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面积和人口_范文大全

新加坡面积和人口

【范文精选】新加坡面积和人口

【范文大全】新加坡面积和人口

【专家解析】新加坡面积和人口

【优秀范文】新加坡面积和人口

范文一:新加坡留学新加坡人口 投稿:方许讹

新加坡留学 新加坡人口

新加坡留学常识之人口。

人口结构

新加坡是一个多元民族的国家,政府实行种族平等政策治国,这里没有种族歧视和纷争,而极为可贵的是,新加坡4大族群自独立以后,齐心协力共同营造新加坡。截至2011年12月,新加坡总人口超过518万,其中325万人属于新加坡公民和53万个永久居民简称“PR”,居住在新加坡的外籍人士数目相当多,共有约155万人。新加坡华人即汉族占新加坡公民人口中的74.1%,而马来人、印度裔和欧亚裔占人口的25.9%。新加坡绝大部分的华人来自中国福建、广东、浙江和海南等地,其中4成是闽南人,其次为潮汕人、广府人、客家人、海南人和福州人等。

基本人口数据 (2011年)

新加坡公民 华人74.1%,马来人13.4%,印度裔9.2%,欧亚裔和其他族群3.3%

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7,257人

人口结构 14岁或以下儿童达63万人,280万人介于15-64岁,65岁或以上老年人达35万人

平均年龄 38岁

人口增长 0.8%

出生率 9.5%(每名妇女1.20个婴儿)

死亡率 4.4%

男女人口比率 0.972 :1.00

两性平均预计寿命 81.8岁,其中男性为79.3岁,女性为84.1岁,预计2020年,老年人口将增加到56万人

识字率 (15岁以上)96.1%

人类发展指数 0.866

以上就是新加坡教育网咨询顾问白老师为您带来的新加坡留学常识的相关信息,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原文摘自新加坡教育网:

http://www.iedu.sg/show-56-2711-1.html

www.iedu.sg

范文二:新加坡人口政策 投稿:陆綠綡

新加坡人口政策

新加坡建国初期,由于经济力量薄弱,有一段很长的时期政府规定每个家庭只能够生育两个儿女,超额生产者会受到一定的处罚。直到大约十年前,才发觉限制生育的政策是错误的。近十年来政府先后推行各项鼓励生育的措施,但都没有效果,生育率仍一路偏低,尤其是华族。2009年的增长率只有1.09%,为历年来最低,使政府非常担心。

随着新加坡人口老龄化的加速,生育率又停滞不前,只好在移民方面动脑筋,使新加坡的总人口截至2009年6月份达到484万人,但其中有四分之一是永久居民和外籍员工,真正对国家有义务和权利的新加坡公民只有316万人。

新加坡每年有一万多个婴儿出生,但他们的父母有些是外籍人,因此也不能完全算是新加坡公民的出生婴儿。在这种情况下,为使新加坡公民的人数能早日达到650万人的定位,政府考虑实行下列几点新的人口政策:

1、准许在新加坡出生的婴儿,不管父母是任何国籍,都可以自动归化为新加坡公民。

2、准许外籍胎妇可以前来新加坡待产。

3、凡是新加坡公民,不管男女,已婚或未婚,双亲或单亲,在国内外所获得的私生儿女,只要DNA检证是他们亲生的骨肉,都可以被视为新加坡公民。

4、立法成立“海外新加坡公民”的部门,设立另一类的经济移民办法。为了平衡华族的低生育率。这个部门可以只吸收海外有才华、有财富的华人和中国人加入为“海外新加坡公民”,凡符合条件者,都马上可以成为“海外新加坡公民”并发给国际护照,以方便他们在国际经商和旅游的需要。和以前英国政府发给部分香港人的“British subject”的护照同样性质。

获得批准入籍为“海外新加坡公民”者,每人或每个家庭必需缴纳10-20万美元的入籍献金,每人每年还要缴纳1000美元的人头税,作为国内外互贫基金。

所起的作用:增加了新加坡的人口,为经济社会发展繁荣带来劳动力基础; 获得大量资金及人才;

缓解了人口老龄化及出生率低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对中国借鉴意义:重视教育,提高人口素质;

注重吸引外来优质人才及资金;

适当放松计划生育政策,增加部分人口以缓解老龄化问题

范文三:新加坡人口构成 投稿:田殏殐

新加坡人口构成

新加坡人主要是由近一百多年来从亚洲、欧洲等地区迁移而来的移民及其后裔组成的。新加坡华人基本源自中国福建、广东和海南等地,其中四成是闽南人,其次为潮汕人、广府人、客家人、海南人、莆田人、上海人等等。这有利于新加坡留学的学生和选择去新加坡移民的人士。可以弥补她们英语语言能力的不足。

不用担心在新加坡没有办法与人交流。

新加坡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使新加坡的文化更加丰富多彩,也增添了新加坡无限的魅力。在新加坡可以驻足每个文化街区,感受最直接的民族文化。这些丰富多彩的文化也成功的吸引了众多的游客、新加坡留学的学生以及选择去新加坡移民的人。

新加坡的华人人数众多,新加坡有许多在新加坡留学的学生以及新加坡移民的人士。华人占新加坡人口的74.1%,分成近10个不同的籍贯。他们大多数的祖先来自中国南方,主要是海南、福建和广东省。新加坡的福建、潮州和海南籍贯总共占新加坡华人的四分之三。其余四分之一主要是广东、客家籍贯以及其他籍贯。中国南部福建省方言族群是最早移民新加坡的华人族群。现在的福建籍贯的新加坡华人占了总数的41%。潮州籍贯占了约21%。而广东籍贯的则占新加坡华人总数的15%。客家籍贯占11.4%,其余主要是海南籍贯。许多选择去新加坡留学的学生都是考虑到相对于去美国留学是、澳洲留学或者是加拿大留学,新加坡的语言环境比较容易适应。

但是作为一个种族众多的国家,难免会有不同国家种族文化相碰撞的地方。为避免种族冲突重演,政府把每年的七月二十一日订为种族和谐日,提醒国民不分种族、语言和宗教,能够团结一致,为新加坡做出贡献。在种族和谐的这一天,新加坡各校都会有许多活动,让学生明白种族和谐的重要性,许多学生都穿着自己的民族传统服装上学,体现了新加坡多元的种族社会文化。这对新加坡留学的学生和新加坡移民的人士来说有着意义非凡的作用。这也体现了新加坡文化的包容性。

范文四:新加坡人为什么抱怨公积金? 投稿:邓厲厳

  2014年6月7日,在一向风平浪静的新加坡,发生了一场以本地标准来看堪称“大规模”的群众示威性活动:据报道有6000多人在新加坡唯一被允许进行公开示威的芳林公园集会,抗议国家的公积金养老制度,批评政府运作公积金制度的手法不透明,给的利息太低,不能满足新加坡人的养老需求。

  久负盛名的新加坡中央公积金制度,在本地流行的名称是其简称CPF(Central Provident Fund),如今被为数不少的新加坡民众如此激烈批评,颇为令人感叹。长期以来,CPF是被当作一个不是福利、胜似福利的养老安排,得到很多称道甚至是模仿。当年上海在全国率先建立公积金制度,也是借鉴新加坡的经验。

  新加坡现行的CPF制度,是英国殖民政府在1955年建立的,目的是让新加坡人为养老提前储蓄。从本质上讲,CPF是一种强制储蓄制度,政府以法令形式要求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必须将其工资收入之一部分储蓄起来,以为养老或其他重大经济需求预先准备资金,员工就职的公司也被要求做出相应的配套缴纳。根据最新的规定,大致来说,对于55岁以下的员工,个人须缴纳自己月工资的20%,雇主要缴纳16%。也就是说,每个月存在CPF里的钱要占到该员工月收入的36%左右,月积年累,这将会是一笔数额不菲的钱财,而且在法理上完全属于该员工自己,而不是像在一些福利国家一样,是属于政府补贴的福利。

  新加坡政府成立了公积金局,对所缴纳的资金进行全国统一管理和使用。简而言之,这笔钱政府用来进行各种投资,给会员支付一定的利息,也允许会员在特定情况下使用和支出CPF存款。经过演变之后,如今会员的CPF分为3个账户。一是普通账户,其存款可用来购房、购买CPF保险,也可用于投资和子女教育。二是特别账户,用于养老需要及购买养老相关的金融产品。三是保健账户,用于支付医疗费用。政府坐拥CPF巨款用于投资建设,会对会员支付一定利息,根据最新规定,对普通账户资金支付2.5%的利息,对特别和保健账户支付4%的利息。

  这种无需政府负担甚至能给政府带来大量财务利益的社会保障制度,如今渐显疲态,颇受诟病。这种制度设计的理念、演变和今日碰到的问题,可以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提供某种启迪。

“家长”替“孩子”管钱

  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很早以来就被认为是一个东亚特色的“模范养老制度”。在《东亚之锋》这本很早就研究东亚发展模式的经典著作中,作者霍夫亨兹和柯德尔就将CPF当作东亚国家“社会保障筹金与工业增长的整个办法”的一个范例,给予极高评价,“既尊重了传统的自助信念,又努力促进了国民经济的保障。用现今流行的说法,新加坡现在已经找到了同时具备大炮和黄油的途径”。

  公积金的数额有多大?2013年CPF的总余额是2000亿美元,而2012年新加坡的国民生产总值是2700亿美元,也就是说2013年CPF总值占到其前一年GDP的74%!可以说,政府掌管了来自人民的巨额财富。

  CPF制度首要所体现的是新加坡特色的负责任的“严父”治国方式,以及李光耀不搞福利国家的决心。人民要努力工作才能过上好生活,政府不以福利取悦大众。李光耀一开始对这一点就很明确,尽管他早就察觉“在选举期间,要应付反对党提出的福利诱惑是非常困难的”,但其他发达国家的教训对李而言也很重要:

  “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欧洲福利国家的失败还是不言自明的,它的害处需要两代人的时间才会显现……幸而我在理解选举中顶得住这些批评。直到80年代,西方媒体才承认福利国家的失败。”

  不搞制度上的福利,但也要解决民生问题。新加坡政府通过法律,对人民支配自己收入的权利予以限制,旨在保障人民(1)在退休时有足够的储蓄,(2)一套完全自由没有按揭贷款的房产和(3)足够的钱支付医疗需要。换言之,虽然政府不提供福利,CPF的钱完全是人民个人存下的和雇主为人民存下的,但政府“为了人民的好”,强制替人民做了这个主。

  说到根子上,李光耀代表的新加坡政府,骨子里有着强烈的精英主义,内心不相信人民能够彻底为自己负责。比如公积金制度在住房之外,还被延伸到了卫生保健领域。李光耀坚定地认为,政府不应该为民众提供免费医疗,因为免费医疗“这个理想和人类的实际行为是互相抵触的”。如下言辞,非常鲜活地表明李光耀对人民的自控能力有着何等的怀疑:

  “在处理政府诊疗所和医院提供免费抗生素的问题时,我第一次有这种感受。当时医生每次免费配给病人抗生素后,病人服用了两天,觉得病情没好转,就扔掉剩余的抗生素。然后,他们向私人医生求诊,自己花钱买抗生素,吃完整个疗程的药,病就痊愈了。因此,我决定医生每开一次药病人须付5 角钱。这项收费,后来随着工资和通货膨胀率上升而逐渐提高。”

  李光耀的建议是将医疗费用与公积金挂钩,将一部分公积金存款拨付进一个特别户头,让病人共同承担医药费,如此可以防止人们滥用医疗服务。他认为福利性质的免费,必然激发人们的自私和贪心,从而浪费医疗资源。他坚信所设计的制度,虽然是让政府强行处置人民的财产,但因为必定能比人民自己做的更好更靠谱,所以既是可取的也是必须推行的。这个政策的核心是,“我们选择通过让资产增值来重新分配财富,而不是津贴消费”。

  基于这种家长“替孩子管钱”的心态,CPF制度一开始就带着一种强烈的道德主义。如霍夫亨兹和柯德尔所指出的,“新加坡领导人在强迫人民储蓄或者限定个人从自己已对其投放储备金的公共事业中获得应得给养的做法方面,丝毫不存在任何哲学上的疑虑,正如他们过去限制人们留长发或强迫人民剪短是不存在任何疑虑一样”。公积金制度理所当然地也被当作推行政府偏好的道德观念的工具。当公积金被扩展到医疗费用领域时,李光耀政府特地允许人们用保健储蓄户头的存款来支付会员直系亲属包括祖父母、父母、配偶和孩子的医药费,目的是“为了加强家庭凝聚力和责任感”。

政府的好处和难题

  从公共政策的角度看,CPF为政府进行公共建设和投资提供了廉价的巨额资金,也增强了新加坡政府的财务能力,使其避免了某些发展中国家为发展工业而大量依赖外国银行提供资金的情形。在那种情形下,整个国家的主权和政府的自主性都会陷入尴尬的局面。同样,政府也不必为了筹集政府重点项目所需资金而采取财政赤字的办法,更不必与私人企业在资本市场上争夺资金。

  此外,CPF同时也具有大银行的某些功能,可以协助推行政府的货币政策,比如强制性的缴交率就是新加坡政府进行总需求管理的一种工具,政府通过对存款占工资百分比的调整,来改变市场上货币的供应,从而影响到整体经济的储蓄率,刺激或限制总需求。从财政政策的角度看,不推行福利政策而是采取公积金制度,可以让政府有条件保持较低的税率,让人民尽可能多地将所得纳入囊中。事实上,新加坡的所得税属于世界上最低的之一。

  反过来讲,CPF制度也对政府的货币政策造成一定制约。由于人们在公积金里有着可观的储蓄,政府给的存款利率也不高,必须给人民以信心,“相信自己的储蓄不会因为通货膨胀或者新元对其他货币贬值而化为乌有”,政府必须使通货膨胀率保持在低水平,且利率要高过通货膨胀率。换言之,新元必须始终保持坚挺状态,几乎不能贬值。众所周知,货币贬值是一国政府为了扩大出口的常用手段,新加坡政府等于在这方面进行了自我阉割,只能通过其他手段促进出口。

  不管别人怎么说,李光耀本人对CPF制度是感到非常自豪的。他在自己回忆录里指出:“中央公积金使新加坡变成了一个不同的社会。人们有了客观的储蓄和资产,对生活的态度也变了,他们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能力以及对自己和家庭应负的责任。”

  然而从人民角度讲,CPF是否对他们有利,端的依赖CPF的管理者是不是一个“好政府”。可以看出,在CPF运作中,政府与人民的权益完全不对等,政府强制占有人民的部分财产,对其按照自己的意志去使用,而对财产所有者本人处分该财产则施加了种种限制。更有甚者,对这笔资金的管理和使用,基本上完全由政府官僚做主,普通人难以了解其如何运作。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新加坡人觉得政府管理CPF的手法太不透明,而且对CPF资金的使用限制太死,支付的利息也过低。对长期习惯坐享CPF利益的新加坡政府来说,如何向这些质询做出交代,确实是个难题。

转型期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

  平心而论,CPF制度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体现了李光耀和他的同僚们对人性的洞察和冷峻务实的政策取向。毕竟,随着本地人生育率的降低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新加坡走向老龄化和高龄化已是必然趋势,养老将成为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既然传承李光耀治国哲学的新加坡政府有很好的理由坚决反对福利社会,希望新加坡人“勇猛刚强”、自力更生,而又必须给人民以社会主义式的照看,那么CPF这种安排就是一切限制条件之下可以选择的最佳模式了。收益虽不理想,但毕竟是个保障,而且钱最终也还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并没有被政府或其他人所侵吞,只是不能快意消费、独立处置而已。而有父权情怀的新加坡政府,怕的也就是人民拿着钱去挥霍,哪怕是人民自己的钱。

  事实上抗议者们自己也知道这个制度本身的巨大优势,所以他们并没有要求“推倒重来”,废除公积金体系。他们只是要求政府在运作人民的储蓄时更透明,让人民更多知情,允许人民将CPF存款用于其他的更多方面包括教育投资等,并允许55岁以上的人将存款全部提出。此外,政府既然已经从CFP资金中得到巨大收益,也应该提高存款利率(一个组织者要求将利率提高到6.5%)。应该说,这些要求也不全然是技术问题,有些已经涉及CPF制度的本质和新加坡政府运作的基本原则。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芳林公园几千人的抗议集会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它实际上是新加坡社会进入某种转型期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这个事情的起因是一个33岁的博客写手鄞义林发表博文《你的公积金到哪里去了?》,涉嫌影射身为政府投资公司主席的总理李显龙挪用公积金款项,李显龙随即对鄞义林发出律师函警告,最后对他提起控告。

  被告后,鄞义林公开为律师费筹款,以原本寂寂无名之身,却在数日内收到超过9万新元的款项,体现一定范围的人心向背,有论者认为这表现了某些人对政府以李光耀时代惯用的法律诉讼手段对付不同意见者的做法已有不满。鄞义林更迅速组织芳林公园的集会,得到数千人出面参与,会上他强力抨击政府的高压政策,颇得到某些与会者的赞同。总而言之,自人民行动党在上届大选中前所未有地失掉一个集选区的全部国会议席后,新加坡政治已经进入转型期,反对党渐渐壮大,个别的人民也开始就自己的反对主张大声发言,一向以廉洁能干而著称的执政党,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它如何应对,值得从多个角度认真观察。

  此事尚未落幕,鄞义林已于6月10日被他所就职的政府医院陈笃生医院解雇。医院说他“玩忽职守”,滥用工作资源,对此鄞义林承认个人工作表现欠佳,但认为自己遭解雇,实因政治因素使然。毫无疑问,这是在重复以前发生多次的故事:异议者被处理的时机让人浮想联翩,但从纯法律的角度讲,其自身确实能被找出一堆拿不上台面的问题,从而使得这些“处理”在法律技术上几乎无懈可击。

范文五:新加坡人为何抱怨公积金 投稿:韩焀焁

  6月7日,在一向风平浪静的新加坡,发生了一场以本地标准来看堪称“大规模”的群众示威性活动:据报道有6000多人在新加坡唯一被允许进行公开示威的芳林公园集会,抗议国家的公积金养老制度,批评政府运作公积金制度的手法不透明,给的利息太低,不能满足新加坡人的养老需求。   久负盛名的新加坡中央公积金制度,在本地流行的名称是其简称CPF(Central Provident Fund),如今被为数不少的新加坡民众如此激烈批评,颇为令人感叹。长期以来,CPF是被当作一个不是福利、胜似福利的养老安排,得到很多称道甚至是模仿。当年上海在全国率先建立公积金制度,也是借鉴新加坡的经验。   新加坡现行的CPF制度,是英国殖民政府在1955年建立的,目的是让新加坡人为养老提前储蓄。从本质上讲,CPF是一种强制储蓄制度,政府以法令形式要求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必须将其工资收入之一部分储蓄起来,以为养老或其他重大经济需求预先准备资金,员工就职的公司也被要求做出相应的配套缴纳。根据最新的规定,大致来说,对于55岁以下的员工,个人须缴纳自己月工资的20%,雇主要缴纳16%。也就是说,每个月存在CPF里的钱要占到该员工月收入的36%左右,月积年累,这将会是一笔数额不菲的钱财,而且在法理上完全属于该员工自己,而不是像在一些福利国家一样,是属于政府补贴的福利。   这种无需政府负担甚至能给政府带来大量财务利益的社会保障制度,如今渐显疲态,颇受诟病。这种制度设计的理念、演变和今日碰到的问题,可以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提供某种启迪。   “家长”替“孩子”管钱   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很早以来就被认为是一个东亚特色的“模范养老制度”。在《东亚之锋》这本很早就研究东亚发展模式的经典著作中,作者霍夫亨兹和柯德尔就将CPF当作东亚国家“社会保障筹金与工业增长的整个办法”的一个范例,给予极高评价。   公积金的数额有多大?2013年CPF的总余额是2000亿美元,而2012年新加坡的国民生产总值是2700亿美元,也就是说2013年CPF总值占到其前一年GDP的74%!可以说,政府掌管了来自人民的巨额财富。   CPF制度首要所体现的是新加坡特色的负责任的“严父”治国方式,以及李光耀不搞福利国家的决心。人民要努力工作才能过上好生活,政府不以福利取悦大众。李光耀一开始对这一点就很明确,尽管他早就察觉“在选举期间,要应付反对党提出的福利诱惑是非常困难的”,但其他发达国家的教训对李而言也很重要。   不搞制度上的福利,但也要解决民生问题。新加坡政府通过法律,对人民支配自己收入的权利予以限制,旨在保障人民(1)在退休时有足够的储蓄,(2)一套完全自由没有按揭贷款的房产,(3)足够的钱支付医疗需要。换言之,虽然政府不提供福利,CPF的钱完全是人民个人存下的和雇主为人民存下的,但政府“为了人民的好”,强制替人民做了这个主。   说到根子上,李光耀代表的新加坡政府,骨子里有着强烈的精英主义,内心不相信人民能够彻底为自己负责。比如公积金制度在住房之外,还被延伸到了卫生保健领域。   李光耀的建议是将医疗费用与公积金挂钩,将一部分公积金存款拨付进一个特别户头,让病人共同承担医药费,如此可以防止人们滥用医疗服务。他认为福利性质的免费,必然激发人们的自私和贪心,从而浪费医疗资源。他坚信所设计的制度,虽然是让政府强行处置人民的财产,但因为必定能比人民自己做的更好更靠谱,所以既是可取的也是必须推行的。这个政策的核心是,“我们选择通过让资产增值来重新分配财富,而不是津贴消费”。基于这种家长“替孩子管钱”的心态,CPF制度一开始就带着一种强烈的道德主义。   政府的好处和难题   从公共政策的角度看,CPF为政府进行公共建设和投资提供了廉价的巨额资金,也增强了新加坡政府的财务能力,使其避免了某些发展中国家为发展工业而大量依赖外国银行提供资金的情形。在那种情形下,整个国家的主权和政府的自主性都会陷入尴尬的局面。同样,政府也不必为了筹集政府重点项目所需资金而采取财政赤字的办法,更不必与私人企业在资本市场上争夺资金。   此外,CPF同时也具有大银行的某些功能,可以协助推行政府的货币政策,比如强制性的缴交率就是新加坡政府进行总需求管理的一种工具,政府通过对存款占工资百分比的调整,来改变市场上货币的供应,从而影响到整体经济的储蓄率,刺激或限制总需求。从财政政策的角度看,不推行福利政策而是采取公积金制度,可以让政府有条件保持较低的税率,让人民尽可能多地将所得纳入囊中。事实上,新加坡的所得税属于世界上最低的之一。   反过来讲,CPF制度也对政府的货币政策造成一定制约。由于人们在公积金里有着可观的储蓄,政府给的存款利率也不高,必须给人民以信心。换言之,新元必须始终保持坚挺状态,几乎不能贬值。众所周知,货币贬值是一国政府为了扩大出口的常用手段,新加坡政府等于在这方面进行了自我阉割,只能通过其他手段促进出口。   不管别人怎么说,李光耀本人对CPF制度是感到非常自豪的。 然而从人民角度讲,CPF是否对他们有利,端的依赖CPF的管理者是不是一个“好政府”。可以看出,在CPF运作中,政府与人民的权益完全不对等,政府强制占有人民的部分财产,对其按照自己的意志去使用,而对财产所有者本人处分该财产则施加了种种限制。更有甚者,对这笔资金的管理和使用,基本上完全由政府官僚做主,普通人难以了解其如何运作。   转型期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   平心而论,CPF制度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体现了李光耀和他的同僚们对人性的洞察和冷峻务实的政策取向。收益虽不理想,但毕竟是个保障,而且钱最终也还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并没有被政府或其他人所侵吞,只是不能快意消费、独立处置而已。而有父权情怀的新加坡政府,怕的也就是人民拿着钱去挥霍,哪怕是人民自己的钱。   事实上抗议者们自己也知道这个制度本身的巨大优势,所以他们并没有要求“推倒重来”,废除公积金体系。他们只是要求政府在运作人民的储蓄时更透明,让人民更多知情,允许人民将CPF存款用于其他的更多方面包括教育投资等,并允许55岁以上的人将存款全部提出。此外,政府既然已经从CFP资金中得到巨大收益,也应该提高存款利率(一个组织者要求将利率提高到6.5%)。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芳林公园几千人的抗议集会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它实际上是新加坡社会进入某种转型期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这个事情的起因是一个33岁的博客写手鄞义林发表博文《你的公积金到哪里去了?》,涉嫌影射身为政府投资公司主席的总理李显龙挪用公积金款项,李显龙随即对鄞义林发出律师函警告,最后对他提起控告。   被告后,鄞义林公开为律师费筹款,以原本寂寂无名之身,却在数日内收到超过9万新元的款项,体现一定范围的人心向背。鄞义林更迅速组织芳林公园的集会,得到数千人出面参与,会上他强力抨击政府的高压政策,颇得到某些与会者的赞同。总而言之,自人民行动党在上届大选中前所未有地失掉一个集选区的全部国会议席后,新加坡政治已经进入转型期,反对党渐渐壮大。   此事尚未落幕,鄞义林已于6月10日被他所就职的政府医院陈笃生医院解雇。医院说他“玩忽职守”,滥用工作资源,对此鄞义林承认个人工作表现欠佳,但认为自己遭解雇,实因政治因素使然。毫无疑问,这是在重复以前发生多次的故事:异议者被处理的时机让人浮想联翩,但从纯法律的角度讲,其自身确实能被找出一堆拿不上台面的问题,从而使得这些“处理”在法律技术上几乎无懈可击。

范文六:新加坡华人人口分析 投稿:高柺査

資料來源新加坡統計局http://www.singstat.gov.sg

250000200000150000人10000050000

0-4

10-14

20-24

30-34

40-44年齡組

50-54

60-64

70-74

80~

貳、教育及就業

新加坡的教育制度與英國較為類似,自60年代末期即以英語為基本教學語言。15歲以上非在學華人當中17.7%具有大學學位,另有14.1%擁有理工學院或是其他文憑(diploma),二者合計佔31.8%;而25~29歲華人中高達四成擁有大學學位,30~34歲年齡組中亦有三成七,顯示年輕一輩華人教育程度越來越高。

4647

新加坡為多語系國家,許多華人會說多種語言。華人在家最常使用語言以普通話(國語)最多,占47.2%,說其他華語方言者為23.9%,二者合計在家常說華語者占71.1%,又在家常說英語者將近三成。以年齡來看,年齡越大者在家使用方言的比例越高,60歲以上華人超過半數在家都是使用方言;25-44歲華人當中將近兩成的人在家使用方言,半數左右則是講普通話;15-24歲的年輕族群則有六成左右在家講普通話。在家講英語的則以年輕人居多,5-14歲在家說英語的比例超過四成。

資料來源新加坡統計局http://www.singstat.gov.sgGeneral Household Survey 2005

依據2005年小型普查,15歲以上就業人口中,具中學學歷者占42.9%最多,其次為大學之23.6%,理工學院及其他文憑者占17.8%;就業者從事的職業則以助理技術人員最多,占20.1%,其次為資深幹部及經理,占14.6%。以性別來看,男性所從事職業以資深幹部及經理者最多(18.4%),其次為助理技術人員(17.3%),再其次為機器設備操作人員(13.6%),三者合計49.3%;女性則為一般職員(24.7%)、助理技術人員(23.8%)、服務及銷售人員(16.0%),三者合計64.5%,相較之下,女性的職業型態較男性集中。

表六、5歲以上華人在家最常使用語言-按年齡別分

表四、15歲以上華人就業狀況-按學歷及性別分

單位:%

單位:%

資料來源新加坡統計局http://www.singstat.gov.sgGeneral Household Survey 2005

資料來源新加坡統計局http://www.singstat.gov.sgGeneral Household Survey 2005

4849

范文七:新加坡港口1 投稿:覃腇腈

新加坡港

新加坡港主要工业以电子电器,炼油及船舶修造为三大支柱部门。该港高科技产业发展迅速,它已是世界上电脑磁盘和集成电路的主要生产国,还有炼油业,它是世界三大炼油中心之一。工业除三大支柱部门外,还有纺织、食品、交通设备、建筑等也较发达。新加坡还是欧、亚及大洋洲的航空中心。旅游业也是主要外汇来源之一。新加坡境内自然资源缺乏,粮食的全部和蔬菜的半数均依靠进口。

该港属热带雨林气候。年平均气温24~27摄氏度。每年10月至次年3月为多雨期。全年平均降雨量2400mm。属全日潮港,平均潮差为2.2m。

本港自然条件优越,水域宽敞,很少风暴影响,治区面积达538平方米,水深适宜,吃水在13m左右的船舶可顺利进港靠泊,港口设备先进完善,并采用计算机化的情报系统,同时谋装卸设备有各种岸吊、门吊、集袋箱吊、汽车吊、铲车、叉车、卸货机、吸扬机、牵引车、拖船及滚装设施等,其浮吊最大起重能力达203吨,拖船功率最大为1400kW,还有直径为150~600mm的输油管供装卸石油使用。另有海上泊位多个,最大可泊35万载重吨的超级油船,丹戎巴葛码头为集装箱专用码头,有9个干线泊位和3个支线泊位,其中有6个泊位可靠6艘"第三代"集装箱船舶同时作业,集装箱堆场可存放3.1万TEU,有最新式的用于堆垛集装箱的橡胶轮胎式装卸机。这批装卸机最大起重能力达40吨,跨距22.7m,提升高度19m,轴距8m,运行速度在提升时为17m/min,在横移时为70m/mjn,在行走时为134m/min,最高能堆垛7层,而普通装卸机只能堆垛5层,并能自动将吊钩放到集装箱上方所需的位置上。

另外在两个大门口还没有16个车道的电子地磅。裕廊码头的周围是新加坡最大的裕廊工业区,它对该码头干、液、散货的输出入起了一定作用,该码头有9个深水泊位,最大可停靠30万载重吨的船舶,有仓库8.5万平方米,堆场23.4万平方米,谷仓容量达4.8万吨,有链带式干散货卸货机,可直接把货物运往仓库,散货的装卸能力每天达1.4万吨。该港炼油厂的贮藏容量达80万立方米,精炼能力每天为120万桶(约16万吨),居世界第三位,仅次于鹿特丹和休斯顿。本港早在1891年就开始转口贸易,自由贸易区分布在港区内,面积达4.05平方千米,码头岸线长这4.83km。过境货物仓库为12万平方米,露天堆场为8.4万

发展集装箱中转业务

从1960年开始,集装箱运输在世界上逐渐兴起。新加坡抓住机遇,开始大力兴建集装箱专用泊位,首个泊位于1972年投入运营。通过逐步改建和新建集装箱专用码头,配合积极的集装箱中转政策,并与政府当局和相关行业紧密协作,新加坡港迅速发展,转变成为地处东南亚的集装箱国际中转中心。

新加坡港与世界上123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建立了业务联系,每周有430艘班轮发往世界各地,为货主提供多种航线选择。有了如此高密度、全方位的班轮航线作保证,需要中转的集装箱到了新加坡很快就会转到下一个航班运往目的地。新加坡港的大部分集装箱在港堆存时间为3-5天,其中20%的堆存时间仅为1天。

新加坡作为国际集装箱的中转中心,极大地提高了全球集装箱运输系统的整体效能,成为国际航运网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是新加坡国际航运中心的最大特色。

提升综合服务功能

除了海运,新加坡还在空运、炼油、船舶修造等方面具备产业优势,同时又是重要的国际金融和贸易中心。利用这些优势条件,围绕集装箱国际中转,衍生出了许多附加功能和业务,丰富和提高了新加坡作为现代意义上国际航运中心的综合服务功能。

国际集装箱管理和租赁中心。发达的集装箱国际中转业务,吸引了许多船公司把新加坡作为集装箱管理和调配基地,形成了一个国际性的集装箱管理与租赁服务市场。

在许多港口经常会出现因为没有足够空箱可以提供,只能眼看生意转到其他船公司的情况。但在新加坡由于集装箱管理与租赁形成了市场,这种因为缺少空箱而丢失生意的情况却很少发生。

空港联运。空港联运是新加坡海港与新加坡空港合作开展的一项增值业务。它是指通过海运和空运的配合与衔接,有交往地利用两种运输方式的优点,满足用户的特殊需求。空港联运本身并没有给新加坡带来可观的箱量和收入,但它确实满足了客户的应急之需,极大地提升了客户对新加坡港的信任度和新加坡作为国际航运中心的知名度,在广泛和长远意义上为新加坡港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国际船舶换装修造中心。新加坡港拥有一个40万吨级的巨型旱船坞和两个30万吨级的旱船坞,能够同时修理的船舶总吨位超过200万吨,是亚洲最大的修船基地之一。在为船舶提供维修服务的同时,新加坡港还提供国际船舶换装与修造一体化的服务。需要检修的船舶往往满载货物从其他港口驶往新加坡,将货物在新加坡港换到其他船舶后,就近在新加坡进行维修,节省了成本,方便了船主,也为新加坡的修船业带来了更多的生意。

国际船舶燃料供应中心。新加坡是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世界排名前列的sheU、Exon Mobil、BP等石油公司均把新加坡作为石油提炼和仓储基地。产业的规模效应使得船用成品油的价格相对较低,加上位于国际航线的要冲,新加坡已发展成为国际船舶燃料供应中心,往返欧亚航线的船舶大部分只选择在新加坡或鹿特丹两地加油。

港口物流被列为国家重点产业之一。新加坡港有天然优越的自然地理位置,港口物流一直被列为国家重点产业之一加以大力发展。政府一贯重视发挥港口的优势,将港口视为新的重要生财之道,因此能从长远的战略发展角度来规划港口的发展,在扩充、改善、提升港口相关设施水平和能力方面,既有资金(包括政府投资、民间企业投资和国外投资),又有技术和人

政府注重先进电子技术在港口行业中的运用,注意以先进的电子设备装备港务服务项目。港口内的调度、计划、日常业务、船只进出港指挥、安全航行、与货主及海运公司的业务商谈等均大量采用电子技术,即提高了效率,又节省了大量人力费用支出。

科技应用水平高

新加坡作为国际航运中心,要集合政府职能部门、航运公司、物流企业、金融和法律服务机构等一起高效运作,实现前面所述诸多复杂的功能。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它的完成主要得益于高科技的应用。构筑新加坡国际航运中心信息平台的主要是TRADENET和PORTNET两个电子信息系统。早在1990年,新加坡就投资建立了全国EDI贸易服务网-TRADENET。该网络通过横向联合,把新加坡所有国际贸易主管机构连接到一个整体系统网络中,实现各部门之间的信息共享。通过垂直联合,已与5 000多家公司的管理信息系统实现联网,确保信息流的畅通。PORTNET系统是一个国家范围内的电子商务系统,该系统连接整个航运界,包括相关政府职能部门、代理、海关、港务集网、港口用户等,并逐步向世界其他港口延伸。PORTNET系统有7 000多家用户,平均每年处理超过7 000万宗交易。可以说,正是有了这样一个全社会共享的电子信息平台,才使得新加坡的国际航运中心的功能得以有效发挥。 实行自由港政策

新加坡同世界许多国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这些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中东等国家和地区。实行自由港政策是分享全球自由贸易权利、提升国际竞争力的有效手段。新加坡实行的自由港政策,具体体现是实行自由通航、自由贸易,允许境外货物、资金自由进出,对大部分货物免征关税等等。

实行自由港政策极大地方便了货物的流通,节省了贸易成本,带动了集装箱国际中转业务的发展,提升了新加坡的国际竞争力,使新加坡在国际航运、贸易和金融业务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实行域外经营战略

从1996年开始,新加坡开始改革港口管理体制,把港口的管理和经营职能分开。设立新加坡海事和港口局(MPA)负责港口管理,设立新加坡港务集团(PSA)负责港口生产和经营,对PSA进行股份制改革和私有化。同时,为了适应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化要求,按照全球供应链管理模式,进行口岸作业流程再造,积极推动现代物流业的发展。此外,通过港口体制改革强化PSA作用,突出其港口经营,赋予PSA域外投资经营权,并配合国家区域发展战略,即在“金砖四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建设异国“飞地”工业园区,在全球范围内抢占集装箱运输市场。

注重人才培养

现代的港口已远远地脱离了纯粹的海运概念,向着综合物流中心的方向发展,因此管理人才就成为港口竞争力最重要的环节之一。新加坡政府历来重视培养高级港务管理人才,前不久还决定投资4 500万新元,除加强港口设施外,重点是培养港口业务所需的各个层次的专业人才,使港口各层次的管理运转协调一致,不出现脱节现象。这一点,往往被其他一些港口所忽视。

发展临港工业

新加坡充分发挥港口的综合区位优势, 利用海港的天然水深、便利的交通体系和宽阔的土地资源的优势, 同时利用其作为物资集散中心各项生产要素非常集中的优越条件发展临港工业。新加坡港已成为全国的经济中心, 该港不仅是世界上电脑磁盘和集成电路的主要生产地, 而且炼油业也很发达, 是仅次于休斯敦、鹿特丹的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

为满足第三代物流发展和顾客的需要, 新加坡港已在裕廊码头建立了物流中心, 培育港口物流链, 港口与加工业联合发展。港口园区建设与吸引外资相结合, 将一些临港土地和泊位提供给跨国公司作为专用中转基地使用, 鼓励大跨国企业在港区建设物流中心、配送中心等。这样, 港口物流为临港工业提供专业、高效的物流服务, 提升加工工业水平, 进而又促进港口经营效益的提高。

提供各项收费优惠

新加坡港自1996年开始,对进港装卸的集装箱船运输公司实行多种收费优惠待遇,对定有长期使用港口合同的海运公司则实行更为优惠的收费,甚至免收港口使用费。另外,港口不

新加坡虽是弹丸小国,港口实力却不容小视。新加坡港是世界第二大货运港,集装箱年吞吐量超过1700万标准箱。新加坡港务集团称新港吞吐量创下17个月来新高,营业额增加11.7%。然而就在当天晚上却传出消息,全球第二大海运公司———台湾长荣集团已经同马

来西亚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长荣将从2008年第三季度起将其货物中转码头由新加坡转到马来西亚柔佛州的丹绒港。

位于马来西亚南部的丹绒港建于1999年,与新加坡港的距离只有40分钟车程。与新加坡港相比,丹绒港不过是个无名小卒,不论硬件还是软件都与新加坡港相去甚远。年初就传出丹绒港要与新加坡港争夺长荣集团的消息,新加坡港务集团为挽留这个大客户,提出了很多优惠条件。长荣集团老板张荣发公开声明,如果在收费上有所调整,他仍然愿意留在新加坡,毕竟长荣集团在新加坡已经20年了。新加坡在这场争夺战中已是胜券在握。而长荣却突然改换门庭,与丹绒港签署合作协议。

原来在这次新马港口之争的最后阶段,马来西亚拿出一份让长荣无法回绝的厚礼。首先,马方同意给予长荣最优惠的服务价格,收费还不到新加坡港务集团的一半,仅此一项长荣每年可节省成本600多万美元。另外,马来西亚还转让给长荣10%至20%的码头股份,并给予长荣集团下属的航空公司和酒店在马来西亚的种种优惠。正是这些超出海港业务以外的优惠条件,促使张荣发最终决定舍弃新加坡。

低价竞争冲击新加坡港

长荣的撤出已经是新加坡港务集团损失的第二个大客户了。2001年,全球最大的海运公司———丹麦马士基海事公司在结束了与新加坡港务集团的合约后,将东南亚的转运中心转移至丹绒港,马士基每年180万个标准集装箱的货物改由丹绒港转运,新加坡港骤然失去11%的货运量。

世界航运市场不景气,船务公司靠的是薄利多销,不得不拼命削减成本。而新加坡港虽然是世界上最有效率、管理最好的码头,服务收费却居高不下。在经济不好的年头,这对船务公司来说可是一笔沉重负担。而丹绒港恰恰是在价格上做文章,为挖走马士基,丹绒港提出的码头收费只有新加坡港的一半,另外还将丹绒港30%股份转让给马士基,允许其参与码头的经营管理,这对马士基来说正中下怀。马士基海事公司本身是世界排名第三的港口管理公司,该公司一直要求新加坡港务集团批准它在新加坡经营其自身的终站码头以节省费用,但屡屡遭拒。迁至丹绒港后,马士基既是最大的客户,又是股东,在货物中转方面拥有很大自主权。因此,马士基的30多条航线决定全部停靠丹绒港。

长荣又步其后尘,新加坡港两年间失掉了两个最大的客户,损失了约1/6的集装箱货运量,这将严重威胁到新加坡港作为该地区内首要中转码头的地位。而且由于新马两地差价太大,

马来西亚在各个经济领域与新加坡展开竞争的态势已经明朗,特别是在港口方面。马政府拨出约6.3亿美元专款,计划在2001年至2005年加速港口建设和提高服务能力,将竞争的矛头直指新加坡。

在这场新马港口之争中,马来西亚虽然抢占了市场,却面临着“消化不良”的难题。马士基

在脱离新加坡港4个月后,又回过头同新加坡港务集团签署了一项长期服务合同。在新的协议下,新加坡港务集团将为停靠在新加坡码头的马士基货船继续提供“量身定制服务”。 马士基肯吃回头草,是因为在丹绒港遇到了一些困难。该港口只有6个泊位,应付马士基的货运量已经吃力,如果再增加长荣这样的重量级客户,泊位更是捉襟见肘。因此,丹绒港正积极推进二期工程建设,增建泊位,扩大港口吞吐量,并计划招聘1000多名技术人员,应付急剧增加的业务。

面对马来西亚港口的咄咄逼人之势,如果打价格战,新加坡港必败无疑,集中优势为客户提供新的增值服务,是惟一的出路。新加坡港务集团拥有优质的服务和完善的港口设施,有250条航线遍布全球,同123个国家及地区的600多个港口有业务往来,中转及运营效率极高。如果能从这两起丢失客户事件中汲取教训,并将其化作长远发展的动力,新马竞争的好

新加坡港已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共有250多条航线来往世界各地,约有80个国家和地区的130多家船公司的各种船舶日夜进出该港,平均每12分钟就有一艘船舶进出。一年之内相当于世界现有货船都在新加坡停泊了一次,所以新加坡有"世界利用率最高的港口"之台称。

该港每天还有30多个国家航空公司的200多个航班在新加坡机场频繁起降。新加坡的集装箱吞吐量在1990年和1991年均超过香港而跃居世界第一位,自1992年开始新加坡虽然达到756万TEU,但香港达到797万TEU,被香港夺去首位,直至1994年新加坡集装箱吞土量达到1040万TFU,仍然位居世界第二位。

1992年新加坡货物吞吐量达到2.38亿吨,为世界的三大港口之一。主要进出口货物为石油、机械设备、电子电器、化肥、水泥、谷物、糖、橡胶、面粉、化工产品、矿砂、工业原料、食品、木材、椰袖、椰干、棕榈果、水果及杂货等。在节假日中均可安排加班。为了建设亚洲最大的集装箱码头,新加坡港务当局正在丹戎巴葛码头对面的勿拉尼(BRANI)岛上新建第2大集装箱码头,建成后将拥有5个干线泊位和4个支线泊位,码头面积达80万平方米,可堆放1.5万TEU,预计全部完工后,集装箱年吞吐能力可达1300万TEU,以便保持新加坡

[1]在海上货运方面的竞争力。

范文八:新加坡人口结构的变化 投稿:唐竀竁

作者:苏瑞福

翻译:王艳

南洋资料译丛 2009年02期

  本章将从族群、性别构成、年龄结构、宗教构成和公民类型等方面来探讨新加坡的人口结构。在过去几十年里,新加坡人口结构的变化不仅与诸如移民、死亡率和出生率等人口学方面的因素有关,而且也与社会及经济发展变化密切相关。这些变化因素对新加坡人口结构的各个方面产生了不同方式和不同程度的影响。例如,我们在下一章将要讨论的国际移民问题,就对新加坡人口结构的许多方面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族群和方言的构成

  从1819年新加坡开埠起,就有来自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中国、印度等邻近国家的移民进入,新加坡多种族社会开始逐渐形成。在一个如此多种多样的人口结构中,各种族的宗教、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均有很大的区别。为了研究各种族在人口增长结构、婚姻率、生育率等方面的不同,收集各族群和方言群的数据信息是非常必要的。这一点已经被认识到,而且从1871年开始的人口普查问卷就必须包含与种族有关的项目。

  在人口普查中,“族群”这个概念通常是指具有同一血缘或种族起源并有着共同的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的群落或社区。传统上,新加坡人分为四大族群,每一族群又细分为不同社区和方言群。若某人是不同族群的混血儿,则归入其父亲所属的族群。“华人”指所有具有中国血统的人,这些人又被细分为不同的方言群,如福建人、潮州人、广东人、海南人、客家人等;“马来人”是指所有具有马来西亚或印度尼西亚血统的人,可被细分为马来人、爪哇人、玻雅尼人、武吉士人等;在过去,没有“印度人”这个统一的称谓,但现在它则指所有来自印度次大陆的人,包括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孟加拉国人和斯里兰卡人,同样地,它也被细分为泰米尔人、马拉雅兰人、旁遮普人、古挤拉特人等;最后,“其他族群”涵盖了所有的其他种群,如欧亚混血人、阿拉伯人、泰国人、菲律宾人、日本人、美国人、欧洲人及其他少数族群。

  依据以上划分的四大种群,表1描述了新加坡族群构成的变化。自从1819年斯坦福·莱佛士在新加坡开埠以来,新加坡从未拥有相当数量的本土人口。华人、印度人和大部分马来人都是移民。纵观新加坡的人口统计史,这三个族群的人口总数一直占新加坡人口总数的96%左右。虽然这三个种群一直处于主导地位,但是在19世纪他们各自的人口比例发生了一些较大的变化。关于这一点,早期的数据证明了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在新加坡成为殖民地后头20年左右的时间里,马来人是当时的主要种族。在1824年,马来人有6,431人,占人口总数的60.2%,而华人有3,317人,占31.0%;在1830(原文为1930——译者注)年马来人的比例降到45.9%,但是仍然高于华人的39.4%;到1836年时,马来人人口(12,497人)被华人人口(13,749人)超过。从此以后,新加坡的人口构成就一直是以华人为主。

  随着华人越来越多地涌入,马来人在人口总数中的比例便日益减少:从1836年的41.7%降至1849年的32.2%,又从1871年的27.6%降至1901年的15.8%。在20世纪,马来人的人口比例降速放缓,到1931年时降至最低,仅为11.7%。但随后又有缓慢的回升,到1970年升至15.0%。之后直到2006年,其比例一直保持在14%左右的水平。与马来人在人口总数中的比例变化趋势恰好相反,华人的比例则一直在上升:从1824年的31.0%升至1849的52.9%,又从1901年的72.1%升至1947年的77.8%。华人的比例一直稳定地保持在75%左右。表1所反映的这两个种族人口比例相反的变化趋势,主要发生在19世纪而非20世纪。

  

  

  相比较而言,印度人人口在大部分时期内都维持着较为稳定的比例:其在1824年的比例是7.1%,在1849年达到11.9%的高峰,在1881年降到8.8%,从那以后,就一直在8%左右浮动。作为由各少数种族混合而成的“其他族群”,其人口比例从未超过5%。在殖民地时期,“其他族群”主要由欧亚混血人和欧洲人组成,但是现在已经是非常混杂了,主要由大规模的外国专家和他们的家庭成员组成。

  在2000年的人口普查中,新加坡常住居民共有3,263,209人,其中华人约有2,505,379人,占人口总数的76.7%。因此,这个群体在新加坡社会经济活动中的广泛影响可想而知。人数为2,505,379人的华人常住居民分为以下几个主要的方言群:排在首位的是福建人,其人数为1,028,485人,占华人常住居民的41.1%;其次是潮州人,人数为526,197人,占21.0%;再次是广东人,人数为385,630人,占15.4%;排在第四位和第五位的人数非常接近,分别是客家人和海南人,前者的人数为198,435人,占7.9%,后者人数为167,594人,占5.5%;此外,还有很多更小的群体,如福州人,兴化人(henghuas)和上海人,他们的人数从47,000人到22,000人不等。虽然不同的方言社区和每个方言群都使用统一的书写文字,但他们在特定经济活动上的稍微不同仍导致了华人分为各种不同的群体。除了不同社区之间的相互通婚外,为了把华人统一起来,政府一直在试着鼓励他们在工作场所及家里把普通话用来作为共同的语言。

  相比较而言,作为一个族群的新加坡马来人有更大的同质性。在2000年的人口普查中,马来人常住居民为453,633人,其中马来人有309,716人,占68.3%。其他较小的群体如爪哇人有80,062人,占17.6%,玻雅尼人51,849人,占11.4%。虽然这些少数群体起源于印度尼西亚,但他们已经在新加坡居住了很多世代了,而且为了现实的目的已经被统一划分为马来人。更重要的是,尽管他们的读写语言可能会有些不同,但在新加坡他们通常用马来语进行交流。我们也必须认识到他们拥有共同的宗教(伊斯兰教),并且多年来互相自由地通婚。

  2000年,印度人常住居民为257,791人。作为一个族群,印度人是非常混杂的。他们按照各自的语言区和国别相互区别,具有代表性的有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孟加拉国人和斯里兰卡人。若不考虑他们的祖籍国,泰米尔人是最大的群体,有150,184人,占58.3%。较小的语言群体为:马拉雅兰人,有21,736人,占8.4%;锡克人,有13,188人,占8.8%;印度斯坦人,有5,064人,占3.4%。除了说不同的语言外,印度人人口中的不同群体也有不同的书面语言。印度人的宗教也明显地分为印度教、伊斯兰教、佛教和基督教,等等。

  第四大族群,即人口普查表中的“其他人”,若按照祖籍、语言和宗教来看,其构成肯定是相当混杂的。在2000年的人口普查中,有46,406个常住居民被列为“其他人”。其中,15,045人是欧亚混血人,占32.4%;7,517人是阿拉伯人,占16.2%;11,067人是高加索人,占25.8%;3,219人是菲律宾人,占3.3%。即使是那些在其他国家被称为白人的高加索人,若考虑到他们的祖籍和语言,也是非常混杂的。他们当中有荷兰人、法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人以及诸如英国人、苏格兰人、美国人、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和新西兰人等说英语的群体。鉴于作为一个整体的“其他人”为新加坡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已经成为新加坡人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性别构成

  在一个完全没有移民的人口性别结构中,男性的自然出生率略大于女性。但是,几乎各个年龄阶段的男性的自然死亡率都比女性高,因此总人口的性别比例最终会趋于正常,男女数量几乎相等。在男性移民成为人口增长主要因素的国家里,可想而知,其性别比例肯定会偏离人口比例的正常模式。新加坡的情况就是如此,因为正如前一章所述,过去进入新加坡的移民都以男性为主。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随着女性移民的增加,人口自然增长量的增大及移民的减少,性别比例将逐渐趋向平衡。

  表2的人口性别构成是按照每1000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来衡量的。从表中可以看出,性别比例的变化过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824年到1849年,性别比例整体趋势是越来越不均衡,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从1,987人到最多时的3,905人。这可能是由两方面的原因造成:一方面,具有相对平衡的性别比例且定居的马来人的比例下降;另一方面,来自中国和印度次大陆以男性为主的移民使华人和印度人的比例上升。第二个阶段主要是19世纪后半叶。在这个阶段,性别的比例几乎稳定地总是维持在每千名女性对3100名男性的水平。第三个阶段涵盖整个20世纪。从表2中可以看出,在这个世纪里,性别比例一直持续趋向平衡,如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从1901年的2,938人减至1921年的2,044人。这仅仅是由新移民中的女性(她们大多是那些决定在新加坡永久定居的男性移民的妻子)的增加所引起的。

  在1921到1947年这段时期,由于较多女性移民的进入和人口自然增长,性别比例状况有所改善。但是,到目前为止,改善性别比例最主要的动力是20世纪30年代后期的官方政策,即“依靠印度人移民委员会和《1933年外侨条例》,尽一切努力改善移民的性别比例,直到1938年女性移民都不受移民配额的限制。”①到1947年,性别比例进一步改善,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达到了1,217人。此后,由于人口自然增长成了人口数量增加的主要因素,性别比例进一步改善。例如,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从1957年的1,117人降至1970年的1,049人。1980年的人口普查显示,性别比例几乎没有改善,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仅为1,042人。但是,此后为了缓解劳动力紧缺而允许更多外国女性劳工进入,1990年的性别比例又有较大程度的改善,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达到了1,023人。由于表2中2000年和2006年的数据统计的仅仅是常住居民人数而不包括男性多于女性的非常住居民,因此这两年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分别降至996人和982人。

  在研究华人性别比例的变化状况时,我们应该想起华人移民的一个主要特征:在19世纪早期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男性华人移民没有把妻子一起带来。这主要有以下原因:由于仅仅是暂时移民新加坡,华人移民宁愿把他的妻子和孩子留在中国;大多数华人没有能力把家人一起带来;为了严格控制海外华人并从他们那里得到侨汇,中国当局虽然不严禁男性向外移民,但是对女性移民海外却严加防范。②因此可以确信,早期人口普查数据中的华人妇女并不是直接来自中国而是来自马六甲的峇峇。我们可以参考1837年巴克利所写的一段话:“像报纸说的,直到现在,还没有来自中国的华人女性来到新加坡,事实上,只有两个真正的华人妇女,或者说不知道什么时间曾来到这里,她们是几年前在英国见过的那两个小脚妇女。”③因此,那段时间华人性别比例最不正常就不足为奇了,大约每千名女性就有15,000名男性。

  随着对中国女性的移民禁令的解除,以及华人在新加坡定居下来,有更多的华人女性来到了新加坡,因而性别比例也逐渐正常化,例如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从1836年的14,642人降到1931年的1,656人。从20世纪30年代中期开始,由于人口的大量自然增长和殖民政府通过《1933年外侨条例》这项使女性移民不受移民配额限制从而鼓励女性移民的政策,华人性别比例正常化的速度便加快了。在1941年12月二战爆发后和战后初期,移民停止进入新加坡,但是战后较高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使华人性别比例继续正常发展。到1947年,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达到1,132人,而且在战后性别比例继续正常化,在1980年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甚至达到1,015人。在1990年的华人常住居民中,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达到1,012人,2000年达到990人,2006年达到972人,女性人数第一次超过了男性。

  

  起初,印度人的性别比例也不平衡。1824年为每千名女性对5,878名男性,1830年升至10,387人,1881年又降到3943人。以男性劳工为主和已婚的印度男性移民将妻儿留在其祖籍国印度,都可能导致性别比例的失衡。和华人的性别比例逐渐改善的趋势不同,印度人的性别比例失衡状况在1881年后又不断恶化。在1931年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达到5,189人,仅仅在此之后,性别比例才持续改善。尽管如此,相比较而言,印度人性别比例的失衡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战后数年)。这主要是由于很少印度人倾向于在新加坡永久定居。甚至到2006年,印度人中的常住居民的性别比例仍然不平衡,即男性与女性的比例为1,063:1000。

  马来人的性别比例在两方面不同于华人和印度人。第一个方面,尽管马来人也包含了一些移民因素,但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定居社区并在早期就呈现出一个接近平衡的性别比例。甚至在1824年,马来人的性别比例也处在非常正常的水平,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仅为1,058名。第二个特征是,马来人性别比例的变化没有确定的趋势,而是随着相对较少的移民人数的波动而上下波动,波动范围在1,030人至1,420人之间。但是在最近的几年里,马来人常住居民的性别比例得到进一步的改善,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从1990年的1,041人降到2000年的1,031人,到2006年达到996人,性别比例更加平衡。

  研究性别构成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五个年龄组的变化,如表3所示。最小年龄段群体(0-4岁)的性别比例一直最正常,而且变化最小。这个年龄组的性别比例受到两个主要因素的影响:男女的自然出生比例和死亡比例。通常是男孩出生比例高于女孩,但是这种情况往往被此后男孩相对较高的死亡率所平衡。然而正如表3所示,这个年龄段的男孩人数最终还是略大于女孩。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年龄组的性别比例也可能由于相对较多的女孩没有被统计进入而受到影响。下一个年龄组(5-14岁)的性别比例仍然受到移民的较小影响,因此男孩人数仍然略大于女孩。

  另外两个年龄组(15-59岁)的性别比例在大多数时间里是不正常的。这反映了以男性劳工为主的移民对人口结构的严重影响。在1947年之前,15-29岁这个年龄段群体中的男性人数都是女性的三倍。此后,性别比例明显正常化。年龄相对较大的工作年龄组(30-59岁)的性别比例曾经很不正常,如1881年的男性人数几乎是女性的5倍,但是此后便迅速正常化。随着男性劳工年龄的增大和在新加坡居住时间的延长,他们更倾向于把他们的家庭带到新加坡永久定居。较多女佣的移入导致了15-29岁这个年龄组的性别比例在20世纪80年代相当地正常化。

  2000年和2006年这两年的数据相类似,但是所统计的仅仅是关于常住居民而不是总人口。由于没有把男性工作群体中占很大比例的非常住居民统计在内,因此这两年的数据显示了男性人数少于女性。2006年,15-29岁这个年龄组的性别比例是,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为989人,而后两个较长年龄组(30-59岁和60岁以上)每千名女性所对应的男性人数却迅速降到分别为984人和849人。这可能是由常住居民中的男性死亡率高于女性死亡率所造成的,而受移民因素的影响不大。

  

  年龄结构

  新加坡人口普查的内容历来包含年龄这一项,因为年龄不论在人口统计的分析还是社会和经济计划的制定方面都有着重要的意义。由于认识到年龄的重要性,新加坡(在人口普查问卷中)提出了许多相互关联的问题并采取了特别的预防措施来确保获得确实可靠的人口年龄报告。主要的目标就是获得每个人的真实年龄或按照西方的阳历来计算每个人的出生年月日。实际上,还可以根据其他的历法来计算年龄。在新加坡,华人按照中国农历来计算年龄就是一个特殊的例子。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人口普查采用了一种方法来采集华人的年龄,并把他们按传统方法计算出来的年龄换算成人口普查所要求的年龄。④人口普查所采用的这种精心设计的年龄采集法可以避免统计中经常犯的错误,如数字偏差和年龄夸大,因此产生了非常好的统计效果。

  年龄分布对现有劳动力、适婚伴侣人数、出生与死亡绝对人数和“抚(赡)养负担”的程度与类型都有重要的影响,因此在研究一个国家的人口结构时,一定要考察该国的年龄分布。在一个不受国际移民影响的封闭人口环境中,年龄结构主要取决于出生率和死亡率的水平。在这样的人口中,所有的年龄数据可以绘制成一个金字塔形的图表,底部最大,随着年龄的增大往上逐渐变小。最近的人口出生率越高,年龄金字塔的底部就越宽。但是,正常金字塔的形状可能会受到特定因素的影响而变形,这些因素有:战争时期士兵异常高的死亡率、出生率的大幅度下降、特定年龄组的大规模移民等。这里描述的基本概念将有利于我们理解表4和图3.1(略)。

  

  研究新加坡年龄结构的一个有用方法是将其人口分为五个年龄组来进行分析(见表4)。5岁以下的学龄前年龄组增长得非常快,在1901年有12,500人,占人口总数的5.8%,到1957年达到顶峰,为264,700人,占18.3%,然后开始不断下降,到1990年有228,600人,占7.6%。这是由人口出生人数的不断减少造成的,而后者又归因于出生率的急剧下降,即低于1975年(使人口总数保持原有水平)的更替水平,而且此后人的口出生率一直维持着这样的一个低水平。5-14岁的学龄组也从1901年的25,600人增长到1970年569,400人的顶峰。在此后的20年时间内,该年龄组人数由于受到不断萎缩的出生率的影响而不断下降,到1990年降至418,800人。这造成了入学人数的减少和新劳动力供应的萎缩。

  15-29岁的年轻工作年龄组的人数从1981年的98,500人持续上升到1990年的907,600人,增加了9倍多。30-59岁的较年长工作年龄组的人数也持续增长,从1901年的75,900人增加到1990年的1,207,500人,增加了近1.6倍。需要指出的是,1990年关于这两大工作年龄组的统计数据包含了因雇佣关系或工作允许而在新加坡各个经济部门工作的外国工人。60岁及以上年龄组的人数在1901年至1990年这90年间增加了大约70倍,即从3,700人增至258,900人。这种老人急剧增加的趋势也预示了目前新加坡的人口老龄化过程。

  我们再来看一下表4中关于“受抚(赡)养者”的年龄数据。如果我们把“年轻受抚养者”定义为15岁以下的人口,就可以看出这个年龄组在1901年占人口总数的17.6%,此后逐年增加,到1957年达到高峰时占人口总数的42.8%。此后又逐渐减少,起初减速较慢,但最近几年减速变快,到1990年占人口总数的21.5%。另一方面,那些定义为60岁以上老人的“年老受赡养者”,在新加坡的人数相对较少,但是近30年来却日益增多。在1957年,这个年龄组仅占人口总数的3.8%,但是到1990年却达到8.4%,翻了两倍多。

  看待这个问题的另一种方法是,1957年大约有占53.4%的人口在养活占人口总数46.6%的年轻与年老的“受抚(赡)养者”,到1990年“受抚(赡)养者”的人数减少了,占70.2%左右的人口养活占人口总数29.9%的“受抚(赡)养者”。但是,这里有一个明显的转变,即养活的对象从“年轻受抚养者”转变为“年老受赡养者”。由于新加坡的人口出生率仍然低于或接近于(使人口总数保持原有水平的)“更替水平”,因此这种现象将来肯定将会持续下去。

  另一种研究人口结构的方法是,借助于图3.1(略)所描绘的年龄金字塔。1931年的年龄金字塔是一个年龄结构不正常的典型例子。由于当时新加坡有大量主要来自中国和印度的劳工移民,因此图中的工作年龄组部分明显突起。此外,由于劳工移民以男性为主,因此年龄金字塔中男性工作年龄组比女性更为明显。由于战争期间和战后初期移民减少,因此1947年年龄金字塔里工作年龄组的凸起部分缩小。十年之后即1957年,凸起部分完全消失了,而且由于战后出生率的快速提高,正常的下宽上窄的年龄金字塔便形成了。

  在年龄结构演变的下一个阶段中,首先是1957年出现人口出生率的首次持续下降。因此,1970年的年龄金字塔底部萎缩,而且工作年龄组的突起部分也已完全消失。20世纪70年代人口出生人数的持续下降导致了1980年年龄金字塔底部的不断萎缩,因此,向上凸显了十几岁年龄组的扩展,向下凸显了0-4岁最小年龄组的日益萎缩。

  除了底部的萎缩略微上移之外,1990年年龄金字塔的大体形状几乎没有改变。但是非常有趣的是,在出生率迅速提高和迅速下降的共同作用下产生了一个新的凸起,而且是男性和女性部分均凸起。简而言之,新加坡的人口年龄金字塔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从有工作年龄组凸起的不正常金字塔到有广阔底部的正常金字塔,然后再到底部不断萎缩和十几岁年龄组新凸起的独特金字塔。图3.2(略)描绘了主要族群的年龄金字塔。

  宗教构成

  尽管宗教不如影响到新加坡人口统计各个方面的种族那样重要,但是考虑到宗教在结婚率、出生率和人口控制项目中的潜在影响,还是应该给予宗教些许关注。在新加坡,宗教差异日益强化了人们的种族和文化认同,也阻碍了种族之间的有效融合。而且,最近几年宗教狂热的复苏促使宗教成为决定国家内部种族与政治和谐的关键因素。⑤但是,人口宗教构成的研究受到宗教资料收集的阻碍,因为它关系着人们的信仰和态度等广泛性问题。即使资料可以收集,但相对于人口普查中其他方面的资料来说,它也不够严谨和准确。

  不像收集种族、性别和年龄信息那样,并非每次人口普查都收集宗教信息。在1911年、1921年和1931年的人口普查问卷中都包含宗教这一项,但是在战后1947年、1957年和1970年的人口普查中却省略了宗教这一项,此后进行的两次人口普查又将这一项加进去。宗教信息仅从10岁及以上的人开始收集,被调查者回答的任何宗教信仰都被接受。自称是自由思想者、无神论者及不回答者都被列为“无宗教信仰”。声称遵循中国圣人(诸如孔子、孟子、老子等)教诲者、实行祭祖者和其他教派都被列为“道教”。表5列举了常住居民的宗教信仰。

  在新加坡,几个主要的宗教已经根深蒂固,而且常住居民中的宗教信仰在过去许多年里也没有发生变化。这从1980年、1990年和2000年的数据中可以看出来。但是,佛教和道教信仰者的人数却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常住居民中信仰佛教的人数比例从1980年的26.7%升至1990年的31.1%再到2000年的42.5%,而在这段时间内,信仰道教的比例却从30.0%降至22.4%再到8.5%。但是,在华人中,这两种宗教并不是截然不同的,尤其对于老人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来说。⑥如果把这两大宗教的信仰者比例加起来,那么在1980-2000年期间,信仰者比例发生的变化就不那么显著,从56.7%降至53.5%然后再到2000年的51.0%。同期,伊斯兰教的信仰者比例也略有下降,从1980年的16.2%降至1990年的15.4%然后再到2000年的14.9%,印度教的信仰者比例稍有增长,从3.6%到3.7%然后到2000年的4.0%。到目前为止基督教信仰者的比例增长最快,几乎以3.5%的增幅从9.9%到12,5%再到14.6%。

  现在我们来讨论2000年人口普查数据反映的宗教派别模式。佛教信仰者人数最多,达1,060,662人,占42.5%;其次是伊斯兰教,信仰者有371,660人,占14.9%。第三位的是基督教,信仰者有364,087人,占14.6%,第四位的是道教,有212,344人,占8.5%。第五位的是印度教,人数较少,仅有99,904人,占4.0%。当然,这种宗教派别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前述的人口种族结构。

  种族界限与宗教派别之间关系的最好例子就是马来人与伊斯兰教。这些马来人有占高达99.6%的人信仰伊斯兰教,他们大多数是信仰沙斐仪学派思想的逊尼派穆斯林,属于伊斯兰莎菲教派。事实上,从官方或法定的角度来看,伊斯兰教是确定一个人能否被划分为马来人的主要标准之一。与其他宗教不同的是,伊斯兰教对其追随者的影响是永久性的。伊斯兰法律不允许穆斯林改信其他宗教或者退教。在这种情况下,马来人将会一直信仰伊斯兰教,而其中的一小部分非穆斯林是来自印度尼西亚的。

  

  华人大多信奉一种主要的宗教,即佛教,大约占53.6%;其次,大约16.5%的华人信仰基督教;再次,10.8%的华人信仰道教。相对而言,华人中的自由思想者和无神论者人数最多,无宗教信仰者也占到了18.3%。

  印度人主要信仰印度教,大约占55.4%;其次,大约占25.6%的人(即巴基斯坦人和孟加拉人)信仰伊斯兰教;再次,15.1%的印度人信仰基督教。其他种族,主要指外国工人及其家属,主要信仰基督教(53.3%)。他们中大多数是白人和欧亚混血的新加坡人。

  研究宗教模式的另一有效途径就是考察某一特定宗教的种族构成。最明显的特征是,几乎所有的道教信仰者都是华人。同样地,尽管有一些印度人和泰国人也表明信仰佛教,但佛教的信仰者绝大多数都是华人(99.5%)。伊斯兰教的信仰者也是以马来人为主(84.4%),其他较重要的伊斯兰教信徒是印度人(12.4%)。唯有基督教脱离这种宗教与种族的紧密联系,它的信仰者主要有华人、印度人、欧亚混血人和来自各国的白种人。有意思的是,1947年的人口普查报告将种族和宗教的太多交叠作为不收集宗教资料的原因,[7]显然,1957年和1970年的人口普查也因同样的理由没有收集宗教资料。

  文化水平模式

  在新加坡进行的人口普查中,文化水平常被定义为运用一种特定语言阅读并理解报纸的能力。在实地调查中,为了操作的方便,调查者仅仅根据被调查对象的口头回答记录下他(她)的文化水平,而没有进一步的提问和测试。而且,文化水平资料的收集对象仅为10岁及以上的人。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作为一个多种族社会,信息的收集是分别以在新加坡所使用的不同语言来进行的。同时,这也使我们有机会去研究不同语言之间的文化模式的变化,这些变化当然是由过去关于教学语言媒介的教育制度所导致的。

  测量特定人口群体文化程度的一种便利方法是测量其总识字率,即10岁及以上年龄组中每千人的识字人数。表6中列举了过去四次人口普查按照种族和性别分别统计出的总识字率。1990年和2000年的数据仅仅关于常住居民。正如预期,几年来总识字率有所提高,10岁及以上年龄组中每千人的识字人数从1957年的523人上升到1970年的722人,然后到1980年的840人。在这段时期,华人的识字率提高最快,每千人的识字人数增长了364人;相比.较而言,印度人识字人数增加较少,仅仅增加了146人;马来人识字率的提高处于中等状态,大约增长了243人。虽然不同种族的识字率都有所提高,但是在1980年,华人的识字率仍然是最低的(每千人仅有826人识字),而印度人的识字率最高(每千人有898人识字),马来人居中(每千人有865人识字)。在1990年和2000年调查的常住居民识字率数据中,这三个种族的总识字率的高低排名情况与1980年相同。

  

  表6中关于男女两性的总识字率数据表明,在过去大约30年的时间里,女性的识字率提高速度快于男性。从1957年到1980年,每千人中男性的总识字率从686人增长到915人,而女性总识字率的提高较为显著,从336人增长到762人。1990年和2000年的常住居民数据表明,女性的识字率也经历了像80年代一样比较大的增长。这个表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这三个主要种族的女性识字率都有了比较大的提高。新加坡在教育和就业方面都发生了有利于女性的较大变化。因此,女性和男性之间总识字率的差距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大大缩小,但是男性的识字率仍然较高。

  最近几年,新加坡对使用双语的进步和出现的问题给予了很多关注,尤其是在学校和工作场合。由于认识到双语的重要性,人口普查局对被调查者文化水平的调查不仅以一种特定语言进行,还同时使用了两种或更多种语言。由于受到编辑和制表的限制,必须限制次级分类的数量,因此关于多种官方语言的详细分类在表格中仅仅列举了英语和其他官方语言的总和。这也很好地证明了掌握两种或多种非英语的官方语言的人数是可以忽略的。顺便说一下,除了英语外,其他的官方语言是汉语、马来语和泰米尔语。

  表7把10岁及以上的识字人数按语言进行了分类。在1970年,识字人数共有1,125,524人,有904,422人仅掌握四种官方语言中的一种,即80.3%的人使用单一语言。这种情况到1980年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使用单一语言的人占62.0%;1990年常住居民中使用单一语言的人数降到53.5%;2000年降到43.9%。相反,掌握多种语言的人数却在上升,从1970年的19.1%上升到1980年的37.5%,再升至1990年的46.0%和2000年的56.0%,不过后两者是指常住居民。人口普查报告里的增补数据显示,新加坡所有的主要族群都普遍“使用多种语言”。毫无疑问,新加坡的双语教育政策对双语在全部人口中的传播起着明显的作用。

  强调学习英语和母语自然会提高掌握英语和其他三种官方语言之一的人口比例。从1970年到1980年,掌握英语和汉语的人所占的比例从8.9%升至22.5%;掌握英语和马来语的人从占7.2%升至11.3%;掌握英语和泰米尔语的人从占1.6%上升至2.1%。这些变化意味着老一辈掌握单一语言的人(如众所周知的受英语教育者、受汉语教育者、受马来语教育者和受泰米尔语教育者)让位于掌握多种语言的人。在1990年,常住居民中仅有19.0%的人只会说英语,而45.1%的人不但会说英语而且会说其他三种官方语言中的一种。到2000年,这种情况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即15.3%的人只会说英语,而53.4%的人既会说英语又会说其他三种官方语言中的一种。一方面,并不是所有的华人儿童只选择学习英语和汉语,一些人可能选择学习英语和马来语或另外一种外语;另一方面,一小部分马来人和印度人儿童会选择学习英语和汉语而不是马来语或泰米尔语。这些就是掌握两种以上语言的人。

  

  公民身份类型

  1970年进行的后殖民时代首次人口普查问卷,把公民身份列为调查内容之一。由于从这一项目中得到了很多有用信息,因此在此后的两次人口普查中保留了这一项目。公民身份项目证明是有助于提供关于不同公民身份的人口分布的重要信息,以及关于公民与非公民在其他人口统计与经济变量方面的特征的各种不同数据。对这种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可以大大帮助我们对新加坡国家建设的进程和进步有更加深刻的认识。

  在人口普查中,公民身份的定义是指通过出生、注册或入籍的方式获得合法国籍的人。若某人被认为拥有双重国籍,则按其自主选择确定其公民身份。若某人尚未取得任何国家的国籍或者自愿声称无国籍以及不能确定他的国籍,则被划为“无国籍”。在人口普查表格中,这被列在“不确定”的标题之下。

  根据以上原则,新加坡人口被划分为三个类别——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和非居民。永久居民是指在现有移民条例下被赋予在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以及那些因为在新加坡长久居住而拥有永久居民身份的人。新加坡公民身份的证件包括新加坡公民身份证、新加坡护照、新加坡出生证和新加坡红色身份证。永久居民是指持有外国护照并带有新加坡移民局签发的入境和回境签证的外国人以及拥有新加坡蓝色身份证者。非居民包括在新加坡学习的外国留学生、持有社交访问签证的暂时访问者、持有工作证和就业证的人及其家属。

  依据以上三个类别,新加坡的人口分布如表8所示。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新加坡公民的人数为2,973,091人,与1990年的2,595,243人相比增加了377,848人,即增长14.6%。但是这个增幅仍低于1980-90的18.3%和1970-80的17.0%。公民人数的增加主要是由于人一出生便成了公民,以及在很小程度上也是由于永久居民转变为公民。同样,在1990-2000年期间,公民人数的增长速度减缓也是由于出生人数减少和永久居民转变为公民的比例下降。但是在1970-2000年这30年期间,严格的公民身份法律基本未变。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永久居民人数波动较大:从1970年的138,785人下降到1980年的87,845人,即减少了50,940人,减幅达36.7%;但是到1990年又升至109,872人,增加22,027人,增幅为25.1%;然后到2000年再次升至290,118人,增加180,246人,增幅达164.1%。

  另一个鲜明的对比是,非居民或外国公民的人数激增:从1970年的60,944人增至1980年的131,820人,增幅达116.3%;在1980-1990年和1990-2000年期间,增幅又分别为136.1%和142.4%。因此,非居民的人数从1970年的60,944人激增到2000年的754,524人。鉴于新加坡持续高速的经济增长和由过去人口出生率的不断下降所导致的当地劳动力日益紧缺,外国公民人数的膨胀就不足为奇了。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部门严重缺乏劳动力,有更多外国工人流入了新加坡。很多非技术熟练工人仅仅持短期工作签证在新加坡暂时逗留,没有资格成为永久居民。当然,很多工人的主要目的是获得高工资回国养家,因此他们对获得永久居民身份并不感兴趣。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对外国工人的依赖越来越严重,这导致了非居民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不断增大:从1970年的2.9%升至1980年的5.5%,再到1990年的10.3%,最后达到2000年的18.8%。

  

  表8也显示了男性和女性的许多不同。在1970-1980年期间,新加坡女性公民的增幅(18.0%)高于男性公民(16.2%)。在1980-1990年和1990-200年期间,男性公民的增幅同样也较慢。但是,男性永久居民的人数变化较大:在1970-1980年期间,男性永久居民的人数减少了40.2%,高于女性的33.3%。但是,在1980-1990年期间,男性永久居民人数的增长(39.0%)又远远高于女性(13.1%)。在1990-2000年期间,这种情况又发生了改变,男性永久居民人数的增长慢于女性。非居民人数随着对外国工人的需求和控制这些工人进入的法律的改变而波动,但是波动相对不明显。在1970-1980年期间,男性非居民人数增长了132.2%,而女性外国公民人数增长了99.4%。恰恰相反,在1980-1990年期间,女性非居民的增长(176.9%)大大超过了男性(103.1%)。这主要是由于允许更多的菲律宾女性到新加坡做女佣。2000年的人口普查还没有得到按性别进行统计的非居民人数。

  上述变化已导致了新加坡的人口模式随着公民身份的转变而转变。在1970年,新加坡的公民占人口总数的90.4%,永久性居民占3.6%,非居民占2.9%。在30年之后,这种人口模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在2000年,这三个数据分别变为74.0%、4.7%和18.8%。公民人数的下降反应了新加坡对外国工人的依赖越来越严重,以及在1987年实施了某些鼓励生育政策之后,新加坡希望吸引更多的外国人来新加坡永久定居。

  

  根据表9,在1970-1980年期间,新加坡公民中的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的增幅较为相似,分别为17.8%、15.8%和14.5%。这三个种族的另一个共同特点是,他们的永久居民的减幅也较为相近,分别为35.9%、32.6%和48.8%。另外,这三个种族的非居民都有所增加,尽管各自增加比例极为不同。华人非居民的增幅最大,达140.7%;而印度人非居民的增幅则最小,仅为13.8%;马来人非居民居中,为70.4%。

  20世纪80年代公民身份类型的变化更为多样化。在1980-1990年期间,新加坡公民中的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的增幅非常不同,分别为16.2%、21.6%和36.2%。关于永久居民,华人永久居民的增幅较大,达70.0%,而印度人永久居民的增幅仅为5.5%。相反,马来人永久居民下降了53.9%。印度人非居民增长最快,增幅为243.7%;紧接着是“其他人”,增幅为231.7%;华人非居民的增幅相比前两者较慢,为119.1%;而马来人非居民的增幅极低,仅为11.2%。

  20世纪90年代,新加坡公民的三大种族人数均以不同的幅度增长。增幅最小的依然是华人,仅为12.9%,这主要是由华人人口出生率不断下降所引起的;增幅最大的是印度人,达22.2%。马来人的增幅居中,为18.7%。永久居民中的这三大种族也展示了不同的增长幅度。增幅最大的是华人,达370.2%;其次是印度人,增幅为183.4%;马来人永久居民的人数一直在萎缩,在1990-2000年期间增幅仅为13.4%。不像华人和印度人那样欢迎来自中国、印度次大陆甚至西方的新移民,马来人只愿意接受较少来自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新移民。

  在1990年,新加坡共有公民2,595,243人,其中的321,116人(占12.4%)并非出生在新加坡,而是在满足前面提到的严格条件后才获得公民身份的。少数在国外出生的公民可能是在海外就出生于新加坡公民的家庭,而且一出生就成了新加坡公民;而一些在新加坡出生的公民则出生于永久居民的家庭,他们是通过登记才成为新加坡公民的。在1990年,新加坡有永久居民109,872人,其中有18,513人(占16.8%)在新加坡出生,而且出生时他们的父母是永久居民。这些人比较年轻,其中有13,509人(占73.0%)在21岁以下,而21岁以下的永久居民中仅有11.3%出生于海外。

  (原载《新加坡人口》(第二版)第三章,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苏瑞福(Saw Swee-Hock)教授著,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出版社出版,2007年)

  注释:

  ①M.V.Del Tufo,Malaya,A Report of the 1947 Census of Population,1957 (London:Crown Agents,1949).

  ②Victor Purcell,The Chinese in Southeast Asia (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51),p.305.

  ③C.B.Buckley,An Anecdotal History of Old Times in Singapore (Singapore:Fraser and Neave Ltd.,1902),p.320.

  ④Saw Swee-Hock,"Errors in Chinese Age Statistics",Demography 4,no.2(1967).

  ⑤Eddie C.Y.Kuo and Jon S.T.Quah,Religion in Singapore:Report of a National Survey (Singapore:Ministry of Community Development,1998).

  ⑥Eddie C.Y.Kuo and Long Chee Kiong,Religion in Singapore (Singapore:Department of Statistics,1995).

  ⑦Leow Bee Geok,《2000年人口普查报告》,载于《人口统计特征》,《统计快讯1》,新加坡:统计局,2001年。

  Leow Bee Geok,2000 Census of Population,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Statistical Release No.1 (Singapore:Department of Statistics,2001).

作者介绍:[新加坡]苏瑞福(Saw Swee-Hock)是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曾是香港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统计学资深教授,1971-1975年曾任新加坡国家统计委员会(National Statistical Commission of Singapore)主席,至今仍为众多政府机构、私人企业及国际组织提供咨询工作。苏教授也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信托理事会(Board of Trustees)成员,并荣获新加坡国立大学荣誉校友服务奖和杰出服务奖。此外,他还是伦敦经济学院的名誉研究员。

范文九:新加坡人口生育问题 投稿:罗瞛瞜

新加坡人口生育问题

生”

这个字,在新加坡让人联想到的首先就是婴儿出生率。前几年连续的人口负增长,使得新加坡政府把婴儿花红(baby bonus

,发给新生儿父母的现金奖励和其他津贴)越提越高,带薪产假越延越长(如果新生儿是新加坡公民,母亲有 4个月的带薪产假,其中 2个月由政府津贴;如果不是,母亲也有

2个月的带薪产假),父母扣税也扣得更多了(从以前的只有头

2个小孩在成年以前可以帮父母扣税,到头4个,再到现在所有的小孩)。但种种努力也只是使新加坡的出生率维持在人口自然替代率上下的水平(大约是 1.47,就是说每个母亲平均生育

1.47个小孩才能使人口增长为 0,低于这个数字就会出现人口负增长)。

为了害怕人口老龄化,以及出现日本那种“少子化”的现象,新加坡政府可谓不遗余力。刚刚独立的 60年代,新加坡政府的宣传口号是“一个不算少,两个刚刚好”,现在则是只差没有宣传“英雄母亲”了。但新加坡的人口问题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就是不同种族的出生率有着显著的差别:华人(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华人)普遍晚婚、晚育甚至不育,因为要全力拚事业;马来人从习惯上普遍早婚、多育;印度人的普遍婚姻模式是男性先立业,然后娶个年轻的太太,但婚后也倾向于“自然生育”。

这种情况是最让政府感到忧虑的,因为会破坏原本的种族人口比例。但是基于新加坡特殊的种族环境,政府当然不能公开鼓励华人多生、限制其他种族生育,于是只好“曲线救国”,大力鼓动所谓的“精英人才”多生育,因为众所周知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中,华人与其他种族的比例远远高于普遍人群的比例。但最近这种宣传有点过火,比如把焦点放在高学历而大龄未婚的女大学生、硕士、博士身上,好像她们就是造成人口出生率不高的罪魁祸首。

另外,李光耀提出的“精英人种论”(通俗点说就是“龙生龙,风生凤”

,老鼠的儿子就只能打洞了)虽然在科学上是正确的,但难免会被人批评为纳粹思想,而呼吁男士们要争取娶与自己学历相当甚至更高学历的妻子来“改良”

下一代的基因,显然又与亚洲男性千百年来的沙文主义思想相悖。

新加坡增加人口的另一个方法是引进外国移民。巩俐更换国籍就是这方面的一个成功范例:吸引教育、收入、能力等各方面高于新加坡平均水平的人来定居,最终使得他们变更国籍。最近几年永久居民的审批收紧、公民和永久居民之间的待遇差别拉大,都反映了新加坡对于青壮年高素质人才的渴求,以及从十几年前的“照单全收”到现在的“看菜下单”的转变。尽管每年还是有很多被各种留学、劳务机构“骗”

来,以为新加坡遍地是黄金或是身份证的人,但他们在一两年内就会感受到新加坡的现实—

只有对新加坡有用的人才会被留下来,其他人在完成学业、或是该行业的人力缺口不大的情况下,立刻就会被“请”出去。

而新加坡公民与永久居民相比,因为有着扣税、买房、装修(政府组屋集体翻新的时候,公民和永久居民所需支付的费用往往是一两千和上万新元的差别)甚至就业(有些涉及到国防等领域的工作只有新加坡人能申请)方面的种种优惠,常令永久居民感到不平。新加坡政府正是利用这种不平,“威逼利诱”永久居民加入国籍。

原文摘自:

范文十:新加坡人口与发展的经验和启示 投稿:白綮綯

南方刊 论・ 202 1年7第期 

学术 之

窗 

坡加口与发人展的经验启示和

 王鹏  

北京 0 19) 01   1(家国人口 计 委生办 公厅

摘要】 加坡新马是半来岛南端最的个高度一 达的发热城 市带岛国独立。 4多来年,加新坡取得了经济 社会发 0

展的 巨大功 ,在成 人口 展上发 积 也累 了丰 富的经 验,对 中 人国口 与发 展 着重要有启示 。  

【关键 词 】加坡新;人 口发与 展经;;启验 示94

970 00 4 国和中加新在国情坡、 社会制度、济经发展平和 水 加 坡后先于 1 8 年 、1年8、2 0年 、 0 年 2,台 了 出 社保障会方等面有多不同 诸,是但新加坡一的些先进理 多项鼓 励育的经生社会政济策 ,但效收微 ,甚目前约为 

11 .左 右属于超低,生育国率家。3   ( )口老 。2 0 化 ,年 新坡 加老年 人口 在人总 四 人 0 0 作统筹、口人发与展, 都具深刻有启示 ,值得学的习借  中口的比达例 l ̄ j. 6l0% 开,了快始人 速口龄化进程老 。  。鉴  

念、 成功经 和 验 法做,对 于 我 国 全 面 做 好人 口计 生工

新加 人坡 口与发的基本展特  新加征坡位于南亚 东,是马半来岛南最的一个端高  发达的度热城市带岛国 面,仅有积7 01 方公平 (里当于   北京五相环以内市区面积 )的1。 6年 8独日立 ,行实  9 59月 议会内阁制。制国机家构权分立三,统总由接民选直产 生 为国,元家 ;国首会员议由不的同区选选举产生 ,总   从理会国多党数中产生 其,领 导的内拥阁行有权政  。

据联

国 的预 合测, 22 ̄ 年,新加坡 岁6 以上 老及 人  年j I0 00 口在 总 人 口中 的比 例 将上升  ̄ .2j %,届时 将 有 超 过四  6I5

分一之人的老年人为 口 ̄23。 年 将,三分有一的之 人00 为

老 年人 ,口老 龄 化 水平达  ̄ 3 .3 。 ̄%2 5年 老 年, 1 6 oo5

口将 ̄达 . I963j % 成为,世界人上口老龄 化度最高程的 

国家之一 。

 

(民)族谐。和在新加坡民公中,族华最大种是  五 ,占族民人公口7. 6的2 %马;族来 占 1. 1 %5印度族 则; 占7 %; 其他种约族 占1% 新。坡加政府取采一系列行了  . 4 . 之3有地促效进族和民的谐政策 措施 承认:马来为原住人 

坡 加 立独4多年 来 ,形 成 了 完善 的 国治理 念、 治架 政 0

、法 律度和制共公务服体系,有力强而定的稳政、府 整 和洁低犯率的环罪境、独特的公住共房计 、划

世界一 民 ,马 来 语为 国语,同时 定马规来 文、 华 文淡 米 、尔

 流航空系统的和海 港高标准的、活生 是,新坡加重要  文和英的为文方语官言; 设种族立 谐 和日和“ 家意国  识周” ,求要有国所 民 不分种族“,都在国 旗效下忠”  ;特征。在人 口发 展的特上有 点 : 

) 一 高 度发 达。2 0 ,年新加坡共有2 0 总 00 66 家0  际企国业, 0 7外家资企 业, 40外企在家新加坡区设 0 0 00 总部域, 《财 富 5》0 强0的3 /1在加坡新设有总。部 1 200 年在,界世竞争力 国家排行名中第一列 。2 1 ,年加  01新坡

GP2 1 美 元 亿,均人 G P( D 为 99D 购以 买平力 计算 价 )

 通过住房制

度控,制组区屋人种口族布 ,避免分数少 民族社群 过分居聚某些屋组或区几某座屋组;通 过区社 基层 织 ,组促进族间种的化交流文和民 族团。结目 ,前  新坡加 族多一 、体谐和共的生民族 系关为世各国界称所

 诺。  

,52 8 7 3 元美 ,在所统计1 的 82个国家 中 居第3 位 ( 

中国大

为陆 17元 ,美第居9 )。位市城化水为平01  853 0。% ) 口(集密。根 新据加坡2 年人1口 普统计查 二 人 0

0显 示总 人 口,为58 公 。民及 永久 民 37居,比 2 00 万万 007

增了1长 .5% 其, 中,久居民永人 的增长口速明度 显3 较快 ,人 口的占 比 也 例从2 0 年的 8 % 1至 .0 0. 增8 43%;   居民非1 1 万。人3 口度高达密7 2 人 / 8 平方0公里 伦敦 (为 5 3/ 4人7 平方里公, 东为京8人/5 49平 方公里北,6京个 中 心城 区7 为3人/ 8 7平公方 里,是世界)人 口上度密高最 的

国 家一之。   )生育(率。低1自7 年起 ,新加坡总和生育  率 9三 5降2 8至. , 始低开 更 于水 替 平, 之 持续 下 后降。 虽然新  0

、新加人坡口与 展 的发主要示启  (居安)危 思,具 有强的忧患意烈识 战和 眼 略一 光 。新JG 小个能国在够手如强 、林争如此激烈竞 的J _ ̄国 舞台际上于立不败之地 ,关是键加坡政府新和袖领  有强烈的f 具尤患识 意危、机识意生和意存 ,在识 口问人  上也是如题 此。加坡新立之独 ,初临的面重严题之一是 间 人 口增过快长, 年 均平长率增达高%2 ,本来使就不  5大o的 国显得更土小 。新加坡政府意狭到 识 长此下,去,   国家 的立生存将面独严重威临胁。因 ,将人此口 爆看 炸 作是南亚东

国家首先解决要第的个一重要题 , 将人口问  控 制立为七个治确国原之则一, 并立成家庭了计和人划

 

委口员 会负此责项工作 【随。人 口出着率的生降低 l  ,J 新  加坡 速迅整人调口 国 ,从限制策生转育鼓向励生育 并, 把吸 引 移民作为保证新坡未加来人持口增续的长要途重  径 吸,引外国业专人才商业和才人民移新加 ,以坡维 持

人 口 数量平衡 为 。于此 2 0年 设立了 永久 性的 国家人 口0 4

寄托 、 解缓会社冲突等能 功,承也着消费 、培担和提 育供 劳

力动 等经 济功 能。加 坡新 没 采有 在用 部 分大 西 发方  社会所实达的行利福家国义主模式 相对而言 ,更,注 加

以重庭家为心核社会的政,发挥策家在庭产、婚生姻 、  生育 、老养等面方传的功统能, 提家高发庭能力展。 在

委员 会由副总,兼理主席 ;于任20 年在理总署设公 立理 倡导上念,从伦理 德教育道开始 ,通过层基组、学织 06 了 永 久性的 国家 人口秘 书 处 , 主要职 能就 是鼓 励国进民 校 、 愿 志体团 推,动家庭亲 的宣传 、组亲织家庭 活的  婚育行、 导引加坡人归新 国,及鼓以励合的适国外移人  动, 强化庭观念家在。社政策会上 也 ,多是以家庭为中  新民加 坡。 l 加新坡 的 践实证 明 , 在人 口 问题上 只有  居 心 比, ,协助如和励鼓青人年织组家 庭,请组屋必申须  2J安 思危, 才能做正确出的策决。  以 庭家单元为 允,家庭成许员公积金储蓄用支付亲的至 ( )  引导 ,策注利用相重经关社会济政调节策  住费等。在公共院务服机构 ,成立家庭上服务中 心,提  二 生政育行。新加坡为 口与发展人的一重要条经就验方是  供生活法教育和导 辅,加家强庭凝力聚新。加的实践证 坡明 , 了家有的庭幸福谐和, 会才有会的社谐稳和定。   段灵活 手,重注挥发经济会社政 策生育的导向作用对 ,  经济用段手调生育行为节。人口在制控阶 段采取了旨,

 (

强化服)务,彰显服务人在 口发展领的域重 要五

在低人降出生口率政的策措 施比, ,在如假产 上在,  位职置 。人 是 全口 部 经济社 会的 主体 。新加 坡着力 打 造  服 女有性利享受权前和产产后4 各的带薪休 假但仅限  务型政府 ,,以生民本 为服 、务民人,在 经济社会 展发   至周 第 ;在住院分娩费3用 ,上着胎次随的升高而增加  ,形 中成了 己 独自特 的 共 管 公 理 理念。 一是“ 包 ” 胎  

外院分住费用等。在进娩低入生育率段阶后 之大 多数,抑  念。理合整政府资源 将,

非核的心作采取工合外同的  制 包育措施被废生除 ,之 以旨在提代高出 生的鼓励率生  方式 交,给社中会介组织或企业者处理。新加坡 划生  计育措施比如 。在产假上,,分 娩第 三胎及更多次胎女的  育协 、妇会女动与研 究协会等行非政组府织 ,过通 “ 外  仍然性可以享受 薪产假带 并且,由8 周 延长至周1;在  ”方式包担了计划承生宣传育务服、 妇维女等权面的  方 幼3 儿 贴津上 对 ,一第胎 至第胎四孩 子 均 予 幼给 儿津贴和  许多工 。二是 作“ 亲商理念”这。是加新公坡共理管 

的托儿 补 助 ; 在款 税优 上 惠,于对 父母给 更加 予宽松 的税 核 心 ,这 种 理 念认 为, 政府 并 真非 的正 社 会 财 富创造  

款抵

扣对,在职母于给予税亲减收 ,免对于个家庭一  里 ,者只有当府成政功提地 了供个适应工一业发展的环商 有小 于1 岁孩的子低降佣女税,等等。新 加坡实的践证 境  并,企业取得比其它使地区更高的资投报 率时汇 政,  2 明没有永远 ,变不的共公政 ,策须从实必出发际,适时  的府用作才能得体现 。在这到种念指导理下 政府,充  调整和分完公共政 策。善 

三 )才强国 ,人视重提高人口 体整素质 。李耀 

指光出: “   加新 几乎坡没有什天然资么 源,保持每要年提  高生力产分百之六至八 ,维持济增经 ,长 充须分开发 必  人资才 ”源。因 ,新加此坡把发开人才, 高国际竞提争 

力作为

第要一务在提。高出生人 口质素 ,新上加政府坡

 认为化文度高程妇女生的孩的子商高智素、好质,而 且

家 庭境优越 ,环利于子女成才, 所 以,励受鼓教程度育 较 的高识妇女知和收入高庭家 生多育、早生。在育人力 资 开 源上发 ,实人才施强国略战, 大对基础加教的育投   ,根入据生学 力水智因平施材 ,教提基高础育质教 量;  重视 职业育和教培 ,设训立技能发基金 ,资助国民展进 行在 职培训; 行精英推育 教倡,导精英治 国;过移民通  政 ,积策引极进外国才人留和学生。为了住人才 ,新留 加 每年批准坡约3 万外 名国为永人居民 久,并许部允 分外 专籍业人才新为加公民坡。 数显示 据目前有8,万名  外高 、籍精、 人尖才雇于新受加 坡跨公国司 3 多,  万 信息名通信与业技专术人 中3 % 员国自外 【0来 。新引加的 坡 践实证明,必须 分充重和视 发挥人资力本作的 用,快加  设建人力源强国资。 (  家庭导向) ,注发重和提升挥庭家能。家庭 功四 是个一会社的础 ,承载基繁了后衍代 赡养、人老、情

感 

挥 发自身的调、服控 、管理务职能等,创 设各有利的 种 投资条件吸引 资,外基从设础施、管理 批制度、产审  业策、政收税惠等方优面提便利供。这对我们变转政职 府能和工 作式方方法有具要借重意鉴义。三是 “亲民” 理念。新加坡 政府通过善完社的保 会体障系,为 民国提  住供 、房医疗、 养老基本保障等,通居过民员委会 社区  委、会等员基层织机组构 ,居民为提治供、安卫环 、儿  幼教 、老年培训育、社区 共福公以利排及解家纠庭纷等 服务 ,促进了谐和会建社 。【新加坡设的实充践分明证,    

政的权府不威来 是其自强力制政,只有府从人民的根本  利益现和实需 出发求 ,力为公努众提优供 、高质的效公  服共 ,才务能获得法性和正合当性  。

、对加三强 国我 人与口发 展工作 政 策的议 建当前 ,我国进入了 面全做人 好工口作、统 解决筹人 口 问题、 进人 口促长均期发展的新时期。衡在新历史的 起点  ,上 口人生计工作内的、涵方与方法都在式生着 发 新的变 化我们要立。基足国本 情,循人口发遵规展 ,   律学习 借鉴世界国的成各经功 ,验 探建立统筹索解人决 口  

问 题体的 制机 制 。  ( 一) 加人口政强策前的瞻性见预研性究我。国作  世 界为上人 口 最多 的发 展 国家 中 , 下( 转第6 ) 页7 

5 5 

周边的

印度、 国韩等,都 制了定门的专律对法网进行 络 络理障碍心”,如 “ 网络 成瘾”“ 信息焦虑 ”“ 人际孤 管 理我。国互联网的管理也就陆地 续出了一台系的规列 僻 ” ,等导 辅应员及时做该好警预, 发现况状,并 对 学 章条例、, 借助这些 义上的广法教 育来学生合与非法 法  ,有与无罪 罪问等 题,引学生 导晰 网络空明间 的 权利 、 义观念务, 识到任何科认成技包括网果络术技,都  受要到法律规法约 ,束确正用网络运法律器 ,武维护 自  己合法权的益从。而现网上实思政治想育教由虚实到 的转 。  变

生的上 行网 进为行 当适干预 的和引 导 , 网络 对心 障理   者碍要及做好时咨询治 和疗解化作工 ,促学 进生康 成健  长。 

参文考:献  【

】互 国 网络 信 息 联中心: 9中国互 联 络 网发 1 中第 2

次展状 统 计报 告况[ /B 1t : / EO .Lt / www. nc ce/eh  rphc i n r.sca/ n

xb b //0 2 1t0 26—31 .t6 .gz t 2 g1 02 1/01 — 6 hm81 j2  

( )

四以网络为载 体做好,务服作 ;适时工干 , 预 引 非导

正式群发展体。 校信高息程化度的断提高 不,  为想思 治政教工育 作开展者学 服务工生作供 提方了便   辅导 员可 以。通网络过配学合校教 务处 、勤 处后、心   健康理咨中询心织开展交流组心 、谈理咨询心 办事 咨询  、活动 ,等对学生 网在上现表的出疑惑不、进满行释 疑、  答解、 开导,为学 办实生事解题 难,使学在生获得 便  的服捷中务高提对学生工者 、学作校、学院的 同。针认  大学对生思活想 跃电,普脑及度的高点特 ,因利势导,广  泛开展 网络技活科动 ,网以络文学品作赛、软件大计  设赛 、大页网 (网 )站设计大 、赛脑电 画大 绘赛、 ACM  序程设大赛等活计 为动体载, 在赛竞引导中学合理生  而确地正利网络用为 己的自成长才成务 。当服前大生学的 认知  力能控制和力能比较薄还 弱面对网,上络的种诱 各 惑会因缺时 乏制力自沉而迷网于络戏而游不 自拔能,  无 节制地 在网络供的信提海洋息里流连忘返 ,醉于B S陶   B “ 灌的”水, 梭穿于大各论坛, 把电脑 成当了碟机影,   长此以 往,大学生的学 习和身心出会各种现状症的“ 网 

】6[【] 国 青年 少上 网 行为 调 查报 告 (01 4 2 【7 】中2 1年  

月) 京 :中 北国 互联 网络信 息中心, 1 .年 f】R 2 1 0 

《 3泽 江文民 》选 ( 第三])M卷】, 人 出民社,版0 6 2[0年  版 ,

第9 页. 4  

[中 共央 中务 国 院《 4] 于进关 一步加 强 改 进 和学 大生 

政想教育治意见的》 , 发中 [06   214 1. 0号【 胡 涛锦 主在 席 国加全强和 进 大改学 生 想思 治政 教5 ]育工作 会 议上 的 话讲, t: w w iha em.G0 年 h1p/ wx nu nt 2O 5  t . /

01月 9.  日

】8 立 民陈主 编 ,高校辅 导 员 论理与 务实 [北 京 : M 】 中国 言实 版社出 , 6 ,019   2 0 年 第 7 页 .

《 育部 关加强高等于校学想政思教育进治 网 络9 】 教工的若干作见意 0( 年l9 》, 220 2f日 教社)[政 ]00  0  2 01.号 作者0简介: 梁辉 广东,华省农南业学信大 学院政息  治辅导 ,员法学硕 士主要从,事 校高学生 管理和思政 想治

教 研育究 。  

,辑观 山对校, 欢欢 

( 接 上第 页5) 口、多人均资源相较对少 、发展平  不设施建务设, 依现托人有 口计公共服生务体系 适应城,   人5衡 基本的 情国没根有改本变 , 需我们要坚不定移 地坚 乡家 庭需的求 探

,索建立庭家服务心 中拓, 儿童早期 展持 划计 生育基本 策国动不 摇同时 。要, 筹考统虑人   发口 展、家居养服务等功能老 。 

量、素质 结、构、 布分的关系, 意注善人 完口与展 发( ) 创四人口发展领新域社的会管和理共公服体制 务 合综决 ,把策 人问题口放整个经济社会发到展的大局  格机。创新制口基人础管理制 体由,共暇务公部主门承要担 中 , 加 强前性瞻 、略战研性究 注,预重 测预研 、、  预人口理管责,职通人过服务实口施口管人理 创新。口信人 判 , 中 央 决 策为和 解决 际 问题 实供提切 实 行 可的 策政建   管息理制棚 ,推全进员口人息平信建设,建台人 口 立信息  。议特要着眼别于远发长 展充分,考虑人口化对经济变 共享机制 ,提 高员人全口案个数的真据卖眭、完整  口 及社会发展的长 期和基性性础响影 准确,把握人口 动变 趋 陛,时 建人口构  信采集 、计与统配体分。系  势 ,积 极妥稳步逐善完现生育行 政。策  考参献文 :  ( )二 化强服型务 人口理管念。随理市场着制的机 『1 肖1立 国: 论新加 坡政府 人 口的 制控政 策 及 成经功  略健

全和民 主法 制 意 的识 增强, 人口 管理 需 要从 “以 管为  本 ” 转变为 “ 以 为本 ”人 从, 上自而 下 单向 管的 控 转  变为政以府为主的协商导话对和同共治 理;从 以行手段 政验 卟 广

社西会 学 科 0 (, ) . 27 02 7,0 p

 f 瑞苏福 : 坡人 口研 究【 , 门 大 学版社 出 0,  2 1新加 】 厦 2M9 0

年版 2, 7 2 9 p5 —5  

.为主

转为变法律手段经和济段为手 、主行政手为段 ; 辅 『  秦 剑 军: 坡的 人才强 国之 及 路启示 【, 3]新 I加生产力 1  2 1 1 )9. p0  从 注重经 济增转变长经为济社协调会发展, 人 将管口 理 研究 , 1( ,1 5 回2到服归从 务服于进全促体民国的由自全而的发展这面 『 刘卫常: 41 加新政府坡共公 理管的特独理念及启  示

根 本目 的,使人人能体面都地 、有严地生活。尊  [ ,干 学刊 , 部( ,13 . I4大 连]2 0 ) 4 5—0 p7   ( 三 )完家庭善展政发体 系。策步逐大对加家庭的  作 简者 :王鹏介, 国人家 口 生计 办委厅公研 究 室 副  政策支 力持 度,建与立现阶段人口 发 目展标相致的家  一主 任 、中 国人民 大 学 社会与人 口 学院 博 士 生 。 研究   庭方策体系政, 并注家重庭经济 、与业就 性、平等别政策 向  :人口资 源 境环经 学 济、

人 和口 计划生 育 共管公 理。 之  的 相互间衔 接, 善 家庭 完 能功 加 强。 庭家 本公基共 服   编,辑韩 校江对,文 佳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