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和解程序_范文大全

刑事和解程序

【范文精选】刑事和解程序

【范文大全】刑事和解程序

【专家解析】刑事和解程序

【优秀范文】刑事和解程序

范文一:论刑事和解程序 投稿:万陛陜

学号

论我国刑事和解程序的完善

专业名称: 法学

年级班别: 2010级

姓 名: 张静茹

指导教师: 王鹏祥

2014年04月

论我国刑事和解程序的完善

摘 要 刑事和解源于司法实践的需要,源于对传统办案方式的反思。我国传统办理刑事案件方式以确定犯罪者的刑事责任和对犯罪者使用刑罚为核心,在有效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秩序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也面临诸多问题:案件处理后,原有矛盾难以化解,当事人之间关系难以修复,有时甚至激化矛盾,酿成更严重的案件„„几年来,刑事和解在我国实践当中被屡次应用并且取得了较为良好的社会效果,加之为了响应十六届四中全会上首次提出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指导思想,以及为坚持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2012年3月14日新刑诉法的修订正式将“刑事和解程序”入法,至此,刑事和解程序走上正轨,但其在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也暴露了缺陷所在,如容易引发“以钱赎刑”的弊端、刑事和解范围过窄、对于刑事和解应用的监督体制不够完善、刑事和解尊崇的恢复主义与传统刑罚的报复主义相冲突等,本文将着重对刑事和解程序的价值及其缺陷和完善做系统阐述。

关键词 刑事和解;价值;缺陷;完善

Criminal Reconciliation System Value, Flaw and Consummation

Abstract Reconciliation produces the source in the judicature practical needs, the

source in handles a case way reconsidering to the tradition. Our country tradition handles the criminal case way by to determine criminal's legal responsibility and uses the penalty for the criminal is a core, while the effective attack crime, the maintenance social order aspect displays the positive role, also faces many questions; After the case processes, original contradictory melts with difficulty, between the litigant relates repairs with difficulty, sometimes even intensifies the contradiction......And middle several years, the criminal reconciliation practiced in our country are repeatedly applied have obtained the better social effect, added in order to respond 16 sessions of Fourth Plenary Session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CP about Enhancement Party's Ruling Ability Construction Decision" for the first time proposed “the construction socialism harmonious society” the guiding ideology, as well as for persisted implemented the width to aid strictly the criminal policy, on March 14, 2012 the new punishment sued method the revision “the criminal reconciliation system” will enter the law officially, here, the criminal reconciliation system stepped onto the stock rail, while displayed its positive role also to expose its flaw to be at, for example it tend to

produce “buys off a punishment by the money” the malpractice, the criminal reconciliation scope excessively is narrow, the restoration principle and the traditional penalty revengism which regarding the criminal reconciliation application surveillance system insufficient consummation, the criminal reconciliation venerates conflicts and so on this article emphatically will make the system elaboration to the criminal reconciliation system positive value and the flaw and the consummation.

Keywords criminal reconciliation; value; flaw ; consummation

前 言

刑事和解程序是指在刑事诉讼程序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真诚悔罪、赔偿损

失、赔礼道歉等方式取得被害人谅解且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之后,办案机关在审查和解的自愿性、合法性等内容的基础上,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作出不起诉或者从轻、减轻或免予处罚等宽缓处理的一种案件处理方式。在西方对刑事和解制度的理论界说中,迄今为止最全面的是美国犯罪学家约翰·R·戈姆在《刑事和解计划:一个实践和理论构架的考察》一文中所提出的“平衡理论”、“叙说理论”与“恢复正义理论” [1]。我国当事人和解的产生源于司法实践的现实需要,源于对传统办案方式的反思。同恢复性司法一样,两者都是对传统报应性正义的一种反思,都基于修复关系、鼓励当事人参与和国家刑罚权退让等理念,我国刑事和解在实践中的起源和探索也受到了恢复性司法的影响。自2005年、2006年刑事和解程序在中国刑事司法界勃兴以来,理论界还是实践活动中都在积极探索着刑事和解程序自身的价值及它所带来的效益,不断完善的理论基础促使着刑事和解实践的普遍运用,在我国各地刑事和解的实践中,这种新型的诉讼程序逐步扩展到未成年犯罪案件、过失犯罪案件以及在校大学生涉嫌犯罪的案件之中,所涉及的刑事案件类型也从最初的伤害案件扩展为交通肇事案件、抢劫、盗窃、重伤等重罪案件[2]。随着理论和实践的不断深入,刑事和解程序最终于2012年3月被纳入刑事诉讼法之中并走上正轨,发挥着它的作用。

一、刑事和解程序的价值和功能

(一)刑事和解程序的价值

1.刑事和解程序的立法价值

多年以来,我国传统的办案方式都是公检法机关在对案件进行侦查、起诉、审判

的基础上对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所为的违法犯罪行为处以刑罚,以求能够最大限度地处罚犯罪人的行为,使其被法律的强制性和威严性所震慑,同时又希望借此给那些潜在的犯罪分子以震慑,使其不敢以身试法。另一方面,司法机关认为这一举措也能最大限度地给予被害人以物质上的弥补和精神上的抚慰。换言之,他们认为这已经是减小犯罪所带来的损失的最好、最有效的方式。但其实质只是将犯罪人、被害人置于僵硬、死板的法条中,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得不到较好、较为宽泛的应用,被害人的实际损失得不到充分的考量,这一切并不能恢复被害人所受的创伤。

尽管和解程序普遍存在于各地的实践当中,但是在刑事和解程序入法之前,各地

对于如何更好地遵循刑事和解的法定程序;刑事和解究竟在哪些范围的刑事案件中可以适用;适用的程度、广度如何;适用刑事和解带来了影响较大的副作用时应当如何处理等一系列问题都处于模糊的状态。不仅如此,由于刑事和解程序未纳入法律规定之中,各地在适用时往往是借助于发挥司法机关的自由裁量权,由此造成的“同案不同果”的情形大量存在,给我国的司法实践造成了一团混乱的局面,为摆脱这种尴尬的局面长时间存在,2012年新刑事诉讼法将刑事和解制度纳入其中,至此,各地适用刑事和解制度解决刑事案件有了可供遵循的统一标准,统一模式,也切实做到了罪刑法定的统一。

2.刑事和解程序的公正价值

法律的本身就是为了公平、正义而存在。无论是处以刑罚还是商谈和解都是为了

使公平正义的发挥最大化,使合法利益的弥补最合理化。而刑事和解程序的公平价值不仅体现在对被害人合法的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的弥补上,也体现在对另一方刑事和解主体即犯罪人的合法权益的尊重上。

被害人作为案件一方当事人,理应在刑事案件处理过程发挥其主人公的地位,在

案件中占有一席之位,其合理诉求与合法利益应当得到最大化的尊重与维护,但实践中并非如此,以往的司法机关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往往容易忽视被害人真正的诉求,对于物质利益如此,精神上的损失更是置若罔闻。而刑事和解制度的存在使得公安、司法机关退居二线,尽管它们仍是案件的主导机关,但其主导地位仅仅体现在决定进入和解程序的案件范围;参与、主持和解程序或对其进行监督指导;对和解结果予以确认并将结果体现在司法机关对刑事案件的最终裁决上。真正的主体是被害人与犯罪人,刑事和解是建立在双方之间的平等商谈的基础之上的。只有犯罪人的真诚悔罪与赔偿损失、赔礼道歉才有可能换回被害人的谅解,使得被害人在自愿的基础上原谅犯罪人,

舒缓被害人对犯罪人的怨恨心理及潜在的报复心理。因此可以说刑事和解制度在诉讼过程中使被害人法律地位由“边缘化”实现了“中心化”,成为纠纷解决中的促进者[3]。

作为刑事和解过程中的另一方主体,犯罪人的利益也能在刑事和解中得到对大化

的关注。刑事和解本身是在案件事实基本清楚、加害人认罪(悔罪)且当事人双方自愿和解等条件的前提下进行的,由此,加害人作出悔罪、道歉并赔偿损失的承诺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其本身的自愿、妥协和让步,这与基于刑罚处罚的被动接受是有很大不同的,并且基于其自愿达成和解的报复性心理程度也大大减弱,而普通的比较严厉的刑罚处罚往往容易使得犯罪人产生报复性心理、反社会心理。英国著名的哲学家葛德文说过:“刑罚不能培养人的德行,因为这种手段不能安抚人说服人,反而促使遭受惩罚的个体与社会离心离得,强制的手段与理性毫无相关[4]。”由此可见,刑事和解程序相较于普通的刑罚处罚而言给予了犯罪人一个真诚悔改,弥补错误,重新做人并重返社会的机会。

3.刑事和解程序的效率价值

普通的刑事诉讼模式在处理刑事案件过程中往往需要集聚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且耗费时间较长,公安司法机关接到刑事案件之后的久拖不决不仅是对案件双方当事人合法利益的侵害,而且也造成了司法资源的巨大浪费,更降低了社会公众对于公安、司法机关的信任力度,降低了其公信度,从而大大降低了刑事诉讼效率。而刑事和解程序则着眼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平等商谈,被害人基于希望自己被侵害的利益及时得到合理赔偿,损失降到最小程度的目的,以及犯罪人基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及时弥补,尽快使被损害的社会关系得以恢复从而使自己免于更严厉的刑事处罚的目的,都会极力促进刑事案件的圆满解决,这在一定程度上大大提高了刑事诉讼效率,节约了司法成本。总的来说,刑事和解程序是一种回应性的,能够很大程度地弥补传统刑事诉讼的的缺陷、不足,在有关政策、理念的扶持下,同时实现了被害人、加害人、社会和国家等多方面主体利益兼得[5]。 由此可见,刑事和解以一种灵活务实的方式促使每一个个案的圆满解决,以其独特的方式来实现社会和谐,使被损害的社会关系得到最大化修复,修复性是刑事和解的基本内涵所在,也是在刑事和解目标方面体现出的重要特征[6]。

(二)刑事和解程序的功能

1.有效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和矛盾,降低了刑事发案率。

大多数的轻微刑事案件,都是发生在邻里、亲友之间,并且多为初犯、偶犯等,

主观恶性不大,如果不能恰当、稳妥地处理这些案件,可能会加深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的矛盾,甚至诱发新的犯罪。通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和社区帮教等方式教育、改造犯罪行为,消除其人身危险性,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诱发重新犯罪的动因和可能性。

2.切实保护了被害人的权益,教育、挽救犯罪人。

通过适用和解,加害人及时向被害人作出赔偿,修复被害人因加害人的犯罪行为

而承受的物质损失和精神创伤,有效保护被害人的利益。同时,通过与被害人面对面地进行交谈,犯罪行为人更容易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危害性,从而教育、挽救犯罪行为人。

3.降低诉讼成本,节约司法资源,进而提高诉讼效率。

通过当事人和解程序对部分公诉案件实施轻缓刑事政策,对案件进行繁简分流,

避免繁琐的诉讼程序给当事人带来的诉累,也减轻了检察院、法院和监管场所等机关和部门的工作压力[7]。

二、刑事和解程序的缺陷

(一)刑事和解程序可能会导致“以钱赎刑”

在刑事和解程序的司法实践中,有观点认为:有些刑事和解案件通过赔偿,终止

了追诉或者从轻、减轻了刑罚,就是“以钱赎刑”。经济基础较好的人犯了罪之后可以通过金钱来弥补自己的犯罪行为以最大程度上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因此刑事和解制度可能给予一些潜在的犯罪分子以实施危害社会,侵害他人权益的机会。而经济条件较差的人可能因为经济能力不足尽管想要争取被害人的原谅但却力不从心,这与“以钱赎刑”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

(二)刑事和解程序适用范围过窄

《刑事诉讼法》第277条从正、反两个方面对刑事和解程序使用的案件范围作出了

规定,可以适用的案件一类是因民间纠纷引发,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规定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和第五章规定的“侵犯财产罪”,并且可能判处3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案件;另一类是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7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

由于社会关系纷繁复杂,当今社会呈现的利益模式日益复杂化,犯罪形式和类型

也复杂多样,刑事和解适用的范围也显得冰山一角,尚且不能使得刑事和解的作用发挥的淋漓尽致。在实践中,对于侵犯个人法益的非命案件可以限制适用刑事程序。

(三)刑事和解程序缺乏有效的监督保障体制

刑事和解程序实行至今,虽说对于促进社会和谐,恢复社会关系,维护双方当事

人权益方面都有着积极作用,但是该程序在应用过程中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体制,也容易给部分主体以可趁之机,如公安、司法机关既可能为了自己的方便和利益而逼迫当事人适用刑事和解制度,以提高刑事案件结案率,欺骗公众,但却忽视了案件的实际状况和当事人的合法利益及合理诉求,将法纪与公众利益置于脑后;同时又有可能为了一己之利而限制或阻止当事人利用刑事和解制度解决纠纷。

(四)刑事和解程序关注的个人利益价值观与社会公共利益价值观存在冲突

刑事和解程序关注被害人所遭受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以及和犯罪人的再社会化,

看似忽视了对社会公共利益的保护,而传统的刑事司法理念把犯罪看做是个人对社会的蔑视,因此为了发挥刑法的社会防卫机能和社会保障机能,刑事司法机关传统的做法是对犯罪予以严厉惩处,我国传统文化所关注的社会公共利益价值观和刑事和解更加关注个体利益价值观存在着一定的冲突。

(五)刑事和解程序所提倡的恢复正义与传统刑罚提倡的报应正义存在冲突

中国自古崇尚善恶报应观念,体现在刑事司法理念中就是刑罚的报应观,在我国

传统观念中,刑罚是对罪犯已然之罪的报应,国家通过对罪犯适用刑罚实现报应正义,恢复被破坏的社会关系。刑事和解程序体现的主要是恢复正义,对于犯罪人并没有通过严厉的刑罚处罚给与其应有的报应,而是旨在抵消这种报应主义,重在恢复已遭破坏的社会关系,对于犯罪人侧重于使其心灵忏悔从而恢复正义而不是通过对其打压惩罚达到报复。

三、刑事和解程序的完善

(一)适用刑事和解程序应当遵循法定条件和程序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77条规定,适用刑事和解程序,应当符合以下三个条件:

1.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罪

由于刑事和解在实质上并不能等同于“以钱赎刑”,因此当事人并非简单地以赔偿

换取宽缓的处理,而是要充分关注犯罪人回归社会,以及修复当事人之间的关系。犯罪人的真诚悔罪还需要通过一定形式表现处来,例如向被害人赔礼道歉,通过各种方式想被害人赔偿损失,弥补被害人及其家属因犯罪行为所遭受的伤害,使被害人走出被害的阴影,恢复之前的正常生活。

2.案件事实基本查清

《刑事诉讼法》未对适用当事人和解程序时案件事实的查清程度作出明确的规定,

但根据其他规定和刑事和解程序的基本原理可以推导出案件事实基本查清这一条件,即有查证属实的证据证明有犯罪行为发生,且证明犯罪人实施了该犯罪行为。

3.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获得被害人谅解且被害人自愿和解

这一规定是刑事和解程序的本质,取得被害人谅解以及被害人的自愿和解是刑事

和解能够成功不可或缺的条件,任何机关或单位及他人都不能采用任何方式强迫被害人表示谅解和愿意和解。

刑事和解程序具体包括以下几个步骤:

1.当事人达成和解

当事人达成和解是刑事和解程序的开端。和解可以有多种形式:如双方当事人直

接商谈;双方亲属或聘请的律师先行商谈再与当事人会面商谈;双方均熟悉的第三人居中斡旋;在必要时候,办案人员也可以参与双方的会谈。

2.办案机关听取当事人和其他有关人员的意见

首先需要听取当事人的意见,了解案件发生的前因后果,掌握双方对于和解的态

度,听取意见时既可单独进行,也可以召集双方当事人共同、当面进行,以促进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互动。听取其他人员意见是指凡是受到涉嫌犯罪行为影响和与案件处理有关的人员,都可以酌情听取他们的意见。

3.办案机关审查和解的自愿性与合法性

审查自愿性是指应当审查当事人是否是发自内心的愿意而非受到外部的压力;审

查合法性是指达成和解的过程及内容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

4.办案机关主持制作和解协议书

经过听取意见和审查,如果认为和解的达成与内容符合自愿、合法的原则,公、

检、法机关应当召集双方当事人,主持制作和解协议书。协议书应当载明各项和解的内容,包括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采取何种方式弥补对被害人及其他人所造成的影响,被害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表示谅解等,并由双方当事人签名。

(二)应当建立刑事和解监督保障机制

一项好的制度不仅在于制定的完美,更在于实行的切实。而切实执行不仅需要执

行者自身达到一定素质,也需要强有力的外在监督。同样,一个程序除了要求制定者与执行者的完美结合,也要求外在的监督体制的落实与到位。

刑事和解程序是在不断的司法实践中逐步被确立下来的,其有益于社会发展的特

性不证自明,作为一项特别程序,其目的是为确保犯罪人对自己犯下的过错真诚悔过以争取对方当事人的原谅及社会的再认可,促进被害人的损失得到最大化弥补,社会和谐真正实现。但是该项程序在施行过程中是否如它自身所希望的一样得到真正的贯彻与落实?这就需要一个外在的监督体制或者监督机构来确保此项程序确实严格依照法定条件、范围、限度来实行,如可以发挥检察机关监督检查的作用,提高刑事和解制度的执行力度。也可以赋予人民调解员这一特殊的责任,人民群众的监督作用也可以极大地促进公安、司法机关的工作效率。

(三)应当适度扩大刑事和解适用范围

纵观刑事和解程序应用至今,其优越性日益显著,然而随着社会关系日益复杂化,

将刑事和解的适用范围仅仅限定在因民间纠纷引起的犯罪案件以及出渎职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过失犯罪案件已经远远不能适应复杂的社会关系,更与美国、法国等国家规定的较为宽泛的范围相脱节。在当代美国,“刑事调解已经逐渐发展成一个模糊的概念,从最初适用未成年犯罪扩大到成人犯罪,从轻微犯罪成长为能适用大部分刑事案件的一个超级程序[8]”。

由此,在当代中国,在刑事和解程序逐渐被社会大众了解、熟悉并认可的情形之

下,适当地扩大该程序适用范围,使得其他案件包括侵犯个人法益的非命案件的重罪案件的当事人也能运用非传统的刑罚手段去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并使自己的合法利益最大化。当然,适当扩大意味着不能无限制地滥用刑事和解,如对于侵犯公共利益、国家利益性质的犯罪,适用和解程序则意味着犯罪人和国家之间的商谈,这无论是从法理还是公理上都是行不通的,并且现实中没有哪个机关能代表国家或社会跟犯罪者讨价还价,因此对于此类案件不能适用刑事和解[9]。

(四)坚持合法性原则

合法性在构建刑事和解过程中应当成为程序设计的前提。刑事和解的合法性原则

可以归纳为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刑事和解必须符合法律规定;二是刑事和解不得违反公序良俗原则;三是刑事和解不得违反国家利益、集体利益或他人利益。

(五)坚持平等自愿原则

自愿平等是刑事和解的正当性源泉和基础。刑事和解意味着当事人双方可能会彼此让步。对被害人而言,获得精神和物质赔偿的同时要原谅加害人的犯罪行为对其造成的影响,并同意或请求司法机关对犯罪人从宽处理。对加害人而言,获得从宽处理

的同时要放弃其享有的程序抗辩权和辩护权。在赔偿损失问题上,彼此之间也有让步

[10]的可能(给予高于或低于实际损失的物质赔偿和精神补偿)。正是由于刑事和解涉及到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实体权利的处分,所以刑事和解必须充分尊重权利主体的自由意愿,必须在当事人双方自愿同意的前提下才能适用,任何一方不同意采取刑事和解方式的,刑事和解程序就不能启动。

(六)坚持和不成不加刑原则

基于刑事和解的自愿原则,和解的结果可能会出现协商不成的情形。由于当事人协商的是因犯罪造成的民事赔偿问题,如果被害人所要求的赔偿数额过分高于实际损失,或者提出犯罪人无法达到的其他苛刻要求,或者因犯罪人的能力有限,无法满足被害人的合理请求,这都将会到导致和解不能达成。和不成不加刑原则要求,当事人双方达不成和解协议的,不应因此加重对犯罪人的处罚。即使因犯罪人的原因导致和解不成,也不能加重其罪行。此外,加害人与被害人在和谈过程中陈述的犯罪事实,不得作出以后常规诉讼程序中定罪量刑的依据。如果因和解不成,对加害人加重惩罚,显然会造成另一种不平等,有悖于法律的公平正义的价值取向。

(七)坚持保密原则

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发展,人们的权利意识不断增强,隐私权也受到了广泛关注。

在刑事和解过程中,可能会涉及当事人隐私问题,这时如果当事人愿意适用刑事和解,除当事人同意或法律要求外,应对和解过程中非公开的讨论进行保密且事后不得透露,尽量增强程序的保密性,从而使当事人之间畅所欲言、有效沟通、相互谅解、达成协议。

结 语 刑事和解程序自适用至今,其利大于弊,其兴起不仅与我国构建和谐社会的理论息息相关,也为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的贯彻提供了有效的途径。但作为一项入法仅有两年的特别程序,其在许多方面还有欠缺与不足,它的发展也势必要经历长期的实践探索的检验。由于法律自身的滞后性与僵硬性,需要我们时刻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事物,解决问题,刑事和解也不例外。关于刑事和解理论的探索不会停止,新规定在对现实生活规制的同时,也会暴露出百密一疏的缺陷。现行刑事诉讼法在2013年正式开始实施,在实施之初,可能会有“不适应”的地方,为了保护和发展刑事和解制度,也为了其更好的实施与完善,无论是公安、司法机关还是作为和解主体的当事人,都必须切实

河南师范大学新联学院本科毕业论文

遵循这一法定程序。刑事和解以其独特的功能和价值,契合了我们当前处于转型期的社会,我们应该时时刻刻密切关注与研究,及时地发现新的问题然后寻求合理的解决方案以使刑事和解能够不断地、更好地发挥其功效。

参考文献 [1]Gehm·John R Victim-offender Mediation Programs: An Exploration of Practice and Theoretical Frameworks. Western Criminology Review 1(1998) .

[2]王志祥.对严重暴力犯罪案件能否适用刑事和解的探讨[J].学习论坛,2010,3:56-58. [3]马秀娟.刑事和解平衡观[J].江苏警察学院学报,2008,23(1):18-20.

[4][英]葛德文.政治正义论[M].何慕礼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534. [5]陈瑞华.刑事诉讼的中国模式[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9. [6]陈兴良,周光权.刑法学的现代展开[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326. [7]宋英辉,甄贞.刑事诉讼法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443-444.

[8]Larysa Simms ,"Criminal Mediation is the BASF of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Not Replacing Traditional Criminal Adjudication, Just Making It Better. State Journal an Dispute Resolution.vol.22,001,pl91.

[9]王鹏样.重罪案件适用刑事和解制度探析[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2011,5:67-70. [10]彭静.论我国刑事和解制度的完善[J].法制与社会,2013,2:51-52.

致 谢

在论文的准备和写作过程中,笔者得到了王鹏祥老师的悉心指导和热情帮助,他对我进行了许多帮助和耐心教导,对于论文中的不足地方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并且不厌其烦的帮助我更好的完成论文的写作。同时感谢论文撰写中引用的相关学者的文章和阅读他们大量的著作后给我带来的思考和启发,没有他们的研究成果我很难独立完成论文的写作,还要感谢在论文写作过程中周围的同学和朋友在搜集材料和版面制作等为我提供的帮助。最后恳请各位老师和同学批评指正。

张静茹

2014年4月于河南师范大学新联学院

10

范文二:论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 投稿:曹騅騆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论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

作者:黄腾飞

来源:《法制与社会》2014年第08期

摘 要 新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刑事和解程序,这激发了越来越多的人来了解和思考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和解”对传统刑事司法理念转变具有启蒙作用,但对其价值值得质疑,风险也要进行评估,积极完善刑事和解程序,使“和解”在解决司法纠纷,恢复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和谐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 刑事和解 价值质疑 风险控制

作者简介:黄腾飞,河南财经政法大学2011级刑法学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592(2014)03-116-02

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是指在符合一定条件公诉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悟,通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方式请求被害人谅解,被害人表达谅解的行为,对于达成和解的,国家专门机关可以不再追究或者减轻追究其刑事责任。新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刑事和解程序,这激发了越来越多的人来了解和思考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

一、刑事“和解”的价值质疑

刑事和解作为一种新的制度写入刑事诉讼法,被赞具有三大价值:一是化解矛盾;二是恢复正义;三是提高司法效率,对此我产生一定的怀疑。

(一)刑事和解能否彻底化解矛盾

首先我认为这里的矛盾有三对,一是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二是加害人与国家之间,三是被害人与国家之间。(1)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存在刑事侵权矛盾,加害人的加害行为给被害人造成了物质损失和心灵创伤,刑事和解以加害人的“真诚悔悟”为前提,而什么是“真诚悔悟”是一个主观的感受,客观的判断标准还是看愿不愿赔钱,能不能赔偿。如果加害人的赔偿能力有限,则很大程度不能化解矛盾,如果赔偿达不成一致,矛盾得不到解决,很有可能在协商的过程中激化矛盾。(2)加害人与国家也存在矛盾,一方面加害人会有担心如果自己万一没达成和解协议会不会被国家机关认为是认罪态度不好,以后会影响定罪量刑;另一方面,刑事和解达成一致,加害人取得的利益是一种可期待利益,国家能不能宽大处理还不一定,或者国家已经对加害人进行的宽大处理与加害人的心理预期有差别,这可能会影响加害人的社会改造。

(3)被害人与国家之间也存在一定矛盾,传统的刑法以国家追诉为本位,忽略了被害人的地位,刑事和解以被害人利益保护为核心,提高了被害人的地位,这使原本的二者之间矛盾得以缓和,但在实践中有会滋生一些新矛盾,如果被害人主观上不愿和解,国家又希望促成和解,被害人会担心加害人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自己应得到的损失得不到赔偿。

范文三:论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 投稿:宋嬛嬜

  摘 要 新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刑事和解程序,这激发了越来越多的人来了解和思考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和解”对传统刑事司法理念转变具有启蒙作用,但对其价值值得质疑,风险也要进行评估,积极完善刑事和解程序,使“和解”在解决司法纠纷,恢复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和谐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 刑事和解 价值质疑 风险控制

  作者简介:黄腾飞,河南财经政法大学2011级刑法学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592(2014)03-116-02

  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是指在符合一定条件公诉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悟,通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方式请求被害人谅解,被害人表达谅解的行为,对于达成和解的,国家专门机关可以不再追究或者减轻追究其刑事责任。新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刑事和解程序,这激发了越来越多的人来了解和思考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

  一、刑事“和解”的价值质疑

  刑事和解作为一种新的制度写入刑事诉讼法,被赞具有三大价值:一是化解矛盾;二是恢复正义;三是提高司法效率,对此我产生一定的怀疑。

  (一)刑事和解能否彻底化解矛盾

  首先我认为这里的矛盾有三对,一是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二是加害人与国家之间,三是被害人与国家之间。(1)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存在刑事侵权矛盾,加害人的加害行为给被害人造成了物质损失和心灵创伤,刑事和解以加害人的“真诚悔悟”为前提,而什么是“真诚悔悟”是一个主观的感受,客观的判断标准还是看愿不愿赔钱,能不能赔偿。如果加害人的赔偿能力有限,则很大程度不能化解矛盾,如果赔偿达不成一致,矛盾得不到解决,很有可能在协商的过程中激化矛盾。(2)加害人与国家也存在矛盾,一方面加害人会有担心如果自己万一没达成和解协议会不会被国家机关认为是认罪态度不好,以后会影响定罪量刑;另一方面,刑事和解达成一致,加害人取得的利益是一种可期待利益,国家能不能宽大处理还不一定,或者国家已经对加害人进行的宽大处理与加害人的心理预期有差别,这可能会影响加害人的社会改造。(3)被害人与国家之间也存在一定矛盾,传统的刑法以国家追诉为本位,忽略了被害人的地位,刑事和解以被害人利益保护为核心,提高了被害人的地位,这使原本的二者之间矛盾得以缓和,但在实践中有会滋生一些新矛盾,如果被害人主观上不愿和解,国家又希望促成和解,被害人会担心加害人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自己应得到的损失得不到赔偿。

  (二)刑事和解能否真正恢复正义

  刑事和解得以确立的主要背景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大目标下,社会和谐一个重要特点是社会政治稳定,在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社会矛盾越来越复杂的情况下,为减少上诉、申诉、涉法上访,国家机关越来越注重案件的和解,很可能出现单纯的为了和解而和解,容易造成国家机关在打着“和谐”的口号,不按正义的标准作为。另外,刑事和解没有完善的制度保障,国家机关对加害人的刑事责任追究问题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为达到和解的目标,容易出现单纯“赔偿――减刑――结案”这样的现象。

  (三)刑事和解能否真正提高司法效率

  司法实践中法院对于刑事案件适用轻刑的案件数量庞大,这为刑事和解制度的应用在客观上提供了现实的基础,将大量的轻刑案件纳入刑事和解,进行审前分流,对于提高司法效率来说应该是一种福音。但是,有学者从实证法学的角度对刑事和解与司法效率的相关性进行了全面的考察,得出的数据和结论与所认为的刑事和解能够大大提高司法效率的理论期待有所偏差,采用刑事和解的方式处理案件比按照传统方式办案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要多,这对于承办案件的司法机关和工作人员来讲无疑会增加其负担。更有甚者,完成刑事和解的双方当事人(往往是被害方)基于某种动机有时会撕毁和解协议,要求检察机关起诉或者直接向法院提起自诉,将之前耗时耗力的刑事和解工作“付之一炬”,刑事和解的适用能大大提高司法效率这一论断的可信度在面对这种状况时便大打折扣�。

  二、刑事“和解”的风险评估

  (一)对刑法基本原则冲击

  刑法三大原则:罪刑法定原则,罪责刑相适应原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而刑事和解对这三大基本原则有一定程度的冲击。(1)刑事和解对罪刑法定原则冲击,刑事和解的是在犯罪后,经由调停人使加害人和被害人直接相谈、协调,使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将本该按照刑法规定以犯罪论处并科以法定刑罚的行为,不作犯罪处理或者从轻、减轻、免除刑罚,以解决社会纠纷和冲突。这与“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的罪刑法定原则相冲突。(2)刑事和解对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冲击,我国刑法规定了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它要求:“犯多大的罪,就应承担多大的刑事责任,法院也应判处其相应轻重的刑罚,做到重罪重罚、轻罪轻罚、罪刑相称、罚当其罪。”当事人双方通过自主协商、和解的方式最终减免了犯罪嫌疑人的刑罚处罚,有违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3)刑事和解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的冲击,我国刑法规定:“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其具体要求是对于任何人犯罪,不论犯罪人的家庭出身、社会地位、财产状况等其他因素,都应平等地适用刑法追究刑事责任,即“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然而,当前刑事和解在实施上很可能是一种花钱买刑的行为,违反了适用刑法人人平等原则。

  (二)给“和解”当事人带来的不适当利益追求与角逐

  刑事和解中被害人诉求是要求加害人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加害人的诉求是获得被害人的谅解,获取法律宽大处理的一个机会。法律现阶段并没有对赔礼道歉的形式和内容作出限制,也没有对当事人赔偿损失限额作出规定,这就有可能出现被害人要求加害人的道歉行为有违社会主义良好风俗,如要求加害人自己打自己嘴巴、当众下跪等,也很有可能出现被害人“漫天要价”。加害人为达到宽大处理,刻意追求被害人谅解,有时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去摆平被害人,可能去威胁、引诱被害人,或者当事人双方达成一致损害第三方的利益。   (三)滋生新的司法腐败

  (1)刑事和解司法审查标准不一且主持机关众多,适用阶段广泛这可能会滋生司法腐败。现阶段公检法都可以作为刑事和解的主持机关,彼此对和解的范围理解不一,适用条件,适用阶段情况也没统一,这给了国家机关比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也没有有效,严格的监督机制,增加了腐败的可能。(2)刑事和解的当事人双方可能权力、社会地位、财富不对等,当加害人为有权、有钱、有势时,加害人为达到和解目的,可能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买通公、检、法,让公检法当说客去说服被害人谅解,滋生司法腐败。(3)现阶段没有一个成熟、详细的程序规则去规范刑事和解程序,也为司法腐败增添了可能。

  三、基于“和解”的风险控制

  (一)将和解程序限制于起诉和审判阶段

  刑事和解不是单纯为和解而和解,关键是和解以后要发挥影响诉讼进程或者刑罚的效力。现阶段我们的制度尚不完善,我认为不适宜将和解广泛应用于包括立案阶段、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审判阶段、执行阶段。我认为将程序限制在审查起诉阶段和审判阶段比较合适。在审查起诉阶段达成和解的,检察机关可以做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对于分期履行的,检察机关可以做出暂缓起诉决定,对于必须起诉的,检察机关可以写出从宽量刑意见书。对于审判阶段达成和解的,可以做出从轻或者减轻的处罚。

  之所以不赞成立案、侦查阶段和解是因为这一阶段主要任务调取、收集证据,对于案情复杂的案件,如果加害方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责任,事情的真相也没有查清,在证据尚不充足的情况下,双方勉强和解的话,一方面可能造成公安机关懈怠,在案件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仓促促成和解,容易给社会上造成“只要肯花钱就可以在公安机关摆平犯罪的错误印象”;另一方面由于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及被害人聘请的律师参与诉讼的权利有限,也不利于犯罪嫌疑人以及被害人的利益保护�。

  之所以不赞成执行阶段达成和解,首先,刑事和解的条件包括双方和解,加害人认罪并作出赔偿等,如果在侦查、起诉、审判阶段没有达成和解,而到执行阶段才和解,说明加害方当时要么不认罪,要么认罪但赔偿少,或者至少由一方不愿和解。其次,刑事和解的价值之一是诉讼效率。进入到执行阶段后,诉讼程序已基本进行完毕,此时在进行和解意义已经不大,既不能加快诉讼进程,也不能节省司法资源。再者,法院的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应得到尊重,作为国家权力的刑罚权,不能任由当事人的意志左右,否则会影响司法权威。

  (二)加强律师在和解程序中的作用

  律师作为一个专业的,稳定的群体,在原本的刑事诉讼模式中与检察机关同为等腰三角形两端,有力的维护者法律的正义,在刑事和解程序中也有广阔的发展空间。首先,案发后律师及时介入可以迅速把握案件是否符合刑事和解的条件,对于法律禁止和解的案件,避免当事人之间的非法“私了”;其次,律师可以向当事人提出可行的和解方案并督促已经达成的和解协议的顺利履行。对于那些疑难复杂、矛盾冲突激烈的案件,律师可以促使当事人更理性更全面地看待案件,通过向加害人劝导认罪悔过,通过积极赔偿、道歉等方式以请求被害人原谅。同时,律师可以监督司法机关的工作。律师可以及时向司法机关提出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减少对加害人的羁押。对司法人员或其他调解主体在和解中的滥用职权或者其他施加不当影响的行为,及时提出纠正意见。

  (三)从四方面着手制定程序实施细则

  为保证刑事和解程序健康良好运行,我们要从四方面着手制定程序实施细则,即刑事和解协议提出,刑事和解协议形成,刑事和解协议确认,刑事和解协议执行与监督四个方面。(1)刑事和解协议有检察官或法官委派的代表主持,这些代表应包括双方律师和来在社会中的其它调解人,刑事和解协议提出的时间是在案件移送检察机关之日起,刑事和解建议提出可以是一次性提出,也可以是先对犯罪人的态度进行估量后再提出�。(2)一旦确定可以刑事和解,通过双方的沟通协商之后,检察官法官委派的代表就要填写刑事和解笔录,并交由双方审阅并签字,该笔录应写明措施的性质与数额并附于诉讼案卷之中。(3)检察院或者法院对其委派代表所做的刑事和解协议进行审查确认,确定有效,立即交付执行,反之刑事和解协议宣告失败。(4)刑事和解措施的执行和监督工作由检察官或法官委派的代表承担,检察官和法官委派的代表要对刑事和解措施实施情况进行跟踪调查,还要对案件的材料进行整理、归档,以便于进行监督检查。

  (四)建立追究当事人“反悔”的责任制

  刑事和解带有一定的公权性,一般的民事合约尚不能随意毁约,刑事和解协议达成后当事人更不能随意反悔。如果因为加害人不按和解协议履行义务,除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外,在刑事附带民事程序中,另增加一份惩罚性补偿金。如果因为被害人的原因使刑事和解协议不能履行,在刑事附带民事程序中,在正常赔偿额的基础上做出一定量的减少。

  注释:

  �庄绪龙.刑事和解保障论.出版信息不详.2010.

  �张书铭,张晓晓.刑事和解几个问题思辨――兼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相关内容.2011.

  �赵永林.检察机关在和解角色中的定位.湖北社会科学.2011(10).

  参考文献:

  [1]刘伟.刑事和解制度的理性考察.河北法学.2007(5).

  [2]秦玉红.刑事和解的概念探析.学习论坛.2010(12).

  [3]李际清.刑事和解若干问题研究.宁夏社会科学.2009(7).

  [4]陈光中.刑事和解再探.中国刑法杂志.2010(2).

范文四:论刑事和解的程序设计 投稿:万徫徬

21 0 2年 6月  

河南警 察学 院学报 

J u a o  n n P l e C l g   or l f n   He a   oi   o e e c l

第2 l卷 第 3期 

论 刑 事 和解 的程 序 设计 

徐 启 明  

( 中国刑事警 察学 院 , 宁 沈 阳 10 3 ) 辽 10 5 

要: 刑事和解是一种实践性很强的刑事纠纷解决机制。其实践程序 包括和解的提 出与受理、 和解的准 

备与进行 、 和解的确认与监督。和解协议经确认后对 当事人和 司法机关都具有约束力, 司法机关应监督和解协  议的履行 , 在履行完毕后 , 应给予当事人申请 司法审查的权利。   关键词: 刑事和解; 程序设计; 恢复性 司法程序 

中图分类 号 :952 D 2.  文献 标识码 :  A 文 章编 号 : 0 23 (0 20 — 0 8 0  1 8— 4 3 2 1 )3 06 — 4 0

刑事 和解 是 恢 复性 司法 理 论 和 制 度 的 重 要 内  容 , 目标是 通过使 被 害人 、 害人 和社 区复原 而尊  其 加 重每个 人 的尊严 与平等 , 建立理 解并促 进社 会 和谐 。  

包 含形式 判断也 包 含 实质 判 断 , 者是 指 和 解 的提  前

刑事和解改传统刑事纠纷解决模式下国家——犯罪  人的二元 单 向惩 罚性 刑事 法律 关 系结 构 为被 害  人— — 犯罪人 —— 国家 的三元 互动恢 复性 刑事法 律  关系结构。刑事和解作为一种现代刑事纠纷解决机  制 具有 很强 的实 践性 。在西 方 , 事 和解 的实 践 已  刑

有 三 十余 年 的 经 验 , 目前 为 止 , 界 已拥 有 10  到 世 20 多个 “ 害人— —犯 罪人 ” 被 和解 项 目, 中美 国和 欧  其 洲 占 7 % … 。在 实践 过程 中 , 成 了社 区调 停 、 5 形 转  处模 式 、 替代 模式 和司法模 式等 四种模 式 , 也形成 了  新 西 兰家庭群 体会议 等成 熟 的刑事 和解方 案 。联 合 

出与受理是否符合法定条件 , 后者涉及 和解 的提 出   是 否正 当和是否 能有 效展开 。   ( ) 出的阶段 、 一 提 主体 和范 围  不 同的 阶段 、 主体 和范 围存在 不 同的对应 关 系 。   《 本原则 》 6条规定 , 不 违 反本 国法律 的情 况  基 第 在 下, 恢复性司法方案可在刑事司法制度 的任何 阶段  使用 。有 学者认 为 , 审查 起 诉 和 审判 阶段 进 行 刑  在 事 和解最 为合适 ; 有学 者认 为侦查 阶段 也可适 用 , 还  有学 者认 为在执 行 阶段适用 更有 优势 。应该 说从 侦  查 到执行 的各个 阶 段都 存 在 被 害人 、 罪 人 和 国家  犯 三方的互动关系, 都有适用刑事和解的空间。   在各 阶段 中 , 害人和 犯罪

人 ( 被 当事 人 ) 和 解  是 提出的当然主体 , 他们也可以通过其家属、 代理人或  辩护 人提 出 。国家提 出和解 的代 表是 司法机 关 。 当  事人的和解请求应向司法机关 提出, 司法机关提出  的是和解建议而不是和解请求 , 建议是否被采纳取  决 于当事 人 的意愿 。   和解请 求并 不 是在 一 切 案 件 中都 能 被 提 出 , 这  已为广泛 的司法 实 践所 证 实 , 即便 是在 法 律 未 限 制  和解 适用 范 围的德 国 , 司法 实 践 也 表现 出 了 限制性  的态 度 。应该 说 对 和 解 范 围 的 限制 是 必 然 的 。第  刑事 和解要求 三元 结构 的存在 , 要求 存在 明确 的  当事 人 , 因此在无 被 害人 的犯罪 中和解 无从 提 出 ; 在  只有 抽象 的被 害人 , 国家 、 会 的情 况 下 , 如 社 由于 刑  事法 律关 系 回复 到二元 结构 之下 , 亦无 法提 出和解 。   第二 , 从世 界范 围的实 践看 , 在适用 范 围上能 够达 成 

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 、 预防犯罪和刑事司法委员会  制定的《 关于在刑事事项中采用恢 复性司法方案的  基本原则》 以下简称《 ( 基本原则》 认可和推动了世  ) 界 范 围的包括 刑事 和解在 内的恢 复性 司法 方案 的实  践 。我 国上海 、 北京 、 江和安徽 等地 的 司法机关 出 浙   台了针对 轻伤 害案 件 进 行刑 事 和解 的规 定 , 过 近  经 几 年 的实践 已取得 了 良好 的法 律 效 果 和社 会 效果 。   事 实上 , 类似 于刑事 和解 的人 民调 解 和公 安 机 关 对  轻 伤害 与交通 肇事 案件 的调解 早就广 泛存 在着 。我  们拟 对刑 事 和解 的实 践 程 序做 初 步 的介 绍 和 分 析 ,   以利 于实 践 的展开 和深化 。  

和解 的提 出与 受理 

和解 的提 出和受理是和解的启 动阶段 , 中既  其

收 稿 日期 :0 1 1 2 1 — 2—1  0

作者简介: 徐启明(9 2 ) 男, 18一 , 辽宁沈阳人 ,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法律 系讲师, 法学博士, 主要研究方向为刑法学、 侦查学。  

6  8

致 的是两类 案件 , 一是 少年犯 罪 , 是轻 微刑 事案  是对 罪责 的承 认与 悔 过 , 二 并试 图通 过 赔偿 等措 施 求  从 而不 是试  件, 对于进一步的界定 , 国并不一致 。但共同的特  得 被害人 的谅 解 , 而获 得过 宽缓 的处遇 , 各 如富有  征是对 个人 利益影 响大 , 社 会 和 国家 利 益 的影 响  图减轻或逃避罪责给被害人造成再次伤害, 对 极 小或 是和解 更有 利 于 关 系 的恢 复 和犯 罪 预 防 , 社  的犯罪 人通过 表 面的道 歉和经 济赔偿 向被害人 展示 

对 会也 能够理 解并 广 泛实 践 着 , 家庭 、 里 、 如 邻 亲友 间  自己的实力 或是利 用 被 害 人 经济 上 的 困难 、 赔 偿  犯 的犯 罪 、 伤 害 犯 罪 、 额 较 小 的抢 夺 、 骗 、 窃  的需求 而使 被 害人 参 加 和解 。第 四 , 罪 人 对罪 责  轻 数 诈 盗 等 ; 犯罪形 态上 看 , 过失 犯 、 犯 、 从 对 偶 初犯 可 以适用  的承认和悔过程度。犯罪人至少要承认主要罪责 ,   都难 以适 用 和解 。悔 悟  和解 的意见 是 比较 一 致 的 。事 实上 , 于 关 涉伦 理  只承认 次要 或有 限 的罪责 , 对 道德 较少 的经济 犯 罪 , 解 完 全可 以适 用 。从 目前  程度是通过承认 和对赔偿 的态度来判断的。第五 , 和   的发 展趋 势看 , 和解 的适 用 范 围 已 由少 年 犯 罪 扩大  对案件 的证明程度。二元单 向关系中的诉讼程序对  到成 年犯 罪 , 已向严 重 暴 力 犯罪 的领 域 扩展 。我  犯罪 的证 明有很 高 的要 求 , 并 和解 程 序不 强 调 对立 和  国的实践范围是 自 诉案件和公诉案件中的轻微刑事  对抗 , 注重恢复和谐 , 因而在犯罪人承认罪责的前提  案件 ( 刑事诉讼法》 以《 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的规  下并不要求像诉讼程序那样高的证 明要求 , 但这决  定 为依据 ) 。提 出范 围的 限定 是 为 了使 和解 目的 能  不意 味着 只有犯 罪人 承认 就足够 了。有 学者认 为 应  够更好地实现 ; 第三 , 从侦查到审判的不同诉讼阶段  当达到证据确实 充分的程度 , 基 本原则》 《 则要 求  证明程度的要求是不断提高的 , 因此在不 同阶段提  “ 有充 分证 据指控 ” 。这 些 是 对证 明的一 般 要求 , 具  出的各种 案件应 适 应 不 同 的证 明要 求 , 考 虑 到 当  体来 说 , 该至 少证 明两点 , 再 应 即犯 罪确 实存在 和确 系  事 人在进 入程 序后 , 情绪需 要一个 逐 渐冷静 的过 程 ,   犯罪 人所 为 。这既 是 为 了保 障 犯 罪人 权 利 , 是 为  也 因此先前阶段提 出的案件应是关系更简单 、 影响更  了在 和解 不成 时 , 案件 能够顺 利 进入诉讼 程 序 , 不  而 小, 而更 容易证 明 的案件 , 这样才 能使 和解得 到各 方  致 因证据湮 没 而使 犯 罪 得 不 到处 理 。第 六 , 件 的  案 认 可 的可能性 增大 。   严重 程度 。过 于轻微 的刑 事案件 没有 必要 通过 复杂  和解请求的提 出并不 限于一次, 在相 同阶段可  的和解程序来浪费当事人的时间和精力 ; 第七, 当事  以提 出多次 ( 当然也 要 限制一 定 的次数 ) 在前 一 阶  人 的空 间距 离 。如 果 当事 人 距 离很 远 ,

, 实施 刑 事 和  段 提 出而未被 受理 或 和解 不 成 后 , 下一 阶段 仍 可  解会 十分 艰 难  ; 八 , 在 第 当事 人 的情 绪 因素 。 这 是  提出。   贯穿和解程序始终的重要 因素 , 过于激动和悲观的  ( ) 二 筛选 与受理  情绪 都不 利于 和解 目的 的实现 。   在对 和解 提 出进 行 限定 的基 础上 , 选 的任 务  筛 受理是对筛选结果 的认可 , 经筛选合格 的案件  就 是进行 进一 步的实 质审 查 。在 客观 上审查 案件 是  应该被受理, 受理 由司法机关负责 。经审查如果不  否 适于 和解 , 主观 上审查 当事 人是 否接受 和解 , 在 即  适于和解 ,基本原则》 1 条规定 , 《 第 1 如果恢复性程  是 否 自愿 。筛选 的负 责人 是 司 法 机关 , 司法 机 关  序不适合或没有可能 , 当 应将案件交 由刑事司法 当局  提 出和解 建议 时 , 不必再 审查案 件是 否适 于和解 , 则   处理 , 并应 毫 不 迟 延 地 做 出 如何 继 续 处 理 的决 定 。   因为提出行为本身就是审查合格的证 明, 只需对当  在这 些案 件 中 , 刑事 司 法 官员 应 尽 力 鼓励 罪 犯 担 负  事 人是否 接受 进行 判断 。   起对受害人和受害社区的责任 , 并支持受害人和罪  筛选标准是一个重要 问题 , 它既要考虑到和解  犯重 新融人 社会 。受理 后 的案件 应移交 司法 机关 委  的必要性 也要 注重 和解 的可 能 性 及过 程 的有 效性 。   托 的专业 调解 机构进行 和解 准备 与和解 。司法机 关  最基本标准有三: 一是当事人明确存在; 二是 当事人  并不是合适 的调解人, 它所负担 的追诉犯罪 的职责  自愿 接受 和解 ; 三是 犯 罪人 认 罪 并 有 足够 的证 据证  与和 解 的 目的不 符 , 且这 也不符 合诉讼 效率 原则 。 而   明犯 罪存 在 。更 具体 的标 准是 : 一 , 第 当事人 必须 明  国外 的实践 经验 是 建立 社 会 化 的调 解 组 织 , 培训 专  确而特定 。第二, 当事人 自愿 的真实性。 自愿必须  业的调解人员。我国有学者建议依托人 民调解组织  是 内在 的而不是 表 面 的 , 和解 的开 放性 和 社 会 化可  建立 专业 的调解 机构 , 培训 专业 的调解人 员 ; 有学  也 能导 致 当事人利 用各 自社会 关 系影 响对 方参 加和解  者建 议学 习北京 地 区 的实 践 经 验 , 立 治 安 民间 纠  建 的 自愿性 , 因此 不符 合 和解 目的 的表 面 自愿 应 被排  纷调解联合接待室来承 担刑 事和解的任务  。调  ] 除, 司法机 关更无 权 通 过各 种 压 力使 当事 人 接受 和  解 人 的经验 与水 平对 于和 解 目的 的

实 现 至关 重 要 ,   解, 自愿的真实性与参与和解 的原 因密切 相关。第  调解 人既 要 熟 悉 法 律 和 政 策 又 要 有 丰 富 的社 会 经  三, 当事人参加和解的原因。对于被害人而言, 应该  验 , 实践中往往是社区工作人员和司法机关的退休  是意 图讨论 有关 犯罪影 响 的问题 , 关心对 方 的陈述 ,   人员担任。《 基本原则》 5 第 条规定, 调解人系指其  对未来的关注等。如果仅仅是意图得到经济赔偿 , 作用为公平和公正地促进当事方参与恢复性司法程    则会 丧失 和解 的人 性 基 础 。对 于加 害 人 而 言 , 该  序的人 ; 1 条规定 , 应 第 8 调解人应以公正方式行使 职 

6   9

责 , 当尊重 当事 方 的尊 严 。调解 人 应 以这种 身 份  适 确保 当事方 以相互 尊 重 的 方式 行 事 , 应使 当事 方  并

服 务工作 及不 再重 犯 的要 求 ; 时也 可 能是 约定 犯  有 罪人 向社 区提供 服 务 , 是 向公 益 设 施 和 国库 交 付  或

能自 行找出适切 的解决方法 ; 1 第 9条规定 , 调解人  应十分了解当地文化和社区的情况 , 并酌情在担负  调解 职责之前 得 到初 步 培训 ; 1 第 2条要 求会 员 国及  其立 法 当局应 对调 解人 的资格 以及 调解人 的培训 和  评 估做 出规定 。  

二、 和解 的 准备与 进行 

( ) 一 和解 准备 

财 物或 提供服 务 。协议 内容不 得使 当事人 陷入 不公  正 和残酷 的境 地 , 即不 能 因为 犯 罪 行 为获 得 投 机  亦 性利 益 , 时 不 能 违 背公 共 利 益 和公 序 良俗 。《 同 基 

和解前 的准备 过 程 是 由调 解 人 、 罪人 和被 害  犯 人 共 同完成 的 , 一 过 程 由调 解 人 主 导 。调 解 人 的  这 主要 职责是分 别 与犯罪人 、 害人进行 私 下 的晤谈 , 被  

与各方建立起 良好的信任关系, 在合法、 合理的范围   内积极 创造 和解 的条件 , 直至 和解 时机 的完 全成 熟 。   通常 , 调解人 与 当事人 的晤谈 是通 过 家访 活动 及 预  备 会议 的形式 进 行 的 。在 晤谈 中 , 解 人应 向他 们  调 解释和解程序 的步骤要求 , 解答有关问题 , 邀请他们  参与 , 以及 帮助他 们 准 备 直接 的面谈 。美 国刑 事 和  解协会的《 建议性道德准则》 对此有详细规定 : 1  () 为犯罪 人和被 害人 讲 解 注 意事 项 , 以确 保 和解 中人  身及 心理 的安全 ;2 鼓 励 与倾 听 双方 的情感 表 达 ; ()   () 3 提供 有关刑 事 和解制 度 、 解过 程 、 事 司法 制  和 刑 度、 调解人 自身和可能得到的司法资源的信息;4  () 与各方讨论刑

事和解对其可能存在的有利或不利影  响 , 助其做 出包 括参 与和解 、 帮 在任何 情 况下退 出和  解 的各 种决定 。晤谈 之 外 , 调解 人 还 需 要 就被 害 人  和犯罪 人对 和解 的期待 内容 的合理 性及 可能性 进行  评估、 对犯罪损失进行计算 、 对赔偿实现的可能性进  行 分 析 。结 合这 些评 估 、 算 、 析 的 结果 , 计 分 调解 人  将 在 进 一 步 的 晤 谈 中 与 犯 罪 人 和 被 害 人 进 行 讨  论 ] 。和解准 备 的充 分 与否 直 接 决 定 着 和 解 是 否  能得 到有效 进行 。  

( ) 二 和解进 行  这 是和解 的关键 阶段 , 在这个 阶段 , 调解 人将促 

本原则》 7条规定 , 第 受害人和罪犯在程序期间应  可 以随 时撤 回这类 同意 。协 议应 自愿 达成并 只 载列  合 理而相 称 的义务 。   调解 人应 积极 引导 当事 人达 成和 解协议 并保 障  协议 达成 的 自愿 性 、 法 性 和合 理 性 。但 当发 现 不  合 再适 于 和解 的情 形 出现 或 者 是 和 解 协 议 无 法 达 成  时, 其应及 时 向司法 机关汇 报 , 提请 司法机 关 审查  并 决定 是否 继续 和解或 是否重 新征 求 当事人 的 同意 。   在 和解进行 中 , 司法机 关也并 非 完全 消极 , 它一  方 面通过 培训 、 委托 调解人 来 间接调控 和解 过程 , 另  方面 , 司法机 关应 当派 员在 场 旁 听 和监 督 和 解 过  程并 且在 和解 协议 未 能达 成 的情 况下 , 时恢 复 原  及 有的诉讼程序。《 基本原则》 l 第 6条规定 , 如果 当   事方 之 间没有 达成 协 议 , 则应 将 案 件 交还 现 有 的刑  事 司法程 序处 理 , 应 毫 不迟 延 地 做 出 如何 继 续 处  并 理 的决定 。在 随后 的 刑事 司法 诉讼 中 , 得 将 未 达  不 成 协议本 身加 以利 用 。   在和解的准备和进行阶段 , 按照《 基本原则》 第  9 第 1 条和第 1 条、 0 4条的规定 , 应考虑导致权利上  的不相 等的差 别 以及 当事方 之 间 的 文化 差 异 ; 考  应 虑 当事方 的安 全 ; 公 开 进行 的讨 论 应 予保 密且 事  非 后 不得 对外透 露 , 当事 方 同意 或 本 国法律 要求 的  但 情 况 除外 。  

三、 和解 的确认 与 监督 

( ) 一 和解 确认  和解 的确 认是 指 司法 机关 在和解 协议 达成 后对 

其 效力 的判 断 。和解 进 行后 , 调解 人 应 将 和 解 协议  和和解 记录 提交 司法 机 关 , 法 机关 应 结 合 和解 记  司

录审查 和 解 协 议 的 自愿 性 、 理 性 和 合 法 性 。( 合 这  三项要 求贯 穿于 和解 的全 过程 , 具体 内容 在 前 面 已  经有所 介绍 , 不

再 赘 述 ) 审查 , 果 司法 机 关认 可  经 如

使 被 害人 和犯罪 人直 接 对 话 , 他们 能够 讨 论犯 罪  使 行为对各 自生活的影响, 就犯罪事实本身交换看法 ;   犯罪 人会 承认过 错 、 达歉 意 , 被害人 可 能因此 而  表 而 表示谅 解 ; 最终 双 方达 成 和 解 协议 。和解 的过 程是 

和解 协议 的效力 , 则应 以 司法 文 书予 以确认 , 生效 的  和解 协议对 当事人 和 司法机 关都产 生 约束力 。对 当  事人 而言 , 罪人 应 当履 行 协 议 中 约定 的精 神 和 物  犯 质上 的赔偿 等 内容 , 害人应 表示 接受 和谅解 , 在  被 并 必要 的时 候 出 具 使 犯 罪 人 免 于 追 诉 或 惩 罚 的 建 议 

个 由 当事 人 和调解 人 共 同完成 的创 造 性过 程 , 这 

个过 程要 实现 对被 害 人精 神 的恢 复 和物 质 的赔 偿 ,   犯罪 人 的悔 悟 , 区关 系 的修 复 。受 到广 泛 推 崇 的  社 模 式 是新西 兰 的家庭 群体会 议方 案 。和解 的过程 应  形成 完整 的记 录并 由各方 签字 。和解 的最 重要成 果  就是 和解 协议 , 协议 的 内容 应该 包括两 个基 本方 面 ,   是加 害人对 罪责 的承认 、 悔悟 和被 害人 的谅 解 ; 二  是 赔 偿协 议 。在 赔 偿 协 议 中经 济 赔 偿 是 通 常 的 结 

果 , 不是 必需 的结果 , 时被 害人会 提 出为其进 行  但 有

7   0

书; 对于司法机关而言 , 如果在侦查 阶段实现和解 ,   公安机关应 当撤销案件 ; 在起诉阶段 , 检察机关应 当   做 出不起诉 决定 ; 审 判 阶段 , 院应 当做 出 缓 刑 、 在 法   从轻 、 减轻 或免 除处 罚 的判 决 ; 执行 阶段 , 法 机  在 司 关应做出减刑、 假释的决定。《 基本原则 》 1 第 5条  规定 , 复性 司法方 案 产 生 的协 议 结 果应 适 当受 到  恢

司法监 督 并 纳 入 司 法 裁 决 或 判 决 。 这 种 情 况 发 生  时 , 结果应 享有 与 任何 其 他 司 法裁 决 或 判决 相 同  其 的地位 , 不得 就相 同事 实进 行 起 诉 。如 果 经 审查  且 司法 机关不 认可 和解 协 议 的 效力 , 么 应 将 案件 毫  那 不迟延 地交 由诉 讼程 序 处 理 , 不得 将 协 议 未被 认  并 可作 为在诉 讼程 序 中对其 不 利 的证据 。同 时 , 照  按 《 基本 原则 》 8 的规 定 , 害人 和 罪犯 通 常应 就  第 条 受 案件 所涉基 本事 实达成 一致 意见作 为参 与恢 复性程  序 的基础 , 不应在 随后 的法 律 诉 讼 中将 罪 犯 的参 与 

用作 认罪 的证据 。   ( ) 二 和解监 督 

性 和合 法性要 求 的情 况 , 应 认 定 和解 无 效 。这 个  则 期 限应 该具

有 除斥 期 间 的 性质 , 时 间长 度应 短 于  其 对 犯罪 的追诉 时效 。这 是 因为适 于和解 的案件 主要  涉及个 人关 系 , 少涉及 社会 和 国家利益 , 极 履行 后 的  司法 审查是 为 了使 和解 目的得 到真 实 有效 的实 现 ,  

从广 义上说 , 和解 监督 是 指 司 法机 关 对 刑 事 和  解全 过程 的监督 , 包括 受理 阶段 的筛选 审查 、 准备 和  进行 过程 中的监 督 以及确认 过程 中的判 断 。从狭 义  上讲 , 指对 和解 协议 履 行 情 况 的监 督 。和 解 协议  是 的达成并 不等 于和 解 目的 的实 现 , 这要 依 赖 于 和解  协议 的履 行情 况 , 如果 协议 不 即时履行 , 当在协议  应 履行 后再 做 出撤 案 、 不起诉 的决定 和从 宽处 罚 、 予  免 处 罚 的判 决 以及 执行 上 的优惠 。如果 犯罪人 不具 备  现 实履行 能力 , 表 现 出积极 的态 度并 有 切 实 可行  但 的赔 偿计 划 , 经被 害人 同意 , 可 以在履行 完毕 前  且 也 作 出 宽宥 的决 定 。《 基本 原 则 》 l 规 定 , 于  第 7条 对 恢 复性 程序过程 中所达成协议 未予执行 的情况 , 再  应 交 由恢 复性方案 或如果 本 国法 律要 求则 交 由既定 刑  事 司法 程序处理 , 并应毫不迟延 地做 出如何 继续 处理  的决定。但随后的刑事司法诉讼中, 不得将未执行协  议 而不 是司法裁决或判决作 为加重刑罚 的理 由。   监督 的内容 还 应包 括 , 协 议 履行 完 毕 后 的一  在 定 期限 内 , 当允许 当事人 在提 出新证 据 的情况下 , 应   对 协议 的效力请 求 司 法 审查 , 和上 级 司法 机 关 对 和  解 过程 和结果进 行 司法审 查 。经 审查 如果发 现在 协  议履 行完 毕 以前 的各 阶段 中存 在违 背 自愿性 、 合理 

为当事人和国家的权益提供保 障, 但这个期限如果  过长 就会带来 过 大 的程 序 回转 压 力 , 于 当事 人 而  对 言 , 已得利 益 的丧 失 , 回对 立 状 态 , 是 重 曾经 的努 力  化为 乌有 , 次 陷入 不 利 状态 ; 国家 和社 会 而 言 , 再 对   是社会 效果 和效 率 的丧 失 。   刑事 和解有 着丰 富 的实 践 内涵 。从 其发展 历史  来看 , 刑事 和解 的实践 引领 了刑事 司法理 论 的发展 ,   颠覆 了传统 的刑 事 司法 理 论 和模 式 ; 其 目的 实 现  从 来看 , 刑事 和解更 注重 案件处 理过 程 中人 的因素 , 不  同的当事人 、 同 的调解 人 都 会 产 生不 同 的实践 效  不 果 , 和解 目的的实现 程度 也有所 不 同 ; 对 从其 发展 前  景来 看 , 践仍 然是刑 事 和解 发展 的源 动力 , 的模  实 新 式 的产生

、 的范 围 的扩 展 、 新 更好 效 果 的实 现 , 源  都 于实 践经验 的积 累和启 发 。 因此 对于刑 事 和解 程 序  的设 计与探 索将 会也应 该受 到更 广泛 的关注 和更 深  入 的探讨 。  

参考文献 :   [] 1 杨兴培. 刑事和解 制度在 中国的命运选择 [ ] 法学杂  论 J. 志 ,0 6 ( ) 20 ,6 .   [ ] 美) Gl n CakCu t Jvnl C ut etr i  u. 2 ( “ i / l   on  uei  o rR s av Js ma r y e   o te   tePoet E / L .t :/ w .o .r,0 2—   i  r c”[ B O ] ht / w w vmaog20 5一 c j p

l   0.

[ ]白世平 , 3 纪丙 学. 刑事和解 制度构 建 的实证研 究[ ] 法  J.

学杂志 ,06,6 . 20 ( )  

[] 4 马静华 , 宁. 方刑事和 解制度 考略 [ ] 福建公 安高  罗 西 J.

等专科学校学报 ,06 ( ) 20 ,1 .  

On Crm i a  c n i a i n Pr c d r   sg     i nl Re o cl t   o e u e De i n i o

X   i— n  UQ — g mi

( hn   r ia P l e U i r t , h n a g C ia1 0 3 ) C iaC m n l o c  nv s y S e y n   h   1 0 5   i   i ei n  

Absr c : i n lrc n iito  S a h g l  r ci a  rmi a  ip t  ete n   c a im. I i cu e   e  t a t Crmia  e o clain i    i hy p a tc lc i n ld s u e s tlme tme h n s t n ld sr.   c n i ai n r ii ga d a c p i g,p e a n   n   r g e sn o cl to   asn   n   c e tn i r p r g a d p o r s i g,r c n iito   o fr t n a d s p r iin.Th   o   i e o clain c n ma i   n  u e vso i o ec n—

i ai  f h  t m n are e ts n igt t  at s n endadt t   dc r  gn    l n     fm t no  este e t gem n  idn    ep re ocre n     e u i ay ra s s el adte r o t el   ib oh i c oh j i o aw , h

lte  h u d s p r ie t e i l me tto   ft e s t e n  g e me t Upo  h   o lto  he p r

is s o d b   atr s o l   u e vs  h  mp e n ain o  h   e t me ta e n . l r n t e c mp ei n t   a e  h ul  e t

gatdter h t a pyf   dca r i . rne     g to p l o j ii   ve   h i      ru l e w K yw r s Ci n   cn iai ; rcd r ei ;R s rt ejse rg m e   o d : r a r o c i o Poe ueds n et av  t epo a   mil e ltn g o i ui r

71  

范文五:刑事和解的模式和程序 投稿:杜幎幏

刑事和解的模式和程序

王敏远

首先,我们是在什么样的范围内来讨论刑事和解这个问题? 当前在刑事和解的试点中,各地检察院都是很谨慎的,一般仅对轻微犯罪、未成年人犯罪等适用刑事和解。我们可以把刑事案件分为两类:一类是自诉案件,一类是公诉案件,这个分类是比较周延的。如果刑事和解仅仅局限于自诉案件的话,那么探讨刑事和解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自诉案件本来就是可以调解的,和解制度本身的内容可以在这个框架内来建设。而如果将案件的范围扩大到公诉案件的话,马上就会面临法律依据不足的困境。基于此,我们探讨这个问题的宗旨、出发点就要做相应的调整:我们今天的讨论是为今后的制度完善创造条件、打下基础的,我们很难说现在已经有了完善的法律基础。

其次,刑事和解的宗旨是什么? 我们设计刑事和解制度时,刑事诉讼的宗旨或价值应该做怎么样的调整? 刑事和解究竟是以往的刑事诉讼目的和价值的一种补充还是一种纠正? 如果作为补充,就是在原有目的和价值之外增加了一个,就像陈瑞华教授所说的司法和谐。如果作为修正,是根本性的修正还是一个局部性的修正? 我想根本性的修正大家都不会同意。局部的修正又是一种什么意义上的修正,这种修正对原来的目的、宗旨、原来的功能会有怎样的调整作用? 我认为从补充的意义上来考虑,可能更容易被接受。

再次,对于刑事和解的模式和程序的理解。任何模式肯定不是单一的,在多种模式存在的时候才有价值。刑事诉讼的模式,有的是因为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历史不同而形成的,比如英美法系的模式、大陆法系的模式;还有的是由于目标或者价值判断的要求存在差别,比如犯罪控制模式和正当程序模式。我认为应当从另一个层面上讨论刑事和解的模式,而不应该从历史方面考虑,因为探讨的目的是要为以后的制度建构做准备。总的来讲,这个模式应当与通过刑事和解所要实现的基本目的联系在一起,对此可以做一些更多的共性思考,以设计在全国都能适应的普遍模式。

最后,构建刑事和解模式应当注意的问题。一是主导者是谁。刑事和解可以考虑法院主导模式、公安主导模式、检察机关主导模式。二是轻罪的和解模式和重罪的和解模式是否要有区别。轻罪的和解模式,是指对轻罪通过和解可以免予追究,或者减轻责任,但重罪的和解应该与此有所不同。三是我们在进行刑事和解的时候应当避免的问题:要避免不公正的和解,无论是目标的追求还是程序的设计;要避免追求效率的和解,效率只能是在追求公正的过程中的一种附带价值;要避免失控的和解,和解应当是可控的,即规范意义上的和解。

李爱君(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处长)

在对刑事和解的探索过程中,不同检察机关形成了不同的模式和程序。但在这个过程中,需要遵循一些基本的原则:

第一,公平自愿原则。在和解的过程中尤其是公诉阶段检察机关倡导下的和解,检察人员主观上要保持中立,客观上也有这样的需求。我们劝导某一方时,也许是善意的,但是民事赔偿当中有可能出现一方漫天要价一方坐地还钱的局面,不管我们做哪一方的工作都会给另一方当事人造成有失公正的印象。因此要遵循自愿原则和检察人员自身保持中立原则。

第二,遵循程序规范的原则。无论是区县院还是市级院、省级院,在刑事和解运作过程中都涉及到一个地区执法的规范化问题。尽管一项改革仍处于摸索阶段,但同一地区应当适用同一标准,这一标准可能不尽成熟,却可以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同时也要有内部的监督制约规范,这既是保护检察干警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防止司法不公的需要。

第三,各司其职原则。在和解的过程中,如果检察机关一家来唱独角戏的话,司法资源是不够的。为此,南京市检察机关联合司法行政机关等单位对刑事和解案件向前延伸和向后拓展。第一是通过向前延伸,将民事调解交由专门的人民调解委员会负责。2007年3月,南京市检察院和南京市司法局、南京市“大调解中心”会签了《南京市轻罪案件委托人民调解的实施意见》。按照该《实施意见》,检察人员将符合条件的案件,交给基层的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民事部分的协商调解。这一方面是基于效率的考虑,另一方面是基于效力的考虑。人民调解委员会形成的调解书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而我们检察机关主导下的和解形成的和解协议在目前的司法环境下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到目前为止,我们绝大部分案件都是按照这个程序来操作的。第二是向后拓展,和解后犯罪嫌疑人的矫治由社区负责。在达成和解协议、案件处理完毕后,我们并没有使其游离于社会监控之外,而是将其融入社会矫治中,借助社会力量,使其尽快回归。如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检察院与区司法局签定了《联合帮教纪要》,规定案件处理完毕后,检察院承办人必须将侵害人资料转入到其居住地的司法所,由司法所对其进行跟踪监督,关注其思想的变化,鼓励其友善与人相处。

第四,注重效果的原则。如果在和解中出现这种情况:双方都自愿和解,但是和解所造成的社会影响和危害远远大于他们和解之后两个人的受益程度,那么检察人员就要考虑到整个社会对它的接纳度、社会效果、对公序良俗的侵害程度、长远的社会和谐等。因此,在和解效果违背整个社会效果的情况下,当然要作否定的决定。

周伟(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第一,关于刑事和解与恢复性司法。将恢复性司法在英美法系的含义理解为恢复性正义更为准确一点。最初恢复性司法或者恢复性正义并不是司法机关的事情,而是起源于社区的纠纷解决方式,是一种民间的东西。我们现在讲的刑事和解,基本上是检察机关主导的。如果最初的这种恢复性正义是一种非官方行为的话(当然有官方的意思在里面) ,那么我们现在的刑事和解就具有中国特色,就不能照搬国外的恢复性司法,而应该逐步地形成比较统一的理论支持,形成比较统一的模式和程序。

第二,关于刑事和解与辩诉交易。过去在辩诉交易中被害人是不参与的,而刑事和解中被害人是参与的。强调保护被害人的权利也是这几年国外刑事诉讼发展的一个趋势,那么在这个过程中被害人参与到底是刑事和解还是对辩诉交易的改革,需要好好研究。目的并不是说我们要照抄什么,而是弄清楚它的本质,给我们带来一种比较清晰的思维。

李哲(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所研究人员、法学博士)

恢复性司法在英文中是Restorative Justice,和它相对应的是Retributive Justice。Restorative Justice 更准确的应该翻译为恢复性正义, Retributive Justice是报复性正义或者叫分配性正义。两者在西方的司法体系中是并存的。虽然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

恢复性司法在西方作为一种思潮出现,在实践中也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现出来,但占主流的仍然是报复性正义或分配性正义,也就是罚当其罪。

恢复性正义在实践中的表现形式有所不同。最初起源于加拿大土著居民的纠纷解决方式,现在在加拿大的法院中仍有Aboriginal Court,即土著居民的法院。这种法院的法官不穿法袍,以很随意的方式解决纠纷。对绝大多数加拿大人来说,在强态的刑事诉讼体制下,恢复性司法表现为检察官将认为合适的案件分流给社会工作者,社会工作者对纠纷进行调处,对被告人表达了足够的悔改意愿,并按照社会工作者的指示完成一系列悔改行为的,社会工作者带着被害人、被告人、检察官一起到法官面前将这个案件撤销。所以说它是分流案件、解决矛盾、最终导致刑事案件彻底解决的一种方式。

在美国,有一种民间调解,志愿者调解完民事纠纷导致刑事案件的解决。还有一种叫社区法院,法官和当事人以很随便的方式坐在一起,聊天一样地就把问题解决了。基于此,我认为,恢复性正义与其说是一种司法程序,还不如说是一种正义的实现方式,是我们社会在对纠纷解决进行思考的另一种更人性化的、更和谐的解决方法。

将恢复性司法引到中国更多的是吸收其中的和谐因素。我们所关注的是,在审查起诉阶段,充分发挥检察官的作用,实现修复被破坏的社会关系。在这个过程中,检察官有三个作用:第一,分流案件。检察官有自由裁量权,对于轻微的案件可以在和解之后做出不起诉决定。第二,监督、把关的作用。目前刑事和解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检察官进行的调解,另一种是人民调解员进行的调解。无论哪种调解,检察机关都要发挥监督、把关的作用。这是因为我国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不只是单纯的追诉方,还承担着维护社会公序良俗、维护公平正义的职能,在这种职能下,检察机关可以认为是民意的代表。哈佛大学的一位教授曾经强调过:恢复性司法不仅是被告人和被害人两个人的事情,我们更要强调在这个过程中社区对这个问题的接受。社区这个概念在翻译中可能也存在一定误解。我们现在将Community理解为居民委员会、村庄。在西方社区的概念很大,在一些大城市中人们也是老死不相往来。社区概念在中国更多地反映为一种民意的代表、社会公序良俗的体现。那么谁是公序良俗的把关者呢? 我认为是检察院。检察院应当对和解的过程、和解的结果有一个把关的作用。第三,可以通过程序上的约束力,监督、敦促和解协议的履行。可以告知当事人,如果和解协议能够履行,就表明有悔改的意思,检察机关可以不起诉或提出较轻的量刑建议。如果不能很好地履行和解协议,案件将转入正常的刑事诉讼程序。

李贵方(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副主任)

第一,刑事和解的模式。刑事和解的模式大概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自诉案件的和解,自诉案件的刑事部分和民事部分都可以和解,这个法律是有规定的。第二类是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参与的和解。按照现行的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进行和解的空间是比较小的,主要是检察机关的和解。第三类是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法院都参与的和解。今天我们谈得比较多的是检察机关引导的和解,而我个人认为刑事和解必须扩大到法院,如果法院不参与,刑事和解制度就缺乏足够的生命力和足够的作用。原因在于法院参与之后刑事和解的范围就可以扩大,比如说某些重罪也可以适用和解,死刑案件如果赔偿得好也可以考虑判死缓,这些如果没有法院的参与是做不到的。另外,法院参与可以解决执行的问题,比如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可以先就民事部分作出判决,然后再进行刑事判决。

第二,刑事和解是被告人和被害人的和解,但必须是在司法机关的组织下,需要司法机关进行确认,最重要的是要由司法机关负责执行。

第三,刑事和解需要律师的参与。律师的参与便于与被害人、被告人的沟通,减少反悔。

第四,关于“以钱买刑”问题。现在普遍的观点是在刑事和解中要避免“以钱买刑”,我认为这种观念存在问题。钱也是刑,在一定程度上以钱替换其他刑也未尝不可。一个犯罪行为人有上亿的资产,拿出一部分给社会,以减轻对自己的刑罚,这并非就是不公正、不道德的,拿钱出来对于社会也是一种补偿。如果想推进刑事和解制度,必须在观念上解决这样的问题。

杨宇冠(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中国古代就有以钱赎刑的做法。人们对这个问题之所以不理解,主要是因为担心会造成富人和穷人之间在适用刑罚上的不平等。我认为不平等本来是存在的,贫富差距也会长期存在,不会因为刑事和解而产生更大的不平等。

刑事和解有助于减少审前羁押。在1990年,联合国通过了非监禁措施的最低标准,提倡在刑事诉讼中减少监禁,包括减少实体刑的监禁,也包括减少审前羁押。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9条也规定,审前羁押不应当是一个常规的状态,而应当是一种例外。在我国,审前羁押是一个常规的状态,而刑事和解恰恰有助于减少审前羁押。

作者:王敏远(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来源: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7年第4期

更新日期:2008-5-29

范文六:新刑诉法之刑事和解程序 投稿:黎旡既

第1 3卷第 1 O期 

Vo 1 . 1 3,N o l O  

宜 宾 学 院 学 报 

J o u r n a l   o f   Yi b i n   Un i v e r s i t y  

2 0 1 3年 1 0月  

Oc t o b e r ,2 01 3  

新刑诉 法之刑事和解程 序 

李坤 明 

( 中共漳州市委党校 , 福建 漳州 3 6 3 0 0 0 )  

摘要 : 新刑诉 法修订 前 , 刑事和 解程序在 审判 实践 中已经有 了相 当范 围的适用 。刑 事和 解程序在新 刑诉 法 中的明确规定 以及 对其在  新刑诉 法实施前后 的适 用情 况的研 究和分析 , 可 以给 司法 实践提 供 理论 支持 , 推 动非监 禁刑 、 行刑 社会化 等轻刑措 施的 实施 , 以图我  

国社 会 更加 的稳 定 与和 谐 。  

关键 词 : 刑事和解 ; 适用; 新刑诉法  中图分类 号 : 1 9 9 2 5 . 3   文献标识码 : A  

文章 编号 : 1 6 7 1 - 5 3 6 5 ( 2 0 1 3 ) 1 0 — 0 0 4 1 — 0 5  

Cr i mi n a l   Re c o n c i i l a t i o n   P r o c e d u r e   o f   Ne w  Cr i mi n a l   La w 

L I   Ku n — ui r n g  

( C PC   P 口 啊 S c h o o l , Z h a n g z h o u   Mu n i c i p a l   C o mm i t t e e , Z h a n g z h o u   3 6 3 0 0 0 ,C h i n a )   A b s t r a c t : T h e   c r i m i n a l   r e c o n c i l i a t i o n   p r o c e d u r e   i n   t h e   j u d i c i a l   p r a c t i c e   h a s   b e e n   a p p l i e d   i n   a   w i d e   r a n g e   b e f o r e   t h e  

r e v i s i o n   o f   t h e   n e w  c r i mi n a l   p r o c e d u r e   l a w.T h e   c l e a r   p r o v i s i o n s   o f   c imi r n a l   r e c o n c i l i a t i o n   p r o c e s s   i n   t h e   n e w  c r i mi n l  a

p r o c e d u r e   l a w ,a n d   t h e   r e s e a r c h   a n d   a n a l y s i s   o f   t h e   a p p l i c a t i o n   b e f o r e   a n d   a f t e r   t h e   i mp l e me n t a t i o n  

o f   t h e   n e w  c r i mi n a l  

p r o c e d u r e   l a w   c a n   p r o v i d e   he t o r e t i c a l   s u p p o r t   t o   t h e   j u d i c i a l   p r a c t i c e , a n d   p r o mo t e   t h e   i m p l e m e n t a t i o n   o f   l i g h t   p u n i s h —  

me n t s   s u c h   a s   n o n . c u s t o d i l  a s e n t e n c e s   a n d   t h e   s o c i a l i z a t i o n   o f   e x e c u t i o n   p u n i s h me n t   me a s u r e s ,a nd   t h e n   o u r   s o c i e t y   i s  

g o i n g   t o   b e   mo r e   s t a b l e   a n d   h a r mo n i o u s .   Ke y   wo r d s :c imi r n a l   r e c o n c i l i a t i o n;a p p l i c a t i o n;n e w   c r i mi n l  a p r o c e d u r e   l a w 

新修订的刑诉法已于 2 0 1 3 年1 月 1日 起 开始施 

其一, 从改 造侵 害人 可 能性 的角度 看 , 首先 , 案 

行, 本次刑诉 法 修订 的精 义在 于公 民诉 讼 权利 的维  护, 期望通 过程 序 正义 进 而实 现 实质 正义 。作 为 此 

次新刑诉法修订时引入 的 四个特 别程序之 一 的刑 事  和解程序 , 法学界期待甚多 。  

件事实 已查清 , 犯 罪性 质业 已明确 , 也 基本 可 以决 

定罪犯 的量刑 , 侵害者 在对行 为 的法 律后 果 和同受  害者协商从而得利之 间进行权衡后 , 选择和解 , 表明  

其形式上接受法律 的评价和社会的监督改造 。 其次 ,   和解与否 的决定权 在于受 害者一方 , 受 害者在 刑事  和 解 过程 中对 被 害 经过 亦 即侵 害 者 加 害经 过 的叙  述, 足 以震撼侵 害者 的心灵 , 使其感 同身受 , 进而在 

内心层 面上 改 过 自新 。诚 如 学者 之 言 , 侵 害者 通过 

刑事和解程序在 新刑诉 法 中予以明确 规定  个制度或 者说 一 项程 序 , 是 否 有存 在 的必 要 

的缘 由  

性, 主要看 它在很 大意义上不损 害基本法 的价值 , 或  者另一个 角度 上讲 , 它 对实 体 法 的价值 实现 有较 好 

在 和解 中与受 害者 的交谈 , 对 己身 的犯 罪 行为 给受  害人带来 的系统 的痛苦能 有较深 刻 的认

识 , 从 而促 

的保 障作用 , 而对其 不 影 响实 际效用 的缺 陷是可 以  忽略 的。刑事和解程序 的价值或 者说其 能在新修 订  的刑诉法 中予以 明确规定的缘 由正在于此 。  

收 稿 日期 :2 0 1 3—0 4—2 3  

使其真心悔 悟 同时尽心 作 为 , 通过赔 偿 来恢 复 与缓  和社会关系 , 在此过程对 其社会责 任感也 有所 提升 ;  

作者简介 :李坤明 ( 1 9 7 9 一) , 男, 福建漳州人 , 讲师 , 主要从 事刑法学、 刑事诉讼 法学及 宪法学研究。  

宜 宾 学 院 学 报 

第1 3卷  

还有 , 经过和解 程序 的实 行 , 侵 害方被 免 予起 诉 、 从  宽处刑或免于受刑 , 从而 避免 了刑 事追诉 形成 的负  面效应 , 减少 了其 回归并适应社会 的困难 。其二 , 从 

益, 其使刑事诉讼 开始 以追求公共方 面、 被告 人方 面 

与被 害人方 面三 方 的利益 平衡 为现代 理念 , 给传 统 

的以公共与被告人为 中心 的利益 模式添加 了新 的科 

认定与判断案件 事实 的角度来看 , 刑 事 和解制 度是  “ 以案件事实已经查 明为前 提 ” , 而并不 是纵 容认 定  案件事实上 的“ 和稀泥 ” 。此处所 说的案件事 实是 已   然查 明 , 即与刑诉 法规定 的对一般案 件 的普遍 性证  明要求相符合 , 也 就是一 般意义上 的事实 与证 据都  已坐实。作 为受 害人 , 也 只有在 案件 的事实 的认 定 

没有瑕疵 , 才有可 能同意与侵 害人进 行 “ 和解 ” 。更 

学理念 。刑事 和解 不仅 可使 被 害人物 质利 益实 现 ,   还可 弥补其精神上的伤 害 , 从而有助 于其 再社会化 。  

同时刑事 和解过 程 中 , 通 过给 被害人 向介 入 和解过  程的人叙述其被 害经过 的机会 , 其适 当地宣 泄 自己   的不满 , 从而使其 被罪犯破 坏的心理 状态得 到抚慰  与治疗 , 这对受 害者 报 复情绪 的释放 与平 息意 义 重  大。  

进一步讲 , 刑事 和解 的进行 , 是在 司法机 的主持 下 ,   由与案件相关 联 的多方 人士共 同参 与 , 而并 非 当事 

人双方之 间的 “ 私下 行 为” 。因此 , 无 原则 私 了 的情 

可以说 , 刑事和解程序体现 了新的刑事法理念 ,   具有有利于推进实施 非人身 自由刑 以及行 刑社会 化 

等轻刑措施进程 的价值 。我 国在新刑诉 法 中将其 明  

确规定 , 将对我 国的刑事司法产生深远影 响。   二 新刑 事法施行前后刑事和 解程序 的适用 困 

境 

况不会发生 , 从而也不会损害刑法的价值 。其三 , 从  法官 的定罪角度上看 , 犯 罪性质取决 于犯罪事 实 , 如  前所述刑事和

解是 以案件事 实 已查 明为基 础 , 而 案 

件事实 的查 明 , 则 犯 罪 的性质 与 罪 名 也 基本 确定 。   以此为基础 , 加诸 于侵害人 身上刑罚 及处 罚 的轻 重  就有 了依据 , 进 而案件刑事 和解 的可能性 也 随之确  定。所 以 , 此处 的“ 和解 ” , 并非就 罪犯 的罪行性 质 

双方进行所谓 的“ 讨价还 价” , 而 只能是量刑 与 民事 

( 一) 新刑诉 法施行前刑事和解程序适用 的困境 

本次刑诉法 修订 前 , 其 时 的刑 事法 律并 没 有就  刑事和解作 出明文规 定 , 但是 实务 中 已有 相 当数量  的适用案例 。法官凭借专业 知识 和经验在 办理刑事  和解案件 时 , 面临 着各种 因素 所造 成 的现实 司法 困  境。  

其一 , 容易引发“ 花钱买刑” 的质疑 , 刑事 和解 过  程 中, 极有可 能存 在 双方 当事人 更关 心 的是赔 偿 的  数额 , 而非 被告 人 的真心 悔过 此种 情 况。仅凭 一两  次的庭审 , 法 官只 能根据 案件 的情节 及庭 审 时 的模  糊 印象判 断被告 人 的人身 危 险性 , 但 是难 以考 察 被  告人是否切实反省罪刑 、 真诚 悔过 。在此前 提下 , 法  官是 否 能对 被告 人 做 出适 当的判 决很 容 易 引人 质 

的赔 偿方 面 的协商 。因此 , 综 上所 述 , 刑 事 和解 程  序基本上不 会威 胁实 体法 的 价值 。其 四 , 从法 官量 

刑的角度上看 , 在加 害者 已给予被 害人相应 民事 补  偿与精神安慰并达 成和解 协议 的基 础上 ,法官可 以   按照刑事 和解制 度对 被告 人从 宽处 罚 , 这是 对被 告  人 已进行 了经 济补偿 的可 行 而慎重 的选 择 , 同时在 

某种程度上与现代刑 事政策 的价值 取 向相 符 。那么 

在对罪犯改造艰 巨性 和监禁刑 的缺 陷 的考察 以及对  犯罪 产生原 因复杂性 的认识 的基 础上 , 现代刑 事政 

疑 。如果后续 的监 督考 察不 到位 , 即使 双方 当事 人  达成和解 , 但是被告人 的悔 改是否真诚 、 能否好好 回   归社 会 也 很 难 确 认 。在 这 情 形 下 , 刑 事 和解 中之  “ 和” 字很容 易被 误解 为被 金钱所掩 盖 , 被告 人悔 罪 

也被误解而表现为被经济 赔偿所代替 。此 种状况下  的刑事和解 , 仅谈 金钱而不谈悔过 , 容 易导致公众 产  生“ 花钱买刑” 的憎恶偏 见 , 从而对法 律 的公平 正义  产生怀疑。 L 2   其二 , 我国 尚未确立刑 事被害人 的救助 

策实行 的是 两极 化 的方 式 ,即为 轻其 轻 者、 重 其重  者 。一 般而言 , 罪行轻微 的刑事案件 , 方 能和解 。处  刑更 轻 , 采取非限制人身 自由刑或者行

刑社会化 , 对  犯罪人加速复 归社会有 重大 意义 。诚然 , 刑法 罪责 

刑相适应与平 等原则 和 “ 轻其 轻者 ” 似乎 不甚相 应 ,   然而 , 前者遵循和运用与刑 罚相同 , 其 目的均是为 了 

刑法价值 更好 的体 现 。 L l   量刑 实 为实 现刑 罚 目的的 

主要手段 , 着 重体 现刑 罚 的特殊 预 防作 用 ,即 防止  犯 罪人 再犯 , 消弭其危 险 l 生。因此 , 较之千 篇一律地  将犯罪人通 过监 禁来 实现该 目的做法 , 通 过 刑事 和  解对 罪犯判 处 轻刑显 然 意义更 大 。其 五 , 从 对受 害  者的精神抚 慰来 看 , 刑事 和解 的 中心是 被 害人 的利 

制度 , 2 0 世纪 8 O年 代 以来 , 欧美 及 日本各 国几 乎都  已陆续 通 过立 法 建 立 了刑 事 被 害人 补 偿 制 度 。而  且, 2 O世纪 8 0年代 中期 联合 国《 为罪刑 和滥 用权力  行为受害者取得公 理的基 本原则宣 言》 第 1 2条及第  1 3 条 规定 , 对 刑事 受 害者一方 的补偿 制度做 了明确 

1 0期 

李坤明: 新刑诉 法之刑事和解程序

4 3  

规定 , 同时 对补 偿 的资金 来 源也 做 了规 定 。一 直 以   来, 因为经济发展 的区域不平衡 性 , 刑 事被 害人 的救  助制度 在我 国尚未全 面确立 。虽然 在部分 经济较 发  达的地 区已经设 立被 害人 的救助 基金 作 为试 点 , 然 

而 由于基金 的数 额有 限 , 因此所 适用 的对象 范 围 比 

题 的认 识差异而不 同。其二 , 在和解 程序 的适用上 ,  

法 官在审理阶段促 成 的刑事 和解 多与刑 事 附带 民事 

诉 讼 的调解 混 同。一般情 况 下 , 在受 害者一 方 提起  刑事 附带 民事诉讼 后 , 法 官会 在 当事人 双方 间就赔 

较小 , 从 而对 和解 中的受 害者 的 需求 较难 满 足 。其  三, 影 响 了司法 的效 率。受 害者 一方 提 起刑 事 附带  民事诉讼 时 , 法官 在法 院 的 内部 绩 效考 核 的压 力之 

下, 为 了妥善 处理 民事 部分 、 尽 力 促成 双 方 调解 , 需  要 延 长 审 限 而在 一般 的审 限里 结 不 了 案可 能性 极  大 。刑诉 法虽 规定刑 事部 分 可先 审 结 , 而 民事 部分 

可继续审理 , 但 没有 明确 具 体 的操 作程 序 。而且一  般情况下 , 当事 人双 方能 达成 调解 是 因为 刑事 部分  还未审结 , 而被 告人 争取 和解 的 目的是 未 来获 得从 

宽处罚 。民事 部分 在刑 事部 分 先 审结 , 而 被告 人 丧  失和解意愿 的情况 下 , 较较 难 达成 和解 。 即使 民事  判决下达 , 侵害者一方 由于刑 罚 已定 , 则履行 赔偿 义 

务 的 自觉性 不 高 ,

这 样反 而对 受 害者 的权 益保 护 不  利 。所 以 , 法官在此类 案件 中分别 审结 的情 况很少 ,  

对较 为复杂 的此类案件 的审理期 限还会 因需要举 行  鉴定 、 举证 、 质证等庭审程序而延长。   ( -) 新刑诉法施行后刑事和解程 序适用 困境  随着 2 0 1 3 年 的到来 , 修订后 的刑诉法正式施行 ,  

关 于刑事 和解 的条 文在 新 的刑诉 法 中有三 条 , 分 别  就 和解 的适 用 范 围、 法 律程 序及 法律 效力 进行 了概  括 的规定 。由于 没有相 关 的 司法解 释 的 出 台, 刑 事 

和解在 司法实践 中的如何 具体运 用就成 为司法 机关  的难 题 。   其一 , 刑事 和解 的适 用 主体 与 范 围。刑 事 和解 

偿事宜积极协调从而 达成 和解协议 。在 未提起 刑事  附 带 民事 诉 讼 的案 件 以及 审 理前 达成 和解 的案 件  中, 通常法官 比较 不会关 注 当事人 的意 思 表示 在和  解协议能 否真 正体 现 自愿 与 真实 , 而仅 为形 式 意义  上 的合法性与真实性 审查 。但 新刑诉 法 的规定 则着  重于 司法 机关在 刑事 和解 中审查合 法性 、 自愿 性 的  义务 , 而对 其能 否主 动组织 和解 则 没 有 明确。这能  否能 理解 为 , 新刑诉 法 的规定 更着 重 于双方 当事人  和解 的 自主性及法 官 的中立性 。从 大量 的案 件审判  来看 , 法官 的调解 工作 在对 受 害者 一 方提起 的刑事  附带 民事诉讼 中促 成和解是起 到主要作 用 的。刑事  附带 民事调解 与刑 事和解能否相互 转化 以及 如何处  理二 者问 的关 系 , 这是 刑事 和解 程序适 用 过程 中无  法 回避的 问题 。其 三 , 关 于刑 事和 解 的法律 效 力 问  题 。在和解案件 中当事人双方一般 约定就 和解协议  在意见一致 时签字 按 印后着 即生 效 , 这样 包含 了能  够即时履行 的部分 和一些不能 即时履行 的部分 。在  新刑 诉法 中 , 和解 协 议 的生 效 时 间并 未 明确 规 定 。   应如何认 定案件 审理前达成和解 的当事人 在案件 审  理阶段的反悔 , 此前 的不违 背 自愿性 、 合法性 的和解  协议 还能否成 为法 官认 定双 方 已达成 和解 的依 据 ,  

并且 已经履行 的和 尚未完全履行 的两种情形 法官应  否区分考虑 , 这些都是 实际 问题 。此外 , 在具 体量刑 

时, 和解一般会作为法 官酌定 的从轻情 节 。 _ 3   如果涉  及人 民法 院量刑规 范化试行规定里 的十五类 常见罪 

的适用范 围在 法官 实际 审理案 件 的过 程 中 , 主要集  中但不局 限于轻 罪 案件 , 相关 的司法 适用 例 子在 重  罪刑案件也 有

过 。从新 刑诉 法 的三 条 规定 来 看 , 从 

案发原 因、 罪名、 刑期等方 面 明确 了和解 的范 围是适 

名的案 件 , 因为从 轻处 罚 的量刑 情节 中就 明确 有赔  偿 了被害人 的经济 损失 以及取得 了被害人谅 解这两  种情形 , 因此刑事和解案件 的审理时 法官均会适 用 。   在新 刑诉 法 中 , 明确规 定 了法 院对 达成 和解 的被告 

人 可以依法从宽处 罚 , 刑事 和解 明确 成为法定 情节 ,  

用于轻罪刑 案 件 。就主 体 的适 用 而言 , 新 刑诉 法 对 

于受害者一方是否包括 自然人 和单位这一 问题则 没  有 明确 , 但 是规 定 的两类 案 件对 于单 位犯 罪 实 际上  已然是 排 除 了适 用 该 程 序 。就 和解 程 序 的适 用 范 

但 是新刑法并未明确从宽处罚具 体范 围有 否包括从 

轻处 罚 、 减轻处罚 以及免除处罚这三种情形 。  

三 新刑 诉法施行后刑事和解程序 的适用 

围, 新刑诉 法所 规定 第 一类适 用案 件须 是 因民 间纠 

纷而引起 的。此 处 的“ 民间纠纷 ” 应 如何解 释 , 是 否 

( 一) 适 用的一些具体 问题  其一 , 刑事 和解 程序 的适 用 范 围主要 应 为这 几 

类案 件 。一是 自诉案件 , 刑诉 法对此 已有规定 , 在 此 

是指 双方均为 自然人且包 括双方相 互熟悉 和陌 生之 

间的矛盾 与冲突 , 同时“ 民间” 能否解释 为只是与 “ 官 

不赘 述 。二 是 刑期 可 能为 三年 有 期 徒 刑 以下 的案  件 。此类案 件的原 因多为 民间纠纷、 家庭 纠纷 , 涉及 

方” 对应 的概念 , 案件的审理 结果会 与法官对前 述问 

宜 宾 学 院 学 报 

第1 3卷 

人身 、 民主以及财产权 利 的侵 犯 的犯罪 , 刑期 可能 为 

因此刑法分 则规 定 的第 四、 第 五章 的犯 罪且 刑期 可 

三年有期 徒刑 以下 。民 间纠纷 常 因 日常琐事 而 起 ,   家庭矛盾涉 及亲 属 间关 系 , 此种 亲情关 系往 往 带有  “ 打断骨头连着筋 ” 的特 征 , 这两 种缘 由而起 的案件  的主观恶性 与社 会 危 害性均 不大 , 适 用刑事 和 解 能  起 到教育挽救与 预防犯罪 的作 用 。三是未成 年人 与  老年人犯 罪的部分 案件 。这两类人 是 比较特 殊 的社  会群体 , 未成年 人 生 理、 心理 尚未 成熟 , 性 格 尚未 成 

型, 同时易受各种社会 因素 的影 响 , 对其采 取非刑 罚  的方式能给其 改过 自新 的机会 , 使其 较快 地 回归 社 

能为三年 以下的案件就 可适用刑事和解 。   其三 , 应该 正确 处理 与 刑事 附带 民事诉 讼 的关  系。随着经济社 会 的发展 , 实践 中刑 事 和解 与刑 事  附

带 民事两类案件 的范 围有 相 当部分 是存在 交叉与  重合 的。笔者认 为 , 在 某些 情况 下 出于 为 双方 当事 

人 的利 益考量 , 此 二类 案件 可相 互 转化 。对 当事人 

双方 达成和解且与新刑诉 法规定 的刑 事和解范 围相  符的刑 事附带 民事诉 讼案 件 , 此 时可 以适用 刑 事和 

解程序 。对 已然 达成刑 事 和解 的案 件 , 如果 受 害者  方反悔继而 又提 起刑 事附带 民事诉讼 的 , 此 时应  分情况处理 。如果此前 的和解与 当事 人 的真实意思 

会 。基于老年人体质与神志状 态 以及 给羁 押场所 带 

来 的执法风险的考虑 , 通过和解 从宽处刑 , 在对 各方 

有利 之余也体现 了法律 的人文关 怀 。但若他们 实施 

的是 主观 恶性 与社会 危 害性 大 的刑 事犯 罪 , 如危 害  国家安全 、 暴 力犯 罪则 不适 用 刑事 和解 。四是 除渎  职犯罪除之外刑期可 能为七年有 期徒刑 以下 的过失  犯罪案件。过失犯罪一 般主观恶性 及社会危 害性 皆 

相违背或物 质赔偿 极少 且还 未履 行 的 , 受 害者 以此  为理 由而再 提起刑 事 附带 民事诉 讼 的 , 法 院应 予受  理 。如果之前的和解 为 当事人双方 真实 的意思表示  且 已经完全 履行 , 此 时对受 害者 一方 再 提起 的刑 事  附带 民事诉讼 的, 法院应拒绝受理 。   其四, 对刑事和解协议 效力认定 问题 , 笔者认 为 

不大 , 对此类 案件 适用 刑事 和解 较 易为被 害方 与社  会接受 。   此种案件最 典型 的莫 过于交通肇事 案件 ,   对肇事者来讲 , 给予 了对 方及 时的补偿 , 可将伤 害程  度尽量减小 , 同时也有 利于对方 的谅解 , 为刑事 和解 

应 当根据 和解 协议 的履行 情况 来 区分对 待其 效力 。  

对当事人 双方 签订 时就 当 即履 行完 毕 的和解 协议 ,   应 自签字确认 时 即认 为 生效 。此 种 情形 下 , 除 和解 

争取 良好 的基 础 ; 从 受 害方来 讲 , 伤 害 已然形 成 , 即  便肇事方 即刻入 狱受 刑也 无 益于事 , 其 时最 主要 的  是受 害方得 到及 时 的救 治与 物质 补偿 ; 对 司法 机关  来讲 , 交通肇 事案 件在赔 偿 且得 到另一 方 当事人 谅  解后 , 肇事方多被 处缓刑 , 刑事和解 可 以争取 到较大  的社 会效益 , 从而矛盾得 到消解 , 司法 资源也得到节 

约。  

协议有违 当事 人 的真实 意愿外 , 协 议签 订后 不 得反  悔 。尚未履 行协 议 内容 的, 应认 定 该刑 事 和解 协议 

还未生效 , 当事 人可 以反 悔 。对 于 当事人 已部 分履  行的, 但是 由于客观能力原 因而继续履 行不 能 ,

此 时  当事人亦应 被允许 反 悔 , 可 再提 起刑 事 附带 民事诉  讼。   那么对量刑有何 影响效力 , 笔者 以为新刑 事法  中规定 的对刑事和解被告 方的从宽处理应 当包 含从 

其二 , 在刑事和解 的主体范 围上 , 加 害人与受 害  者 因为侵害事件的发生 而 自然享有 民事处分权 即和  解 的权利 。刑事和解是 为了使 加害人 通过予 以物质  弥补 、 真诚 悔改 并得 到 受害者 的谅 解从 而重 新 回归 

轻处罚、 减轻 处罚 以及 免予 处罚 此 三者 情形 。新 刑  诉法规定 了人 民检察 院对 达 成刑事 和解 的 案件 , 在 

犯罪情节轻微 、 无需处刑 的情 况下 , 可作 出不 起诉 的  决定 。因此 , 法 院相 对应 的对 在审 理 阶段 达成 刑事  和解 的案件 , 也有 权根 据被 告人 的犯 罪情 节在 处 刑  时依法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 减轻处罚和免予处罚 。   ( 二) 刑事和解应配套 的制度 

社会 , 同时受 害者 通过 获得 经济 补偿并 消 除心 理上  的阴影 , 恢 复正 常 的社 会 生活 。被告 人 的真诚 悔改 

及受害者 的谅 解 是此 种恢 复性 司法 的关键 所 在 , 此  二 种行 为也 只可 能 通过 自然人 的意思 表 示显 现 出   来 。因为单位 不是 自然 人 , 不会 表示 出悔改 或谅 解 

其一 , 应建 立 和解后 的监督 帮教 制 度。单纯 的  经济补偿 、 案件了结并非刑事 和解 的 目的 , 应该 强调  的是 , 该程序并非花钱买刑 , 而是重 在对犯 罪所 导致  的伤害 的修 复 。因此 , 这 一方 面应 关 注受 害者 权 益 

的保护 , 另 一方 面也期 待犯 罪行 为人 能够 很好 地 回  

的意思 , 因此刑 事 和解 的恢 复性 的 目的在此 无从 体  现, 所 以单位 不 能成 为刑 事和解 的主体 。至于新 刑  诉法 中关 于刑事 和解程 序适用 范 围规定 的因“ 民间  纠纷” 而 起 的案 件 , 对 此 笔 者认 为应作 较 宽 泛 的解 

释。即 自然人之 间 的矛 盾或 纠纷 当属 “ 民间纠纷 ” ,  

归社会 。我们的视线 不能仅专 注于和解程 序本身 的  达成 , 而更 应探讨 和 研究被 告人 在 和解后 能 否真 心 

1 O期 

李坤 明: 新刑诉 法之刑事和解程序 

4 5  

悔过 、 再次融入社会 。因此 , 和解后 的监 督 帮教制 度  的建立 与完 善是解决 上述 问题 的一 个相应 办法 。案 

身体 或身 心健 康遭 到严 重伤 害 的受 害者 ; 二 是 受 害  者 的亲属 , 尤 其是 该案 中 由于前 种情 形 而丧 失抚 养  能力的受 害人 的受养人 。同时救助基 金的发放 标准  应根 据伤 害的性质 、 程度 、 被 害人 有无 过错 和 生

活情  况以及加 害方经济 状况与赔 偿意愿 等综 合 因素具体 

考量 。  

结 语 

件结 束后 , 有关 机 构对 侵 害者一 方应 有 效 管 理 同时 

监督 其确实 履行 和解 协 议 , 而且 应通 过 对 罪犯 思 想  状况 、 内心 世界 的 了解 , 适 时 沟通 疏 导 , 及 时地 给 予 

关怀与帮教 。对 于被 处 限制人 身 自由刑 的罪犯 , 应 

由监狱或者看守所对 其监督 与帮教 。而对 被处非 限 

制人身 自由刑 的罪 犯 , 则 须 由社 区矫 正机 构对 其 实  施监督与帮教 , 尤其 以此种情形 为 多 。因此 , 社 区矫  正机构应发 挥其 特 殊 的本 地化 优势 , 区分 罪 犯 的不 

同情况 , 从而采取相应 的监督帮 教措施 , 帮助罪犯 能  真心改过 、 重新 回归社会 , 进 而努力恢 复原 有 的社 会  关系 。唯有 如此 , 刑事 和解 程序 方 能 真正 消 除对 花  钱买刑 的质疑 。  

总之 , 刑事和解程序 在新刑诉 法 中的明确 规定 ,   为刑事案件的多元 化解决 提供 了一个 重要 的理论支  撑和实际操作的路径 , 也 体现 了 2 0 1 0年最高人 民法 

院明文发布意见要 求各级 法院审判实 践 中必须 贯彻 

实施的宽严 相济 的刑 事 政策 。诚 然 , 刑 事 和解 程序 

在适用过程 中, 还有不尽 完善 的地方 , 但 是从发 展 的  角度看 , 任何 一项 法 律制 度本 身都具 有 不可 避免 的 

其二 , 应 建立 刑 事被 害 人 的救 助制 度 。随着 改  革开放 的纵深 发展 以及利 益矛 盾 的 日益 多 元 化 、 复  杂化 , 为适 应社会改革及 司法改 革需要 , 全 面建立 刑  事被 害人救助 制度势在必行 。被害人 救助 制度虽 然  只对刑事 和解 程序 起 到有 限性 补充 的作 用 , 但 可 避  免 因被 害者 在 经 济 困难 的压力 下 违 背其 真实 的意  思, 屈 服于 金 钱 , 这 样 刑 事 和 解 势 必 沦 落 为 钱 刑 交  易 。所 以 , 笔者 以 为被 害人 救助 制度 的建立 已是 大  势所趋 , 并且 应在 全 国建 立相 应 的专 项 基 金 。专 项  基金可 由向罪犯 收 缴 的罚金 、 没收 的财 产 和财 政拨  款一部分 而组 成 。不 过 , 基金 申请 人 的资格 由于该  基金 的有限性必须做 出限定 , 其可参 照联合 国《 为犯  罪 和滥 用 权 利行 为 受 害者 取 得 公 理 的基 本原 则 宣  言》 的规定 , 限定 为 两类 人员 : 一 是 由于严重 罪行 而 

缺陷 , 因此 , 只能期 待法学者 在不断 的理论研究 和具  体的运用 中不断地使之趋 于完美 。  

参考文献 :  

[ 1 ]陈光 中, 葛琳. 刑事 和解初 探 [ J ] . 中国法学 , 2 0 0 6

( 5 ) : 3—  

1 4.  

[ 2 ]陈丽平 . 刑 事 和解是 不是 “ 花钱买 平 安” [ N] . 法 制 日报 ,  

2 0 1 1— 0 9 —2 8 ( 3 ) .  

[ 3 ]宋英辉. 刑 事诉讼 原理 导读 [ M] . 北京: 中国检察 出版社 ,  

2 o o 8 .  

[ 4 ]龚佳禾. 刑事 和解 制度 研究 [ M] . 北京 : 中 国检察 出 版社 ,  

20 07.  

[ 5 ]程荣斌 . 刑 事 诉讼 法 概论 [ M] .北 京 : 中 国长 安 出版 社 ,  

2o o 3.  

[ 责任编辑 : 许

洁]  

范文七:浅谈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 投稿:孟耄者

  摘要:新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刑事和解程序,这激发了越来越多的人来了解和思考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和解”是被害人与加害人意思表示一致的结果,承载着双方的利益诉求,是谅解与悔过的对立统一;“和解”中被害人处于有利地位,加害人的利益具有期待性,“和解”游离于公权力之外又处于公权力监督之中。“和解”对传统刑事司法理念转变具有启蒙作用,但对其价值值得质疑,风险也要进行评估,积极完善刑事和解程序,使“和解”在解决司法纠纷,恢复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和谐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刑事和解;价值质疑;风险控制   新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刑事和解程序,这激发了越来越多的人来了解和思考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是指在符合一定条件公诉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悟,通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方式请求被害人谅解,被害人表达谅解的行为,对于达成和解的,国家专门机关可以不再追究或者减轻追究其刑事责任。   一、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和解”的概述   (一)刑事“和解”的内涵   1.被害人与加害人之间意思表示一致的结果   刑事和解是以协商合作的方式解决刑事纠纷的一种模式,整个和解过程是围绕着如何缓和化解矛盾并修复损害,其重点在于双方的合意,即真实意思的表达,任何形式的强迫、威胁、引诱都不能使刑事和解成功。和解主体双方独立自主,意思表示自由,刑事和解程序的启动,进行以及完成都是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结果。   2.被害人与加害人之间的意思表示承载着不同的利益诉求   刑事和解是以缔结协议的方式解决纠纷,协议上承载了缔结双方不同的利益诉求。对被害人来说,其目的是要求加害人清晰地认识到他的侵权行为对自己造成的严重损害,并承担由此造成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另外,相对一般公诉程序取得损害赔偿时间利益。对加害人来说,给自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给自己一个弥补损害的机会,给自己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   3.“和解”是谅解与悔过的对立统一   刑事和解是加害人的悔过与被害人谅解对立统一的结果。加害人的悔过必须是从主观上认识到自己的过错,真诚悔悟,承认自己所犯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客观上积极进行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当然加害人的悔过也不是无原则一味满足被害人的要求,允许其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被害人的谅解不是指对加害人加害行为表示谅解,而是对于加害人的悔过行为表示谅解,表示接受。在刑事和解程序中两者不断斗争,不断妥协,二者是对立的,但是,被害人的谅解以加害人的真诚悔过为前提,加害人的悔过以被害人的谅解为价值导向,二者又是统一的 。   (二)刑事“和解”的特点   1.刑事和解中被害人处于优势地位   刑事和解程序与传统的刑事司法不同,传统的刑事司法以惩罚犯罪,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利益为目标,被害人的地位受到漠视,他们应得到的利益得不到重视,只是被视为证人加以利用,成了刑事司法体制中被遗忘的人,与之相反,刑事和解以被害人利益保护为中心,大大提高了被害人的诉讼地位,使其不仅能够参与而且能够对刑事冲突的解决发挥主导作用。另外,刑事和解以加害人真诚悔悟,承认犯罪事实为前提,整个程序上加害人更多的是“求”被害人原谅的过程   2. 刑事和解中加害人的利益具有期待性   刑事和解要想取得成功,双方当事人需达成一致协议,并且加害人要按规定履行义务,按照协议的约定方式赔礼道歉,赔偿损失。义务履行完毕之后,加害人得到的仅是刑法宽缓的一种可能,并不必然减轻或者免除刑事责任。   3. 刑事和解游离于公权力之外而处于公权力的监督之中   刑事和解实际上是以缔结协议的方式解决刑事问题,也解决民事问题,因而兼具有公法和私法双重性质,具有“双重性”。刑事和解双方当事人可以就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进行刑事和解,并可以就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近亲属是否要求或者同意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依法从宽处理进行协商,在这方面国家公权力是不介入的,是暂时游离的。但是,刑事和解又是处在国家公权力的监督之中,国家公权力应当对和解的自愿性、合法性进行审查,重点审查双方当事人是否自愿和解;犯罪嫌疑人是否真诚悔过,是否向被害人赔礼道歉、经济赔偿数额与其所造成损害和赔偿能力是否相适应;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近亲属是否明确表示对犯罪嫌疑人予以谅解;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是否损害国家的、集体的和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的合法权益;是否符合社会公德,因而又处在公权力的监督之中。   二、刑事“和解”的价值质疑   刑事和解作为一种新的制度写入刑事诉讼法,被赞具有三大价值:一是化解矛盾,二是恢复正义,三是提高司法效率,对此笔者产生一定的怀疑。   (一)刑事和解能否彻底化解矛盾   首先我认为这里的矛盾有三对,一是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二是加害人与国家之间,三是被害人与国家之间。(1)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存在刑事侵权矛盾,加害人的加害行为给被害人造成了物质损失和心灵创伤,刑事和解以加害人的“真诚悔悟”为前提,而什么是“真诚悔悟”是一个主观的感受,客观的判断标准还是看愿不愿赔钱,能不能赔偿。如果加害人的赔偿能力有限,则很大程度不能化解矛盾,特别如交通肇事案件,加害人主观上是过失,加害人更看重的是加害人的赔偿能力。如果赔偿达不成一致,矛盾得不到解决,很有可能在协商的过程中激化矛盾,即使加害人按被害人的要求赔偿了物质损失,但造成的心理创伤有时也是永久的,是不能消除的。(2)加害人与国家也存在矛盾,一方面加害人会有担心如果自己万一没达成和解协议会不会被国家机关认为是认罪态度不好,以后会影响定罪量刑;另一方面,刑事和解达成一致,加害人取得的利益是一种可期待利益,国家能不能宽大处理还不一定,或者国家已经对加害人进行的宽大处理与加害人的心理预期有差别,这可能会影响加害人的社会改造。(3)被害人与国家之间也存在一定矛盾,传统的刑法以国家追诉为本位,忽略了被害人的地位,刑事和解以被害人利益保护为核心,提高了被害人的地位,这使原本的二者之间矛盾得以缓和,但在实践中有会滋生一些新矛盾,如果被害人主观上不愿和解,国家又希望促成和解,被害人会担心加害人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自己应得到的损失得不到赔偿。   (二)刑事和解能否真正恢复正义   刑事和解得以确立的主要背景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大目标下,社会和谐一个重要特点是社会政治稳定,在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社会矛盾越来越复杂的情况下,为减少上诉、申诉、涉法上访,国家机关越来越注重案件的和解,很可能出现单纯的为了和解而和解,容易造成国家机关在打着“和谐”的口号,不按正义的标准作为。另外,刑事和解没有完善的制度保障,国家机关对加害人的刑事责任追究问题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为达到和解的目标,容易出现单纯“赔偿--减刑--结案”这样的现象。   (三)刑事和解能否真正提高司法效率   司法实践中法院对于刑事案件适用轻刑的案件数量庞大,这为刑事和解制度的应用在客观上提供了现实的基础,将大量的轻刑案件纳入刑事和解,进行审前分流,对于提高司法效率来说应该是一种福音。但是,有学者从实证法学的角度对刑事和解与司法效率的相关性进行了全面的考察,得出的数据和结论与所认为的刑事和解能够大大提高司法效率的理论期待有所偏差:研究者对周口市两个个区检察院(川汇区、开发区)112件轻伤和解案件的调查发现,适用刑事和解会延长检察机关办案的时间:适用刑事和解后办案速度最快的4天,最慢的298天,平均41天,在一个月内结案的案件数量仅占51.8%。然而如果此类案件不适用刑事和解而直接起诉到法院通常只需要5天左右,而且适用简易程序还不用检察官出庭。数据表明,采用刑事和解的方式处理案件比按照传统方式办案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要多,这对于承办案件的司法机关和工作人员来讲无疑会增加其负担。更有甚者,完成刑事和解的双方当事人(往往是被害方)基于某种动机有时会撕毁和解协议,要求检察机关起诉或者直接向法院提起自诉,将之前耗时耗力的刑事和解工作“付之一炬”,刑事和解的适用能大大提高司法效率这一论断的可信度在面对这种状况时便大打折扣 。   刑事和解作为一种新的制度有其存在和产生的意义,我认为刑事和解目前最大的价值在于一种刑事司法理念的转变,由传统的报应性司法转变为恢复性司法,由传统的国家本位转向个人本位,更加注重被害人的利益保护。刑事和解为化解矛盾,恢复正义,提高司法效率创造了一种可能,并非必然,现阶段实施还会产生一些风险。   三、刑事“和解”的风险评估   (一)对刑法基本原则冲击   刑法三大原则:罪刑法定原则,罪责刑相适应原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而刑事和解对这三大基本原则有一定程度的冲击。(1)刑事和解对罪刑法定原则冲击,刑事和解的是在犯罪后,经由调停人使加害人和被害人直接相谈、协调,使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将本该按照刑法规定以犯罪论处并科以法定刑罚的行为,不作犯罪处理或者从轻、减轻、免除刑罚,以解决社会纠纷和冲突。这与“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的罪刑法定原则相冲突。(2)刑事和解对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冲击,我国刑法规定了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它要求:“犯多大的罪,就应承担多大的刑事责任,法院也应判处其相应轻重的刑罚,做到重罪重罚、轻罪轻罚、罪刑相称、罚当其罪。”当事人双方通过自主协商、和解的方式最终减免了犯罪嫌疑人的刑罚处罚,有违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 。(3)刑事和解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的冲击,我国刑法规定:“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其具体要求是对于任何人犯罪,不论犯罪人的家庭出身、社会地位、财产状况等其他因素,都应平等地适用刑法追究刑事责任,即“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然而,当前刑事和解在实施上很可能是一种花钱买刑的行为,违反了适用刑法人人平等原则:富有的人通过经济赔偿,得到被害人的谅解,从而达成和解协议获得法律上的从轻、减轻甚至免除处罚;而贫穷的人由于无力满足被害人的赔偿请求,不能通过金钱、物质上的补偿弥补被害人的创伤,无法达成和解只能接受刑法的处罚。   (二)给“和解”当事人带来的不适当利益追求与角逐   刑事和解中被害人诉求是要求加害人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加害人的诉求是获得被害人的谅解,获取法律宽大处理的一个机会。法律现阶段并没有对赔礼道歉的形式和内容作出限制,也没有对当事人赔偿损失限额作出规定,这就有可能出现被害人要求加害人的道歉行为有违社会主义良好风俗,如要求加害人自己打自己嘴巴、当众下跪等,也很有可能出现被害人“漫天要价”,特别是加害人为公务员、国有企业等职位,一旦被判刑,工作以后都没有了,被害人抓住这一点,漫天要价,加害人最终“不得不”接受。加害人为达到宽大处理,刻意追求被害人谅解,有时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去摆平被害人,可能去威胁、引诱被害人,或者当事人双方达成一致损害第三方的利益。   (三)滋生新的司法腐败   (1)刑事和解司法审查标准不一且主持机关众多,适用阶段广泛这可能会滋生司法腐败。现阶段公检法都可以作为刑事和解的主持机关,彼此对和解的范围理解不一 ,适用条件,适用阶段情况也没统一,这给了国家机关比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也没有有效,严格的监督机制,增加了腐败的可能。(2) 刑事和解的当事人双方可能权力、社会地位、财富不对等,当加害人为有权、有钱、有势时,加害人为达到和解目的,可能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买通公、检、法,让公检法当说客去说服被害人谅解,滋生司法腐败。(3)现阶段没有一个成熟、详细的程序规则去规范刑事和解程序,也为司法腐败增添了可能。   注释1.陈光中.刑事和解再探.中国刑法杂志.2010(2)   2 庄绪龙.刑事和解保障论[J].2010   参考文献   [1]刘伟.刑事和解制度的理性考察.河北法学.2007(5)   [2]秦玉红.刑事和解的概念探析.学习论坛.2010(12)   [3]李际清.刑事和解若干问题研究.宁夏社会科学.2009(7)   [4]陈光中.刑事和解再探.中国刑法杂志.2010(2)

范文八: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研究 投稿:陈獀獁

  摘要:随着人们对人权事业的不断关注,刑事司法环境得到了显著的优化,刑事司法运作中的各种法律关系得到明显的改善。尤其是《刑事诉讼法》新修订的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实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良好环境下,进一步构建多元化的刑事纠纷解决机制,预防和减少犯罪,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的团结稳定。然而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暴露出一些亟待解决的新问题,通过深入的分析研究,找出症结之所在,并在此基础上提出理论和实践的解决方案。   关键词: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现状;对策   中图分类号:D92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4379-(2015)01-0271-02   作者简介:王飞,女,河北邯郸人,河北大学政法学院诉讼法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   一、我国目前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现状   (一)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立法不够完善   针对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而言,缺少相关配套的司法解释和法律法规,导致此程序的可操作性很差。另外,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的案件适用范围不够明确,不利于发挥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价值和意义,不能适应社会的需求。加强这一制度的研究,无疑会裨益于我国刑事立法和司法实践。此外,司法实践中对于“相对不起诉”适用的不到位,有不起诉制度本身发展的历史原因和现行制度的缺陷影响,也有检察机关内部工作制度的影响,都制约着检察机关对刑事和解案件作出了相对不起诉的处理。   (二)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调停者不明确   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调停者对当事人之间能否达成调解协议有很重要的关系。在我国,调停者可以为案外的第三人和国家公权力部门。这样虽然有利于和解协议的达成,但国家司法机关作为调停者存在一些问题。首先,国家司法机关进行主持当事人之间的和解,可能影响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司法机关作为公权力的代表,代替国家在惩罚犯罪,打击犯罪,由其担任调停者容易使加害人心里上担心加重量刑或被害人认为赔偿得不到公正等,最终不能很好的实现当事人和解程序的初衷。   (三)当事人所达成的和解协议执行缺少监督   实际的司法办案过程中,有些加害人可能为了在量刑上得到相应的减少,被害人为了得到更多的经济补偿,两者的心里一旦结合,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的概率更高。即使这样,和解协议也可能出现履行不能的现象,缺少有效的监督。如果所达成的和解协议不能得到强制执行,那对社会关系再次造成伤害,极大地损害了国家司法的权威性。因此,刑事和解制度在司法实践的适用过程中,可能会成为司法外力量染指司法的渠道,成为案件当事人与司法人员进行不正当交易的途径,最终导致我国司法腐败的产生。   (四)配套程序发展不完善,无法发挥其价值   由于我国人们调解制度的不发达,民众对人们调解的认可度不高,受到系统训练的人们调解员不多,使得人民调解在技术上也有困难。此外,社会矫正体系的不发达,也是刑事和解加害人责任承担方式比较单一,影响了刑事和解制度价值的实现。实践中可以看出,刑事和解达成后,加害人主要承担的责任是经济赔偿和赔礼道歉。虽然这两种方式确实最能弥补受害人的损失,但并不能达到刑事和解制度设置的初衷。在弥补受害人损失的同时,刑事和解制度还有平衡社会利益,促进加害人回归社会的作用。   二、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改进措施   (一)完善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规定,出台相应的实施细则   针对我国目前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规定过于原则、笼统,缺少相关的司法解释、法律法规,缺乏法律规范的明确支撑的现状,国家有关立法机关需要相关的实施细则,国家司法机关(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也可以联合出台相关的法律文件,主要针对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中的实施细则做出详细的规定。同时,我国可以借鉴外国关于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成功经验,结合我国司法实践,适当的扩大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的适用范围,进一步推广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在我国的应用。   此外,刑事和解制度还要在对当事人民事权益的处分上作出理论指导,公平、公正、合理地确定刑事和解的赔偿标准和赔偿数额,最大限度地减少刑事和解对我国刑法平等原则的损害。同时,司法机关也可以根据案件特殊情况,包括损害程度、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等,计算出本案的赔偿数值,即基本的物质损失和正常范围内的精神损害赔偿数额,被害人可以适当超出其所遭受到的实际损失与犯罪嫌疑人进行和解,在物质赔偿损失的基础上可以制定合理的惩罚性赔偿数额。因此,制定出一个基本标准和最高赔偿额,更好的在全国不同经济水平的地区根据具体情况合理适用。   (二)明确调停者的角色,建立全方位的调解体系   调停者在当事人和解程序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在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构建下,可以以人民调解员为主体,联合基层社区服务者、志愿者及国家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等,在办案单位的监督和配合下,加强各部门之间的沟通联系,开展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更有利于保障案件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也有利于实现当事人采用刑事和解程序的目的。   此外,为了缓和司法人员的办案压力,我国还需要建立和解调解员制度,充分利用退居二线检察官承担起刑事和解主持的工作。检察官由于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设置相应的奖励机制,有利于推定本项工作走向专业化、规范化。而调解员的主要职责是负责联系双方当事人,解释刑事和解制度的相关法律法规,在双方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帮助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可以采用多元化指导方式进行,如电话、邮件、书信、面谈等等。   (三)采用多种方式进行监督,构建一个完善的监督体系   对于当事人之间所达成的和解协议的执行问题,在实务中,需要建立一个完善的监督体系,具体包括:第一,专门监督;人民检察院是我国专门的法律监督机关,依法对刑事案件的各环节进行法律监督。检察院需要加强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的过程、内容及后期的执行进行全程监督,保障诉讼程序的高效运作。第二,社会监督;刑事诉讼过程中,参与的主体之间可以进行相互监督,也可以借助一定的媒体网络,将有争议的案件和解进行公开,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及时保障和解协议的执行。   其次,建立刑事和解报备机制,刑事和解案件必须报上级机关备案,刑事和解后的不起诉决定的案件必须报省级检察院备案,上级机关和省级检察院对报备案件的刑事和解违反规定,可以调查核实情况,提出纠正意见。同时,还要赋予被害人对和解后不起诉决定的异议权,只有被害人不同意检察机关作出的不起诉决定,检察机关不得在刑事和解之后作出不起诉决定,从而制约检察机关的权力。   (四)完善配套机制,发挥应有效力   刑事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心理上会出现对社会及受害人的非理性心理问题,尤其是在受到刑事强制措施后,难免心理上表现为脆弱或暴力,甚至对受害人和社会的憎恶。同时,受害人心理上也造成了无法愈合的伤口,因此,建立心理矫治机制,设立专门的心理矫治机构,调整羁押者的心理状态,有利于促进双方达成刑事和解协议,更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谐,双方矛盾的化解。社会上也要积极支持心理矫治机构事业的发展,鼓励机构对当事人的心理进行矫治,必要时可以借鉴法律原值制度,要求相关心理咨询机构及专业人员承担对被害人心理救治义务。同时,建立完善社区矫正制度,使刑事和解制度发挥其应有的效力,实施奖励机制,激发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工作的积极性,促进刑事和解制度更好的实施。   三、结论   随着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的不断实施,当事人刑事和解程序在实际办案过程中不断得到应用,并日趋完善。目前,法学理论界也对当事人和解程序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实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良好环境下,进一步构建多元化的刑事纠纷解决机制,预防和减少犯罪,化解社会矛盾。这不仅有利于和谐社会的构建,更有利于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 参 考 文 献 ]   [1]蔡博.刑事和解:问题、原因及对策[J].法制与社会,2011(03):15-18.   [2]曾昊.对我国刑事和解制度的微探[J].理论园地,2012(11):71-73.   [3]彭静.论我国刑事和解制度的完善[J].法制与社会,2013(02):36-37.

范文九:刑事和解及其在侦监程序的实施 投稿:秦眉眊

Iv e n Sd t    吼 m^ d o ey s

{. l5 }I I 缸金  j

2o.o     1( o9  )  

刑事 和解及 其在 侦 监程 序 的实施 

任 留存 季 萍 

摘 要 矛盾纠纷的解决无外乎和解、 调解和诉讼, 而这其中和解的成本是最低的. 我国的刑事制度在设定之初, 对起诉制  度就规定了公诉和 自 诉并存, 公诉为主, 诉为辅.19 年 3月, 自 96 我国刑事诉讼法修改时贯彻了这一原则, 同时适 当扩大了   自 诉案件范围. 设立 自诉制度的原 因主要是那些犯罪罪行 比较轻微、 。 案情比较简单, 主要损害的是个人的利益.赋予特定  人对这些特定案件的 自诉权, 为刑事和解的实施提供了理论上和制度上的依据.   关键 词 自 诉 公 诉 刑事 和解  中囤分类 号: 9 8 D 1  文献标 识码 :   A

文 章编号 :090 9(09l-6・2 10—522o ) 0 1   O 0

自诉案 件范 围 

自诉案 件既然法 律赋予 自诉权人 以起诉 的选择权 , 也就  当然

懈 释》 的规定 . 自诉案 件包 括 以下三类 :  

( ) 一 告诉 才处理 的案件 

进 从崇川 区  根据 ‘ 事诉讼 法》 10 刑 第 7 条及 六机 关 ‘ 决定> 最高人 民法 院  意味 着法律 允许 双方 当事人 和解 , 而避 免诉讼 程序 。 检察 院实施 刑事和解 的案例看 , 也大 多都是有 控告 申诉 部 门受 理 

的 被害人 、被 害 人的法 定代 理人及 其近 亲属 提 出的控 告 申诉 案  此 类案件具 体包 括 : .刑法》 26 规定 的侮辱 、 1‘ 第 4条 诽谤案  件 , 大多 属于 自 案 件的第三 类 . 诉 从现 行 的法律规 定和 实践 效果 

件 , 严重危 害社会 秩序 和 国家利益 的除外 : .刑 法》 27条  看 , 自诉案件 实行 刑事和解 制度 是完全 可行 的 。 但 2‘ 第 5 对  

第 l 规定 的暴力干涉 婚姻 自由案件 , 款 即未造 成被害人死 亡 结果 

( ) 二 过失犯 罪案件 

刑法 以惩 罚故意 为原 则 , 罚过 失 为例 外。 惩 尽管现 实生活 中  的 以暴 力干 涉婚姻 自由的案件 ; .刑 法》 20 3‘ 第 6 条第 1 款规 定的  虐待案件 , 即未造成 被害人 重伤 、 亡结果 的虐待案件 ; .刑 渤   实 际发生 的过失犯 罪案件屡 见不鲜 , 死 4‘ 刑事立 法上处 罚过失 也有扩  第 20条规定 的侵 占案件 。 7  

大 的趋势 , 处罚过 失依然被 视 为处 罚故意行 为 的例 外或 补充 。 但  

我 国‘ 刑法》 l 条 第 2款 明确 规定 : 失犯罪 , 第 5 过 法律有 规 定的才 

( ) 二 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 

此类

案件具 体包括 :.刑 法》 24条第 l 1‘ 第 3 款规定 的故意伤  负刑 事责 任 。 从现 实生 活看 , 失犯罪 的危 害要远 远小 于故 意犯  过 害案件 , 即致 人轻 伤害 以下案 件 ; .刑法》 2 5 2‘ 第 4 条规 定的 非法  罪造 成 的危害 , 且对 于过 失犯罪 , 罪人一 般主观恶 性较 小, 犯 虽然 

侵入住 宅案件 ; .刑 法》 2 2 规定 的侵犯通 信 自由的案件 ; 法律 对过 失犯罪 也规定 了远 小于故 意犯罪 的刑 罚, 3‘ 第 5条   但笔者 以为在  4‘ .刑法》 28 第 5 条规 定的 重婚案件 ; .刑 法》 2 1 规定 的遗  法律 规定 的限度 范围 内, 们依然可 以对达 成刑事 和解或 部分达  5‘ 第 6条 我 弃案件 ; .刑法》 则第 三章第 一节 规定 的生产 、 6‘ 分 销售伪 劣商 品  成和 解 的犯罪嫌 疑人 处依法 定性 幅度 内相对较 轻 的刑罚 。 当然 ,  

案件 , 但是严 重危害 社会 秩序和 国家 利益 的除外 ; . 法》 则  刑事 和解 的达成需要 双方 当事人的共 同努 力, 7硎 分 也只有 在刑 事和解  第三章第七 节规定 的侵犯 知识产权 案件 , 是严重危 害社会秩序  但 人可能判 处 3 有期徒 刑 以下刑 罚 的案 件 。 年   以后 , 才能 将其 作为一 个供法 院量刑 时参 考 的情 节 。笔者 以为 ,  

和国家利益 的除外 :.刑 法》 8< 分则 第四章 、 五章规定 的 , 告  对 自诉案件 以外 的所 有案件 均应通 过法定 的诉讼途 径解 决, 第 对被 并依 

法作出相应的判决、 裁定, 刑事和解作为促进社会纠纷解决, 实现  ( ) 害人有证据 证 明对被告人 侵犯 自己的人 身权 利 、 产  社会 和谐 的有 力措施 , 当大 力实施 , 三 被 财 应 但也 应严格 在法 律框 架 内  

权利的行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 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不予  实施 。换 言之 , 事和 解不 能免除刑 事法 律追 究 , 事和解 只能  刑 刑 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案件  作 为量刑 的一 个情节 。 随着社 会发 展, 果需要 进一 步扩大 自诉  如

自诉权利 的设置 , 予 了 自诉 权人起 诉与否 的选择 权 , 赋 在此  案件 范 围, 也应 通过 立法 的途 径解 决 。   前提下 , 果 自诉权人 向法 院提起诉 讼 , 如 则会 引起法 院的受理 , 进 

就不会 开始 , 而也就会 出现我们 所说 的私 了情 况 的出现 , 且  进 而 ( ) 三 涉及 公 民 、 法人 间财产性 利益犯 罪 的案件 , 犯 罪后 能  且

而 使案件进 入诉讼 程序 : 但如 果 自诉权人 不提起 自诉 , 讼程序  得到 所有被 害人 或其 近亲属 的谅解 的 , 侵犯公 共安

全 的除外  诉 但

涉及 公 民、 法人 间财产性 利益 的犯罪 案件 , 一般 都会给 被害  人一 方带来 一定 的财产损 失, 而刑事 和解 的方法通 常情况 下也就  包括 赔礼 道歉 、 偿损 失等 , 然犯 罪后将 犯罪所 得返 还 受害人  赔 虽 这种结 果的 出现 也是完 全符 合法 律 的规 定 的。   二 、 事和解 案件 范 围 刑  

刑事 和解制度 的 出现 , 是在遵 循公诉 为主 、 就 自诉为 辅 的诉  不影 响犯罪 构成要件 的成立 , 作为犯 罪嫌 疑人悔 罪表现 的一个  但 讼原 则 的基 础上 的发展 , 是对 自诉制 度 的坚 持 , 是在 对受 害方全  考量 情节 也是必 须的 。更何 况, 在刑 事和 解的情 况下 , 又不仅 仅 

力保 障 的同时, 对相对 方权利 的 同样保护 , 即在适当 的前 提下 , 对  是返 还犯罪 所得这 么简单 , 因此 , 对此 类案件 可 以适 用刑事 和解 ,  

犯 罪嫌疑人不 立案 、 侦查 、 不 不逮捕 、 不起诉 、 从轻处罚 、 轻处 罚  而且 也应 当将刑事和 解作为 一个量刑 的考量 情节 , 犯罪嫌 疑人  减 对 或 免于处 罚。 故刑事 和解 案件 的范 围要 以 自诉案件 范围 为主体 ,   但 又不必拘泥 其中 , 因为犯罪 嫌疑人犯 罪后 的态度也是法 院在量  最终 的量 刑也应 相对 单纯 的返还犯 罪所 得要轻 。  

刑事和 解作为一项 新型制度 , 对于 和谐社会 的构建是 具有重  刑 时要考 虑的一个 酌定情 节 。 鉴于此 , 以为刑 事和解 的案件  大 的意义的 , 笔者 在司法实 践中对于其他可 以适用这一制度 的案件 , 应  范围应 当包 括 :   当积 极探 索 , 笔者 以为上述 三种案件应 当适用刑事和 解制度 , 但刑  ( ) 一 自诉案件  事和 解制度 并不应单单 的适 用于这三 种案件  ( 下转 第 6 页 ) 7  

作者简介 : 留存, 苏省 南通 市崇川 区人 民检察院 书记 员; 任 江   季萍 , 苏省 南通市 崇川 区人 民检 察院反渎局侦 查科长. 江  

61  

L g l w tm  n   o it  e a S z e A d S ce y  

{占 l 缸金  } I j

20.0   091(     )  

再进 一步细 化 乙的行为 。 当成立 教唆 犯 , 一种 陷害教唆  应 是

虽然 乙利 用丙 引诱 甲犯 罪的动 机是使 甲构成犯 罪 , 到报 复  乙成立 强奸 罪 的共犯 。 达   甲先 前强奸 乙 的 目的 , 罪动 机并 不在于 要使 丙被 强奸 , 甲与  犯 使

丙 发生性关系 只是 乙达到报 复 目的的一种手 段而 已, 是犯罪 动  行 为 。陷害 教唆广 义上 的理解 其范 围应广 于 未遂 教唆和警 察 圈  但 陷害 教唆应包括 本案 中

甲是 出于 陷害 的动机 , 教唆他 人实施  机 与犯罪故意 属于不 同的范 畴 , 法理论 体系 中的地位 与作 用  套 , 在刑

自然不相 同。 犯罪 故意 是犯 罪构成 要件要 素 , 我 国刑法 理论 中  犯 罪 、 在 既遂 之后进 行举报 的行为 。在 本案 中 甲是 被教唆 者 , 甲所 

是 犯罪构成 主观构成 要件 的重要 内容 , 如强奸 罪这种 故意犯 中  实 施的 强奸行 为是行 为犯 , 实施奸 淫行 为时 就 已经 既遂 了。 在 在 但 

笔者 不 同意此观 点, 诬告  若缺 少故 意则不 成立 犯罪 。 罪动机 仅 为犯罪 故意之 原始 形态 , 有 观点 认为此情 况有成 立诬告 陷害 罪 , 犯  

但本 不 是规范 意义上 的评 价 , 者是认 定人 身危 险性 的渠道 , 或 或者 从  陷害的前提 是捏造虚 假事实 , 案 中乙 的举 报行为 并非是捏造  侧 面反映 故意 内容 , 无论 如何都 不是故 意本 身 , 但 只能在 犯罪 成  强 奸的 事实而 是真实 的反映 。 有观 点认 为成立帮 助犯 , 也 笔者认 

立 之后对 量刑产 生影 响 , 是犯罪 成立 要件 。因此 , 不 认为 乙 的故  为 也欠 妥 。在 默示 的教 唆中确 定教 唆行 为必 须要结 合具 体的环 

意是利用丙而实现对甲的报复的观点是混淆了犯罪故意与犯罪  境 来分析 , 如王某与 李某有深 怨, 张某 得知后 将李某缚 于王某前 ,  

动 机的区别 , 乙的犯 罪故意 是追求或 者说放 任 甲与丙发 生性关 系  并 拿 出一把刀 , 未说一 句话 , 某遂 杀死李 某 。在杀人 案中就  但 王

这 一危 害结果 的发 生 , 当然符 合故 意犯罪 的特 征 。 这  

很难 说 张某 的行为 是帮助行为 , 因为在 特定 的环境 中教唆者让被 

有 共 同意思联络 是成立 共犯 的另一条件 , 是使 “ 别心异 体” 的独  教 唆者极 易于产生犯 意且此犯 意的产 生是 自然而然 的, 客观外  立 行为人 的犯 罪行 为转化 为 “ 同心 一体 ” 的共 同犯罪 人接 受处 罚  在环 境 的引诱 , 而此 时的环境刨 设者 与其 说是帮 助 , 宁是教唆  毋 的前提 。共 同意思联 络包 括两个 层次 : 一层是 共 同认识 , 另一 层  更为合 适 , 因为 帮助他人 实施犯 罪是 无可 争议 的帮助犯 , 例如在  是 共 同意志 。所谓 共 同认识 就是 不 同共犯人 认 识到 自己将 实 施  此 强奸案例 中乙帮助 甲控制住 丙的反 抗 ( 如果 说有反抗 的话)方  , 的是不 法行 为且与 他 人共 同实施 。共 同意 志是 指通 过相互 之 间  便 甲实 旌奸淫行 为 , 么乙就是 无可 质疑 的帮助 犯 , 那 虽然 我 国刑  的分工 一起努 力 实现 共同 的危害 结果 。关

于 共 同犯 罪意 思联 络  法 中强奸罪 的主体 限于男性 , 但这 并不 影响女 性成成 为强奸犯 的 

的程度有 争论 , 笔者认 为 只要达 到共 同认识 的程度 就足 矣 。 立  帮助 犯 。但事实 上在本 案中 , 成 乙只 是 “ 帮助 ” 甲产 生 了犯意 , 强奸 

共 同犯罪 的意思联 络并不 以 明示 为唯一 , 示 同样 可 以成立 意思  行为由甲单独实施并完成, 默 此种“ 帮助” 并非为帮助犯中的帮助,  

联 络 。在 本案 中 当然应 该肯 定其 默示共 同 意思联 络 的存在 。故  其 实质 意义应 为教唆 。  

( 上接 第 6 页 ) 、 监部 门在 刑事和解 中 的作用  l 三 侦

的不立案 理 由不 能成立 的 , 当通 知公 安机 关 立案 。 应 但对 于可能 

侦查 监督部 门 的主要职 责是 受理 公安机 关 、 国家 安全 机关 、 适用 刑事和 解制度 的案件 ,   检察 机关 在发 出 ‘ 通知 立案 书》 同  的

反走私 犯罪侦 查机 关和 检察 机关 侦查 部 门移 送 审查批 准或 决 定  时 , 明建议适用 刑事和 解制度 , 并送达 有权 侦查机 关 。 写 一  

逮 捕的案件 。 对侦 查机 关 ( 门) 当立案 而不立 案侦 查 、 应 当  部 应 不

( ) 二 审查批捕 中, 事和解 制度 的 实施  刑

立 案而立 案侦 查 的案件 实施立 案 监督 。对侦 查机 关 的侦查 活 动  《 事诉讼法》 6 刑 第 8条规定 : 民检察 院对于 公安机 关提请  人 是 否合法依 法实 施监 督。作 为担 负立案 监督 、 查监 督 、 侦 审查逮  批准逮 捕的案 件进行审 查后 , 当根据情 况分别 作出批准逮 捕或  应 捕职 能的检察 机关 内设部 门, 侦监部 门与案件 当事 人的联 系也 主  者不 批准逮 捕的 决定 。 于批准逮 捕 的决定 , 对 公安机 关应 当立 即  

要通 过这些 职 能的履行 来实 现 。 在刑 事和解 制度 中 , 监部 门的  执行 , 侦 并将执行 情况及 时通 知人 民检察 院 。对 于不批 准逮捕 的 ,   作用 也主 要是在 立案 监督和 审查逮 捕 中实现 的。   人 民检 察院应 当说 明理 由 , 需要补 充侦 查的 , 当通知公 安机关 。 应   ( ) 监督 中, 事和 解制度 的 实施  一 立案 刑 故在 审查逮捕 中 , 监部 门应在 阅卷 后 , 侦 区分犯 罪嫌 疑人 已经被  《 刑事诉 讼法》 8 第 条规定 : 民检 察院依法 对刑 事诉讼 实行  拘 留和 未被拘 留 , 人 分别 在 1日和 3日内及时 与案件 当事人 联系 ,   法律 监督 。第 8 7条进 一步对 立案 监督作 出了更 为明确 的 规定 : 询 问有 无适 用刑事 和解制 度的可 能 , 于适 用刑事 和解制度 的 ,   对   “ 民检察院认

为公安机 关对应 当立案 侦查 的案 件而 不立案 侦查  侦监 部 门对 于犯罪 嫌疑人 主观恶 性不 大 , 取取保 候审 、 视居  人 采 监

的 , 被害 人认 为公安 机关对 应 当立 案侦查 的案件而 不立 案侦  住 不致 危害诉 讼正 常进行 的 , 应不 予批 捕 。 或者 一般   查 的, 向人 民检察 院提 出的 , 民检察 院应 当要求 公安 机关 说 明 人   四、 意义 

不 立案的 理 由。人 民检察 院认 为公 安机关 不立 案理 由不 能 成立  侦 监部 门在 履行立案 监督和 审查批捕 职能过 程中 , 都会 与案  的 , 当通 知 公安机关 立案 , 安机关 接到通 知 后应 当立 案 。法  件 当事 人接触 , 应 公 ” 除能够 详尽 了解案 情之 外 , 能准确 掌握案件 当  还 律对立案 监督虽 有明确 规定 , 但对 于立 案监督 的更深层 次 内容缺  事人 的心态 。 于其是 否愿 意适用 刑事 和解制度 有直 观 的了解 。 对   乏规定 , 只是说人 民检察 院认为 , 律规定 稍显 主观 , 笔者 以为  充 分发挥侦 监部 门的这种 作用 , 能更 有效的处理 社会矛盾 纠  法 但 不仅 也正 因如此 , 给 了实施 刑事和解 制度 的可 能性 。笔 者 以为, 恰 可  纷, 在一 定程度 上也 缓解 了司法 资源 的压力 。 刑事 和解作 为一  但 以适用 刑事和 解 的案件 . 于应 当立案 而没有 立 案的 , 监部 门 对 侦   种 探索性制 度 , 还有其 不完 善之处 , 如和解 制度 的具体流程 、 例 对  在接受 除本院 控告 申诉 部门移交 的案件后 , 区分具体 情况做 出 应   诉 讼程序 、 诉讼 时效 的影响 等 , 有待 完善 。 还   不同处 理 。 . 1侦监 部 门如发现 案件 属 自诉 案件 的 , 先行 将案 件  可 交 山本 院控 中部 门, 于适 用刑 事和解制 度 的 , 监部 门将不 再  对 侦 启动立 案监督 程序 : . 于其他类 型 的案件 , 监 部门应 向公 安  2对 侦

机 关发 出《 要求说 明不立 案理 由通 知书》 检察机 关认 为公安机 关  ,

6  7

注释:  

①陈光中主编. 刑事诉讼法 . 北京大学出版社. 高等教育出版社.0 5年版  20

范文十:论刑事和解程序的配套机制 投稿:许煡煢

论刑事和解程序的配套机制

摘 要:新《刑事诉讼法》根据各方面的意见,吸收了司法实践中的有益作法,单独设立了”当事人和解的公诉案件诉讼程序”一章,新增了刑事公诉案件的和解程序。刑事和解作为一种恢复性、平和式的解决刑事案件的方式,相对于传统的破坏性、武断式的解决刑事案件的方式,具有积极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为了更好地发挥刑事和解程序的功能,应尽快建立起一套配套机制作为该程序的支撑。

关键词:刑事和解 配套机制

一、法律援助制度

法律援助制度是国家以法律化、制度化的形式为某些经济困难或特殊案件的当事人提供免费或减费的法律帮助,以保障其利益得以实现的一项法律制度,是各国普遍采用的司法救济制度,为各国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1]

法律援助制度在刑事和解制度中的有效介入,可以发挥以下支撑功能:其一,从刑事和解的程序公正层面来看,主要面临的是如何促进和解程序的民主性与公正性,从而防范合意向同意或恣意变质,甚至向强制蜕变。[2]法律援助可以帮助当事人知晓自己在刑事和解中享有的权利,在受到非自愿性和非法性干扰时,能够有维护权利的依托;其二,法律援助制度也是帮助当事人和办案机关进行良好沟通的有效机制。当事人由于缺乏法律专业知识,对刑事和解的本质及意义可能会产生理解上的偏差,从而可能与办案机关在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