改变外,人口过快增长的趋势则在卓有成效的计划生育运动中被大大淡化了。而伴随科教兴国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确立,人口素质及人口老龄化等涉及人口长期发展及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开始突兀而起。这种人口态势的重大转变亟需我们在战略上作出及时的调整和部署。概言之,我们必须及早突破以生育为中心的人口问题视野,要在广阔的社会经济背景下并从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内来着眼统筹解决人口增长)))人口质量)))人口结构三位一体的当代人口问题。

显然,过去那种将/人口增长0简单等同于/挑战0与/危机0的人口问题观有失偏颇。人口增长所产生的消费、就业等方面的需求压力并不是危机四伏的呈现,而是既可进一步转化为阻力效应,也在客观上存在着推力效应)))因为人口作为社会人群的集合,不仅有消费的功能,而且有生产的功能。例如,农业生产上的/绿色革命0在相当程度上正是由人口增长的推力效应所促成的。此其一。

其二,人口问题的本质是发展问题。说/人口问题的本质是社会经济问题0,这一论断不能说不深刻,但并不全面。亦即,这里的发展宜作广义的理解,即既包括社会经济的发展,也包括人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的总体进步。最重要、最根本的是人的发展,特别是与人的发展相关联的观念现代化。譬如,生育观念的现代化就是以/晚婚晚育,少生优生0为基本特征的现代生育决策得以完成的最为基本的内在动力。/人口问题的本质是发展问题0这一论断既说明了人口问题的相对性,也说明了人口问题的变异性。不存在绝对纯粹的、与社会经济变量无涉的所谓人口问题;这是应当达成共识的一个基本点。由此推论,70年代我国人口问题的严峻性不全然是人口增长所造成的)))当然我们也不否认当时的生育率的确较高,当时TFR在5左右;恰恰在较大程度上是由/十年浩劫0之后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险恶境况反衬而出的。这样,70年代末80年代初极其严格的人口政策的出台与其说是人口压力所致,不如说是经济太不景气造成的社会压

力较大而我们实现/强国梦0的愿望又过于炽烈之故。这一点似乎很为一些同志所忽视。

从/人口问题的本质是发展问题0这一重要命题中,可以引出我们应持的人口问题观和人口治理观。这就是,人口问题的存在范围和严重程度不是由生多生少或人多人少来决定的,人口增长并非是/问题0和/危机0的代名词,人口问题的产生机制和解决途径均要在社会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去寻找,等等。

这样,结合社会经济的大背景进行审视,我们可以清晰地描画出跨世纪中国人口问题的基本轮廓,从而明确我们今后的努力方向:

首先,持续的、跨世纪的人口增长将继续使以消费为主的需求问题相对突出,其中粮食问题首当其冲,从而引来对资源环境系统和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巨大挑战和长久压力。

其次,人力资源数量上充裕,但/含金量0不高问题由来已久,但问题难在短时期内消除。人力资源/数0与/质0的二律背反将继续导致低素质劳动者的大量闲置和过剩,人力资源开发利用率必然偏低,充裕的人力资源因为积重难返的/质量问题0在很大程度上构成了社会经济发展的羁绊,经济增长方式的转换受阻,这就是引人瞩目的劳动力剩余及与此相关的一系列问题。

再次,人口年龄结构双重老化的态势日趋显化。人口老龄化和老年人口高龄化的相互交融和并行不悖已构成世纪之交中国人口发展最令人瞩目的现象,由此引发了社会经济后果极为广泛和深远的系列性老龄化问题和老龄问题。

我们可以相信,改革开放所形铸的可持续发展格局将使中国远离人口增长的马尔萨斯陷阱,但我们会不会在不期然中又陷入新的人口问题困境,在迫使生育率急剧下降的过程中带来/过犹不及0和/欲速不达0的后果的确值得我们深长思之。人口问题转型的理论已经提出了这样的警告。

注释:

¹[英]马尔萨斯著,朱泱等译:

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

º[美]M1P1托达罗著,

世界的经济发展6(上),

1988年版,第4章。

»国家计委政策研究室:

发展61996年第5期。

¼白和金等:517年来我国居民个人收入增长分

析与/九五0调控建议6,载5经济改革与发展6

1996年第5期。

½张纯元主编:5消除贫困的人口对策研究6,中

国高等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第1页。

¾Â5人民日报6社论:5打好扶贫攻坚战6,载

5人民日报61996年9月27日第二版。5第八个五年计划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性成就6,载5经济改革与于同申等译:5第三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5人口原理6,¿邬沧萍、穆光宗:5低生育率#市场经济和中国的人口控制6,载5中国人口科学61996年第3期。À穆光宗、候东民:论基础的思考6,期。Á新华社北京1996年9月26日电:行国际消除贫困年纪念大会6,1996年9月27日第二版。v󰀁l󰀁w[美]安斯利、寇尔教授在中国讲学记录,l中国人民大学人口所资料室存,1981年3月,第129页、第130页。x顾宝昌、穆光宗;l󰀁5重新认识中国人口问题6,载5人口研究61994年第5期。5国务院举载5人民日报65挑战与成长:人口控制理载5人口学刊61993年第3

w穆光宗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所 副教授 邮编 100872

(责任编辑 江中孝)

范文九:马尔萨斯“两种抑制”的观点及解脱“人口陷阱”的制度条件 投稿:范為炻

作者:吕昭河

人口学刊 2001年04期

  【中图分类号】9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129X(2001)02—0035—04

  马尔萨斯的《人口原理》已经发表了200余年。过去的20年, 虽然对马尔萨斯人口学说已经在较大程度上克服了仅仅以“阶级分析”为评价标准的历史局限,但很难说我们已经客观地、没有偏见地认识到了马尔萨斯人口理论的贡献和社会意义,在很多方面尚留有种种认识上的偏误。本文对马尔萨斯人口理论中“两种抑制”的观点进行评述,希望对全面认识马尔萨斯人口理论有所帮助。

  马尔萨斯“两种抑制”的观点,长期以来都成为马尔萨斯人口理论批判的一个主要内容。批判者认为:马尔萨斯主张用战争、瘟疫、贫困等等非人性手段限制人口,从而使人口与生活资料相平衡。马尔萨斯“两种抑制”的观点是怎样立论的?采用战争、瘟疫、贫困的手段减少人口是否出自马尔萨斯的本意?人类在解决人口问题上有什么样的作为?成为我们认识马尔萨斯《人口原理》中诸多观点的关键环节。本文评述依据马尔萨斯《人口原理》的第一版。这一版本流传最广,而且正是在“两种抑制”观点上受到激烈的抨击。第一版与第二版在论述这个问题上的差别,正如马尔萨斯自己所说,“第一篇论文里所作出的某些最残酷的结论变得缓和了”。 因此, 选择《人口原理》第一版(中译本为1992年版,商务印书馆)作为评述马尔萨斯人口理论的依据,可以理解马尔萨斯人口理论的原意。另外,在本文评述中,还涉及1824年发表在《大英百科全书》上的《人口原理》节本的论述。

  一、“两种抑制”

  1.马尔萨斯关于“预防性抑制”和“积极抑制”的观点

  马尔萨斯人口理论的确是深思熟虑的产物。对人口与生活资料关系的看法,他自认为是基于一个众所周知的真理:“人口必然总是压低至生活资料的水平,这是一条显而易见的真理,已被许多作家注意到了。”在马尔萨斯的三个命题中,这称为人口增长的“制约原理”,即“没有生存的手段,人口就无法增加。”马尔萨斯关注的是人口被压低至生活资料水平的事实是怎样形成的。他认为,不对这一问题进行考察,将影响社会的发展:“但据我所知,迄今尚没有哪位作家仔细研究过这种水平究竟是如何形成的,而据我看,若不考察这一问题,便会极大地妨碍社会未来的改善。”马尔萨斯完整的人口思想虽然还不能从他的序言的一段话体现出来,但是这里至少表达了这样的意思:他对人口问题的研究和考察是为了推动社会的进步。从这一点理解,他的动机是良好的。

  基于马尔萨斯提出的两条公理,他得到一个结论:“人口的增殖力无限大于土地为人类生产生活资料的能力。”但人口总被压低于生活水平之下,这已被认为是公认的真理究竟是怎样形成的?马尔萨斯认为人口增长受到来自人类社会的“预防性的抑制”和“积极的抑制”。由于“两种抑制”作用而使按“几何级数增长”的人口与按“算术级数增长”的生活资料实现相互间的平衡。“预防性的抑制和积极的抑制,防止了人口的自然增长。”

  马尔萨斯多次表述过“预防性的抑制”和“积极的抑制”的含义。他在第4章中指出“所谓预防性的抑制,是指人们对养家糊口的忧虑, 所谓积极的抑制,是指一些下层阶级实际所处的困难境地,使他们不能给予子女以应有的食物和照料。”在第5章中, 马尔萨斯详细论述了下层阶级由于抚养能力的低下而导致大量儿童死亡的事实,指出:“所谓积极的抑制,是指已经开始增长的人口所受到的抑制,主要是(尽管也许不完全是)最下层社会所受到的抑制”。

  马尔萨斯曾详细地解释“积极抑制”与“预防性抑制”对人们的婚姻生育行为的影响:预防性抑制主要出自于:不愿节俭度日,不愿放弃自己喜爱的快乐生活;对未来生活的忧虑;担心社会地位下降;就业竞争激烈等等考虑。这种对生活的谨慎态度,“以不同的程度影响着所有社会阶级”,从而有效地抑制了人口的增长。但是,马尔萨斯认为:所谓积极抑制,并不如预言性抑制的作用那么明显,而且没有足够的资料说明其影响的“强度和范围”。但是他仍然认为,因“缺乏充足的食物和适当的照料”而陷入困境、死亡事例在城市和农村都是大量存在的。对人口增长的积极抑制,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客观事实。

  马尔萨斯还提及其他抑制因素,在其专论积极抑制的第5 章结束时,他说到:“除了所说的预防性抑制和积极性抑制外,尚有对妇女的不道德习俗、大城市、有碍健康的制造业、奢侈、瘟疫和战争等抑制因素。”马尔萨斯把上述提及的种种抑制都归结为“贫困与罪恶”。他认为当这些抑制因素极大地削弱时,人口将会较快地增长。因此,人口被压低到生活资料的水平,是社会强有力的抑制的结果。

  2.马尔萨斯对待两种抑制的态度

  马尔萨斯认为,作为限制人口增长的手段,预防性抑制优于积极性抑制。他说到:“但是,既然按照自然法则,人口的增长总要受到某种抑制,所以,与其鼓励人口增长,然后让匮乏和疾病对其加以抑制,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预见与担忧来抑制人口:预见到自己养家糊口有困难,耽心丧失自立能力而陷于贫困。”马尔萨斯主张采用预言性抑制来限制人口过快增长,并认为这种抑制的方法归结于人们对生活的理性态度。

  在1830年发表,刊登于1824年《大英百科全书》增刊上的马尔萨斯《人口原理》节本中,马尔萨斯说到:“只有对人口增长的预防性抑制能取代巨大的苦难和大量的死亡。”马尔萨斯并不主张用“积极抑制”的办法来减少人口,马尔萨斯认为:同罪恶相比,贫困对人口增长的抑制最强有力,也是最不道德的:“饥饿是自然抑制过剩人口的最不适当,最可怕的方式。”而且他以社会改善为目的,认为用罪恶和贫困等手段来减少人口,“是一种一刹那也不容许的思想”。马尔萨斯在《人口原理》第一章中,对有关人类和社会可完善的理论所描绘的诱人图景,表示“颇感兴奋和愉快”,并说他“热望能实现这种给人带来幸福的改良”。从逻辑上说,马尔萨斯并不主张采用罪恶和贫困的办法,但是他确信根据自然法则,“改良的途中有一些巨大而不可克服的困难”,并由此而认为社会不可完善,贫困和罪恶不可能被根除。

  二、马尔萨斯关于人类理性、体制与政府对抑制人口的作用

  在主观上,马尔萨斯并不愿意看到罪恶猖獗、饿殍遍野的人类景象。他认为:人类的理性、社会体制和政府都对抑制人口起着积极的作用。

  1.马尔萨斯认为,人的生育受人类理性的抑制。马尔萨斯指出:动植物界受强大的本能驱使而繁衍自己的种族,不受理性的妨碍。在种族繁衍上,人类的抑制作用“较为复杂”,“人受同样强大的本能驱使而繁衍自己的种族,但理性却出面加以干涉,向他提出这样的问题,即若无力供养子女,是否可以不生育”。马尔萨斯不认为人口完全服从于自然规律。在种族繁衍问题上,人类具有理性决策的能力,这与动植物界的受自然本能驱动的繁殖规律是截然不同的。

  2.马尔萨斯肯定了人类制度对减轻贫困的作用。他说:“这种贫困是自然法则造成的必然而不可避免的结果,人类制度决没有加重它,而是大大减轻了它,虽然永远不能消除它。”虽然马尔萨斯认为葛德文等人倡导的社会改革达不到最终消除贫困的目标。但是,马尔萨斯在本质上不是反对社会改革,而是认为人们提倡的那种社会改革实现不了解决贫困与痛苦的目标。

  马尔萨斯对人类前途的悲观态度出自于他对自然的哲学观。康芒斯认为,从斯密到马尔萨斯的学说,发生了对“自然”的根本哲学的深刻变化,即从斯密关于自然的“天赐丰裕”转变为马尔萨斯的“自然的吝啬”。马尔萨斯从必然的人口过剩引出人类性格的“道德起源”,并宣扬以“人类性的道德进化”来抑制“肉体”的扰乱力。马尔萨斯毫不掩饰地承认,他对人类生活的看法具有“忧郁的色调”,但他认为这不是他的“偏见”或“忧郁的性格”使然,而是现实就是如此。马尔萨斯没有能够从当时的社会改良主张中看到能够摆脱这种“忧郁色调”的发展前景,但是不能由此推断出他反对社会进步,反对一切社会改革的结论。正如他在序言中写到的他愿意看到他提出的“妨碍社会改善的主要困难”在实践中被克服,哪怕在理论上被克服,他都将为此而欣喜。

  3.马尔萨斯认为预防性抑制主要来自习惯而非法律。他说到:“假如说这种预防性抑制主要是通过对结婚的谨慎抑制发挥其作用,那么如前所述,显而易见,直接立法就起不了多大作用。谨慎抑制不可能凭借法律来实现而不致严重违反人们生来就有的自由和不致产生更多罪恶的大风险。但是,公正而开明的政府十分巨大的影响和完善的财产保险在培养人们谨慎方面任何时候都是毫无疑问的。”马尔萨斯认为:以良好社会习惯和风尚来构造人们基于理性的婚姻生育行为,以完善的财产制度来激励人们聚财、敛财的需求,从而抑制人们生育行为,这是政府可以有所作为的。

  马尔萨斯肯定了社会发展对减少“积极抑制”作用的推动。马尔萨斯在总结欧洲的历史时说到:“……社会愈文明和进步,它们(指贫困和罪恶——引者注)发生的频次和死亡人数都大大减少,……对人口增长的这种积极抑制减少,预防性抑制的作用必然随之增加……”马尔萨斯没有能够看到今天的人类社会发展,否则他可能得出更为乐观的结论。但是,无论怎么说,社会进步所带来的“预防性抑制”逐步取代“积极抑制”的趋势,马尔萨斯是充分地肯定的。这与马尔萨斯在人类理性、社会体制改良、政府作用、社会习惯和法律等方面对人口抑制的作用的论述是一致。

  三、“人口陷阱”及其解脱

  1.“人口陷阱”及它的社会体制背景

  “人口陷阱”,即“马尔萨斯均衡陷阱”,指在巨大的人口增殖力下,人类始终处于贫困线上,无法摆脱的一种人口与经济的恶性循环。莱宾斯坦曾针对“马尔萨斯陷阱”提出过“临界最小努力模型”,认为以人口高出生高死亡为特征的“生存均衡状态”的解脱,需要外部资本和技术的推动。但与莱宾斯坦不同,马尔萨斯对技术提高、生产改进而产生的人口抑制作用抱有怀疑。尽管西方社会的文明进程为人类社会带来异常耀眼的物质成就,但是马尔萨斯并不认为这足以保证人口快速增长对生活资料的需要。“的确可以预料,在文明的、发达的国家中,资本的积累、劳动的分工和机器的发明,都能扩大生产的领域;但是经验告诉我们,这些原因在制造方便生活的用品和奢侈品方面的作用确实令人心惊,但在增加粮食生产方面的成效却不怎么好。”因此马尔萨斯认为:生产的扩大“任何时候都取代不了对人口增长的预防性抑制和积极抑制所起的作用。”为此,他更看好社会体制对人口抑制的巨大作用潜力。马尔萨斯把“人口陷阱”的产生归结为社会体制的不合理,并寄希望于通过社会体制的改良来摆脱“人口陷阱”。

  马尔萨斯把“人口陷阱”的产生最终归结为社会制度腐朽性,在其《政治经济学原理》一书中,他说到:人口迅速增长与低生活水平的状况是“专制、压制和愚昧”产物。为此他提出了摆脱“人口陷阱”的可能途径,这种人口与经济的良性关系,我暂且称为马尔萨斯的“第二条道路”。可以说这也是马尔萨斯关于为解决人口问题而进行社会改良的理想模式。

  概括地说:马尔萨斯的“第二条道路”出自于他在《政治经济学概观》中的一段话:“由于实际工资高,或者由于拥有支配很大一部分生活必需品的权力,可能会出现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一种是,人口迅速增长,高工资主要被花在供养大家庭上;另一种是,生活方式的明显提高,人们享受到生活的便利条件和必需品,却没有引起人口增长率相应的加速提高现象。”

  马尔萨斯断定:“在造成第一种特征的因素中,人们发现最有效的因素就是专制、压迫和愚昧。而造成后一种特征的各种因素中,最有效的因素是公民的自由、政治自由和教育。”显然,摆脱“人口陷阱”的最有效因素是一种更加文明的社会体制。在现代社会,人类和社会制度对人口的有效抑制起了巨大的作用;对人口抑制的性质和作用的方式,人类有着巨大的、十分广泛的影响。

  2.摆脱“人口陷阱”的制度条件

  马尔萨斯认为:有效地抑制人口增长并改善人们的生活,依赖于公民自由、政治自由和教育社会机制的形成,这是培养和形成人们“谨慎行为”的最有效因素。他特别强调个人努力的社会激励、对努力成果的法律保护对人们行为的影响。认为如果社会不形成这样的社会机制,人们就不可能理性地、有计划地安排自己的生活。马尔萨斯在其《人口原理概观》中说到:在有助于鼓励社会的下层阶级养成谨慎习惯的所有原因中,最主要的原因无疑是公民的自由。如果一国人民对于自己辛勤的、公正的、受人尊敬的努力是否有自由发挥的机会毫无把握,对于自己所拥有的或可能会获得的财产是否得到现有法律公正实施的保护毫无把握,那他们是不会习惯于为未来制订计划的。”

  马尔萨斯出于同样的理由反对英国的教区法和济贫法。他认为济贫法在劳动力市场上制造“障碍”,并认为废除教区法才能使英国农民享受“行动自由”,才能建立自由的劳动力市场,使人们自由地迁移,寻找更好的就业机会。

  很显然,马尔萨斯把有效抑制人口增长、改善人民生活的社会途径归纳为:在一种充满就业机会、多样性选择的社会条件下,将会最大限度地激发人们的个人努力,并在有效的法律保护下激励人们遵从一种更加理性的生活方式。

  为此必须实现“公民的自由”,这是法律的精神实质。但是“没有政治自由,公民的自由不能长期确保。”必然地,社会的民主化进程成为摆脱“人口陷阱”,提高生活水平的实现社会进步的基石。

  马尔萨斯认为:“……教育非常有助于人们从公民的自由和政治自由获得的一切好处。没有教育,确实不能把公民的自由和政治自由看成是完美无缺的。”没有国民教育的发展,大众就不可能充分利用现代经济、政治资源来理性地安排婚姻家庭生活。

  四、结束语

  按照我们今天所处的社会条件,人类理性抑制人口的能力应当更为有力。但是,实际上,马尔萨斯所提及的人口抑制的多种途径,诸如:社会体制、法律、政府作用、公民自由、习惯、个人努力、教育等等制度关系方面,并非做得尽善尽美。在实现人口与经济的良性关系上,人类应该可以更有所作为。用马尔萨斯的一句话来概括:“人类总是有能力避免罪恶和很大一部分贫困。”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有优越的社会制度、坚实的社会组织和群众基础来实施人口控制,实现经济发展目标。我国成功的人口控制和经济发展实践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但是为了实现我国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我们需要通过社会体制、法律、政府作用、公民自由、习惯、个人努力、教育等待方面的制度创新努力来推动我国人口的全面发展,并最终实现我国长远的发展目标。

  [收稿日期]2000—08—22

作者介绍:吕昭河(1956— ),男,云南宣威人,经济学博士,云南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主要从事人口经济学和民族人口问题研究。云南大学人口研究所,云南 昆明,650091

范文十:从马尔萨斯陷阱到内生增长:工业化与农业发展关系再认识 投稿:周腕腖

作者:郭剑雄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15年01期

   一、引言

   农业发展即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过渡。①如何完成这一过渡,构成农业发展理论的中心内容。依照实现该过渡进程动力、路径的差异,可以将以经典发展理论为代表的既有农业发展理论概括为如下几种主要类型:

   (1)劳动力转移模型。在刘易斯(W.A.Lewis)[1]、费景汉(J.Fei)和拉尼斯(G.Ranis)[2]的二元经济理论中,是现代工业的兴起及其不断扩张引致的农业劳动力转移,启动了传统农业的现代化历程。劳动力的工业化配置改变了传统农业劳动过密化的资源结构,农业生产的土地—劳动比,进而资本—劳动比由此渐进提高,相应地,农业技术体系也逐步由劳动密集投入类型转向以资本广化和资本深化为标志的资本密集类型。资源结构和技术体系转变的结果,是农业人均收入对传统时代马尔萨斯贫困陷阱的逃离以及对现代工业工资水平的追赶。当农业工资率与工业工资率趋同时,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过渡(或曰农业现代化过程)即告完成。钱纳里(H.Chenery)等人[3]的经济结构转变理论所包含的农业发展思想,在本质上与刘易斯—费景汉—拉尼斯模型无异。方法论上,劳动力转移模型是新古典经济学一般均衡分析工具在农业发展研究中应用的成果。

   (2)人力资本驱动模型。舒尔茨(T.W.Schultz)认为,改造传统农业的目的,是把停滞、落后和贫穷的农业转变为可以对经济增长做出重要贡献的现代产业。农业要实现由长期停滞到快速增长的转化,唯有用高生产率的现代生产要素去替代已耗尽有利性的传统要素。高生产率的现代农业要素由承载先进技术的现代物质投入品和成功地使用这些投入品所需要的人的技艺与能力两方面组成。[4]通过与自然资源、物质资本进行比较,舒尔茨发现,决定农业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是通过向人投资形成的人力资本:“有能力的人民是现代经济丰裕的关键”[5](P92),“离开大量的人力投资,要取得现代化农业的成果和达到现代工业的富足程度是完全不可能的”[6](P16)。因此,要实现农业的高速增长和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化,就应当加大对农业部门的人力资本投资。

   (3)诱致技术进步模型。速水佑次郎(Yujiro Hayami)和弗农·拉坦(V.W.Ruttan)[7]把技术进步视为决定农业发展的基本力量,并将技术变迁处理为农业发展过程的内生变量。②他们认为,一个国家或地区农业的增长受其资源条件的制约,但这种制约可以通过技术变迁来突破。初始资源相对稀缺程度和供给弹性的不同,在要素市场上表现为资源相对价格的差异。相对价格的差异会诱导出节约相对稀缺、价格相对高昂的资源的技术变迁,以缓解稀缺和缺乏供给弹性的资源给农业发展带来的限制。土地供给缺乏弹性或土地相对于劳动价格高昂会诱导出节约土地的生物化学技术进步;劳动供给短缺或劳动相对于土地价格昂贵则会诱导出节约劳动的机械技术进步。

   (4)政策庇佑模型。大概是由于计划经济时期人们形成的一种思维惯性,也可能与特殊的政治体制有关,在中国,人们更愿意把推动农业发展的任务交给政府。政府政策庇佑农业发展的思路主要包括:一是加大财政支农投入。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同时也是面临自然和市场双重风险的弱质产业。农业的重要性及其特殊性决定了政府必须对农业予以支持与保护,而政府财政支农投资是对农业支持与保护的重要措施之一。[8]二是工业反哺农业。世界经济发展的经验表明,一个国家进入到工业化中、后期阶段,就会实施工业对农业的反哺。[9]蔡昉认为,反哺是缩小城乡发展差距、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10]三是免除农业税费。在工业化进程大规模启动后的大部分时期里,中国实行的农业税费制度实质上是一种剥夺农民的政策工具。[11]在城乡收入差距拉大和“三农”问题凸现的背景下,取消农业税费成为众多研究者的一致呼声。[12]在农民、基层政府和上级政府的博弈中,农业税费制度于2006年退出了历史舞台。

   上述理论的形成均有其对应的现实背景,它们所提供的发展思路在特定农业发展阶段分别具有可行价值。但是,在数十年之后的今天,再来系统思考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过渡问题时,不难发现上述理论存在一些疏漏与不足。第一,既有理论未能全面认识工业化对农业发展存在的多重效应。虽然刘易斯—费景汉—拉尼斯模型揭示了工业化的农业物质资本深化效应,但该模型未注意到工业化过程中农村人口生产转型和人力资本农业投资收益率变化所引致的农业人力资本深化。尽管舒尔茨将人力资本引入农业从传统到现代过渡问题的分析,但他未指明农业部门的人力资本深化机制,更没有把这一机制与工业化过程联系起来。速水和拉坦注意到了工业化进程中农业资源丰裕度及其价格变化诱致的技术变迁,但他们的视野主要囿于物质资本深化的报酬递减型技术,未涉及人力资本深化的报酬递增型技术。第二,既有理论对农业发展过程——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过渡历程——的描述失于粗疏。其一,完成这一过渡似乎仅凭借某种单一力量或单一路径——比如,农业劳动力转移,或人力资本为代表的新要素对传统要素的替代,或物质资本深化型技术进步,或政府的农业保护政策等——即可实现。其二,完成这一过渡好像也只有一步之遥。无论是刘易斯—费景汉—拉尼斯模型、舒尔茨模型,还是速水—拉坦模型,均未对农业发展过程做出阶段性和不同阶段差异化动力的区分,似乎依据他们给出的某种路径,发展过程便可经此完成。第三,既有理论视农业为一个被动发展的部门,缺乏工业化高级阶段内生农业发展动力的设计。劳动力转移模型和政策庇佑模型直接将工业部门和政府视为发展的主导力量,人力资本驱动模型和技术进步模型虽然强调新型要素和技术进步对农业发展的意义,但这些新要素和新技术仍然是外生于农业部门的变量。即使进入工业化高级阶段,离开工业部门和政府,在前述文献中也难以发现农业发展的自主机制。

   相对于既有研究成果,本文研究试图推进的工作是:第一,细化对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过渡过程”的分析。为此,在传统农业和现代农业之间增加了“工业化农业”这样一个过渡性农业成长形态。农业发展被具体化为,由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进而由工业化农业向现代农业的两阶段过渡过程。第二,关于工业化对农业发展的影响,在物质资本深化的单一资源结构效应基础上,延伸出工业化高级阶段存在的物质资本深化和人力资本深化的双重资源结构效应。相应地,农业技术进步也在单一的物质资本深化的“索罗型技术”基础上,引入了广义资本深化的“内生型技术”类型。其中,第一种资源结构效应和第一种技术进步类型与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过渡阶段相联系,而第二种资源结构效应和第二种技术进步类型则是决定工业化农业向现代农业过渡的关键因素。第三,在上述两方面认知成果的基础上,尝试构建一个农业发展的统一分析框架。该框架不仅可以作为传统农业、工业化农业和现代农业的统一解释工具,而且能够同时适用于对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工业化农业向现代农业过渡过程的分析。

   二、基于工业化影响的农业发展含义

   世界经济发展的经验事实表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过渡发端于工业化进程的兴起,终结于工业化的完成。在此意义上,一个国家的农业发展问题,亦即该国的工业化问题。世界经济发展的经验同时表明,任何一个国家若经工业化过程完成其农业发展,这一发展几无例外地显现出如下若干程式化特征:

   (1)资源结构改变。工业化对农业发展的直接影响是引致农业资源结构的转变,这一转变大致经过了三个阶段。最初是传统农业资源的“非农化”阶段,即传统农业资源——其中主要是农业劳动力——向工业用途的转移。这一转移改变了传统农业劳动力过剩的资源格局,提高了农业劳动的土地装备率。在农业资源非农化和农业部门土地—劳动比提升的基础上,工业部门生产的节约劳动和节约土地的农业资本品(如农业机械和化肥等)开始进入农业生产③,在此阶段,农业资源逐渐呈现出“资本广化”和“资本深化”的特征。这是农业资源结构“非农化”基础上的“资本化”阶段。“资本深化”程度的不断提高终将对农业劳动力的技能水平提出要求,同时引致人力资本农业投资回报率的上升和人力资本要素进入农业生产。农业人力资本的参与,将进一步带来农业资源向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双重深化”阶段的演进。在该阶段,农业资源结构呈现出与工业部门趋同的现代化特征。

   农业资源结构转变存在“诱致性转变”和“强制性转变”两种不同机制。在市场化条件下,这一转变主要是“诱致性”机制的结果。劳动力非农转移,是工业相对于农业具有更高工资率背景下劳动者的理性选择。农业资本化的现实基础则是,一方面,在工业化进程中资本品价格随其丰裕程度提高而下降;另一方面,资本品农业用途的回报率随农业劳动和农业用地稀缺程度的上升而上升。人口生产数量偏好向质量偏好的转型,是不可忽略的农民工业化参与的收益之一,其结果是农民整体素质的代际提升。[13]当农业物质资本深化引致人力资本农业投资收益率提高到大于等于其非农收益率时,人力资本就会成为农业生产的基本要素。在“诱致性”机制之外,政府强制的农业人口迁移、工业反哺农业等政策也具有农业资源结构转变的效果。

   (2)组织制度变迁。资源结构改变必然带来传统农业生产组织向现代农业生产组织的演进。这种演进基于:第一,土地经营的规模化。由于工业化过程中农业劳动力大规模和持续的转移,以及工业资本品农业装备水平的不断提高,同时由于工业化过程中农村人口生产数量偏好的减弱,它们将导向一个共同的结果,即农业土地—劳动比提高,或农业劳均及户均土地规模扩大。第二,资源配置的社会化。传统农户的资源一般为自有,其自有资源基本配置于家庭内部组织的生产经营活动。工业化把传统农业资源(如农业劳动力)改变为一种可以有家庭之外其他广泛用途的社会性资源,同时也将家庭之外甚至农业部门之外的社会资源引入农户的生产活动之中,使过去封闭的农业生产逐渐转变为一种开放的社会化生产。第三,生产目标的利润化。限于土地的狭小、生产手段的落后和资源配置的封闭性,传统农业的生产决策依附于消费决策,生产目标是维持家庭生存需求的产量最大化。随着工业化进程中土地规模的扩大、资本—劳动比的提高以及资源配置的市场化和社会化,农户逃离了生存陷阱,其生产决策开始独立于消费决策,生产目标转向谋求最大化利润。土地经营的规模化、资源配置的社会化和市场化以及生产目标的利润化的结果,是企业化农业组织取代传统农户成为农业生产的基本组织形态。

   (3)技术类型转换。技术所描述的是特定投入组合下资源使用的某种效率状态。④在均衡条件下,不同的技术是不同资源投入结构的反映。因此,阿特金森(A.B.Atkinson)和斯蒂格利茨(J.E.Stiglitz)以及巴苏(S.Basu)和韦尔(D.N.Weil)认为,技术为特定的投入组合所专有。[14]资源结构既定,技术创新的目标是寻求现有资源的最优配置或最有效率配置,而资源配置的效率则源于资源利用的比较优势。资源结构不同,由资源结构所产生的比较优势有异,进而由比较优势或成本最小化原则所决定的最优技术类型选择也不相同。在劳动数量偏重型资源结构下,比较优势由丰裕且廉价的劳动力生成,此时,由劳动数量使用偏向决定的劳动密集型技术便成为最优技术选择;当农业资源演进到物质资本偏重型结构,进而演进到有人力资本参与的广义资本偏重型结构时,物质资本密集型技术和广义资本密集型技术也将成为新的资源结构条件下的适宜技术选择。如果说农业发展是农业资源结构由劳动密集型向物质资本密集型,进而向广义资本密集型的转变过程,那么,农业技术进步亦将发生由劳动数量所体现的技术进步向由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体现的技术进步类型的转换。

   (4)人均收入增长。依照新古典经济学的一般均衡理论和发展经济学的二元经济转变理论,农业发展的结果是离散的农业与工业要素收益率的收敛乃至趋同。因此,农业人均收入增长是衡量农业发展成果的重要指标之一。这一增长也是农业资源结构转变、农业组织制度变迁和农业技术进步的自然逻辑,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工业化进程中农业资源结构转变的人均收入增长效应。农业劳动力转移和农村人口生产数量偏好的减弱,可以经由人均土地装备水平的提高实现农业人均收入增长;土地—劳动比提高基础上的农业资源的资本化,无疑又能够通过资本—劳动比的优化实现农业劳动生产率和农业人均收入的大幅度提升。农业技术进步对于农业收入的增长更具决定性意义。在既定资源结构条件下,农业技术进步意味着农业总产量曲线位置的上旋。显然,农业总产量曲线位置改变后表征农业人均产出的平均产量曲线的斜率要大于之前。在不同资源结构下,农业技术进步的效率空间大不相同。劳动数量偏重型结构由于土地报酬递减规律的制约,劳动密集型配置的技术选择虽可实现总量增长和维持更多人口的供养,但对人均收入增长的意义不大。⑤基于资本替代劳动的资源结构改变,物质资本密集型技术的农业人均收入增长效应是显著的。现实中,这一技术的引入成为农业跳出马尔萨斯贫困陷阱的关键。人力资本运用型技术是一种报酬递增型技术。人力资本不仅为农业收入增长添加了新源泉,而且成为农业人均收入持续增长的不竭动力。农业组织制度的变迁是工业化进程中农业商业化演进的组织表现,而农业的商业化演进则是农业收益率追逐现代工业收益率的一种制度性调整。企业化农业组织作为农业生产基本主体的出现,在组织制度层面标志着高收入农业的形成。

   若资源结构转变、组织制度变迁、技术类型转换和农业收入增长是工业化过程中农业发展的特征性事实,自然,这些方面也就同时构成农业发展分析的基本内容。据此农业发展可以定义为:农业发展是指基于工业化驱动的农业资源结构转变、农业组织制度变迁和农业技术进步类型转换基础上的农业收入加速增长,并最终实现农业收益率与工业收益率趋同的过程。

   三、工业化与渐进成长的三种农业形态

   包含资源结构变化、组织制度变迁、技术类型转换和农业产出增长等因素在内的农业发展模型可以用公式简要地表示为:

  

   其中,和分别表示第t期的劳动投入和非劳动资源投入。随着时间(t)的推进,劳动投入(L)存在规模大小的差异⑥;非劳动资源投入(O)不仅存在规模的变化,更有种类的差别。这样,在不同时期,由劳动(L)和非劳动资源(O)组合而成的农业资源结构就产生差异。资源结构随时间变化(超越传统农业阶段)的基本趋势是,总劳动投入在减少,而人均意义上的非劳动资源(如土地和资本等)则在增加。这种资源结构变化同时意味着农业组织规模和农业资源配置方式的制度性调整。⑦模型中的表示技术类型。A被设定为时间t的函数,即随着资源结构和组织制度的演进,农业技术类型及其反映的生产效率亦在发生变化。代表农业产出水平,它不仅与L、O和A有关,更与t密切相关。

   (1)式中的t是对农业存在的全部时期的一种度量。考虑到工业化的影响,t可以分解为传统农业、工业化农业和现代农业三个形态相继成长的阶段。在每一个成长形态,农业发展模型的具体形式有所不同。

   (一)传统农业

   传统农业的典型形态存在于前工业社会。比较农业发展一般性模型,传统农业的突出特征是非劳动资源(O)基本由土地(X)构成。⑧这样,传统农业发展模型可记为:

  

   其中,c是一个小于t的时间变量,用来表征传统农业发展阶段。假设(2)式具有Cobb-Douglas生产函数性质,则该式可转化为其人均形式如下:

  

   其中,表示传统农业中的人均土地数量。因为土地总量是不变的(或可视为常量),劳动则随人口总量的增长而增长,因此,传统农业形态的人均土地()存在变小的趋势。在土地总量不变和人口不断增长的资源禀赋条件下,传统农业技术进步的基本方向是既定土地上劳动的密集化配置,该种农业技术在模型中表示为。(3)式显示,在传统农业形态下,农业人均产出水平()取决于人均土地规模()的大小和劳动密集型技术()的贡献。

   依据马尔萨斯(T.R.Malthus)的理论,传统农业的人均收入会形成一种勉强维持生存的低水平陷阱。[15]该陷阱的形成机制是:第一,在无非农就业机会的传统农业条件下,人均收入的增长动力不足,表现为:在可耕地开垦殆尽后,人均土地规模无法扩大;单位土地上劳动密集投入的产出效应受边际报酬递减规律的制约。第二,人口自身的生产由于不变的两性情欲和缺乏节制生育的技术手段形成强烈数量偏好,当存在食物生存保障时,这种偏好会转化为人口的几何级数式增长。第三,综合如上两个方面,艰难的农业产出增长的结果仅仅是人口总量的扩张,而非人均收入的提高;超越生存资料保障的过快人口增长,又会由于饥饿和争夺稀缺资源的战争等受到抑制。因此,传统农业的人均收入是一种持续的以贫困为特征的稳态结构。

   (二)工业化农业

   在工业化阶段,农业劳动力大规模向非农产业转移,农业劳动总量投入绝对减少。假设土地总量规模不变⑨,劳动力非农转移的结果之一,是农业劳动力由过剩资源逐渐演变为稀缺资源,人均土地规模由此渐进扩大。在工业化进程中资本资源不断丰裕的基础上,土地—劳动比的提高衍生出资本替代劳动的资源结构变迁。同时,农业技术进步的方向也由传统时代的劳动密集化配置转向新型资本要素的大规模运用及其效率的改善。体现农业资源结构和技术类型变化的工业化阶段的农业发展模型是:

  

   其中,下标i表示工业化阶段,同样是一个小于t的时间变量。代表工业化阶段的农业劳动力投入,它在总量上小于(2)式中的。代表工业化农业中的资本投入,它是工业化农业资源结构变化的最主要体现。表示工业化阶段在不断减少的农业劳动力投入和不断增长的农业资本投入()资源结构变化基础上的农业技术状态。假设(4)式具有规模报酬不变性质,其集约形式为:

  

   工业化农业中的人均收入不存在传统农业的马尔萨斯式均衡。第一,人均收入可以经由劳动力非农转移产生的劳均土地装备率的提高而提高;第二,资本要素成为一种新的收入增长源泉,它与劳动结合,大大提高了单位劳动的产出水平;第三,由于新知识和新技术手段的引入,资本密集型技术的效率边界远高于传统农业劳动密集型技术的效率边界;第四,资源结构和技术类型的转变,奇迹般地使人均收入的增速超过了人口的增速。[16]工业化农业不仅实现了对传统农业马尔萨斯陷阱的逃离,也使得马尔萨斯理论的有效性在进入工业化阶段之后终止。需要指出的是,工业化农业人均收入的增长潜藏着不可持续的因素,即资本产出同样服从边际报酬递减规律;在以索洛(R.M.Solow)[17]为代表的新古典增长理论中,技术进步因素仅被处理为原因不明的外生变量。

   (三)现代农业

   现代农业资源结构的突出特征是:由于工业化的完成和劳动力转移过程的结束,农业劳动力投入规模()相对于工业化农业阶段进一步缩小了(即<)。非劳动资源的变化不仅表现在物质资本投入规模()比工业化农业阶段进一步扩大(>),同时表现为新的资本要素——农业人力资本()——开始装备农业。由于人力资本规模报酬的非递减性质,人力资本参与条件下的现代农业技术()明显区别于传统农业和工业化农业的报酬递减型技术体系。现代农业发展模型可以表达如下:

  

  

   进一步假定(7)式具有规模报酬不变的性质,则其人均形式可记为:

  

   基于(8)式,人均广义资本装备率()及其广义资本运用型技术()不仅是现代农业人均产出增长的源泉,而且其中蕴含着这一增长具有可持续性。其持续性源于,人力资本进而广义资本边际报酬的非递减性,以及产生于广义资本投入的现代技术的内生性。

   传统农业、工业化农业和现代农业,是在不同时段依次出现的农业成长的三种典型形态,所谓农业发展即是由如上三种成长形态连接而成的一个演进序列,或者说,农业发展即是由传统农业模型向工业化农业模型再向现代农业模型的渐进演化过程。在此意义上,农业发展即农业生产函数发生的转变。这一转变涉及:资源结构的显性改变,隐含于资源结构改变(劳动力由过剩转向稀缺以及非劳动资源的扩展)的农业组织制度的企业化演进,传统农业技术向工业化农业技术和现代农业技术的变迁,以及基于如上三个方面变化的农业产出增长。

   四、工业化双重资源结构效应与农业发展的两类过渡

   在农业由传统形态、工业化形态进而向现代形态的演进序列中,存在两个关键性节点,即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的过渡和工业化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过渡。(11)前一种过渡是对贫穷的传统农业的逃离,后一种过渡则意味着农业现代化的完成。思考农业发展问题,不仅应当特别注意到上述两种过渡的分别存在,更值得关注的是,实现如上两类过渡的动力和路径存在明显差异。(12)这既将农业发展理论研究的内容具体化,也为不同农业发展政策手段规定了相应的时效边界。

   (一)工业化的农业物质资本深化效应与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的过渡

   比较传统农业和工业化农业两类模型,二者之间的区别既显见于前者以低土地—劳动比(同时也是低资本—劳动比)、后者则以高资本—劳动比(同时也是高土地—劳动比)为各自特征的资源结构的差异,同时也表现在前者以劳动过密化配置体现、后者则以资本替代劳动的资本广化及深化体现的技术体系的不同,以及前者以马尔萨斯贫困陷阱、后者则以人均收入增长率超过人口增长率的非马尔萨斯稳态分别反映的收入增长路径的区别。在这两类模型的种种差别中,资源结构的差异是决定性的,它构成其他差异存在的根源和基础。因此,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的过渡,必然肇始于传统农业资源结构向工业化农业资源结构的演变。而农业资源结构的这一变化离开工业革命是无法解释的。

   先行工业化国家的历史经验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实践均表明,工业化进程中蕴含着资本替代劳动的农业物质资本深化的生成机制。农业国的工业化,一方面集中表现为农业劳动力大规模的非农转移。当新增农业劳动力数量不足以补偿转移劳动力数量,并当该种现象持续发生时,劳动过密化的传统农业资源结构就将被逆转,传统农业生产函数也终将因此遭到淘汰。当工业部门的扩张推进到一定阶段时,农业劳动力就由过剩性资源逐渐转变为稀缺资源。其他条件不变,此时的农业总产出和农业剩余就会减少。为避免陷入工业化过程中的“李嘉图陷阱”,减轻国家粮食安全压力,资本替代劳动的农业资源结构调整成为并非仅存在于农业部门的一种社会性需求。另一方面,工业化又是农业物质资本积累率增长及其供给环境优化的过程。基于劳动力转移的农业土地装备率提高引致的农业人均收入增长和非农就业工资的获得,是农业物质资本积累率上升的微观源泉;基于政府保护及工业反哺政策的财政支农和金融支农投入的增加,则构成农业物质资本供给增长的宏观来源。在需求增长和供给改善的共同作用下,农业物质资本不仅被引入农业生产,而且最终取代其他要素成为决定农业产出增长的关键性力量。农业发展将由此完成从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的过渡。

   根据以上分析,传统农业在向工业化农业的过渡中,物质资本引入农业生产因循的是一条替代型路径,即物质资本被大规模采用是通过替代传统农业要素实现的。若将土地要素处理为常量,替代劳动就成为物质资本进入农业生产函数的唯一实现路径。(13)

   (二)工业化的农业人力资本深化效应与工业化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过渡

   相对于工业化农业模型,现代农业模型的突出特征之一是:技术进步类型由报酬递减型升级为报酬递增型,进而农业人均产出和总产出的增长获得了可持续性动力。现代农业不同于工业化农业的这种差异,同样源于农业资源结构的转变。该资源结构变化的主要方面,是人力资本被引入农业生产函数并成为决定农业产出增长的显性变量。如果说农业物质资本深化引致了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过渡,那么,农业人力资本深化则是现代农业取代工业化农业的根本原因。这里必须强调的是,与农业物质资本深化效应一样,农业人力资本深化同样是工业化内在的农业资源结构效应。

   工业化进程中的农业人力资本深化机制可以描述为:

   (1)工业化带来农村人力资本积累率和供给的现实增长。首先,工业化在为农民开辟新的就业渠道和新的收入源泉的同时,也向农民显现了工资水平和就业者技能之间正相关的工业工资函数的导向。这一方面引致了农业劳动力的择优性转移和既有农业人力资本的跨部门流动“套利”,另一方面又将激发农民对其本人和家庭成员加大人力资本投资的动机。其次,依据贝克尔(G.S.Becker)[18]的新家庭经济学和卢卡斯(R.E.Lucas)[19]的工业革命理论,工业化推进到一定阶段,人口生产将发生由高生育率、低人力资本积累率向低生育率、高人力资本积累率的变迁。当存在预算约束和时间禀赋约束时,人口变迁是家庭人口生产面对工业化中高人力资本投资回报率所做出的一种适应性调整。这一调整的结果在劳动力市场上的表现之一,是农村劳动力人力资本的代际优化。此外,教育被认为是形成人力资本的主要途径。随着工业化的推进,义务教育年限在提高,非义务教育机会在增加,以教育公平为目标的面向农村的教育支持政策出台,这些构成了农民人力资本提升的有利环境。

   (2)工业化导致农业部门人力资本需求发生变化。工业化农业取代传统农业之后,农业物质资本深化不仅表现为单位农业劳动力推动的物质资本规模的扩大,而且反映在物质资本所承载的技术复杂性的提升。当物质资本体现型技术不能由农业劳动者的禀赋能力或简单的学习能力应用时,提高农业劳动者专业技能的人力资本投资就会成为一种现实需求。同时,进入工业化农业阶段,随着劳动力非农转移过程的持续,农业生产经营规模扩大,农业生产经营组织向具有现代企业特征的组织类型转变。工业化较高阶段出现的农业的规模化、企业化和社会化,亦将产生对农业现代经营管理技能的广泛需求。

   (3)工业化进程中农业部门人力资本深化的条件。伴随农业生产经营对人力资本需求的增长,必然有农业人力资本投资回报率的提升。当人力资本农业投资回报率不小于其非农投资回报率,且不存在高素质劳动力的供给约束时,农业人力资本深化现象就会发生。在此背景下,高人力资本的新型农民将成为农业生产经营的基本主体。

   与物质资本不同,将人力资本引入现代农业生产函数并非通过替代劳动的路径来实现(14),而是物质资本深化型技术进步到技能偏态阶段而引发的对人力资本互补性需求的结果。引入人力资本的现代农业生产函数,其资源结构特征亦非人力资本对物质资本的替代,而是人力资本与物质资本的双重深化。

   (三)工业化双重资源结构效应的关系及农业成长形态的演化顺序

   虽然农业物质资本深化和农业人力资本深化均发生于工业化进程之中,但工业化的这两种资源结构效应之间的差异尚多。农业物质资本深化贯穿于整个工业化过程,而农业人力资本的深化仅与工业化的较高阶段相联系。前者源自农业劳动力由过剩资源向稀缺资源的改变,而后者则产生于物质资本深化型技术由非技能偏态向技能偏态的进步。满足一定条件,前一种效应成为后一种效应存在的前提,后一种效应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又强化了前一种效应的存在。还需要注意的是,农业物质资本深化机制可获得新古典增长模型和二元经济发展理论的充分解释,而农业人力资本深化机制仅有内生增长理论间接涉及。但截至目前,无论是经济理论界还是经济实践部门,对后一种效应及其农业发展含义的认识远不及对前一种效应认识来得充分。

   工业化存在由初级阶段、中级阶段向高级阶段渐进演化的规律,工业化双重农业资源结构效应的生成也存在一个先后次序。农业物质资本深化肇始于劳动力大规模转移的工业化初、中期,而离开工业化高级阶段人力资本回报率的显著提升,则难以有农业人力资本深化效应的产生。与两种效应出现的这样一种时序相对应,形成了由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再由工业化农业向现代农业分别过渡的演进顺序。

   五、农业内生增长的形成条件与当前中国农业发展的政策选择

   若将(8)式现代农业人均产出模型改写为如下(9)式,根据第二节和第四节的分析,则(9)式中的、和均可视为工业化农业成长过程的内生变量。这样,具有内生增长特征的现代农业的模型结构可以表示为:

  

   (10)式表明,现代农业中的人均物质资本装备水平()是由工业化过程中农业劳动力转移率(π)所决定的农业劳动力规模,以及由储蓄率(s)决定的农业物质资本形成水平的函数,且与π、s正相关。(11)式显示,现代农业中的人均人力资本水平()正向决定于起始于工业化较高阶段的农村人口人均教育投资率(e)和农业物质资本体现型技术进步率(g[,Ai])。(12)式刻画了现代农业技术进步函数,其基本特征是现代农业技术被认为是要素(和)体现型的。

   需要强调的是,由于人力资本变量的加入,现代农业模型中的和的指数之和(α+β)不小于1。它表明,现代农业不再存在传统农业和工业化农业中要素投入的规模报酬递减现象。同时,依据内生增长理论的“AK模型”,体现于现代农业要素(和)之中的现代农业技术()的边际产出也被设定为或可以等于常数的正值。由此,现代农业产出增长路径就呈现为一条非凹的或持续上升的轨迹。

   虽然是否引入人力资本构成现代农业模型和工业化农业模型的基本区别,但人力资本作为农业生产要素,须依赖于一系列条件的存在。首先,当工业化推进到一定阶段时,农村居民家庭人口生产由千百年来的数量偏好开始转向质量偏好。经过数代更迭,农村劳动力素质普遍提升,最终实现与城镇劳动力人均人力资本水平大体均衡。这构成现代农业存在的微观人口基础。其次,基于工业化的资源结构效应,农业资本—劳动比大幅度提高,且物质资本深化型技术呈现出技能偏态特征;农业生产经营向规模化、企业化转变,由此,人力资本农业投资收益率显著增长,它创造出人力资本进入农业生产的部门条件。还有,随着农业技术进步的加速和农业的规模化及企业化经营的发展,二元经济结构强度开始弱化,包括人力资本在内的要素投资回报率在农业部门和非农部门之间收敛乃至趋同,这成为现代农业建成的宏观环境。

   随着30多年来工业化的高速推进和农业劳动力的大规模转移,中国农业就业劳动力数量相对甚至绝对减少。第一产业劳动力的就业比重从1985年的62.4%下降到2012年的33.6%,就业人数从1985年的31130万人减少为2012年的25773万人。[20]农业物质资本投入大幅度增长。农用机械总动力、化肥施用量和农村用电量分别从1985年的20912.5万千瓦、44035.9万吨和508.9亿千瓦时,提高至2012年的102559.0万千瓦、63036.4万吨和7508.5亿千瓦时。2012年比1985年分别增长4倍、0.4倍和14倍。[21]农村居民家庭人均收入从1978年的133.6元提高到2012年的7916.6元(15),农民生活完全摆脱了过去温饱不足的状态。由此可以判断,中国已经完成了从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的过渡。当前,关于中国农业生产新型主体的培育,农用土地流转和农业规模化、企业化经营,以及提高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差距等举措的出台,表明现代农业建设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任务之一。鉴于农业成长阶段的变化,创造和强化人力资本进入农业生产的微观条件、部门条件及宏观条件,应当构成新时期中国农业发展政策调整的基本目标。

   六、结论

   由工业化驱动的农业资源结构转变、农业组织制度变迁、农业技术类型升级以及农业人均收入与非农部门的趋同,构成了农业发展的基本含义。以工业化兴起和完成分别为界,存在传统农业、工业化农业和现代农业三种渐进演化的农业成长形态。人均土地规模的大小和劳动密集型技术的贡献,构成传统农业的增长源泉;而人均物质资本规模和物质资本密集型技术、人均广义资本装备率及广义资本密集型技术,则分别是工业化农业和现代农业收入增长的主要动力。由于增长动力的差异,传统农业人均收入陷入一种难以摆脱生存陷阱的马尔萨斯稳态;进入工业化农业阶段,人均收入不但逃离了马尔萨斯陷阱,而且实现了快速增长;由于人力资本及内生技术变量的引入,与工业化农业不同,现代农业人均收入增长呈现为一条持续且平稳上升的路径。

   工业化的农业劳动力转移和农业物质资本深化效应,引发了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的过渡;工业化进程中的人口生产变迁和农业人力资本深化效应,则促成了工业化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型。工业化双重农业资源结构效应生成的先后序,决定了传统农业向工业化农业、进而向现代农业渐进过渡的成长律。创造和强化人力资本形成及人力资本进入农业生产的条件,应当构成中国现代农业建设的基本政策目标。

   注释:

   ①“把发展视为在两大时代,即农业时代和现代增长时代之间的转型,不仅有助于思考发展问题,而且抓住了发展问题的本质”。参见费景汉、古斯塔夫·拉尼斯:《增长与发展:演进观点》,5页,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②“对于一个经济制度来说,技术变革的产生过程在传统上被作为是外生的……诱导创新理论则试图把技术变革过程看做是经济制度的内生变量。根据这一观点,技术变革被认为是对资源禀赋变化和需求增长的一种动态反应。”参见速水佑次郎、弗农·拉坦:《农业发展的国际分析》,102页,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

   ③即资本这一工业化要素开始装备农业。

   ④假设制度因素不变。

   ⑤其中有人口生产的马尔萨斯机制在起制衡作用。参见马尔萨斯:《人口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⑥假设劳动力为同质性要素。

   ⑦工业化进程中的农业制度调整,由农业资源结构的变化引起,并依附于农业资源结构转变过程之中。出于简化分析考虑,本文的模型中未将其作为独立变量给出。

   ⑧传统农业中,土地之外的其他非劳动资源比如资本极其稀缺。按照舒尔茨的理解,传统农业中存在着资本低水平供给和低水平需求之间的稳定均衡。参见西奥多·W·舒尔茨:《改造传统农业》,第二章、第三章,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

   ⑨事实上,工业化进程中农业土地总量规模是减少的。此处土地规模不变的假设是出于简化分析的需要。

   ⑩土地是农业生产的基本要素。由于本文把土地作为常量来处理,同时在工业化农业和现代农业中,土地在产出中的贡献微小,所以在工业化农业发展模型和现代农业发展模型中我们没有引入土地变量。

   (11)农业发展研究虽然不应排除对各种农业成长形态的描述,但其重点更应放在对不同成长形态转变过程的分析方面。

   (12)不同农业成长形态的差异化动力,又都是工业化过程的产物。

   (13)事实上,和农业劳动力一样,工业化进程中的土地要素也存在着向非农用途的转移,因而土地也是变量。由此,现实中也存在着实现土地生产率提高的资本替代土地路径。替代劳动引入资本的路径集中体现为农业机械的使用,替代土地引入资本的路径表现为化肥、农药和良种的使用,以及农业水利设施、农地工程化投入等方面。出于简化分析的需要,我们未涉及替代土地的资本引入路径分析。

   (14)如果把全部农业劳动力区分为技能劳动力(人力资本)和非技能劳动力(劳动)两类,那么,技能偏态型物质资本技术进步的结果是对技能劳动力需求的增加和对非技能劳动力需求的减少。在此意义上,人力资本对劳动亦存在着替代关系,不过这种替代是通过物质资本深化而间接发生的。因此,本文不认为人力资本对劳动存在直接的替代关系。

   (15)34年间名义收入增长超过58倍。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编:《中国统计年鉴2013》,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3。

作者介绍:郭剑雄,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历史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陕西 西安 710062)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