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州寒食诗帖_范文大全

黄州寒食诗帖

【范文精选】黄州寒食诗帖

【范文大全】黄州寒食诗帖

【专家解析】黄州寒食诗帖

【优秀范文】黄州寒食诗帖

范文一:苏轼《黄州寒食诗帖》临习心得 投稿:曹页顶

《黄州寒食诗帖》是苏轼行书的经典之作,此诗帖是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苏轼因乌台诗案遭贬到黄州,在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感叹,表达了苏轼惆怅之孤独的心情。也正是在这种心境下,东坡挥毫书写,通篇起伏跌宕,沉郁苍凉,气势奔放,达到了“心手相畅”的完美境界。它被鲜于枢称为继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稿》之后的“天下第三行书”。   我在临幕《黄州寒食诗帖》之前,对苏轼其他行书的一些笔法特征作了对比和研究。帖中所焕发出的神采使我操之难释。此帖特点有别于苏轼其他的手札,“大胆落墨、小心收拾”,“书如心画”在此得到了充分的印证。字虽不大,却写出了大气象,写出了神韵,难怪黄庭坚跋语道出:“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   明董其昌亦盛赞此帖:“……必以此为甲观。”   临《黄州寒食诗帖》,首先要了解苏轼的书学思想,只有这样,才能和苏轼达到“神交”。   苏轼是宋代“尚意”书风理论和实践的开拓者。“书初无意于佳乃佳”,“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都说明他重在写“意”,寄情于“信手”所书之点画,追求质朴、自然的书法风格。苏轼的“信手”非为随便,更不是“胡乱涂抹”,他所说的“信手”、“意造”是在对书法艺术深刻理解的基础上用传统技法去创造,并丰富和发展传统技法,而不是简单的模古,它建立在深厚的功力和丰富的学识基础之上。“退笔成冢未足珍,书读万卷始通神”,“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我则心目手俱得之矣”,这些都充分说明苏轼对于学识、学养的重视。“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献之;笔秃千管,墨磨万锭,不作张芝作索靖”,也说明他对功力的深刻认识。   广阔的胸怀,质朴、率真的人格、腹有万卷书的学识,长年累月的书写训练,是《黄州寒食帖》成为千古绝唱的重要条件,无此便不会达到“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的“尚意”境界。   其次,要了解苏轼在黄州时的处境和心境以及《黄州寒食诗帖》的整体风格。   《黄州寒食诗帖》是苏轼根据自己谪居黄州时窘迫的生活状态和当时悲凉的心境有感而发。通篇苍凉惆怅的情绪使用笔起伏跌宕,迅疾而稳健,痛快淋漓,一气呵成。苏轼将心境情感的变化,倾注于诗句及书法点画线条的变化中,或中锋,或侧锋,转换多变,浑然天成。其结字亦奇,或大或小,或疏或密,有轻有重,有宽有窄,参差错落,恣肆奇崛,变化万千,达到了“无意于佳乃佳”的高境界。   《黄州寒食诗帖》把很多对立的语言因素有机地融合为一体。瘦劲与丰腴,横势与竖势,凝重与流动,萧散与端庄等,尤其是在情感的表现上波澜起伏,诗、情、书三者融为一体,达到了书境和心境的统一,充满感染力。   再次,要了解苏轼的用笔、结体及章法的特点。   在用笔上,苏轼以腕贴桌面,以手抵案,锋毫与纸面成一定角度,用偃卧的执笔方法,如“死”、“来”、“两”等字。字形以扁平居多,丰腴饱满,多呈横势,如“秋”、“棠”、“云”等字。也大量穿插使用瘦劲细长的字形,以造成横向与竖向的对比,如“中”、“苇”、“纸”等字。单字结体疏密相间,�侧相生,字形大小参差对比悬殊,如“破灶”、“哭涂穷”等字较大,“已白”、“也”等字较小,可以体会到苏轼此时情感的动荡。每行有更多使用横向字形和纵向字形的对比,如“破灶烧湿苇那”一行,“破灶烧”为扁,“湿苇”为长,“那”为扁;“衔纸君门深”一行,“衔纸”为长,“君门深”为扁。这种劲健、厚重的用笔方法,给人一种骨撑肉、肉没骨的审美情趣,把“神、气、骨、肉、血”表现得淋漓尽致。在章法上,每一行的轴线并不是直的,而是曲的,是波动起伏的,这说明字形排列不是整齐划一的,而是处于不断的�侧变化中,如“年子病起头已白”一行,“年子”较正,“病起头”较大,并向左倾斜,“已”向右倾斜,“白”字较正。在行气上,字与字之间大部分都靠得紧密,使气氛比较压抑,同时,几处字距又有较远的情况,尤其几个长的悬针竖,使整个行气又充满着空灵的感觉。如“污燕”一行,前四字安排得较紧,后四字安排得较松,使整个行气呈现出“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的感觉。通观全文,前七行在用笔、结体上法度更加严谨一些,在整体布白上更加空灵,基本处于平和状态;中间三行稍有变化,字形偏大,笔触加重,字距紧密,此为情感发展的过渡阶段;后五行则把情感的闸门完全打开,书法的形态随着情绪的变化而跌宕错落,充满着不可遏制的激情。   我临习此帖是按照以下几个步骤进行的。   第一,从气势上临摹一遍,不求工拙,在用笔、结字、章法上先粗略地感受一下,体会此帖的特点。   第二,从用笔和字形上进行临摹,力求做到毫发不失。每个字一遍不行,就多写几遍。体会苏轼劲健的用笔,一定要慢,一定要调整好笔锋、蓄势到位后再写下一笔,体会线条的粗细变化,字形力求毕肖。   第三,从章法上临习,注意每个字的笔势和体势、几个字或整行字的前后映带,不过多追究字形和用笔是否精细,用第二步中自己对苏轼字形和用笔特征的理解去写。   第四,在基本掌握苏轼的用笔、结字和章法的前提下,进行更为细致的对照临摹学习。把原大临习和放大临习穿插进行。   最后,我认为要想把此帖写好,写出它的神韵来,还要注意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除了在学习苏轼的书写技法上多下工夫之外,应加强自身的学识修养和加强对“宋四家”其他三家书法的临习,这样能够更好地体会苏轼的书法风格。   其二,要加强对楷书的临习,尤其是对苏轼《醉翁亭记》、《表忠观碑》等楷书的临习,这样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苏轼一再强调学书要“知其本末”,“书法备于正书,溢之为行、草,未能正书而能行、草,犹未尝庄语而辄放言,无是道也”,“真生行,行生草……”这些都说明了苏轼强调楷书对行书的重要性。   其三,要把实临和意临穿插进行,把读帖、临帖和模拟性创造穿插进行。这样做能够使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东坡此帖的精髓,并提高自己的临帖能力和书法创作水平。      (作者单位 广东省中山市东区雍景园小学)

范文二:苏轼黄州寒食诗帖 投稿:顾歞歟

苏轼《黄州寒食诗帖》

《黄州寒食诗帖》,纸本,25行,共129字,是苏轼行书的代表作。这是一首遣兴的诗作,是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之叹。诗写得苍凉多情,表达了苏轼此时惆怅孤独的心情。此诗的书法也正是在这种心情和境况下,有感而出的。通篇书法起伏跌宕,光彩照人,气势奔放,而无荒率之笔。《黄州寒食诗帖》在书法史上影响很大,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也是苏轼书法作品中的上

“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乘。正如黄庭坚在此诗后所跋:

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

诗中阴霾的意象如小屋、空庖、乌衔纸、坟墓……渲染出一种沉郁、凄怆的意境。表达出了作者时运不济谪居黄州的灰暗烦闷的心境。从文中“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可以想见他窘迫的生活。这两首诗放在苏轼三千多首诗词中,并非是其上乘之作。而当作者换用另一种艺术形式——书法表达出来的时候,那淋漓多姿、意蕴丰厚的书法意象酿造出来的悲凉意境,遂使《黄州寒食诗帖》成为千古名作。

《黄州寒食诗帖》彰显动势,洋溢着起伏的情绪。诗写得苍凉惆怅,书法也正是在这种心情和境况下,有感而出的。通篇起伏跌宕,迅疾而稳健,痛快淋漓,一气呵成。苏轼将诗句心境情感的变化,寓于点画线条的变化中,或正锋,或侧锋,转换多变,顺手断联,浑然天成。其结字亦奇,或大或小,或疏或密,有轻有重,有宽有窄,参

“东坡此差错落,恣肆奇崛,变化万千。难怪黄庭坚为之折腰,叹曰:

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

”(《黄州寒食诗跋》)董其昌也有跋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

“余生平见东坡先生真迹不下三十馀卷,必以此为甲观”。语赞云:《黄州寒食诗帖》是苏轼书法作品中的上乘,在书法史上影响很大,元朝鲜于枢把它称为继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稿》之后的“天下第三行书”。

释文: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涂穷,死灰吹不起。

范文三:赏析苏轼《黄州寒食诗帖》 投稿:张冦冧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眉山人。著名文学家、书画家、词人、诗人。唐宋八大家之一,豪放派词人代表,是中国文学艺术史上罕见的全才。书法名列“苏、黄、米、蔡”北宋四大书法家之首。   《黄州寒食诗帖》是公认的苏轼行书代表作,在书法史上影响很大,与东晋王羲之《兰亭序》、唐代颜真卿《祭侄文稿》合称为“天下三大行书”,或单称《寒食帖》为“天下第三行书。”此帖是当时苏轼因宋朝最大的文字狱“乌台诗案”[1],被贬黄州后第三年的寒食节[2]作的两首五言诗。诗写得苍凉凄苦,表达了苏轼此时惆怅悲愤的心情。在这种心境下笔端涌出了这篇起伏跌宕,满蕴激愤而又气势奔放的杰出作品。苏轼曾说:“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他追求的是一种将情感随着笔墨顺其自然地宣泄流淌出来,无意为佳乃佳的境界。此卷即可为最好的写照。无怪乎连一直有心欲与东坡比高下的黄庭坚也在诗后的题跋中发出“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的感叹。董其昌也有跋语赞云:“余生平见东坡先生真迹不下三十余卷,必以此为甲观”。   一、用笔   本篇在笔画上可谓丰富多彩而瑰奇多变。或中锋、或侧锋、转换多变,信手而为,浑然天成。有些笔画看似写得很随意、很轻松,其实其中蕴含了十分高超的笔墨控制技巧,例如:第二行的“我”字第二、三、四笔的连带呼应是如此自然而顺畅,如果手腕上的动作与笔毫的翻转稍有跟不上就不能书写到位。同是这一行的“州”字,最后一笔由切笔顺下按笔之后出锋,自然而劲爽利落。第六行的“有”字,从撇画到横画中间提按牵丝粗细自然过渡,粗中见灵动,细硬而劲挺,足见东坡深厚的笔力和高超的笔毫控制能力。又如:图二第四行中之“灶”,第二点笔毫由笔尖入纸到完全铺开甚至卧倒,紧接着却又迅速地转换出细若游丝的线条,对比如此之强烈但是正字在视觉上却是平中寓险,险中又有正。此外如图二第三行的“水”字最后的捺笔,虽然很短却真可称得上一波三折,与“水”字撇画的简洁凝练形成突出的对比,最后的笔触更为飞动,直欲破纸而出。同样图二第六行的“衔”字写最后一笔时笔毫完全全收拢,提笔收腕轻轻挥出,真如微风拂柳,蜻蜓掠水般轻盈。东坡此卷虽然字不大,但是气势却十分雄强,细处细若游丝,粗则粗似柱梁,对比非常强烈。   二、结体   此卷用笔结字与东坡其他书作相比,变化更为多样和大胆。在字势上一改平时的大多为扁平之态,而是长扁结合,通篇字的正斜,欹侧,轻重等节奏感非常鲜明。图一第六行中的“有”字上下两部分错开中轴线,写得顾盼生姿灵动异常。图一第三行的“今”字,左高右低,撇画与捺笔以及点画的呼应大部分都涵括在上一笔之中,含蓄而蕴藉,极见韵致。图二第一行的“欲”字,左右两部分的咬合揖让生动盎然,简直就如两人在闪转腾挪地搏斗;图一第三行的“秋”、“雨”字,第五行的“偷”字,第六行的“殊”、“少”字,图二第一行的“江”、“入”、“来”字,第二行的“小”、“如”字,第四行的“那”字等均为左低右高的耸肩式,而字整体扁平取横势。同时穿插其间的图一第二行的“年”字,第五行的“中”字,第六行的“有”字,图二中第一行的“户”字,第四行的“苇”字,第六行的“衔纸”二字等却均为纵势。另外在字的大小上差距和对比也相当突出,小的如图一第一行的“已”字,第六行的“力”字,第八行的“已白”两字,图二第七行的“在万里也”等字,大的如图二第四行的“破灶”二字,第八行的“哭涂穷”三字,最大的字简直有最小字的十倍之多。然每个字都是珠圆玉润,恰如杜甫诗云:“大珠小珠落玉盘”。整体却是浑成一体,不可割裂,扁长交替,大小错落,左右顾盼,端是起伏跳宕,气象万千。   三、章法   从此帖整体来看,有若干处修改或者增添,可推知为作者的草稿。故在书写时极为放松和自然,但这并不代表作者没有进行精心的安排。前半部分情绪相对低沉一些,书写也相对较为缓和,后半部分越写越是情绪激越,不可遏止。体现在章法上的整体轻重变化也非常明显。“重”的如图一的第四、第五行,图二的第三、第四行以及第七、第八行的上半部分,用笔极为沉着,笔画短粗而敦实的居多。“轻”的则如图一的第一、第二行,图二的第五、第六行等。当然这里的轻重也不是绝对的,有的一行上半部分轻下半部分重,或者上半部分重下半部分轻。如图二的第六行、第七行,重的似见东坡顿笔重挫发泄心中的郁闷与不平,轻的宛如无奈与悲凉的自然流露。   释文:“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注释:   [1] 乌台诗案:宋神宗重用王安石变法,变法失利后,又在元丰年间从事改制。就在变法到改制的转折关头,御史中丞李定、舒�等人摘取苏轼《湖州谢上表》中语句和此前所作诗句,以谤讪新政的罪名逮捕了苏轼。这起文字狱案件先由监察御史告发,后在御史台狱受审。御史台自汉代以来即别称“乌台”,所以此案称为“乌台诗案”。   [2] 寒食节:寒食节亦称“禁烟节”、“冷节”,清明节前一二日。寒食节时,禁烟火,只吃冷食。后逐渐发展增加了祭扫、踏青、蹴鞠等风俗。   释文:“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释文:“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它日东坡或见此书,应笑我于无佛处称尊也”。■

范文四:苏轼黄州寒食帖 投稿:林胷胸

寒食诗帖

关于苏轼,俺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说........ 关于他的诗词他的文章他的字他的画他的生平自是不必多言。世人只知道右军《兰亭集序》,试问几人知道东坡先生绝世倾情之作黄州寒食诗墨

迹...... 每每读之而使人慨然泫然怆然凄然

......

元丰三年(1080)二月,苏轼四十五岁,因宋朝最大的文字狱“乌台诗案”受新党排斥,贬谪黄州(今湖北黄冈)团练副使,在精神上感到寂寞,郁郁不得志,生活上穷愁潦倒,第三年四月,也就是宋神宗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作此两首寒食诗,书写此卷的时间大约在翌年,或元丰七年离开黄州以后。元符三年(1100)是卷收藏者蜀州张氏取之

邀黄庭坚观赏,并书一则题跋,与原迹可谓互为辉映。

《寒食帖》是苏轼行书的代表作。这是一首遣兴的诗作,是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之叹。诗写得苍凉多情,表达了苏轼此时惆怅孤独的心情。此诗的书法也正是在这种心情和境况下,有感而出的。通篇书法起伏跌宕,光彩照人,气势奔放,而无荒率之笔。《黄州寒食诗帖》在书法史上影响很大,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

,也是苏轼书法作

品中的上乘。 想要知道苏轼无需赘言,尽可从东坡志林,东坡题跋,苏东坡传(林语堂著)

诸书中去了解他山高水长的一切.....!

寒食雨

----苏东坡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

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

卧闻海棠花,泥污胭脂雪。

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

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

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

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

也拟哭涂穷,死灰吹不起。

右黄州寒食二首

曾经有人这样写道:

有这一纸就足以不朽。

在黄州

在寒食节里

在九百年前的凄风苦雨中......

范文五:苏轼《黄州寒食帖》 投稿:田椷椸

《黄州寒食帖》

《黄州寒食帖》 系三大行书书法帖之一, 北宋文学家、 书画家苏轼手迹。 纸本, 25 行,共 129 字,是苏轼行书的代表作。原属圆明园收藏,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 院。 这是一首遣兴的诗作,是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之叹。诗 写得苍凉多情,表达了苏轼此时惆怅孤独的心情。此诗的书法也正是在这种心情 和境况下,有感而出的。通篇书法起伏跌宕,光彩照人,气势奔放,而无荒率之 笔。《黄州寒食诗帖》在书法史上影响很大,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也是苏 轼书法作品中的上乘。正如黄庭坚在此诗后所跋:“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 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 历代鉴赏家均对《寒食帖》推崇备至,称道这是一篇旷世神品。南宋初年, 张浩的侄孙张演在诗稿后另纸题跋中说: “老仙(指苏轼)文笔高妙,灿若霄汉、 云霞之丽,山各(指黄庭坚)又发扬蹈历之,可谓绝代之珍矣”。自此,《黄州 寒食二首》诗稿被称之为“帖”。明代大书画家董其昌则在帖后题曰:“余生平 见东坡先生真迹不下三十余卷,必以此为甲观”。清代将《寒食帖》收回内府, 并列入《三希堂帖》。乾隆十三年(1748 年)四月初八日,乾隆帝亲自题跋于帖 后“东坡书豪宕秀逸,为颜、杨后一人。此卷乃谪黄州日所书,后有山谷跋,倾 倒至极,所谓无意于佳乃佳……”为彰往事,又特书“雪堂余韵”四字于卷首。 因为有诸家的称赏赞誉,世人遂将《寒食帖》与东晋王羲之《兰亭序》、唐 代颜真卿《祭侄稿》合称为“天下三大行书”,或单称《寒食帖》为“天下第三 行书。”还有人将“天下三大行书”作对比说:《兰亭序》是雅士超人的风格, 《祭侄帖》是至哲贤达的风格,《寒食帖》是学士才子的风格。它们先后媲美, 各领风骚,可以称得上是中国书法史上行书的三块里程碑。

范文六:《黄州寒食帖》浅析 投稿:袁嘕嘖

才 

《 黄州寒食帖》浅析 

瓮 晓璐 武警警官学院 

摘 要 :苏轼因为乌台诗案而被贬黄州 , 经历了他人生中的重大转折 , 清苦的生活加之宁静的环境 ,令他对过往的  人 生进 行 了深入 思考 , 在 黄州 期 间 ,他 的 文学才 华得 以最 大 限度的 展示 ,创作 了大量诗 词 ,其 中 以 《 黄州寒 食诗 》 二首  为 代表 ,苏轼 将 黄州 寒食 诗 写 成 了书法 作 品 ,即著 名 的  黄州 寒 食 帖   ,展现 了作者 深 厚 的书 法功 力 ,得 到后 世 书法  家 和 收藏 家 的高 度评 价 。本 文试 从 “ 黄 州寒 食 帖  的创 作 背景 ,笔法 以及 该贴 反 映 的文 化精 神进 行 分析 ,以求 展现 一 

位 更加 多面 、立体 的 苏东坡 。  

关键 词 : 苏轼 ; 《 黄 州寒 食 帖》 ;文化 精神 

“ 自我 来黄 州 , 已过三寒 食 ,年年 欲惜 春 ,春 去不容  惜 。今 年又 苦雨 ,两 月秋 萧瑟 。卧 闻海 棠花 ,泥 污燕 支雪 。   暗 中 偷 负 去 ,夜 半 真有 力 。何殊 病 少 年 ,病 起 头 已 自 。   春 江欲 入户 ,雨势来 不 已 。小屋 如渔 舟 ,蒙蒙 水云 里 。空  庖 煮寒 菜 ,破灶 烧湿 苇 。那 知是 寒食 ,但 见乌衔 纸 。君 门  深 九重 ,坟 墓在 万里 。 也拟哭途 穷 ,死 灰吹 不起 。 ”   东坡 文情尽 在 二赋 :而在 书法 , 《 寒食 帖 》占尽 风流 。   《 黄 州寒食 诗 》 二首是 大文 豪苏 东坡 被贬黄 州 第三 年  寒食 节写 下 的两首五 言 诗 , 诗文 苍劲恢 弘 , 笔 调低 沉长 叹 。   就着 苍凉 月色 ,东 坡挥 毫泼 墨 ,将二 诗 写成 旷世书 法 , 即   著名 的 《 黄州 寒食 帖 》,被后 世誉 为 “ 天 下第三 大行 书 ”。   所 幸 ,该 书法 作 品辗转 至今 其真 迹仍 完整 保存 于 台北故 宫  博物 院 ,不能 不说 是书法 界 一大 幸事 。  

《 黄州寒食帖 》的创作背景 

宋神 宗 元丰三 年 ( 1 0 8 0 年) , 由于 受文字 狱“ 乌台 诗案 ”   的影 响 , 苏轼 被贬 湖北 黄州 , 在黄 州历 时 四年 多 的时 间里 ,   苏轼 创作 了大量 诗文 ,是其 文 学创作 的一个 高峰 。 由于孤  寂无 聊 ,再 加上经 济 上陷 入窘境 ,苏轼 在黄 州期 间最 初 寄  居禅 院,广 交高 僧 ,深研 佛法 。其 独树 一帜 的哲 学思 想 也  是在 这 一时 期形 成 了较为 成熟 的体 系 。政治 失意 ,贬 官黄  州 ,苏轼 身 上体 现 的是进 取 与退 隐的矛 盾 ,既发 出 “ 小舟  从 此逝 ,江 海寄 余生 ”的无奈 感 叹,又 时时 不能 忘怀 自己  的理想 和抱 负 。恶劣 的生 活环 境 再加 上郁 闷的 心情 ,寒食  节 这个 凄凉 的夜 ,恰

如 一根 导火 索令 苏轼 终于有 机会 将 郁  积 在心 里 的情绪 爆发 出来 。在 黄州 的 生活 ,苏轼 曾经 在 其  三、 《 黄州寒食帖》的精神价值  它 诗文 里做 过 比喻 :生命 就 像磨 盘上 的蚂 蚁 ,又好像 漂 浮  北宋 书法 四大 家 “ 苏 、黄、米 、 蔡 ”, 以苏 轼为 首 ,   足 以见得 其书法 功力 之 深厚 。 “ 吾书臆 造本 无法 ,天 真烂  在 风 中的羽 毛 ,飘零 荡漾 ,就像 鸟 儿没 有栖 息的枝 头 。   漫是 吾师 ”苏轼 对 书法 的心 得 。字如 其人 ,苏轼 的一 生大  二、 《 黄 州寒食帖》的诗文 及笔 法分析  第一 首小 诗开 篇 “ 自我 来黄 州 ”至 “ 春去 不容 惜 ”四  起大 落 ,少年 成名 、青 年得 志 ,后来 却几经 贬谪 ,贬 谪地  句 ,作者 开 门见 山直指 年华 付水 流 ,对时 光 的眷恋 跃然 于  越来 越偏 远 ,苏轼 曾在 《 自题金 山画 像 》一诗 中 自嘲 “ 问  纸 上 。就 书法 来说 ,字 体偏 小 ,行 间距均 匀 ,写法 中规 中  汝平 生功 业 ,黄州 、 惠州 、儋州 。 ”贬 谪生 涯使 苏轼 更深    矩 , 可看 出作 者情 绪稳 定 ,似乎 只是 平常 的赋 诗 一首 。接  刻 的理解 了社 会和 人生 ,贬 谪 的确是 苏轼 的不幸 ,然而 ,   下来 “ 今 年 又苦 雨 ” 至“ 病起 头 己 白” 几旬 , 情 感变 化 明显 ,   逆境 也造 就 了苏轼 的 才情 。后世 文人 在遭 遇 了坎坷 之后 , 在萧 瑟 的春夜 ,绵绵细 雨 不绝 ,到 处泥泞 一 片 ,无心 外 出   都 愿意 回头 看一 眼东 坡居 士 ,愿 意想 象 一下黄 州那 个凄 风  访友 。 自 己拖 着病 体 ,屋 外海 棠花 的幽 香不 时飘 入 ,作者  苦 雨 的夜晚 。苏 轼 的高 明之处 在于 ,他 不 以外物为 尺度 ,   触景 生情 ,愈 发 悲伤 ,时 光荏 苒 ,仿 佛 一夜 之 间就可 以催  在 人生 困窘 之 际,不 去苛 求社会 准 则 的认 同,而 是坚 守心  人 白头 。这几 句就 书法 来 说 ,墨色 明显加 重 ,字 体也 明显  灵 绿洲 ,一 箪食 ,一 瓢饮 ,在 陋室 又如 何 ?照样可 以成 就  变大 ,用 笔凝 重 老练 ,不 再那 样 中规 中矩 ,信笔 游缰 ,甚  千 古 行书佳 作 。无论 在人 生境 界 上还是 文学 书法创 作 上 ,   至 “ 何殊 病 少年 ”一 句 中的 “ 病 ”字开 始被 遗漏 。与前三  苏轼都 成 为后人 的典范 。北 师大 文学 院康震 教授 形容 他为  “ 全 能的 文化 巨人 ,潇洒 的真心 英雄 ”。 当代著 名文 学家  行 的严 整规矩 相 比 ,这 四行开 始 向苏轼 特有 的笔 法转 变 ,   即“ 横 向取 势 ,扁平 为主 ”。但 当我们 细看 其 中每 一个字 ,

  余 秋 雨先 生形 容苏轼 为 :  “ 中 国古代最 高贵 、最 亲和 ,最  都不 可小 觑作 者 的书法 功力 。   有 魅 力的 文人 。 ”   第 二首 小诗 从 “ 春江 欲入 户 ”到 “ 破灶 烧湿 苇 ”一句 ,   用 更加 凄凉 的笔 调描 写 了 当 日的场 景 。春 雨没 有停 止 的迹  作者 简介 :瓮晓璐 ( 1 9 8 5 一 ),法学硕士,现为武警  象 ,积 水蔓 延 ,好像 马上 就要 淹 没这 间可 以安 生立 命 的小  警 官学 院人文 社科 系 历史 学教研 室助教 。   ・4 6・   北 方文学杂 志欢迎投稿 : b f wx b j b @1 6 3 .  ̄ o m 

屋 ,小 屋像 一 只无力 的渔 舟 ,随风 飘零 。厨房 的破 灶空 荡  荡 的 ,只能 煮一 些野 菜 。没有 家人 的陪伴 ,没 有朋 友 的欢  聚 , 曾经高 居风 翔 的苏 学士可 以说 困窘 到 了极 点。他将 这  样 凄苦 的情 绪全 部付 诸 于笔端 ,这 六句 蘸墨 愈浓 ,字体 陡  然 变大 ,笔 势苍 劲雄 力 ,纵观 整个 书帖 ,都 非常 显著 ,尤  其 “ 破 灶 ”二字 异 常突 出。苏 轼似 乎用 足 了笔力 ,生活 的  困顿 ,政治 的失 意 ,人生 的迷 茫一 下子 尽涌 心头 ,这 一刻  恨不 能将 心 中苦闷 刻在 纸上 。最 后几句 “ 那 知 是寒食 ” 到  “ 死 灰 吹不起 ” 。书法 越发 态肆 挥洒 ,特别 是 “ 哭途 穷 ”   这三 个字 ,字 形猛 然放 大 ,突兀地 出现 在读 者 眼前 ,产生  了令 心惊胆 战 的视 觉冲击 力 。最 后一句 “ 死 灰吹不 起 ”,   作者 笔锋 一收 ,戛 然而 止 。在手稿 的结尾甚 至 没有落 上 自   己的名款 ,仅 “ 右黄 州 寒食 二首 ”便草 草结束 。   书法 “ 尚意 ” ,诗 人借 诗词 、文 章为 手段 , 以抒发 率  真性 情 。所 谓 “ 穷变态 于毫 端 ,合情 调于 纸上 ” ,书法 的  最 高境 界就 是人 书合 一 ,书 者 己经完 全忘 记创 作这 回事 ,   只是 将 当时 的情 绪 以写字这 种手 段 最极致 的表 达 出来 。难  怪 后世 无数 热爱 书法 之人 ,酷 爱此 帖 ,写跋盖 印 。如 明代  的董其 昌 、韩逢 禧 、韩世 能父 子 ,清代 的纳兰 性德 都收 藏  过 此帖 。尤 值得 一提 的是 ,乾 隆皇 帝晚 年酷 爱钻研 《 黄卅 I   寒 食帖 》 ,并在 上面 盖 了许 多印章 。历 史上 书法名 帖真 迹  留存 不 少 ,  《 黄 州寒 食 帖》 以东坡 居士 的率性 表达 为特 色  独 树一 帜 ,正如 苏轼 本 人说 的那样 : “ 吾书 虽不 甚佳 ,然  自出新 意不 践古 人 ,是一 快也 。 ”  

范文七:论苏轼_黄州寒食诗帖_的艺术风格 投稿:石伦伧

XINWEN

AIHAOZHE

2008·12(下半月)

论苏轼《黄州寒食诗帖》的艺术风

□袁剑侠

《 黄 州 寒 食 诗 帖 》, 墨 迹 素 笺 本 , 纵

33.5 厘 米, 横 118 厘 米 , 行 书 ,17

行 ,129

字 , 现 藏 “台 北 故 宫 博 物 院 ”,是 苏 轼 的 行

书代表作。 此帖以手卷形式写于宋神宗元

丰五年(公元

1082 年, 作 者 被 贬 黄 州 第 3

年寒食节), 无款及年月。 诗句为五言二 首 :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 年年欲惜 春 ,春 去 不 容 惜 。 雨 ,两 月 秋 萧 瑟 。 泥污燕支雪。

去 ,夜 半 真 有 力 。 年 ,病 起 头 已 白 。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小屋如渔 舟 ,濛 濛 水 云 里 。 菜 ,破 灶 烧 湿 苇 。 但见乌衔纸。

重 ,坟 墓 在 万 里 。 穷 ,死 灰 吹 不 起 。

《黄州寒食诗帖》作为诗 ,它是诗人当 下 真 情 的 流 露 ;化 而 为 帖 ,也 成 为 了 世 代

楷模。 苏轼一生仕途坎坷, 屡遭贬谪,困 顿 、失意、郁闷、彷徨。 但他将自己“胸中盘 郁 ”(米芾 《画史》:“子瞻作枯木,枝干虬屈

无端。 石皴硬 ,亦怪怪奇奇无端,如其胸中

苏轼画像

对后世赵孟頫、董其昌等文化领袖的文人

书 画 理 论 ; 对 后 世 以 “ 赤 壁 ”为 题 的 绘 画

(如金人武元直《赤壁图 》、元代吴镇《赤壁 图 》);对 以 “ 赤 壁 ”为 题 的 书 法 (如 元 代 赵 孟 頫 行 书 后 赤 壁 二

赋 》、明 代 文 徵 明 《书 赤 壁 赋 》、文 徵 明 《书

后 赤 壁 赋. 顾 大 典 画 册》、明 代 董 其 昌 《 书

前后赤壁赋》、明代张瑞图《书后赤壁赋》、 清 代 张 照 《临 苏 轼 赤 壁 赋 》、清 代 沈 初 《临

苏轼赤壁赋》、民国高逸鸿《书赤壁赋》)等 都发生了深远影响。

从 艺 术 创 作 状 态 与 风 格 视 角 而 言 ,

《 赤 壁 二 赋 》、 《书 前

今 年 又 苦 卧闻海棠花,暗中偷负 何 殊 病 少

144

《黄州寒食诗帖》有感而发,苍凉惆怅,诗 、 书俱出自然。 单从书写上看 ,通篇起伏跌

宕 ,迅 疾 稳 健, 痛 快 淋 漓 ,一 气 呵 成 ;苏 轼

将诗句心境情感的变化,寓于点画线条的

变 化 中 ,或 正 锋、 或 侧 锋 ,转 换 多 变 ,笔 断

意 连 ,率 意 而 为, 浑 然 天 成 ;其 结 字 亦 奇 ,

变 化 极 为 丰 富 ;其 章 法 亦 因 形 就 势 ,率 意

而 成 ,时 而 旁 增 其 文 字 脱 漏 ,间 或 又 行 间

增 字 ,徒 增 逸 趣, 其 心 意 所 至, 一 片 烂 漫 ,

与现今书画家为参加展览的矫情创作、装 腔作势可谓大异其趣。 黄庭坚在其《黄州 寒 食 诗 跋 》 李 太

白 ,犹恐太白有未到处。 此书兼颜鲁公、杨 少师、李西台笔意。 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 及此。 ”这正是真正书画独创家解衣磐礴 、

中 感 叹 说 :“东 坡 此 诗 似

空 庖 煮 寒 那知是寒食,君门深九 也 拟 哭 途

盘郁也 。 ”书画一理,其书已当如是观)发

愤而为艺术创作。

他的《黄州寒食诗帖 》、

《前后赤壁赋》等诗文书画艺术作品,对其 后 崇 尚 意 趣 的 文 人 书 画 风 格 奠 定 了 理 论

与实践基础, 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 ,如

元 代 鲜 于 枢 则 把 《黄 州 寒 食 诗 帖 》称 为

超然物外的真性情自然流露的典型体现 。 继

王羲之 《兰亭序》、颜真卿《祭侄稿 》之后的 “天下第三行书”。 对此董其昌亦有跋赞 , 与率真性情, 即是不同于古人之“尚意”书 法 ,如苏轼自谦“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心 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其技虽未尽道却 他 说 :“余 生 平 见 东 坡 先 生 真 迹 不 下 三 能独出胸臆,可谓知“道”了,他对玄奥艺理

余卷,必以此为甲观。 ”

要透彻理解《黄州寒食诗帖》的精神内 蕴, 宜知创作者的艺术历史语境及其时代 的深层艺术趣味。 众所周知,以苏轼为代表 的宋人书法,主张和强调了率尔天真、逸笔 草草, 追求以文章才学为根基的个体心性 的自然流露, 这就从根本上突破了有唐以 降书法追求外在严谨法度的审美趣味,

将心灵、 性情、 文化素养等内在的性情要 素推到至高无上的位置, 传达其胸中郁结

的深刻领悟来源于他追求内在自由境界的 佛道学养与他的高深的艺术创作实践,“尚 意 ” 是他理论与实践的心领神会的结晶 , 《黄州寒食诗帖》即是时代审美趣味的理论 与实践的一个典范。

“寒食”二字也许正是我们洞悉其深层 文化心理与思维方式的关键——寒食对于 苏轼, 颇如麦城之于关羽 , 都是人生的窘 境, 日暮途穷, 困厄之至。 据《辞源》、《辞 海》“寒食节”释义:春秋时介之推历经磨难 辅佐晋公子重耳复国, 论功行赏时却忘记 了介之推,介之推悄然隐居介休绵山。 后重 耳悔悟, 请他下山, 不从, 重耳不得已烧 山逼他出来, 介之推母子抗志焚身。 晋文 公 为 悼 念 他 的 义 举 , 下 令 在 介 之 推 忌 日

(后为冬至后一百五日)禁火三日吃冷饭以 寄哀思,“寒食”由此而来。

公元 1082 年,苏轼适值寒食 ,心境低

落 。 放眼望去,偌大的黄州城家家柴灭灶

冷 ,一片萧瑟,与往日炊烟袅袅、充满生活 气息的黄州城迥异,苏轼本就处于人生低 谷 , 政治与生活双双陷于失意、

困顿,而

“寒食”的清冷之境恰如一根导火索,使贬

谪 以 来 长 期 郁 积 在 心 中 的 痛 苦 感 受 不 可

抑制地爆发了出来:“今年又苦雨,两月秋 萧 瑟 ”,积 年 苦 雨 ,暖 春 似 秋 ,更 加 病 后 初

愈 ,心境不好,凄凉之感顿生。 《黄州寒食 诗帖》诚其此时心境写照也——年年欲惜 春去矣 ,黄金年华付水流。 此诗帖一气呵 成 ,一 改 他 往 日 严 谨 节 制 的 面 貌 ,充 满 了

不可遏制的激情, 浑然天成 。 “卧闻海棠 花 ”,苏 轼 以 物 喻 人 ,以 海 棠 之 贵 、幽 谷 佳

人感叹自身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不幸命 运 。 “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则是说海 棠花被造物主暗中负去 ,实谓海棠花在自 然力的作用下的自然凋谢。 海棠花开花落 乃自然之规律, 是人力所不能干预的,人 的荣辱沉浮也是由自然造化所主宰,是命

XINWEN

AIHAOZHE

2008·12(下半月)

格。 观其结字,取势欹侧,这与他独特的执 笔方法密不可分,正如他的好友陈师道在

《谈 丛 》中 所 说:“ 苏、 黄 两 公 皆 善 书, 皆 不

运 , 非 人 力 所 能 及, 既 如 此 , 不 如

随 遇 而

安、乐天知命而“与大化同流”。

然而居住

手转腕。 而东坡以手抵案,使腕不动为法, 此其异也。 ”此种以侧为主的执笔方法与 今人执钢笔之法颇为相似,很难真正中锋 用笔。 一般来说,偃卧用笔易出现败笔 ,而 苏轼却能扬长避短, 形成了独特的风格: 其一,手贴桌面,下笔坚实有力,按的动作 多,点画较丰厚。 其二,腕不动而指运 ,易 于横向运动而不利于竖向运动,则字呈扁

状 ,而 运 指 的 习 惯 方 向 是 偏 右 上 角, 故 字 呈欹侧之势。 而 《黄州寒食诗帖 》正是有此

种 执 笔 方 法 之 长 而 无 其 短, 突 破 了“ 石 压 虾 蟆” 的 扁 字 体 , 字 体 或 大 或 小 , 或 疏 或 密 ,有 轻 有 重,有 宽 有 窄 , 参 差 错 落, 恣 肆

的 小 屋 已 不 能 抵 御 淫 雨 长 时 间 的 侵 袭 , 能悬手。 逸少非好鹅,效其宛颈尔,正谓悬 “小屋如渔舟,濛濛水云里”。 面对这 “空庖 寒菜”、“破灶湿苇 ”,他不由自主地怀念往 日的舒适生活,“浮华豪习尽去,非昔日子 瞻也”。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道出内 心痛苦的真正根源,

向君王尽忠无门,向

祖先坟墓祭扫尽孝又不能,深藏在心底的 儒家价值观始终挥之不去,使苏轼对人生 的意义感到迷惘。 看着乌鸦啄着墓地上的 冥纸,心情比穷途而哭的阮籍更加凄凉绝 望,已经是 “死灰吹不起”了 。

在这里我们

看 到 的 不 是 人 们 所 熟 悉 的 飘 飘 然 洒 脱 狂 放 的 “ 坡 仙 ”, 而 是 在 出 仕 与 入 仕 间 痛 苦 挣 扎 的 苏 轼—— 游 乎 物 外 , 只 不 过 是 一 种 可 望 而 不 可 及 的 美 好 憧

憬而已 。 人性是复杂的,苏轼不总是那样 的旷达与超脱,诗歌的抒情性可以使情感 趋向极端化,这种凄苦绝望的情绪又是苏 轼人格的又一向度。 这样进退两难的困境 促使他质疑和追寻生命的价值,而极端化 的消极情绪却成就了他崇高的艺术,生命 的痛苦 、愤懑、郁结和意趣,却正通过艺术

苏轼《黄州寒食诗贴》

奇 崛, 变 化 万 千 , 一 任 笔 力 所 至 , 清 雄 豪

放 , 沉 着 痛 快 ,自 然 成 妍 , 具 有 超 逸 的 韵

味。 观其章法,动势彰显,洋溢着起伏的情 绪。 写前七行时,书家的情绪还较平和 ,乃 因苏轼劝慰自己安顺立命,

与大化同流,

是以书写中规中矩,结字以扁平为主。 着情感逐渐突破理性的束缚,字形出现正 斜交替变化,用笔无拘无束 ,率意奔放。 生 活的困顿,政治的失意,人生价值的迷惘, 千头万绪一起涌上心头。 书到后面越发恣 肆挥洒。 “哭途穷”这三字真正道出了他此

时 充 满 矛 盾 的 心 境, 真 情 所 露, 是 以 字 形 猛 然 放 大 , 激

烈。 伴着“死灰吹不起”的心境 ,苏轼在手 稿的结尾,仅写下了“右黄州寒食二首”便

结 束 了 ——这 在 苏 轼 的 传 世 作 品 中 绝 无 仅有,恰如一首悲怆的乐章,意尽曲止 ,余 韵悠悠。

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艺术向精神家园 “归去来”的乡愁冲动,从现代心理学的角 度看即带有“精神病 ”的质素,可以说它即

是 一 种 被 文 人 忧 患 意 识 扭 曲 了 的 人 格 和 畸变心态。 文人画创作心理学中包含着一

使 我 们 可 以 直 视 他 情 绪 的

的渠道于有意无意间宣泄与释放出来。

《黄州寒食诗帖》 炉火纯青。

的书法语言可谓是

其笔画以浓墨大笔为主,一反

北宋以降多以瘦劲为主的风格。 唐杜甫说 过“书贵瘦硬方通神”,这说明当时的人们 是非常推崇瘦硬书体的,到了宋徽宗赵佶 时更是把瘦硬书体发挥到了极致,而苏轼

却 针 锋 相 对 地 提 出 自 己 的 艺 术 观 点 :“ 杜

陵评书贵瘦硬,此语未公吾不凭。

短长肥

瘦各有态,玉环飞燕谁敢憎。 ”我们从苏轼 一生的书迹来判断,

他早年追摹晋人,笔

画 也 细 致 流 畅, 中 年 遍 参 唐 人 笔 法, 执 笔

甚为有力,用墨也较丰,点画肥厚 。

而 《黄

州 寒 食 诗 帖》 正 是 苏 轼 中 年 所 书, 故 点 画

丰 满 肥 厚 , 的 风

充 分 体 现 了 这 一 时 期 他

种很典型的精神病学。 苏轼的表兄、亦师 亦友、善寓道于墨竹的文同称此自觉意识 为“病”。 他在《东坡题跋》卷五中说:“彼方

编校:郑 艳

以为病而吾又利其病, 是吾亦病也。 ”此 “病”亦作“颠 ”、“迂”、“痴”等 。 如清盛大士 《溪 山 卧 游 录》云 :“米 之 颠 , 倪 之 迂, 黄 之

痴,此画家之真性情也 ……故颠且迂且痴 者,其性情与画最近。 ”苏轼既承认“吾亦 病” 正可表明苏轼枯木怪石画的境界 ,盖 与文同墨竹无异。 表明了画家在特定时代 特定处境中的个性病态心理。 的 淤 积

是一种致病过程,淤积心头的能量必须释 放出去, 才能使冲突的内心达到平衡 、舒 畅。 苏轼宦海失意浮沉,使他奉儒家而出 入佛老,谈世事而颇作玄思 。 他充满了对

社 会 人 生 的 退 避 , 对 精 神 还 乡

145

乡愁、孤独

感 、失 落 感 、忧 患 意 识 等 心 理 能 量

的渴望。

然 而 , 现 实

与理想总有着极 难化解的矛盾冲 突。 文人注重远 弃红尘, 回归精 神家园, 但其精 神却身在尘世的 现 实 与 无 奈 之 中, 永远放逐着

自己生命的不可承受之轻——肉身并做毕 生的流亡与现实的灵魂短暂的栖居。 都会面临进退两难的现实困境,

面对

这种冲突,每个人都不可能一生一帆风顺,

而每个人

解决问题的对策却各不相同, 甚至同一个 人在不同时期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会前后迥 异, 人生不同时期所遭遇的不同矛盾冲突 与现实困境的复杂性必然会影响到思维方 式的复杂变化, 而复杂的人生遭际却使豪 放超迈的苏轼不但没被苦恸压倒,

反而催

生了其作为艺术家的自我意识、创新意识、 历史意识与超越意识, 造就了艺术家的孤 独体验和鲜明个性。

行书的最高境界正体现于随意、无意 之下意识的书写,绝不同于为了名利的矫 情伪作。 《黄州寒食诗帖 》正是在 “无意”之 中创作的,正如苏轼自己所说:“口必至于 忘声而后能言,手必至于忘笔而后能书。 ” 可 见 ,苏 轼 强 调 的 是 气 度 的 忘 我、 意 趣 的

自 由 而 非 技 法、 风 格 的 刻 意 做 作, 如 其 所

言“文以达吾心,画以适吾意”,“能文而不 求举,善画而不求售”。 艺术,只有摆脱了 名利的束缚才臻至境。

(作 者 单 位 : 河 南 工 业 大 学 设 计 艺 术 学院)

范文八:书无意于佳乃佳尔_苏轼_黄州寒食诗帖_鉴赏 投稿:邓竂竃

元 丰 二 年( 1079) 八 月 , 苏 东 坡 因“ 乌 台 诗

案 ”被 捕 入 狱 。 同 年 十 二 月 被 释 放 , 黄 州

团 练 副 使 。 元 丰 五 年 寒 食 时 节 , 阴 雨 绵 绵 。 谪 居 黄 州 的 苏 东 坡 因 生 活 困 顿 , 茫 ,

心 情

苏 东 坡 想 起 当

前 景 渺

贬 为

文化广场

书无意于佳乃佳尔

——苏轼《黄州寒食诗帖》鉴赏

□张 国 宏

眉 州 青 神 县 ,

请 黄 庭 坚 为 此 墨 迹 题 跋 。 黄 庭 坚

屋 如 雨

非 常 沉 重 。 由 寒 食 节 的 来 历 , 年

晋 文 公 欲 起 用 介 子 推 而 误 把 他 烧 死 , 联 想

进 而

到 自 己 无 端 受 到 猜 忌 打 击 , 地 步 。

面 对 此 情 此 景 , 凝 情 于 诗 ,

沦 落 到 如 此

心 潮 难 平 。 于 是 他

遣 之 毫 端 , 写 下 了 反 映 自 己 惨 淡 孤 寂 、凄 凉 苦

闷 心 境 的 五 言 古 诗《寒 食》二 首 :

其 一 : 自 我 来 黄 州 , 已 过 三 寒 食 。年 年 欲 惜 春, 春 去 不 容 惜 。今 年 又 苦 雨 , 两 月 秋 萧 瑟 。卧 闻 海 棠 花 , 泥 污 燕 支 雪 。暗 中 偷 负 去, 夜 半 真 有 力 。何 殊 病 少 年 , 病 起 头 已 白 。

其 二 : 春 江 欲 入 户 , 雨 势 来 不 已 。小

见 到 东 坡 墨 迹 后 , 兴 奋 不 已 , 欣 然 题 跋 :“ 东 坡 沛 之 悲 , 家 国 不 宁 之 怆 , 字 字 饱 含 深 情 , 令 历 代 此 诗 似 李 太 白 , 犹 恐 太 白 有 未 到 处 。 此 书 兼 颜 鲁 公 、杨 少 师 、李 西 台 笔 意 。 试 使 东 坡 复 为 之 , 未 必 及 此 。 它 日 东 坡 或 见 此 书 , 应 笑 我 于 无 佛 处 称 尊 也 。”苏 东 坡 此 诗 诗 意 萧 瑟 、苍 凉 而 不 颓 丧 ; 诗 情 沉 郁 悲 伤 , 但 又 怨 而 不 怒 , 故 跋 文 称 此

诗“ 似 李 太 白 , 犹 恐 太 白 有 未 到 处 ”。 评 得 十 分 精 当 。《诗 帖》书 法 与 诗 相 得 益 彰 , 满 纸 身 世 颠

舟 ,

云 水 里 。空 庖 煮 寒 菜 , 破 灶 烧 湿 苇 。哪

知 是 寒 食 , 但 见 乌 衔 纸 。 君 门 深 九 重 , 坟 侄 孙 张 手 中 。 因 苏 东 坡 、黄 庭 坚 皆 未 署 名 题 墓 在

万 里 。 也 拟 哭 途 穷 , 死 灰 吹 不 起 。

《黄 州 寒 食 诗 帖》( 《诗 帖》)

为 牙

计 17 以 下 简 称

观 赏 者 为 之 动 容 。

当 时 , 黄 庭 坚 正 处 其 书 法 创 作 的 最 佳 状 态 ,

此 跋 文 书 法 精 神 充 实 、浑

厚 苍 劲 、意 态 从 容 、气 象 万 千 , 也 成 了

中 国 书 法 史 上 的 经 典 之 作 。

张 浩 喜 得 黄 庭 坚 题 跋 , 将 其 与 苏 诗 墨 迹 装

裱 成 长 卷, 作 为 传 家 之 宝 。数 十 年 后 , 传 到 了 其

款 , 张 就 将 此 雅 事 的 全 过 程, 记 录 于 苏 、黄 手 迹 之 后 。

《黄 州 寒 食 诗 帖》在 元 代 曾 经 归 内 府 收 藏 , 至 明 代 流 落 民 间 , 数 易 其 主 。 明 代 著 名 书 画 家 董 其 昌 曾 见 过《诗 帖》,

并 题 跋 :“ 余 生 平 见 东

色 纸 本 。纵 34 厘 米 , 横 78 厘 米, 行 ,

129 坡 先 生 真 迹 不 下 三 十 余 卷, 必 以 此 帖 为 甲 观 。

字 。 墨 迹 几 经 周 转 , 落 到 河 南 永 安 县 令 张 浩 之

手 。张 浩 的 父 亲 张 公 裕 与 黄 庭 坚 的 舅 舅 李 常 是

密 友 。元 符 三 年( 决 定 亲 自 赴 四 川

SECRETARY

43

1100) , 张 浩

苏 东 坡 书 法

人 菊 池 惺 堂 。1923 年 东 京 大 地 震 引 发 大 火 灾 , 民 居 大 半 被 焚 毁 , 菊 池 惺 堂 冒 险 冲 入 大 火 , 救 出《诗 帖》长 卷 和 李 龙 眠 的 绘 画《潇 湘 卷》, 被 世 人 传 为 佳 话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后 期 , 东 京 屡 遭 轰 炸 , 此 墨 迹 长 卷 安 然 无 恙 。 二 战 结 束 后 , 国 人 王 世 杰 探 明 长 卷

44

已 摹 刻《戏 鸿 堂 帖》中 , 董 其 昌 观 并 题 。 ”

清 代 顺 治 年 间 , 墨 迹 归 大 收 藏 家 孙 承 泽

( 退 谷) 所 有 ; 康 熙 年 间 , 落 入 著 名 书 画 家 纳 兰

容 若 之 手 。 数 十 年 后 , 内 府 , 乾

隆 皇 帝 亲 书“ 雪 堂 余 韵 ”四 字(

苏 轼 在 黄 州 寓 居

墨 迹 收 归 清 廷

临 皋 亭 , 就 东 坡 筑 雪 堂 , 自 号 东 坡 居 士 ) , 作 为

墨 迹 长 卷 的 卷 首 题 词 , 还 将 其 刻 入《三 希 堂 法

帖》。咸 丰 八 年( 火 烧 圆 明 园 ,

藏 于 园 内 的《黄 州 寒 食 诗 帖》被 烈 火 烤 焦 边 沿 ,

险 些 被 毁 。 不 久 墨 迹 长 卷 流 落 民 间 , 先 后 归 冯

展 云 、盛 伯 羲 、意 园 主 人 、完 颜 朴 孙 、 连 平 颜 氏 所 有 。

1860) , 英 法 联 军

1922 年 颜 氏 后 代 颜 世 清 在 日 本

下 落 后 , 即 以 重 金 购 回 。 从 此 , 这 件 被 誉 为“ 天 下 第 三 行 书 ”的 稀 世 珍 宝 , 妥 善 收 藏 。

《黄 州 寒 食 诗 帖》实 际 上 并 不 是 苏 东 坡 书

黄 庭 坚 书 法

被 台 北 故 宫 博 物 院

法 的 基 本 风 格 , 真 正 能 反 映 他 书 法 特 点 的 当 数 被 誉 为“ 东 坡 之 兰 亭 ”的《前 赤 壁 赋》,《诗 帖》 只 是 东 坡 偶 然 写 成 的 , 具

有 不 可 重 复 性 的 佳 作 。 历 代 传 世 佳 作 , 包 括 王 羲 之 的《兰 亭 序》、颜 真 卿 的《祭 侄 稿》, 大 都 具

一 件 超 水 平 发 挥 的 ,

有 这 个 特 点 。

速 度 加 快, 线 条 率 意 , 字 形 变 大, 任 意 挥 洒 。 说

对 法 度 的 控 制 意 识 减

《诗 帖》 以 宋 人 惯 用 的 手 卷 形 式 写 出 ,明 作 者 情 绪 开 始 激 动 , “ 用

笔 以 侧 锋 为 主 , 凝 重 ,

一 气 呵

烂 漫 不 羁 ,

坚 利

弱 , 情 感 的 因 素 逐 渐 增 强 。

第 二 首 诗, 从 第 七 行 起 至 结 束 。此 时 , 苏 东 坡 心 潮 澎 湃 , 情 绪 激 昂, 运 笔 如 脱 缰 之 骏 马 , 任

因 为 是 稿 书 , 作 者 意 驰 骋 。将 自 己 满 腔 悲 愤 诉 诸 于 字 里 行 间 。其

第 二 句 竟 写 错 了 一“ 雨 ”字, 这 显 然 是 由 于 情 绪

达 到 激 动 而 造 成 的 。此 时 , 诗 稿 字 形 进 一 步 放 大, 笔

成 。 ”( 可 以 在 无 意

沈 鹏 语)

于 书 的 创 作 状 态 下 任 情 恣 性 地 挥 洒 , 出 人

势 也 随 之 摇 曳 起 落 。“ 小 屋 如 雨 舟 ”,“ 空 庖 煮

意 料 的 感 人 效 果 。 前 人 常 说 “ 告 书 不 如 书 寒 菜 , 破 灶 烧 湿 苇 ”, 面 对 如 此 的 艰 难 困 苦 , 志 简 , 有 句

名 言:“ 书 初 无 意 于 佳 乃 佳 尔 。 ”

《诗 帖》 书 法 腾 挪 跌 宕 , 节 奏 变 换 跨 度 极

高 才 盛 的 苏 东 坡 倍 感 被 放 逐 的 悲 哀 。“ 君 门 深

坟 墓 在 万 里 。 也 拟 死 灰 吹 不

书 简 不 如 起 草 ”就 是 这 个 道 理 。 苏 东 坡 也 九 重 ,

哭 途 穷 ,

起 。”反 映 出 他 穷 途 末 路 时 的 切 肤 之 痛, 因 为 当 时 他 是 无 法 像 常 人 那 样 去 祭 扫 先 人 坟 墓 的 。从

第 七 行 起 , 随 着 字 形 增 大 , 字 与 字 之 间 , 行 与 行 之 间 的 空 间 被 压 缩 , 这 很 容 易 产

前 三

大 。 通 篇 字 形 欹 正 交 错 , 疏 密 得 当 , 富 有 韵 味,

具 有 强 烈 的 视 觉 冲 击 力 。 第 一 首 诗 , 行 运

笔 尚 未 放 开 , 点 画 很 精 到 , 抚 今 追 昔 ,

仿 佛 在

生 一 种 压 抑 的 感 觉 。苏 东 坡 立 即 随 机 调 节 , 穿 插 进 一 些 稍 微 轻 些 的 字 , 如“ 水 ”、

“ 空 庖 ”、“ 但 见 ”、“ 君 门 ”、“ 在 万 里 ”、

“ 也 拟 ”等 。 它 们 与“ 破 灶 ”、“ 寒 ”、“ 哭 途 穷 ”等 大 字 形 成 了 强 烈 的 对 比 ,

大 大 丰

情 抑 郁 , 但 不 很 激 动 , 表 达 了 他“ 年 年 欲 惜 春 ,

春 去 不 容 惜 ”的 悲 凉 情 感 。 从 第 四 行 起 ,

运 笔

富 了 作 品 的 表 现 力 与 感 染 力 。 尤 其 是 “ 苇 ”、“ 纸 ”两 字 的 两 个 悬 针 , 既 有 酣 畅 淋 漓 之 感 , 又 起 到 灵 活 空 间 的 作 用 。 真 没 , 不 可

苏 东 坡 书 法 端 倪 。

( 下 转 第 47 页)

书 法 是 抒 发 情 怀 的 创 作 活 动 , 是 书 者 心 灵 的 表 现 。书

写 者 将 力 与 情 、 思 与 德 高 度

谈谈行书书法

□聂 中 东

书 下 呼 应 , 行 与 行 要 相 互 映 衬 ,

浓 与 淡 要 合 理 搭 配 , 疏 与 密 、

者 应 静 思 集 气 , 意 动 大 与 小 需 因 势 布 排 , 体 式 的 笔 连 , 意

端 正 有 赖 于 竖 画 写 得 好 坏 ,

随 笔 动 , 笔 随 意 止 , 气 贯 气 势 的 舒 展 有 赖 于 撇 捺 , 一

融 合 , 通 过 笔 墨 线 条 深 刻 体

现 自 己 的 人 格 精 神 和 艺 术 境 界 , 书 品

的 和 谐 统 一 。

要 创 作 出 好 的 行 书 书 法

实 现 书 写 者 人 品 与

作 品 , 性

达 到 情 感 与 艺 术 个

锋 的 聚 散 在 于 笔 毫 的 转 动 ,

体 。进 一 步 来 说 , 字 与 通 篇 气 贯 一 体 靠 的 是 牵 丝 , 字 应 上

神 采 与 笔 势 的 完 美 结 合 在 于

笔 墨 线 条 。一 幅 好 的 作 品 , 应

动 若 行 云 静 如 泰 山 。

总 之 , 一

个 艰 辛 的 过 程 , 只 有 多 看 些 、

多 悟 些 、 多 练 些 , 多

了 , 功 夫 自 然 就 深 了 , 书 写 的

意 境 就 会 高 多 了 , 法

作 品 就 会 创 作 出 来 。

( 河 南 省 现 代 秘 书 科 学 研 究 院)

好 的 书 笔 墨 用

书 法 的 创 作 是

SECRETARY

45

上 接 第 45

页)

末 尾“ 右 黄 州 寒 食 二 首 ”字 形 缩 小 , 与 开 头

部 分 相 呼 应 ,

加 强 了 整 体 感 ,

苏 东 坡 书 法 初 学 二 王 , 中 年 致 力 于 颜 真 卿 、杨 凝 式 , 后 又 受 李 北 海 影 响 。但 他 学 书 不 拘 泥 于 形 似 , 而 是 大 胆 革 新 。 知 法 、驭 法 、变 法 , 是 其 掌 握 书 法 要 领 的 法 宝 。《诗 帖》书 法 是 北 宋 写 意 书 法 的 经 典 之 作 , 颜

它 熔 王 羲 之 的 遒 劲 、

观 赏 者 的 心 情 也

随 之 趋 于 平 静 。 真 有 一 种 听 罢“ 银 瓶 乍 破 水 浆

迸 , 铁 骑 突 出 刀 枪 鸣 ”之 后 , 复 归“ 唯 见 江 真 卿 的 雄 浑 、杨 凝 式 的 神 妙 于 一 炉 , 随 心 所 欲 , 心 秋

月 白 ”的 感 觉 。

以 苏 东 坡 、黄 庭 坚 、米 芾 、蔡 襄 为 代 表 的 宋

气 酣 意 足 。当 代 书 法 家 曹 宝 麟 指 出 :“ 它 的 不 同 凡 响 之 处 , 在 于 它 是„ 出 世 ‟与„ 入 世 ‟,„ 尚 法 ‟ 和„ 尚 意 ‟撞 击 下 迸 发 的 石 火 电 光 , 稍 纵 即 逝 , 且 不 可 能 重 现 。”所 以 黄 庭 坚 称“ 试 使 东 坡 复 为

代 写 意 书 法 , 在 继 承 晋 唐 书 法 的 优 良 传 统 的 同 之 , 未 必 及 此 ”。 时 , 尚 意 趣,

性 灵 在 笔 墨 中 的 抒 发 , 东

锐 意 革 新 。 他 们 崇 讲 究 情 趣,

现 在, 无 论 从 诗 歌 角 度 还 是 书 法 角 度 看 ,

重 视 《黄 州 寒 食 诗 帖》都 是 一 流 的 。它 被 誉 为 继 王 羲

以 个 性 鲜 明 著 称 。 苏 之《兰 亭 序》、颜 真 卿《祭 侄 稿》之 后 的“ 天 下 第

三 行 书 ”也 是 当 之 无 愧 的 。而 且 , 它 还 给 了 我 们 一 个 有 益 的 启 示 : 书 法 艺 术 如 果 脱 离 了 社 会 生 活 和 表 达 作 者 的 思 想 感 情, 那 它 的 前 途 就 岌 岌

后 人 将 他 尊 为 盟

坡 在 这 四 家 中 独 占 鳌 头 , 是 当 之 无 愧 的 书 坛 盟

主 。 当 然 , 主 ,

并 不 是 说 他 的

书 法 绝 对 超 越 他 人 , 而 是 他“ 自 出 新 意 ,

不 践

古 人 ”的 书 法 思 想 和 在 其 书 法 中 反 映 出 来 的 气

度 与 才 华 ,

难 以 企 及 的 。 所 以 ,

是 他 人 所 元 代

大 书 法 家 赵 孟 兆页把 这 种 现象 戏 称 为 :“ 老 熊 当

道 , 百 兽 畏 服 。 ”( 《评 十 一 家 书》) 千 尊 佛 立 半 空 中 。

虽 已 失 ,

千 尊 塑 像 仍 坚 牢 。 沙 州 妙 境 留 佳 艺 , 遥 忆 先 人 总 自 豪 。

莫 高 窟

举 世 闻 名 窟 莫 高 , 神 奇 壁 画 色 难 消 。 飞 天 洒 脱 临 岩 顶 , 大 佛 慈 祥 远 世 嚣 。 诗二首

□张 璠麦 积 山

山 间 入 望 耸 奇 峰 , 郁 郁 葱 葱 尽 古 松 。

可 危 了 。

上 海 大 学 艺

术 中 心)

如 此 广 告

方 编 绘

SECRETARY 4

范文九:论苏轼_黄州寒食诗帖_的艺术风格 投稿:谢貶買

文学自由谈·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

XINWEN

AIHAOZHE

·200812(下半月)

论苏轼《黄州寒食诗帖》的艺术风格

□袁剑侠

《黄州寒食诗帖》,墨迹素笺本,纵

对后世赵孟頫、董其昌等文化领袖的文人书画理论;对后世以“赤壁”为题的绘画(如金人武元直《赤壁图》、元代吴镇《赤壁图》);对以“赤壁”为题的书法(如元代赵孟頫行书《赤壁二赋》、《书前后赤壁二赋》、明代文徵明《书赤壁赋》、文徵明《书后赤壁赋.顾大典画册》、明代董其昌《书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濛濛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黄州寒食诗帖》作为诗,它是诗人当下真情的流露;化而为帖,也成为了世代楷模。苏轼一生仕途坎坷,屡遭贬谪,困顿、失意、郁闷、彷徨。但他将自己“胸中盘郁”(米芾《画史》:“子瞻作枯木,枝干虬屈无端。石皴硬,亦怪怪奇奇无端,如其胸中盘郁也。”书画一理,其书已当如是观)发愤而为艺术创作。他的《黄州寒食诗帖》、《前后赤壁赋》等诗文书画艺术作品,对其后崇尚意趣的文人书画风格奠定了理论与实践基础,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如

前后赤壁赋》、明代张瑞图《书后赤壁赋》、清代张照《临苏轼赤壁赋》、清代沈初《临苏轼赤壁赋》、民国高逸鸿《书赤壁赋》)等都发生了深远影响。

从艺术创作状态与风格视角而言,《黄州寒食诗帖》有感而发,苍凉惆怅,诗、书俱出自然。单从书写上看,通篇起伏跌宕,迅疾稳健,痛快淋漓,一气呵成;苏轼将诗句心境情感的变化,寓于点画线条的变化中,或正锋、或侧锋,转换多变,笔断意连,率意而为,浑然天成;其结字亦奇,变化极为丰富;其章法亦因形就势,率意而成,时而旁增其文字脱漏,间或又行间增字,徒增逸趣,其心意所至,一片烂漫,与现今书画家为参加展览的矫情创作、装腔作势可谓大异其趣。黄庭坚在其《黄州寒食诗跋》中感叹说:“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这正是真正书画独创家解衣磐礴、超然物外的真性情自然流露的典型体现。元代鲜于枢则把《黄州寒食诗帖》称为继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稿》之后的“天下第三行书”。对此董其昌亦有跋赞,他说:“余生平见东坡先生真迹不下三十余卷,必以此为甲观。”

要透彻理解《黄州寒食诗帖》的精神内蕴,宜知创作者的艺术历史语境及其时代的深层艺术趣味。众所周知,以苏轼为代表的宋人书法,主张和强调了率尔天真、逸笔草草,追求以文章才学为根基的个体心性的自然流露,这就从根本上突破了有唐以降书法追求外在严谨法度的审美趣味,而将心灵、性情、文化素养等内在的性情要

苏轼画像

素推到至高无上的位置,传达其胸中郁结

与率真性情,即是不同于古人之“尚意”书法,如苏轼自谦“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心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其技虽未尽道却能独出胸臆,可谓知“道”了,他对玄奥艺理的深刻领悟来源于他追求内在自由境界的佛道学养与他的高深的艺术创作实践,“尚意”是他理论与实践的心领神会的结晶,《黄州寒食诗帖》即是时代审美趣味的理论与实践的一个典范。

“寒食”二字也许正是我们洞悉其深层文化心理与思维方式的关键——寒食对于苏轼,颇如麦城之于关羽,都是人生的窘境,日暮途穷,困厄之至。据《辞源》、《辞海》“寒食节”释义:春秋时介之推历经磨难辅佐晋公子重耳复国,论功行赏时却忘记了介之推,介之推悄然隐居介休绵山。后重耳悔悟,请他下山,不从,重耳不得已烧山逼他出来,介之推母子抗志焚身。晋文公为悼念他的义举,下令在介之推忌日(后为冬至后一百五日)禁火三日吃冷饭以寄哀思,“寒食”由此而来。

公元1082年,苏轼适值寒食,心境低落。放眼望去,偌大的黄州城家家柴灭灶冷,一片萧瑟,与往日炊烟袅袅、充满生活气息的黄州城迥异,苏轼本就处于人生低谷,政治与生活双双陷于失意、困顿,而“寒食”的清冷之境恰如一根导火索,使贬谪以来长期郁积在心中的痛苦感受不可抑制地爆发了出来:“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积年苦雨,暖春似秋,更加病后初愈,心境不好,凄凉之感顿生。《黄州寒食诗帖》诚其此时心境写照也———年年欲惜春去矣,黄金年华付水流。此诗帖一气呵成,一改他往日严谨节制的面貌,充满了不可遏制的激情,浑然天成。“卧闻海棠花”,苏轼以物喻人,以海棠之贵、幽谷佳人感叹自身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不幸命运。“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则是说海棠花被造物主暗中负去,实谓海棠花在自然力的作用下的自然凋谢。海棠花开花落乃自然之规律,是人力所不能干预的,人的荣辱沉浮也是由自然造化所主宰,是命

33.5厘米,横118厘米,行书,17行,129

字,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是苏轼的行书代表作。此帖以手卷形式写于宋神宗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作者被贬黄州第3年寒食节),无款及年月。诗句为五言二首:

144

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学自由谈

XINWEN

AIHAOZHE

·200812(下半月)

手转腕。而东坡以手抵案,使腕不动为法,此其异也。”此种以侧为主的执笔方法与今人执钢笔之法颇为相似,很难真正中锋用笔。一般来说,偃卧用笔易出现败笔,而苏轼却能扬长避短,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其一,手贴桌面,下笔坚实有力,按的动作多,点画较丰厚。其二,腕不动而指运,易于横向运动而不利于竖向运动,则字呈扁状,而运指的习惯方向是偏右上角,故字呈欹侧之势。而《黄州寒食诗帖》正是有此种执笔方法之长而无其短,突破了“石压虾蟆”的扁字体,字体或大或小,或疏或密,有轻有重,有宽有窄,参差错落,恣肆

以为病而吾又利其病,是吾亦病也。”此“病”亦作“颠”、“迂”、“痴”等。如清盛大士《溪山卧游录》云:“米之颠,倪之迂,黄之痴,此画家之真性情也……故颠且迂且痴者,其性情与画最近。”苏轼既承认“吾亦病”正可表明苏轼枯木怪石画的境界,盖与文同墨竹无异。表明了画家在特定时代特定处境中的个性病态心理。乡愁、孤独感、失落感、忧患意识等心理能量的淤积是一种致病过程,淤积心头的能量必须释放出去,才能使冲突的内心达到平衡、舒畅。苏轼宦海失意浮沉,使他奉儒家而出入佛老,谈世事而颇作玄思。他充满了对

社会人生的退避,对精神还乡的渴望。

然而,现实与理想总有着极难化解的矛盾冲突。文人注重远弃红尘,回归精神家园,但其精神却身在尘世的

苏轼《黄州寒食诗贴》

奇崛,变化万千,一任笔力所至,清雄豪放,沉着痛快,自然成妍,具有超逸的韵味。观其章法,动势彰显,洋溢着起伏的情绪。写前七行时,书家的情绪还较平和,乃因苏轼劝慰自己安顺立命,与大化同流,是以书写中规中矩,结字以扁平为主。随着情感逐渐突破理性的束缚,字形出现正斜交替变化,用笔无拘无束,率意奔放。生活的困顿,政治的失意,人生价值的迷惘,千头万绪一起涌上心头。书到后面越发恣肆挥洒。“哭途穷”这三字真正道出了他此时充满矛盾的心境,真情所露,是以字形猛然放大,使我们可以直视他情绪的激烈。伴着“死灰吹不起”的心境,苏轼在手稿的结尾,仅写下了“右黄州寒食二首”便结束了———这在苏轼的传世作品中绝无仅有,恰如一首悲怆的乐章,意尽曲止,余韵悠悠。

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艺术向精神家园“归去来”的乡愁冲动,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看即带有“精神病”的质素,可以说它即是一种被文人忧患意识扭曲了的人格和畸变心态。文人画创作心理学中包含着一种很典型的精神病学。苏轼的表兄、亦师亦友、善寓道于墨竹的文同称此自觉意识为“病”。他在《东坡题跋》卷五中说:“彼方

现实与无奈之中,永远放逐着

自己生命的不可承受之轻——肉身并做毕生的流亡与现实的灵魂短暂的栖居。面对这种冲突,每个人都不可能一生一帆风顺,都会面临进退两难的现实困境,而每个人解决问题的对策却各不相同,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会前后迥异,人生不同时期所遭遇的不同矛盾冲突与现实困境的复杂性必然会影响到思维方式的复杂变化,而复杂的人生遭际却使豪放超迈的苏轼不但没被苦恸压倒,反而催生了其作为艺术家的自我意识、创新意识、历史意识与超越意识,造就了艺术家的孤独体验和鲜明个性。

行书的最高境界正体现于随意、无意之下意识的书写,绝不同于为了名利的矫情伪作。《黄州寒食诗帖》正是在“无意”之中创作的,正如苏轼自己所说:“口必至于忘声而后能言,手必至于忘笔而后能书。”可见,苏轼强调的是气度的忘我、意趣的自由而非技法、风格的刻意做作,如其所言“文以达吾心,画以适吾意”,“能文而不求举,善画而不求售”。艺术,只有摆脱了名利的束缚才臻至境。

(作者单位:河南工业大学设计艺术学院)

编校:郑

运,非人力所能及,既如此,不如随遇而安、乐天知命而“与大化同流”。然而居住的小屋已不能抵御淫雨长时间的侵袭,“小屋如渔舟,濛濛水云里”。面对这“空庖寒菜”、“破灶湿苇”,他不由自主地怀念往日的舒适生活,“浮华豪习尽去,非昔日子瞻也”。“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道出内心痛苦的真正根源,向君王尽忠无门,向祖先坟墓祭扫尽孝又不能,深藏在心底的儒家价值观始终挥之不去,使苏轼对人生的意义感到迷惘。看着乌鸦啄着墓地上的冥纸,心情比穷途而哭的阮籍更加凄凉绝望,已经是“死灰吹不起”了。在这里我们看到的不是人们所熟悉的飘飘然洒脱狂放的“坡仙”,而是在出仕与入仕间痛苦挣扎——的苏轼—游乎物外,只不过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好憧

憬而已。人性是复杂的,苏轼不总是那样的旷达与超脱,诗歌的抒情性可以使情感趋向极端化,这种凄苦绝望的情绪又是苏轼人格的又一向度。这样进退两难的困境促使他质疑和追寻生命的价值,而极端化的消极情绪却成就了他崇高的艺术,生命的痛苦、愤懑、郁结和意趣,却正通过艺术的渠道于有意无意间宣泄与释放出来。

《黄州寒食诗帖》的书法语言可谓是炉火纯青。其笔画以浓墨大笔为主,一反北宋以降多以瘦劲为主的风格。唐杜甫说过“书贵瘦硬方通神”,这说明当时的人们是非常推崇瘦硬书体的,到了宋徽宗赵佶时更是把瘦硬书体发挥到了极致,而苏轼却针锋相对地提出自己的艺术观点:“杜陵评书贵瘦硬,此语未公吾不凭。短长肥瘦各有态,玉环飞燕谁敢憎。”我们从苏轼一生的书迹来判断,他早年追摹晋人,笔画也细致流畅,中年遍参唐人笔法,执笔甚为有力,用墨也较丰,点画肥厚。而《黄州寒食诗帖》正是苏轼中年所书,故点画丰满肥厚,充分体现了这一时期他的风格。观其结字,取势欹侧,这与他独特的执笔方法密不可分,正如他的好友陈师道在《谈丛》中所说:“苏、黄两公皆善书,皆不能悬手。逸少非好鹅,效其宛颈尔,正谓悬

145

范文十:书无意于佳乃佳尔_苏轼_黄州寒食诗帖_鉴赏 投稿:贾锔锕

文化广场

书无意于佳乃佳尔

———苏轼《黄州寒食诗帖》鉴赏

□张国宏

“乌台诗(1079)八月,苏东坡因元丰二年

案”被捕入狱。同年十二月被释放,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元丰五年寒食时节,阴雨绵绵。谪居黄州的苏东坡因生活困顿,前景渺茫,心情非常沉重。由寒食节的来历,苏东坡想起当年晋文公欲起用介子推而误把他烧死,进而联想到自己无端受到猜忌打击,沦落到如此地步。面对此情此景,心潮难平。于是他凝情于诗,遣之毫端,写下了反映自己惨淡孤寂、凄凉苦闷心境的五言古诗《寒食》二首:

其一: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今年又苦雨,两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何殊病少年,病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起头已白。

其二: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雨舟,

云水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哪

眉州青神县,请黄庭坚为此墨迹题跋。黄庭坚见到东坡墨迹后,兴奋不已,欣然题跋:“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它日东坡或见此书,应笑我于无佛处称尊也。”苏东坡此诗诗意萧瑟、苍凉而不颓丧;诗情沉郁悲伤,但又怨而不怒,故跋文称此。评得十分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

精当。《诗帖》书法与诗相得益彰,满纸身世颠沛之悲,家国不宁之怆,字字饱含深情,令历代

观赏者为之动容。

当时,黄庭坚正处其书法创作的浑最佳状态,此跋文书法精神充实、厚苍劲、意态从容、气象万千,也成了中国书法史上的经典之作。

张浩喜得黄庭坚题跋,将其与苏诗墨迹装裱成长卷,作为传家之宝。数十年后,传到了其侄孙张款,张

手中。因苏东坡、黄庭坚皆未署名题就将此雅事的全过程,记录于苏、黄手

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以下简称《诗帖》)为牙《黄州寒食诗帖》

色纸本。纵34厘米,横78厘米,计17行,129字。墨迹几经周转,落到河南永安县令张浩之手。张浩的父亲张公裕与黄庭坚的舅舅李常是(1100),张浩决定亲自赴四川密友。元符三年

迹之后。

《黄州寒食诗帖》在元代曾经归内府收藏,至明代流落民间,数易其主。明代著名书画家,并题跋:“余生平见东董其昌曾见过《诗帖》坡先生真迹不下三十余卷,必以此帖为甲观。

《秘书》2006.8

苏东坡书法

已摹刻《戏鸿堂帖》中,董其昌观并题。”

清代顺治年间,墨迹归大收藏家孙承泽(退谷)所有;康熙年间,落入著名书画家纳兰容若之手。数十年后,墨迹收归清廷内府,乾(苏轼在黄州寓居隆皇帝亲书“雪堂余韵”四字临皋亭,就东坡筑雪堂,自号东坡居士),作为墨迹长卷的卷首题词,还将其刻入《三希堂法(1860),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帖》。咸丰八年藏于园内的《黄州寒食诗帖》被烈火烤焦边沿,险些被毁。不久墨迹长卷流落民间,先后归冯展云、盛伯羲、意园主人、完颜朴孙、连平颜氏所有。

“天下落后,即以重金购回。从此,这件被誉为下第三行书”的稀世珍宝,被台北故宫博物院妥善收藏。

《黄州寒食诗帖》实际上并不是苏东坡书法的基本风格,真正能反映他书法特点的当数被誉为“东坡之兰亭”的《前赤壁赋》,《诗帖》只是东坡偶然写成的,一件超水平发挥的,具有不可重复性的佳作。历代传世佳作,包括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稿》,大都具

1922年颜氏后代颜世清在日本

江户将墨迹长卷以重金卖给了日本人菊池惺堂。1923年东京大地震引发大火灾,民居大半被焚毁,菊池惺堂冒险冲入大火,救出《诗帖》长卷和李龙眠的绘画《潇湘卷》,被世人传为佳话。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东京屡遭轰炸,此墨迹长卷安然无恙。二战结束后,国人王世杰探明长卷

黄庭坚书

文化广场

有这个特点。

《诗帖》以宋人惯用的手卷形式写出,“用笔以侧锋为主,烂漫不羁,坚利凝重,一气呵(沈鹏语)因为是稿书,作者可以在无意成。”

于书的创作状态下任情恣性地挥洒,达到出人意料的感人效果。前人常说“告书不如书简,书简不如起草”就是这个道理。苏东坡也有句名言:“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

《诗帖》书法腾挪跌宕,节奏变换跨度极大。通篇字形欹正交错,疏密得当,富有韵味,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第一首诗,前三行运笔尚未放开,点画很精到,仿佛在抚今追昔,心情抑郁,但不很激动,表达了他“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的悲凉情感。从第四行起,运笔

速度加快,线条率意,字形变大,任意挥洒。说明作者情绪开始激动,对法度的控制意识减弱,情感的因素逐渐增强。

此时,苏东第二首诗,从第七行起至结束。

坡心潮澎湃,情绪激昂,运笔如脱缰之骏马,任意驰骋。将自己满腔悲愤诉诸于字里行间。其第二句竟写错了一“雨”字,这显然是由于情绪激动而造成的。此时,诗稿字形进一步放大,笔,“空庖煮势也随之摇曳起落。“小屋如雨舟”寒菜,破灶烧湿苇”,面对如此的艰难困苦,志高才盛的苏东坡倍感被放逐的悲哀。“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反映出他穷途末路时的切肤之痛,因为当时他是无法像常人那样去祭扫先人坟墓的。从

第七行起,随着字形增大,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的空间被压缩,这很容易产生一种压抑的感觉。苏东坡立即随机调“水”、节,穿插进一些稍微轻些的字,如“空庖”、“但见”、“君门”、“在万里”、“也拟”等。它们与“破灶”、“寒”、“哭途穷”等大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大大丰富了作品的表现力与感染力。尤其是“苇”、“纸”两字的两个悬针,既有酣畅淋漓之感,又起到灵活空间的作用。真是随心所欲,妙趣横生,神出鬼没,不可

苏东坡书

法端倪。(下转第47页)

书法是抒发情怀的创作活动,是书者心灵的表现。书写者将力与情、思与德高度融合,通过笔墨线条深刻体现自己的人格精神和艺术境界,实现书写者人品与书品的和谐统一。

要创作出好的行书书法作品,达到情感与艺术个性充分舒展的艺术境界,书写者应静思集气,意动笔连,意随笔动,笔随意止,气贯一体。进一步来说,字与字应上

谈谈行书书法

□聂中东

下呼应,行与行要相互映衬,浓与淡要合理搭配,疏与密、大与小需因势布排,体式的端正有赖于竖画写得好坏,气势的舒展有赖于撇捺,笔锋的聚散在于笔毫的转动,通篇气贯一体靠的是牵丝,神采与笔势的完美结合在于笔墨线条。一幅好的作品,应

动若行云静如泰山。

总之,书法的创作是一个艰辛的过程,只有多看些、多悟些、多练些,笔墨用多了,功夫自然就深了,书写的意境就会高多了,好的书法作品就会创作出来。

(河南省现代秘书科学研究院)

文化广场

(上接第45页)

末尾“右黄州寒食二首”字形缩小,与开头部分相呼应,加强了整体感,观赏者的心情也随之趋于平静。真有一种听罢“银瓶乍破水浆之后,复归“唯见江心秋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月白”的感觉。

以苏东坡、黄庭坚、米芾、蔡襄为代表的宋代写意书法,在继承晋唐书法的优良传统的同时,锐意革新。他们崇尚意趣,讲究情趣,重视性灵在笔墨中的抒发,以个性鲜明著称。苏东坡在这四家中独占鳌头,是当之无愧的书坛盟主。当然,后人将他尊为盟主,并不是说他的“自出新意,不践书法绝对超越他人,而是指他

古人”的书法思想和在其书法中反映出来的气度与才华,是他人所难以企及的。所以,元代大书法家赵孟兆页把这种现象戏称为:“老熊当道,百兽畏服。”(《评宋十一家书》)

苏东坡书法初学二王,中年致力于颜真卿、杨凝式,后又受李北海影响。但他学书不拘泥于形似,而是大胆革新。知法、驭法、变法,是其掌握书法要领的法宝。《诗帖》书法是北宋写意书法的经典之作,它熔王羲之的遒劲、颜真卿的雄浑、杨凝式的神妙于一炉,随心所欲,气酣意足。当代书法家曹宝麟指出:“它的不同凡响之处,在于它是‘出世’与‘入世’,‘尚法’和‘尚意’撞击下迸发的石火电光,稍纵即逝,且不可能重现。”所以黄庭坚称“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

现在,无论从诗歌角度还是书法角度看,《黄州寒食诗帖》都是一流的。它被誉为继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稿》之后的“天下第三行书”也是当之无愧的。而且,它还给了我们一个有益的启示:书法艺术如果脱离了社会生活和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那它的前途就岌岌可危了。

(上海大学艺术中心)

诗二首

□张  璠

麦积山

山间入望耸奇峰,郁郁葱葱尽古松。绝妙回观西峭壁,千尊佛立半空中。

莫高窟

举世闻名窟莫高,神奇壁画色难消。飞天洒脱临岩顶,大佛慈祥远世嚣。万卷经书虽已失,千尊塑像仍坚牢。沙州妙境留佳艺,遥忆先人总自豪。

如此广告佳

方编绘

字典词典小明骑自行车上学小明骑自行车上学【范文精选】小明骑自行车上学【专家解析】羊年贺岁币羊年贺岁币【范文精选】羊年贺岁币【专家解析】公文文件格式公文文件格式【范文精选】公文文件格式【专家解析】