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见代理案例分析_范文大全

表见代理案例分析

【范文精选】表见代理案例分析

【范文大全】表见代理案例分析

【专家解析】表见代理案例分析

【优秀范文】表见代理案例分析

范文一:表见代理案例分析(一) 投稿:郭崈崉

案例:

张媛口头委托其弟张利代其在某基金会存款,先后八笔共13万元人民币,张利系该基金会储蓄部副主任,每次存款时在存款人栏填写张媛,在经办人栏还是填写张媛。其后,张利伙同该基金会会计李丽以张媛的名义从该基金会贷款8万元人民币,以张媛在该基金会所存13万元存单质押,借款人栏、经办人栏和出质人栏都是填写的张媛。

张利将上述8万元擅自打入甲公司的账号,有去无回。因未按时向基金会还本付息,基金会行使质权,从13万元存款中扣下8万元及其利息。

在此期间,张媛口头委托张利将2万元借给李村,没有任何书面文件,对此张媛承认张利有代理权。

张媛以其未借款和未设立质押,张利的借款和质押均系其自己行为为由,向该基金会主张13万元的存款及其利息。基金会则认为张利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张媛应当承受法律后果。

问:本案如何处理?

本案的关键在于张利以张媛名义订立的借款合同和存单质押合同是否有效,张利的上述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基金会是否有行使存单质权的法律及法理依据。

张媛委托张利代其在基金会存款13万元,属于建立在委托合同基础上的委托代理,委托事项为代理存款13万元,委托和接受委托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代理行为当属合法有效。从代理效果看,张媛也实际与基金会建立了储蓄合同关系,完全符合委托人张媛的意愿。虽在张利行使代理权过程中存在瑕疵(未如实填写经办人是张利,而填的张媛),但对委托人张媛与基金会建立合法的储蓄合同关系并无实质影响。

张利以张媛名义贷款8万元、以张媛所有的13万元存单出质的行为的行为属于无权代理,无权代理人订立的合同属效力未定的合同之一,欠缺生效要件,被代理人拒绝追认时则属无效。从本案事后情况看张媛明确拒绝追认,因此该贷款和出质行为对张媛均不发生效力,全部责任均应由张利自行承担。需要注意,张媛委托张利存款13万元以及后来委托张利借款2万元给李村分别都是独立的委托合同,每一次委托都有张媛明确的委托意思和具体的委托事项,张媛从未有过委托张利以其名义办理贷款和以存单出质的委托意思,因此张利的行为完全符合无权代理的构成要件。从另一角度看,存单质押合同属借款合同的从合同,因借款合同被张媛拒绝追认而归于无效,作为从合同的质押合同依法亦归于无效。

张利的代理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关键在于本案情况是否足以使相对人基金会认为张利对张媛贷款一事享有代理权。贷款是为自身设定大额债务的行为,作为发放贷款的贷款人,基金会负有对借款人身份、资信、贷款意思等情况谨慎的调查义务,在没有借款人本人书面授权的前提下,显然不能以张利曾代理张媛存过款的事实就推定张利对张媛贷款也必然享有代理权,可见张利以张媛名义贷款的行为对基金会不构成表见代理。

基金会可否基于善意取得制度行使其质权?我国《担保法解释》第84条仅规定了动产质权的善意取得,其设立基础是基于相对人信赖无权处分人对本无处分权的动产具有处分权的表象特征,而本案中以存单出质属权利质押,存单上已载明权利人为张媛,显然张利在无明确授权的前提下对该存单无处分权,

基金会在明知的情况下仍与张利订立存单质押合同,自然无法与动产质权一样适用善意取得制度,故其不可能基于善意取得制度行使其所谓的“权利质权”。

当然,在实务中,首先还应当审核该基金会是否具有合法的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的资格,否则其全部行为自然是无效的。

综上所述,由于张利擅自以张媛名义贷款、以张媛所有的存单出质的行为事先未经张媛同意、事后也未得到张媛的追认,故其以张媛名义订立的借款合同及质押合同均归于无效,对基金会而言张利的贷款行为也不构成表见代理,基金会行使质权无法律及法理上的依据,其8万元及利息损失只能向无权代理人张利主张,存单权利人张媛基于合法有效的储蓄合同当然地享有对基金会13万元存款及利息的债权。

1、张利以张媛名义订立的借款合同和存单质押合同是否有效?

2、张利的上述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

1、 张媛委托张利代其在基金会存款13万元,属于建立在委托合同基础上的委托代理,委托事项为代理存款13万元,委托和接受委托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代理行为当属合法有效。从代理效果看,张媛也实际与基金会建立了储蓄合同关系,完全符合委托人张媛的意愿。虽在张利行使代理权过程中存在瑕疵(未如实填写经办人是张利,而填的张媛),但对委托人张媛与基金会建立合法的储蓄合同关系并无实质影响。张利以张媛名义贷款8万元、以张媛所有的13万元存单出质的行为的行为属于无权代理,无权代理人订立的合同属效力未定的合同之一,欠缺生效要件,被代理人拒绝追认时则属无效。从本案事后情况看张媛明确拒绝追认,因此该贷款和出质行为对张媛均不发生效力,全部责任均应由张利自行承担。

需要注意,张媛委托张利存款13万元以及后来委托张利借款2万元给李村分别都是独立的委托合同,每一次委托都有张媛明确的委托意思和具体的委托事项,张媛从未有过委托张利以其名义办理贷款和以存单出质的委托意思,因此张利的行为完全符合无权代理的构成要件。从另一角度看,存单质押合同属借款合同的从合同,因借款合同被张媛拒绝追认而归于无效,作为从合同的质押合同依法亦归于无效

2、关键在于本案情况是否足以使相对人基金会认为张利对张媛贷款一事享有代理权。贷款是为自身设定大额债务的行为,作为发放贷款的贷款人,基金会负有对借款人身份、资信、贷款意思等情况谨慎的调查义务,在没有借款人本人书面授权的前提下,显然不能以张利曾代理张媛存过款的事实就推定张利对张媛贷款也必然享有代理权,可见张利以张媛名义贷款的行为对基金会不构成表见代理。

范文二:表见代理案例分析1 投稿:魏您悩

表见代理案例分析

2000年11月至2001年5月,被告某县劳动服务公司副经理汤某先后12次向该县石油公司所属加油站赊购汽油,前8次服务公司均在赊购汽油后一个星期内以转账方式支付完毕,但拒绝支付后4次汽油款5.2万元,原告遂提起诉讼。被告服务公司辩称,汤某后4次赊购汽油行为属个人行为而非职务行为,石油公司举不出当时是服务公司委托汤某赊购汽油的证据,同时购油登记表上也仅有汤某的签名,未加盖服务公司的公章,故应由汤某个人履行支付汽油款5.2万元的义务。

本案从表面上看,服务公司的抗辩理由似乎是成立的,因在举证期限内石油公司均举不出证据证实汤某后4次赊购汽油的行为系职务行为而非个人行为(例如:石油公司举不出服务公司委托汤某向石油公司购买汽油的委托书或介绍信,而仅能举出有汤某个人签名的购油单,且上面均未加盖服务公司的公章)。因此,原告石油公司似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但是,认真审查12次交易行为,发现双方的前8次汽油买卖行为均系汤某个人签名,而事后在一星期内由服务公司支付汽油款,而且石油公司加油站工作人员均知道汤某系服务公司分管采购物资的副经理,也就是说,经多次的交易,双方单位已形成一种交易习惯:在汤某声称

代单位购油时,不须出具其单位委托书或介绍信,只需汤某个人在购油单上签名即可,亦即石油公司完全有理由相信在汤某的后4次与石油公司缔结买卖合同时是有代理其单位实施此行为代理权的。同时,在举证期限内,服务公司举不出当时汤某与石油公司恶意串通,损害服务公司利益的证据。因此,汤某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其实施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服务公司承担。

当然,被代理人承担法律责任后,可以向表见代理人行使追偿权。

范文三:表见代理案例和分析 投稿:潘撆撇

警惕“表见代理”

案情介绍:

甲、乙公司有长期的业务往来关系,李某系甲公司的一名采购员,一直负责与乙公司进行接洽并签订采购合同。2009年3月,乙公司交付的一批货物质量不合格,按照双方在合同中的事先约定,甲公司有权扣除20%的货款。但李某于2009年5月与甲公司签署了货款确认书(未加盖甲公司公章),其中并未扣款。不久,乙公司向甲公司出示该货款确认书,要求甲公司支付全部货款。甲公司以李某的行为超越了代理权限且确认书上未加盖公司印章为由拒绝清偿应扣除的货款。乙公司遂诉至法院,要求甲公司立即清偿全部债务。 案例分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李某在货物确认书上的签字行为是否能代表公司,是否具有合法效力,如果李某的签字能代表公司且具有合法效力,则甲公司依法应向乙公司支付全部货款;反之,则李某的签字行为不能代表公司,公司有权不予认可。

本案中,甲公司自称公司内部对李某的签字效力及范围有限制,但并不能出示证据证明将此限制告知了乙公司,且李某担任甲公司的采购员,一直代表甲公司与乙公司进行业务往来,乙公司有理由相信李某就货款确认一事享有签字确认的权利,其签字行为可代表甲公司,因此,最终法院判决李某的在货款确认书的签字行为代表了甲公司,合法有效,甲公司应承担该签字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甲公司应向乙公司支付全部货款。

李某的上述行为在法律上被称为表见代理,所谓表见代理是指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的无权代理人,以被代理人名义进行的民事行为在客观上使第三人相信其有代理权而实施的代理行为。表见代理效力为我国法律所认可,它的意义在于维护交易的安全,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合法权益。现实生活中的表见代理行为还有:将公章交给他人保管,而保管人私下对外使用公章;给他人的授权委托书中未写清楚授权事项、授权范围,导致被授权人滥用授权等。对于表见代理,法律规定其后果均应由“本人”承担——本人是指真正的有权主体,如公章上的刻名单位、签发授权书的授权人等。

因此,在经营活动中,企业应严格规范授权委托书的签发,出具时应明确授权的具体事项、授权的权限、时间期限等内容;在授权期限届满或提前取消授权时,企业应当及时通知相关的客户;企业还应建立严密的公章、合同等企业专属物品保管机制,防范恶意代理的发生。同时,与合同相对人进行交易前亦应当作一些必要的调查,要审查对方人员有无代理权以及如有,其代理权限和期限如何等基本内容,以免遭致法律纠纷。

范文四:表见代理案例分析3 投稿:陶陔陕

表见代理案例分析

某建安公司的王经理没有想到公司丢失的一份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真得会被人利用与他人订立了买卖合同,更没想到的是在本公司并未收到该合同项下货物的情况下,法院竟真得会判决其公司为利用此合同实施诈骗的人“埋单”。 一年前的一天,该公司的某业务员向王经理汇报,称自已保管的已加盖了公司印章的一份空白合同不填与公文包一起丢失。为防止拾得人利用此合同,王经理立即让该业务员以公司的名义在当地的晚报上刊登了此空白合同遗失作废的申明。但事隔不久某电气设备供应商找到王经理,声称一个月前一姓李的人以王经理公司的名义与其订立了购买价值二万元电气设备配件的合同,李某取走了货并付现金三千元后,未能按约在取货后十日内付清剩余款项,故现要求王经理的公司履行合同中支付余款的义务。经查看该供应商带来的合同和取货收条,发现合同内容正是在其公司丢失的那份空白合同上填写的,同时收条中的签字人李某并不是本公司的工作人员,据此王经理当即以该合同在未填写内容前已登报申明作废,其公司并未收到此合同项下的货物,以及实际收货人并不是本公司的工作人员,公司也未授权李某以本公司的名义对外订立合同、收取货物等为由,拒绝了该供

应商的要求。不久王经理的公司即接到了该供应商因此纠纷状告公司由受案法院发来的应诉传票。案经一审、二审,尽管王经理的公司据理抗辩,法院最终还是判令其向供应商悉数支付一万七千元的货款。

无独有偶,某家具厂也曾在类似上例建安公司所遇的一场“官司”中,吞下了“苦果”。该家具厂与某木材公司有多年的木材买卖的业务关系,家具厂曾出函专门委派其供销科一姓罗的业务员与木材公司订立木材《买卖合同》。起初罗某与木材公司所订的合同都履行加盖家具厂印章的手续,后来为图方便罗某以家具厂的名义与木材公司订的合同,虽未加盖家具厂的印章,家具厂也予以认可,只要收到货后即按约向木材公司付款。2001年5月罗某因违纪被除名离厂,不知去向。二个月后的一天木材公司派员上门,称家具厂未按约支付一合同项下的一万余元的木材款,并要求即时付清。家具厂的接待人员纳闷厂里未曾收到此款额的木材,怎会飞来此笔债务?一查合同发现此合同虽是罗某以家具厂的名义订立,并收取货物的,但合同上并未加盖家具厂的印章,更为重要的是该合同是在罗某被除名离厂后,以家具厂的名义订立的。据此,家具厂拒绝了木材厂的付款要求,让他们找实际收货人罗某解决问题。不久木材公司同样将家具厂告到了法院,该案同样以家具厂的败诉告终。

在上述两案例中建安公司和家具厂未收到货何以还要承担付款的法律责任?他们看似有理的抗辩为何未被法院采纳呢?这需要从法律确认的“表见代理”规则中寻找答案。 我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这就是法律规定的“表见代理”制度。

“表见代理”的特征表现在——行为人以“被代理人”的名义与相对人订立合同实际上并未获得“被代理人”的授权,大多数是行为人借“被代理人”之名,行个人诈骗之实;但其实施的行为足以让相对人相信其获得了“被代理人”的授权,是为“被代理人”订立合同;导致相对人如此相信的原因大多是“被代理人”存有过错;因此种代理订立的合同对“被代理人”具有约束力,其应当向相对人履行合同中的义务:“被代理人”因此蒙受的损失只能向行为人追偿。有人说“表见代理” 就是根据对行为人的表面所见,其具有为某人实施代理的权利,那么其实施的行为引发的法律后果就应由该人承担。这样理解“表见代理”虽不准确,但也不无道理。以上述两案为例,案中的李某、罗某实际上是在实施诈骗,根本不是受建安公司和家具厂的委托购货,但因李某持有加盖了建安公司印章的空白合同,并以此要求与电气设备供应商订立合同,罗某原是家具厂委派与木材公司订立合

同的业务员,家具厂多次履行过虽未加盖本厂的印章,但由罗某以该厂名义与木材公司订立的合同,同时在家具厂将罗某除名后,并未通知木材公司已解除了对罗某的授权委托,在这种情况下电气供应商和木材公司有理由相信他俩分别是建安公司和家具厂的代理人,由此就构成了“表见代理”,建安公司和家具厂依照法律的规定就应向电气供应商和木材公司承担付款的合同责任。

“表见代理”的产生,往往都是由“被代理人”存有下列过错而导致的:①有的是因公章或加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信函保管、使用不慎,被行为人借用、盗用,致相对人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案例中某建安公司正是存在这种过错;②有的是对代理人的代理权限未作限制,或者授权不明,在代理人超越代理权以“被代理人”的名义与相对人实施交易行为时,难以让相对人识别;③有的则是在终止了代理人的代理权后,没有或者没有及时通知有关业务单位和有关人员,致使他们认为其代理人仍有代理权,案例中的某家具厂正是如此。正因为“表见代理”大多与“被代理人”的过错有关,因此法律规定由其对“表见代理”引发的法律后果承担责任是公正、合理的。至于“被代理人”由此蒙受的损失,其可以向实施“表见代理”的行为人追偿。

某建安公司和某家具厂花钱买得的教训警示我们,在日常工作或者经营活动中,严格对公章、合同的保管、使用,

慎重履行授权委托手续,在解除了对代理人的授权委托后,及时履行向有关业务单位和有关人员的告知义务是多么的重要。

范文五:表见代理案例分析(一) 投稿:段藧藨

表见代理案例分析(一)

案例:

张媛口头委托其弟张利代其在某基金会存款,先后八笔共13万元人民币,张利系该基金会储蓄部副主任,每次存款时在存款人栏填写张媛,在经办人栏还是填写张媛。其后,张利伙同该基金会会计李丽以张媛的名义从该基金会贷款8万元人民币,以张媛在该基金会所存13万元存单质押,借款人栏、经办人栏和出质人栏都是填写的张媛。

张利将上述8万元擅自打入甲公司的账号,有去无回。因未按时向基金会还本付息,基金会行使质权,从13万元存款中扣下8万元及其利息。

在此期间,张媛口头委托张利将2万元借给李村,没有任何书面文件,对此张媛承认张利有代理权。

张媛以其未借款和未设立质押,张利的借款和质押均系其自己行为为由,向该基金会主张13万元的存款及其利息。基金会则认为张利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张媛应当承受法律后果。

问:本案如何处理?

本案的关键在于张利以张媛名义订立的借款合同和存单质押合同是否有效,张利的上述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基金会是否有行使存单质权的法律及法理依据。

张媛委托张利代其在基金会存款13万元,属于建立在委托

合同基础上的委托代理,委托事项为代理存款13万元,委托和接受委托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代理行为当属合法有效。从代理效果看,张媛也实际与基金会建立了储蓄合同关系,完全符合委托人张媛的意愿。虽在张利行使代理权过程中存在瑕疵(未如实填写经办人是张利,而填的张媛),但对委托人张媛与基金会建立合法的储蓄合同关系并无实质影响。

张利以张媛名义贷款8万元、以张媛所有的13万元存单出质的行为的行为属于无权代理,无权代理人订立的合同属效力未定的合同之一,欠缺生效要件,被代理人拒绝追认时则属无效。从本案事后情况看张媛明确拒绝追认,因此该贷款和出质行为对张媛均不发生效力,全部责任均应由张利自行承担。需要注意,张媛委托张利存款13万元以及后来委托张利借款2万元给李村分别都是独立的委托合同,每一次委托都有张媛明确的委托意思和具体的委托事项,张媛从未有过委托张利以其名义办理贷款和以存单出质的委托意思,因此张利的行为完全符合无权代理的构成要件。从另一角度看,存单质押合同属借款合同的从合同,因借款合同被张媛拒绝追认而归于无效,作为从合同的质押合同依法亦归于无效。

张利的代理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关键在于本案情况是否足以使相对人基金会认为张利对张媛贷款一事享有代理权。贷款是为自身设定大额债务的行为,作为发放贷款的贷款人,基金会负有对借款人身份、资信、贷款意思等情况谨慎的调查义务,

在没有借款人本人书面授权的前提下,显然不能以张利曾代理张媛存过款的事实就推定张利对张媛贷款也必然享有代理权,可见张利以张媛名义贷款的行为对基金会不构成表见代理。

基金会可否基于善意取得制度行使其质权?我国《担保法解释》第84条仅规定了动产质权的善意取得,其设立基础是基于相对人信赖无权处分人对本无处分权的动产具有处分权的表象特征,而本案中以存单出质属权利质押,存单上已载明权利人为张媛,显然张利在无明确授权的前提下对该存单无处分权,基金会在明知的情况下仍与张利订立存单质押合同,自然无法与动产质权一样适用善意取得制度,故其不可能基于善意取得制度行使其所谓的“权利质权”。

当然,在实务中,首先还应当审核该基金会是否具有合法的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的资格,否则其全部行为自然是无效的。

综上所述,由于张利擅自以张媛名义贷款、以张媛所有的存单出质的行为事先未经张媛同意、事后也未得到张媛的追认,故其以张媛名义订立的借款合同及质押合同均归于无效,对基金会而言张利的贷款行为也不构成表见代理,基金会行使质权无法律及法理上的依据,其8万元及利息损失只能向无权代理人张利主张,存单权利人张媛基于合法有效的储蓄合同当然地享有对基金会13万元存款及利息的债权。

范文六:由一则案例评析表见代理的适用 投稿:魏巬巭

摘 要:表见代理制度的建立,必须以善意为基础,是以牺牲本人的利益为代价而维护交易安全。表见代理是无权代理的例外,是一种特殊的有权代理。表见代理不能够轻率地被认定成立,否则,将会破坏交易安全。表见代理的成立不以本人有过失为要件。适用表见代理制度,关键是确定相对人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之理由是否成立、理由是否充分。法官如何判断“相对人有理由”,应当综合考虑当事人订立合同的目的、合同基础、交易对价、交易规则和交易习惯、相对人的审查义务等多种因素予以分析认定。必须要衡量相对人订立合同时的主观状态,有没有过失,是不是善意。   关 键 词:表见代理;理由;代理权;过失   中图分类号:D92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07(2011)08-0103-03   收稿日期:2011-04-015   作者简介:庄红蕾(1966―),女,江苏连云港人,连云港职业技术学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法学基础理论。   我国合同法第49条以极其简洁的文字对表见代理作了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   对于相对人的“理由”,合同法并未列举成立表见代理的种种法定事由,这无疑为法官自由裁量权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同时也对法官适用法律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诉讼实务中,有很多判决存在究竟是表见代理还是无权代理的争议。判决结果不仅对本人、相对人的利益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还会影响到公众对法律公正的信仰。公平解决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合理适用表见代理制度,关键是确定相对人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之理由是否成立、理由是否充分。本文试结合具体的案例,对我国表见代理制度的适用进行探讨。   一、案例评析   案情:被告潘某与简某原系夫妻关系,二人于1999年12月22日登记结婚,2003年11月4日,潘某购置尼桑阳光轿车一部,车价款为172800元,登记车主为潘某。2004年4月2日,潘某与简某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中写明:财产分割完毕,无争议。2005年11月5日,原告董某与被告简某签订购车协议书,约定潘某(甲方)将该车卖给原告(乙方),约定总价款为108000元,简某作为代办人签字并代表潘某签字。当日,原告董某向简某支付全部车款,被告简某向原告董某交付了下列材料:车辆购置税缴税收据、车船使用税完税证明、购车发票、机动车行驶证,并向原告交付潘某身份证原件于原告,同时简某还向原告董某出示了其与潘某婚姻关系存续证明及潘某的户口本。2005年11月10日,原告持简某给付的潘某身份证被公安机关扣押,经核验,该身份证系伪造。后原告找到被告潘某要求办理车辆过户手续,遭到潘某拒绝。原告请求被告潘某协助原告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另外法院还查明,被告潘某曾分别于2004年4月24日、2005年11月10日分别向昌平公安分局报案称其妻开走其所有的尼桑阳光牌轿车,至今未还,公安机关认为简某的行为不属于犯罪行为,没有立案。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讼争车辆系在潘某与简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置,该二人在离婚时未对该车的归属做出明确处理,故该车应属于潘某与简某的共有财产。简某以代办人的身份与董某签订了以潘某为卖方的车辆买卖协议。在签订协议的过程中,简某向董某交付了讼争车辆的购置税缴税收据、机动车行驶证、车船使用(牌照)税完税证、购车发票等相关手续,并提供了其与潘某的婚姻关系证明及潘某的身份证,用以证实其与车主的关系,并向董某实际交付了讼争车辆。作为买受人,董某在接受上述车辆、相关手续及简某提供的婚姻关系证明和身份证件之后,有理由相信简某具有出卖该车的代理权,车辆买卖协议有效,双方应当履行该协议的内容。[1]   笔者认为,这个案例适用表见代理制度欠妥。理由有以下几点:   ⒈事实认定有误。法官查明在简某与董某签订车辆买卖协议之前简某与潘某已离婚,离婚协议中写明:“财产分割完毕,无争议”。既然如此,车辆理应是原登记车主潘某的个人财产。二审法官却认定在离婚时二人未对该车的归属做出明确处理,该车属于潘某与简某的共有财产。   ⒉董某的理由不充分,董某不属于善意相对人。要尽到什么样的注意义务,才算是有充分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⑴董某作为汽车的买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汽车要完成物权的变动,必须经过登记,只有经过了登记,所有权才能完成移转。如果董某提出将车辆过户作为付清全款的条件,那么就不会走到起诉要求潘某配合办理车辆过户这一步了。董某在与简某签协议的当天,就向简某支付了全部车款,这种做法是很轻率的,不符合交易习惯,未尽到谨慎交易之必要注意。⑵董某在与简某订立合同时并没有考虑汽车是夫妻共同财产还是潘某的个人财产,对标的的性质不明确。我国婚姻法第19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共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共有,但如果夫妻双方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仍归夫妻共同共有。在订立合同时,董某应该知道存在两种可能性,即:如果汽车是个人财产,简某是否获得潘某的授权;如果是共同财产,简某是否与潘某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在当今通信发达、交通便利的条件下,相对人完全可以了解本人的真实意思。显然,董某在对标的性质认识方面、在对本人意思了解方面疏忽大意,缺乏善意。   二、法官如何释法   该案审理侧重保护相对人的利益,与我国表见代理制度的设计以及法官如何释法有关。   ⒈表见代理构成要件的争论。从立法选择到诉讼实务中始终存在表见代理构成要件的争论。争论的焦点在于表见代理是否以本人有过失为条件。形成了两种主要的观点:   ⑴“单一要件说”,即“表见代理的成立,不以被代理人主观上具有过失为必要条件。即使被代理人没有过失,只要客观上有使相对人对于代理权存在与否陷于错误认识的客观情形,即可成立表见代理。”[2]   ⑵“双重要件说”。在国内,这一学说首先由尹田先生于1988年提出。[3]“双重要件说”的基本观点是,表见代理的成立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须本人以自己的过失行为使相对人确信代理人有代理权;第三人不知也不应知代理人无代理权。[4]   ⒉表见代理的成立不以本人有过失为要件。我国合同法规定的表见代理最终采用的是前述“单一要件说”。表见代理的特征是:第一,行为人无代理权。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与相对人订立合同。第二,善意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具有代理权。第三,表见代理直接对本人产生效力,不需要本人追认。   笔者也同意“单一要件说”。首先,“双重要件说”主要考虑的是维护交易安全可能撼动公平之根本原则,危及无过失的本人的利益。假设行为人仅仅凭伪造的本人印章、介绍信等,以本人的名义与相对人订立合同,显然本人无过失。即使相对人无法鉴别真伪,按照交易惯例相对人仍有义务通过其他方式审查行为人是否获得本人授权。相对人疏忽大意或过于自信,有过失。故不成立表见代理。针对相对人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本人在诉讼中,完全可以提出抗辩,攻击主张表见代理的相对人所持理由之正当性,举证证明相对人为恶意或者有过失。法官只有在认定相对人有充分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情形下才能适用表见代理制度。如果本人认为因承担表见代理之责任受到损害,有权向行为人主张侵权责任。若相对人明知行为人无代理权仍与其实施民事法律行为,造成本人损失的,行为人与相对人对本人负连带赔偿责任。再者,既然相对人有充分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表见代理就应当成立。如果同时还要求本人有过失,岂不意味着即使相对人有充分理由也无效吗?这是不符合逻辑的。最后,表见代理法律关系通常是合同关系,法院判定某一合同的订立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应当是因为相对人主张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如果相对人主张本人有过失,或者法官主动探究本人有无过失,就是审理侵权纠纷了。

  当然,诉讼后的救济总是迟延的,增加成本的。本人在诉讼中对行为人的抗辩,也只是有助于法官查明事实。从根本上来说,协调本人利益与相对人利益冲突的有效途径是判决的公正,这取决于法官对表见代理的理解,以及法官对相对人所持理由的判别能力。   ⒊相对人的什么理由才能成立、才是充分的,司法实践中法官如何判断“相对人有理由”。我们应当综合考虑当事人订立合同的目的、合同基础、交易对价、交易规则和交易习惯、相对人的审查义务等多种因素予以分析认定。必须要衡量相对人订立合同时的主观状态,有没有过失,是不是善意。必须要考虑相对人是否知道或应当知道行为人无代理权。表见代理制度的建立,是以牺牲本人的利益为代价而维护交易安全的,必须以善意为基础,否则会引发行为人与相对人恶意串通而损害本人利益的道德风险。通常,以下几种情况不能认定为表见代理:   ⑴行为人持非本人发出的身份证、机动车行驶证等证件,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于身份证、机动车行驶证等具有专属性,在没有其他事实的情况下,相对人无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行为人从事的民事活动,属于无权代理行为,不应认定为表见代理,其后果由行为人自己承担。   ⑵夫或妻一方行为人作出的处分房产、汽车等重要处理决定。共同共有大多发生在互有特定关系人之间,较为典型的是基于夫妻关系而发生的夫妻共同财产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17条规定:“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出重要处理决定的,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结婚证明、户口本只是相对人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理由之一,但不是充分理由。对于夫或妻一方行为人作出的处分房产、汽车等重要处理决定,相对人有义务了解待处分的财产是个人财产还是共同财产,有义务了解本人的真实意思,了解某一重要处理决定是不是财产共有人的一致意见。   ⑶仅有身份关系的不构成表见代理。实务中经常出现因父子、兄弟等特殊身份关系而对外形成的代理纠纷。父与子、兄与弟等都是独立的民事主体,在事先无授权、事后无追认的情况下,一方以另一方名义实施的民事行为,属于无效代理。   根据我国合同法,表见代理有四种类型:⑴授权表示型。本人向特定的或不特定的相对人表示委托行为人为代理人,但事实上并未授权。⑵权限逾越型。本人虽对行为人的代理权作了某些限制,但相对人不知道也不应当知道。⑶权限延续型。代理权终止后行为人仍实施代理行为,本人未向相对人或不特定的人发出通知或公告。⑷授权不明型。我国民法通则第65条第3款规定:“委托书授权不明的, 被代理人应当向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代理人负连带责任”。此规定即是成立此类型表见代理的法律依据。该规定还明确了被代理人与代理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三、表见代理价值取向的把握问题   ⒈尊重相对人的选择权。我国民法通则第66条第1款规定:“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的行为,只有经过被代理人的追认,被代理人才承担民事责任。未经追认的行为,由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合同法第48条第2款规定:“相对人可以催告被代理人在一个月内予以追认。被代理人未做表示的,视为拒绝追认。合同被追认之前,善意相对人有撤销的权利。撤销应当以通知的方式做出。”对待这两个法条之间的冲突,当然还是以新法优于旧法,特别法优于一般法方式解决。对于相对人而言,合同订立之后,存在着主张表见代理和主张无权代理的选择权,只能选择其一。一方面,相对人在主张了表见代理之后可以放弃表见代理的请求,而行使撤销权,不再要求本人承担合同责任,仅仅只是要求行为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这种选择是完全合理的。相对人放弃了其信赖利益,法律应当尊重这种选择。况且这种选择并没有损害本人的利益。如果相对人不请求本人承担合同责任,而请求行为人承担侵权责任,则可以认为相对人已经放弃表见代理的请求。另一方面,相对人在催告之后,无理由再主张表见代理成立。因为,既然相对人向本人发出催告,说明其不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   ⒉协调“动”的安全与“静”的安全。我国合同法引进表见代理制度的出发点在于保护善意第三人,保护交易安全。所谓“交易安全”,不只是“动”的安全,还有“静”的安全。所谓“静”的安全,如郑玉波先生所言,“乃对于吾人本来享有之利益,法律上加以保护,不使他人任意夺取,俾得安全之谓,此种安全之保护,系着眼于利益之享有,故亦称‘享有的安全’或‘所有的安全’”。[5](p710)所谓“动”的安全即财产流转的安全。这两种安全理应都受到法律平等保护。“动”的安全与“静”的安全是紧密联系的,“静”的安全往往是之前“动”的安全的结果。保护“所有的安全”其实也是保护财产流转的安全。两种安全在某些情况下还可能会发生冲突。如何处理冲突,在什么情形下才有必要牺牲本人利益。我们应当认识到表见代理只是无权代理的例外,是一种特殊的有权代理。表见代理不能够轻率地被认定成立。否则,将会破坏交易安全,使得所有权人总是处于不安状态,而这并不符合正常的经济生活秩序的要求。上述案件的审理意见是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其实,就是造成本人的权益因为相对人的轻率、疏忽而受到损害。   【参考文献】   [1]张甍.该案应当适用善意取得还是表见代理[EB/OL].中国法院网http://www.chinacourt.org/html/article/200711/02/272789.shtml.   [2]章戈.表见代理及其适用[J].法学研究,1987,(06).   [3]尹田.论表见代理[J].政治与法律,1988,(06).   [4]尹田.我国新合同法的表见代理制度评析[J].现代法学,2000,(05).   [5]郑玉波.民商法问题研究(一)[M].台湾三民书局,1980.   (责任编辑:徐 虹)

范文七:[案例分析]表见代理的认定 投稿:姚灎灏

[审判]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受伤后并未以任何形式授权穆某作为其代理人处理交通事故赔偿事宜,且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原告已委托他人作为其特别授权代理人进行诉讼活动,对此,被告实业公司也是明知的。穆某是以自己的名义而非以原告的名义向被告实业公司出具承诺书,现原告对穆某出具承诺书的行为不予认可,故穆某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被告实业公司仅以穆某是原告的舅舅来推定其具有代理权与法律规定不符,则被告实业公司辩称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遂判决被告姜某赔偿原告王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残疾赔偿金等;被告实业有限公司对姜某的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宣判后,被告实业公司虽提出上诉,但在规定的期限内未交纳上诉费,该判决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穆某出具承诺书的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

所谓表见代理,是指行为人虽无代理权,但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进行法律行为,善意相对人客观上有充分理由相信行为人具有代理权,被代理人对该法律行为的后果直接承担责任的代理。

表见代理的成立需具备以下条件:

1、行为人没有获得本人的授权,而以本人的名义实施了无权代理行为;

表见代理本质上是无权代理,因此代理人应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代理权终止后仍进行代理行为。

2、相对人依据一定事实,相信或认为行为人具有代理权;相对人所依据的事实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被代理人的行为。如被代理人知道行为人以本人各义进行民事活动而不作否认表示;二是相对人有正当的客观理由,如行为人持有被代理人的有关文书材料等。

3、相对人主观上为善意、无过失。如果相对人对无权代理人的代理行为审查不严,存在过失,则不构成表见代理。

4、本人对无权代理行为不追认。

表见代理是在本人对无权代理行为不认可的情况下产生的。如果本人在代理行为发生后,对该无权代理行为进行追认,那么自然构成有权代理。

5、符合代理的生效要件。

表见代理是有效代理,就必然要具备代理的其他生效要件,如代理人应具有相应的行为能力等。

表见代理,属于广义的无权代理范畴,因本人与无权代理人之间的关系具有外表授权的特征,致使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民事法律行为,从而使之发生与有权代理相同的法律效果。对于如何界定“有理由”的范围和尺度,是司法实践中的难题,判断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考察:

1、是否具有客观的权利外观,并能够使相对人根据客观事实在主观上形成该代理人具有代理权的认识

所谓权利外观即具有授权行为的外表或假象,使相对人相信无权代理人已经获得授权。司法实践中,表见代理的表现形式主要表现为有授权表象的表见代理、有未越权表象的表见代理、有代理权延续表象的表见代理。具体包括:行为人持有某种能证明其具有代理权的文件,如本人的介绍信、盖有合同专用章或公章的空白合同书;被代理人以某种意思表示,声明授予行为人代理权,而事实上并未授权;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代理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对代理权进行特别限制而未告知相对人;无权代理人与本人存在某种特殊身份关系,如夫妻关系、父母子女关系;代理人权限终止后,被代理人未尽通知、公告义务,等等。基于这种种客观的事实,使任何一个正常交易的相对人据此在主观上形成该代理人具有代理权的认识。如果没有上述各种客观的表象,仅凭借主观判断得出无权代理人有代理权的结论,即是误信,不能产生表见代理的法律效果。

2、本人与无权代理人之间是否存在一定的关联性

无权代理人与被代理人之间存在着特殊关系,客观上存在着使第三人确信无权代理人有代理权的某种事由,如夫妻关系、雇佣关系等。这种关联性除存在特殊身份关系外,通常是以本人的行为而产生授权假象,因此在本人与无权代理人没有任何牵连的情形下,不应适用表见代理。

3、相对人是否是善意、无过失

即相对人不知道或不应当知道无权代理人实际上没有代理权,且这种不知并非因疏忽或缺乏应有的谨慎而造成。即相对人已尽了充分的注意,仍无法否认行为人的代理权。相对人并无过失,这种过失既包括相对人未尽到审查和进一步核实义务,也包括不应当产生合理的信赖而主观上形成一种错误的认识和判断。一般而言,代理之相对人应对代理人有无代理权加以慎重地审查。如相对人因轻信代理人有代理权而为之,或者因疏忽大意而未对行为人的代理资格或代理权进行审查而相信行为人的代理权,不能成立表见代理。

本案中,原告与穆某存在某种特殊身份关系,但原告受伤后并未以任何形式授权穆某作为其代理人处理交通事故赔偿事宜,且穆某是以自己的名义实施了无权代理行为,故穆某的行为不符合表见代理的构成要件,其行为后果不应由原告承担。

范文八:[案例分析]表见代理,该起诉谁? 投稿:侯扑扒

表见代理 该起诉谁?

春季开工至今,吴某一直向某施工队运送水泥。前不久,吴某再次运送水泥到该工地时,当时恰巧工头陈某不在,于是由其父亲代收并给吴某写了一张欠条,上面签有陈某父亲的名字。后来,吴某几次向工头陈某索要水泥欠款,陈某都以不是自己签名为由拒绝还款。无奈之下,吴某只好通过法律途径索赔欠款。那么,陈某是否应该偿还债务?吴某又应该如何起诉呢?

◎律师说法:

天津明州律师事务所张彦荣律师表示:《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这就是表见代理的法律规定。表见代理制度是传统民法上代理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目的在保护相对人的合法利益,维护交易安全,促进民事流转的顺畅进行。从吴某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工头陈某的父亲代收水泥并写下欠条的行为就是一种表见代理行为,其法律后果应由陈某来承担。因此,该债务应当由陈某来归还。

由于欠条上的名字是工头陈某父亲签的字,根据上述规定,为避免出现认定吴某与本案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不利后果,建议吴某以工头陈某及其父亲为共同被告起诉,以便法院查明事实。

范文九:[案例分析]储蓄合同与表见代理 投稿:姜鮮鮯

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民事诉讼法及有关法律规定,我作为孔**等四人的委托代理人参加今天的庭审。开庭前,我认真进行了调查,查阅了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和司法解释。今天又参加了法庭调查,对本案的事实有了清楚的了解,现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首先、四原告是本存单的合法继承人,具备诉讼主体资格。

原告向法庭提交的桃园派出所及村委会的证明证实四原告是本案的合法继承人。根据《继承法》第二条 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

第三条 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

(一)公民的收入; (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

第十条 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

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

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

其次、原告的存款单合法有效,被告应支付原告本金及利息。

一、原被告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储蓄合同关系

(一)根据《储蓄管理条例》第三条 本条例所称储蓄是指个人将属于其所有的人民币或者外币存入储蓄机构,储蓄机构开具存折或者存单作为凭证,个人凭存折或者存单可以支取存款本金和利息,储蓄机构依照规定支付存款本金和利息的活动。有效存款关系的认定以具备符合要式的存款凭证为前提。本案中,被告签发给屈安泽的山东省农村信用社定期整存整取储蓄存单是以信用社名义进行,其向储户出具的存单也是该信用社的格式化存单,并且加盖了信用社的储蓄业务专用章,已经形成有效的储蓄存款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关于邢振刚诉山东省莘县妹冢信用社存款纠纷案件有关问题的请示》的复函

“中国农业银行办公室:

你行农银办(1993)10号《关于邢振刚诉山东省莘县妹冢信用社存款纠纷案件有关问题的请示》(以下称《请示》)收悉。现函复如下:

一、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储蓄所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称《办法》)第六十条和第六十二条的规定,银行在办理储蓄存款业务过程中,只有在其所签发的存单(折)或有价单证上加盖业务公章,存储款项的合同关系才能成立,储户所持存单(折)或有价单证才具有法律效力。

二、银行与储户之间是否存在存储款项的合同关系,应看储户是否持有由银行加盖业务公章的存单(折)或价单证,如果持有,则合同关系成立,反之则不成立。”《合同法》第32条“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 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的规定,该储蓄合同成立,因此原被告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储蓄合同关系。

二、被告应支付原告存款及相应的利息。

第一、刘**吸收存款的揽储行为属于职务行为,应当由被告承担民事责任。

刘**是被告的员工,从事揽储工作多年,刘**一直以被告的名义揽储,众所周知其揽储的行为代表着信用社。其每次办理业务,都会为储户发放信用社格式性的存单并且最为重要的是都加盖了具备信用社公信力的储蓄业务专用章。原告在被告处办理业务多次,且被告也支付过相应的利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8条之规定,刘**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其法律后果应由被告承担。

第二、退一步讲,即使刘**的行为不是职务行为,那刘兆喜的行为也构成表见代理,作为被告的信用社依然应当承担支付存款及利息的的义务。

(1)刘**一直以被告的名义揽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2)储户在客观上有理由相信刘**有代理权。刘**揽储后给储户发的存单,第一、该存单是被告的法定格式性存单;第二、该存单加盖了被告的储蓄业务专用章。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银行的存单都是熟知的,只要该金融机构储蓄业务章是真实的,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该存单是真实的。既然被告认为刘**的行为非法,那为何又要加盖上被告具备公信力的储蓄业务专用章?至于揽储人收到款以后是否记入单位的帐,则属单位与其工作人员的内部关系,单位不能以内部关系上的权利来对抗在外部关系上的义务。也就是说,如果发生其工作人员利用该种身份及其工作便利来实现个人的私利,在外部关系上,单位至少也发生有对其工作人员选任不当、监督管理失控及规章制度不严的过错,单位也因此而应承担外部关系上的完全民事责任。本案揽储存款关系发生在被告的揽储人被开除之前,被告应对其职工在被开除之前的职务行为负责,职工被开除并不免除单位在外部关系上的义务或民事责任。所以,本案被告否认与原告之间的存款关系,其所提出的事实依据是不能作为否认该种关系的依据的。

第三、被告已经支付过两次利息。

3、储户是善意的且无过失。

综上,根据《合同法》第十九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刘**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被告负有支付存款及利息给原告的义务。

综上,原告的诉求合情合法合理,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求!

范文十:表见代理的后果案例分析 投稿:侯蔕蔖

格式合同条款重点解析

案例:

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联营合同,甲公司将其租赁的商场中一处场地租赁给乙公司,合同签订后,乙公司即向甲公司支付3000元的保证金,待双方合同终止后90天内乙公司未发生售后质量问题,则甲公司将质保金全额退还给乙公司。后合同到期后,双方又续签和合作合同,在新合同中,甲公司将原质保金条款做了变更,将3000元转为管理费,但是并没有提醒乙公司,后双方终止合作,乙公司要求甲公司退还质保金,甲公司却称为管理费,不予退还,后乙公司诉至法院。法院经过审理查明,双方的合作合同均系甲公司起草,属于格式合同,新合同条款变更甲公司并未就变更部分提请乙公司注意,且双方续签合同时并未重新缴纳费用,乙公司只在第一次签约时向甲公司交纳了3000元质保金。法院认为合同条款是甲公司制定的格式合同,应作出不利于甲公司的解释,故最后认定3000元为质保金,判令甲公司将钱退还给乙公司。

法理分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3000元的性质问题,究竟是质保金还是管理费,若是质保金,甲公司就应当退还,而若是管理费,则无需退还。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41条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

而本案的格式合同系甲公司提供,并且甲公司在续签合同是变更了原合同条款而没有提请乙公司注意,没有尽到提醒注意的合同义务。并且续签合同时乙公司并没有重新交纳3000元,而是由原合同转入新合同中,乙公司认为该3000元认为质保金的理解是合乎常理的,故其诉求最终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表见代理产生的法律后果

无权代理人所为的代理行为,善意相对人有理由相信其有代理权,在此情形下,被代理人应当承担代理的法律后果。这主要是为了保护善意的无过失当事人的利益。学理界称此种情况为“表见代理”。

表见代理产生的法律后果:

1.表见代理成立,订立的合同有效,表见代理中的相对人不享有《合同法》第48条规定的撤销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8条第1款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法律效力,由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第2款规定:相对人可以催告代理人在一个月内予以追认。合同被追认之前,善意相对人有撤销的权利。撤销应以通知对方的方式作出。本条所指的无权代理应当是狭义的无权代理,在此情况下,相对人有撤销权。而《合同法》

第49条规定表见代理的情况虽然也是无权代理,但是这种情况属于广义的无权代理,与

第48条的规定中的狭义的无权代理不同,其根本区别是:是否存在有使相对人有理由相信本无代理权的行为人有代理权的客观事实。表见代理虽属无权代理,但是,只要存在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事实,表见代理成立,行为人的代理行为就应当按有效的代理来看待;在此情况下,所签订的合同就应当是有效合同。所以,相对人不享有《合同法》第48条规定的撤销权。

2. 本人(被代理人)对相对人(善意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表见代理被认定成立后,其在法律上产生的后果同有权代理的法律后果一样,即由被代理人对代理人实施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

3. 代理人对本人(被代理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代理人因表见代理成立而承担民事责任,因此给被代理人造成损失的,被代理人有权根据是否与代理人有委托关系、代理人是否超越代理权以及代理权是否已经终止等不同的情况,以及无权代理人的过错情况,依法请求无权代理人给予相应的赔偿。无权代理人应当赔偿给被代理人造成的损失。

4.无权代理人对被代理人的费用返还请求权。表见代理的法律后果使被代理人的利益受到损害时,无权代理人应依法赔偿。同时,并非所有的表见代理的法律后果都必然对被代理人不利,当表见代理的法律后果是使被代理人从中受益时,根据公平原则,权利义务应当对等,无权代理人有权要求被代理人支付因实施代理行为而支出的相关的合理费用。 文章来源:中顾法律网 (免费法律咨询,就上中顾法律网)

字典词典消防工程师证书消防工程师证书【范文精选】消防工程师证书【专家解析】淘宝如何开通直通车淘宝如何开通直通车【范文精选】淘宝如何开通直通车【专家解析】关于爱劳动的古诗关于爱劳动的古诗【范文精选】关于爱劳动的古诗【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