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敲月下门的作者_范文大全

僧敲月下门的作者

【范文精选】僧敲月下门的作者

【范文大全】僧敲月下门的作者

【专家解析】僧敲月下门的作者

【优秀范文】僧敲月下门的作者

范文一: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投稿:胡盎盏

出自中唐诗人贾岛的《题李凝幽居》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赏析

  这首五律是贾岛的名篇。全诗只是抒这诗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一联著称。全诗只是抒写了作者走访友人李凝未遇这样一件寻常小事。首联“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诗人用很经济的手法,描写了这一幽居的周围环境:一条杂草遮掩的小路通向荒芜不治的小园;近旁,亦无人家居住。淡淡两笔,十分概括地写了一个“幽”字,暗示出李凝的隐士身分。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是历来传诵的名句。“推敲”两字还有这样的故事:一天,贾岛骑在驴上,忽然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初拟用“推”字,又思改为“敲”字,在驴背上引手作推敲之势,不觉一头撞到京兆尹韩愈的仪仗队,随即被人押至韩愈面前。贾岛便将做诗得句下字未定的事情说了, 韩愈不但没有责备他,反而立马思之良久,对贾岛说:“作‘敲’字佳矣。”这样,两人竟做起朋友来。这两句诗,粗看有些费解。难道诗人连夜晚宿在池边树上的鸟都能看到吗?其实,这正见出诗人构思之巧,用心之苦。正由于月光皎洁,万籁俱寂,因此老僧(或许即指作者)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就惊动了宿鸟,或是引起鸟儿一阵不安的噪动,或是鸟从窝中飞出转了个圈,又栖宿巢中了。作者抓住了这一瞬即逝的现象,来刻画环境之幽静,响中寓静,有出人意料之胜。倘用“推”字,当然没有这样的艺术效果了。 颈联“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是写回归路上所见。过桥是色彩斑斓的原野;晚风轻拂,云脚飘移,仿佛山石在移动。“石”是不会“移”的,诗人用反说,别具神韵。这一切,又都笼罩着一层洁白如银的月色,更显出环境的自然恬淡,幽美迷人。诗中的草径、荒园、宿鸟、池树、野色、云根,无一不是寻常所见景物;闲居、敲门、过桥、暂去等等,无一不是寻常的行事。然而诗人偏于寻常处道出了人所未道之境界,语言质朴,冥契自然,而又韵味醇厚。写了作者走访好友李凝未遇这样一件寻常小事。它之所以脍炙人口,主要在颔联“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最后两句是说,我暂时离去,不久将再来,决不负共同归隐的约定。前三联都是叙事与写景,最后一联点出诗人心中幽情,托出诗的主旨。正是这种幽雅的处所,悠闲自得的情趣,引起作者对隐逸生活的向往。

  诗中的草径、荒园、宿鸟、池树、野色、云根,无一不是寻常所见景物;闲居、敲门、过桥、暂去等等,无一不是寻常的行事。然而诗人偏于寻常处道出了人所未道之境界,语言质朴,冥契自然,而又韵味醇厚。

范文二: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投稿:朱轩轪

出自中唐诗人贾岛的《题李凝幽居》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赏析这首五律是贾岛的名篇。全诗只是抒这诗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一联著称。全诗只是抒写了作者走访友人李凝未遇这样一件寻常小事。首联“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诗人用很经济的手法,描写了这一幽居的周围环境:一条杂草遮掩的小路通向荒芜不治的小园;近旁,亦无人家居住。淡淡两笔,十分概括地写了一个“幽”字,暗示出李凝的隐士身分。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是历来传诵的名句。“推敲”两字还有这样的故事:一天,贾岛骑在驴上,忽然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初拟用“推”字,又思改为“敲”字,在驴背上引手作推敲之势,不觉一头撞到京兆尹韩愈的仪仗队,随即被人押至韩愈面前。贾岛便将做诗得句下字未定的事情说了, 韩愈不但没有责备他,反而立马思之良久,对贾岛说:“作‘敲’字佳矣。”这样,两人竟做起朋友来。这两句诗,粗看有些费解。难道诗人连夜晚宿在池边树上的鸟都能看到吗?其实,这正见出诗人构思之巧,用心之苦。正由于月光皎洁,万籁俱寂,因此老僧(或许即指作者)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就惊动了宿鸟,或是引起鸟儿一阵不安的噪动,或是鸟从窝中飞出转了个圈,又栖宿巢中了。作者抓住了这一瞬即逝的现象,来刻画环境之幽静,响中寓静,有出人意料之胜。倘用“推”字,当然没有这样的艺术效果了。 颈联“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是写回归路上所见。过桥是色彩斑斓的原野;晚风轻拂,云脚飘移,仿佛山石在移动。“石”是不会“移”的,诗人用反说,别具神韵。这一切,又都笼罩着一层洁白如银的月色,更显出环境的自然恬淡,幽美迷人。诗中的草径、荒园、宿鸟、池树、野色、云根,无一不是寻常所见景物;闲居、敲门、过桥、暂去等等,无一不是寻常的行事。然而诗人偏于寻常处道出了人所未道之境界,语言质朴,冥契自然,而又韵味醇厚。写了作者走访好友李凝未遇这样一件寻常小事。它之所以脍炙人口,主要在颔联“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最后两句是说,我暂时离去,不久将再来,决不负共同归隐的约定。前三联都是叙事与写景,最后一联点出诗人心中幽情,托出诗的主旨。正是这种幽雅的处所,悠闲自得的情趣,引起作者对隐逸生活的向往。 诗中的草径、荒园、宿鸟、池树、野色、云根,无一不是寻常所见景物;闲居、敲门、过桥、暂去等等,无一不是寻常的行事。然而诗人偏于寻常处道出了人所未道之境界,语言质朴,冥契自然,而又韵味醇厚。

范文三:僧敲月下文化门——《推敲》教学反思 投稿:周光兊

僧敲月下文化门

——《推敲》教学反思

陆秀红

贾岛出了名,很大成分是因为“推敲”这个故事打造的。

这篇课文,第一自然段简介贾岛,让我们知道诗句里的“僧”指的是谁。最后一个自然段点题,道出“推敲”一词的引申义。中间的那些段子,便是故事的主体了。可以按照故事发生、发展、高潮、结局简析为“访友不遇,留诗纪念”“斟酌字眼,如痴如醉”“冲撞大驾,请求帮助”“韩愈表态,贾岛点头”四个部分。

其中第一部分,当时诗人的境况与《寻隐者不遇》很相似,贾岛似乎运气不那么好,总是遇到主人不在家的烦恼,所以这首《题李凝幽居》也可取名为《寻李凝不遇》。然而,诗人没遇着人却遇着了绝妙的夜色美景,然后也才有了那首小诗。不过,这一部分出示整首诗,第二大句应是“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

第二部分,由“回味”展开。我们很多学生写完作业,就把它放在一边不管不问了,不大有检查的好习惯。可贾岛不这样,他做到了反复检查,并能清醒地找出自己哪些地方做得不到位,我们应该向他学习。贾岛略带迂腐和反常的动作,要作为重点来把握,即是“一边吟哦,一边做着敲门、推门的动作”,我们可以细心模仿,然后让观众看了不禁也像文中大街上的人们一样“好笑”起来。这儿,有必要进行一点启发,“推”字不够妥帖,但并非一无是处,用它也有一定的道理,这道理到底是什么呢?不妨设想一下,“推”是诗人习惯性的动作,平时开门都是这样做的;同时和朋友很熟,到人家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没必要那么拘束,等等。

第三部分,有着冲突的起伏感,可以通过两人的对话表演,体现出一波三折。韩愈一开始的问是带着一点不满和愠色的,然后贾岛的回答很诚实很到位,也能深入到韩愈的心底,毕竟都是文化人,志同而道合。我们可以翻转历史,引用一些知道的事例来为贾岛解脱罪责,例如约一千年以后,安培把马车车厢后壁当成黑板追着演算;约一千一百年以后,爱因斯坦低头思考问题撞了大树说“对不起”。韩愈不是一个昏官,明白真相后,一定宽宏大量、转怒为喜的,因为“认真无罪”。

第四部分,韩愈的一锤定音可见一斑。贾岛是属于褒义的“贪婪”者形象,他请求韩大人宽恕成功了还不满足,又厚着脸皮要对方帮自己一个忙,可见贾岛“诗壮英雄胆”啊。贾岛请求帮忙,我们可以联系口语交际的“学会请教”来开展,想象并表演出当时二人的对话。韩愈的解说,理由相当充分,即“敲”好在有礼貌,好在更宁静,好在读得响,就这样战胜了“推”。由此看出文中说韩愈是“著名的诗人”,以及我们知道的“唐宋八大家”,是名副其实的。再看贾岛,听得一席话,茅塞遂顿开。所以,他又是一个幸运的人,没有遇着李凝,却遇着了受益一生和后世的韩愈。好了,一切就绪,再调出原诗改动一字,作为故事收场,干净利落。

总结环节,不妨搜集出示贾岛于门外做着“推敲”动作的塑像,这一点与前面衣袋高高鼓起的法布尔塑像有着神似,都是凝固了特定姿态的细节。我们伫立在这样的塑像跟前,不免有些感悟,贾岛严谨认真、锲而不舍的特性油然而生。然后,我们趁热打铁,学着贾岛也来一番“斟酌文字”的练习,课后练习提到的“拜访”“即兴”“宁静”就是现成的舞台。当然,此类素材很多,像古诗“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红杏枝头春意闹”的“闹”、“海上生明月”的“生”。再把范围扩大一点,像“六安”“丽水”“天姥山”等地名及“沉甸甸”“红彤彤”等词语的读音,以及苏教版语文课本四下《小儿垂钓》原插图、三下《槐乡五月》

“季节”一词、三下《菩萨兵》“发芽,生根”顺序等是否得当,都值得好好揣摩。

我们学完本文,就得产生一股钻研的韧劲,或者叫“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执拗。最基础的做法,可以翻开自己写过的习作,好好看看有没有表达不恰当的地方。例如有个学生半生不熟地听到了一个新词,就在和一位老大爷交流时,很有礼貌地问候了一句:“请问老人家,您现在享年多大了?”

2014年10月30日

范文四:谁敲月下门 投稿:龙霛霜

小时候,我曾读到贾岛的诗句“僧敲月下门”,印象殊深。句中的“敲”字,原作“推”,贾岛月下徘徊低吟,反复斟酌,摹拟比划,最后改定“敲”字。这便是“推敲”一词典故的由来。

  一个“敲”字,把山村的荒凉僻静,月夜的岑寂清幽,烘托得淋漓尽致。过去,我有一个观念,总以为倘要领略贾岛诗句的意境,真正感受闲适宁谧的生活,就要到中国山水中去寻觅,到中国边远的山村去避世隐居。我想,像美国这样发达的西方国家,恐怕很难找到如贾岛笔下的“静”土吧。

  但是,到美国之后,一个月夜的“敲门”声,敲碎了我的固有观念。

  那天晚上,皓月当空。妻子已经入睡,我仍挑灯夜读。忽闻喀笃喀笃的敲门声。我猝然警怵,心想,这么晚了,谁会夜半敲门呢?我披衣而起,循声下楼。喀笃喀笃,那清脆的敲门声,不轻不重,不徐不疾,传自门外。我蹑手蹑脚走到门前,轻启门扉,但见门外月光如水,玉宇澄碧。月光下,我定睛看得真切,一只灰毛松鼠在门口的栈桥上,正抱着一枚松果在玩耍。但因它的前肢细小,松果太大,松鼠抱不住,喀笃一声掉在桥板上。掉下了,它又去抱,抱不住,又掉下了。如此反反复复,它却乐此不疲,抱起落下,喀笃喀笃,声似敲门,扰人清梦。

  我蓦然觉得,眼前直起身子抱着松果蹒跚行走的松鼠,仿佛是个托钵化缘的僧人。想起贾岛的“僧敲月下门”,不禁莞尔。

  我住在湾区库柏蒂诺,这是一座兴旺的城市,居然发生松鼠夜半“敲门”的山情野趣,真是不可思议。但在美国生活一段日子后,我逐渐领悟,美国的家居文化与我们亚洲多数地区大异其趣。我发觉东方“天人合一”的哲学,被美国人活学活用了。

  美国人重视人和自然的和谐,他们把生活区和商业区截然切割开来。美国的中小城市,几乎没有传统观念的街道,没有所谓店铺连着店铺的十里长街,或者十里洋场。这里只有“街块”,或者“街楼”。各式商店往往集中在一块地方,或者干脆集中在一幢大楼里,亦即称作“摩”(MALL)的巨型购物商场内。这样生活区就完全摒除了商业的喧嚣和污染,而在闹市构筑起宁静整洁的世外桃源。这或者还与美国是“装在汽车上的国家”有关,他们不必把店铺开在住家楼下。以前我住在香港,几乎所有楼房底层都是商店,我曾向人炫耀:即使打着煤气,跑到楼下买油还来得及下锅。看来,这种曾经引以为傲的观念,必须彻底改弦更张了。

  在美国开车,时常会看见路旁竖着画有动物的指示牌,提醒驾车人士减速慢行,以免撞伤或惊吓动物。时常可以看见麋鹿、山鸡,甚至美洲豹之类大摇大摆地横过马路。有时还真可遇见“野鹿眠山草,山猿戏野花”的情景,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我在库柏蒂诺住久了,与那只灰毛松鼠成了好友。白天,我常看见它在窗外的松树和枫树间荡秋千,跳上蹿下,“嗖嗖”声响在半空,乌晶晶的眼珠子从树干上游下。它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有时骄傲地竖在背后,像一支旗杆。有时收起来垫在屁股下面,支立起身躯,一对细爪缩在胸前,那模样实在搞笑。有时夜里,它还来“敲门”,“喀笃、喀笃”,不知在玩什么落花野果。我把那声响当作朋友的问候,听着听着,慵慵然进入梦乡……

范文五:推敲月下“门” 投稿:王舔舕

推敲月下“门”

朱光潜先生在《咬文嚼字》中举了一个有关“推敲”的人人皆知的实例:

“韩愈在月夜里听见贾岛吟,有‘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两句,劝他把‘推’字改成‘敲’字。这段文字因缘古今传为美谈,今人要把咬文嚼字的意思说得好听一点,都说‘推敲’。古今人也都赞赏‘敲’字比‘推’字下得好。其实这不仅是文字上的分别,同时也是意境上的分别。‘推’固然显得鲁莽一点,但是它表示孤僧步月归寺,门原来是他自己掩的,于今他‘推’。他须自掩自推,足见寺里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和尚。在这冷寂的场合,他有兴致出来步月,兴尽而返,独往独来,自在无碍,他也自有一副胸襟气度。‘敲’就显得他拘礼些,也就显得寺里有人应门。他仿佛是乘月夜访友,他自己不甘寂寞,那寺里假如不是热闹场合,至少也有一些温暖的人情。比较起来,‘敲’的空气没有‘推’的那么冷寂。就上句‘鸟宿池边树’看来,‘推’似乎比‘敲’要调和些。‘推’可以无声,‘敲’就不免剥啄有声,惊起了宿鸟,打破了岑寂,也似乎平添了搅扰。所以我很怀疑韩愈的修改是否真如古今所称赞的那么妥当。”

其实关于韩愈为贾岛定夺“推”“敲”之事,清人王夫之就颇不以为然,他在《姜斋诗话》卷二十云:

“‘僧敲月下门’只是妄想揣摩,如说他人梦,纵令形容酷似,何曾毫发关心?知

然者,以其沉吟,‘推’‘敲’二字,就作他想出也。若即景会心,则或推或敲,必居其一,因景因情,自然灵妙,何劳拟议哉?”

照王夫之看来,诗人应完全尊重生活真实,推即推,敲即敲,作者应该完全尊重生活真实,大可不必沉吟踌躇。

那么面对韩愈推敲出来的“敲月下门”,朱光潜细细咀嚼出来的“推月下门”,王夫之尊重真实的或“推月下门”或“敲月下门”,这三种不同的观点,本人不自量力,想从“门”在古诗词的意韵中“推敲”一下“月下门”。

具有古典诗词知识的读者,凡是读着“夕阳”时,会自然体悟着“夕阳无限好”的温馨愉悦,及“只是近黄昏”的幽凉感伤;读着“一轮清月”,则启动着人们的幽幽乡愁,寄托着亲人的千里相思。而有着淡淡乡愁的宁静月色中,那扇“可关可启”的“门”,在中国古典诗人的笔下,常常不是敞开的,而是关闭着的,这又是古典诗词中的一个特殊的语词。

有人说:人是象征的动物,诗是人类的母语。因为人类对一个物象的原始命名本质是诗性的,那是一个万物有灵的时代。意大利学者维柯在《新科学》一书中认为原始的智慧是诗性的智慧,原始的历史是诗性的历史,原始天文是诗性的天文,在原始的充满童真异趣的眼睛里,一切无不是充满生命色彩的充满诗性的。因而,要想理解“门”的古诗情韵,还是从“门”的命名本质即它的语源来探讨。

范文六:不拘一格的微妙心思——浅析贾岛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投稿:廖咙咚

S IH EWN HANGSX  

i I — ' ■ , { 9  I

拘一不 的微妙格 思心

 ——

浅析贾 岛诗 句 “鸟池宿边 树 僧,敲 月下 门” 

广 东⑧ 中省市山中 山 纪 念学中袁 锋海 

题凝幽居》 李是贾岛代的作 ,表 其中 鸟宿“池边  ,树僧敲 月门” 更是童下可儿吟千古名的句 。那为什  么恰 是恰这句两诗 ,而其非风行他此呢?  

多如版 教 材辞书对 此问题的 处 均理 以“ 以衬 动 静” 之 

动、欢 快 、 由自 动等 态 的意义性, 如 《关》雎开篇 的

  关“关雎 鸠,在河 之洲 ” ,维 王“ 月 出的惊山 鸟 , 时 鸣 春涧 中 ,”杜甫 的 “个两黄 鹂鸣 柳翠 一 , 白鹭行 上 青  ” ……天类似 例的子 不 胜枚 举 。 贾 却在“ 鸟”岛 字后 边  用 了极具一静态 性“ 宿的” ,字这 只 鸟 就 声一 出 不 地安 静下

。来 僧” “是 对出 人家 的 称谓 , 很多文 人雅 士 

手现 , 外加炼字法妙作结之 。 但这不是是两这诗风 句 如此行唯的一解题?呢笔 者为不尽然 以, 句之中除诗了 

衬托 与 字炼之 妙, 还别 “有洞天 。” 岛贾这 在两句 诗中 真 正做到 了不 一 “拘格 ”地饰 表物 。  

往情往 与僧为雅 游谈道乐 ,因而古 诗 中 僧“”这 一形  象繁频 出现就也不足 奇为 。 僧”“字在诗 中传 的达义  不意外归 乎隐的活愿望 、生 贫达观清生的活状态、 清净  超脱的人 态度等 生,如 白居易 “的门 无闲客谒 室,有 

静全

围诗绕一个 “幽 ”展字。 无论开“ 闲居少邻 ”是 “草

 ”径 荒 园“”, 还是 “野色”“ 幽 期 都 是在 ”造营 幽“”的氛 围  

真将这正幽种 静雅致的、氛推向围致的极却颔是联

两句  。 

” 僧 《 (僧与如智话夜 )》, 李商隐的“ 阳残人西 , 崦茅屋 访孤僧

”(   青匕萝 》 ),杜牧的 清时“味有无是能, 闲爱   孤静云爱僧” (《 将赴 兴登乐游原》吴)…… 诗句中环境 的

特征 情、 感状态也 大 都 不 了离个 “ 静一 字”, 如此状 况  与 僧 人 参们禅 道悟的 宗 教生 活 一是致 的。 贾 岛 在  “僧 ”后字用“ 敲” 谓语作 ,这 就 呈 现 出一 幅 同非一 般  僧的人 月 夜访 友 图 。 这种 不 常 规 拘的意 处 理 象 式方,  

有既的对 句诗或衬 或托 字炼的理 解都 落脚在 “鸟  ” 宿 “敲僧 ” 四字之上 。 延 承 种思 这路 ,将 句 分诗 割 为 鸟 

宿”“ 僧敲“” “池 边树” “下月 门 四”个 群语, 再 以 为此 板跳

 进

一 步探 究 中其奥的 妙。  

贾岛

具别匠心将喜动

地之物以 静呈 现态 安静, 之

用象动态 展 现 “。鸟 ”在传 统意 象 中往往 承 载 着  灵

有意别味 : 飞禽 人 巢 说 ,天 色 明已 晚 ;此时 ,僧 不入 

为 之醉陶?  

力却透纸背, 过细致人通的微绘 ,描 个娇羞一可爱而又

天 真调皮 的 女 少,一个 憨厚 痴 情而又 机 幽默 的少智男 ,  

十五《 风》国 提到“中荑 ” 草的止不 《女》静 《 ,风卫 ・  

硕人

》中 有也 手“柔荑 如, 肤如脂 凝 领如蝤, 蛴 齿如瓠 ,

, 螓首蛾瓜眉”之句 , 这一而描历来被认为写美是 女的 

跃然于纸

上 给人以浓厚,的生活 息气。诗罢意有 余, 读 

心 者中 放 的是 绽爱 芬芳 ,的心 中 味 回的是 爱的 甜 。蜜

 传

写神照。据考证 , 《邶 风 实属》 《风卫 》, 么那 ,有着样同

文化背 景小的子伙 ,不是也是见知著 微, 受感到了姑娘

说到 情 爱,们便我能不不到我想们知熟诗文的曲  

赋 。让人 慨 不 感已是 的 古典文,中学 ,凡 涉 到 爱及情   题的主 如 果 不, 悲 剧是 ,也 然 必被 歪以曲 的形 式 现出, 于 

一的赤片 ,诚 至甚是 身以相许之意 ? 如此来 , 荑草一 

之美 ,便在尽言不。中  《 静女 篇》幅长不, 仅三章十 二句, 却但完而整生 

地 动述记 一了对青 年 男幽女会时 的趣 经有过 , 出写人 了

我们是看到 《了牡 丹》 亭梦中 的恋 , 爱 还《记魂》 中 魂的  追

逐; 看 到 了 风才流 流子 连 青楼 于 看,到 了 血之 肉相躯 恋 狐 鬼 神 仙;看 到 了 棒 打 鸳 , 劳鸯 燕分 。飞 上而 古 的这 

物丰富内心的世界微妙的和情感化 变。 虽墨不着多, 但 

首 恋歌却了我给们耳 目一新 的受感 。  _。。。

。。。。●_一 ● 

2 0 1

5 年第 0 1期(总第 30 8期 ) 6 31 1

 

不眠 诵 经 ,却 来 门 , 既敲与 “日 而出作, 落日息 而”

农 耕  社 会习 惯 不符 ,又与 僧 的人宗 教生 活 符不 访。 友 的时 间 、 访 的者身 份 都些 与 有众 同不, 这 僧是?谁  这些 众与 同处不 又有 什 么 托寄 追 求 呢 至? , 此诗   句之 妙 已二明三 : 了 除以动衬 静, 写 出 环 的境幽 静, 作 

岛 仅 不要 考 虑 到“ 池边 树 ”与 “月 下门 ” 象意本  

身 的 浑融 , 考 还虑 到了 者二之 间融合的。 “ 月下 门 ”  这组意 象 然虽 自身没 有 在 横 的 层 面展开 , 但 门与   池、 野塘 树形 成 了一种 横 向 排列 的关 系 。 最当 后 一层  横向 关形 成系, 、 池、树 、月 门就 成形了 体立 问 空的 

者也

在运用 “陌生

化 ” 处的 方理式 ,写 意出象的 奇 谲 ,又 隐 地隐显 出 访的者神精诉求 。 至于 诉 求内的  

容, 我 们 稍 后 再谈 。   意在象的 空 问布局 ,贾 岛亦上 是 拘不 一“格 ” 。 所  谓空的间 布局就 将 是意象 从 ( 上纵 )下 横 前 后(左 

种关 系 ,几种象意乳交水 融,天 万物协地和, 融合 

成一

唯美幅的月 下 村居 图 。时 此, 乘兴 来而, 门 未

 ,入兴 致 已 如此 门内,又是哪般光景 此?,时 主 人李 

凝先生与未 睡 、睡在 与 不在 , 不 都妨 碍 此时 的 美   好致情, 都 不 碍妨此 时 轻 松 的 心 境。面 对此此景情, 尾

  中联的“ 幽期不 负 言 ” 也 呼之就 欲出了  !

)右多 方位融合 。个“ 边树池” 这一意象 , 树中核是 心 象 , 池作为意修饰性意存象 在 ,两个象意上一一 下 , 低

处的 池 饰 上 修 的树 方 树,傍水生 ,相得 益彰 “ 。池

  不 相 负 那的幽期 约定到 底是 什 么 呢 ?这 又 不得  不 到谈敲 门 暗夜僧 来访的精 诉 神 。求 诗作 围绕 “ 幽”  字展开, 写 出 了访 者对 凝 李 幽居环 的境喜 爱 。 联  尾中“ 幽期”又 表明 了 者访的 志 心:我会 来回的。 令 人  费 的 解 贾是岛 访 给 者一个 “ 僧 ”的 身份 。 实 其 ,僧  就是 贾 岛, 岛 就 是贾那 位 敲 门僧。 这而 的 里 “僧” 是一 

边” 联合修饰

树”“ , 自然就也小 缩池了树与之 间的  

高 差 使,二 者 在 向视 野横中展 开。 样同, “ 下 门月 ”  这一

象合 组 , 月中 与也是一门一 上下, 在但这 组 意 

象 中 ,悬夜高 空月的 身 化为饰 修性象意, 映 的是衬

 月 光下的门 意,蕴深远。 两 组意 象 都从 的层纵 面  展

身种份认定 ,更 贾 岛的是一 种身期份待 现实 中。的  他 有足远湖 ,江 寄身浪沧 之 的问梦想 ,终却最徊徘 

于 浊 官污场 。 在他 眼 里 僧,能破看红尘 ,更能 从求 之   不得 的尴 尬中 解 脱。 岛贾 精的 神 诉求 就是 宽 自慰 己:  场官 不留爷 , 爷还 不跟 你 了玩, 撒丫 子走人 。   “宿鸟池 树 ,边 僧敲月下 门” ,短 短 的十 个 里凝字 聚  贾 了岛 熠熠诗 才 ,的更寄 寓 了 他的 微妙 心思  。

开, 但

有细微着的别 区,在 视 线动向上 , “ 池边树 ” 是  由下 及 ,上仰 而观 ,之而 “月 下 门 ”是则 上 而由下 ,   而察之 俯。二 者 环回往 ,复 在视觉 浑上然体 。一 那“月  下 门 ”有没 有像 “ 边池树 ”一 样,不仅 纵在的层 面 而,  在 横 且层的面 展

开 呢? 有 ,没 这 也正是 岛 贾高 明 的  。 诗歌 极 的致 , 不是论情 感 还 , 意象是 都要 做 到 浑 融 。  

(接 上第 2 页 0) 较 法, 让 生学涵泳 、 品,味 培对养语 

感 发展 表达、能 力 不 无 益裨。 笔 者 引导 生学对 以上 五  

语味言 、 培养 语 的感一条 有 途效径 也 是, 养 学培 生 审 美趣 情 、 美能审力 的 一个 重 要 方法。 前 苏 联 教 育家 

苏霍 姆 林 基斯 : “ 对语说言美 的 感敏 性, 促是 孩 使子精 

文对改 比赏 析 窥,见豹 斑 ,学同们 知 略 作家 字 锤 

炼字、句 句经营的全貌。通过 照作者比“ 怎 说” 么言语的 形

式 ,他 比们 较 “直”观地 感 知 到 美 的 语言 造 创艰  的, 辛 懂得了“ 咬 文 嚼字在 表面像 只上 斟 是酌 文 字的 分 量 在 实,际上 是就 调 整想 思情和感” (朱光 《潜咬文 嚼  字》 ) 的内 涵 , 明了绚 白烂 之 极归 于平淡 的美 学 则 原 。 

在 初感意 味、 细尝滋 味 和咂品风味 的过 中程深 刻领悟  “ 章 文不厌百 改 ” 的道理回 这。 把样语 训 言与练 维思训  

世 高 界尚 的股一巨 力 大 量。” l 1   笔 者 为 以,在 语 文 教

学  尤中其 是 文作 品的 学 教学 中坚,持 这样 语的 言品 

评 ,潜 默化 移,学生 仅 能不 学会 够读 阅与欣赏 的 方 法,  感受 言语艺术 的 力 魅 同时;也在 接受 着 的思 想情美感 

熏的 陶 何,乐而不 为 呢?  

释 注:  

[1] 苏 霍 姆林 基 著斯 ,杜 坤殿编译 . 给教师 的 议建 []M  北 京 教育:科学 版社 出, 1 8 94.  

有 机结 合 起 ,在 培来养 生 咀嚼学 泳涵能 力的同 时,  训 练 又他了 们创 新的 维 思能 。 可力 说以 较 比法不 仅是

  _ _ _ —  

—I6 4  I 20 1 年第 1 05期( 总 3 第08 期  

范文七:月亮在敲门 投稿:毛沋沌

芬芳的槐花一串串挂在窗外,像一种装饰,大月亮照着木床上的女儿和毛豆,就像照着巢中雏鸟——如此宁静的乡村春夜,总有细微的声音轻轻响起,是露珠滴落?还是槐花飘飞?毛豆耳朵竖起来像树叶,倾听片刻惊喜叫道:是月亮,月亮下来了,月亮在敲门。

  月亮在敲门,这是孩子虚构出来的童话,顺着这美丽童话一路联想下去——月亮是个胖乎乎的小男孩,他在高高的天上太孤单,敲门进来想和毛豆她们一起玩,去河滩上放风筝,或者到青草池塘里打水仗。这是春天,风软得像丝绸,河滩上细雨三星两点敲打斗笠,牧童牵牛走过,牛背上站着八哥,河滩上两条脚印像藤蔓,长长弯弯弯弯长长;月亮坐在树枝上,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抚摸他的脸蛋——我喜欢这样有月亮的乡村夜晚,喜爱毛豆这样的乡村孩子,他们从小就在月亮下青草上长大,天生就是儿童诗人童话作家,从他们嘴里无意间说出来的,往往就是寓言、童话、儿童诗。

  有许多乡村孩子天生就喜爱月亮,毛豆就是。暮春或中秋的夜晚,木窗外一轮明月近在咫尺,在城市里从来没见过这么近的月亮,仿佛喘口粗气就要把它吓跑了。月光下,毛豆对陶舒天说:我说月亮不是月亮,是烙在天上的一张饼,让天狗吃去一半了。陶舒天说:我说月亮不是月亮,是架在树枝上的鸟巢,星星是鸟儿,从四面八方往巢窝里飞。毛豆抢着说:我说月亮不是月亮,是我妈妈的脸,在窗户外面,看着我睡觉、做美梦。

  听孩子们说话像在谛听鸟语、流水、清风和美妙的音乐,如果不跟孩子贴得很近,你根本想不到这世上随时随地会有孩子们优美的诗朗诵。毛豆不懂诗,也没有人教她背唐诗,她是个纯粹的野孩子,一来到青草茂盛的河滩就甩掉鞋子赤脚疯跑,像撒欢的小猪;而陶舒天则穿着皮鞋与长统袜神情呆板。有一天,毛豆对陶舒天说:大肚子蝈蝈的家,一定是住在竹笛孔里,要不然,它的歌声会唱得那么好听?还有,花翅膀的蝴蝶,它的家一会是在水彩蜡笔盒子里,要不然,它的衣裳会彩得那么好看?有时,她也会这样问我:要是我把日历一年年往上翻,你是不是会变成孩子?要是我把燕子关在家里,春天是不是可以留住?要是用石灰刷子刷一刷,是不是可以把漆黑的夜晚刷白?她无意中说出的话让我非常惊奇,城市长大的陶舒天从来不曾这样,她迷恋S.H.E、五月天,会说标准的牛津英语,会搭配牛仔裤与布衬衫,但在自然灵性上,她远不如田野上长大的小毛豆。

  月亮在敲门——我也相信了月亮是个调皮的小男孩,他从圆窗里偷偷跳下来,萤火虫照着他走进美丽安静的村庄,他要带毛豆和陶舒天去采摘红樱桃,让小女孩们面带微笑,然后惊喜、尖叫。

  (选自《散文百家》2007年7期,略有改动)

  ●作者开篇就用一串串芬芳的槐花、夜空中的一轮大月亮营造出乡村特有的纯朴美丽的意境。

  ●“下来了”“在敲门”,在毛豆童真的世界里,月亮已经不是自然中那冷冰冰的圆盘,而是有血有肉、有灵有性的极具温暖的生命载体。

  ●叠词和顶真的使用,产生一种回环跌宕的旋律美,使我们仿佛看到了那一直绵延到河滩的尽头的两行歪歪扭扭的脚印。

  ●乡村的孩子就像一块璞玉,没有被人为地打磨、雕琢,他们保留有作为孩子最自然的纯真,最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

  ●童稚而优美的意境,很天真,却充满了奇思妙想。

  ●细节上的对比,毛豆的纯真、自在和陶舒天的循规蹈矩立现。

  ●连续三个反问,毛豆的纯真天性自然流露,让我们由衷地佩服毛豆这位天生的儿童诗人和童话作家。

  ●和城里的陶舒天相比,乡村的毛豆虽然没有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但是她却拥有城里的陶舒天所缺失的自然灵性、想象力和创造力。

  ●与首段相呼应,作者受孩子纯真天性的影响,相信月亮是个有点调皮的男孩,他带给我们惊喜。月光下、青草滩上,让我们找回了早已丢失的灵性。

  简评

  “月亮在敲门”,一个足以吸引人眼球的标题,是一篇饶有趣味的童话,还是一篇诗意烂漫的散文?看完全篇,我想到了2010年高考江西卷作文题“找回童年”。

  功利的社会、功利的思维、传统的世俗人情使我们随着时光荏苒,随着世俗浸染,把童年时期的许多应有的宝贵品质渐渐抛诸脑后。其实,何止是我们呢?巨大的升学压力使孩子们压力过大,流行文化的冲击又使孩子们盲目地想“长大”,身处童年时期却早早地丢了“童年”。在陶方宣的文字中,我们似乎能找回丢失已久的东西——“童心”。

  1.找回“童心”——与自然的亲密接触不可或缺。文中,处处都有自然诱人的身影:一串串芬芳的槐花,滴落的露珠,木窗外的一轮明月,河滩,青草池塘……正是在宁静的乡村诗意地生活,才有了充满灵性的纯真美好的毛豆。

  2.找回“童心”——找回那份天真烂漫的童真情怀。放风筝,打水仗,甩掉鞋子赤脚在河滩上疯跑……正是这种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自在生活,让毛豆成了一个“天生的儿童诗人和童话作家”。

  3.找回“童心”——找回那份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按照自己天性生活的毛豆,比生活在城市中受到各种各样教育的陶舒天多了童真童趣,多了想象力和创造力。

  《月亮在敲门》,敲开的是我们被功利浸染的日益麻木的心灵。陶方宣用大量的拟人,诗化的语言,细致入微的描写、对比,带领我们找回了久已缺失的“童心”:一颗无不洁之念、不汲汲于功名也不戚戚于富贵的纯真、纯净而纯粹的心。

范文八:楼下的敲门声 投稿:程硽硾

楼下的敲门声

终于回到家了,走到楼下,听说:“五楼好象闹鬼了,有三个人不知名的死了,就在那个曾死过人的屋。”“我听说好象死的样子还很惨。”“是不是那四个人又回来了?”

四个人?死过人的屋?难道就是我楼下的那一间—501?不会吧?为什么要在我楼下?去了大姨家一星期,回来后竟然死了三个人,太不可思议了。那间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听这里的老人们说好象死过人,之后就再没有人住,因为住进去的人不是大病一场就是莫名其妙的疯了。我们家搬进来才没多久,所以爸爸妈妈也不知内情。故此,此事也只得告一段落。

过了几天后,下班晚了些,回家已11点多了。我抄着口袋上楼,当时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点灯的也没几个了,可能事被鬼的事闹的吧。当我悠哉悠哉的回忆着上班中见到的那个美女同事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咚咚咚,咚咚咚„„这个敲门声让我不寒而栗。“哪里传来的?”我问自己,同时也观察着四周。因为现在毕竟已不早了,而且最近又经常出现死人的事情。慢慢的,我挪到了五楼。啊!声音从501传来,是从里面敲的。501不是没有人住吗?我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疯一般的冲上了楼,以最快的速度开了门并进了屋。

“昨天晚上又死了一个人,„„”我听到妈妈对爸爸说。“是不是又在501里?”我问。“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我没有回答回想着昨晚的事。真是悬啊,如果我没有及时跑回家说不定死的人就是我了吧?我早饭也没有吃就去上班了,今天没有看见那个美女同事—小琪,听说是感冒了。我于是又过了无聊的一天,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看见了小琪和三个男的在一起,我想:看她在公司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这么野,都这么晚了还和男的出去,准不干什么好事。不过今天她不是生病了吗?怎么现在看来一点病态都没有啊。别人的事还是少管吧。

这两天一直没有出什么事情,小琪第二天也和平常一样上班,只是没有以前的那种安静了,而是经常和公司里的同事闹,但有时还是可以看见她一个人发呆。今天又下班晚了些,我走到楼下突然看见一个白影飘上了楼,我想可能是错觉,但又太真实了,于是我跟了上去。等到了五楼,敲门声又开始了,仿佛比上次我听到的更急促,更可怕。当我看向501的时候,我愣住了,501的门开了。

里面黑洞洞的,冷冰冰的,虽然在六月,但里面的情形还是让我打了个寒颤。屋里好象又四双眼睛注视着我,我被吓的四肢全部僵住了,一动也动不了了。忽然我的身体仿佛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推动着向屋里走。就在我迈进501的那一瞬间,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妇女把我拉住了,并拉着我回到了楼下。“你不知道晚上那里危险吗?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当时我已被吓得什么也不知道了,整个人呆立在那里。之后她把我叫到了她的家里,给我喝了杯水,我慢慢恢复了神志,回想刚刚的事情真是可怕啊,不过那四双眼睛里有一双的感觉是这么的熟悉。“你是谁?为什么会在五楼?”她问我。我告诉了她我知道的事情,她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情都要怪我,你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们就住在那个501里,那天是我女儿小琪十八岁的生日,就是死第一个人的日子—7月7日。”我一听小琪,突然想起那四个人的眼神有一个和小琪的很象,不,应该说就是小琪发呆时的那个眼神,一点没错。但又不太可能的啊,小琪怎么会在那间屋子呢,而且小琪也是活生生的人啊。感觉应该是巧合,我继续听她说下去。“那一天她约她的三个好朋友来家里吃饭,我上街去买菜,因为图便宜就买了病猪肉。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那是病猪肉啊,如果知道我是死活不会买的啊。„„”说着她哭了起来,我帮她倒了杯水,她喝了口后继续说:“我要上班,也就没有给他们做饭,让他们中午自己做。晚上会到家还好好的,但是到了半夜小琪肚子就开始痛的很厉害,等我把她送到医院的时候

小琪已经活活的给痛死了。到后来我才知道是吃了病猪肉的原因,但一切都已经于是无补了。小琪的那三个朋友也因为这个死去了,有的是到医院没有抢救过来。我真是后悔啊,有几次都不想活了。小琪她爸爸在小琪十岁的时候因车祸死了,我一手把她拉扯大,但我又把她给害死了。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天要这么折磨我„„”此时她已经完完全全成了一个泪人了。安慰了她一会我就离开了,也没有回家,遇到这种事情谁还想回家啊,于是我就找了一网吧,在网吧里睡的。

虽然昨晚经历的事情非同寻常,但我还是要上班的,就暂且放下这件事情吧,不能让这件事情影响到工作啊。早上回家到501的时候我心里还有点打颤,九点上班去,总不能集中注意力去工作,思想不由自主的就到了昨晚的事情上去。但今天有一件事情让我挺高兴的,那就是小琪注意了我一天,不知是看出我有点事情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下班后我直接去了夏阿姨(昨晚救我的那个人)那里,她在做饭,看见我来就叫我跟她一起吃了一顿饭。她做的菜还真好吃,反正比我妈妈做的要好吃,之后的一段时间我经常上夏阿姨那里帮她做一些事情。我想可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我和小琪的关系也慢慢开始了,从没有话说到无话不谈的朋友,又从朋友到男女朋友关系,快的简直我自己有时都会想这是不是一场梦呢。小琪不喜欢吃肉,每次我们一起的时候都是我自己在吃一些肉,她只吃青菜,我想这也是因为她长的比较弱小的原因吧?501的事情也没有再发生过,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真的消失了吗?

范文九:见门敲三下 投稿:孔剫剬

“文革”时期,一群红卫兵小将闯到T市一位因病提前退休的老厂长家里,一阵打砸抢之后,便高呼口号要老厂长低头认罪。

  老厂长很不服气:“我何罪之有?解放后我的工厂通过合作化道路,变成了社会主义国营经济。我也是新中国的主人。你们凭什么揪斗我?”

  “凭什么?就凭你曾经是资本家,你剥削工人阶级,吸工人阶级的血。”

  “你们有什么根据说我剥削工人阶级?”

  “这还用什么根据吗?你如果不无偿占有工人阶级创造的剩余价值,你会成为资本家吗?”

  老厂长仍不服气:“如果说我吸工人阶级的血,就是不服;如果问我怎样成了厂长,我倒可以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解放前,我家里很穷,靠打工维持生计,是典型的无产阶级。后来,好不容易当上了“大兴棉纺厂”的会计。那时,“大兴棉纺厂”只是上海总厂的一个分厂,每到季末,我都得去上海总厂报表,汇报工作。

  那一年夏季,我又去上海报表,住在了总厂开办的旅店里。当晚,我正在灯下核对数字,忽然一阵冷风袭来,吹得我浑身发抖。这可是夏季,不该有如此冷风。我向四周观看,门窗都关着,从哪儿刮来的风呢?我正纳闷间,一位少女一下子站在我的面前。她蓬松着头发,满脸血污。我顿感周身发冷,毛发倒竖。

  这时,那少女开口了:“别害怕,我不是找你的。”

  “这屋里只,只有我一人,你,你不找我,还能找谁呢?”我结结巴巴地说。

  “我需要你帮忙,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会重重有谢。”

  “好,你讲,要我干什么?”我忙不迭口地回答。

  “其实也简单,你从现在开始,直到你见到大兴棉纺厂的柳厂长为止,只要见门敲三下,就算完成了任务。”说完她就不见了。

  我已无心再看账簿,一晚上也没有睡好觉,第二天天不亮就起床了。按照女鬼的要求我逢门就敲三下。有的屋内没人,有的打开门问我干什么,而我只管往前走,见门就敲三下,好多人误认为我是精神病患者,不值得搭理。就这样,汇报完工作,坐火车,坐汽车,坐轮船,我马不停蹄,日夜兼程赶回了T市,见到了我们大兴棉纺厂的柳厂长。

  先说明一点,解放前的T市并不显眼,那上海才算是大都市。以往,我每次去上海报表,总是逗留几天,给同事、好友捎点小礼物。这次一样,大伙见我回来了,纷纷涌到厂长办公室来找我,可还没等我开口,柳厂长却在室内发起病来。只见他双手抱着脖子,在室内来回奔跑,嘴里不停地叫喊着。大伙惊呆了,不知所措。柳厂长跑着跑着,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便一命呜呼了。

  我心里清楚,一定是那个女鬼作祟,但不敢说出口。

  半月后,忙完柳厂长的后事,我就去上海总厂汇报工作。我仍住在那家总厂开办的旅店里,仍是习惯地夜间核对账目。这时,那阴风又来了,那位女鬼,不,应该说是一位少女,又来到我的面前。不过这次,她脸已无血污,穿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看上去十分美丽。

  但我仍是心有余悸:“你怎么又来了?你交待的事,我可是全做了。”

  “是的,我很感谢你。我说过,我要重谢你。不过我得告诉你我的故事。”

  “我姓胡,是上海这家总厂厂长的独生女儿。你们T市的大兴棉纺厂的柳厂长只有小小的一点股份,柳厂长为贪我家的财产,要占我为妻,我不从,他就奸污了我,并把我杀害了,如今我的尸骨就埋在这家旅店101房间的地板下。我父因我失踪已焦头烂额,如今万念俱灰,只想找到我的尸骨。明天你告诉他我在101室内,他会重重奖你。至于其他情况就不要多说。另外,你要求住在121房间,沙发下有我送给你的礼物。”

  第二天,我按照那女鬼,不对,那少女的话如实向总厂长汇报,果然得到了五根金条的酬谢。总厂长又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就编瞎话说121房间阳光充足,想冲冲身上的阴气。胡总厂长答应了,我从沙发下找到了六根金条。

  回到T市,大兴棉纺厂柳厂长的老婆正张贴公告出卖自己的股份,要价是十一根金条。我一想,我恰好有这个数目,便买下了股份,成了大兴棉纺厂的厂长。

  老厂长讲完了,这群天也不怕、地不怕的红卫兵小将们,一个个对望着,悄悄儿地离开了。

  选自《新聊斋》2012.1

范文十:敲一下成功的门 投稿:秦氙氚

当别人都不愿去做的时候,正是你开始行动的时候。

  

  道天阿斯托尼酒店是上个世纪纽约市一家有名的酒店,有一段时间,由于经营不善被迫转让。接手这家酒店的是一个相貌不凡的年轻人。年轻人在酒店转了一圈,在走到大厅的几根圆柱旁边的时候,他的心不由地一动,他走过去,很随意地用手在上面敲了敲。

  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对于酒店开出的转让价格,年轻人并没有过多地进行讨价还价,他只提出一个要求,转让费需要分期付清,不过最长的期限是三个月。酒店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

  年轻人在掌握了酒店的控制权后,并没有急着对酒店进行各方面的改革,而是下令把酒店大厅里的那几根圆柱全部据开,然后用玻璃镶成广告箱。接下来,他四处游说,邀请纽约市的珠宝商和香水商,让他们租用这些地方做广告用。由于此处客流量非常大,广告效益明显,于是,在经过反复协商之后,他们接受了年轻人的邀请。结果,就此一项,年轻人就足足赚取了将近1000万美元,远远地高出了酒店的转让费。

  这个年轻人就是希尔顿先生,世界著名的希尔顿旅馆的创始人。

  后来,希尔顿先生道出了这件事情的奥秘:“我用手敲击那些柱子,看起来只是一个很随意的动作,但从敲击声中,我却知道了那些柱子并不起承重作用,它们都是空心的,可以充分开发利用来做广告。因此,当酒店开价时,我并没有还价,我需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个机会,攫取人生的第一桶金。”

  其实,人生的道路上有许多机会,有的机会就像一条鱼,一阵雨,转瞬即逝;而有的机会却时刻隐藏在你的身边,只要你用心去敲一下,你就可能会听到成功的回音!

  (李恒克荐自《风流一代》)

字典词典高考作文素材积累高考作文素材积累【范文精选】高考作文素材积累【专家解析】伊尔莎的资料伊尔莎的资料【范文精选】伊尔莎的资料【专家解析】购买专利技术购买专利技术【范文精选】购买专利技术【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