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不见下渝州_范文大全

思君不见下渝州

【范文精选】思君不见下渝州

【范文大全】思君不见下渝州

【专家解析】思君不见下渝州

【优秀范文】思君不见下渝州

范文一:[优秀作文]思君不见下渝州 投稿:梁帹帺

还记得读的第一首有关爱情的诗。“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现在早已记不得全诗的内容了,然而只有这一句,印在我的脑海里,从未遗忘。其实无论是刚刚读到这首诗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不能很好地理解李商隐的意境,只是每一次读,都会有一阵莫名其妙的心酸。

在唐诗宋词的日子里长大,却从未敢自夸读懂一个人。

年少时读蒋捷的词,“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这首诗无关爱情,无关风月,只关乎蒋捷那些细碎的心情。还清楚地记得读这首词时正天色昏暗,山雨欲来,心情满是沉重。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年少都已尽数随风散去,只留下孤苦无依的老人独自缅怀过去。那样鲜活的时光,竟然是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蒋捷的雨,那样细碎的打入我的心底,不思量,自难忘。

再大一些,读到贺铸的“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那样深切的哀愁,便是无数只双溪的舴艋舟,双鱼的锦书,也无法承载,贺铸的雨,下的哀怨而连绵,浓浓的情思全都扩散在空气中,压抑得我说不出话来。

不知贺铸此时,心里是否牵挂什么。愿他不似我,心里有人不能割舍,难以忘却。

李商隐的雨,多情而无助。

巴山的雨穿越一千多年达到我的窗前。“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首诗,不忍心少引用半句,哪怕思而不见,念而不现,我还是不忍忘却。我多情的李商隐,巴山的夜雨牵动了无数人的情思。昏黄的灯光照耀着我的脸庞,我仿佛是灯下的那个人,思念着一个人与他归来的誓言。

陌上花开,当缓缓归矣。

惊诧于吴越王钱缪的情思,眼前却浮现一幅画面,原来姹紫嫣红早已开遍,那个小小的君主在思念他喜欢的人,“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良辰美景,满腹情意,只留待你一人去说,这样含蓄的思念,这样浓厚的情意,愿意与你携手,看遍似锦繁花。短短的几个字,却是世间最动人的情话。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唐婉那样聪慧的女子,到底也抵不过一个情字。她的丈夫又怎会不知晓她对陆游的情意,那墙上的《钗头凤》便是最好的佐证。这样聪慧,娟秀的女子,却被陆家弃之如履,陆游的心仪,也无法抗衡母亲的奚落。嫁作他人妇的唐婉,再次遇见陆游,本可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然而陆游的情却再一次的摧毁了这个柔弱的女子,她难以忘却自身的感情,却要守好自己的本分,于是在内心的纠结中去世。

难过么?伤心么?世情薄,人情恶,雨送花黄昏花易落。有些情意,哪怕深埋心中,也不要如陆游般错害唐婉,爱得太深,太重,也是一种错,或许放手也是一种成全。犹如金岳霖对林徽因一辈子的呵护。心底的那个人,若是不能好好保护,还不如远远地祝他幸福。

子非良人,奈何情深。

莫莫莫!愿下一世,黄藤酒莫再负了红酥手。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愿岁月安然,时光静好,愿人海茫茫,仍能不忘初心,愿虽时如逝水,容颜已变,却未变真心。

总有一个人,在内心的深处,愿意让你留出最柔软的地方。

范文二:思君不见下渝州——读刘锋晋《峨眉山月》 投稿:莫驊驋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文纵   化  横

思 君 不 见 下 渝 朔 

读刘锋晋 《 峨眉 山月》  

口 周 啸 天 

二 十 多 年 前 , 曾 与 刘 锋 晋 先  我

生 共 事 于 牡 丹 之 乡 — — 彭 县 ( 四  - 4 "

升 人 高 中 , 能 就 读 于 书 塾 ; 家  只 柳

女 儿 蝶 仙 才 貌 双 全 , 省 城 女 子 中  是

学 的 高 材 生 . 来 又 考 上 了 巴 蜀 大  后

她 , 跟 她 好好 谈 谈 , 商 量 吧 。 ” 得 再  

要 不 是 征 得 了 女 儿 同 意 。 是 订 不  婚

成 的 。 又 如 蝶 仙 退 婚 , 唐 家 来 说  对 是 大 失 面 子 的 事 , 而 当 柳 家 表 示  然 歉 意 时 。 家 家 长 却 是 竭 力 控 制 情  唐

川 彭 州 市 ) 因 此 常 有 机 会 登 门请   ,

益 。刘 先 生 每 将 自 作 诗 词 抄 在 卡 片   上 相 示 , 过 , 时 他 没 有 提 到 写  不 那

学 。故 就 子 女 而 言 却 是 柳 胜 于 唐 。   唐 家儿 子 道生 暗恋 上柳 家 的 蝶仙 。   家 长 议 亲 ,并 征 得 蝶 仙 的 同 意 ,   举 行 了 订 婚 仪 式 。蝶 仙 在 大 学 期 间 因  受 n' - ,  ̄思 潮 影 响 、 且 暗 恋 他 人 。   J 4 遂

小 说 的事 。流 年 似水 , 今 刘 先生  如 去 世 已 满 十 年 , 小 说 遗 著 《 眉  其 峨 山 月 》即 将 付 梓 , 生 的 家 属 以 清   先

样 相示 。 我得 以先睹 为快 。 使  

绪说 ,不能 怪 你 , 怪 道生 和蝶仙  “ 只 没 有 缘 分 ” 这 已超 出 一 般 的 开 通 , ,  

简直 肚 大容 人 。道 生 资 质平 平 。   但

疏 远 道生 , 又 写信 退 婚 。道 生郁  后

郁 寡欢 , 上 肺结 核 病 , 治 身亡 。 患 不  

是 ,他生 在 富 家却 无 纨 绔 习气 ,   遇

事 又 知 进 退 . 个 佳 子 弟 。 蝶 仙 才  是

这 部 小 说 初 名 《 仙 传 》。 仙   蝶 蝶 乃 是 “ 仙 ” 谐 音 。四 川 民 间 有 一   碟 的 种 用 碟 子 为 工 具 的 卜算 方 法 :卜算   者 将 瓷碟倒 扣 在 光 滑 的桌 面 上 , 由  于 摩 擦 力 很 小 , 求 卜人 ( 时 是   故 有 几 人 同 时 ) 手 指 轻 触 碟 子 , 子  以 碟 会 发 生 位 移 ,卜算 者 按 预 先 设 定 移   动 方 向 所 代 表 的 意 义 . 可 预 知 凶  便 吉 。 这 种 卜算 方 法 即 是 “ 碟 仙 ”   请 。 而 据 民 国年 间 彭 县 人 说 . 仙 之 所   碟 以灵验 。 因为本 县 一位 英 年 早逝  是

的 女 大 学 生 显 灵 。而 对 于 这 位 女 子   的 生 平 事 迹 。 者 耳 熟 能 详 、 能  作 不 释怀 , 为 之传 。 故   这 样 的 写作 由头 , 果 由蒲 松  如

蝶 仙 因 精 神 抑 郁 。 考 不 慎 坠 崖 而  临

亡 。  

貌 双 全 . 想 上 进 . 于 自作 主

张  思 敢

写信 退婚 , 她 生 活 的那 个 年代 殊  在

属 “ 新 人 类 ” 女 主 人 公 身 边 的 同  新 。 学 和朋 友 , 乎 全 是 益友 。小说 提  几 到 些 许 恶 人 、 人 。 陈 慧 生 家 乡  小 如

那 个 袍 哥 舵 把 子 龙 贵 山和 他 那 个 

读 完 小说 . 重 新 看 了一 遍作  我

者 的 题 记 。题 记 全 文 是 : 怀 念 我 曾  “

经 见到 过 和听说 过 的人们 ! 们都  他 是 些 好 人 。他 们 在 这 个 世 界 上 存 在   过 。 是 现 在 都 消 失 了 。 无 论 他 们  但 是 伟 大 的 , 者 渺 小 的 , 都 怀 念  或 我 他 们 。愿 他 们 安 息 !” 错 。 是 一   不 这 篇 “ 人 ” 故 事 。 者 爱 他 们 。“   好 的 作 他 们 都 是 些 好 人 ” 这 句话 中 的 “   他

“ 妞 ” 丑 女 . 及 造 谣 中 伤 蝶 仙  虎 式 以

的人 , 者 并 未 出 场 , 者 掀 不 起  或 或

什 么 风 浪 。 全 可 以 忽 略 不 计 。 总  完 之 , 是 一 篇 “ 人 ” 故 事 。 一  这 好 的 是

篇 为“ ” 写 的故 事 。 爱 而   不 禁 想 起 曹 禺 的 创 作 自 自  来 — — “ 对 自 己 作 品 里 所 写 到 的  我 人 和 事 , 非 常 熟 悉 的 。 我 出 身 在  是

们 ” 不 单 是 指 男 女 主 人 公 , 应 该  , 还 包 括 双 方 的 家 长 及 同 学 朋 友 。故 事  

虽 然 有 家 长 议 婚 ,却 并 非 全 然 包 

办 , 与 五 四 以 来 关 于 “ ” 作 品  这 家 的 大 不 相 同 。 在 那 些 作 品 中 , 长 通  家

龄 来 写 , 或 许 可 以 成 就 一 篇  “   聊

斋 ” 然 而 , 先 生 的兴 趣 不 在 “   。 刘 志 怪 ” 在 “ 人 ” 小 说 实 际 写 了 一  而 志 。 位 民 国 女 子 的 不 幸 故 事 。故 事 发 生  

于 1 40 ̄ 9 g至 1 42 ̄ 9 g的 川 西 坝 子 .   主

个 官 僚 家 庭 里 , 到 过 许 多 高 级  看

恶 棍 , 级 流 氓 。 《 雨 》 《日 出 》   高 雷 、 、 《 京 人 》 出 现 的 那 些 人 物 , 看  北 里 我

得 太 多 了 , 一 段 时 间 甚 至 可 以 说  有

常 是 头 脑 冬 烘 、 想 顽 固 、 风 专  思 作

制 的 。 而 在 这 篇 小 说 中 , 长 却 显  家 得 那 样 开 明 开 通 、 于 人 情 味 。 例  富

是 和 他 们 朝 夕 共 处 。 ” 禺 笔 下 最  曹 得 力 的人 物 , 正是 一 些 “ 级 ”   不 高 或

人 公 叫 柳 蝶 仙 , 涉 唐 、 两 家 。唐   事 柳

如 唐 家 提 亲 ,, 柳 家 来 说 本 应 是  x于 t -

家有钱有势 , 家 是小户人家 (   柳 且

依 附 唐 家 ) 故 就 家 境 而 言 唐 优 于  , 柳 。 唐 家 儿 子 道 生 资 质 平 平 , 能  未

求 之 不 得 的 事 , 家 家 长 却 没 有 立

  柳

即 顺 竿 爬 。 而 是 顾 忌 女 儿 的 感 受  道 , 我 们 自幼 宠 着 她 , 遇 事 顺 着  “

不 怎 么 高 级 的 “ 棍 ” “ 氓 ” 如  恶 、流 (

潘 月亭 、 石 清 、 朴 园 以及 黑 三 、 李 周  

胡 四 等 等 ) ?作 者 憎 恶 他 们 , 品  么 作

巴蜀吏志・08 1 27 20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文丝  

— —

小 说 的 附 记 恰 好 透 露 了这 样 

的信 息 : 几 年 “ ”叙 事 人 ) 一  这 我 ( 在 家报 馆 当采访 记 者 。 了写 一篇 关  为 于“ 仙 ” 专稿 , 峨 眉 找 娄 隐恕  碟 的 去 ( 原型极有可能就 是作者本人 ) 其  

采 访 一 点 写 文 章 的 资 料 。 又 介 绍  娄

“ ” 去 找 何 孟 珍 — — 蝶 仙 当 年 的  我

好 友 。这 样 “ ” 得 到 了 有 关 蝶 仙   我 就

的 较 为 详 细 的 材 料 。 托 一 些 零 篇  包

断 简 的 诗 词 , 是 引 起 我 对 传 述 蝶  于 仙 其 人 的 兴 趣 。—— 这 应 该 是 作  者 收 集 材 料 、 生 写 作 动 机 的 实 际  萌

过程 。  

充其 量 是 个 短篇 小 说 的素材 ,  

作 者 竟 洋 洋 洒 洒 写 了 八 万 多 字 。其  

中 的 好 人 之 死 应 该 由谁 来 “ 单” 买   个 编 织 圈 套 的 高 手 , 套 容 易 解 套  进

难 啊 。  

他 的 篇 幅 多 为 时 代 背 景 或 故 事 场  景 的交 代— — 诸 如川 西 局 势 、 会  社 风 俗 、 居 建 筑 、 色 人 物 ( 道 生  民 各 如

在 彭 县 的 书塾 同 窗 张 云 汉 、李 文 

的 问 题 。 案 是 清 清 楚 楚 的 。 而 同  答 样 一 个 问 题 , 《 眉 山 月 》 说 不  在 峨 就 清 楚 了—— l订 婚 非纯 然 包 办 。   、 故 不 应 该 由 家 长 来 “ 单 ” 2、 仙 退   买 ; 蝶 婚 没 有 遭 遇 实 质 性 阻 挠 、 论 压 力  舆 不 大 , 不 应 该 由 礼 俗 ( 封 建 制  故 或 度 ) “ 单 ” 3、 女 主 人 公 固 然   来 买 ; 男 陷 入 了 个 人 苦 闷 不 能 自 拔 , 道 生  但 直接 的死 因是 病魔 。 仙 之 死 更像  蝶 是 一 个 事 故 。 不 应 该 由人 物 自身  故 来 “ 单 ” 看来 , 篇小 说 的 主题  买 。 这 不 是 反 封 建 , 而 是 伤 逝 和 人 生 无  常。   伤 逝 和 人 生 无 常 。 是 文 学 的  本

这 篇 小 说 一 定 是 有 事 实 作 为 

根 据 的 , 蝶 仙 是 一 个 化 名 , 巴 蜀  柳 “

大 学 ” 是 抗 战 期 间 迁 在 峨 眉 山 的  则

清 、 贞 野 及 其 在 成 都 的 弟 弟 娄 隐  娄 恕 、 妹 娄 若 兰 。 仙 在 巴 蜀 大 学  堂 蝶 的 同学周 建 国 、 孟珍 、 慧 生 、   何 陈 李 振 飞 、 文 华 . 振 飞 在 五 通 桥 的  郁 李 家 人 如其 父 李 明 山

、其 妹 李 振跃 .   以 及 大 学 教 授 吴 宓 ) 等 。 故 事 发  等 展 的 空 间 涉 及 彭 县 、 都 、 眉 山  成 峨 三 地 , 说 中 逐 处 都 有 李 劫 人 式 的  小

四 川 大 学 的 化 名 。作 者 似 乎 没 解 构  

事 实 另 起 炉 灶 ( 则 小 说 可 以 写 得  否 更 集 中 , 突 可 以 更 强 烈 , 物 性  冲 人

格 可 以更 凸 出 , 事 可 以 更 引 人 人  故 胜 ) 小 说 中 订 婚 之 事 原 是 征 得 蝶  。

仙 同 意 的 . 果 没 有 强 大 的 外 因 或  如

内 因 作 用 , 婚 对 蝶 仙 来 说 , 是  退 本 难 于 启 齿 之 事 。而 设 定 一 个 有 说 服  

场 景 描 写 , 可 以 当 着 乡 土 信 史 来 

读 , 之 如 看 “ 照 片 ” 作 者 继 承  读 老 。 了传 统 小 说 、 其 是 唐 人 传 奇 “   尤 文 备 众体— — 史 才 , 笔 , 论 ” 优  诗 议 的 点 。小 说 中 的 “ 才 ” “ 笔 ” 对 于   史 、诗 , 中心故 事 或许 有 点 游 离 , 是 这篇  却 小 说 的“ 点 ” 是这 篇 小 说 最有 读  靓 。 头 的 部 分 。 例 如 , 说 开 头 有 这 样  小

力 的 外 因 或 内 因 并 非 难 事 — — 比 

方 说 通 过 细 节 表 明 道 生 的 平 庸 为  蝶 仙所 不 能容 忍 . 方说 让 唐 家得  比

寸进 尺在 订 婚 不 久 之 后 便 要 求 提 

个 永 恒 主 题 。 蝶 仙 和 道 生 的 放 

事 , 人 想 起 冯 至 翻 译 的 海 涅 的 一  使 首 诗 。 诗 中说 , 个 青 年 爱 上 了 一  一

前 结婚 ( 仙 允 婚 时 本 有 “ 年 读  蝶 四

书 期 问 不 结 婚 ” 先 决 条 件 ) 比 方  的 , 说 让 真 正 的 爱 情 到 来 ( 予 才 华 横  赋

个 姑 娘 , 个 姑 娘 却 爱 上 了 另 一 个  那

人 .另 一 个 人 又 爱 上 了 另 一 个 姑 

娘 , 且 和 她 结 了 婚 , 个 姑 娘 因  而 那 此 感 到 十 分 苦 闷 。 诗 中还 说 , 是  这

溢 的 郁 文 华 以更 多 的 使 命 , 他 更  让 早 出场 而 不 是 在 小 说 过 了 五 分 之  四 的 篇 幅 才 出 场 , 时 让 他 对 蝶 仙  同 实 施 不 可 抵 御 的 情 感 攻 势 ) — 凡  — 此 种 种 ,都 可 以 增 强 故 事 的 张 力 。   作 者 没 有 这 样 做 。一 定 有 他 的 理  由。我 想 。 由之 一应 该 是作 者太  理

忠实 于 亲见 亲 闻的人 物 和 故事 .   他 是爱 事实 甚于爱 虚构 的。  

段 场景 描 写 :  

时 值 民 国 三 十 年 暮 春 。 县 城  彭

内 一 家 大 宅 院 里 , 光 融 融 , 树  春 绿

个 古 老 的 故 事 , 但 是 它 永 远 新 

鲜 ,谁要 是正 好 遇 上这 样 的 事情 ,  

欣 欣 , 十 盆 牡 丹 争 妍 斗 艳 , 得  几 开 正 好 。 正 中 堂 屋 北 壁 前

. 张 黑 漆  一

他 的 心 就 会 裂 成 两 半 。《 眉 山 月 》 峨  

的 故 事 不 正 是 如 此 么 : 生 爱 上 了  道

蝶 仙 , 仙 却 爱 上 另 一 个 人 ( 文  蝶 郁

漆 檀 木 圆 桌 闪 闪发 光 , 面 供 有 一  上

尊观世 音 菩 萨的 白瓷钧 金 造像 . 高  大 庄 严 , 人 肃 然 起 敬 。正 中 壁 面 , 令   挂 着 一 副 大红 洒金 宣纸 的对 联 .   这

华 ) 这 人 却 又 突然 从 她 的生 活视  ,

野 中 消 失 , 果 蝶 仙 很 苦 闷 , 生  结 道

则 更 苦 闷 — — 至 死 方 休 。生 活 是 一  

这篇 小说 更 像 是一 篇

“ 稿” 特  

是 本 县 贺 维 翰 太 史 亲 笔 所 书 。 文 

2 8 巴蜀史志 ・ 0 ・・ 2 81 0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文纵   化  横

日 : 心 正 理 明 惟 养 气 , 齐 国 治 在  “ 家 修 身 。 ” 法 丰 腴 。 气 之 中 , 免  书 秀 不

带 有 几 分 台 阁 体 的 意 味 。堂 屋 两 边   墙 壁 . 别 挂 着 张 善 子 和 张 大 千 的  分 画 幅 。 善 子 画 的 是 一 只 猛 虎 , 在  站 山 崖 上 , 首 长 啸 , 日 : 崖 壑 生  昂 题 “

外 面那 块 匾为什 么题 着

“ 荫”   槐 二

舀 酒 提 子 . 从  、 坛 里 舀 了 两 杯   J酒

字 。 娄 贞野 带 着 几 个人 走 进 圆 门 ,  

酒 。 外 还 拿 了 什 么 东 西 , 慢 走  另 慢 过 来 。 这 些 东 西 都 放 在 两 个 人 面  把

进 去 脚 下 就 是 一 道 两 边 有 栏 杆 

的 小 木 桥 , 下 是 池 塘 , 从 桥 的  桥 它

前 的 方 桌 上 。老 头 子 又 走 到 柜 台 后   边 , 那把竹椅 上坐下来 , 上 了 在 闭   眼 睛 。似 乎世 上 的 事 情 只有 这 些 ,  

到 现 在 一 切 都 已 做 完 。… … 酒 杯 不  大 . 却 是 一 种 特 制 的 方 斗 型 的 陶  但 器 。 面的 釉是 绿 色的 , 色的 ,   外 红 也

左 边 弯 弯 曲 曲 砌 成 圆 拱 。 - 4.   看 L  ̄是 -

个桥 洞 。这种 瓦 可能是 特 制 的 ,  

风” 。大 千 却 是 临 摹 敦 煌 壁 画 , 了 画  

不 然 就 不 会 那 么 稳 固 。 圆拱 下 边 。  

幅仕 女 图 , 条 流走 , 态庄 严。 线 仪  

往 两 旁 形 成 斜 面 . 和 普 通 屋 面 是  这

差 不 多 的 。 轩 厅 内 , 边 是 往 外 斜  两

文 中 提 到 的 贺 维 翰

(8 6   17 ~

14 )乃彭 县 利 安 乡三 合 村人 ,   98 清 光 绪 甲 辰 ( 9 4) 进 士 授 翰 林 院   1o 科 庶 吉 士 。旋 升 翰 林 院 编 修 加 侍 讲  

衔 , 丁 忧 返 乡 。 1 1 年 后 , 成  因 93 在

伸 的 栏 杆 。 坐 板 可 以 坐 , 可 以  有 也 凭 靠 。 … 一・   “ 房 子 , 说 多 。 ” 中

还 插  老 传 文 叙 了 一 个 狐 鬼 故 事 。 这 个 故 事 和  “ 仙 ” 故事 一 样 , 离 于 中心故  碟 的 游 事 ,却 不 影 响 小 说 总 体 的 纪 实 风 

格 。  

许 还 有 其 他 颜 色 。另 外 的 东 西 是 两 

只 竹 编 的 小 得 可 爱 的 筲 箕 。 面 装  里

着 花 生 和 一 块 豆 腐 干 。娄 贞 野 端 起  

酒 杯 喝 了 一 口 . 唐 道 生 也 喝 了 一 

都 、 县 两 地 讲 学 , 力 于 教 育 慈  彭 致 善 事 业 。文 中 称 他 “ 览 群 籍 , 德   博 道 文 章 书 法 名 噪 一 时 ”。 及 新 办 “   藤

口 , 觉 得 酒 味 十 分 浓 烈 , 一 股  只 有

与 大 曲 酒 不 同 的 酒 香 , 往 鼻 子 里  直

冲 。 … … 看 一 看 那 个 老 头 子 , 见  只

荫 ” 塾 , 徒 讲 学 , 直 接 指 点 女  书 课 并 学生 , 是 信 而有 征 的 , 谓 “ 事  都 所 其 核 而 实 , 采 之 者 传 信 也 ” 白 居 易  欲 (

《 乐 府 序 》 — — 这 也 正 是 特 稿 之  新 ) 特点。   作 者 出生 于世 代 书 香之 家 ,   祖 上 止 唐 先 生 在 成 都 开 “ 轩 ” 课  槐 以 徒 , 清 嘉 庆 至 民 国 一 百 五 十 年 间  自 受 业 者 达 数 千 人 之 多 。 辛 亥 年  (9 1 任 川 汉 铁 路 特 别 股 东 会 会   11 ) I

作 者 生 前 雅 善 饮 酒 。他 的 一 位   邻 居 曾 经 回  说 , 个 雪 天 , 大   一 一 早 就看 见刘 先 生 手端 一个 酒 杯 ,   独

自 站 在 教 2 宿 舍 的 单 元 门 口 笑 吟  V _

他 闭 着 眼 睛 。 像 已 经 睡 着 了 。“   好 这

里 的 酒 是 道 地 的 五 皇 场 干 酒 。 ”成  

都 的 这种 白酒有 些是 用船 运 来的 ,  

船 老 板 喝 了 酒 , 途 掺 水 , 以 难  沿 所

吟 地 赏 雪 — — 这 是 一 幅 活 脱 脱 的  子恺 漫 画 。说 起酒 来 , 者 是满 有  作

吃 。 只有这 家的 酒是真 正好 酒。  

… …

你 别 小 看 了 他 , 在 资 阳 五 皇  他

感情 的。小 说 中关 于 成都 酒 家 、   食 店 的 描 写 。如 关 于 “ 打金街” 北 的 

场 开 有 烧 坊 。 儿 子 媳 妇 在 那 里 经 

营 。他 却 偏 要 来 成 都 开 这 么 一 个 小 

“ 倒 门 ” 酒 家 和 酒 店 中 的 那 个 打  关 酒 的 老 头 儿 的描 写 ,真 是 神来 之  笔 。 人 过 目难 忘 : 令  

唐 道 生 抬 头 一 看 , 见 街 角 上  只

店 , 是 关 着 门 开 店 。俗 话 说 ‘ 好   又 酒

不 怕 巷 子 深 ’ 他 这 里 却 是 ‘ 好 不  . 酒

怕 关 倒 门 ’ 所 以 喝 酒 的 人 都 把 这  。

家 酒 店 叫 做 ‘ 倒 门 ’ 把 老 大 爷 叫  关 .

长 的大 书 家 颜 楷 , 帖 毕 必 署 “   每 槐

轩 门 人 ” 以 自豪 。 见 其

影 响 之  引 可

巨 。这 篇 小 说 关 于 “ 荫 ” 宅 的 描   槐 老

写 , 是 以 槐 轩 为 蓝 本 的 。 小 说 中  就

的娄 家 的姓 氏 , 即 “ ” 谐 音 。 实 刘 之   作 者难 以割舍 的关 于老 屋 的记 忆 .  

的街 牌 写 着 :北打 金街 ” 两个人  “ 。

走 了 过 去 。 左 边 是 一 排 铺 面 , 间  几

关 大 爷 。 实他 并 不 姓 关 。 … … ” 其   关 大 爷 这 个 人 物 的 做 派 和 神  情 以及 “ 好 不 怕 巷 子 深 ” 观 念 . 酒 的   在 广 告 学 已 经 成 为 一 门 显 学 的今  天读 来 , 恍 如 隔世 之 感 , 是 :   有 正 刘 郎 已恨 蓬 山远 。更 隔蓬 山一 万 重 !  

铺 子 都 取 下 铺 板 . 敞 开 大 门 做 生  意 。惟 独 一 间 铺 子 的 几 扇 铺 板 几 乎  

"4 留在这 篇小 说 中 : d  ̄ z   娄 贞 野 的 家 , 确 地 说 , 该  准 应 是 一 个 家 族 。 这 个 家 族 有 一 百 多 

人 , 们 聚居 在 一 起 , 以住 宅 是  他 所 相 当 大 的 。他 们 的 祖 先 大 约 在 清 朝  

全 关 着 。仔 细 一 看 , 有 一 扇 铺 板   只

没有 关严 。 留有 一 条 窄缝 。娄 贞 还  

野 站 在 那 里 .他 似 乎 也 迟 疑 了 一 

本 土 的 读 者 尤 其 是 老 成 都 、 老 彭  县 , 及 有 历 史 癖 的 读 者 , 到 这  以 读 样 的 文 字 ,一 定 会 感 觉 格 外 亲 切 ,  

格 外 神 往 , 当然 也 会 有 一 点 惆 怅 。   于 是 想 起 刘 先 生 的 一 首 咏 县 花 的 

下 , 着 , 过 头 去往 门缝 里探 望 , 接 伸  

然 后 他 推 开 门钻 了 ̄ - & L -。唐 道 生 也  

嘉 庆 初 年 就 迁 来 成 都 , 现 在 已 有  到

百 多年 的 历 史 了。 … … 走 出 敞 厅 .  

跟 着 钻 进 去 。 刚 进 去 , 个 人 都 觉  两

得 里 面 一 片 漆 黑 。 慢 慢 地 才 看 "  : r t r

往 右 边 走 去 。 走 不 了 几 步 路 . 面  迎

是 一 道 圆 门 , 道 门 是 和 梅 花 墙 连  这

楚 , … 再 一 看 , 台 里 面 还 坐 着  … 柜

感 伤 词 ( 浣 溪 沙 》 来 。 录 之 以 为  《 ) 姑

本 文 之结束 :  

玉 样 精 神 雪 样 姿 , 台 月 下 景  瑶

个 老 头 子 , 须 很 长 。 此 时 正 闭  胡

着的 。 圆 门右边 , 道 墙 继 续伸展  那 过 去 。 墙 下 有 一 口 古 井 。 围 堆 满  周

枯 黄 的 落 叶 。一 棵 极 其 高 大 的 古 槐   挺 立在 井 边 。 蝶 仙 这 才 明 白 , 厅  敞

着 眼 睛 , 乎 在 睡 觉 。 娄 贞野 不 说   似 话 , 里 面 走 去 , 在 靠 板 壁 的 方  往 坐 桌 边 , 道 生 也 跟 着 他 坐 下 。 老 头  唐

子 站 起 来 了 。 拿 起 一 个 竹 筒 做 的  他

依 稀 。风 鬟

露 鬓是 耶 非?   暮 雨 来 迟 魂 欲 断 , 云 散 尽 梦  朝

难 期 。杜 兰香 去几 时 归?  

巴蜀炙志・08 1 2   20 ・・ 9

范文三:思君不见下渝州——李白《峨眉山月歌》写作地新探 投稿:邹懮懯

第1卷 期( 0) 4 第4 2 9 0  

寸 竹拒 音高    

V1   .2 9 o 4 o( 0) . N4 0   1

思君 不见 下渝 州 

— —

李 白《 峨眉山月歌》 写作地新探 

陈 立 正 

( 兰州城市 学 院 文学 院 , 甘肃 兰州

70 7 ) 30 O 

要 :峨眉 山月歌》 《 是李 白离开故 乡的 当年在渝 州( 今重庆市 ) 所写的一 首思 乡诗 , 于该诗 的主题 和艺  对

术手法的理解 , 包括写作年份 、 写作地 以及是怀人还是思 乡, 思君 不见 ” 君 ” “ 的“ 究竟何指 , 中的“ 诗 三峡” 究竟  是 大三峡还是 小三峡 等等 , 历来众说纷纭 , 莫衷一是。笔者认 为写作地的确认 , 是理解全诗思想 内容和写作手  法的关键 。作者思念故 乡, 寄情 于峨眉山月, 不是说我思山月, 而是说 山月思我 , 特地来到 渝州是望。   关键词 :峨眉山 月歌》 写作地 ; 乡之情  《 ; 思

中图分类号 : 0 .2 1 72  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 号:0 8 9 2 (0 9 o - o - 3 10 — 0 0 2 0 )4o 4o  

公元 7 4 ( 2 年 开元十二年 ) 白二 十四岁 , 仗  李 “ 剑去 国, 辞亲远游”离开故乡踏上漫游 的征途 。先  ,

游成 都 、 眉 山 , 后 舟行 东下 至渝 州 ( 重 庆 市 )  峨 然 今 。 公元 75年 ( 2 开元 十三 年 ) 白二 十五 岁 , 三月 自 李 春   三 峡 东下 , 荆 门 山至 江 陵 ( 湖北 省 江陵县 )夏  经 今 ,

关于此诗的写作年月。此诗有李 白写于开元十 

年 和十二年 两种说 法 。一 说 为李 白开元 十一 年秋 

夜 乘舟下渝州时之作 , 白此次 出游 , 李 先途经峨眉  县, 再登峨眉山, 然后乘舟下渝州。说写于开元十一  年的代表性的观点来 自乐山当地 的学者 , 他们 自然  要将这首诗的写作地归到 自己的地盘 , 认为这是李  白游蛾眉山后看到峨眉 山月 , 怀念远在渝州的友人  而作 。他们的依据是李 白《 自巴东舟行经瞿塘峡登  巫山最高峰晚还题壁》 一诗 “ 海月十五圆”正好也  , 是 秋 天 。这首 题 壁 诗 确 系 李 白开元 十 二 年 秋 冬 之  作, 此时李 白已经到达三峡 , 因而推 断他是开元十  年夏秋离开故 乡江油 ,此诗 于仲秋下渝州时所 

游洞庭( 湖南省境 内)庐山( 江西省境 内)秋  今 、 今 ,

游金陵( 江苏省 南京市) 今 。期间李白作《 峨眉山月   歌 》 诗 , 诗被 誉 为意 态 流 动 , 韵 清 绝 , 一 此 神 自然 浑 

成, 脍炙人 口之作。其诗云 :  

峨 眉 山月半 轮秋 ,影入 平 羌 江水流 。  

夜发 清溪 向三峡 , 思君 不见下 渝州

。  

作 。此说最大的问题在于李 白离开四川的时间有了   这是一首历来 被公认 的好诗 , 而 , 然 对于此诗  错误 。据王琦所编《 李太 白年谱》 李 白去蜀时二十  , 四岁 , 好是 开 元 十二年 , 正 即公 元 74年 , 年 三 月 2 次   的解说 , 却一直众说 纷纭。主要的分歧在 以下几个  方 面 : 是 此 诗 写 作 的具 体 年月 , 一 有说 是 开元 十 一  出三 峡经荆 门至 江陵 。这 一说 法得 到大 多数 学者 的  年 的, 有说是 开元十二年的 ; 二是关于此诗究竟是  思 乡之作还是怀人之作 , 中的“ 是指 山月 、 诗 君” 友 

人 还 是诗 人 自己 ;三 是 诗 中的 三峡是 长 江 三峡 , 还  认 同 。那么 李 白从 峨眉 山到渝 州 的时 间就是 开元 十 

二年秋冬时节 , 此诗写于开元十一年 的说法就站不 

住脚 了。  

是乐 山的小三峡 , 也有不 同的说 法 , 的干脆两说  有 其次 , 此诗究竟是思乡之作还是怀人之作 ?朱  并举 , 由读 者 自己判 断 ; 四是此 诗作 于 峨眉 山 , 还是  东润 主编 的《 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 在此诗题解 中  认为“ 白由蜀出游途中寄友人之作 ”且认为“ , 李 , 君  在 出蜀 的舟 中 , 抑或 是 在 到 达 渝 州 之 后 , 家 莫 衷  各 姓 。又云 :一说 ,君 ’指 峨 眉  “ ‘ , 是。 但是 , 笔者认为上述四个方面 的分歧 , 归结起  即指 友人 , 名不 可考 ”

来, 核心 的问题只有一个 , 即这首诗写于什么地方 。   明确 了这一点 , 其他问题 自然迎刃而解 。  

山月 , 诗篇为思念蛾眉山月而作 ” 。对于上述解释 ,   笔者认为 , 两说并举 , 有利于学术争鸣 , 只要 自圆其 

收稿 日期 :0 8 1 — 3 20—22 

作者简介 : 陈立正( 94 )男 , 15 一 , 甘肃永登县人 , 副教授 。研究方 向: 中国古代文学。  

4  

第l 4卷第 4期(O 9   2O )

陈立 正 :思君不见下渝 州  

V 1 4N .(0 9  o 1  o 20 ) . 4

说, 与原作者本意是否相符 , 逝者 已去 , 无法 印证 。   然而两说并举 , 则宜辨其优劣 , 以利学子取舍。且对  “ 思念峨眉山月” 为何要 “ 下渝州” 则语焉不详。沈德  潜《 唐诗别裁》 以为“ 指月 :月在青溪三峡之间 , 君” “  

然 有 怀 人 之情 即 思 念 亲 友 ,只 是 不 一 定 就 是 那 个  “ 可考” 不 的友 人 。而故 乡 之 人不 可 见 , 乡之 月 却  故

半轮亦不复见矣 , 君字即指月 。” 朱谏则 以为指友。   朱著《 李诗直解》 :此为峨眉山月歌 , 谓 “ 因舟行而思  友人 也 。言峨 眉 山月

, 当秋 时而 有半 轮之 明 , 皓月 之 

影照人平 羌 , 江水载之而流 , 而 我乘舟夜发清溪之  县, 向三 峡 而 行 , 得 与 我 友 同发 , 思 君 不 见 , 不 而 随 

流迅 速 已下 渝州 之境 矣 。回首 巴渝 , 云弥切 , 怅  停 惆 之 怀 , 时 已哉 ? ” 沈说 虽 指 明君 即为 月 , 未解  何 按 然 释 人 在 何 地 “ 见 ” 月 , 没 有 交 代 下 渝 州 是 何  不 秋 也

可以见到。此时作者 的想象力得 以充分发挥 , 于是  自己思 乡 就变 成 了故 乡之 月 思我 了 。 以月 拟 人 , 更  进一步 , 月思人较之人思月 , 显而易见 , 前者更 富诗 

意。  

要 而 言之 , 白写 作此 诗 时 , 在渝 州 , 李 人 方有 思 

乡之情 , 若言才乘船 出蜀 , 即思乡或 思友 , 甚至解 为  因思远在渝州的友人而下渝州 , 诗意全无 。正是将  我 思 山月 化 作 山月 思 我 , 为 李 白 之 诗 , 是 李 白  方 方 的抒情方式。要知道 , 只有山月 , 可影人平羌 , 方 夜  发青溪 , 势到达 渝州 , 与人会 面 , 顺 月 何其 简单 容  易 !李 白有诗 云“ 我寄愁心与明月 , 随君直到夜郎  西 ” 明月可寄愁 心 , , 且能伴 随远行 之人到达异地 ,   为 何不 能 自千里 之外 飞来 看 我 ?李 白甚 至可 以举 杯  邀月与之共饮共舞 , 人与月如此 深情 , 明月难 道不 

能 来看 看我 吗 ?  

时。而朱说则直言我下渝州 , 因舟行而思友人 , 友人  不见 , 然舟已行之渝州 , 有失落之感 , 又似乎认定是  写于渝州了。这里所列观点基本代表了怀人说与思  乡说 的要义。怀人说的依据仅仅是 “ 思君 ” 二字 , 但 

谁在 渝 州? 谁下 渝 州 ? 又能 一夜 之 间到达 渝 州? 谁 均 

不得而知。思乡说有一定的道理 , 因为见月思亲 , 乃  人之常情 。遗憾 的是沈德潜止步于 “ 我不见秋月” ,   可 理解 为 人 在渝 州 , 乡之 月遥 不 可 见 , 故 故有 “ 君  思

不 见 ” 语 , “ 头 望 明 月 , 头 思 故 乡 ” 意 相  之 与 举 低 诗

最后 , 夜发青溪究竟是 向哪个“ 三峡” ?朱东润 

主编 的《 中国古代 文学作品选》 对该诗“ 三峡” 的解  释也两说并举 : 一为“ 长江上游 , 四川 、 今 湖北二省 

间的三个峡”二为“ 乐山县志》 ; 据《 , 当指黎头、 背峨 、   平羌三峡” , 且云“ 按全诗地形 , 其说较妥” 显然弃前  。 说而取后说 。将三峡解为乐 山境 内的小三峡 , 似乎 

近。综合上述观点 , 笔者认为 , 根据全诗所表现的意  境, 当作思乡解更符合作者当时的思想和情感 。只  是李 白的思乡之情 , 在表达上更富新

意 。这就涉及  这首诗究竟是写于峨眉山, 还是写于下渝州的途中或  舟中, 抑或是写于渝州的问题了 , 下渝州” 即“ 本身还  存 在一 个 “ 现在 时 ”“ 、过去 时” 将来时 ” 和“ 的问题 ?   那么, 这首诗究竟写于何地?根据前面的分析 ,   可知《 峨眉山月歌》 不是写于峨眉山 , 而是在离开这 

也很合情理 , 因为他们认 为此诗写于峨眉 山, 准备  “ 向三峡 、 下渝州 ” 完全是 写实的态度 , , 是将来时 ,   无论如何一夜之间不能到达渝州 , 因而只能舍弃长 

江 三峡 。问题是 为何 要夜 发 青溪 ?从 小 三峡 能否 一  夜 直达 渝州 ?所 谓友 人 是否 就在 渝州 ?都无 法 自圆  其 说 。而且 影 人平 羌 的是 峨眉 山月 , 月还 得 伴 随  山

里之后。程千帆《 古诗考索》 在谈到这首诗时说 :李  “

白的构思是将孤悬空 中的月与 自己要 随江水 东下  而经过 的许多地方对 比, 展现 自己乘流而下 的轻快  心情 。” 不说 是不 是 对 比或写 轻快 心情 , 然他 认  且 显

为此 诗 是 在 舟 中或 途 中所 作 。只是 这 “ 流 而 下 ”  乘 , 还值 得商 榷 。夜 发青 溪 向三峡 ” 原 意 是思 君不 见 , “ ,  

“ 发青溪 、 向三峡 、 下渝州” 的船儿 。因此 , 如果把峨  眉 山月看成有情有义 的友人乃至故乡 的化身 , 一切  都变得简单 明了了。“ ” 君 即作者 自己, 山月思我不  见, 于是入平羌 、 发青溪 、 向三峡 、 下渝州 , 自来看  亲

望 我这 个远 在 异 乡的游 子 。要 知 道 , 在李 白的诗 里 ,  

然后夜发青溪 , 向三峡方 向, 到达渝州。 在 当时 的   条件下 , 从青溪 到渝州 , 无论 如何都不是轻快的事  情, 更何况还是夜发青溪 , 一夜到达 。因此 , 笔者认  为, 作者在写作此诗时 , 人已经到达渝州 , 月是故乡   明 , 见 月亮 , 看 即忆 起 故 乡峨 眉 的山月 。思 乡之情 如  何表达?何不将 眼前之月认作故乡峨眉 山月呢?蛾  眉山月因何而来 , 又是如何而来呢?莫非想念我了 ,   但见不到我的影子 , 于是连夜出发 , 沿江而下 , 来到  渝州与我会面? 当然 ,这首诗既然是思乡之作 , 必 

明月是 一个情 深意长的好朋友 ,现存不 足千首诗  中,4 次 出现“ ” , 32 月 字 明月 出现的频率是最高 的 ,  

为千古诗人之最 。李 白“ 辞亲远游” 之后 , 再也没有  回过故乡 , 因而故乡之蛾眉 山月更 让他一生魂牵梦 

绕 。李 白晚年有《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人 中京》 :  

我 在 巴 东三峡 时 ,西看 明 月 忆峨 眉 。   月 出峨眉 照 沧海 , 与人

万里 长相 随 。黄鹤 

楼前月华 白, 中忽见峨眉客。峨眉 山月 此  

还 送君 , 吹 西到 长 安 陌 。长安 大道横 九  风

5  

第l卷 期 2 9 4 第4 ( 0) 0  

天, 峨眉 山 月照秦 川。 黄金 师子乘 高座 ,   白

玉麈 尾 谈重 玄 。我似 浮 云滞 吴越 , 君逢 圣 

甘 .拒 青高     午

V1   .2 9 o 4 o( 0) . N4 0   1

首几 乎是 同一年写作的《 渡荆 门送别》 有“ 恋  , 仍 故乡水 , 万里送行舟” 之旬 , 由家乡流过来 的江水也 

主游丹 阙。一振 高名满帝都 , 归时还弄峨 

眉 月。  

是那么情谊深长 , 如同家 乡的蛾眉 山月 , 时时牵挂  着远行的游子。 于是万里相送 , 似乎难分难舍。 这两 

首诗在抒情方式上又是何其相似 !  

诗 中 回忆 自己在 巴东三 峡 之 时 , 西看 明月 而忆  峨眉 。月 出峨 眉 , 与人万 里相 随 , 且还要 送君 到黄  而

参考文献 :  

鹤楼 , 到长安 , 峨眉 山月还要照秦川 , 真是有情之月!   则知峨眉山月 , 印在诗人心 中, 回梦魂。等到“ 萦 功  成身退 ” 之时 ,归时还弄 蛾眉月 ” “ 此诗可与本文论  及的《 峨眉山月歌》 互为印证 。另与此诗能相映衬的 

【】 王琦. 1【 清】 李太白年谱.   [] 2沈德潜. 别裁 集嗍 . : 唐诗 北京 中华 书局 。9 1 18 .  

[] 东润 . 3朱 中国古代 文 学 史【 . 海 : 海 古籍 出版 , M】 上 上  

2 0 .4   0 28 .

[】 4程千帆. 古诗考索【 】 M. 上海 : 海古籍 出版社 ,9 4 上 18 .  

vst g Yu h u o   c o n   fmisn   u   o  e i g t o   ii n   z o   n a c u to   s i g b tn ts en  h u i

— —

b  a’P e O  eMono   isa  e  xlrt no rigpae B is om nt   o  Me hnN wEpoao nwin l     h fE - i t c

C HE N L - h n   iz e g

( o eeo i rtr,azo i nvrt,azo  as  70 7 ) C lg f t aueLnhuCt U i syLnhuG nu 30 0  l Le y ei

A src:om nt Mono    isa  sah m s kp e   rt  y LB i hn h e  i h m t n Yuh u (o  n bta t e o 『 P   o fE Me-hg i   o ei   om wie b  ia w e  elf hs o e w . zo n w i    c tn   t   o

C o gigcy.

   tl rubeaoth u jc o ot  n r sc n es n igo  ew y i ldn  r n  e , s e  s h nqn  i)tsslag al b u  esbet f e yadatt  d ra dn f   a.n u i w i gya a  na  t I i i    t   p r i iu t h t c g t i r w

h sswhc     si g f e d o   i gh me ik i    e s mis   u   t e n   u 。 t e i  ih i misn   i n   r en   o sc . n t e v re “ si g b t o  e i g t o ” W h c   n  sr f ri gt : e a t o  r s r b h n n s h ih o e i e ern  o t   u ro     h h s me f e d t e p e s“ h e   r e ” i l r e o  ma lrl O G r e   t l e p u ce   v n td y   o sd rc n imai n o   rt   o   i n ;   o m' 1 r e Go g s s a g   rs l ' l   g ss l k e   n la e e  o a .Ic n ie   o f r h   l ̄ o i  r r t   fw - o i i g p a e i k y p i tt  n e s n   e wh l  o tn   n   rt g a p o c :t e a t o   s e   o tw , u   i  n ts y t a   e n   lc  s e - n  o u d rt d t   oe c ne ta d w i n   p r a h h   u r mis d h meo   o a h i h n b tdd o  a  h th  

misdmo nan mo n ise dh  admo nanmo nm se   i Ol up s a  ovst z o T i e pa a o  a   sleal se   u ti  o ,n ta   esi  u ti  o   sdhm,ip ro c met iiYu h u. hs x ln t nC r ov  l i   e     i n e  

t e c n r v ry h   o to e . s  

Ke  od : om O  eMono   i hn w in lc ;o ei  m t n yw rs p e  Bt   o  Me sa ; ri paeh m s ke o o  h fE - tg c i

责 任 编辑 : 晓娟  马

6  

范文四:一纸相思负了谁,思君念君不见君 投稿:韩荜荝

一纸相思负了谁,思君念君不见君 引导语:在岁月的长河里,在那一路风雨交加的崎岖小路上,有多少人失去了最初对生活怀有的梦想。开始抱着一种无所谓或是得过且过的想法,变得安于现实。

眼与情相撞,心锁,无匙自开。我是喜幸凉薄的女子,冷寂开在眉上。

孤独着,又用文字杜撰一些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假象。岁月在笔下,像满弓的弦。 轻轻一拨,就有裂帛撕空的悲鸣。以倾城的深情与泥土的思念热切相拥。

原来,永生的爱恋不过是一场曾经绝世的相逢。可载得起那份漂洋过海再无归期的沉重。

此时,雪花正浩浩荡荡。盛世年华,我用三千发丝绕指一场缱绻。

编后语:生活也许平淡如水,在这真实的每天中,我们总会怀念那些远去的时光,和那些山那些水那些人那些故事,那些关于

少年时的梦想。还有对美好明天的期盼,才觉得人生每一段都是精彩的!

范文五:思君不见君[散文欣赏] 投稿:任聑聒

这几日来看着桌上的本子,我开始想念着远方的那个人。我不是同性恋,却一直喜欢着一个与我同性的女孩。对于她的喜欢是纯粹的,我们是好朋友,却又胜过好朋友的关系。她懂我,亦如我懂她。

她说,我家要是在富点,我是不是就可以学画,是不是就可以和你坐同一间画室。

她说,我的世界里没有爱情,对亲情太固执,对友情又太容易放弃。

她说,你可以给我阳光,可以给别人阳光,为什么不把自己也照亮。我都笑了,你自己倒哭起来了。

她说,蝶把悲伤藏到了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你也把悲伤藏着----我几乎看不到。

她说,你说你弄丢了我,我觉得我失去了你。其实我们都在原点,只是都背对着双方;其实,我们一直离得很近,只是我们都太害怕失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她还说,我一直都不知道能给你什么,我会的你都会,我有的你都比我好,我们的回忆,该怎样留下更多的回忆?

我实在想不通那样一个单纯的女孩,明明她什么都比我好。我现在却走着比她好的路。

没有任何小说能感动我,没有任何电影能感动我,同学总说我太过冷血。但她的话却总能使我泪如雨下。

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我们有共同的语言,我们有共同的梦想。可我们却在分叉路走散了。这不是我们的想法,现实却将它狠狠地分割。

这于两个有着如此相似之处的女孩,我无法挽留,我无能为力。只能任由我最喜欢的女孩离我而去。

她留给我的东西,与其说是回忆,不如说成眼泪。或许我也是有着丰厚情感的人,但我的眼泪却总是不会轻易爆发。每每深夜,我总喜欢看着她的文字,带着泪痕入睡。我有很多喜欢的作家。他们 的文字更灵动,更美更细腻,但惟有她的字,能让我泪如雨下。没有细腻的言语,没有修饰的言语。

几天来,我把她给我的本子带在了身边。对于我来说,我越在意的东西,我就把它埋藏在记忆越深处,反而最容易忘记。所以想起来时,我总是感到惭愧。

我总希望,有一天,我撑着雨伞,走过繁华的街道。在落寞的街角转身,突然发现,她在对我笑。 我们还在行走着自己的路。

范文六:思君时节见秋风 投稿:余蹗蹘

【导读】:可是我错了。最深的痛是自以为没有了痕迹!强行剪断的记忆是一颗永不过期的种子!它就在逝去的岁月里时刻准备着萌芽!我们分手后,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去抚平满是褶皱的心。虽然心中充满伤痕,但是时间让春风重新占据了我的心田。岁月轮回,鲜花又重新开放在那里!

不知何时起,我无法摆脱对你的思念。十五年的岁月匆促逝去,为何还忘不了你的容颜?我知道我不该这样,你曾经伤害了我。从你毅然转身离去,只留下孤单的我品味失恋的苦果;从我眼中奔涌的泪水不争气的滑落,我就知道我无法恨你。可是曾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当我惆怅失落的心渐渐平息,当我从颓废中慢慢站起。我以为岁月的流水已冲刷尽了点点回忆,伤逝的风带走了丝丝隐痛的情绪。有一段时间,我的生命确实沉浸于一种淡淡的快乐中。曾经天真的以为,我已经完全把你忘记!我生命中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都彻底地涤荡了你的气息。

可是我错了。最深的痛是自以为没有了痕迹!强行剪断的记忆是一颗永不过期的种子!它就在逝去的岁月里时刻准备着萌芽!我们分手后,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去抚平满是褶皱的心。虽然心中充满伤痕,但是时间让春风重新占据了我的心田。岁月轮回,鲜花又重新开放在那里!

你的气息完全消失的时候,作为大龄青年的我,和一个女孩子走进了婚姻。从此平淡安宁,波澜不惊。可是当人到中年,当十几个春秋像风一样悄然隐逝!自己却无法抑制那怀念的潮水,一次次袭向我无助的心岸。我慌乱的发现,原本隐藏在岁月深处的那些记忆,不知为何重又在我的心空中乱飞!最不可思议的是,你的容颜频频出现在我的梦里!难道是这瑟瑟的秋风,无意中闯入那岁月隐秘的居所,搅动了那些过往的日子?痛苦的发现,以前被我剪断的记忆重又开始发芽,开花!我竟然不争气的又想到十几年前的你,想到我们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想到那时你浅浅的、纯洁的笑,还有你天真调皮的撒娇的样子。

时光在一点点消逝,我的思念却一点点增加!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想你。天空是那样蔚蓝深邃,朵朵白云静静地飘着。阳光还是那么耀眼,那么明媚。

可是无边的秋风却越来越萧瑟!叶子该飘落了吧!秋风会摘光所有的叶子。一如岁月那样无情。以后的日子也会一天冷似一天。我心中的这轮秋风也才刚刚开始。思念你也许就是对以往青春的眷念,只是思念你不该在这个秋风初起的冷落的日子里。我知道秋风会荡尽所有的浮华的记忆。天地凄清,思念也会消瘦吗?人比黄花瘦,真是天才的比拟!在这个秋天里思念你,回忆你的点点滴滴,本该是一种甜蜜。

范文七:君临天下,又见奥斯卡 投稿:戴澓澔

  每一个岁末年初,奥斯卡都会如期而至,今年也不例外。由此,世界影坛再次风起云动。与欧洲的威尼斯(1932年创办)、戛纳(1946年创办)、柏林(1951年创办)等三大国际电影节相比,创立于1929年的奥斯卡,堪称是资格最老的电影评奖。这一年一度的电影盛会,见证了好莱坞电影历史的嬗变及其盛衰沉浮,透过奥斯卡红地毯上的星光灿烂,其所标示的无疑正是好莱坞电影产业的实绩及其日益强盛的文化辐射力。一个美国的国内奖项何以如此牵动人心。细致分析,不难发现,其核心动因在于,它代表着好莱坞这个娱乐传媒王朝的世界影响力。作为世界电影娱乐权利的中心,决定了它娱乐风向标的位置。

  

  两个人的“战争”

  

  2009年算不上是好莱坞的大年,虽不乏佳片,但多数过于中庸。今年最佳影片的提名数量从五部扩充到十部。看似更加激烈,但强弱却很明显。这其中两部同样出色的影片以不同的身姿和声势,牵引着众人的视线。《阿凡达》和《拆弹部队》双雄并起,形成倚天屠龙的清晰格局。由此,这届奥斯卡几乎演化成了两个人的“战争”。“世界之王”詹姆斯・卡梅隆与前妻凯瑟琳・比格罗短兵相接,成为本届奥斯卡备受瞩目的焦点。而之前的奥斯卡提名,也颇有一波三折之感。正当世界影迷为《阿凡达》欢呼雀跃之时,一匹黑马斜刺杀出,这就是一直以低调示人的《拆弹部队》。该片在年末开始华丽大爆发,得到了影评人的特别优待。尤其是美国三大影评人协会:纽约影评人协会、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和全国影评人协会都把最佳影片奖不约而同地授予了它。十多年来三大影评人协会第一次为一部文艺影片达成一致,而之前也只有《好家伙》、《辛德勒的名单》和《洛城机密》得到过如此待遇。而奥斯卡的最终结果是,《拆弹部队》荣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和最佳音效剪辑等六项大奖。而《阿凡达》仅获得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和最佳视觉效果三项技术类奖项。真可谓“大制作获小奖,小制作获大奖。”分析其中缘由,才发现这跟奥斯卡的传统及社会现实、政治局势、文化思潮等方面紧密相关,是这些因素平衡作用的结果。

  

  电影学院的创设和“奥斯卡”的由来

  

  建立一个电影学院的设想最初是路易斯・梅耶提出的,他是当时米高梅公司的总裁。其原始的推动力来自于1926年11月电影界的一次大联合9家主要的电影公司和5个电影协会签订了《电影制作工资基础合约》。但这个合约只涉及电影技术领域的工作者,导演、演员和剧作家都没包括在内。梅耶决定成立一个学院,集合电影界的各类精英,包括最优秀的电影台前和幕后的工作人员。他提议这个学院的成员应该是“对电影艺术或电影科技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1927年5月4日,学院正式成为一个合法组织,并取名为“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其宗旨是“推动电影艺术和技术的发展,促进电影界各领域间的互动合作,以期实现文化、教育、科技的进步”。学院奖评选采用年度制,每一届评选上一年度的作品和个人。奖下设若干分项奖,其划分之细,数量之多,居世界各电影奖之首。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四个演员奖项(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以及两个写作奖(最佳原创剧本和改编剧本)等最主要的几个奖项。

  奥斯卡奖是学院奖的同义词。最早使用“奥斯卡”这一别名是在1934年的颁奖晚宴上。对于它的由来至今颇有争议。较为可信的说法是如此记载的,当时,曾经是图书管理员的电影学院执行秘书玛格丽特・赫里克这样描述她第一天上班的情景:那是1931年的某一天早晨,她在仔细端详了小金人之后,惊呼道:“啊!他看上去真像我的叔叔奥斯卡!”专栏作家西德尼・斯格尔斯当时也在场,他在随后的一篇报道里写到:“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工作人员深情地称呼他们的金像为奥斯卡。”这一别名不胫而走,并_直延续至今。奥斯卡与社会现实

  纵观奥斯卡奖的历史,其犹如社会现实的渐近线,依时局面不断转变。每届评选既是对上年度美国电影业绩的总结,并预示来年电影发展的趋向,同时又显示出在社会现实和大众趣味影响下电影的类型、流派的演变及技术的进步。可以说,82届奥斯卡奖的历史实为美国电影八十余年发展的缩影。

  20世纪20年代末至40年代初,美国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这一时期正是美国电影的黄金阶段,’影片题材丰富、风格多样。例如《翼》、《壮志千秋》、《西线无战事》、《百老汇旋律》、《左拉传》等都相继荣获奥斯卡奖最佳影片。之后,太平洋战争爆发,好莱坞进入战时体制。《米尼佛夫人》、《卡萨布兰卡》等十分应时,对鼓舞当时的军心和民心起到了一定作用。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麦卡锡主义和非美活动猖獗,好莱坞不少导演回避现实,热衷拍摄歌舞片,产生了《一个美国人在巴黎》等。50年代中期,美国电影开始正视现实,揭露社会黑暗面。《在江边》和《马蒂》均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不仅给美国银幕带来了写实风格,也促进了非好莱坞体制电影的发展。之后美国经济复苏,这又刺激了好莱坞大拍繁华巨片。场面壮观、服饰华美的《琪琪》、《宾虚》、《窈窕淑女》、《西区故事》等相继夺魁。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由于美国社会矛盾加剧,以暴露黑暗现象影片如《午夜牛郎》、《法国贩毒网》、《教父》、《飞越疯人院》等社会片、警匪片均登上了奥斯卡的领奖台。这标志着美国电影的总体风格从浪漫主义演变为现实主义。进入80年代,美国家庭危机日趋严重,《克莱默夫妇》、《母女情深》等片切中时弊而获奖。此后美国经济持续发展,电影业日益繁荣,题材和类型更加多样化,传记片《莫扎特》、越战片《野战排》、西部片《与狼共舞》、惊悚片《沉默的羔羊》、二战片《辛德勒的名单》等相继获奖。90年代后期,适逢世纪之交,怀旧之风盛行,出现了褒扬美国价值观的《阿甘正传》等作品。而此时美国电影技术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豪华巨制《泰坦尼克号》横空出世,一举荣获九项奥斯卡奖。“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整个社会遭受到极大冲击。一方面美国国家战略进入到“反恐时期”,另一方面,美国大众也开始反思冷战以来美国的国家政策以及文化倾向。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近几年好莱坞电影创作风向的转变。不单单是简单的科技手段与视听效果的革新,还有更加深层的政治态度的调整。于是,我们看到了奥斯卡出现了新的风向标,回归现实,触及社会和人性黑暗面的影片也逐渐吸引人们的视线。奥斯卡从2004年起,相继把最佳影片授予了《百万美元宝贝》、《撞车》和《无间道风云》、《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等影片。著名的电影史学家大卫・汤姆逊是如此分析的:“现在是血腥、严峻的时代,现实世界残酷至极。这就是为什么酷刑凌虐会以严肃的方式进入娱乐业的原因。这里包含着似乎能引起观众共鸣的真实感。”

  

  奥斯卡的政治倾向

  

  每一种电影奖,无论是世界11大A级电影节,抑或美 国众多的电影奖、影评奖和工会奖,都各有自己的特点、偏好和规则。特别像奥斯卡奖,历经八十余载,且有近六千人投票,其评选犹如一个庞大的工程,从报名、提名到揭晓,历时3个月,整个过程相当复杂,有宣传、推销和炒作。加上奥斯卡奖的近六千名投票人不同的思想倾向和投票趋向,如此多方面综合在一起,才最终选出获奖影片。《奥斯卡大全》一书中写道:“历史和政治的因素一直对那些影片和表演能否获奖产生着重要影响。换言之,社会环境和政治局势比影片质量更能决定着能否获奖。”

  的确如此,奥斯卡提名和获奖影片的风格总是受到历史和政治因素的影响。大多数电影艺术家认为奥斯卡应该远离政治。但在实际操作中,这样的分离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电影本身就是政治媒介。在奥斯卡奖角逐过程中,历史和政治因素总是会影响影片的类型和表现力。也就是说,在决定奥斯卡奖的归属问题上,社会环境、时代精神和主旨比影片自身的艺术含量更为重要。从奥斯卡奖诞生的第一年起,影片的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就被纳入了评奖的考虑范畴。影片《西线无战事》得到了影评界和票房的双重胜利,并一举摘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桂冠。还有193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左拉传》,因其凸显的道德伦理和良好品味而广受追捧。一些政治运动也会波及电影业,美国电影史上遭受到较为严重政治迫害,发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初,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对好莱坞进行审查,这就是震惊世人的“麦卡锡主义”。在如此的恐怖氛围下,好莱坞的创作几乎走上了一个极端――大凡和政治毫无关系的电影都受到了青睐。那几年的大多获奖影片都是逃避现实的轻松影片,而非政治题材的电影。1952年的最佳影片可谓是最好的注脚,马戏团探险剧《戏王之王》匪夷所思地压倒了西部心理片《正午》。后者失利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政治方面,而非其艺术价值。不少影评人认为《正午》影射了美国在朝鲜战争中的对外政策,而这明显地涉及到了50年代的政治。1982年的《甘地传》囊括了几乎所有的奥斯卡奖项,因为甘地这个角色是如此令人鼓舞,他的反暴力的言论又是如此符合上世纪80年代的大背景,评委们最终支持它胜出,而没有选择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的《外星人》和西德尼・鲁曼特的《大审判》。2001年的奥斯卡角逐中,评委会选择了鼓舞人心、积极向上的《美丽心灵》。而另一部雄心勃勃,在技艺上大胆创新的影片《指环王》则与奖杯无缘。由此足见评委会成员更偏爱反映重要“问题的”“严肃”电影。奥斯卡的选择永远是安全的、主流的、非争议的电影,且具有被广泛接受的价值。

  

  奥斯卡的文化趣味

  

  对于奥斯卡,勒鲁瓦・约翰斯顿曾如此评价:“奥斯卡金像奖是电影界的诺贝尔奖。”一年一度的奥斯卡电影金像奖是世界电影界最高级别的奖项,是全球性的盛事。把奥斯卡视为一种文化标志是很普遍的事情。在美国的主流文化中,奥斯卡已经成为了成功和成就的一个突出标志。观众可以从影片中大致看到美国电影、美国电视、美国文化和美国社会的缩影。不管怎么说,奥斯卡的这种职能对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一种美国文化的主导地位贡献不小。奥斯卡奖项和奥斯卡颁奖典礼对于美国电影、美国的资本主义和美国的生活方式都是一种有效的宣传。历经八十余载的发展和演变,奥斯卡已经成为美国文化中一种长期的仪式。如同宗教仪式一样,一再地肯定着美国主流文化中的核心价值观。奥斯卡体现了这样一些基本的美国价值观:民主、平等、个人主义、竞争、刻苦工作、职业成就和财富上的成功等。而每一届颁奖典礼都向人们展示了当时的潮流、道德观、幽默感、政治倾向――总而言之,就是时代精神。时至今日,奥斯卡颁奖典礼已成为一场顶级的电视秀,成为全球性的媒体事件。而奥斯卡晚会也早已成为美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有着多年传统的具有象征意义的文化仪式。奥斯卡无论在好莱坞还是国际电影界的至高地位都是毋庸置疑的。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科幻作品是一个很少获奥斯卡青睐的电影类型,学院的评委们一直对之采取回避的态度。这在奥斯卡的历史上可以找到不少先例。1968年,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的《2001年漫游太空》其摄人眼球的影像语言,深具开创性意义。但影片最终输给了卡罗尔・里德的《雾都孤儿》;1977年,当时《星球大战》绝对是一部极具突破性的影片,然而在最佳影片的角逐中,它还是败给了伍迪・艾伦的小制作《安妮・霍尔》;1982年,《外星人》重写了美国电影史上的票房纪录,却最终还是被名人传记片《甘地传》击败,与最佳影片失之交臂。

  《阿凡达》将绝尘般的技术优势转化为狂野的视觉表现力,引无数人竞折腰。‘全球25亿美元的票房纪录代表了它所拥有的广泛的观众基础和超高人气,而它本身对3D电影未来发展趋势的引领、对视觉特效技术的革新和开拓都得到了业内人士的一致肯定。然而,电影不仅仅是视觉艺术,对于属于学院奖的奥斯卡来说,比技术更重要的是文本内容和意义,而这恰恰是《阿凡达》所欠缺的。剧情上的一览无余和因大量使用C6I技术令真人表演的缺失确是其明显的弱势。相比之下,严肃正剧、反战题材,实力全面的《拆弹部队》胜出《阿凡达》也在情理之中。

  光凭题材和类型并不能决定奖项的最终归属,《拆弹部队》本身的实力才是决胜的关键。《拆弹部队》并不是以出格求异求胜的,而是用平实简洁、严谨克制的方式,凭借着超强的掌控力以纪录片的手法演绎了伊拉克战争中美国士兵的复杂心理与当下美国长期弥漫的反战-情绪不谋而合,使得影片更像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整部影片冷静克制,不动声色问,战争的残酷和生活的苦难透过镜头扑面而来。影片以驻伊美军拆除炸弹为线索,通过粗粝但异常真实的画面宣示了反战主题。导演在场面调度和节奏的掌控力上是无可挑剔的。她以举重若轻的娴熟手法,对时代氛围的精准把握,为我们呈现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和明暗双方无声的对峙与较量,琐碎之下蕴藏波澜。这部沉甸甸的作品以洗尽铅华的写实画面,讲述了战争中的男人。告诉人们即使是地狱,也是需要英雄的事实。同时影片也反映了当地伊拉克民众贫苦而悲辛的生活。镜头里的街道充斥着破败气息,垃圾盈目。其间弥漫的凄凉、伤怀和绝望,无不深深地浸渗着艺术家真切的人道主义情思。创作者借助影像的力量,呈现了对个体生命的尊重以及由人性底线上进发出的精神火花。影片的动人之处在于它既反映了社会现实的黑暗与残酷,而在这样的残酷中又未放弃坚守的理想与信仰。它提醒每个观者,这个世界固然残酷得超乎人们的想象,但仍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坚持和追寻。《拆弹部队》适时地展现了伊拉克战争之痛,所以,就影片的艺术水准和现实意义来说,确实较《阿凡达》更胜一筹。

  

  创造历史

  

  第8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早已落幕,过程虽乏善可陈,但我们依然清楚的记得那激动人心的一刻:当最佳导演颁奖嘉宾芭芭拉・史翠珊看到最终获奖的名单时说:“历史性的时刻到来了!”这一刻确实令人激动不已。凯瑟琳・比格罗的获奖创造的奥斯卡纪录不止一个,一是凭借《拆弹部队》这一低成本独立制作战胜了史上最卖座的影片《阿凡达》,成为20年来制作成本最低的金像奖影片;二是更以一位女性的身份荣升奥斯卡最佳导演之列。如此殊荣,在奥斯卡八十余载的发展进程中是前所未有的突破。回溯奥斯卡的历史,先前曾有三位女性获得过最佳导演的提名,她们分别是1976年的莲娜・未缪拉(《七美女》)、1993年的简・坎皮恩(《钢琴课》)和2003年的索菲亚・科波拉(《迷失东京》),如今凯瑟琳・比格罗在获得提名之后,荣获最佳导演的桂冠着实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2010年的奥斯卡,比想象中的更加热闹。在《阿凡达》引领了历史性的票房高潮之后,《拆弹部队》众望所归,高票当选,为这个传奇的年份画下了圆满的句号。奥斯卡适时地掌握了商业片与艺术片之间的平衡,而这也正是好莱坞电影能够全面、稳步发展的关键。纵观国内外的各大电影奖,能够如此精密地起到调控作用的,也只有奥斯卡了。真心希望未来的奥斯卡能够以更为宽宏的现代胸襟和风采面向世界,迎接更加璀璨的明天。为此,我们拭目以待。

范文八:脱贫攻坚 渝州不渝 投稿:田嵿嶀

  山岳磅礴未堪阻,巴蜀胜境万木春。2015,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闭幕后,浩浩双江吹响了决战贫困的坚定号角;2016,巍巍山城正全面展现出攻坚克难的阶段性成就。   扶贫工作不是优雅如歌的行板,不是闲庭信步的从容,而是要甩开膀子、迈出步子。重庆市市委书记孙政才、市长黄奇帆带头落实“一把手”责任制,田间地头、崎岖山路留下了他们访贫问苦,深入调研的深情足迹。强有力的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由覆盖全市主要经济、民生的39个重要部门组成的成员单位,牢固树立“一盘棋”思想,带领三千多万山城儿女栉风沐雨,殚精竭虑,不屈不挠地在脱贫攻坚战役中啃“硬骨头”打“硬仗”。   为保驾护航脱贫攻坚大业,重庆统筹干部资源,整合财政资源,凝聚社会力量,在全面落实“1+1+13”政策措施基础上,精准施策,重点推进“六个一批”精准到户到人。首创农村“地票”交易制度、高山生态搬迁后续扶持稳健、小微金融扶贫着力“精”发力“准”、有为政府与市场机制有效结合……重庆顺应时代大潮,依托自然禀赋,主动作为,奋勇出击,实现了国家战略下的地方式创新。   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永和认为,重庆市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对于后续扶持的有力保障清晰地表明,脱贫攻坚不应当是一场仅仅关乎政绩的运动,一场仅仅着眼于“搬走”和“甩掉包袱”的运动,而应当是一项旨在彻底实现贫困人口真正摆脱贫困的人权事业。

范文九:|一朵女子,终生美丽|:思君念君不见君 投稿:杨噙噚

美连娟以修嫭兮,命樔绝而不长。饰新官以延贮兮,泯不归乎故乡。惨郁郁其芜秽兮,隐处幽而怀伤。

                                                 

                                                       ------刘彻《李夫人赋》

◇◆◇   倾国倾城倾王心

他外事四夷,教通四海,北击匈奴,一统两越,他是史上最霸气的君王。

雄才伟略,气吞山河,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作为一代霸主,他的一生,女人无数。

就连皇后也先后有青梅竹马的陈阿娇,温润美好的卫子夫,青春娇艳的钩弋夫人。而后,这些红颜,又如陌上纷落的花瓣,在汉宫望不穿的秋水里零落成泥,不复最初的美丽。

只有她,在王的心中,化成了一颗朱砂,任凭寂寥的风沙吹过,殷洪如初。

把她送到他身边的,是乐师李延年,是他的一支曲: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李延年在武帝的寿宴上自弹自唱,仿似为武帝编织了幽梦一帘,也仿似一段长长短短,抑扬顿挫的阴谋。之后,这天仙般人儿的出场了。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幽梦也好,阴谋也罢,刘彻不在乎了。

在他心里,这是一场奕奕清芳的遇见,是难再得的倾城之色。是柳阶花间采摘的芬芳,更是沓长的深宫疲惫中一袭亮丽的慰藉。瞧,她穿过苍凉的风烟,朝他舞来。

此时此刻,她就在他的眸中绽放,云鬓花颜,玲珑多姿,沉鱼落雁。

他如获至宝,宠冠后宫。

春从春游夜专夜,从此君王不早朝。

◇◆◇    思君念君不见君

红尘滚滚,深宫年华。

世间的恩爱总是如此短暂,而只有离散才能亘古留长。

她为他生下一子,之后便染病卧床不起,病情一日日加重。他心疼不已,前去探望。

听说他要来了,喜悦之情无以言表。这时刻思念的人,终是得以见到了。

他的身影在帷帐外越靠越近,脚步是如此的匆忙急促。

他定是听宫人说她病了,才亲自赶来,匆匆赶来。

她想靠在他的肩上,诉说这几日不见的相思之苦;想告诉他,她为他编了一支舞曲;想跟他说,想穿上舞衣,在他的目光里蹁跹,起舞,沉睡;想让他看看她因病而渐削瘦的脸颊,想迎上他深情的目光,想......

可是,就在他伸手拉开帷帐的那一瞬间,她拉起锦衾,遮住了自己的脸。遮住了长久的渴望与思念,也遮住了武帝的怜爱与慰藉。

她说她长久的卧病,容貌已毁,不可复见,愿以昌邑王及兄弟相托。

他心里涌出无数的伤怀与怜惜。

他说,有什么你看着我说,我都答应你。他说,你自小天生丽质,今日病了,更是我见犹怜。他说,我不过是想看看你。他说......

她始终不言不语,之后,背过身,开始抽泣。

我不知道,这女子是累计了多大的勇气和智慧,才敢拒绝这言出即是圣旨,一言九鼎的一国之君。

他终是怒了,这世间还没有谁能不听他言的,于是,他拂袖而去。

从此,在月明星稀的夜晚,为他鼓瑟起舞的不再是她。在花开满春的御花园,他摘上一枚花插上云鬓的,也不再会是她。她望向他的背影,落下了此生最后一滴泪。

◇◆◇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而恩绝

他离去了。拂袖而去。

姐妹们开始埋怨。数落她应该为李氏兄弟姐妹讨些恩典。只要见他一面,官爵分封,黄金赏赐,应有尽有。

而她知道,她出身微贱,有今日之宠爱,无非是之前姣好的容貌。如今久卧病床,花颜已褪。

她知道,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而恩绝。

与其让他心生厌弃,不如留住之前的美好,或许还能为她的亲人牵挂留些恩典。

好一句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而恩绝。

倘若陈阿娇能早些明白这些个道理,是不是不至于过早被冷落被废后,倘若卫子夫也能看清天子的心,捻清自己的分量,也不至于完全磨灭了在武帝心里初始的美好吧。

女子啊女子,可怜这世间女子,总是将自己在他人心里的分量看得太过重要。眼下秋风凛冽,叶落满地,她还忘不了那满园春色,恩爱欢喜。

还是只有她,将自己看得最清。也将这世间情爱,看得通透深刻。

该忘就忘,该放下且放下。如此,方能在彼此心间,留下本已不多的清宁与美好。

你看,武帝的心,痛了。

他不去想,这一首曲,这遇见和别离,是不是有着什么玄机。他也不再计较,这是不是她离去前对爱的算计。他只知道,如此自持而聪慧的女子,他该去成全她的遗憾与牵念。

她真的去了,带着无尽的牵念与不舍。

她死后,他信守诺言。对她的儿子昌邑王钟爱有加,给她的家人封官进爵。这世间恩爱,或许只有在一方离去了,用落花裹着回忆去了另一个世界,方能守住彼此间的承诺,长长久久吧。

他还会常常梦见她,她的俏丽,她的丰盈,她翩然的身影,袅袅的腰身,在梦里灿烂了一地。时而她会朝他走来,赠与他蘅芜香,眼神像一弯泉水,在月下绽放。醒来时,小窗灯阑,烛影摇红,佳人不再。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深深宫阙,漫漫长夜,长了思念,消了君颜。

范文十:月下思君时、呢喃君不知 投稿:覃溇溈

  沐浴在秋的静谧蓝天下,静静享受着秋的无限旖旎风光,风儿轻舞我的思念,占据我的心房,把我的思念深种,在心间绽放出最美丽的芳菲!

  “在爱情的驿站里只做片刻的停留,你的身影从此成了我眷恋一世的风景,风情万种的你,心间记忆轻轻浮现,浓浓的相思塞满心扉。刻苦铭心!!

  风儿钻进灵的驿站,让我闲静的心再也无法平静,在心的驿站梦想着和你缠绵的甜蜜,跋涉在思念的艰辛路上,你的身影是我一路的指明灯,不懂珍惜的你,留给我一世的渴望和忧伤的回忆!

  在我心里你一如当初,永远像天上的风筝一样飘忽不定,飘向远方,舞着我钟爱的文字!舞着我浓浓的深情、深深的爱意、离我远去!

  一阵微风拂过,秋意里我再一次的把我渴望激起,在秋风里,孤单忧伤的心里永远期待下一季你来我梦里。

  我在文字里再一次寻找和感受你的爱恋,湿了眼眶,润了心扉。今生辜负了我一片真情。你永如风儿,舞着文字之花的独特情意,留一些柔情,离我而去,给我永久的思念与心酸、甜美的回忆。

  在旖旎文字里一次次把你亲近,却再也找不回当初你儒雅的身影,字行间缕缕情怨让我心碎,你伤的我好心痛,然而这一切如风,吹过后再也没回来。我无法在文字里把你挽留,你悄悄的远走,留给我无限的遗憾,原来近在咫尺你却没有好好的珍惜,因为你身边的女人太多了,并在意我一个,如今,我浪迹天涯,你如一只停留在我心间的风儿,点缀了我的人生,却有洒脱的的飞逝在苍茫的夜色中,任微风吹过多少个日日夜夜,你依旧无踪影。

  我的文字又回到以前,越来越忧伤,我的幽怨来自于对你那热切的相思,或许是写着心中的忧伤,总以为是你任性与我斗嘴过后的情绪宣泄,现在看来,那是我内心的苦楚在文字里忧伤的流泪,原以为,你永远会飞在我的心间伴我一生一世,如今你已经离开我,此刻,多想回到当初,多想听着你在耳边细语的轻喃!多想我们牵着手看夕阳,多想看到你视频里相视的微笑!是那么柔和、那么温柔、充满爱意的笑容,甚至很想看你生气时的霸气、坏脾气!

  你总是说太忙,一直没有细细感受我的酸楚和幽怨,让我的真诚爱意散落在你的不在意之中,我孤单在无限的眷恋中寻觅,和你一次次的误解,我在八月最后的阳光里再也看不到你回眸的一笑,你潇洒的消失在风中。

  回忆我们走过的路,你给了我独有的人生体味,给了我心间一缕阳光,让我在平静的路上心不再孤独。虽然我们的相处中出现了令人担心的烦恼,但我相信你的真诚,你的情意足以让我回味余生,让我在每个想起你的日子里,心一如从前一样充满了柔情蜜意、无限遐想,今生有你,我很知足,尽管现在你已远走,我还愿意在每个想你的日子,把你一遍遍在心里亲吻!我亲爱的你,在何方!!!

  我们各自在不同的思维中穿梭,误会不言而喻,你的泪多少次让我恨自己做得不够好,给我带来了伤害,让我的热情被你的忙碌浇灭,但同时,你犀利的语言也一遍遍刺伤我脆弱的心,一度时期,我想逃离,因为我真的好累、我心累。但又被你柔情的话语拦截在绝望的半路,又被你的这些柔情磁化,”你要多保重宝贝、好宝,你知道吗,我是多么想你、我们好一辈子“我来不及离开,你又以宽大的心胸忘掉了所有不快,把我用你温情的语言揽回从前的状态,如此几次,我们依旧恋着对方,舍不得放下那一段铭心的感情。

  但这一次,或许是我们彼此的语言同时刺伤了彼此的心弦,我留言一大堆后,以最后无情的语言宣布我的”死刑“,泪流满面悄然无声的消失,留下一堆哀怨的文字,让我在句句的心痛中把你留恋,两颗背离的心经不起风雨,经不起过多的误会,今生或许再也没有缝合情感伤痕的机会了!

  此刻,或许我又会泪如雨下,想你的心又在隐隐作痛,不管你在哪里,别让情愁伤了你,我依旧在原地静待你的归来,把你的泪珠捧在我的手心,用我的心把你的泪珠吻干,冲淡你心间的误会,未来的日子我空空的心有你驻足的身影才充实,我是多么期盼你重新回到我的梦里、和你相拥而眠、陪你到地老天荒、永远不分离……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