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_范文大全

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范文精选】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范文大全】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专家解析】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优秀范文】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范文一: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投稿:韦祙祚

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南充市顺庆区人民法院: 被告人任郁恒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 2011 年 7 月 9 日 被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分局刑事拘留,2011 年 8 月 11 日被逮 捕,现羁押于南充市看守所,该案正在你院审理之中。 鉴于被告人任郁恒犯罪时不满 18 周岁, 且系初次犯罪, 犯罪后认罪、悔罪,态度端正,而且被告人任郁恒系在校学 生,其所在学校和老师、同学均愿意对其进行教育、帮助, 具备监护、帮教条件。现对其变更强制措施,确实不致再危 害社会,且有利于对任郁恒进行挽救和矫正,为此,申请人 特向你院申请对被告人任郁恒变更强制措施,予以取保候审。 此致

申请人(被告人任郁恒的辩护人) :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九日

范文二:刑事13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投稿:侯諱諲

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

申请人:安徽庐州律师事务所肖桂林律师

地址:合肥市马鞍山路创智广场6B2408室,联系电话:13505606592。 申请事项:请求贵局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施慧明变更强制措施(变更对犯罪嫌疑人施慧明采取的拘留措施,依法对其实施取保候审)。 申请理由:

犯罪嫌疑人施慧明因涉嫌容留卖淫罪一案,于2013年5月24日被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刑事拘留,现羁押于合肥市看守所。受施慧明配偶 张顺文的委托,申请人依法提请将施慧明从刑事拘留变更为取保候审, 张顺文愿为施慧明提供保证人或缴纳保证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申请人认为施慧明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理由如下:

一、施慧明起始并不知有卖淫行为,归案后能如实交代,态度良好,并愿意主动配合公安机关办案。

二、施慧明以往没有前科劣迹,本次所涉嫌的犯罪,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

三、施慧明年近5旬,身体有病,此景此情下,其家人迫切希望公安机关能对施慧明改拘留为取保候审,给她机会回去安顿好家庭事务,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家庭危机。

鉴于以上情形,恳请公安机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九十五条之规定,准予对犯罪嫌疑人施慧明变更拘留为取保候审!

此致

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

安徽庐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肖桂林 2013年5月27日

范文三: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范例) 投稿:傅璜璝

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范例)

申请人:XX

住 址:XX市XX区XX路XX号XX座XX房

身份证:XXXXXXXXXXXXXXX

《XXXX.XX.XX XXX案》已于XX区公安局立案。现该案已经移交检察院审

察起诉,事实经过详见《供述书》。关于伤情鉴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

件规定》第十六条“勘验、检查伤害案件现场,应当制作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绘制现场图,对现场情况和被伤害人的伤情进行照相,并将上述材料装订成卷

宗。”第二十二条“人身伤情鉴定文书格式和内容应当符合规范要求。鉴定文书

中应当有被害人正面免冠照片及其人体需要鉴定的所有损伤部位的细目照片。对

用作证据的鉴定意见,公安机关办案单位应当制作《鉴定意见通知书》,送达被

害人和违法犯罪嫌疑人。”,“第四十条 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应当严格按照办

理刑事案件或者治安案件的要求,形成完整卷宗。卷宗内的材料应当包括„„伤

情照片,检验、鉴定结论等证据材料„„”事实不清,头部伤是否具有真实性!

该男子头部轻伤为申请人所为的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无关联性!根据《中华人

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项和第

四项规定,理应“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

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68

条“(二)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六)其他依法不追究刑

事责任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人民法院、人民检

察院和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 在

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期间,不得中断对案件的侦查、起诉和审理。对于发现不应

当追究刑事责任或者„„,应当及时解除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综上

所述,故申请免予追究刑事责任解除取保候审强制措施,特提请审查批准。

此致

XX市XX区检察院

申请人:XXX

代理人:XXX

日 期:XXXX-XX-XX

范文四:改变强制措施申请书 投稿:于蝎蝏

改变强制措施申请书

申请人:xxxxx律师事务所xxxx律师

申请事项:申请对xx改变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

事实和理由:

贵院审理的xx等人涉嫌贩卖毒品一案已经开庭审理,并对xx作出中止审理裁定。申请人认为:

1、根据对xx进行的两次精神鉴定结果显示,xx患有精神癔症,不具备庭审能力,且xxx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的趋势而且因长期羁押病情未得到控制。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一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三)应当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患有严重疾病的„„”的明确规定,xx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

3、根据对xx进行的精神鉴定,xx患有精神癔症,长期羁押不利于xx的病情恢复。为了体现和谐司法和以人为本的理念,应当立即对xx进行针对性治疗,否则精神病病情一旦继续恶化,会对xx造成终生严重影响。这种责任谁来承担?据了解,看守所并不具备治疗精神疾病的条件和能力,而且也不会承担治疗的费用。

4、xx为女性,且患有疾病,改变强制措施,采取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不致于发生社会危险性。

鉴于以上事实,我作为犯罪嫌疑人xx的辩护人,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52条、第51条、第60条第2款的规定,向贵院提出以上申请, 如能同意上述申请,我们将根据贵院要求,积极、随时与贵院联系、沟通并汇报情况,望贵院批准!

此致

Xx市人民法院

申请人: 律师

x x律师事务所

2012年3月13日

申请人联系电话:12345678900

范文五: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 投稿:于籞籟

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

申请人:________律师事务所_____________律师。

通讯地址或联系方法: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请求事项:解除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_________采取的强制措施。

事实与理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_________因涉嫌__________一案,于_______年_______月________日_______时始被_______采取________的强制措施,现已超过法定期限。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__________委托的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75条的规定,特提出申请。请予解除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

此致

_______公安局(或人民检察院或人民法院)

申请人:________(签名)

律师事务所:____(盖章)

______年______月______日

版权所有:北京中高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范文六: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 投稿:钟灑灒

文书代写、协议修改 200元/份,律师团队

为您服务!www.huhangws.com

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

申请人:________律师事务所_____________律师。

通讯地址或联系方法:_________________

请求事项:解除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_________采取的强制措施。

事实与理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_________因涉嫌__________一案,于_______年_______月________日_______时始被________采取________的强制措施,现已超过法定期限。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__________委托的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75条的规定,特提出申请。请予解除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

此致

________公安局(或人民检察院或人民法院)

申请人:(签名)

律师事务所:(盖章)

年 月 日

护航法律文书网:专业律师为您代写、修改审查各种法律文书,离婚协议、离婚起诉书、合伙协议、劳动合同、买卖合同、租赁合同等每份只需200元,不满意时律师会再次为您修改,并解答相关法律问题,直至满意为止!

范文七: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 投稿:赖氮氯

篇一: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

申请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通讯地址或联系方法:xxxx

申请事项:解除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的强制措施。

事实与理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涉一案,于xx年xx月xx日xx时始被采取的强制措施,现己超过法定期限。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的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75条的规定特提出申请,请予解除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

申请人:xxx(签名)

律师事务所:(盖章)

xx年xx月xx日

篇二: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

申请人:xx律师事务所xxxxxx律师。

通讯地址或联系方法:xxxxxxxxxxxxxx

申请事项:解除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xxxxxxxx采取的强制措施。

事实与理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xxxxxxxxxx因涉嫌xxxxxx一案,于xxxxxxxx年xxxxxxxx月xxxxxxxx日xxxxxxxx时始被xxxxxx采取xxxx的强制措施,现已超过法定期限。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xxxxxx委托的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五条的规定,特提出申请。请予解除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

此致

xx公安局(或人民检察院或人民法院)

申请人:xxx(签名)

律师事务所(签章)

xx年xx月xx日

篇三: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

申请人:xx

住址:xx市xx区xx路xx号xx座xx房

身份证:xxxxxxxxxxxxxxx

《xx案》已于xx区公安局立案。现该案已经移交检察院审察起诉,事实经过详见《供述书》。关于伤情鉴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第十六条“勘验、检查伤害案件现场,应当制作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绘制现场图,对现场情况和被伤害人的伤情进行照相,并将上述材料装订成卷宗。”第二十二条“人身伤情鉴定文书格式和内容应当符合规范要求。鉴定文书中应当有被害人正面免冠照片及其人体需要鉴定的所有损伤部位的细目照片。对用作证据的鉴定意见,公安机关办案单位应当制作《鉴定意见通知书》,送达被害人和违法犯罪嫌疑人。”,“第四十条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应当严格按照办理刑事案件或者治安案件的要求,形成完整卷宗。卷宗内的材料应当包括伤情照片,检验、鉴定结论等证据材料”事实不清,头部伤是否具有真实性!该男子头部轻伤为申请人所为的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无关联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项和第四项规定,理应“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68条“(二)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六)其他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在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期间,不得中断对案件的侦查、起诉和审理。对于发现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或者,应当及时解除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综上所述,故申请免予追究刑事责任解除取保候审强制措施,特提请审查批准。

此致

xx市xx区检察院

申请人:xxx

代理人:xxx

xx年xx月xx日

篇四:解除强制措施申请书

申请人:福建法炜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洪楠。

通讯地址:福州市台江区广达路51号六层邮编:350xxxx联系电话:0591-87114671xxxxx

被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李祥谋,男,1971年3月2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经商,住福建省石狮市锦尚镇港前村中区34号。从20xx年3月6日至今,五易涉嫌罪名(聚众扰乱公共场所、交通秩序罪,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阻止他人偷越边[国]境罪,组织他人偷越边[国]境罪)、八变强制措施(治安拘留、刑事拘留、监视居住、再刑拘、逮捕、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再逮捕),现羁押于石狮市看守所。

申请事项:对犯罪嫌疑人李祥谋依法作出无罪判决,一时无法裁判,也应解除对其的强制措施。

事实和理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涉嫌组织他人偷越边[国]境罪于20xx年8月26日再次被逮捕,贵院在20xx年10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至今押而不决,该案经延期后,又超法定审限。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五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切实纠防超期羁押的通知》[法(20xx)163号]的精神,特申请贵院依法作出无罪判决,若如一时无法裁判,也应依法解除对李祥谋的强制措施。

此致

石狮市人民法院

福建法炜律师事务所

律师:林洪楠

xx年xx月xx日

范文八:探析强制措施的变更 投稿:龚謅謆

探析强制措施的变更

[摘 要]新《刑事诉讼法》第六章详细列明了强制措施的种类、适用范围、解除及变更等内容,明确了羁押必要性制度。文章的主要目的就在于探索检察机关在司法实践中如何适时适度的变更强制措施,以达到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双重目的。

[关键词]强制措施;变更;法律监督

一、强制措施变更的概念、种类及必要性

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第六章的相关规定,强制措施的变更是指在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发现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不当或者同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辩护人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从而对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适用其他类型的强制措施的行为。

《刑事诉讼法》主要规定了五类强制措施类型,强制力度由轻至重依次为拘传、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和逮捕。其变更的种类如下:

(一)拘传变更为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

拘传的主要目的在于保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时接受讯问,是一种临时性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拘传之后,需要对被拘传的犯罪嫌疑人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经检察长决定,在拘传期限内办理变更手续,在拘传期限内决定不采取其他强制措施的,拘传期限届满后应当结束拘传。

(二)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之间的变更

在司法实践中,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等四种强制措施相互之间可以进行变更,具体的变更关系如下图所示:

由图可见,拘留和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可以相互进行变更,但是只能和逮捕进行单向变更,即拘留只能变更为逮捕,反之则不可。其他几类强制措施都能进行双向的变更。至于具体的适用条件,在《刑事诉讼法》及《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中均有明确的界定。

二、强制措施变更在司法实践中的现状

(一)羁押必要性审查流于形式,羁押性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存在观念障碍和制度约束

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拘留、逮捕等羁押性强制措施被大量适用。虽然《刑

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规定了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但是其规定较为宽泛,在实践中往往会流于形式,笔者认为其原因主要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1.观念上的障碍。我国仍然存在“重实体轻程序,重打击轻保护”的观念,在这种观念的引导下,司法机关存在“三怕”思想:怕逃跑、怕破坏证据(如毁灭、伪造证据,串供和妨碍证人作证)、怕重新犯罪。[1]因此,为了惩罚犯罪,公安机关已经习惯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先行拘留,如果逮捕条件充分再提请批准逮捕。当然,这一方面是由于无罪推定的思想在我国还没有深入办案人员的意识,有罪思想泛滥,一些公安机关宁可通过延长羁押期限等方式继续羁押,也不愿主动变更强制措施。另一方面,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案件中的被害人或者其他当事人有可能会怀疑司法机关办案人员有徇私枉法的可能,故意将犯罪嫌疑人“保出来”,情绪激动的甚至会经常上访、缠访,给办案机关以外部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办案人员出于保护自己,怕担风险、怕被误解,往往就一概将犯罪嫌疑人先采取拘留,符合条件的再经人民检察院批准予以逮捕。然而,一旦犯罪嫌疑人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后移送审查起诉,公诉部门承办人也会出于安全性考虑继续维持现状,因为一旦将犯罪嫌疑人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就要承担犯罪嫌疑人无法被传唤到案的风险。鉴于司法资源有限,逮捕到底也就成为了一种无奈之举。

2.制度上的约束。检察机关侦查监督部门和公诉部门每年都要参与全市检察系统的对口考评,其中标准都是各自主管部门制定的。以变更强制措施为例,如果犯罪嫌疑人被侦查监督部门批准逮捕后移送审查起诉,公诉部门经过羁押必要性审查将犯罪嫌疑人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最后法院如果给犯罪嫌疑人判了缓刑,那么侦查监督部门就要扣分;如果法院给犯罪嫌疑人判了实刑,那么公诉部门就会由于变更强制措施不当承担案件被评为C类案件的后果。因此,现有的考评制度就会客观上限制公诉部门承办人变更强制措施的积极性。

(二)捕后变更强制措施缺乏有效的法律监督

《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四条规定了公安机关释放被逮捕的人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通知原批准的人民检察院。这一规定相比于1997年的《刑事诉讼法》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这就导致对公安机关捕后变更强制措施的批准权仍未掌握在检察机关手中,检察院无法对公安机关捕后变更强制措施进行有效的事前监督。

三、强制措施变更的适用及建议

(一)变更的主体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四条及第九十五条的规定,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的主体变更为两类,一类是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另一类则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相比于1997年的《刑事诉讼法》,这次修改的一大进步是将辩护人纳入了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的主体范围。辩护人为了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必定在实践中积极争取将羁押性强制措施变更为非羁押性。通过控辩双方关于羁押必要性的“较量”,客观上更有利于保障犯

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二)变更的程序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六章第六节明确规定了强制措施解除与变更的程序,对于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向检察院提出变更强制措施申请的,由侦查监督部门或公诉部门审查后报请检察长决定。在实践中,由于没有明确的格式文书,承办人接到上述主体要求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后,要根据案件情况撰写请示报告,注明是否同意变更强制措施及理由并报请主管处长审批,再报请主管检察长审批,最后将是否同意变更的结果于三日内告知申请人。对于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解除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侦查部门或者公诉部门应当及时通报本院监所检察部门和案件管理部门。

(三)变更过程中的适用建议

1.减少逮捕的适用,加强对拘留变更取保候审的适用与监督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了逮捕的条件,明确了判断社会危险性的五个标准。因此,在新法实施后,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要严格按照标准比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实际情况,如果不符合逮捕的条件,坚决不能予以逮捕。人民检察院对于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也应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对于不需要羁押的,应建议有关机关变更强制措施或者予以释放。之所以要严格限制逮捕的适用,是因为逮捕作为最严厉的刑事强制措施,其损害的是犯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权,是不可恢复的,一经采取,就意味着对犯罪嫌疑人采取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罚,这样就会对案件的审查起诉和审判造成巨大的压力,不利于保证案件的依法公正审理。

减少逮捕的适用就意味着在新法实施后,拘留变更为取保候审的情况会增多,这有利于程序正义和保障人权。但是,鉴于公安机关对于部分案件,在检察院不予批捕后将案件做其他处理,或者不经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直接将拘留变更为取保候审。对于此类情况,检察院应重点关注其变更强制措施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从而加强对不捕后案件及拘留变更为取保候审案件的法律监督。如果发现犯罪嫌疑人并不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就应该建议公安机关变更强制措施。

2.建立有助于促进强制措施变更的考评制度,为强制措施的变更保驾护航

由于观念上的影响和考评制度的约束,基层司法机关往往出于怕麻烦、担责任、办错案而不愿意主动变更强制措施,这在客观上导致强制措施的变更在实际的司法实践中应用并不频繁。因此,有必要改变现有的以法院判实刑还是缓刑来决定强制措施是否适当的标准。强制措施是否适当应当以能否在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基础上保证诉讼效率为标准,也即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能否随传随到,积极参与诉讼。笔者认为,如果经过羁押必要性审查,公诉部门认为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也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对其进行取保候审不会影响诉讼,那么不论法院判实刑缓刑,都没有必要对侦查监督部门之前的逮捕行为予以否定评价,不然就无形中使得羁押必要性审查失去了意义。

综上所述,强制措施的变更在司法实践中仍存在一定的历史局限性,因此在《刑事诉讼法》实施后,要注意探索强制措施变更的具体适用过程,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同时,检察机关应该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加强对强制措施变更的监督,在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基础上保障诉讼效率,维护公平正义。

[参考文献]

[1]缪忠明,成月华.从宽严相济解读捕后变更强制措施——兼论第五十二条在司法实践中的完善[J].法制与社会,2010-8(上):153.

范文九:变更强制措施通知书 投稿:尹祦祧

内容重置

公安局

变更强制措施通知书

(存 根)

字〔 〕 号

案件名称

案件编号

犯罪嫌疑人 男女 岁

住 址

逮捕时间            年       月      日

羁押处所

变更原因

变更后的强制措施

送往单位

批 准 人

批准时间 年 月 日

办 案 人

办案单位

填发时间            年       月      日

填 发 人

变 更 强 制 措 施 通 知 书

(副 本)

字〔 〕 号

人民检察院:

你院于 年 月 日以 〔 〕 号决定书批准逮捕的犯罪嫌疑人 已于 年 月 日被执行逮捕,现因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 月 日起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 。 国刑事诉讼法》第 条之规定,我局决定于 年

(公安局印)

年 月 日

本通知书已收到。

检察院收件人

年 月 日

此联附卷

变 更 强 制 措 施 通 知 书

字〔 〕 号

民检察院:

你院于以 决定书批准逮捕的犯罪嫌疑人 被执行逮捕,现因 起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 国刑事诉讼法》第之规定,我局决定于

(公安局印)

年 月 日

此联交检察院

范文十:探析强制措施的变更 投稿:陆梈梉

[摘 要]新《刑事诉讼法》第六章详细列明了强制措施的种类、适用范围、解除及变更等内容,明确了羁押必要性制度。文章的主要目的就在于探索检察机关在司法实践中如何适时适度的变更强制措施,以达到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双重目的。

  [关键词]强制措施;变更;法律监督

  一、强制措施变更的概念、种类及必要性

  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第六章的相关规定,强制措施的变更是指在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发现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不当或者同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辩护人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从而对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适用其他类型的强制措施的行为。

  《刑事诉讼法》主要规定了五类强制措施类型,强制力度由轻至重依次为拘传、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和逮捕。其变更的种类如下:

  (一)拘传变更为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

  拘传的主要目的在于保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时接受讯问,是一种临时性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拘传之后,需要对被拘传的犯罪嫌疑人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经检察长决定,在拘传期限内办理变更手续,在拘传期限内决定不采取其他强制措施的,拘传期限届满后应当结束拘传。

  (二)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之间的变更

  在司法实践中,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等四种强制措施相互之间可以进行变更,具体的变更关系如下图所示:

  由图可见,拘留和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可以相互进行变更,但是只能和逮捕进行单向变更,即拘留只能变更为逮捕,反之则不可。其他几类强制措施都能进行双向的变更。至于具体的适用条件,在《刑事诉讼法》及《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中均有明确的界定。

  二、强制措施变更在司法实践中的现状

  (一)羁押必要性审查流于形式,羁押性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存在观念障碍和制度约束

  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拘留、逮捕等羁押性强制措施被大量适用。虽然《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规定了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但是其规定较为宽泛,在实践中往往会流于形式,笔者认为其原因主要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1.观念上的障碍。我国仍然存在“重实体轻程序,重打击轻保护”的观念,在这种观念的引导下,司法机关存在“三怕”思想:怕逃跑、怕破坏证据(如毁灭、伪造证据,串供和妨碍证人作证)、怕重新犯罪。[1]因此,为了惩罚犯罪,公安机关已经习惯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先行拘留,如果逮捕条件充分再提请批准逮捕。当然,这一方面是由于无罪推定的思想在我国还没有深入办案人员的意识,有罪思想泛滥,一些公安机关宁可通过延长羁押期限等方式继续羁押,也不愿主动变更强制措施。另一方面,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案件中的被害人或者其他当事人有可能会怀疑司法机关办案人员有徇私枉法的可能,故意将犯罪嫌疑人“保出来”,情绪激动的甚至会经常上访、缠访,给办案机关以外部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办案人员出于保护自己,怕担风险、怕被误解,往往就一概将犯罪嫌疑人先采取拘留,符合条件的再经人民检察院批准予以逮捕。然而,一旦犯罪嫌疑人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后移送审查起诉,公诉部门承办人也会出于安全性考虑继续维持现状,因为一旦将犯罪嫌疑人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就要承担犯罪嫌疑人无法被传唤到案的风险。鉴于司法资源有限,逮捕到底也就成为了一种无奈之举。

  2.制度上的约束。检察机关侦查监督部门和公诉部门每年都要参与全市检察系统的对口考评,其中标准都是各自主管部门制定的。以变更强制措施为例,如果犯罪嫌疑人被侦查监督部门批准逮捕后移送审查起诉,公诉部门经过羁押必要性审查将犯罪嫌疑人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最后法院如果给犯罪嫌疑人判了缓刑,那么侦查监督部门就要扣分;如果法院给犯罪嫌疑人判了实刑,那么公诉部门就会由于变更强制措施不当承担案件被评为C类案件的后果。因此,现有的考评制度就会客观上限制公诉部门承办人变更强制措施的积极性。

  (二)捕后变更强制措施缺乏有效的法律监督

  《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四条规定了公安机关释放被逮捕的人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通知原批准的人民检察院。这一规定相比于1997年的《刑事诉讼法》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这就导致对公安机关捕后变更强制措施的批准权仍未掌握在检察机关手中,检察院无法对公安机关捕后变更强制措施进行有效的事前监督。

  三、强制措施变更的适用及建议

  (一)变更的主体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四条及第九十五条的规定,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的主体变更为两类,一类是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另一类则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相比于1997年的《刑事诉讼法》,这次修改的一大进步是将辩护人纳入了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的主体范围。辩护人为了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必定在实践中积极争取将羁押性强制措施变更为非羁押性。通过控辩双方关于羁押必要性的“较量”,客观上更有利于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二)变更的程序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六章第六节明确规定了强制措施解除与变更的程序,对于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向检察院提出变更强制措施申请的,由侦查监督部门或公诉部门审查后报请检察长决定。在实践中,由于没有明确的格式文书,承办人接到上述主体要求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后,要根据案件情况撰写请示报告,注明是否同意变更强制措施及理由并报请主管处长审批,再报请主管检察长审批,最后将是否同意变更的结果于三日内告知申请人。对于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解除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侦查部门或者公诉部门应当及时通报本院监所检察部门和案件管理部门。

  (三)变更过程中的适用建议

  1.减少逮捕的适用,加强对拘留变更取保候审的适用与监督   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了逮捕的条件,明确了判断社会危险性的五个标准。因此,在新法实施后,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要严格按照标准比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实际情况,如果不符合逮捕的条件,坚决不能予以逮捕。人民检察院对于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也应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对于不需要羁押的,应建议有关机关变更强制措施或者予以释放。之所以要严格限制逮捕的适用,是因为逮捕作为最严厉的刑事强制措施,其损害的是犯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权,是不可恢复的,一经采取,就意味着对犯罪嫌疑人采取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罚,这样就会对案件的审查起诉和审判造成巨大的压力,不利于保证案件的依法公正审理。

  减少逮捕的适用就意味着在新法实施后,拘留变更为取保候审的情况会增多,这有利于程序正义和保障人权。但是,鉴于公安机关对于部分案件,在检察院不予批捕后将案件做其他处理,或者不经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直接将拘留变更为取保候审。对于此类情况,检察院应重点关注其变更强制措施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从而加强对不捕后案件及拘留变更为取保候审案件的法律监督。如果发现犯罪嫌疑人并不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就应该建议公安机关变更强制措施。

  2.建立有助于促进强制措施变更的考评制度,为强制措施的变更保驾护航

  由于观念上的影响和考评制度的约束,基层司法机关往往出于怕麻烦、担责任、办错案而不愿意主动变更强制措施,这在客观上导致强制措施的变更在实际的司法实践中应用并不频繁。因此,有必要改变现有的以法院判实刑还是缓刑来决定强制措施是否适当的标准。强制措施是否适当应当以能否在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基础上保证诉讼效率为标准,也即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能否随传随到,积极参与诉讼。笔者认为,如果经过羁押必要性审查,公诉部门认为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也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对其进行取保候审不会影响诉讼,那么不论法院判实刑缓刑,都没有必要对侦查监督部门之前的逮捕行为予以否定评价,不然就无形中使得羁押必要性审查失去了意义。

  综上所述,强制措施的变更在司法实践中仍存在一定的历史局限性,因此在《刑事诉讼法》实施后,要注意探索强制措施变更的具体适用过程,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同时,检察机关应该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加强对强制措施变更的监督,在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基础上保障诉讼效率,维护公平正义。

  [参考文献]

  [1]缪忠明,成月华.从宽严相济解读捕后变更强制措施――兼论第五十二条在司法实践中的完善[J].法制与社会,2010-8(上):153.

  [作者简介]梁崇龙,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干部。

字典词典三严三实测试题三严三实测试题【范文精选】三严三实测试题【专家解析】线务员个人工作总结线务员个人工作总结【范文精选】线务员个人工作总结【专家解析】星星变奏曲优秀教案星星变奏曲优秀教案【范文精选】星星变奏曲优秀教案【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