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_范文大全

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范文精选】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范文大全】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专家解析】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优秀范文】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范文一:就像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投稿:何斡斢

作者:罗宇

中学生·青春阅读 2009年05期

  上初中后,我的变化很让妈妈困惑。她总在唠叨: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真是让我伤心。

  说这话的时候,她总是皱着眉,手里拿个鸡毛掸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我无动于衷。

  几年来,每次她生气,都是这句话这表情,跟小说电视里的后妈一个模样。

  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打我的时候,她是下得了狠心的。左手心和屁股,都是下手的好地方,既疼又不至于被人发现。她边打边骂:死丫头,我让你逃课!我让你不学好!

  鸡毛掸子又细又硬,抽在身上生生地疼,但我还是倔强地不哭也不闹。青春期的我,以为这就是勇敢。

  那个周末,不想上课了,我和几个男孩子溜出去,躲在网吧打游戏。他们装出很成熟的样子,掏出几支烟,问我抽不抽,然后就开始吞云吐雾,却又被呛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知道抽烟不好,可又要面子,怕被他们看不起,所以就把烟收下,揣在衣兜里。

  在我们看来,成熟的意味,就是脱离父母老师的管束,会抽烟会喝酒。

  晚上,妈妈洗衣服,发现了衣兜里的烟,脸气成了酱紫色。

  照例是打,下手是从未有过的狠,她颤抖着声音说:死丫头,你长能耐了,会抽烟了。鞭子铺天盖地落下来,我想跑,却被她抓住头发拖回去。

  我没有抽烟!我咬住嘴唇,眼泪扑簌扑簌地掉,满心的委屈和绝望。

  我说:你打死我算了!

  她反而住了手——也许是打累了,只能是陷在沙发里,气喘吁吁地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我想像恩熙一样有个温柔的妈妈

  妈妈经营着一家不足十平方米的服装店,在闹哄哄的批发市场里,专门卖年轻女孩子穿的衣服。她每天都要扯着嗓子和顾客谈价钱,从喊价时的三四百,到成交时的三四十块。

  有些同学提到那个批发市场,总是面露鄙夷神色。她们穿的,都是从商场里精挑细选出来的艾格、淑女屋、依恋的品牌,我却一成不变地穿着妈妈从店里拿回来的翻版货。

  一直到16岁,我还对自己的身世抱有幻想:希望我不是她亲生的。那时候正在热播韩剧《蓝色生死恋》,我便幻想自己像恩熙一样,有一个高雅又温柔的妈妈。她亲切地唤我乳名,而不是死丫头;睡觉前给我讲故事,而不是粗暴地说滚,去睡觉;回到家,听到她正优雅地弹钢琴,而不是头发蓬乱潦潦草草地做饭;她的出现,总能让同学惊艳羡慕,而不是在背后指指点点。

  我想,如果我有这样的妈妈,我也会像恩熙一样,依偎在妈妈身边撒娇,做乖乖巧巧的好女儿。

  有一天,我的亲生父母会来找我。他们该是有着显赫的身份和地位,衣着考究,举止高雅,从高档轿车走下来,拦住我,满心歉意地向我解释,年轻的时候,因为不得已的原因,将我寄养在这个家里,但他们从来不曾忘记我……

  一直到16岁,看到镜子里自己和妈妈越来越像的面容,我才对那些不切实际的身世幻想彻底死心,且深深遗憾。

  你再犟,还不是需要妈妈

  高一时,和朋友去打了耳洞,是当时很流行的一只耳三个洞。虽然抹了很多酒精,耳朵还是疼,吃饭时嘴里不停地倒抽冷气。妈妈看见了,用筷子叮叮咚咚地敲碗:你看你还像个高中生吗?跟大街上的小混混有什么区别?

  我头也不抬:我觉得好看。

  她哼哼几声,轻蔑地笑:“如果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美了?”

  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我气得摔了筷子,冲进卧室,并狠狠地摔上门。

  晚上,我饿得头昏眼花,碍于面子只好忍着。妈妈哼着小调从我门前过了好几次,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快十一点了,我饿得受不了,只好溜出去找吃的。在桌子最显眼的位置上,有一碗新做的我最爱吃的肉丸子汤。

  瞬间,我眼眶有些湿润。

  去找她和好,她冷冷地不看我:“有再大的事,又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我再次愤怒地摔门离开。

  半小时后我敲响她的门,不争气地哭着说:“妈,我耳朵发炎了,肿得好大,你快帮我弄弄。”

  她叹口气,急急地跑去寻酒精,还不忘唠叨一句:“有脾气,不要来找我啊。”

  经历一场难堪的暗恋

  高二时,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他会站在中线上投出一个五分的球,他会在辩论场上引经据典滔滔不绝,他会在路过我们班的时候,对坐在窗户边的我粲然一笑。

  总是在这时候,想起一个句子:春风再美,也比不过你的微笑。

  收到他的信时,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手在发抖。他在信的末尾说:晚自习,操场见。我的心“怦怦”狂跳,晚上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妈妈敲着碗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事情就告诉她。我表面上嗯嗯地敷衍着,却暗自鄙夷地想,你除了会卖衣服,还懂什么呢?

  晚自习的时候,我去了,傻傻地等了一晚,自习课都旷掉,却没有看到那个男生。下晚自习了,我看到班里的一些同学从我身边经过,捂着嘴偷笑。我终于明白,我收到的信,不过是一群男孩子测试自己魅力的游戏,而他的笑,也只是展示自己魅力的招牌动作。

  我竟然没看出他们的玩世不恭,不顾女孩子的羞涩和尊严,把心事掏出来,给所有人品头论足。整整一晚,我都在哭泣。

  就像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第二天,不明就里的老师,严厉地批评了我的旷课行为,我哭得肝肠寸断,眼肿如桃。妈妈闻讯而来,什么也不说,昂着头把哭泣的我带出教室。

  我听见她对脸色阴沉的班主任说,请相信我女儿,她是个好孩子!

  同学们都有些发愣,怔怔地看着我们。那一刹那,我心里充满了感激。妈妈就像圣女贞德,很英勇地守卫着她的家园,保护着她的小兵。她目不斜视,气宇轩昂,和平时是那么不同。

  一回到家,妈妈便开始给我做白菜肉片汤,厨房里一片叮叮咚咚的声响。吃饭的时候,我埋着头,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米饭,眼泪止不住地往碗里掉。她见了,用筷子敲着碗说: “不就是被几个同学耍了一把吗?有什么好伤心的,你面对我时的犟脾气到哪里去了?”

  我不说话,大口大口吃饭,使劲咀嚼。

  昏昏沉沉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时,妈妈已经到店铺去了。枕头上放着一摞新衣,是一套依恋的衬衣和裙子。穿上,镜子里就又是一个清新明朗的女孩子了。

  我想起,很多次,妈妈刚进了新货,都会兴高采烈地给我拿回一些她认为好看的衣服,而我,却鄙夷地看着她手中的翻版货。很多次,面对妈妈,我直接流露出对生活的不满。

  不知道这次,妈妈究竟是下了怎样的决心,才舍得把一个月的生活费,拿来给我买这么贵这么漂亮的衣服。

  枕头边,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是妈妈不太好看的钢笔字:饭在电饭煲里,热一热再吃。我安静地吃饭,心里有一股脉脉的温泉在流淌。

  上学时,我偷偷绕到妈妈的店铺。已经是下午三点,妈妈才刚吃午饭。是批发市场里的盒饭,两块钱一份,只有一点简单的素菜。妈妈边往嘴里塞,边和顾客大声地粗俗地谈价钱,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但是晚上她回家,会看到我写的字条,写着那句我很想说却从来都羞于出口的话:妈妈,我爱你。

  就在这个温暖的下午,我知道,我将彻底告别叛逆。因为,妈妈简单而温暖的爱,让我突然明白,女儿离不开妈妈,就像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范文二: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投稿:万鋗鋘

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作者:

来源:《课外阅读》2009年第06期

上初中以后,我的变化对妈妈而言似乎是个困惑。她说: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你真是让我伤心。她说这话的时候皱着眉,手里拿着鸡毛掸子,脸上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愤怒。那几年,每次她生气,就总是这么句话这么个表情,和小说电视里的后妈一样。

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那个周末,不想上课了,我就和几个男孩子溜出去,跑到网吧里打游戏。他们装出很成熟的样子,掏出几支烟,问我抽不抽,然后就开始吞云吐雾,却又被呛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知道抽烟不好,可是又要面子,怕被他们看不起,就收下来揣在衣兜里。年轻的我们,都好想快快长大,而成熟的标志,似乎就是会抽烟会喝酒会脱离父母老师的管束吧。

晚上妈妈洗衣服时,发现了我衣兜里的烟,脸气成了酱紫色。

照例是打,下手是从未有过的狠,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死丫头,长能耐了,都会抽烟了。鞭子铺天盖地地落下来,我想跑,却被她抓住头发拖回去。我心里是止不住的委屈:我没有抽烟!我咬住嘴唇,眼泪扑簌簌地掉,心里是伤心和绝望。我说:你打死我算了。

她反而住了手,也许是打累了,她陷在沙发里,气喘吁吁地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希望有恩熙那样的妈妈

妈妈经营着一家不足十平米的服装店,在闹哄哄的批发市场,专门卖年轻女孩子穿的衣服。每天她都要扯着嗓子和顾客谈价钱,从喊价时的三四百,到成交时的三四十。同学一提到那片市场,总会露出鄙夷的神色。她们穿的,都是从大商场里精挑细选出来的艾格、淑女屋、依恋,而我的身上永远都是妈妈从店里拿回来的翻版货。

一直到16岁,我还对自己的身世抱有幻想:我希望自己不是她亲生的。那时候电视里正在热播韩剧《蓝色生死恋》,我便幻想着自己能像恩熙一样,有个高雅又温柔的妈妈。她叫我羽儿,而不是死丫头;睡觉前她给我讲故事,而不是粗暴地说滚去睡觉,她会优雅地弹钢琴,而不是头发蓬乱地做饭;她的出现让同学惊艳羡慕,而不是在背后指指点点。

我想,如果我有这样的妈妈,我也会像恩熙一样,依偎在妈妈身边撒娇,做个乖巧的好女儿。

于是,我一并幻想着,有一天我的亲生父母会来找我,他们该是有着显赫身份和地位,衣着考究举止高雅的人,年轻的时候因为不得已的原因将我寄养在妈妈家,然后在我成年前找到我,让灰姑娘成为公主。

一直到16岁,看到镜子里自己和她越来越像的面容,我才对那些不切实际的身世幻想彻底死心,且深深地遗憾。

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高一时,我和朋友去打了耳洞,是当时很流行的一只耳3个洞。虽然抹了很多酒精,耳朵还是很疼,吃饭时不停地倒抽冷气。妈妈看见了,就用筷子叮叮当当地敲碗:你看你还像个高中生吗?跟大街上的小混混有什么区别?

我头也不抬:我觉得好看。她哼哼几声,轻蔑地笑: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能美了? 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我气得啪地摔了筷子,说不吃了,饿死也不吃了,然后冲进卧室,还不忘狠狠地摔上门。

晚上我饿得眼花,碍于面子只好忍着。她哼着小调从我门前过了好几次,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委屈又绝望,不敢相信她会忍心让我挨饿。快11点了,我实在饿得受不了,只好溜出房间找吃的。在餐桌最显眼的位置上,有一碗我最爱吃的肉丸子汤。没等端起碗,我的眼泪已经簌簌地掉下来。

我去与她和好,她冷冷地不看我:再大的事,又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我再次愤怒地摔门而去,半小时后又再次敲响她的门,我哭着说:妈,我耳朵发炎了,肿得好大,你快帮我弄弄。

她叹口气,急急地跑去寻酒精,还不忘唠叨一句:有脾气,不要来找我啊!

一场难堪的暗恋

高三时,我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他会站在中线上投超远距离的三分球,他会在辩论场上引经据典滔滔不绝,他会在路过我们班时,对坐在窗户边的我笑。看着他我就突然想起了一个句子:春风再美,也比不过你的微笑。于是,我的心事就像杯里的水,一点一点地要溢出来。

收到男生的信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信的末尾说:晚自习,操场见。我的心怦怦地跳,晚上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妈妈敲着碗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事就说。我嗯嗯地敷衍,心里却鄙夷地想:除了会卖衣服,你懂什么是青春期女孩子的心事吗?

范文三: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投稿:石訢訣

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上初中以后,我的变化对妈妈而言似乎是个困惑。她说: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呢?你真让我伤心。她说这话的时候皱着眉,手里拿着她的鸡毛掸子,脸上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打我的时候,她是下得了狠心的,但我还是倔强地不哭也不闹。青春期的我,以为这就是勇敢。那个周末,不想上课了,我就和几个男孩子溜出去,跑到网吧里打游戏。他们装出很成熟的样子,掏出几支烟,问我抽不抽,然后就开始吞云吐雾,却被呛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知道抽烟不好,可是又要面子,怕被他们看不起,就收下来揣在衣兜里。

晚上妈妈洗衣服时,发现了我衣兜里的烟,脸被气成了酱紫色。照例是打,下手亦是从未有过的狠,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死丫头,长能耐了,都会抽烟了。掸子铺天盖地地落下来。我心里止不住的委屈:我没有抽烟!我咬住嘴唇,眼泪簌簌地掉,心里时悲伤绝望。我说:你打死我算了。她反而住了手,也许是打累了。她陷在沙发里,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高一时,我和朋友去打了耳洞,是当时很流行的一只耳3个洞。虽然抹了很多酒精,耳朵还是很疼,吃饭里不停地倒抽冷气。妈妈看见了哼哼几声,轻蔑地笑: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能美了?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我气得啪地摔了筷子说:不吃了,饿死也不吃了。然后冲进卧室,还不忘狠狠地摔上门。 晚上我饿得眼花,耳朵也开始发炎了,肿得好大。快11点了,我实在忍不住,嚷了起来:妈,快帮我弄弄,我耳朵发炎了。她叹口气,急急地跑去寻酒精,还不忘唠叨一句:再大的事,又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进来的时候还端着一碗我最爱吃的肉丸子,没等端起碗,我的眼泪已经簌簌地掉下来。

一场难堪的暗恋

初三时,我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他会在路过我们班时,对坐在窗户边的我笑。收到那个男生的信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信的末尾说:晚自习,操场见。我的心怦怦地跳,晚上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妈妈敲着碗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事就说。我嗯嗯地敷衍着,心里却鄙夷地想:除了会卖衣服,你懂什么是青春期女孩子的心事吗?

晚自习的时候,我去赴约了,却没有看到那个男生。回到教室时,看到很多同学都在捂着嘴笑。原来,那不过是那个男生测试自己魅力的一场游戏!我在难堪中冲出教室,围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跑。 妈妈闻讯而来,什么也没说,昂着头,把哭泣的我带出教室。她对脸色阴沉的班主任说:请相信,我女儿是个好孩子。同学们都有些发愣,怔怔地看着我们。妈妈目不斜视、气宇轩昂。她就像圣女贞德,英雄般地守卫着她的家园、保护着她的小兵。那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感激。

回到家,妈妈开始给我做白菜肉片汤。吃饭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和尴尬一下子袭上心头,眼泪扑簌簌地往碗里掉。她见了,用筷子敲着碗说:不就是被同学耍了吗,有什么好伤心的!你对我的那股犟劲儿都到哪儿去了?我终于哭出了声来,扔下碗筷跑回房间。我昏昏沉沉地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时,枕头边还有一张小字条:饭在电饭煲里,热一热再吃。我安静地吃饭,心里有一股暖意在流淌。

上学的路上,我偷偷地去了以前总是不屑一顾的妈妈的店铺。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妈妈才开始吃午饭。是批发市场里的盒饭,2块钱一份,只有一点简单的素菜。她仍是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和客人大声地谈价,完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但是晚上她回到家,会看到枕边有我留下的字条,那上面写着我很想说却羞于出口的话:妈妈,我爱你。

就在那个温暖的下午,我知道,我将彻底告别叛逆期。因为我在妈妈简单而温暖的爱里,突然明白,女儿离不开妈妈,就像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1.概括选文的主要内容。(40字以内)

2.下列语句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我咬住嘴唇,眼泪簌簌地掉,心里时悲伤绝望。\'是因为妈妈的不理解,不信任,让\'我\'感到委屈失望。

B.\'她哼哼几声,轻蔑地笑: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能美了?\'妈妈的话语严厉又刻薄,对\'我\'打耳洞的行为表现出强烈的不满。

C.\'她就像圣女贞德,英雄般地守卫着她的家园、保护着她的小兵。\'看似严厉冷酷的母亲,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表现出她对\'我\'的保护和关爱。

D.\'2块钱一份,只有一点简单的素菜。\'此处细节描写,体现了母亲的善良。

3、结合语境,品析句中加点词语。

(1)她陷在沙发里,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4、品位文中画线句子,结合全文,从内容和结构上分析其在全文中的作用。

范文四: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投稿:陆踈踉

[ ・ .. ]《 情 动我 心 ◆  

◎  罗  宇  

上 初 中 以 后 , 的 变 化 对 妈 妈 而   他 们 看 不 起 ,就 收下 来 揣 在 衣 兜 里 。 我  

青 似 乎是 个 困惑 。她 说 : 说 女 儿是   年 轻 的 我 们 , 好 想 快 快 长 大 , 成   都 都 而

妈 妈 的贴 心 小 棉 袄 , 怎 么 就 变成 这   熟 的 标 志 , 乎 就是 会 抽 烟 会 喝 酒 会  你 似 个 样 子 了 呢 ?你 真 是 让 我 伤 心 。她 说   脱 离 父 母 老 师 的 管 束 吧 。   这话 的时 候 皱 着 眉 , 里拿 着 鸡 毛 掸  手 晚 上 妈 妈 洗 衣 服 时 , 现 了 我 衣  发

子 ,脸 上 是 一 副 恨 铁 不 成钢 的愤 怒 。   那 几 年 , 次 她 生 气 , 总 是 这 么 一  每 就

句 话 这 么 一 个 表 情 , 小 说 、 视 里  和 电

的后 妈 一样 。  

兜 里 的烟 , 气 成 了酱 紫色 。 脸   照 例 是 打 , 手 亦 是从 未 有 过 的  下

狠 , 用 颤 抖 的 声 音 说 : 丫头 , 能   她 死 长 耐 了 , 会 抽 烟 了 。掸 子铺 天 盖 地 地  都 落 下 来 , 想 跑 , 被 她 抓 住 头 发 拖  我 却 回去 。我 心 里 是 止不 住 的委 屈 : 没  我 有 抽 烟 !我 咬住 嘴唇 , 泪 扑 簌 簌 地  眼

零你不是我夤儿该多好 

那 个 周 末 , 想 上 课 了 , 就 和  不 我 几 个 同学 溜 出去 ,跑 到 网 吧 里 打 游 

掉, 心里 是 伤心 和绝 望 。我 说 : 打 死  你

  戏 。他 们 装 出很 成 熟 的样 子 , 出 几  我 算 了 。 掏

支 烟 , 我 抽 不 抽 , 后 就 开 始 吞 云  问 然

吐雾 , 又被 呛 得 满 脸 通 红 。我 当然  却

她 反 而住 了手 , 许 是打 累 了 , 也 她  陷在 沙 发里 ,气 喘 吁吁地 用 手抚 着起 

知 道 抽 烟 不 好 , 是 又要 面子 , 被  伏 的 胸 口 说 : 不 是 我 女 儿 该 多 好 ! 可 怕 你  

枣嚏毒警  她像一棵悬崖边上的 像要跌入谷底, 松, 却更像要飞   翔

湖南省沅陵县第一 中学 姚 山枫 《 不再抱 怨》  

◆ 情・ 我 .   [ 动・ 心]

希 望 有 恩 熙 那 样 的 妈 妈 

直 到 l 岁 , 到镜 子 里 自己和  6 看

她越 来 越 像 的 面容 , 才 对 那 些 不 切  我

妈 妈 经 营 着 一 家 不 足 1 平 米 的  实 际的 身 世幻 想 彻 底 死 心 , 深 深 地  0 且 服 装 店 , 闹 哄 哄 的 批 发 市 场 , 门  遗 憾 。 在 专  

卖 年 轻 女 孩 子 穿 的 衣 服 。每 天 她 都 要   扯 着 嗓 子 和 顾 客 谈 价 钱 , 喊 价 时 的  从 三 四百 , 成 交 时 的 三 四 十 。 同学 一  到

你 再 犟 , 不 是 需 要 敦  还

高 一 时 ,我 和 朋 友 去 打 了 耳 洞 ,   提 到 那 片 市 场 ,总 会 露 出鄙

夷 的神  是 当时 很 流 行 的一 只耳 朵 3 洞 。虽  个 色 。她 们穿 的 , 是 从大 商 场 里 精 挑  然 抹 了 很 多 酒 精 ,耳 朵 还 是 很 疼 ,   都 吃 细 选 出来 的艾 格 、 女屋 、 恋 , 我  饭 时 不 停 地 倒抽 冷 气 。妈 妈 看 见 了 , 淑 衣 而   的身 上 永 远 都 是妈 妈 从 店 里 拿 回来  就 用 筷 子 叮 叮 当 当地 敲 碗 : 看 你 还  你

的翻版 货 。  

像 个 高 中生 吗 ?跟 大街 上 的小 混混 有 

我 头也 不抬 : 觉 得 好 看 。她 哼  我

直 到 l岁 , 还对 自己 的身 世  什 么 区别 ? 6 我  

抱 有 幻 想 :我 希望 自己不 是 她 亲 生 

的 。那 时候 电视 里 正在 热 播 韩 剧 《   蓝

哼几 声 , 轻蔑 地笑 : 长 得 丑 。 朵 上  人 耳

有这 样 说 自己女儿 的吗?我气 得  啪地 摔 了筷 子 , 不 吃 了 , 死 也 不  说 饿 吃 了 , 后 冲 进 卧室 , 不 忘 狠 狠 地  然 还

  色 生 死恋 》 我 便 幻 想着 自己能 像 恩  戴 几个 圈就 能美 了 ? , 熙 一 样 , 个 高雅 又 温 柔 的妈 妈 。她  有 叫 我 宇 儿 , 不 是 死 丫头 ; 觉 前 她  而 睡

给 我 讲故 事 , 不 是 粗暴 地说 滚 去睡  而

  觉 ; 会 优 雅 地 弹 钢 琴 , 不 是 头 发  摔 上 门 。 她 而

蓬 乱 地做 饭 ; 的出 现 让 同学 惊 艳 羡  她

慕 , 不 是 在背 后 指指 点点 。 而  

晚上 我 饿 得 眼 花 , 于 面子 只 好  碍

忍着 。她 哼着 小 调从 我 门前 过 了好 几 

都 我 想 ,如 果 我 有这 样 的妈 妈 ,   次 , 没 有 停 下来 的 意思 。我 委 屈 又  我 绝 望 ,不 敢 相 信她 会 忍 心 让 我 饿 死 。   也 会 像 恩熙 一 样 , 偎 在 妈妈 身 边 撒  依

娇 , 个 乖 巧 的好 女 儿 。 做  

的亲 生 父母 会 来 找 我 , 们该 是 有 着  他

快 1 点 了 , 实 在 饿 得 受 不 了 , 好  1 我 只

于 是 , 一 并 幻 想 着 , 一 天 我   溜 出房 间找 吃 的。在 餐 桌最 显 眼 的位  我 有

置上 ,有 一 碗 我最 爱 吃 的 肉丸 子 汤 。  

我 显 赫 身份 和地 位 , 着考 究 举 止 高 雅  没 等 端 起 碗 , 的 眼 泪 已经 簌 簌 地 掉  衣

  的 人 , 轻 的 时 候 因 为 不 得 已 的 原 因  下 来 。 年

将 我 寄养 在 妈 妈 家 , 然后 在 我成 年 前 

找 到我 , 灰 姑娘 成 为 公 主。 让  

我 去 与 她 和 好 ,她 冷 冷 地 不 看 

我 : 大 的事 , 何 必 和 自己 的 身 体  再 又

涯。  

湖南省沅陵县第一 中学 杨凡《 其 实开着》 门  

姆 

[ 动・ 心]  情・ 我・ ◆

心 事 掏 出来 , 所 有 人 品头 论 足 。 给   我 在 难 堪 中 冲 出 教 室 , 着

操 场  围

过不 去 。你 再 犟 , 不 是需 要 我 ! 还   我再 次愤 怒 地摔 门 而 去 , 小 时  半 后 又 敲 响 她 的 门 , 哭着 说 : , 耳   我 妈 我 朵 发 炎 了 , 得 好 大 , 快 帮 我弄 弄 。 肿 你  

圈 一 圈 地 跑 , 心 又 绝 望 。 我 简 直  伤

不 敢 想 象 , 己 该 用 怎 样 的 眼 泪 和 勇  自 气来 面对 随之 而 来 的嘲 笑 。  

她 叹 口气 ,急 急 地 跑 去 寻 酒 精 ,   还 不 忘 唠 叨 一 句 : 脾 气 , 要 来 找  有 不

我啊 !  

霉  豌 豆妥 到涅暖的 豆荚    

妈 妈 闻 讯 而 来 ,什 么 也 没 说 , 昂  着 头 把 哭 泣 的 我 带 出 教 室 。我 听 见 她   对脸 色 阴沉 的班 主 任 说 , 相 信 我 女  请

召一场难堪的培恋 

高 三 时 , 喜 欢 上 隔 壁 班 的一 个  我

男 生 , 会 站 在 中 线 上 投 超 远 距 离 的  他

儿 是 个好 孩 子 。 同学 们 都 有 些 发 愣 ,   三 分 球 , 会 在 辩 论 场 上 引 经 据 典 滔  怔 怔 地 看 着 我 们 。那 一 刹 那 , 心 里  他 我 滔 不 绝 , 会 在 路 过 我 们 班 时 , 坐  充 满 了感 激 。妈 妈 就 像圣 女 贞德 般 守  他 对 在 窗 户 边 的 我 笑 。看 着 他 我 就 突 然 想   卫 着 她 的 家 园 , 护 着 她 的 小 兵 。 她   保 起 了 一 个 句 子 : 风 再 美 , 比 不 过   目不 斜 视 , 气 宇 轩 昂 , 平 时 的 她   春 也 她 和 你 的微 笑 。于 是 , 的 心 事 就 像 杯 里  是 那 么 的不 同。 我   的 水 , 点 一 点 地 要 溢 出来 。 一   回到 家 , 妈 开 始 给 我 做 白菜 肉  妈 收 到 那 个 男 生 的 信 时 , 简 直 不   片汤 ,厨 房 里 一 片 叮 叮 当 当 的声 响 。 我  

敢 相 信 自己 的 眼 睛 。 他 在 信 的末 尾  吃 饭 的 时 候 , 有 的 委 屈 和 尴 尬 一 下  所 说 : 自 习 , 场 见 。 我 的 心 怦 怦 地   子 袭 上 心 头 , 埋 着 头 , 粒 一 粒 地  晚 操 我 一 跳 , 上 吃 饭 也 有 些 心 不 在 焉 , 妈   往 嘴 里 送 米 饭 , 泪 扑 簌 簌 地 往 碗 里  晚 妈 眼

敲 着 碗 问 我 是 不 是 病 了 , 是 有 什 么  要

掉 。她 见 了 , 筷 子敲 着 碗说 : 就 是  用 不 事 就 说 。 我 嗯 嗯 地 敷 衍 , 里 却 鄙 夷   被 同 学 耍 了 吗 , 什 么 好 伤 心 的 ! 你  心 有 地 想 : 了会 卖 衣 服 , 还 会 懂 什 么  对 我 的 那 股 犟 劲 儿 都 到 哪 儿 去 了 ? 我  除 你

是 青春 期 女孩 子 的 心事 吗 ?   晚 自习 的 时 候 , 我 去 赴 约 了 ,   却 终 于哭 出声来 , 下碗 筷 跑 回房 间 。 扔   我 昏 昏沉 沉 地 睡 到 第 二 天 中午 ,   没 有 看 到 那 个 男 生 。 回 到

教 室 时 ,   起 床 时 , 妈 已经 到 店 里 去 了 。枕 头  看 妈

到 很 多 同 学都 在 捂 着 嘴 笑 。原 来 , 那  上 放 着 一 摞新 衣 , 一 套 “ 恋 ” 是 衣 的衬 

不 过 是 那 个 男 生 测 试 自 己魅 力 的 一  衫 和裙 子 。穿 上 它 们 , 子 里 就 又 是  镜

场 游 戏 , 的笑 , 只 是 展 示 自 己魅  他 也 力 的招 牌 动 作 而 已 。他 的 玩 世 不 恭 ,  

却让我不顾女孩子的羞涩和尊严 ,   把

. 

个 清 新 明 朗 的女孩 子 了。我 的 心情 

顿 时好 了许 多 , 看 价 牌 , 然 要 6 0 翻 竟 0 

多块 。  

冬喜 如果没有   傻子衬托, 子就显不出来。 才  

[ ] 拉 罗什 富科  法

◆ 情・ 我・   [ 动・ 心]

我 想 起 很 多 次 , 妈 刚进 了新 货 , 会 兴 高 采 烈 地 给  妈 都

我 拿 回一 些 她 认 为 好 看 的 衣 服 , 我 却 总 是 对 她 手 中 的 翻   而 版 货 满脸 不 屑 ; 起 很 多 次 , 过 大 商场 时 , 着 那 些 精 致  想 路 看 却 又 价格 不 菲 的衣 服 , 艳羡 得 不 想挪 步 ; 起 很 多次 ,   我 想 面 对 妈 妈 , 直 接 流 露 出的 是 对 生 活 的不 满 ; 起 妈 妈 不 知  我 想 道 下 了怎 样 的决 心 , 舍 得 把一 个 月 的 生活 费 , 来 给 我  才 拿 买 这 么 贵 这 么 漂 亮 的 衣 服 … …  枕 头 边还 有 一 张 小纸 条 , 面是 妈 妈 不 太好 看 的钢 笔  上 字 : 在 电饭煲 里 , 一 热再 吃 。 饭 热   我安 静地 吃 饭 , 里有 一 股 温泉 在 流淌 。 心  

[ ] 歌 德  德

范文五: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上 投稿:曹惽惾

初中以后,我的变化对妈妈而言似乎是个困惑。她说: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呢?你真让我伤心。她说这话的时候皱着眉,手里拿着她的鸡毛掸子,脸上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A: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那个周末,我和几个男孩子溜出去,跑到网吧里打游戏。他们装出很成熟的样子,掏出几支烟,问我抽不抽,然后就开始吞云吐雾,却被呛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知道抽烟不好,可是又要面子,就收下来揣在衣兜里。

  晚上妈妈洗衣服时,发现了我衣兜里的烟,脸被气成了酱紫色。照例是打,下手亦是从未有过的狠,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死丫头,长能耐了,都会抽烟了。我心里止不住的委屈:我没有抽烟!我咬住嘴唇,心里悲伤绝望。我说:你打死我算了。她反而住了手,陷在沙发里,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B: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高一时,我和朋友去打了耳洞,是当时很流行的一只耳3个洞。虽然抹了很多酒精,耳朵还是很疼。妈妈看见了哼哼几声,轻蔑地笑: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能美了?我气得啪地摔了筷子说:不吃了!然后冲进卧室,还不忘狠狠地摔上门。

  晚上我饿得眼花,耳朵也开始发炎。我实在忍不住,嚷了起来:妈,我耳朵发炎了。她叹口气,急急地跑去寻酒精,还不忘唠叨一句: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C: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初三时,我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收到那个男生的信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信的末尾说:晚自习,操场见。我的心怦怦地跳,晚上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妈妈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事就说。我嗯嗯地敷衍着,心里却鄙夷地想:除了会卖衣服,你懂什么是青春期女孩子的心事吗?

  晚自习的时候,我去赴约,却没有看到那个男生。回到教室时,看到很多同学都在捂着嘴笑。原来,那不过是那个男生测试自己魅力的一场游戏!

  妈妈闻讯而来,什么也没说,把哭泣的我带出教室。她对脸色阴沉的班主任说:请相信,我女儿是个好孩子。同学们怔怔地看着我们。妈妈目不斜视、气宇轩昂。就像圣女贞德,英雄般保护着她的小兵。

  回到家,妈妈开始给我做白菜肉片汤。吃饭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和尴尬一下子袭上心头,眼泪扑簌簌地往碗里掉。她见了,用筷子敲着碗说:不就是被同学耍了吗,有什么好伤心的!你的犟劲儿都到哪儿去了?我终于哭出了声来,扔下碗筷跑回房间。昏昏沉沉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时,枕头边还有一张小字条:饭在电饭煲里,热一热再吃。我安静地吃饭,心里有一股暖意在流淌。

  上学的路上,我偷偷地去了以前总是不屑一顾的妈妈的店铺。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妈妈才开始吃午饭。是批发市场里的盒饭,只有一点简单的素菜。她仍是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和客人大声地谈价,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但是晚上她回到家,会看到枕边有我留下的字条,上面写着我羞于出口的话:妈妈,我爱你。

  就在那个温暖的下午,我知道,我将彻底告别叛逆期。因为我在妈妈简单而温暖的爱里,突然明白,女儿离不开妈妈,就像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孙苑摘)

范文六: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上 投稿:姜紶紷

初中以后,我的变化对妈妈而言似乎是个困惑。她说: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呢?你真让我伤心。她说这话的时候皱着眉,手里拿着她的鸡毛掸子,脸上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打我的时候,她是下得了狠心的,但我还是倔强地不哭也不闹。青春期的我,以为这就是勇敢。那个周末,不想上课了,我就和几个男孩子溜出去,跑到网吧里打游戏。他们装出很成熟的样子,掏出几支烟,问我抽不抽,然后就开始吞云吐雾,却被呛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知道抽烟不好,可是又要面子,怕被他们看不起,就收下来揣在衣兜里。

  晚上妈妈洗衣服时,发现了我衣兜里的烟,脸被气成了酱紫色。照例是打,下手亦是从未有过的狠,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死丫头,长能耐了,都会抽烟了。”掸子铺天盖地地落下来。我心里止不住的委屈:我没有抽烟!我咬住嘴唇,眼泪簌簌地掉,心里是悲伤绝望。我说:“你打死我算了。”她反而住了手,也许是打累了。她陷在沙发里,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高一时,我和朋友去打了耳洞,是当时很流行的一只耳三个洞。虽然抹了很多酒精,耳朵还是很疼,吃饭时不停地倒抽冷气。妈妈看见了哼哼几声,轻蔑地笑:“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能美了?”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我气得啪地摔了筷子说:“不吃了,饿死也不吃了。”然后冲进卧室,还不忘狠狠地摔上门。

  晚上我饿得眼花,耳朵也开始发炎了,肿得好大。快11点了,我实在忍不住,嚷了起来:妈,快帮我弄弄,我耳朵发炎了。她叹口气,急急地跑去寻酒精,还不忘唠叨一句:再大的事,又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进来的时候还端着一碗我最爱吃的肉丸子,没等端起碗,我的眼泪已经簌簌地掉下来。

  一场难堪的暗恋

  初三时,我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他会在路过我们班时,对坐在窗户边的我笑。收到那个男生的信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信的末尾说:晚自习,操场见。我的心怦怦地跳,晚上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妈妈敲着碗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事就说。我“嗯嗯”地敷衍着,心里却鄙夷地想:除了会卖衣服,你懂什么是青春期女孩子的心事吗?

  晚自习的时候,我去赴约了,却没有看到那个男生。回到教室时,看到很多同学都在捂着嘴笑。原来,那不过是那个男生测试自己魅力的一场游戏!我在难堪中冲出教室,围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跑。

  妈妈闻讯而来,什么也没说,昂着头,把哭泣的我带出教室。她对脸色阴沉的班主任说:请相信,我女儿是个好孩子。同学们都有些发愣,怔怔地看着我们。妈妈目不斜视、气宇轩昂。她就像圣女贞德,英雄般地守卫着她的家园、保护着她的小兵。那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感激。

  回到家,妈妈开始给我做白菜肉片汤。吃饭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和尴尬一下子袭上心头,眼泪扑簌簌地往碗里掉。她见了,用筷子敲着碗说:“不就是被同学耍了吗,有什么好伤心的!你对我的那股犟劲儿都到哪儿去了?”我终于哭出了声来,扔下碗筷跑回房间。我昏昏沉沉地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时,枕头边还有一张小字条:饭在电饭煲里,热一热再吃。我安静地吃饭,心里有一股暖意在流淌。

  上学的路上,我偷偷地去了以前总是不屑一顾的妈妈的店铺。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妈妈才开始吃午饭。是批发市场里的盒饭,两块钱一份,只有一点简单的素菜。她仍是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和客人大声地谈价,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但是晚上她回到家,会看到枕边有我留下的字条,那上面写着我很想说却羞于出口的话:妈妈,我爱你。

  就在那个温暖的下午,我知道,我将彻底告别叛逆期。因为我在妈妈简单而温暖的爱里,突然明白,女儿离不开妈妈,就像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邹永进 选自《读者》,2009年第3期,有删改)

范文七: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投稿:田畓畔

上初中以后,我的变化对妈妈而言似乎是个困惑。她说:“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就变成这么个样子了呢?你真是让我伤心!”她说这话的时候,总是皱着眉,手里拿个鸡毛掸子,脸上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愤怒表情。几年来,每次她生气,就总是这句话和这副表情,和小说、电视里的后妈一个模样。

  打我的时候,妈妈是下得了狠心的。左手心和屁股,都是下手的好地方,既痛又不至于被人发现。边打她还边骂:“死丫头,我让你逃课,我让你不学好!”鸡毛掸子又细又硬,抽在身上生生地痛,但我还是倔强地不哭也不闹。青春期的我,以为这就是勇敢。

  那个周末,不想上课了,我就和几个男孩子溜出去,躲在网吧里打游戏。他们装出很成熟的样子,掏出几支烟,问我抽不抽,然后就开始吞云吐雾,却又被呛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知道抽烟不好,可是又要面子,怕被他们' ;&,"vIE' ;&,"揣在衣兜里。年轻的我们,都好想快快长大,而成熟的标志,似乎就是会抽烟会喝酒会脱离父母老师的管束吧。

  晚上妈妈洗衣服,发现了衣兜里的烟,脸被气成了酱紫色。

  照例是打,下手是从未有过的狠,她颤抖着声音说:“死丫头,你长能耐了,会抽烟了!”鸡毛掸子铺天盖地地落下来,我想跑,却被她抓住头发拖了回去。我心里是止也止不住的委屈:“我没有抽烟!”我咬住嘴唇,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心里是真的伤心和绝望。我说:“你打死我算了。”

  她反而住了手――也许是打累了,陷在沙发里,气喘吁吁地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妈妈经营着一家不足十平方米的服装店,在闹哄哄的批发市场,专门卖年轻女孩子穿的衣服。每天都要扯着嗓子和顾客谈价钱,从喊价时的三四百,到成交时的三四十块。同学提到那个市场,总是会露出鄙夷的神色。她们穿的,都是从商场里精挑细选出来的艾格、淑女屋、依恋,而我,总是穿着妈妈从店里拿回来的翻版货。

  一直到16岁,我总对自己的身世抱有幻想:我希望我不是她亲生的。那时候正在热播韩剧《蓝色生死恋》,我便幻想着自己像恩熙一样,有一个高雅又温柔的妈妈。她叫我羽儿,而不是“死丫头”;睡觉前她给我讲故事,而不是粗暴地说“滚去睡觉”;她会优雅地弹钢琴,而不是头发蓬乱地做饭;她的出现让同学惊艳羡慕,而不是遭人背后指指点点。

  我想,如果我有这样的妈妈,我也会像恩熙一样,依偎在妈妈身边撒娇,做个乖乖巧巧的好女儿。

  于是幻想着有一天,我的亲生父母会来找我。他们有着显赫的身份和地位,衣着考究,举止高雅,年轻的时候因为不得已的原因将我寄养在妈妈家,然后在我成年前找到我,让灰姑娘变成公主。

  一直到16岁,看到镜子里自己和她越来越像的面容,我才对那些不切实际的身世幻想彻底死心,且深深遗憾。

  当时很流行的一只耳朵三个洞。虽然抹了很多酒精,耳朵还是生生地痛,吃饭时嘴里不停地倒抽冷气。她看见了,就用筷子叮叮当当地敲碗:“你看你还像个高中生吗?跟大街上的小混混有什么区别?”我头也不抬:“我觉得好看。”她哼哼几声,轻蔑地笑:“如果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美了?”

  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我气得“啪”地摔了筷子,说不吃了,饿死也不吃了。然后冲进卧室,不忘狠狠地摔上门。

  晚上我饿得眼花,碍于面子只好忍着。她哼着小调从我门前过了好几次,都没有停下的意思。我委屈又绝望,不敢相信她会忍心让我挨饿。快十一点了,我饿得受不了,只好溜出去找吃的。在桌子最显眼的位置上,有一碗新做的我最爱吃的肉圆子汤。我的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

  去与她和好,她冷冷地不看我:“有再大的事,又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我再次愤怒地摔门离开,半小时后又再次敲响她的门,我哭着说:“妈,我耳朵发炎了,肿得好大,你快帮我弄弄。”

  她叹了一口气,急急地跑去寻找酒精,还不忘唠叨一句:“有脾气,不要来找我啊。”

  高三时,我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他会站在篮球场的中线上投出一个五分的球,他会在辩论场上引经据典滔滔不绝,他会在路过我们班的时候,对坐在窗户边的我粲然一笑。我想起一个句子:春风再美,也比不过你的微笑。心事就像杯里的水,一点一点地要溢出来。

  收到男生的信时,我简直都不敢相信。他在信的末尾说:晚自习,操场见。心“怦怦”地跳,晚上吃饭我也有些心不在焉。妈妈敲着碗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事情就告诉她。我“嗯嗯”地敷衍,心里却是鄙夷地想:除了会卖衣服,你还会懂什么是青春期女孩子的心事吗?

  晚自习的时候,我去了,却没有看到那个男生。回到教室时,看到很多同学在捂着嘴笑。原来,那样的信,不过是一群男孩子测试自己魅力的游戏;他的笑,也只是展示自己魅力的招牌动作。他的玩世不恭,却让我不顾女孩子的羞涩和尊严,把心事掏出来,给所有人品头论足。

  我在难堪中冲出教室,围着操场一圈又一圈的徘徊,伤心又绝望。我简爱那只不敢想象,自己该用怎样的眼来和勇气来面对将随之而来的嘲笑。

  妈妈闻讯而来,什么也不说,昂着头把哭泣的我带出教室。我听见她对脸色阴沉的班主任说:“请相信我女儿还是个好孩子。”同学们都有些发愣,怔怔地看着我们。那一刹那,我心里充满了感激。妈妈就像圣女贞德,英雄般地守卫着她的家园,保护着她的小兵。她目不斜视,她器宇轩昂。她和平时是那么的不同。

  回到家,妈妈开始给我做白菜肉片汤,厨房里一片叮叮当当的声响。吃饭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和尴尬袭上心头,我埋着头,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米饭,眼泪扑簌簌地往碗里掉。她见了,用筷子敲着碗说:“不就是被几个同学耍了一把吗?有什么好伤心的,你面对我时的犟脾气到哪里去了!”我终于哭出声来,扔下碗筷跑回卧室。

  昏昏沉沉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时,妈妈已经到店铺去了。枕头上放着一摞新衣,是一套依恋的衬衣和裙子。穿上,镜子里就又是一个清新又明朗的女孩子了。我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翻看标价牌,要六百多块。

  我想起很多次,妈妈刚进了新货,都会兴高采烈地给我拿回一些她认为好看的衣服,而我却鄙夷地看着她手中的翻版货;想起很多次,路过大商场时,看着那些精致却又价格不菲的衣服,我艳羡得不想挪步;想起很多次,面对妈妈,我直接流露出的对生活的不满;想起妈妈不知道下了怎样的决心,才舍得把一个月的生活费,拿来给我买这么贵这么漂亮的衣服。

  枕头边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是妈妈不太好看的钢笔字:“饭在电饭煲里,热一热再吃。”我平静地吃着饭,心里有一股脉脉的温泉在流淌。

  去上学的路上,我偷偷地去了妈妈的店铺。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妈妈才刚吃午饭。是批发市场里的盒饭,两块钱一份,只有一点简单的素菜。妈妈边往嘴里塞,边和客人大声地粗俗地谈价钱,一点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但是晚上她回家,会看到枕边有我留下的字条,是我很想说却又羞于出口的话:妈妈,我爱你。

  就在这个温暖的下午,我知道,我将彻底告别叛逆。因为我在妈妈简单而温暖的爱里,突然明白,女儿离不开妈妈,就像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范文八: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阅读答案 投稿:钱朘朙

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上初中以后,我的变化对妈妈而言似乎是个困惑。她说: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呢?你真让我伤心。她说这话的时候皱着眉,手里拿着她的鸡毛掸子,脸上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a 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打我的时候,她是下得了狠心的,但我还是倔强地不哭也不闹。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阅读答案。青春期的我,以为这就是勇敢。那个周末,不想上课了,我就和几个男孩子溜出去,跑到网吧里打游戏。他们装出很成熟的样子,掏出几支烟,问我抽不抽,然后就开始吞云吐雾,却被呛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知道抽烟不好,可是又要面子,怕被他们看不起,就收下来揣在衣兜里。

晚上妈妈洗衣服时,发现了我衣兜里的烟,脸被气成了酱紫色。照例是打,下手亦是从未有过的狠,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死丫头,长能耐了,都会抽烟了。掸子铺天盖地地落下来。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阅读答案。我心里止不住的委屈:我没有抽烟!我咬住嘴唇,眼泪簌簌地掉,心里时悲伤绝望。我说:你打死我算了。她反而住了手,也许是打累了。她陷在沙发里,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b 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高一时,我和朋友去打了耳洞,是当时很流行的一只耳3个洞。虽然抹了很多酒精,耳朵还是很疼,吃饭时不停地倒抽冷气。妈妈看见了哼哼几声,轻蔑地笑: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能美了?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我气得啪地摔了筷子说:不吃了,饿死也不吃了。然后冲进卧室,还不忘狠狠地摔上门。

晚上我饿得眼花,耳朵也开始发炎了,肿得好大。快11点了,我实在忍不住,嚷了起来:妈,快帮我弄弄,我耳朵发炎了。她叹口气,急急地跑去寻酒精,还不忘唠叨一句:再大的事,又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进来的时候还端着一碗我最爱吃的肉丸子,没等端起碗,我的眼泪已经簌簌地掉下来。

c初三时,我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他会在路过我们班时,对坐在窗户边的我笑。收到那个男生的信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信的末尾说:晚自习,操场见。我的心怦怦地跳,晚上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妈妈敲着碗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事就说。我嗯嗯地敷衍着,心里却鄙夷地想:除了会卖衣服,你懂什么是青春期女孩子的心事吗?

晚自习的时候,我去赴约了,却没有看到那个男生。回到教室时,看到很多同学都在捂着嘴笑。原来,那不过是那个男生测试自己魅力的一场游戏!我在难堪中冲出教室,围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跑。

妈妈闻讯而来,什么也没说,昂着头,把哭泣的我带出教室。她对脸色阴沉的班主任说:请相信,我女儿是个好孩子。同学们都有些发愣,怔怔地看着我们。妈妈目不斜视、气宇轩昂。她就像圣女贞德,英雄般地守卫着她的家园、保护着她的小兵。那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感激。

回到家,妈妈开始给我做白菜肉片汤。吃饭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和尴尬一下子袭上心头,眼泪扑簌簌地往碗里掉。她见了,用筷子敲着碗说:不就是被同学耍了吗,有什么好伤心的!你对我的那股犟劲儿都到哪儿去了?我终于哭出了声来,扔下碗筷跑回房间。我昏昏沉沉地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时,枕头边还有一张小字条:饭在电饭煲里,热一热再吃。我安静地吃饭,心里有一股暖意在流淌。

上学的路上,我偷偷地去了以前总是不屑一顾的妈妈的店铺。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妈妈才开始吃午饭。是批发市场里的盒饭,2块钱一份,只有一点简单的素菜。她仍是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和客人大声地谈价,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但是晚上她回到家,会看到枕边有我留下的字条,那上面写着我很想说却羞于出口的话:妈妈,我爱你。

就在那个温暖的下午,我知道,我将彻底告别叛逆期。因为我在妈妈简单而温暖的爱里,突然明白,女儿离不开妈妈,就像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1.本文采用小标题,将三个片段组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揣摩a、b两个小标题和内容的联系,为c处设计一个小标题。(3分)

答:

2.结合语境,品析句中加点词语。(6分)

①她陷在沙发里,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②我终于哭出声来,扔下碗筷跑回房间。

答:①

3。结合全文,从内容和结构上分析划线句在全文中的作用。(4分)

答:

4。 选文中写当[我"饿得眼花、耳朵肿得好大喊妈妈时,妈妈 [端着一碗我最爱吃的肉丸子"进了我的卧室。请你联系文章内容,展开合理想象,把妈妈在厨房做肉丸子时的动作和心理活动描写出来,60个字左右。(5分)

参考答案:

1。 (3分)有什么好伤心的、请相信,我的女儿是个好孩子。用文中母亲的话做小标题最好,因为前两个标题都是用母亲的话做小标题的。一场难堪的暗恋、一件让我丢人的事--用自己的语言概括事情也可。(4分)

2。 (6分)(1)[陷"形象地表现出母亲瘫坐在沙发上的样子。(1分)传神地写出了母亲因我叛逆而极度伤心绝望,又无可奈何的情态。(2分)

(2)形象地表现了我对母爱有了正确的认识,情感发生了质的变化。(能从个人情感或对母亲认识的转变答题,语句通顺即可)(3分)

3。 (4分)内容上:运用比喻生动地表现了我理解母亲之后的感激之情。(2分)结构上:收束全文,点明中心(画龙点睛),照应题目。(2分)

4.(5分)开放性题目,无惟一答案。

范文九:《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阅读答案 投稿:赖颶颷

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上初中以后,我的变化对妈妈而言似乎是个困惑。她说: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呢?你真让我伤心。她说这话的时候皱着眉,手里拿着她的鸡毛掸子,脸上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A 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打我的时候,她是下得了狠心的,但我还是倔强地不哭也不闹。青春期的我,以为这就是勇敢。那个周末,不想上课了,我就和几个男孩子溜出去,跑到网吧里打游戏。他们装出很成熟的样子,掏出几支烟,问我抽不抽,然后就开始吞云吐雾,却被呛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知道抽烟不好,可是又要面子,怕被他们看不起,就收下来揣在衣兜里。

晚上妈妈洗衣服时,发现了我衣兜里的烟,脸被气成了酱紫色。照例是打,下手亦是从未有过的狠,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死丫头,长能耐了,都会抽烟了。掸子铺天盖地地落下来。我心里止不住的委屈:我没有抽烟!我咬住嘴唇,眼泪簌簌地掉,心里时悲伤绝望。我说:你打死我算了。她反而住了手,也许是打累了。她陷在沙发里,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B 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高一时,我和朋友去打了耳洞,是当时很流行的一只耳3个洞。虽然抹了很多酒精,耳朵还是很疼,吃饭时不停地倒抽冷气。妈妈看见了哼哼几声,轻蔑地笑: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能美了?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我气得啪地摔了筷子说:不吃了,饿死也不吃了。然后冲进卧室,还不忘狠狠地摔上门。

晚上我饿得眼花,耳朵也开始发炎了,肿得好大。快11点了,我实在忍不住,嚷了起来:妈,快帮我弄弄,我耳朵发炎了。她叹口气,急急地跑去寻酒精,还不忘唠叨一句:再大的事,又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进来的时候还端着一碗我最爱吃的肉丸子,没等端起碗,我的眼泪已经簌簌地掉下来。

C

初三时,我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他会在路过我们班时,对坐在窗户边的我笑。收到那个男生的信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信的末尾说:晚自习,操场见。我的心怦怦地跳,晚上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妈妈敲着碗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事就说。我嗯嗯地敷衍着,心里却鄙夷地想:除了会卖衣服,你懂什么是青春期女孩子的心事吗?

晚自习的时候,我去赴约了,却没有看到那个男生。回到教室时,看到很多同学都在捂着嘴笑。原来,那不过是那个男生测试自己魅力的一场游戏!我在难堪中冲出教室,围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跑。

妈妈闻讯而来,什么也没说,昂着头,把哭泣的我带出教室。她对脸色阴沉的班主任说:请相信,我女儿是个好孩子。同学们都有些发愣,怔怔地看着我们。妈妈目不斜视、气宇轩昂。她就像圣女贞德,英雄般地守卫着她的家园、保护着她的小兵。那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感激。

回到家,妈妈开始给我做白菜肉片汤。吃饭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和尴尬一下子袭上心头,眼泪扑簌簌地往碗里掉。她见了,用筷子敲着碗说:不就是被同学耍了吗,有什么好伤心的!你对我的那股犟劲儿都到哪儿去了?我终于哭出了声来,扔下碗筷跑回房间。我昏昏沉沉地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时,枕头边还有一张小字条:饭在电饭煲里,热一热再吃。我安静地吃饭,心里有一股暖意在流淌。

上学的路上,我偷偷地去了以前总是不屑一顾的妈妈的店铺。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妈妈才开始吃午饭。是批发市场里的盒饭,2块钱一份,只有一点简单的素菜。她仍是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和客人大声地谈价,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但是晚上她回到家,会看到枕边有我留下的字条,那上面写着我很想说却羞于出口的话:妈妈,我爱你。

就在那个温暖的下午,我知道,我将彻底告别叛逆期。因为我在妈妈简单而温暖的爱里,突然明白,女儿离不开妈妈,就像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9.本文采用小标题,将三个片段组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揣摩A、B两个小标题和内容的联系,为C处设计一个小标题。(3分)

答:

10.结合语境,品析句中加点词语。(6分)

①她陷在沙发里,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②我终于哭出声来,扔下碗筷跑回房间。

答:①

11.结合全文,从内容和结构上分析划线句在全文中的作用。(4分)

答:

12. 选文中写当“我”饿得眼花、耳朵肿得好大喊妈妈时,妈妈 “端着一碗我最爱吃的肉丸子”进了我的卧室。请你联系文章内容,展开合理想象,把妈妈在厨房做肉丸子时的动作和心理活动描写出来,60个字左右。(5分)

参考答案:

9. (3分)有什么好伤心的、请相信,我的女儿是个好孩子。用文中母亲的话做小标题最好,因为前两个标题都是用母亲的话做小标题的。一场难堪的暗恋、一件让我丢人的事……用自己的语言概括事情也可。(4分)

10. (6分)(1)“陷”形象地表现出母亲瘫坐在沙发上的样子。(1分)传神地写出了母亲因我叛逆而极度伤心绝望,又无可奈何的情态。(2分)

(2)形象地表现了我对母爱有了正确的认识,情感发生了质的变化。(能从个人情感或对母亲认识的转变答题,语句通顺即可)(3分)

11. (4分)内容上:运用比喻生动地表现了我理解母亲之后的感激之情。(2分)结构上:收束全文,点明中心(画龙点睛),照应题目。(2分)

12.(5分)开放性题目,无惟一答案。

范文十: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阅读答案 投稿:武狕狖

阅读下文,完成1——4题(18分)

豌豆要回到温暖的豆荚

  上初中以后,我的变化对妈妈而言似乎是个困惑。她说: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呢?你真让我伤心。她说这话的时候皱着眉,手里拿着她的鸡毛掸子,脸上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A 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打我的时候,她是下得了狠心的,但我还是倔强地不哭也不闹。青春期的我,以为这就是勇敢。那个周末,不想上课了,我就和几个男孩子溜出去,跑到网吧里打游戏。他们装出很成熟的样子,掏出几支烟,问我抽不抽,然后就开始吞云吐雾,却被呛得满脸通红。我当然知道抽烟不好,可是又要面子,怕被他们看不起,就收下来揣在衣兜里。

  晚上妈妈洗衣服时,发现了我衣兜里的烟,脸被气成了酱紫色。照例是打,下手亦是从未有过的狠,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死丫头,长能耐了,都会抽烟了。掸子铺天盖地地落下来。我心里止不住的委屈:我没有抽烟!我咬住嘴唇,眼泪簌簌地掉,心里时悲伤绝望。我说:你打死我算了。她反而住了手,也许是打累了。她陷在沙发里,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B 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

  高一时,我和朋友去打了耳洞,是当时很流行的一只耳3个洞。虽然抹了很多酒精,耳朵还是很疼,吃饭时不停地倒抽冷气。妈妈看见了哼哼几声,轻蔑地笑:人长得丑,耳朵上带几个圈就能美了?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我气得啪地摔了筷子说:不吃了,饿死也不吃了。然后冲进卧室,还不忘狠狠地摔上门。

  晚上我饿得眼花,耳朵也开始发炎了,肿得好大。快11点了,我实在忍不住,嚷了起来:妈,快帮我弄弄,我耳朵发炎了。她叹口气,急急地跑去寻酒精,还不忘唠叨一句:再大的事,又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再犟,还不是需要我!进来的时候还端着一碗我最爱吃的肉丸子,没等端起碗,我的眼泪已经簌簌地掉下来。

C____________________

  初三时,我喜欢上隔壁班的一个男生,他会在路过我们班时,对坐在窗户边的我笑。收到那个男生的信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信的末尾说:晚自习,操场见。我的心怦怦地跳,晚上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妈妈敲着碗问我是不是病了,或者有什么事就说。我嗯嗯地敷衍着,心里却鄙夷地想:除了会卖衣服,你懂什么是青春期女孩子的心事吗?

  晚自习的时候,我去赴约了,却没有看到那个男生。回到教室时,看到很多同学都在捂着嘴笑。原来,那不过是那个男生测试自己魅力的一场游戏!我在难堪中冲出教室,围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跑。

  妈妈闻讯而来,什么也没说,昂着头,把哭泣的我带出教室。她对脸色阴沉的班主任说:请相信,我女儿是个好孩子。同学们都有些发愣,怔怔地看着我们。妈妈目不斜视、气宇轩昂。她就像圣女贞德,英雄般地守卫着她的家园、保护着她的小兵。那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感激。

  回到家,妈妈开始给我做白菜肉片汤。吃饭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和尴尬一下子袭上心头,眼泪扑簌簌地往碗里掉。她见了,用筷子敲着碗说:不就是被同学耍了吗,有什么好伤心的!你对我的那股犟劲儿都到哪儿去了?我终于哭出了声来,扔下碗筷跑回房间。我昏昏沉沉地睡到第二天中午,起床时,枕头边还有一张小字条:饭在电饭煲里,热一热再吃。我安静地吃饭,心里有一股暖意在流淌。

  上学的路上,我偷偷地去了以前总是不屑一顾的妈妈的店铺。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妈妈才开始吃午饭。是批发市场里的盒饭,2块钱一份,只有一点简单的素菜。她仍是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和客人大声地谈价,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但是晚上她回到家,会看到枕边有我留下的字条,那上面写着我很想说却羞于出口的话:妈妈,我爱你。

  就在那个温暖的下午,我知道,我将彻底告别叛逆期。因为我在妈妈简单而温暖的爱里,突然明白,女儿离不开妈妈,就像豌豆离不开温暖的豆荚。

1、本文采用小标题,将三个片段组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揣摩A、B两个小标题和内容的联系,为C处设计一个小标题。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结合语境,品析句中加粗词语。

①她陷在沙发里,用手抚着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你不是我女儿该多好!

②我终于哭出声来,扔下碗筷跑回房间。

答: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结合全文,从内容和结构上分析划线句在全文中的作用。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选文中写当“我”饿得眼花、耳朵肿得好大喊妈妈时,妈妈 “端着一碗我最爱吃的肉丸子”进了我的卧室。请你联系文章内容,展开合理想象,把妈妈在厨房做肉丸子时的动作和心理活动描写出来,60个字左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1、有什么好伤心的、请相信,我的女儿是个好孩子。(用自己的话概括也可)

2、①“陷”形象地表现出母亲瘫坐在沙发上的样子。传神地写出了母亲因我叛逆而极度伤心绝望,又无可奈何的情态。

   ②形象地表现了我对母爱有了正确的认识,情感发生了质的变化。(意对即可)

3、内容上:运用比喻生动地表现了我理解母亲之后的感激之情。

   结构上:收束全文,点明中心(画龙点睛),照应题目。

4、“略”。(合理即可)

字典词典感恩父母资料感恩父母资料【范文精选】感恩父母资料【专家解析】二手房刷墙漆的步骤二手房刷墙漆的步骤【范文精选】二手房刷墙漆的步骤【专家解析】客户下午问候语客户下午问候语【范文精选】客户下午问候语【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