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肥白居易翻译_范文大全

轻肥白居易翻译

【范文精选】轻肥白居易翻译

【范文大全】轻肥白居易翻译

【专家解析】轻肥白居易翻译

【优秀范文】轻肥白居易翻译

范文一:白居易:轻肥 投稿:莫尮尯

  《轻肥》

  作者:白居易

  原文:

  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

  借问何为者,人称是内臣。

  朱绂皆大夫,紫绶悉将军。

  夸赴军中宴,走马去如云。

  樽罍溢九酝,水陆罗八珍。

  果擘洞庭橘,脍切天池鳞。

  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

  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注释:

  1、轻肥:语出《论语·雍也》:“乘肥马,衣轻裘。”代指达官贵人的奢华生活。

  2、意气骄满路:行走时意气骄傲,好像要把道路都“充满”了。意气:指意态神气。

  3、鞍马:指马匹和马鞍上华贵的金银饰物。

  4、内臣:原指皇上身边的近臣,这里指臣官。

  5、朱绂(fú):与下一句的“紫绶”都只挂引用的丝织绳带,只有高管才能用。

  6、军:指左右神策军,皇帝的禁军之一。

  7、樽罍溢九酝:樽罍指陈酒的器皿。九酝:美酒名。

  8、水陆罗八珍:水产路产的各种美食。

  9、洞庭橘:洞庭山产的橘子。

  10、脍切:将鱼肉切做菜。鳞池鱼:大海的鱼。

  11、心自若;心里自在很舒服。

  12、衢州:唐代州名,今属浙江。

  翻译:

  骄纵飞扬的意气充满整条道路,

  鞍马的光亮照得见细小的灰尘。

  请问路人那些人是谁,

  路人回答说他们都是宦官,皇帝的内臣。

  佩带着表示大夫地位的红色丝带和象征将军身份的紫色丝带。

  夸耀着身份,即将到军队里赴宴,

  数量众多,场面盛大。

  酒杯里满盛的是美酒佳酿,

  桌盘上罗列的是各处的山珍海味。

  有洞庭湖边产的橘子作为水果,

  细切的鱼脍味美鲜嫩。

  他们在肴饱之后仍旧坦然自得,

  酒醉之后神气益发骄横。

  然而这一年江南大旱,

  衢州出现了人吃人的惨痛场景。

  赏析:

  唐代政治腐败的根源之一,就是太监专权。这首诗就是讽刺宦官的。诗题“轻肥”,取自《论语》,用以概括豪奢生活。

  开头四句,先写后点,突兀跌宕,绘神绘色。意气之骄,竟可满路,鞍马之光,竟可照尘,这不能不使人惊异。正因为惊异,才发出“何为者”(干什么的)的疑问,从而引出了“是内臣”的回答。内臣者,宦官也。读者不禁要问:宦官不过是皇帝的家奴,凭什么骄横神气一至于此?原来,宦官这种角色居然朱绂、紫绶,掌握了政权和军权,自然骄奢。“夸赴军中宴,走马去如云”两句,与“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前呼后应,互相补充。“走马去如云”,就具体写出了骄与奢。这几句中的“满”、“照”、“皆”、“悉”、“如云”等字,形象鲜明地表现出赴军中宴的内臣不是一两个,而是一大帮。

  “军中宴”的“军”是指保卫皇帝的神策军。此时,神策军由宦官管领。宦官们更是飞扬跋扈,为所欲为。前八句诗,通过宦官们“夸赴军中宴”的场面着重揭露其意气之骄,具有高度的典型概括意义。

  紧接六句,通过内臣们军中宴的场面主要写他们的奢,但也写了骄。写奢的文字,与“鞍马光照尘”一脉相承,而用笔各异。写马,只写它油光水滑,其饲料之精,已意在言外。写内臣,则只写食山珍、饱海味,其脑满肠肥,大腹便便,已不言而喻。“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两句,又由奢写到骄。“气益振”遥应首句。赴宴之时,已然“意气骄满路”,如今食饱、酒酣,意气自然益发骄横,不可一世了。

  以上十四句,淋漓尽致地描绘出内臣行乐图,已具有暴露意义。然而诗人的目光并未局限于此。他又“悄焉动容,视通万里”,笔锋骤然一转,当这些“大夫”“将军”酒醉肴饱之时,(m.lz13.cn)江南正在发生“人食人”的惨象,从而把诗的思想意义提到新的高度。同样遭遇旱灾,而一乐一悲,却判若天壤。

  这首诗运用了对比的方法,把两种截然相反的社会现象并列在一起,诗人不作任何说明,不发一句议论,而让读者通过鲜明的对比,得出应有的结论。这比直接发议论更能使人接受诗人所要阐明的思想,因而更有说服力。末二句直赋其事,写出了江南大地上的一幕人间惨剧,使全诗顿起波澜,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此诗采用了写书的风格,白描的写法,真切地展示了社会的不公。文学作品应反映生活的真实,这首诗是当之无愧的。

* 白居易的诗全集

* 白居易:望驿台

* 白居易:钱塘湖春行

范文二:教案白居易《轻肥》 投稿:孙墷墸

《轻肥》

教学目标:

1.感受白居易诗歌中所体现的现实主义精神;

2.体会他对民生疾苦的关注和对朝政的讽刺,认识白居易诗歌的深远影响和意义。 教学重点难点:

1.把握诗歌形象和语言的内涵;

2.体会诗歌讽刺手法的运用。

教学课时:2课时

教学过程:

一、导 入:

我们在学习杜甫诗歌的时候听说过这么一个歌谣:“唐朝诗圣有杜甫,能知百姓苦中苦。” 杜甫是唐朝诗人中关心百姓疾苦的典范,其实唐朝还有一位诗人,对百姓的关心绝不逊色于杜甫。他就是白居易。

二、诗文

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

借问何为者,人称是内臣。

朱绂皆大夫,紫绶悉将军。

夸赴军中宴,走马去如云。

罇罍溢九酝,水陆罗八珍。

果擘洞庭橘,脍切天池鳞。

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

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1.“内臣”:《才调集》作“近臣”[1]

2.“或将军”:《才调集》作“悉将军”[1]

3.“军中宴”:《才调集》作“中军会”[1]

4.“去如云”:《才调集》作“疾如云”[1]

5.“心自若”:文集抄本、后二条本、仁和寺本作“色自若”1 []

三、检查预习情况,正音、正字;译文

朱绂 fú 紫绶 shòu 罍 bāi 、bò 脍 kuài 衢 qú ...léi 擘...

作品译文:(那些人)意气骄纵,行满整条道路,所骑的马油光锃亮,竟可以照见细小的灰尘。 (诗

人)借问路人那些人是谁,路人回答说他们都是宦官,皇帝的内臣。他们佩带着表示大夫地位的红色丝带和象征将军身份的紫色丝带。夸扬着要即将到军队里赴宴,数量众多,场面盛大。酒杯里满盛的是美酒佳酿,桌盘上罗列的是各处的山珍海味。有洞庭湖边产的橘子作为水果,海中的鱼作肉。他们在肴饱之时仍旧坦然自得,酒醉之后神气益发骄横。(然而)这一年江南大旱,衢州出现了人吃人的惨痛场景。

四、解 题

穿着轻裘,骑着肥马(太监)

1.穿着轻裘,骑着肥马”的是什么人?(内臣)

2.

《轻肥》是白居易代表作,著名组诗《秦中吟》中的第七首,题目一作《江南早》。他曾在一首诗中说到自己写作《秦中吟》的缘由,是因为“忆昨元和初,忝备谏官位。是时兵某后,生民正憔悴。但伤民病痛,不识时忌讳。遂作《秦中吟》,一悲吟一事。”元和是唐宪宗年号,从公元806年到820年,一共十五年,白居易于元和三年(公元808)任左拾遗,也就是他在上面所说的谏官,他在任左拾遗时看到当时许多不合理的社会现象,有些不便于在朝堂上议论,就写成了“一悲吟一事”的《秦中吟》。

诗题“轻肥”,取自《论语·雍也》中的“子曰:赤子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用以概括豪奢生活。《才调集》作,《江南旱》1 []

开头四句,先写后点,突兀跌宕,绘神绘色。意气之骄,竟可满路,鞍马之光,竟可照尘,这不能不使人惊异。正因为惊异,才发出“何为者”(干什么的)的疑问,从而引出了“是内臣”的回答。内臣者,宦官也。宦官不过是皇帝的家奴,凭什么骄横神气一至于此?原来,宦官这种脚色居然朱绂、紫绶,掌握了政权和军权,怎能不骄?怎能不奢?“夸赴军中宴,走马去如云”两句,与“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前呼后应,互相补充。“走马去如云”,就具体写出了骄与夸。这几句中的“满”、“照”、“皆”、“悉”、“如云”等字,形象鲜明地表现出赴军中宴的内臣不是一两个,而是一大帮。 “军中宴”的“军”是指保卫皇帝的神策军。此时,神策军由宦官管领。宦官们更是飞扬跋扈,为所欲为。前八句诗,通过宦官们“夸赴军中宴”的场面着重揭露其意气之骄,具有高度的典型概括意义。

紧接六句,通过内臣们军中宴的场面主要写他们的奢,但也写了骄。写奢的文字,与“鞍马光照尘”一脉相承,而用笔各异。写马,只写它油光水滑,其饲料之精,已意在言外。写内臣,则只写食山珍、饱海味,其脑满肠肥,大腹便便,已不言而喻。“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两句,又由奢写到骄。“气益振”遥应首句。赴宴之时,已然“意气骄满路”,如今食饱、酒酣,意气自然益发骄横,不可一世了!

以上十四句,淋漓尽致地描绘出内臣行乐图,已具有暴露意义。然而诗人的目光并未局限于此。他又“悄焉动容,视通万里”,笔锋骤然一转,当这些“大夫”“将军”酒醉肴饱之时,江南正在发生“人食人”的惨象,从而把诗的思想意义提到新的高度。同样遭遇旱灾,而一乐一悲,却判若天壤。 这首诗运用了对比的方法,把两种截然相反的社会现象并列在一起,诗人不作任何说明,不发一句议论,而让读者通过鲜明的对比,得出应有的结论。这比直接发议论更能使人接受诗人所要阐明的思想,因而更有说服力。末二句直赋其事,奇峰突起,使全诗顿起波澜,使读者动魄惊心,确是十分精采的一笔!

原载:霍松林《唐诗鉴赏大辞典》

[1]白居易诗集校注(全六册).(第1册).[唐]白居易撰.谢思炜校注174

[2]白居易集笺校(一) 朱金城笺校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8.12月版 p92

何义门云:言将相皆中官私人,召灾害而为民贼也。

《唐宋诗醇》:结语斗艳,有一落千丈之势。

《通鑑》胡三省注解:唐中世以前,率呼将帅为大夫。白居易诗所谓“武官称大夫”是也。

朱金城按:唐人诗文中多称“朱衣”、“紫衣”为“朱绂”、“紫绶”。白氏《初著绯戏赠元九诗》:“晚遇缘才拙,„犹未得差肩。”《初除尚书郎脱刺史绯诗》:“便留朱绂还铃阁,却著青袍侍玉除。”《早春西湖„„寄微子诗》:“贵垂长紫绶, „„ ” 今人所注唐诗及白诗选本,多误释为系印之绶。盖未熟谙唐人诗文中之习语也。

九酝:酒名。产于宜城(宜城市位于湖北省西北部)安庆简(雅称)称宜城(安庆城别称“宜城”,其由来有二说。一说是:景定《建康志》:三国时,吴魏二军相拒,在雁汊对岸筑有“疑城”,其后讹“疑”为“宜”,转称为“宜城”。二说是:《安庆府志》:晋人郭璞“登盛唐山”,观察形胜,以为“此地宜城”,因以为名。)。《唐国史补》卷下:“酒之美者,宜城之九酝”《太平寰宇记》卷145襄州:“宜州出美酒,今在宜城县也。俗号宜城美酒为竹叶杯。”《舆地纪胜》卷82襄阳府:“汉宜城故称:元和郡县志云:在今宜城县南九里,本楚鄢县,其地出美酒。”《柳亭诗话》卷18:“襄阳宜城东,有金沙泉,造酒甚美,世称宜城春,又名竹叶清。”张华《轻薄篇》:“苍梧竹叶清,宜城九酝酒。”梁简文《乌栖曲》:“宜城酝酒今朝热,停鞭系马暂栖宿。”

是岁江南旱:

何义门云:“《秦中吟》中何以所书者江南,其实秦中适当天旱人饥之会,故深刺之也。春秋庄十一年秋:鲁大水。公羊子曰:‘外灾不生,此何以书?及我也。时鲁国亦有水灾,书鲁则宋灾不见,两举则烦文不省,故诡例书外以见内也。公之诗学,其源远矣。’”城按:此当指元和三、四年间江南之旱而言。旧书卷十四惠宗纪:(元和三年),是岁淮南、江南、江西、湖南、山南东道旱。

南北朝·范云:《赠张徐州谡》傧从皆珠玳,裘马悉轻肥。

赏析

这首诗的题目《轻肥》出自《论语·雍也》中的“乘肥马,衣轻裘。”意思是说坐的是高头大马拉着的车辆,穿的是又轻又暖的皮袍。所以,白居易这首《轻肥》诗的题目就是指的诗中那些驾着马车、招摇过市的宦官们。的确,在诗歌的开场白里,诗中人物刚一登场亮相,豪奢之气便扑面而来了,“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他们是坐在一辆辆豪华的马车中出场的,先声夺人,不可一世。“意气”之“骄”,竟然“满路”,而“鞍马”之“光”亦可“照尘”!这两句描写可谓是画龙点睛,活灵活现了。当他们这一帮人在街市上旁若无人地横冲直撞时,那么街上的人们在退避三舍之际,忍不住会互相打听一下,气焰如此嚣张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呀?“借问何为者,人称是内臣。”有知情的说,其实不过是宫中的宦官罢了,可是不明就里的人仍然搞不懂,要说宦官也只不过是皇帝的家奴,哪来这么大的威风啊?原来这帮人并不是一般的干杂役做粗活的小宦官,而是深受皇恩的朝中重臣了,

了铺张扬厉的修辞手段,极力渲染

如果只是单纯地描写了一幅内臣骄奢行乐图,那么,人们的眼光也许会只停留在对宦官的不满上,而这并不是白居易写作此诗的主要目的,他是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待这种当时人们习以为常的社会现象的,而且是想引发更深层的思考,就是将这场内臣们的都市行乐放到一个更广阔的背景上来看待,即

范文三:白居易《轻肥》《花非花》 投稿:郑缈缉

教学目标

一.了解诗歌中所表现出来的诗人情怀,领会白居易诗歌的深远意义和影响。

二.学习诗歌中各自不同的表现手法,从而领会诗歌的本质。

教学重点难点

一.把握诗歌形象和有一点内涵,体会作品情愿和艺术特点,提高诗歌鉴赏水平。 教学时间

一课时

教学内容与过程

一.《轻肥》

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借问何为者,人称是内臣。

朱绂(fú)皆大夫,紫绶(shòu)悉将军。夸赴军中宴,走马去如云。

樽罍(léi)溢九酝(yun),水陆罗八珍。果擘(bài)洞庭橘,脍切天池鳞。

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是岁江南旱,衢(qú)州人食人!

(一)作者简介(略)

(二)解题

诗题“轻肥”,取自《论语·雍也》中的“乘肥马,衣轻裘”,用以概括豪奢生活。

(三)朗读正音

(四)赏析

开头四句,“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借问何为者,人称是内臣。”绘神绘色。意气之骄,竟可满路,鞍马之光,竟可照尘,这不能不使人惊异。正因为惊异,才发出“何为者”(干什么的)的疑问,从而引出了“是内臣”的回答。内臣者,宦官也。宦官不过是皇帝的家奴,凭什么骄横神气一至于此?

下面四句可知:“朱绂皆大夫,紫绶悉将军。夸赴军中宴,走马去如云。”原来,宦官这种脚色居然朱绂、紫绶,掌握了政权和军权,怎能不骄?怎能不奢?“夸赴军中宴,走马去如云”两句,与“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前呼后应,互相补充。“走马去如云”,就具体写出了骄与夸。这几句中的“满”、“照”、“皆”、“悉”、“如云”等字,形象鲜明地表现出赴军中宴的内臣不是一两个,而是一大帮。

“军中宴”的“军”是指保卫皇帝的禁军。此时,禁军由宦官管领。宦官们更是飞扬跋扈,为所欲为。前八句诗,通过宦官们“夸赴军中宴”的场面着重揭露其意气之骄,具有高度的典型概括意义。

紧接六句“樽罍溢九酝,水陆罗八珍。果擘洞庭橘,脍切天池鳞。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通过内臣们军中宴的场面主要写他们的奢,但也写了骄。写奢的文字,与“鞍马光照尘”一脉相承,而用笔各异。写马,只写它油光水滑,其饲料之精,已意在言外。写内臣,则只写食山珍、饱海味,其脑满肠肥,大腹便便,已不言而喻。“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两句,又由奢写到骄。“气益振”遥应首句。赴宴之时,已然“意气骄满路”,如今食饱、酒酣,意气自然益发骄横,不可一世了!

以上十四句,淋漓尽致地描绘出内臣行乐图,已具有暴露意义。然而诗人的目光并未局限于此。笔锋骤然一转,当这些“大夫”“将军”酒醉肴饱之时,江南正在发生“人食人”的惨象,从而把诗的思想意义提到新的高度。同样遭遇旱灾,而一乐一悲,却判若天壤。

这首诗运用了对比的方法,把两种截然相反的社会现象并列在一起,诗人不作任何说明,不

发一句议论,而让读者通过鲜明的对比,得出应有的结论。这比直接发议论更能使人接受诗人所要阐明的思想,因而更有说服力。末二句直赋其事,奇峰突起,使全诗顿起波澜,使读者动魄惊心,确是十分精采的一笔!

二.《花非花》

白居易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白居易诗不仅以语言浅近著称,其意境亦多显露。这首“花非花”却颇有些“朦胧”味儿,在白诗中确乎是一个特例。

诗取前三字为题,近乎“无题”。首二句应读作“花──非花,雾──非雾”,先就给人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非花”、“非雾”均系否定,却包含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雾。因此可以说,这是两个灵巧的比喻。但是,从“夜半来,天明去”的叙写,可知这里取喻于花与雾,在于比方所咏之物的短暂易逝,难持长久。

单看“夜半来,天明去”,颇使读者疑心是在说梦。但从下句“来如春梦”四字,可见又不然了。“梦”原来也是一比。这里“来”、“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启下作用,由此生发出两个新鲜比喻。“夜半来”者春梦也,春梦虽美却短暂,于是引出一问:“来如春梦几多时?”“天明”见者朝霞也,云霞虽美却易幻灭,于是引出一叹:“去似朝云无觅处”。

诗由一连串比喻构成,这叫博喻。它们环环紧扣,如云行水流,自然成文。反复以鲜明的形象突出一个未曾说明的喻意。而此诗只见喻体(用作比喻之物)而不知喻本,就象一个耐人寻思的谜。从而诗的意境也就蒙上一层“朦胧”的色彩了。

虽说如此,但此诗诗意却并不完全隐晦到不可捉摸。它表现出一种对于生活中存在过、而又消逝了的美好的人与物的追念、惋惜之情。

此诗运用三字句与七字句轮换的形式(这是当时民间歌谣三三七句式的活用),兼有节律整饬与错综之美,极似后来的小令。

范文四:白居易诗四首之《轻肥》 投稿:谭筄筅

白居易诗四首

《轻肥》

“轻肥”是什么意思?

“轻肥”是“轻裘肥马”的意思。

穿轻裘骑肥马

这人是谁?请从诗是找出。

内臣(太监)。

那么请大家思考两个问题。

1、

写内臣们去军中赴宴。

他们赴宴前是怎样的神态?“意气骄满路”

他们赴宴时的场面如何?

赴宴的人“皆大夫”、“将军”,“走马去如云”。吃的是佳肴,喝的是美酒。酒足饭饱,骄气更甚。

2、作者在诗中有没有直接发表评论或意见?

“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这是诗人的评价吗? 不是,也是陈述事实。 对。全诗诗人没有作一处评价,但那不代表诗中不包含诗人的评价,你能读出诗人的评价吗?请用“本诗通过„„表达了„„”的方式,进行概括,每 1 这些内臣(太监)做了什么?你看过后有什么感受?

小组要有文字记录。

这首诗就是写宦官的骄横之态,并与江南天灾作比,表达诗人对官场奢侈生活的批判和对人民疾苦的深切同情。

3、我们还记得杜甫的一句是关于统治阶级和劳动人民强烈对比的名句吗?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4、有人说,白居易的《轻肥》所表达的思想内容跟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大家能发表一下看法吗?如果这是一道高考题,满分为5分,请问这个题按怎样的步骤回答,怎样给分?

本题应该先解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2分;

然后再找出《轻肥》中跟该句思想内容一致的地方,并加以解释,2分; 最后,将二者共同的东西合起来加以概括,1分。

5、请问,本诗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如果按高考的要求来答这个问题,该怎样回答?

本诗对比的特点就是,诗人自己不评说,不议论,并将两种现象并列写出,让读者自己去评论。

这样对比的好处是:比诗人主观议论更有说服力,有“四两拔千斤”的效果。

2

范文五:白居易轻肥课堂实1 投稿:武勍勎

白居易轻肥课堂实录

师:同学们,今天我们学习白居易的《轻肥》。请问,“轻肥”是什么意思?是“又轻

又肥”?“减肥”?还是其他意思?(此问意在引导学生看注释②)

生:不是。“轻肥”是“轻裘肥马”的意思。

师:大家能把“轻肥”扩展成一个短语吗?

生:穿轻裘骑肥马

师:能不能通俗一些?

生:穿裘皮大衣,骑高头大马。

师:这人是谁?请从诗是找出。

生:内臣(太监)。

师:找得准确。那么请大家思考两个问题。

1、这些内臣(太监)做了什么?你看过后有什么感受?

2、作者在诗中有没有直接发表评论或意见?

3、如果让你来发表意见,你将发表什么样的意见?

学生看书,思考,小组讨论。

师:请第三组全体同学朗诵全诗,其他组的同学准备回答问题。

第一个问题:

生:写内臣们去军中赴宴。

师:他们赴宴前是怎样的神态?

生:“意气骄满路”

师:他们赴宴时的场面如何?

生:赴宴的人“皆大夫”、“将军”,“走马去如云”。吃的是佳肴,喝的是美酒。酒足饭饱,骄气更甚。

师:回答得很好。请问,诗人对此怎样评价的?

生:“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师:这是诗人的评价吗?

生:不是,也是陈述事实。

师:对。全诗诗人没有作一处评价,但那不代表诗中不包含诗人的评价,你能读出诗人的评价吗?请用“本诗通过„„表达了„„”的方式,进行概括,每小组要有文字记录。 分四人小组讨论。

师:为了让同学们更好地理解该诗,现在我请两位同学起来有感情地分角色朗读这首诗。

二生(一男一女):很有感情地朗读了全诗。老师作了简评后,又作了范读,可以看出,老师的范读起到了感染作用,同学们纷纷鼓起掌来。老师也就趁热打铁:同学们,谁来回答刚才的问题?

一生起来回答问题。

生:本诗通过描写内臣的荒淫无度的生活和劳动人民的痛苦生活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从而有力地批判了封建阶级,对劳动人民寄予了极大的同情。

师:很好。这位同学概括全面而准确。这首诗就是写宦官的骄横之态,并与江南天灾作比,表达诗人对官场奢侈生活的批判和对人民疾苦的深切同情。

现在请同学们用自己的话,把这个评价写在书上。

同学们立即开始整理。

师:同学们,我们还记得杜甫的一句是关于统治阶级和劳动人民强烈对比的名句吗? 很快地。

生: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师:真佩服同学们的记忆力。有人说,白居易的《轻肥》所表达的思想内容跟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大家能发表一下看法吗?如果这是一道高考题,满分为5分,请问这个题按怎样的步骤回答,怎样给分?

小组讨论后

生:先找出诗中与“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思想内容相同的地方 ,给2分,然后解释,给3分。

其他同学也纷纷发表看法。

师:我觉得本题应该先解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2分;然后再找出《轻肥》中跟该句思想内容一致的地方,并加以解释,2分;最后,将二者共同的东西合起来加以概括,1分。

同学们能自己整理出这个题的答案来吗?

大家纷纷整理。

师:请问,本诗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生:对比。

师:大家认真想想,本诗的对比有什么特点?如果按高考的要求来答这个问题,该怎样回答?

一时间同学们好像很迷茫。

师:刚才在讲到诗人在诗没有直接发表自己的意见,请问这是不是特点? 生:哦,是的。

生:本诗对比的特点就是,诗人自己不评说,不议论,并将两种现象并列写出,让读者自己去评论。

师:这样回答很好了,但如果是考试,本题是5分的题,这样答该给多少分? 师:3分。怎样才能得满分呢?

生一脸茫然。

师:还应该答出这样对比的好处。

学生们恍然大悟。

师:这样对比的好处是:比诗人主观议论更有说服力,有“四两拔千斤”的效果。 师:好了,时间也到了,下去后,请将刚才的这个题整理出来。

下课。

范文六:白居易轻肥读后感 投稿:邓詢詣

白居易的《轻肥》是一首现实主义诗篇,描写了唐朝中期社会的真实面貌。诗题“轻肥”,取自《论语〃雍也》中的“乘肥马,衣轻裘”,用以概括豪奢生活。唐代政治腐败,太监专权。元和初,白居易任左拾遗,他在长安看到宦官生活奢侈腐朽等许多黑暗现象,十分悲愤。为了“救济人病,裨补时阙”他创作了著名的《秦中吟》十首。本诗是其中第七首。诗从统冶阶级的奢侈腐化,縻费无度和广大百姓深重苦难这这两个方面描写社会生活的。

前十四句是第一部分,以大量篇幅,淋漓尽致地描绘宦官的骄和奢。

开头四句,先写后点,突兀跌宕,绘神绘色。意气之骄,竟可满路,鞍马之光,竟可照尘,这不能不使人惊异。正因为惊异,才发出“何为者”的疑问,从而引出了“是内臣”的回答。内臣者,宦官也。宦官不过是皇帝的家奴,凭什么骄横神气一至于此?原来,宦官这种角色居然朱

绂、紫绶,掌握了政权和军权,自然骄奢。“夸赴军中宴,走马去如云”两句,与“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前呼后应,互相补充。“走马去如云”,就具体写出了骄与奢。这几句中的“满”、“照”、“皆”、“悉”、“如云”等字,形象鲜明地表现出赴军中宴的内臣不是一两个,而是一大帮。

“军中宴”的“军”是指保卫皇帝的神策军。此时,神策军由宦官管领。宦官们更是飞扬跋扈,为所欲为。前八句诗,通过宦官们“夸赴军中宴”的场面着重揭露其意气之骄,具有高度的典型概括意义。

紧接六句,通过内臣们军中宴的场面主要写他们的奢,但也写了骄。写奢的文字,与“鞍马光照尘”一脉相承,而用笔各异。写马,只写它油光水滑,其饲料之精,已意在言外。写内臣,则只写食山珍、饱海味,其脑满肠肥,大腹便便,已不言而喻。“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两句,又由奢写到骄。“气益振”遥应首句。赴宴之时,已然“意气骄满路”,如今食饱、酒酣,意气自然益发骄横,不可一世了。

以上十四句,淋漓尽致地描绘出内臣行乐图,已具有暴露意义。然而诗人的目光并未局限于此,第二部分笔锋骤然一转,当这些“大夫”“将军”酒醉肴饱之时,江南正在发生“人食人”的惨象,从而把诗的思想意义提到新的高度。同样遭遇旱灾,而一乐一悲,却判若天壤。诗歌便在这鲜明强烈的对比中戛然煞住。

这首诗在写法上运用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诗人洞察了社会的真实情形,敢于说真话,描写了社会的真实面貌,反映了社会的本质。

这首诗运用了对比的方法,把两种截然相反的社会现象并列在一起,诗人不作任何说明,不发一句议论,而让读者通过鲜明的对比,得出应有的结论。这比直接发议论更能使人接受诗人所要阐明的思想,因而更有说服力。末二句直赋其事,写出了江南大地上的一幕人间惨剧,使全诗顿起波澜,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范文七:白居易《自河南经乱》原文与翻译 投稿:戴经绐

白居易《自河南经乱》原文与翻译

自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

白居易《自河南经乱》

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

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

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

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

注解

1、世业:世代传下的产业。

2、羁旅:犹漂泊。

3、寥落:冷落。

4、干戈:本是两种武器,这里指战争。

5、根:喻兄弟。

译文

时势艰难兵荒马乱,家业空空;

兄弟逃难旅居异地,各自西东。

战乱以后处处寥落,田园荒芜;

骨肉分离漂泊流浪,失散途中。

离群孤雁相隔千里,形影相吊;

同根兄弟随风飞散,恰似秋蓬。

天涯海角共看明月,无不垂泪;

今夜思乡你我同心,五地相同。

赏析

这是一首抒情,约作于唐德宗贞元十六年(800)秋天。其时诗人到符离(安徽宿县),曾有《乱后过流沟寺》诗,流沟寺即在符离。题中所言“弟妹”,可能和诗人自己均在符离,因此合起来就有五处。贞元十五年(799)春,宣武节度使董晋死后部下叛乱,接着中、光、蔡等州节度使吴少诚又叛乱。唐朝廷分遣十六道兵马去攻打,战事发生在河南境内。当时南方漕运,主要经过河南输送关内。由于“河南经乱”使得“关内阻饥”。全诗意在写经乱之后,怀念诸位兄弟姊妹。诗以白描手法,采用平易的家常话语,抒写人们所共有而又不是每个人俱能道出的真实情感。言辞清丽,不加雕饰,句句扣紧主题,意蕴精深,情韵动人。

范文八:白居易《琵琶行》翻译及赏析 投稿:钟羍美

琵琶行翻译

宪宗元和十年,我被贬官为九江郡的司马。第二年秋天,送客人到湓浦口。夜里听到有人在船中弹琵琶,听那铿锵清脆的弦声,带有长安京城的韵味。就打听那个弹奏的人,原来是长安的歌女,曾经向穆、曹两位琵琶师学过琵琶。现在年纪大了,容貌衰老了,只好委托终身给商人为妻子。于是命人摆上酒席,请她尽情地弹奏几支曲子。曲子弹完了,她带着忧伤的神情叙述年轻时候欢乐的往事。如今却漂泊沦落,容貌憔悴,辗转流浪,迁徙各地。我由京中外调已经二年了,一直是安逸自适的,被这歌女的话所感动后,这晚才觉得我有被贬官远放的感伤;因此作了这首七言歌行送给她。共六百一十六个字,命名为“琵琶行”。

夜里在浔阳江头送客,秋风吹着枫叶和荻花瑟瑟作响,我和客人一起下马上船,饯别时,我们对举着酒杯要饮酒,却没有音乐助兴;我们将要分别,心中悲伤,纵使醉了也不能使我们尽情,在这行将分别时,只见广阔的江面上,沉浸着一轮明月。这时忽然听到水面上传来琵琶声,使我忘了辞别,客人也不想启程。

依循着声音,探问这位弹琵琶的人是谁?琵琶声停了下来,弹琵琶的人似欲回答,却又迟疑不作声。我们将船移近,邀请她和我们见面,我们添了酒,重新张灯,重新设宴。经过再三催请,她才出来,出来时还抱着琵琶半遮着脸。她才转动弦轴拨动琴弦,调整声音高低,顺手拨弹了三两声,虽然还没弹出曲调,却已流露出感情,一弦一弦掩藏抑制,音调不畅,托出幽怨的心惰,声声充满无限的愁思,好像在倾诉生平的不得意。她低着眉头,随手继续弹下去,说尽了心中无限的心事。

左手手指在弦上轻轻叩弦,慢慢揉动,右手顺手下拨,或反手回拨。先弹霓裳羽衣曲,再弹绿腰曲。那粗弦发出的声音粗重,像阵阵急雨,细弦发出的声音轻细柔慢像私语:粗重的低音和轻细的高音错杂地弹着,就像大珠小珠落在玉盘上。有时像黄莺般婉转悦耳的鸣声,轻轻地在花下滑过,有时弦声低沉微弱,像泉水正呜咽地从冰下艰涩地流过。然后乐音凝结休止,如泉水结冰一般,由缓慢而断绝。这时使人觉得另有一种深藏的愁绪和憾恨产生;此时的静默无声的情境,更胜于有声。不久弦声突然弹出,就像银瓶突然迸裂,水浆四处飞溅一般。又像铁骑突然冲出,一阵刀枪交鸣的声音。

最后在曲子终了,要收取拨子停止弹奏时,在琵琶的中心奋力一划,琵琶四根弦同时发出声音,像撕裂锦帛一样。这时四周的船只都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只见江心倒映着一轮皎洁的秋月。

她沉思不语的将拨子插在弦缝间;然后整顿衣裳,恭敬严肃站了起来。自己就说:「我本是长安女子,家住出产名妓和美酒的虾蟆陵。十三岁时就学成了琵琶,我的名字还编排在教坊中的第一部。曾经一曲弹完后,让琵琶师傅佩服,妆扮之后也常被名伎妒忌;京师附近的富贵子弟争着赠送缠头彩,以示讨好,每当唱罢一曲,不知得到多少彩绸;镶嵌有金花宝饰的云纹梳子常因用来打拍子而敲碎,鲜红色的罗裙常因酒杯翻覆而污损。一年又一年的欢笑,良辰美景,青春岁月就在不留意之间过去了。我弟弟从军走了,我阿姨也去世了,时光流逝,我的容貌衰老了。门前的来客也冷清了,车马也稀少了。年华老去,只有嫁作商人的妻子!商人只重财利,轻视别离,上个月他到浮梁买茶去了;让我一人来到江口守着这艘空船,围绕着船外的,只有一轮明月,映着一片清冷的江水。夜深时忽然梦见年轻时欢乐的事,禁不住的在梦醒时痛哭,泪水和着胭脂交织纵横了满脸。」

听到她弹的琵琶声,已经够让我感伤叹息了,现在听了这一番话,更是让我一再叹息:想到彼此同是流落天涯的人,虽说初次相逢,又何必曾经相识呢?我从去年离开京城,贬官到浔阳城,经常卧病在床上。浔阳地处偏僻,没有音乐,整年听不到管弦的演奏。并且住处又靠近湓江,又低又湿,黄芦、苦竹绕着屋子丛生;在这种环境里,早晚能听到什么呢?只能听到杜鹃凄楚啼叫和猿猴哀鸣的声音。每当春江花开的时节,秋月皎洁的夜晚,我往往拿了酒自饮自酌。难道连个山歌村笛都没有吗?只有声音杂乱刺耳,难以入耳。今夜听了你琵琶的旋律,好像听到仙乐一样,使我耳朵一时清亮起来。请你不要推辞,再坐下来弹一曲,让我来为你按旧谱重填一首“琵琶行”。

她被我这些话感动得站了很久,然后退回原位坐了下来,收紧丝弦,弦声转变成为急促;非常凄凉哀伤,不像先前弹奏的曲调,满座的宾客再闻弹奏,都掩面而泣,座中眼泪流得最多的是谁呢?要属我这个江川司马了,所穿的青衫官服都沾湿了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琵琶行》原文及赏析

琵琶行(白居易)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撚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伏,妆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本题为《琵琶引并序》,“序”里却写作“行”。“行”和“引”,都是乐府歌辞的一体。“序”文如下:“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因为长句,歌以赠之,凡六百一十二言,命曰《琵琶行》。”“一十二”当是传刻之误。宋人戴复古在《琵琶行诗》里已经指出:“一写六百十六字。”

 

  《琵琶行》和《长恨歌》是各有独创性的名作。早在作者生前,已经是“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此后,一直传诵国内外,显示了强大的艺术生命力。

 

  如“序”中所说,诗里所写的是作者由长安贬到九江期间在船上听一位长安故倡弹奏琵琶、诉说身世的情景。

 

  宋人洪迈认为夜遇琵琶女事未必可信,作者是通过虚构的情节,抒发他自己的“天涯沦落之恨”(《容斋随笔》卷七),这是抓住了要害的。但那虚构的情节既然真实地反映了琵琶女的不幸遭遇,那么就诗的客观意义说,它也抒发了“长安故倡”的“天涯沦落之恨”。看不到这一点,同样有片面性。

 

  诗人着力塑造了琵琶女的形象。

 

  从开头到“犹抱琵琶半遮面”,写琵琶女的出场。

 

  首句“浔阳江头夜送客”,只七个字,就把人物(主人和客人)、地点(浔阳江头)、事件(主人送客人)和时间(夜晚)一一作概括的介绍;再用“枫叶荻花秋瑟瑟”一句作环境的烘染,而秋夜送客的萧瑟落寞之感,已曲曲传出。惟其萧瑟落寞,因而反跌出“举酒欲饮无管弦”。“无管弦”三字,既与后面的“终岁不闻丝竹声”相呼应,又为琵琶女的出场和弹奏作铺垫。因“无管弦”而“醉不成欢惨将别”,铺垫已十分有力,再用“别时茫茫江浸月”作进一层的环境烘染,就使得“忽闻水上琵琶声”具有浓烈的空谷足音之感,无怪乎“主人忘归客不发”,要“寻声暗问弹者谁”、“移船相近邀相见”了。

 

  从“夜送客”之时的“秋萧瑟”、“无管弦”、“惨将别”一转而为“忽闻”、“寻声”、“暗问”、“移船”,直到“邀相见”,这对于琵琶女的出场来说,已可以说是“千呼万唤”了。但“邀相见”还不那么容易,又要经历一个“千呼万唤”的过程,她才肯“出来”。这并不是她在拿身份。正象“我”渴望听仙乐一般的琵琶声,是“直欲摅写天涯沦落之恨”一样,她“千呼万唤始出来”,也是由于有一肚子“天涯沦落之恨”,不便明说,也不愿见人。诗人正是抓住这一点,用“琵琶声停欲语迟”、“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肖像描写来表现她的难言之痛的。

 

  下面的一大段,通过描写琵琶女弹奏的乐曲来揭示她的内心世界。

 

  先用“转轴拨弦三两声”一句写校弦试音,接着就赞叹“未成曲调先有情”,突出了一个“情”字。“弦弦掩抑声声思”以下六句,总写“初为《霓裳》后《六幺》”的弹奏过程,其中既用“低眉信手续续弹”、“轻拢慢撚抹复挑”描写弹奏的神态,更用“似诉平生不得志”、“说尽心中无限事”概括了琵琶女借乐曲所抒发的思想情感。此后十四句,在借助语言的音韵摹写音乐的时候,兼用各种生动的比喻以加强其形象性。“大弦嘈嘈如急雨”,既用“嘈嘈”这个叠字词摹声,又用“如急雨”使它形象化。“小弦切切如私语”亦然。这还不够,“嘈嘈切切错杂弹”,已经再现了“如急雨”、“如私语”两种旋律的交错出现,再用“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比,视觉形象与听觉形象就同时显露出来,令人眼花缭乱,耳不暇接。旋律继续变化,出现了先“滑”后“涩”的两种意境。“间关”之声,轻快流利,而这种声音又好象“莺语花底”,视觉形象的优美强化了听觉形象的优美。“幽咽”之声,悲抑哽塞,而这种声音又好象“泉流冰下”,视觉形象的冷涩强化了听觉形象的冷涩。由“冷涩”到“凝绝”,是一个“声渐歇”的过程,诗人用“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佳句描绘了余音袅袅、余意无穷的艺术境界,令人拍案叫绝。弹奏至此,满以为已经结束了。谁知那“幽愁暗恨”在“声渐歇”的过程中积聚了无穷的力量,无法压抑,终于如“银瓶乍破”,水浆奔迸,如“铁骑突出”,刀枪轰鸣,把“凝绝”的暗流突然推向高潮。才到高潮,即收拨一画,戛然而止。一曲虽终,而回肠荡气、惊心动魄的音乐魅力,却并没有消失。诗人又用“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的环境描写作侧面烘托,给读者留下了涵泳回味的广阔空间。

 

  如此绘声绘色地再现千变万化的音乐形象,已不能不使我们惊佩作者的艺术才华。但作者的才华还不仅表现在再现音乐形象,更重要的是通过音乐形象的千变万化,展现了琵琶女起伏回荡的心潮,为下面的诉说身世作了音乐性的渲染。

 

  正象在“邀相见”之后,省掉了请弹琵琶的细节一样;在曲终之后,也略去了关于身世的询问,而用两个描写肖像的句子向“自言”过渡:“沉吟”的神态,显然与询问有关,这反映了她欲说还休的内心矛盾:“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等一系列动作和表情,则表现了她克服矛盾、一吐为快的心理活动。“自言”以下,用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抒情笔调,为琵琶女的半生遭遇谱写了一曲扣人心弦的悲歌,与“说尽心中无限事”的乐曲互相补充,完成了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

 

  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得异常生动真实,并具有高度的典型性。通过这个形象,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会中被侮辱、被损害的乐伎们、艺人们的悲惨命运。面对这个形象,怎能不一洒同情之泪!

 

  作者在被琵琶女的命运激起的情感波涛中坦露了自我形象。“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的那个“我”,是作者自己。作者由于要求革除暴政、实行仁政而遭受打击,从长安贬到九江,心情很痛苦。当琵琶女第一次弹出哀怨的乐曲、表达心事的时候,就已经拨动了他的心弦,发出了深长的叹息声。当琵琶女自诉身世、讲到“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的时候,就更激起他的情感的共鸣:“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同病相怜,同声相应,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写琵琶女自诉身世,详昔而略今;写自己的遭遇,则压根儿不提被贬以前的事。这也许是意味着以彼之详,补此之略吧!比方说,琵琶女昔日在京城里“曲罢常教善才伏,妆成每被秋娘妒”的情况和作者被贬以前的情况是不是有某些相通之处呢?同样,他被贬以后的处境和琵琶女“老大嫁作商人妇”以后的处境是不是也有某些类似之处呢?看来是有的,要不然,怎么会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

 

  “我”的诉说,反转来又拨动了琵琶女的心弦,当她又一次弹琵琶的时候,那声音就更加凄苦感人,因而反转来又激动了“我”的感情,以至热泪直流,湿透青衫。

 

  把处于封建社会底层的琵琶女的遭遇,同被压抑的正直的知识分子的遭遇相提并论,相互映衬,相互补充,作如此细致生动的描写,并寄予无限同情,这在以前的诗歌中还是罕见的。

__________

附白居易被贬江州的后因后果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于元和十年(815)七月被贬谪为江州司马。这件事,对于白氏来说,当然是一次很大的打击,也是他对于政治方面和诗歌创作方面态度有所转变的一个转折点。

  唐代自安史之乱以后,地方割据势力(藩镇)越来越根深蒂固,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与唐王朝相对抗。唐宪宗(李纯)元和中,盘踞在淮蔡的节度使吴元济、镇州的王承宗和淄青的李师道,互相勾结,拥兵叛唐。元和十年六月三日,王承宗派遣刺客刺杀主战派宰相武元衡,刺伤御史中丞裴度,引起了一场政治上的轩然大波。当时,唐王朝的宰相为武元衡、张弘靖、韦贯之等人,武为积极主战派,御史中丞裴度也主张用兵,而张、韦两人表面上以不宜同时讨伐两河(河北、河南,即王、吴等)为辞,实际主张绥抚,息事宁人,承认既成事实,而与武元衡意见不合。事情发生以后,朝臣们大为惊恐。而这时白居易不过是一名闲官,但忧国忧民之心,却仍旧非常强烈。他看不惯那些贪生怕死的官僚们的行径,首先向宪宗上疏,请求迅急逮捕凶犯,以雪国耻。遭到了张、韦等人的不满,并对他加上了“宫官不当先谏官言事”和“伤名教”的罪名。在封建社会里,尤其对做官为宦的人,后一罪名非常严重。这两种罪加起来,于是被贬官到长江以南边远地区去做刺史。但是,事情并没完,中书舍人王涯利用自己的职权(中书舍人有权驳回皇帝下达的诏书),说他的罪太大,不宜作一州之长,这样,从六月初到七月,这件事经过反复酝酿、制造,两次下令,最后,追回前诏,另下一道命令,让他做一名江州的副职——司马。白居易在那儿整整呆了四年。这就是当时被贬的全部经过。

  除了张弘靖、韦贯之两人以外,其余那些“素恶居易者”是些什么人?因为什么“素恶”?白居易为什么得罪了他们?这就要从白居易的有名的诗歌说起。他在《与元九书》中明确提出“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并在他创作的实践中加以实现。他在元和初年,写下了大量的反映现实生活的著名诗篇,用诗歌作为武器来揭露社会黑暗,反映民生疾苦,使得当权者有所警惕,在政治上有所改革,人民的痛苦有所减轻。正是这个缘故,得罪了“权豪贵近”“执政柄者”“握军要者”,招致了许多人的非议和不满。这些人暗中怀恨在心,等待时机,对他或施明枪,或射暗箭;但因这时白居易正在皇帝跟前做翰林学士,虽“为奸人所排陷”,但有一道护身符保护,对他也莫可奈何,无从下手。而到元和十年,盗刺宰相这一公案发生时,白是一名闲官,不仅没有保护伞,而且曾经信任他的那位皇帝,对他的“直言极谏”早已厌烦了。这时,白居易的敌手们看见有机可乘,便一窝蜂地、集中火力对准他开炮,一个罪名不够,加一个,再加一个,必置之死地而后快。

  这几年里,执政柄、握军要、掌大权的,具体是什么人呢?

  元和三至五年,三公中,杜佑是勋旧贵戚,时年已七十多犹掌朝政。白居易在《秦中吟》第五首《不致仕》中对于七十以上高龄而贪恋禄位、不肯致仕(退休)的大官僚,讽刺备至,遭到杜佑(及其子孙和门生故吏)之忌,自是意料之中事。于是贞元末、元和初极为专横的一个方镇,《旧唐书》本传说他“公然聚敛,恣意虐杀,专以凌上威下为务”,德宗对他亦无可奈何。

  对于这种人,白氏是深恶痛绝。元和三年九月,曾向宪宗上奏《论于裴均状》,论其三不可,之后,又有《论于所进歌舞人事家状》,揭露于的丑恶。这两次劝谏自然会遭到于的嫉恨,于和他的党羽打击白氏,当然是十分可能的。其次宰相中的李吉甫和度支使中的裴均,也都是白氏的对手,这些人的党羽,一直在朝掌权,“素恶居易者”之中,这些人和他们的党羽自然也包括在内。至于一直被皇帝信任、统率禁军的宦官吐突承璀,正是白居易在诗中斥责的“中尉”。元和十年,吐突承璀还在掌权,他不趁机报复,才是怪事呢!还有一个落井下石的中书舍人王涯,不顾公理私谊,反而恩将仇报,狠狠地在白氏头上抛下一块石头!

  总合上述各方面的打击力量,使得白居易在江州过了四年的贬谪生活。其实,他们所加于白氏的罪名,都是捕风捉影,没有道理、没有根据的,是假公济私、乘机报复的假案、冤案。而罪名中,“伤名教”一罪,更是毒辣。

  所谓“伤名教”,具体是说白居易对他的母亲不孝,母亲看花,掉在井里死了,他还作新井和赏花的诗,毫无伤心和忌讳的表现。这种行为,被认为是大逆不道,连作“人”的资格都丧失了的,还哪能做官呢!——这也可以说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件“文字狱”。从现存的白集看,没有新井诗,宋代人也没有看见新井诗。至于赏花,白集中却很多,但据现存的白集看,元和六年白母卒后至九年补官前,白氏在渭村丁忧期间,所作诗不算多,基调大都是悲伤哀痛的,与其他时间的作品很不一样,也根本没有赏花诗。再者,他母亲堕井而死,并不是因为白居易不孝所致,这从白氏自己对这件事的说法和唐代(比白氏稍后)及宋人关于此事的记载中可以得到证明。

  白居易对于政治(国家大事)的热情减退,并不始于元和十年的遭贬。当然,这次对他的打击更大,对他的思想转变影响更深,使他的态度更坚决罢了。被贬之后,有时偶然地又被国家大事所激动,而“愚计忽思飞短檄,狂心便欲请长缨(他想请求皇帝让自己从军,去攻打吴元济)”。写到这里,自己又觉得多事、好笑,赶快又警戒自己,说:“从来妄动多如此,自笑何曾得事成!”后来,就干脆发誓:“世事从今口不言”,——因为“忧国朝廷自有贤”,国家大事,自己只好不管,其实也管不了!不过,话虽如此,当自己在其位、有说话的机会和责任时,他仍然为国为民,积极建议,以求尽到自己的职责。

  至于他的创作,经过被贬江州这次打击,“讽喻诗”确实少了,这有两个原因:一则,鉴于揭露、讽刺的对象太多,树敌招灾,不愿再冒风险惹祸。二则,元和初年政治上略见转机,有可为之时,自己冒着风险写下的许多诗歌,还有希望在政治上起一点作用,收到一点实际效果。及至洞悉国情的上下内外、种种矛盾和黑暗,知道大势已定,无可挽救,个人不仅无能为力,而且遭到迫害,“讽喻诗”再写多些也没有用了,反而招来无妄之灾,何必再干这样的蠢事呢!但是,经过这场灾难之后,白居易也并非“讽喻”完全绝迹,遇上重大事件,仍然要写几句来抒发自己的感慨和意见,不过,不用“讽喻”之名,也不像过去那么集中、那么多而已。

范文九:白居易《钱塘江春行》翻译 投稿:毛勃勄

原文: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译文:

从孤山寺的北面到贾亭的西面,湖面春水刚与堤平,白云重重叠叠,同湖面上的波澜连成一片。

几处早出的黄莺争着飞向向阳的树木,谁家新来的燕子衔着春泥在筑巢。

繁多而多彩缤纷的春花渐渐要迷住人的眼睛,浅浅的春草刚刚能够遮没马蹄。

我最喜爱西湖东边的美景,游览不够,尤其是绿色杨柳荫下的白沙堤。

鉴赏

钱塘湖春行

白居易

孤山寺北贾亭西, 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 谁家新燕啄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 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 绿杨阴里白沙堤。

这诗是长庆三或四年春(823-824)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所作。

钱塘湖是西湖的别名。提起西湖,人们就会联想到苏轼诗中的名句:“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饮湖上初晴后雨》)读了白居易这诗,仿佛真的看到了那含睇宜笑的西施的面影,更加感到东坡这比喻的确切。

乐天在杭州时,有关湖光山色的题咏很多。这诗处处扣紧环境和季节的特征,把刚刚披上春天外衣的西湖,描绘得生意盎然,恰到好处。

“孤山寺北贾亭西”。孤山在后湖与外湖之间,峰峦耸立,上有孤山寺,是湖中登览胜地,也是全湖一个特出的标志。贾亭在当时也是西湖名胜。有了第一句的叙述,这第二句的“水面”,自然指的是西湖湖面了。秋冬水落,春水新涨,在水色天光的混茫中,太空里舒卷起重重叠叠的白云,和湖面上荡漾的波澜连成了一片,故曰“云脚低”。“水面初平云脚低”一句,勾勒出湖上早春的轮廓。接下两句,从莺莺燕燕的动态中,把春的活力,大自然从秋冬沉睡中苏醒过来的春意生动地描绘了出来。莺是歌手,它歌唱着江南的旖旎春光;燕是候鸟,春天又从北国飞来。它们富于季节的敏感,成为春天的象征。在这里,诗人对周遭事物的选择是典型的;而他的用笔,则是细致入微的。说“几处”,可见不是“处处”;说“谁家”,可见不是“家家”。因为这还是初春季节。这样,“早莺”的“早”和“新燕”的“新”就在意义上互相生发,把两者联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因为是“早莺”,所以抢着向阳的暖树,来试它滴溜的歌喉;因为是“新燕”,所以当它啄泥衔草,营建新巢的时候,就会引起人们一种乍见的喜悦。谢灵运“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登池上楼》)二句之所以妙绝古今,为人传诵,正由于他写出了季节更换时这种乍见的喜悦。这诗在意境上颇与之相类似。

诗的前四句写湖上春光,范围上宽广的,它从“孤山”一句生发出来;后四句专写“湖东”景色,归结到“白沙堤”。前面先点明环境,然后写景;后面先写景,然后点明环境。诗以“孤山寺”起,以“白沙堤”终,从点到面,又由面回到点,中间的转换,不见痕迹。结构之妙,诚如薛雪所指出:乐天诗“章法变化,条理井然”(《一瓢诗话》)。这种“章法”上的“变化”,

往往寓诸浑成的笔意之中;倘不细心体察,是难以看出它的“条理”的。

“乱花”“浅草”一联,写的虽也是一般春景,然而它和“白沙堤”却有紧密的联系:春天,西湖哪儿都是绿毯般的嫩草;可是这平坦修长的白沙堤,游人来往最为频繁。唐时,西湖上骑马游春的风俗极盛,连歌姬舞妓也都喜爱骑马。诗用“没马蹄”来形容这嫩绿的浅草,正是眼前现成景色。

“初平”、“几处”、“谁家”、“渐欲”、“才能”这些词语的运用,在全诗写景句中贯串成一条线索,把早春的西湖点染成半面轻匀的钱塘苏小小。可是这蓬蓬勃勃的春意,正在急剧发展之中。从“乱花渐欲迷人眼”这一联里,透露出另一个消息:很快地就会姹紫嫣红开遍,湖上镜台里即将出现浓妆艳抹的西施。

方东树说这诗“象中有兴,有人在,不比死句。”(《续昭昧詹言》)这是一首写景诗,它的妙处,不在于穷形尽象的工致刻画,而在于即景寓情,写出了融和骀宕的春意,写出了自然之美所给予诗人的集中而饱满的感受。所谓“象中有兴,有人在”;所谓“随物赋形,所在充满”(王若虚《滹南诗话》),是应该从这个意义去理解的。

范文十:垂钓翻译赏析_作者白居易 投稿:魏鄘鄙

作者为唐代文学家白居易。其诗词全文如下:

临水一长啸,忽思十年初。

三登甲乙第,一入承明庐。

浮生多变化,外事有盈虚。垂钓翻译赏析_作者白居易。

今来伴江叟,沙头坐钓鱼。

[译文]

白居易的人生道路和诗歌创作道路,以江州之贬为界,可划分为前后两期,前期为“志在兼济”时期,后期为“独善其身”时期。白居易于德宗贞元十六年(799)中进士,贞元十八年应拔萃科考试入甲等,宪宗元和元年(806)又参加“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考试入第四等,故自称“三登甲乙第”;白居易登进士第后,授秘书省校书郎,元和初授翰林学士、任左拾遗,故自称“一入承明庐”。 “十年初”指宪宗元和十年(815)初。这一年,宰相武元衡被平卢节度使李师道派人刺死,白居易首先上书“急请捕贼,以雪国耻”,却被腐败官僚集团所恶,终被贬为江州司马。

[鉴赏]

起句“临水一长啸”采用情感迸发式的写法领起全篇,把临水垂钓与发泄悲愤情绪融合起来,痛定思痛、长歌当哭的诗人形象跃然纸上,给人以震撼灵魂的感染力。紧接着便回首往事,概述人生旅途的变化,宦海沉浮、仕途得失、人间冷暖、世事盈虚,尽在一声长啸之中。垂钓翻译赏析_作者白居易。诗中江州之贬在诗人心灵所造成的阴影时刻折磨着他,即使临水垂钓时也挥之不去。“忽思”一语正这种心理状态的真切表现。 此诗颔联“三登甲乙第,一入承明庐”,是诗人对前期一帆风顺、春风得意情景的追溯,也是对贬谪所受精神创伤的反衬。那时,他既利用诗歌“补察时政”、“导泄人情”,往往使权贵们闻声变色。这自然给诗人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可惜好景不长,逝者如流,这种回忆也带有浓浓的苦涩味了。 后两联则表现了诗人后期的思想变化。这一联写的是诗人身遭贬谪、饱经风霜之后对世事人生的重新审视,也是他寻求心理平衡的一种自慰。可以看出,白居易头脑中的儒家入世思想逐渐让位于释、道出世思想。全诗以“今来伴江叟,沙头坐钓鱼”作结,轻快潇洒中隐含着深沉的苦闷,自我排遣中透露也几分达观。

分页: 1 2 3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