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口相声剧本_范文大全

单口相声剧本

【范文精选】单口相声剧本

【范文大全】单口相声剧本

【专家解析】单口相声剧本

【优秀范文】单口相声剧本

范文一:《祝寿诞》爆笑单口相声台词_单口相声剧本 投稿:赵萐萑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晚上好!

我叫陈永明,因为今天有好多事情,上台表演不知所云,拿起发言稿念哈你们看行不行?(行) 阳光明媚,歌声飞扬,欢声笑语,天降吉祥,杨府楼内,喜庆洋洋,亲朋好友,欢聚一堂, 寿星80华诞,大家万事吉祥! 东方飞来了一只仙鹤,让杨家窗口金光闪烁;南山飘来了一棵青松,给杨家门前洒满春风。寿星来道贺,寿桃献一箩;寿联迎宾客,寿面端上桌。

今天是您老人家的生日啊,仙鹤祝您越活越快活;今天是您老人家的生日乐呵呵,青松愿您活到一百多! 年到八十稀有,庆典情浓于酒,在这吉祥临门,喜庆欢腾的美好日子里,人到、财到、福到、运到。亲朋好友送礼,一片欢歌笑语。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祝福我们的老寿星,寿比南山不老松;福如东海长流水!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 常言道,说的比唱的好听,下面我就给大家说一首《咱老父亲》(换普通话,深情地)

说您贫穷,

吃着粗茶淡饭,

可一家人的冷暖您时刻记在心头。

说您富贵您从不贪图享受,

一双干裂的大手创造了多少幸福,

全都给了儿女给了这个家,

您用多少爱啊,

伴着儿女天天长大,

却不知有多少风雨让您艰辛度春秋。

我曾见您偷偷落泪

又有多少次啊,

我看见您忙碌的身影,

多少汗水流,

如今您一头白发,

无情的岁月爬满了您的额头。 啊-咱老父亲,

喊一声老父亲,

让儿女再给您敬上一杯酒,

我们祝您幸福健康长寿,

祝您健康长寿! 俗话说,“当家才知盐米贵,养儿方知父母恩”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当年那么艰难困苦的岁月中,老父亲承担起有5个子女的家庭重担是多么的不容易!如今子女们也开始承担起为人父母的责任,更能体会老人的慈爱和养育子女的艰辛。又使我想到了刘和刚唱的《我的老父亲》(换普通话,深情地)

想想您的背影

我感受了坚韧

抚摸您的双手

我摸到了艰辛

不知不觉您鬓角露了白发

不声不响您眼角上添了皱纹

我的老父亲

我最疼爱的人

人间的甘甜有十分

您只尝了三分

这辈子做你的儿女

我没有做够

央求您呀下辈子

还做我的父亲!

我想,这时候儿女们最想说的就是祝愿父亲永远平安,永远健康,永远快乐! 同时,我们也将这句话送给全场的各位亲朋好友,祝愿大家家庭和睦,万事如意!

最后,请允许我代表大家再说十句祝寿的话好不好。(好)(语速要快)

一祝老寿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二祝老寿星日月昌明,松鹤长春

三祝老寿星笑口常开,天伦永享。

四祝老寿星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五祝老寿星万事如意,晚年幸福;

六祝老寿星生日快乐,后福无疆。

七祝老寿星吉祥如意,富贵安康;

八祝老寿星事事顺心,幸福常伴;

九祝老寿星见多识广,翻身不忘共产党。

十祝老寿星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希望我们现场的来宾朋友们能够将心中的祝福化作热烈的掌声,祝福这和谐的大家庭永远幸福、永远安康! (谢谢)

范文二:方清平单口相声剧本 投稿:江掃掄

清 平 单 口 相 声 可 能 朋 友 们 认 识 我 , 因 为 我 上 过 几 次 电 视 征 婚 钱 券 我

, 结 果 一 次 也 没 谈 成 , 都 嫌 我 没 钱 , 我 一 琢 磨 啊 , 我 得 , 炒 股 。 有 点 麻 烦 , 看 不 懂 大 盘 , 还 得 现 学 , 找 了 一 家 交 易 所 , 往 大 盘 底 下 一 站 , 反 正 哪 个 股 便 宜 买 那 个 股 呗 一 看 “ 南 口 ” 最 便 宜 , 8 块 钱 一 股 , 后 面 怎 么 还 有 出 发 时

挣 证 , 间

呢 , 进 错 门 了 , 进 西 直 门 火 车 站 售 票 厅 了 , 看 来 呀 , 我 不 是 炒 股 的 料 , 我 呀 想 起 了 一 个 人 来 , 我 姥 爷 , 马 戏 团 的 , 专 门 训 蚂 蚁 , 他 把 这 绝 技 教 给 我 了 , 我 要 上 电 视 台 表 演 去 , 我 跟 定 和 刘 谦 似 的 就 火 了 , 唉 , 这 项 工 作 非 常 艰 苦 , 我 找 了 一 个 深 山 里 边 , 我 在 一 座 破 庙 里 住 下 了 , 不 能 见 生 人 , 吃 饭 不 能 沾 荤 腥 , 要 不 然 训 不 好 , 整 整 训 了 一 年 呢 , 真 训 出 一 只 来 , 让 它 前 进 就 前 进 , 让 它 后 退 就 后 退 , 让 它 打 滚 就 打 滚 , 高 兴 。 带 着 蚂 蚁 进 了 城 里 , 先 找 一 家 饭 馆 , 解 解 馋 , 一 年 没 沾 油 腥 了 , 我 呀 先 给 服 务 员 表 演 表 演 , 看 看 效 果 , 掏 出 蚂 蚁 来 , 服 务 员 , 过 来 过 来 , 蚂 蚁 , 服 务 员 一 看 , 对 不 起 啊 , 碾 死 了 , 一 年 的 心 血 , 再 也 不 训 蚂 蚁 了 , 寒 心 了 , 我 干 别 的 吧 , 我 想 起 我 爷 爷 来 了 , 我 爷 爷 是 个 名 医 , 他 传 给 我 一 手 绝 技 , 治 神 经 病 , 甭 管 疯 的 多 厉 害 , 三 服 药 下 去 , 马 上 就 我 这 样 了 , 大 兵 、 傅 强 这 都 是 我 给 治 到 一 半 的 , 现 在 属 于 半 疯 , 不 是 我 治 不 好 , 因 为 他 们 非 给 我 打 五 折 , 结 果 捞 一 半 疯 , 我 琢 磨 着 我 上 医 院 毛 遂 自 荐 去 , 院 长 不 用 我 , 嫌 我 没 留 过 学 , 他 根 本 就 不 没 自 小

懂 , 留 学 生 学 的 是 治 西 洋 病 , 根 本 不 符 合 中 国 国 情 , 嫌 我 留 过 学 , 我 留 了 , 我 背 着 一 药 箱 子 走 街 串 巷 , 看 见 那 自 言 语 的 , 一 个 人 傻 笑 的 , 两 眼 发 直 的 , 主 动 上 前 问 诊 , 哎 呀 , 姐 , 您 有 病 吗 ? 你 才 有 病 呢 , 不 是 , 我 看 您 老 是 自 言 自 语 ,

耳 机 , 打 电 话 呢 , 奥 , 那 您 接 着 打 接 着 打 , 大 妈 您 有 病 吗 ? 你 找 抽 啊 , 我 看 您 老 一 个 人 傻 笑 ? 傻 笑 啊 , 面 瘫 , 奥 , 那 治 不 了 , 大 叔 , 我 看 您 两 眼 发 直 , 奥 , 喝 多 了 , 您 那 边 吐 去 吧 , 那 边 吐 去 吧 看 来 这 么 问 不 成 , 得 找 人 介 绍 , 一 个 熟 人 给 我 介 绍 了 一 个 病 人 是 一 位 艺 术 家 , 这 回 得 问 的 含 蓄 点 您 哪 儿 不 舒 服 ? 我 啊 , 有 病 呢 艺 术 家 敢 于 面 对 现 实 , 您 放 心 吧 遇 见 我 , 保 证 把 病 给 治 好 了 , 艺 术 家 给 我 急 了 , 把 病 治 好 了 , 我 怎 么 搞 艺 术 啊 , 好 不 容 易 遇 见 一 个 有 病 的 , 他 还 不 治 真 有 一 个 想 治 的 , 亿 万 富 翁 , 非 常 痛 苦 , 说 了 , 谁 把 病 给 治 好 了 把 全 部 房 产 给 谁 , 我 三 幅 药 给 他 治 好 了 我 问 他 了 , 那 什 么 时 候 过 户 啊 ? 过 什 么 户 , 房 产 呢 , 把 全 部 房 产 给 你 , 你 以 为 我 还 是 神 经 病 呢 , 治 好 了 不 认 账 了 我 呀 得 开 诊 所 , 能 先 收 钱 呢 , 我 在 一 自 由 市 场 租 一 门 脸 择 机 开 张 , 开 张 那 天 , 请 来 了 民 间 艺 术 团 演 出 歌 手 一 说 话 都 这 味 , 今 天 我 蛮 激 动 滴 , 因 为 我 看 见 粉 丝 了 , 他 要 瞧 见 羊 肉 也 不 知 道 什 么 德 行 , 我 是 来 自 星 家 坡 的 歌 手 我 听 得 象 武 家 坡 呢 , 我 叫 阿 牛 儿 还 带 一 儿 , 我 在 只 等 着 你 回 来 只 也 不 知 属 于 哪 个 县 管 他 一 唱 歌 , 上 来 2 0 多 个 演 员 给 他 伴 舞 围 观 的 人 交 口 称 赞 , 方 大 夫 , 名 医 啊 , 一 开 张 , 就 来 这 么 多 有 病 的 , 开 张 一 个 月 , 没 人 看 病 , 我 一 琢 磨 呀 , 得 在

门 口 现 场 咨 询 摆 了 一 张 桌 子 , 又 把 民 间 艺 术 团 找 来 了 这 回 啊 可 后 了 么

不 头 我 就

是 一 是 吃

要 坐 一 点

他 , 名 什

们 走 晚 么

演 过 期 吧

出 来 患 想

啊 一 者 怎

, 位 , 么

这 , 跑 疯

回 今 遍 就 是 天 全 怎

让 我 国 么

他 蛮 各 疯

们 激 大 吧

给 动 医 , 我 滴 院 在

当 , 大 一

托 因 夫 个

, 为 都 偶

我 我 让 然

刚 看 我 的

往 见 想 机

桌 医 吃 会

子 生 什 我

听 说 了 方 医 生 的 大 名 抱 着 试 试 看 的 心 情 , 买 了 几 幅 药 没 想 到 吃 下 去 以 后 , 我 马 上 就 不 把 我 娘 叫 嫂 子 了 我 也 不 满 大 街 捡 菜 帮 子 吃 了 出 门 我 也 知 道 穿 上 衣 服 了 。 为 了 表 示 我 对 方 大 夫 的 感 激 之 情 我 准 备 现 场 演 唱 一 首 歌 曲 , 我 在 只 , 我 说 你 别 唱 了 , 你 在 唱 别 人 以 为 我 没 给 你 治 好 呢 , 我 在 老 家 给 你 买 了 十 个 驴 肉 火 烧 千 里 送 鹅 毛 礼 轻 情 意 重 , 请 方 医 生 一 定 收 下 好 , 我 收 下 , 我 忘 带 了 , 北 京 也 有 卖 驴 肉 火 烧 滴 我 又 买 了 十 个 , 就 是 味 道 不 如 老 家 的 正 宗 没 关 系 , 我 又 给 退 了 , 是 没 治 好 , 这 病 为 了 表 达 对 方 医 生 的 感 激 之 情 , 我 亲 手 秀 制 了 一 面 旌 旗 上 面 写 了 几 个 字 , 什 么 字 呀 ? 你 猜 华 佗 在 世 , 不 对 , 妙 手 回 春 , 也 不 对 那 写 的 是 , 神 经 病 之 家 , 我 不 要 了 《 幸 福 童 年 》 讲 稿 作 者 : 方 清 平 想 不 到 还 真 有 人 鼓 掌 , 这 就 算 开 张 大 吉 了 。 其 实 我 心 里 明 白 , 您 这 掌 声 是 欢 送 主 持 人 下 场 — — 我 没 名 儿 啊 。 不 过 刚 才 在 这 个 剧 场 门 口 有 一 孩 子 认 出 我 来 了 : “ 你 演 员 吧 ? 演 阿 凡 达 的 吧 ? ” — — 认 错 人 了 。 您 看 那 些 笑 星 上 场 , 台 底 下 掌 声 、 笑 声 不 断 , 到 我 这 儿 呢 ? 这 里 的 黎 明 静 悄 悄 。 您 不 用 因 孩 呢

安 为 子 ,

慰 我 童 就

我 从 年 给

, 小 多 报

真 就 幸 英

的 不 福 语

, 是 啊 班

我 说 , 了

低 相 三 。

调 声 对 我

惯 的 儿 小 了 材 夫 时

。 料 妻 候

我 , 一 ,

说 我 个 家

的 从 孩 里 不 小 儿 哥

是 有 , 儿

相 点 中 五

声 儿 国 个

, 傻 话 ,

是 。 还 就

寂 现 不 我

寞 在 会 爸

。 的 说 爸

一 个 人 挣 钱 , 五 个 孩 子 就 四 条 裤 子 , 我 老 得 在 家 留 守 。 现 在 的 孩 子 什 么 玩 具 没 有 啊 ? 全 带 电 的 。 电 脑 、 电 玩 、 电 棍 — — 哦 , 这 不 让 玩 儿 啊 。 我 小 时 候 , 家 里 就 一 电 门 , 我 爸 爸 还 不 让 摸 。 现 在 的 孩 子 有 M P 8 了 都 , 我 小 时 候 半 个 P 也 没 有 。 我 姥 姥 有 一 根 拐 棍 , 她 死 了 , 我 玩 了 半 年 — — 我 拄 着 它 装 佘 老 太 君 。 中 间 上 学 , 课 间 休 息 实 在 没 得 玩 了 , 班 长 组 织 我 们 搞 竞 赛 , 看 谁 呀 能 把 这 脑 袋 钻 进 那 课 桌 里 去 。 我 还 挺 争 气 , 我 钻 进 去 了 , 拔 不 出 来 了 。 把 我 爸 爸 找 来 了 , 带 我 去 医 院 啊 。 传 达 室 老 师 不 让 出 去 , 说 这 个 桌 子 是 公 共 财 产 , 说 得 摘 下 来 才 能 去 医 院 。 我 爸 说 : “ 要 能 摘 下 来 我 们 上 医 院 干 嘛 去 呀 ? ” 交 了 押 金 才 让 走 。 现 在 这 个 大 夫 对 病 人 负 责 , 我 们 小 时 候 那 大 夫 糊 弄 人 , 要 给 我 从 脖 子 这 儿 截 肢 。 我 爸 说 : “ 早 就 废 除 砍 头 了 。 ” 拽 着 我 就 跑 了 。 回 家 吧 , 上 不 了 公 共 汽 车 , 顶 一 桌 子 往 家 走 , 回 头 率 1 0 0 % — — 不 知 道 我 什 么 兵 种 。 我 们 有 个 街 坊 是 木 匠 , 说 是 把 桌 子 锯 了 , 我 爸 舍 不 得 — — 学 校 扣 着 押 金 呢 。 我 爸 说 : “ 带 着 桌 子 也 好 , 写 作 业 方 便 。 ” 脑 袋 在 里 头 塞 着 呢 , 看 不 见 , 写 作 业 ? 顶 了 三 天 , 人 瘦 了 一 圈 , 给 我 拔 出 来 了 。 现 在 的 孩 子 看 演 出 , 多 丰 富 啊 : 相 声 、 木 偶 剧 、 话 剧 、 音 乐 „ „ 我 们 小 时 候 就 那 几 出 戏 , 还 是 区 业 余 剧 团 演

的 。 小 时 候 看 《 智 取 威 虎 山 》 , 杨 子 荣 枪 毙 滦 平 , 杨 子 荣 这 手 锤 赶 们

按 子 上 都

着 一 下 楞

滦 敲 雨 住

平 那 , 了

, 砸 砸 ,

这 炮 炮 老

手 , 受 师

拿 “ 潮 还

枪 梆 了 跟

, ” , 我

一 , 杨 们 比 滦 子 说

划 平 荣 呢

, 死 一 :

后 了 比 “

台 。 划 杨 有 那 , 子

个 天 枪 荣

道 是 没 叔

具 在 响 叔

师 操 , 用

, 场 我 的

拿 演 们 是

那 出 同 无

个 , 学 声

手 枪 。 ” 滦 平 听 不 见 枪 响 他 不 躺 下 啊 , 杨 子 荣 继 续 做 戏 : “ 我 代 表 人 民 ” — — 又 赶 上 一 受 潮 的 砸 炮 ; “ 我 代 表 党 ” — — 又 是 一 受 潮 的 砸 炮 。 杨 子 荣 真 急 了 , 没 子 弹 了 : “ 代 表 人 民 代 表 党 , 我 掐 死 你 ! ” 这 滦 平 掐 死 了 , 我 站 起 来 叫 好 : “ 杨 子 荣 叔 叔 手 劲 儿 真 大 ! ” 因 为 我 那 脑 袋 让 桌 子 挤 了 之 后 就 有 点 儿 缺 心 眼 了 。 那 时 候 我 们 家 养 了 只 鸡 , 让 汽 车 给 轧 死 了 , 司 机 想 赔 钱 啊 , 就 问 我 : “ 小 孩 儿 , 这 鸡 是 你 们 家 的 吗 ? ” 我 说 : “ 看 鸡 毛 像 , 就 是 我 们 家 那 鸡 没 这 么 扁 。 ” 我 小 姨 有 时 候 也 辅 导 我 做 功 课 , 给 我 讲 《 孙 悟 空 三 打 白 骨 精 》 , 说 这 白 骨 精 披 头 散 发 , 青 面 獠 牙 。 我 不 听 , 眼 睛 看 着 窗 户 外 头 。 我 小 姨 真 急 了 : “ 方 清 平 , 你 倒 看 着 我 啊 , 不 看 我 , 你 知 道 白 骨 精 长 什 么 模 样 啊 ? ” 上 课 也 不 听 讲 , 老 师 在 上 面 讲 , 我 在 底 下 小 声 嘀 咕 。 我 们 老 师 惩 罚 我 : “ 方 清 平 , 把 你 刚 才 说 过 的 话 大 声 重 复 二 十 遍 。 ” 不 敢 不 说 啊 , 往 那 一 站 : “ 老 师 的 牙 缝 儿 里 有 韭 菜 , 老 师 的 牙 缝 儿 里 有 韭 菜 , 老 师 的 牙 缝 儿 里 有 韭 菜 „ „ ” “ 行 了 , 以 后 记 住 了 , 上 课 要 说 话 必 须 举 手 。 ” 老 我 清 学

师 也 平 得

又 举 , 最

讲 手 你 差

了 。 要 的

二 老 问 就

十 师 什 是

分 还 么 语

钟 记 呀 文

课 着 ? ,

, 刚 ” 连

该 才 “ 造 回 那 来 句

答 仇 不 都

同 呢 及 不

学 , 了 会

问 最 , 。 题 后 我 老

了 一 就 师

, 个 地 让

大 才 解 用

伙 叫 决 陆

都 我 了 陆

举 : 。 续

手 “ ” 续

, 方 我 这

词 儿 造 句 , 我 造 的 句 子 是 : 晚 上 六 点 , 我 爸 爸 陆 陆 续 续 回 家 了 。 老 师 在 后 面 写 评 语 : 你 们 家 乱 不 乱 呢 ? 爸 爸 们 还 不 一 块 回 去 , 还 陆 陆 续 续 回 去 , 你 妈 得 热 几 回 饭 呢 ? 我 那 时 造 句 老 离 不 开 我 爸 爸 , 家 里 就 他 一 个 人 挣 钱 呐 。 老 师 让 用 感 谢 这 词 儿 造 句 , 我 造 的 句 子 是 : 我 感 谢 我 爸 爸 给 我 写 作 业 — — 把 我 爸 爸 出 卖 了 。 老 师 让 用 原 来 造 句 , 我 造 的 句 子 是 : 原 来 他 是 我 爸 爸 — — 刚 弄 明 白 。 写 作 文 更 差 了 , 小 学 二 年 级 , 老 师 让 写 《 我 的 X X X 》 。 我 拍 马 屁 , 写 《 我 的 老 师 》 , 头 一 句 : “ 我 的 老 师 是 一 张 瓜 子 脸 ” 。 这 瓜 我 少 写 一 勾 少 写 一 点 , 老 师 一 看 : “ 我 的 老 师 是 一 张 爪 子 脸 ” 。 爪 子 脸 什 么 德 行 啊 ? 接 着 往 下 看 吧 : “ 午 夜 十 二 点 , 我 来 到 老 师 家 门 口 ” — — 这 孩 子 三 更 半 夜 上 老 师 家 干 嘛 去 ? 不 知 道 抽 什 么 风 。 “ 看 见 老 师 家 的 窗 口 还 闪 烁 着 烛 光 ” — — 我 们 老 师 是 节 电 标 兵 。 “ 老 师 连 夜 给 我 们 批 改 作 业 ” — — 小 学 这 点 作 业 其 实 半 个 小 时 就 改 完 了 , 我 们 老 师 手 慢 , 得 改 到 夜 里 。 “ 望 着 老 师 鬓 间 的 白 发 , 我 的 眼 睛 湿 润 了 ” — — 那 年 我 们 老 师 才 二 十 一 , 少 白 头 。 “ 老 师 忍 着 病 痛 , 为 我 们 改 完 最 后 一 本 作 业 , 欣 慰 地 合 上 了 眼 睛 , 永 远 地 离 开 了 我 们 。 春 蚕 到 死 丝 方 尽 , 蜡 炬 成 灰 泪 始 干 。 我 们 一 定 继 承 老 师 的 遗 志 , 长 大 了 都 做 人 民 教 师 ” — — 长 大 了

都 当 老 师 , 也 不 知 道 哪 找 这 么 些 学 生 去 。 我 们 小 时 候 只 能 写 这 怕 心 南

作 文 , 小 学 三 年 级 , 又 让 写 《 我 的 X X X 》 。 不 敢 写 老 师 了 , 惹 祸 啊 , 写 《 我 的 姥 姥 》 : “ 我 的 姥 姥 已 经 去 世 了 , 我 衷 地 祝 福 她 老 人 家 福 如 东 海 , 寿 比 南 山 ” — — 都 死 了 还 寿 比 山 呢 ? 零 分 ! 小 学 四 年 级 , 还 让 写 《 我 的 X X X 》 。 我 琢 磨

这 回 一 定 写 一 好 的 , 再 也 不 能 得 零 分 了 。 我 的 作 文 题 目 是 《 我 的 战 友 邱 少 云 》 。 老 师 说 : “ 你 也 得 认 识 人 家 啊 , 连 我 都 没 见 过 邱 少 云 同 志 。 零 分 ! ” 我 们 小 时 候 知 识 面 窄 , 老 师 只 能 给 我 们 出 这 个 作 文 题 : 《 我 的 X X X 》 , 要 不 就 写 《 一 件 好 事 》 。 一 写 这 个 题 就 麻 烦 了 , 全 班 8 0 % 的 同 学 都 得 看 见 老 太 太 过 马 路 。 现 在 这 老 太 太 都 会 自 己 过 马 路 , 那 勇 敢 的 , 车 开 得 越 快 她 越 往 前 冲 。 车 从 这 边 来 , 老 太 太 往 那 边 看 : “ 反 正 你 也 不 敢 撞 我 ! ” 我 们 小 时 候 那 老 太 太 老 实 , 拄 着 棍 子 在 那 等 着 , 等 着 我 们 给 扶 过 去 , 扶 过 去 还 不 回 家 , 还 查 户 口 : “ 你 叫 什 么 名 字 呀 ? ” 我 们 还 不 能 告 诉 她 : “ 我 叫 红 领 巾 。 ” — — 这 是 写 《 一 件 好 事 》 。 还 让 我 们 天 天 写 日 记 。 那 么 点 儿 小 孩 , 每 天 有 什 么 可 记 的 ? 胡 说 八 道 啊 : “ 今 天 风 和 日 丽 , 老 师 带 领 我 们 攀 登 珠 穆 朗 玛 峰 。 同 学 们 展 开 了 登 山 竞 赛 , 体 育 委 员 王 小 明 用 了 不 到 五 分 钟 爬 到 山 顶 。 山 顶 是 一 片 果 园 , 有 西 瓜 树 、 冬 瓜 树 , 还 有 圣 诞 树 。 农 民 伯 伯 ‘ 蹭 蹭 蹭 ’ 爬 上 西 瓜 树 , 灵 巧 得 像 只 大 花 猫 。 农 民 伯 伯 摘 了 最 大 的 一 个 西 瓜 扔 给 我 , 我 宫 出 老

用 博 好 师

左 物 成 说

手 院 绩 要

稳 点 , 带

稳 燃 就 我

接 篝 带 们

住 火 我 到

。 , 们 香

穿 听 攀 山

过 老 登 摘

果 师 比 香 园 讲 珠 肠

, 他 穆 。

是 打 朗 ”

故 仗 玛 经

宫 的 峰 常 博 故 更 组

物 事 高 织

院 。 的 春

。 老 山 游

同 师 — ,

学 说 — 每

们 只 香 回

在 要 山 还

故 考 。 得

写 春 游 见 闻 , 全 班 同 学 都 一 套 词 儿 : “ 我 们 怀 着 兴 高 采 烈 的 心 情 来 到 了 公 园 , 首 先 映 入 眼 帘 的 是 假 山 , 山 上 的 鲜 花 红 的 像 火 , 粉 的 像 霞 , 白 的 像 雪 。 同 学 们 有 的 捉 迷 藏 , 有 的 吃 点 心 。 大 伙 度 过 了 愉 快 的 一 天 , 依 依 不 舍 地 离 开 了 。 同 学 们 都 说 , 明 年 春 天 还 来 公 园 。 ” — — 都 这 套 词 。 有 一 年 春 游 , 学 校 组 织 扫 墓 , 让 我 们 写 作 文 。 我 们 还 用 这 套 词 套 : “ 我 们 怀 着 兴 高 采 烈 的 心 情 来 到 了 坟 地 , 首 先 映 入 眼 帘 的 是 坟 头 , 花 圈 上 的 鲜 花 红 的 像 火 , 粉 的 像 霞 , 白 的 像 雪 。 同 学 们 有 的 捉 迷 藏 ” — — 胆 够 大 的 , 跑 坟 地 捉 迷 藏 去 , 也 不 怕 撞 见 小 鬼 。 “ 有 的 吃 点 心 ” — — 把 供 品 给 吃 了 。 “ 大 伙 度 过 了 愉 快 的 一 天 , 依 依 不 舍 地 离 开 了 。 同 学 们 都 说 , 明 年 春 天 还 来 这 里 。 ” — — 这 不 吃 饱 了 撑 的 嘛 。

范文三:中学生单口相声剧本 投稿:程銩銪

中学生单口相声剧本

作者:未知
同学们好,我叫**,今天我来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 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讲究的是说、学、逗、唱;
说,我最在行,先来个成语接龙“一心一意、意气风发、发奋图强、强词夺理、理屈词穷、穷山恶水、水深火热、热火朝天、天天向上、上天入地、地久天长、长驱直入、入木三分、分久必合、合家欢乐”。
再来段颠倒歌“黄昏后做早操,看见老鼠抓个猫,狗吃草,马长角,吓的板凳满街跑,吃牛奶,喝面包,背着汽车上书包,你说颠倒不颠倒”。这还不过瘾吧,再说段新鲜的,叫做“开字几”,就是把我学的生字连起来背诵,开始“开数一三五七九,二四六八十拍手,首先猫找小白兔,哥俩哗啦浇树木,目光低看弯着腰,吃草为了长肥膘,标明方向奔前途,驱蹄远征垦荒芜,无腿蝌蚪蛙泳练,蛤蟆伸舌窜条线,限制调皮不消停,总想蹦跳没正形,行为机警勿笑笨,课余劳动巧用劲,尽到职责爱服务,各行工作都接触,处置问题别灰心,懒惰多疑积后悔,挥迎锦秀万年长,黄灿玉米排金垛,秋收割稻镰闪烁,硕士挥毫雁翎抹,篇章墨迹画卷裹,果汁乏味浅杯盛,畅游智海喜洋盈”!
逗和学已经穿插在以上的表演中,接下来该唱了,先来首流行歌曲,刀郎的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你象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你象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再来首大家熟悉的儿童歌曲《哪吒》主题曲,“说一段神话,话说那么一家,这家夫妻俩,生了个怪娃娃…….
要问他的名字叫什么,哪吒,哪吒,小哪吒”。要问我的名字叫什么,**,**,**,我的表演完了,祝大家新年好,谢谢

范文四:方清平单口相声剧本 投稿:雷啸啹

《幸福童年》讲稿 作者:方清平

想不到还真有人鼓掌,这就算开张大吉了。其实我心里明白,您这掌声是欢送主持人下场——我没名儿啊。不过刚才在这个剧场门口有一孩子认出我来了:“你演员吧?演阿凡达的吧?”——认错人了。您看那些笑星上场,台底下掌声、笑声不断,到我这儿呢?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您不用安慰我,真的,我低调惯了。 我说的不是相声,是寂寞。因为我从小就不是说相声的材料,我从小有点儿傻。现在的孩子童年多幸福啊,三对儿夫妻一个孩儿,中国话还不会说呢,就给报英语班了。我小时候,家里哥儿五个,就我爸爸一个人挣钱,五个孩子就四条裤子,我老得在家留守。现在的孩子什么玩具没有啊?全带电的。电脑、电玩、电棍——哦,这不让玩儿啊。我小时候,家里就一电门,我爸爸还不让摸。现在的孩子有MP8了都,我小时候半个P也没有。我姥姥有一根拐棍,她死了,我玩了半年——我拄着它装佘老太君。 中间上学,课间休息实在没得玩了,班长组织我们搞竞赛,看谁呀能把这脑袋钻进那课桌里去。我还挺争气,我钻进去了,拔不出来了。把我爸爸找来了,带我去医院啊。传达室老师不让出去,说这个桌子是公共财产,说得摘下来才能去医院。我爸说:“要能摘下来我们上医院干嘛去呀?”交了押金才让走。现在这个大夫对病人负责,我们小时候那大夫糊弄人,要给我从脖子这儿截肢。我爸说:“早就废除砍头了。”拽着我就跑了。回家吧,上不了公共汽车,顶一桌子往家走,回头率100%——不知道我什么兵种。我们有个街坊是木匠,说是把桌子锯了,我爸舍不得——学校扣着押金呢。我爸说:“带着桌子也好,写作业方便。”脑袋在里头塞着呢,看不见,写作业?顶了三天,人瘦了一圈,给我拔出来了。 现在的孩子看演出,多丰富啊:相声、木偶剧、话剧、音乐……我们小时候就那几出戏,还是区业余剧团演的。小时候看《智取威虎山》,杨子荣枪毙滦平,杨子荣这手按着滦平,这手拿枪,一比划,后台有个道具师,拿那个锤子一敲那砸炮,“梆”,滦平死了。那天是在操场演出,赶上下雨,砸炮受潮了,杨子荣一比划,枪没响,我们同学们都楞住了,老师还跟我们说呢:“杨子荣叔叔用的是无声手枪。”滦平听不见枪响他不躺下啊,杨子荣继续做戏:“我代表人民”——又赶上一受潮的砸炮;“我代表党”——又是一受潮的砸炮。杨子荣真急了,没子弹了:“代表人民代表党,我掐死你!”这滦平掐死了,我站起来叫好:“杨子荣叔叔手劲儿真大!”因为我那脑袋让桌子挤了之后就有点儿缺心眼了。那时候我们家养了只鸡,让汽车给轧死了,司机想赔钱啊,就问我:“小孩儿,这鸡是你们家的吗?”我说:“看鸡毛像,就是我们家那鸡没这么扁。” 我小姨有时候也辅导我做功课,给我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说这白骨精披头散发,青面獠牙。我不听,眼睛看着窗户外头。我小姨真急了:“方清平,你倒看着我啊,不看我,你知道白骨精长什么模样啊?”上课也不听讲,老师在上面讲,我在底下小声嘀咕。我们老师惩罚我:“方清平,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大声重复二十遍。”不敢不说啊,往那一站:“老师的牙缝儿里有韭菜,老师的牙缝儿里有韭菜,老师的牙缝儿里有韭菜……”“行了,以后记住了,上课要说话必须举手。”老师又讲了二十分钟课,该回答同学问题了,大伙都举手,我也举手。老师还记着刚才那仇呢,最后一个才叫我:“方清平,你要问什么呀?”“来不及了,我就地解决了。”我学得最差的就是语文,连造句都不会。老师让用陆陆续续这词儿造句,我造的句子是:晚上六点,我爸爸陆陆续续回家了。老师在后面写评语:你们家乱不乱呢?爸爸们还不一块回去,还陆陆续续回去,你妈得热几回饭呢?我那时造句老离不开我爸爸,家里就他一个人挣钱呐。老师让用感谢这词儿造句,我造的句子是:我感谢我爸爸给我写作业——把我爸爸出卖了。老师让用原来造句,我造的句子是:原来他是我爸爸——刚弄明白。写作文更差了,小学二年级,老师让写《我的XXX》。我拍马屁,写《我的老师》,头一句:“我的老师是一张瓜子脸”。这瓜我少写一勾少写一点,老师一看:“我的老师是一张爪子脸”。爪子脸什么德行啊?接着往下看吧:“午夜十二点,我

来到老师家门口”——这孩子三更半夜上老师家干嘛去?不知道抽什么风。“看见老师家的窗口还闪烁着烛光”——我们老师是节电标兵。“老师连夜给我们批改作业”——小学这点作业其实半个小时就改完了,我们老师手慢,得改到夜里。“望着老师鬓间的白发,我的眼睛湿润了”——那年我们老师才二十一,少白头。“老师忍着病痛,为我们改完最后一本作业,欣慰地合上了眼睛,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们一定继承老师的遗志,长大了都做人民教师”——长大了都当老师,也不知道哪找这么些学生去。我们小时候只能写这作文,小学三年级,又让写《我的XXX》。不敢写老师了,怕惹祸啊,写《我的姥姥》:“我的姥姥已经去世了,我衷心地祝福她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都死了还寿比南山呢?零分!小学四年级,还让写《我的XXX》。我琢磨这回一定写一好的,再也不能得零分了。我的作文题目是《我的战友邱少云》。老师说:“你也得认识人家啊,连我都没见过邱少云同志。零分!” 我们小时候知识面窄,老师只能给我们出这个作文题:《我的XXX》,要不就写《一件好事》。一写这个题就麻烦了,全班80%的同学都得看见老太太过马路。现在这老太太都会自己过马路,那勇敢的,车开得越快她越往前冲。车从这边来,老太太往那边看:“反正你也不敢撞我!”我们小时候那老太太老实,拄着棍子在那等着,等着我们给扶过去,扶过去还不回家,还查户口:“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们还不能告诉她:“我叫红领巾。”——这是写《一件好事》。还让我们天天写日记。那么点儿小孩,每天有什么可记的?胡说八道啊:“今天风和日丽,老师带领我们攀登珠穆朗玛峰。同学们展开了登山竞赛,体育委员王小明用了不到五分钟爬到山顶。山顶是一片果园,有西瓜树、冬瓜树,还有圣诞树。农民伯伯„蹭蹭蹭‟爬上西瓜树,灵巧得像只大花猫。农民伯伯摘了最大的一个西瓜扔给我,我用左手稳稳接住。穿过果园,是故宫博物院。同学们在故宫博物院点燃篝火,听老师讲他打仗的故事。老师说只要考出好成绩,就带我们攀登比珠穆朗玛峰更高的山——香山。老师说要带我们到香山摘香肠。” 经常组织春游,每回还得写春游见闻,全班同学都一套词儿:“我们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来到了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假山,山上的鲜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同学们有的捉迷藏,有的吃点心。大伙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同学们都说,明年春天还来公园。”——都这套词。有一年春游,学校组织扫墓,让我们写作文。我们还用这套词套:“我们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来到了坟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坟头,花圈上的鲜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同学们有的捉迷藏”——胆够大的,跑坟地捉迷藏去,也不怕撞见小鬼。“有的吃点心”——把供品给吃了。“大伙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同学们都说,明年春天还来这里。”——这不吃饱了撑的嘛。

单口相声《家传绝技》台词

方清平

可能朋友们认识我,因为我上过几次电视征婚,

结果一次也没谈成,都嫌我没钱,我一琢磨啊,

我得挣钱,炒股。有点麻烦,看不懂大盘,

还得现学,找了一家证券交易所,

往大盘底下一站,反正哪个股便宜买那个股呗,

我一看“南口”最便宜,8块钱一股,

后面怎么还有出发时间呢,进错门了,

进西直门火车站售票厅了,看来呀,

我不是炒股的料,我呀想起了一个人来,

我姥爷,马戏团的,专门训蚂蚁,

他把这绝技教给我了,我要上电视台表演去,

我跟定和刘谦似的就火了,

唉,这项工作非常艰苦,我找了一个深山里边,

我在一座破庙里住下了,不能见生人,

吃饭不能沾荤腥,要不然训不好,

整整训了一年呢,真训出一只来,

让它前进就前进,让它后退就后退,

让它打滚就打滚,高兴。带着蚂蚁进了城里,

先找一家饭馆,解解馋,一年没沾油腥了,

我呀先给服务员表演表演,

看看效果,掏出蚂蚁来,服务员,

过来过来,蚂蚁,服务员一看,对不起啊,

碾死了,一年的心血,再也不训蚂蚁了,

寒心了,我干别的吧,我想起我爷爷来了,

我爷爷是个名医,他传给我一手绝技,治神经病,

甭管疯的多厉害,三服药下去,

马上就我这样了,大兵、傅强

这都是我给治到一半的,现在属于半疯,

不是我治不好,因为他们非给我打五折,

结果捞一半疯,我琢磨着我上医院毛遂自荐去,

院长不用我,嫌我没留过学,他根本就不懂,

留学生学的是治西洋病,根本不符合中国国情,

嫌我没留过学,我留了,我背着一药箱子

走街串巷,看见那自言自语的,

一个人傻笑的,两眼发直的,主动上前问诊,

哎呀,小姐,您有病吗?你才有病呢,

不是,我看您老是自言自语,耳机,

打电话呢,奥,那您接着打接着打,

大妈您有病吗?你找抽啊,我看您老一个人傻笑?

傻笑啊,面瘫,奥,那治不了,大叔,我看您两眼发直, 奥,喝多了,您那边吐去吧,那边吐去吧

看来这么问不成,得找人介绍,一个熟人给我介绍了一个病人 是一位艺术家,这回得问的含蓄点

您哪儿不舒服?我啊,有病呢

艺术家敢于面对现实,您放心吧

遇见我,保证把病给治好了,艺术家给我急了,把病治好了, 我怎么搞艺术啊,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有病的,他还不治 真有一个想治的,亿万富翁,非常痛苦,

说了,谁把病给治好了

把全部房产给谁,我三幅药给他治好了

我问他了,那什么时候过户啊?过什么户,

房产呢,把全部房产给你,

你以为我还是神经病呢,治好了不认账了

我呀得开诊所,能先收钱呢,我在一自由市场租一门脸 择机开张,开张那天,请来了民间艺术团演出

歌手一说话都这味,今天我蛮激动滴,因为我看见粉丝了, 他要瞧见羊肉也不知道什么德行,我是来自星家坡的歌手 我听得象武家坡呢,我叫阿牛儿

还带一儿,我在只等着你回来只也不知属于哪个县管

他一唱歌,上来20多个演员给他伴舞

围观的人交口称赞,方大夫,名医啊,

一开张,就来这么多有病的,开张一个月,没人看病, 我一琢磨呀,得在门口现场咨询

摆了一张桌子,又把民间艺术团找来了

这回啊可不是要他们演出啊,

这回是让他们给我当托,我刚往桌子后头一坐,

走过来一位,今天我蛮激动滴,因为我看见医生了

我是一名晚期患者,跑遍全国各大医院

大夫都让我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

想怎么疯就怎么疯吧,在一个偶然的机会

我听说了方医生的大名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买了几幅药

没想到吃下去以后,我马上就不把我娘叫嫂子了

我也不满大街捡菜帮子吃了

出门我也知道穿上衣服了。为了表示我对方大夫的感激之情 我准备现场演唱一首歌曲,我在只,我说你别唱了,

你在唱别人以为我没给你治好呢,我在老家给你买了十个驴肉火烧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请方医生一定收下

好,我收下,我忘带了,北京也有卖驴肉火烧滴 我又买了十个,就是味道不如老家的正宗

没关系,我又给退了,是没治好,这病

为了表达对方医生的感激之情,我亲手秀制了一面旌旗 上面写了几个字,什么字呀?你猜

华佗在世,不对,妙手回春,也不对

那写的是,神经病之家,我不要了。

范文五:单口相声剧本-笑天过年 投稿:孟嚜嚝

单口相声剧本-笑天过年

作者:狂吻屎一
哎呦您内,走过路过,你可别错过,今天我给您说段相声。您问我搭档在那?这您可问对了,我呀,没搭档,我给您来段单口相声。
这单口相声,可有讲究,不像对口相声,一说一应,热闹。这单口相声,就一个人说,就像这笑天的假期一样,一个人过,也挺热闹。怎么个热闹呀?是又热又闹的。发着烧闹一身水痘,得意,美的。您问这唱的哪一出?就是那个新年贺岁片《笑天过年》呀。
好了,蛋扯够了,说正事。
这年那,年年过,年年那样,估计很多人琢磨着这过年就是那么个没意思。其实也是,过年除了家里挂挂灯,贴贴花,煮煮肉,喝喝酒,吹吹牛,没什么特殊的了。过年就过个喜庆,过个大家有个心安理得的放松时间,过个能高高兴兴喝的小醉扯着豪言的年夜饭。这样就挺好,哥几个聚聚,聊聊天,打打牌,扯扯蛋,过的就是这个舒心劲。很多人想过个特殊的年,可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去特殊,所以年年都一样,年年都抱怨,但年年都喜庆。
哥们身上从来都不缺故事,从来都不缺乐子。今年过年,过了个好年,过了个特殊的年呀。这个大家也知道了,也悄悄的伴着同情的都鄙视了我,伴着嘲笑的都关心了我。你说这事怨我么。某些人原话是这么说的:这么大了还起水痘,真略(略是2的意思);还是过年起水痘,真略啊;一起还起这么多,真略死了。好吧,但是我真的觉得不怨我呀。其实我分析了整个犯罪过程,发现了2个可疑的地方,第一,水痘有10到15天的潜伏期,小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第二,29号那酒喝得,差点吐死我,是导火索吧。你看上述两点原因,我都可以摆脱干系,所以说,我是无辜的。这水痘不是我的事,我是被冤枉的。
今年闹的还颇严重,这一身一脸的,海豚说就跟打了马赛克一样。不过现在都好了,结痂了。虽然有的痂已经非自然脱落了...不是我故意弄的啊,我也不想脸上留疤不是。现在看来留疤是难免的了,要往好处想,这么有意义的事不留个疤纪念一下,岂不是亏了...对吧。留就留几个吧,各位见了就当没看见,实在看不过去的就少看几眼吧...本来就难看,这不是雨天转冰雹,你坑爹呢么!
有时候忽然觉得时间过得真快,这呼啦呼啦的眼看着就没几年过的了。至于什么计划什么未来都是屎。钱花了才是钱,没花的都是纸,人生经历了的才是资本。你没得过水痘你知道撒尿拉屎也困难?是吧。以后的日子我们一起努力,虽然这句像屁一样的话我们说了又说而且总是说了之后没声没味了就。今年要让这句话的味道持久一些声音大一些,就像小熊B说的
,我们已经到了为柴米油盐奋斗的年纪了...
想说的还有关于春晚,我就是那么一句话,专家真恶心,没思想就跟风的人更恶心,不懂的肯定别人努力的人最恶心。我不是在这装清高,我没那水平,我只是觉着非要让一盘大众菜完全满足你个人口味,而且你口味还是TM那么没品位,那你在哪BBBBBB就是个JB。说完了。
今年其实还是很有收获,年前的小学聚会真的很开心吧,自己尽力做了,大家开心了,我很满意。9年多都没见的这些人呀,变了很多,但是有一些东西真的没变,还是那样的摆在那,摆在我们的记忆里。我们从一个起点出发,踏上不同的道路,希望大家在自己的路上走的潇洒销魂,有时间了,我们再在路的某一点歇下来聚聚,哪怕在把我喝吐了,再给我喝一身水痘呢。
说说DOTA吧,这一天一天就指望着玩意活呢。虽然我们很水,但是我们不菜。就像彬哥说的,玩的就是一个快感,也像宋昱说的,玩的就是这个热闹。其实玩游戏还不是为了打发时间,为了个消遣。这我又不懂网上开G,骂人的了,一个游戏,何必呢?因为这个叫一些陌生人在心里那么认真的慰问你家人,何必呢?游戏而已~随着新学期到来,我琢磨着Sge战队要雄起了。我要好好努力,不能辜负队长和副队长的嘴脸啊!
这年过的还是很有滋味的,老娘天天看着我,那心疼的眼神呀~没办法,亲娘都这样。弄个水痘,忌口的太多,赶着嘴里也长了痘痘,喝水都疼,所以哥们又瘦了,你们懂得。这不回来到现在,
火锅也没吃上么,歌也没唱成。唉。苦了我了。这么爱臭美的一个人啊,10多天没洗澡没洗脸了,大夫不让啊...过年一天新衣服都没穿,真是的...平时总认为自己成熟了,今年过完了我发现自己更成熟了,形象都是浮云了。主要是这次我真浮云了...
唉,我刚才突然想起什么特关键的事,可是我又突然忘了,我想了半天没想起来这是要说什么呀突然没了。我去,坑死我吧,那就这样,我先写到这,我去想想漏了哪一出这是...这蛋疼了,咋就给忘了你说。明明特别重要的...
先到这了啊,人家不让我熬夜。
忘了哪句来着?唉,愁死我呀。

范文六:对口相声剧本《吹牛》 投稿:白貆貇

对口相声剧本《吹牛》

甲: 我们家是吹牛世家!

乙: 我们家还是吹牛专业户呢!

甲: 我们家吹牛不纳税。

乙: 我们家吹牛还不交钱呢!

甲: 不是吹,我一出生就会上厕所。

乙: 爬着去?

甲: 谁刚生下来就会爬呀?

乙: 那怎么去?

甲: 床就当厕所了呗!

乙: 这叫尿床!

甲: 我三个月就会跑。

乙: 那准是个怪胎!

甲: 三个月我妈就上班了,我只好奶奶家/姥姥家两头跑。 乙: 就这么跑呀!

甲: 要说吹牛,我可是没人能比。

乙: 我不信,你敢不敢在这儿比一比?

甲: 在这吹?没问题!

乙: 要说这饭量大,我一顿饭能吃五碗面条!

甲: 我一顿饭能吃八斤水饺!

乙: 哎呀,我发烧了!

甲 昨天晚上我也发高烧啦!

乙 我高烧六十七度。

甲 我高烧九十四度。

乙 你也不怕烧死啊!”

甲: 晚上睡觉我手里攥着一把玉米,第二天一看,全成爆米花了! 乙: 晚上睡觉我盖着一床被子,第二天一看,被子烧了个大窟窿!

甲: 我比楼高!

乙: 我头顶天,脚踏地,伸手能抓大飞机!

甲: 我上嘴唇顶着天,下嘴唇顶着地!

乙: 那你的脸呢?

甲: 吹牛的人不要脸了!

乙: 哎!-----

甲 怎么样?

乙 再来呀。

甲 还想吹什么?

乙 来吧。

甲 你来吧。

乙 告诉你呀!我这个人能耐可大啦!

甲 有什么能耐?

乙 我这人能用耳朵看书。

甲 你没问问我有什么能耐吧?

乙 你有什么能耐?

甲 我经常用鼻子吃饭。

乙 那我能用胳肢窝找矿。

甲 我能用嗓子眼儿发电。

乙 我隔着墙能看见人。

甲 我隔着你衣服能看见你钱。

乙 昨天晚上我请同学吃饭啦!

甲 我昨天晚上也请同学吃饭啦!

乙 我怎么吹,他怎么吹呀!

甲 来吧!

乙 吃着吃着坏啦。我把筷子咽下去啦!

甲 我吃着吃着也坏啦!我把勺子咽下去啦!

乙 我吃着吃着又坏啦!我把盘子咬下一块来。

甲 我吃着吃着也坏啦!我把大碗咬下一块来!

乙 我吃着吃着又坏啦!我把那桌子给咬下来啦!

甲 我吃着吃着也坏啦。我咬……我把自己鼻子咬下来啦! 乙 啊?你够得着吗?

甲 我跷着脚咬的!你管得着吗?

乙 像话吗?

甲 我在吹牛上有祖传秘方。

乙 我能把方的吹成圆的。

甲 我能把短的吹成长的。

乙 我能把丑的吹成美的。

甲 我能把死的吹成活的。

乙 嘿,你可太厉害啦。

甲 吹呀!

乙 我告诉你呀,我们家是吹牛作坊。

甲 我们家是吹牛工厂。

乙 我们家是吹牛股份有限公司。

甲 我们家是吹牛大托拉司。

乙 我们家是世界吹牛中心。

甲 我们……你们这中心是我们家吹出来的。

乙 嗐!比不了。你可真能吹呀!

范文七:小学生对口相声剧本 投稿:范汮汯

小学生对口相声剧本

成语奇谈乙:给大家表演相声。

甲:首先哪,我们为大家献上最真诚的祝福。

乙:祝福什么呢?

甲:祝大家,在今后的工作和生活当中:一帆风顺,两全其美,三阳开泰,四季平安,五福临门,六六大顺,七星高照,八面来财,九九同心,十全十美,百事可乐,千事顺心,万事如意。掌声鼓励!

乙:呵!这嘴够甜的。我说,你会的成语可是不少啊?

甲:不,我学的还很不够。

乙:还挺客气。

甲:其实啊,作为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我们必须好好研究丰富的汉语言。尤其对于成语,那就更应该下功夫了。

乙:那是啊。

甲:可是也有不尽人意的事情。

乙:怎么呢?

甲:有些个人学成语不求甚解,囫囵吞枣,甘做“阳世三间大晕头”„„这就比较遗憾了。

乙:你等等!你说有些个人,学成语不求甚解,囫囵吞枣,甘做“阳世三间大晕头”„„这里边包括我吗?

甲:主要就是你。

乙:啊?你说这话有根据吗?

甲:当然有根据了。

乙:什么根据?

甲:前几天,你儿子问你几个成语,你是怎么解释的?

乙:我给他正确的解释啊。

甲:孩子问了:什么叫“小题大做”?

乙:我告诉他,什么叫“小题大做”!“小题大做”,就是小孩儿的题大人做。

甲:大人做?

乙:对呀!你的作业题,不就都是由我来做吗?虽然都给做错了,但那也是小题大做呀!

甲:嗬!您瞧这个傻爹!

乙:什么叫傻爹呀?这叫“大智若愚”。

甲:这应该觉叫“大愚弱智”„„孩子又问你了,什么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乙:这更简单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嘛!

甲:啊。

乙:就是不能因为物理考的好就高兴,也不能因为几何考砸了就哭鼻子。 甲:那什么叫“不屈不挠”。

乙:就是说:胳膊不弯曲,就挠不着后脑勺。

甲:什么叫“有条不紊”?

乙:那就是嘴里有油条,就不能接吻。

甲:什么叫“一塌糊涂”?

乙:就是:一塌下来,就装糊涂。

甲:这像话吗?

乙:怎么不像话了?我们工头就这样,他盖楼的时候吹五喝六,等楼一塌下来,他当时就装糊涂。这就叫“一塌糊涂”。

甲:大家看见没,这当爹的不好好学习,直接影响下一代。

乙:您这意思,我影响下一代了。

甲:可不是影响了吗?前天,你儿子按照你的教育思路,写了一篇作文,到学校一念,差点出了人命啊。

乙:那至于吗?

甲:还不至于?孩子这作文一念,有一部分老师吓跑了,一部分老师晕倒了,还有一部分年轻的老师,“嘎巴”就变了寿星老了。

乙:还搞出时间隧道来了!

甲:小孩往讲台上一站:“《我的家》。” 乙:这是题目。

甲:“我的家有爸爸、妈妈和我三个人,乃是一丘之貉。” 乙:好吗?我们家成动物园了。

甲:“每天早上一出门,我们三个就分道扬镳,各奔前程。晚上,总是我和妈妈首先殊途同归,然后守株待兔。” 乙:这就是等我呢。

甲:“爸爸是个建筑师,每天在工地指手画脚,摇头晃脑,上窜下跳,张牙舞爪;妈妈是个售货员,在商店里来者不拒;我是个学生,坐在教室里呆若木鸡,一双眼睛寒光四射,两行鼻涕青翠欲滴。” 乙:这什么形象啊?

甲:“我们一家三口,臭气相投,肥猪满圈。只是我妈妈鼠肚鸡肠,经常因为我成绩不好,就对我同室操戈,心狠手辣,打得我五体投地。爸爸看着妈妈打我,却是袖手旁观,从不见义勇为,这家伙老气横秋,分明是重色轻友!” 乙:去你的吧!

范文八:绝对原创的对口相声剧本★ 投稿:武以仦

剧本

盛赞: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l: 嗯?

盛赞:曾经有个人叫刘备。 k:那可是位大将军呀!

S: 谁更你讲的? J :三国上写的呀。

S: 不不不,这可是他的号而已,实名为刘德华。 J:你早不说啊!

S: 一天,他和螺旋机发生了战斗。 J:哦?

S: 可是,螺旋机只是他的小名,大名叫罗大佑。 J:然后呢?

S: 只见两个话筒上下翻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棒棒”。

J: 最后谁赢了? S:两败俱伤,电线都断了,啊,快跑,5秒之后爆炸啦!啊! S: 10年后,这刘德华成了个形象大便。

J: 嘿,哪有形象大便这种说法的,嗯? S:那你说是什么?

J: 形象大使呀! S:那你说大便和大屎有什么差别吗? J: 嗯。。。嗯。。。 S:你倒是说有什么差别呀。 J: 嗯。。。 S:所以形象大便就是形象大屎!

范文九:对口相声剧本《吹牛》 投稿:史苊苋

对口相声剧本《吹牛》

甲: 我们家是吹牛世家!

乙: 我们家还是吹牛专业户呢!

甲: 我们家吹牛不纳税。

乙: 我们家吹牛还不交钱呢!

甲: 不是吹,我一出生就会上厕所。

乙: 爬着去?

甲: 谁刚生下来就会爬呀?

乙: 那怎么去?

甲: 床就当厕所了呗!

乙: 这叫尿床!

甲: 我三个月就会跑。

乙: 那准是个怪胎!

甲: 三个月我妈就上班了,我只好奶奶家/姥姥家两头跑。 乙: 就这么跑呀!

甲: 要说吹牛,我可是没人能比。

乙: 我不信,你敢不敢在这儿比一比?

甲: 在这吹?没问题!

乙: 要说这饭量大,我一顿饭能吃五碗面条!

甲: 我一顿饭能吃八斤水饺!

乙: 哎呀,我发烧了!

甲 昨天晚上我也发高烧啦!

乙 我高烧六十七度。

甲 我高烧九十四度。

乙 你也不怕烧死啊!”

甲: 晚上睡觉我手里攥着一把玉米,第二天一看,全成爆米花了!

乙: 晚上睡觉我盖着一床被子,第二天一看,被子烧了个大窟窿!

甲: 我比楼高!

乙: 我头顶天,脚踏地,伸手能抓大飞机!

甲: 我上嘴唇顶着天,下嘴唇顶着地!

乙: 那你的脸呢?

甲: 吹牛的人不要脸了!

乙: 哎!-----

甲 怎么样?

乙 再来呀。

甲 还想吹什么?

乙 来吧。

甲 你来吧。

乙 告诉你呀!我这个人能耐可大啦!

甲 有什么能耐?

乙 我这人能用耳朵看书。

甲 你没问问我有什么能耐吧?

乙 你有什么能耐?

甲 我经常用鼻子吃饭。

乙 那我能用胳肢窝找矿。

甲 我能用嗓子眼儿发电。

乙 我隔着墙能看见人。

甲 我隔着你衣服能看见你钱。

乙 昨天晚上我请同学吃饭啦!

甲 我昨天晚上也请同学吃饭啦!

乙 我怎么吹,他怎么吹呀!

甲 来吧!

乙 吃着吃着坏啦。我把筷子咽下去啦!

甲 我吃着吃着也坏啦!我把勺子咽下去啦!

乙 我吃着吃着又坏啦!我把盘子咬下一块来。

甲 我吃着吃着也坏啦!我把大碗咬下一块来!

乙 我吃着吃着又坏啦!我把那桌子给咬下来啦!

甲 我吃着吃着也坏啦。我咬……我把自己鼻子咬下来啦! 乙 啊?你够得着吗?

甲 我跷着脚咬的!你管得着吗?

乙 像话吗?

甲 我在吹牛上有祖传秘方。

乙 我能把方的吹成圆的。

甲 我能把短的吹成长的。

乙 我能把丑的吹成美的。

甲 我能把死的吹成活的。

乙 嘿,你可太厉害啦。

甲 吹呀!

乙 我告诉你呀,我们家是吹牛作坊。

甲 我们家是吹牛工厂。

乙 我们家是吹牛股份有限公司。

甲 我们家是吹牛大托拉司。

乙 我们家是世界吹牛中心。

甲 我们……你们这中心是我们家吹出来的。

乙 嗐!比不了。你可真能吹呀!

范文十:小学生对口相声剧本 投稿:江藣藤

小学生对口相声剧本

甲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

乙没错

甲语言艺术是语言艺术

乙怎么?

甲他可不是语言科学

乙您那意思?

甲不管着教语言

乙是,就图一乐

甲要是什么时候听相声能管英语四级多好啊

乙没那一说

甲那还得自己考

乙本来就是

甲上礼拜六就是英语四级考试

乙全国都是这天

甲早晨起来六点半我闹钟就响了,我一看——

乙起床做准备

甲翻身我再睡

乙再睡?

甲考试九点呢,我着什么急?

乙也是

甲吃完了饭,出门,嚯,马路上人来人往、忙忙活活。“你们有事你们先走,我不着急”

乙你怎么一点也不紧张啊

甲当然了!我这又不是第一次考四级

乙得,上次没过

甲估计也不是最后一次

乙没皮没脸

甲到了考场,我四下一看——

乙找座位

甲这个妮黑——

乙嗯?

甲这个妮黄——

乙看什么呢?

甲这个妮长得不漂亮

乙什么乱七八糟呢

甲哟这个妮长得杠着强啊

乙行了行了,人家都干嘛呢?

甲大家伙都试听力呢,咱也试试——

乙做好准备吧

甲“你这个病吧,我们这个药最合适,这样你先吃上三个疗程看看效果” 乙卖药的?

甲“洪子剑有个好朋友,姓毕,叫毕云天”

乙评书

甲“·¥%„„¥··¥···@@#$@#^%”

乙英语

甲“刚才大家听到的就是周杰伦的新歌《牛仔很忙》”

乙咳,这嘴皮子不老好使的

甲我老大不小了还嘛也没有呢,我表面上不在,乎我心里上火

乙什么调这是?

甲我心里还上火呢

乙(女声)搁谁谁也上火

甲不听了

乙先笔试吧

甲第一个题是作文“谈一谈选修课”

乙说说吧

甲选修课是我们专业课以外供我们学习其他学科领域知识的课程,学习选修课能够开拓我们视野、丰富我们的知识、增长我们的见识。学校为我们开设了选修课,使我们能够学习各学科的知识,同时也更好地促进了我们专业课的学习。

乙不错

甲不错是不错,英语不会写

乙白说了!

甲接下来是听力

乙再听听

甲“爱情三十六计就像一场游戏„„”

乙还是没有

甲我这考试快成游戏了

乙那怎么办

甲别着急,光看选项也能选

乙那怎么选啊

甲你看着四个选项“在饭店在车站在家里在书店”这肯定是问你对话在哪发生阿

乙那你怎么选?

甲挑兵挑将看谁是我的好兵好将我就带他上前线去打仗„„

乙瞎蒙啊

甲蒙完了听力我接着蒙阅读,好不容易考试结束了,我走出考场,即兴填词一首

乙你还填词?

甲西江月

乙嚯

甲听力频率不对

阅读一道不会

写作中文全白费

下次考试再会

乙别说了

字典词典食品谷征文食品谷征文【范文精选】食品谷征文【专家解析】销售员个人总结范文销售员个人总结范文【范文精选】销售员个人总结范文【专家解析】中国当代哲学家中国当代哲学家【范文精选】中国当代哲学家【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